? 180 情敌对碰上-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80 情敌对碰上

逐云之巅2017-5-5 21:48:32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80情敌对碰上

????慕煜北这么一开口允诺,慕思雅当下就乐了,兴奋了一阵子,看到云舒手里还提着行李袋,也看到自己的哥哥那眼神一直都停留在云舒的身上,当下也就明白了,连忙屁颠屁颠的闪人了,还顺带很利索的关上了门,将这方小天地留给了小夫妻俩。请使用访问本站。

????听到关门声传来,慕煜北才提着脚步上前了,双臂一伸,准确飞快的将云舒往自己怀里揽了去,黑眸里尽是不舍的流光,将云舒抱得紧紧的,云舒几乎被他抱得喘不过气来了,挣扎了一下,将手上的行李袋一放,然后才回抱着他。

????“早点回来,我等着你。”

????云舒那沙哑的声音淡淡的传了过来,这一刻,终于还是感觉有些不舍了,想起来就觉得有些矫情了。

????慕煜北将她的脑袋往他那宽厚的胸膛按了去,轻柔的摸了摸,语气虽然平淡,但却是染着浅浅的温柔,“嗯,我会尽快处理完赶回来的。”

????“别把自己折腾得太累,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到那边记得给我一个电话,照顾好自己吧。”

????云舒缓缓的在他怀里抬起头,清凉的眸光徐然落在他那清俊的脸上,隐约带着一些不放心。

????“嗯,你都快成了管家婆了,你也是,有时间就给我打电话,嗯?”

????“我……唔!”

????云舒才刚刚吐出那么一个字,后面的话已经被慕煜北的吻给堵了回去,一番激烈的热吻之后,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一手提起了扔在地上的行李袋,转身就要走出房门。

????而云舒一时被吻得脑袋一片糊涂的,看到男人乍然离去,终于还是忍不住下意识的伸手一把拉住了男人的大手,清淡的声音夹着一些抑制不住的沉郁,“老公……”

????然而,云舒哪里知道,听到她这么一声的呼唤,慕煜北那脚步徒然就收住了,深眸里闪过了一道不可思议的光彩,低下头望着被她紧紧抓在手里的大手,一颗心就这样酥了一大半,柔软得不行了。

????也不顾什么了,迅速的转过身,一把扣住她的纤纤细腰,摁在门上,有些发疯了似的朝她那花瓣般的红唇亲吻而去,动作虽然有些狂野,却不失温柔,肆意的品尝着她的味道,直到云舒感觉自己快喘不上起来,他才犹意未尽的放过了她,微喘着气一手撑着门,一手揽着她,低沉感性的声音充满了诱惑,“舒儿,你刚刚叫我什么,再给我喊一句。”

????云舒努力的吸着气,这会儿一听到他这话,才幡然想起来自己刚刚都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当下那清秀洁白的小脸蛋就爆红了起来,竟然有些害臊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他了。

????“舒儿?”

????云舒非常窘迫的吸了口气,心里一沉,想她堂堂的一局之长,竟然还会因为这点小儿女情长的事情感到害臊,说出去非得让老莫他们那帮人笑死不可!当她只当自己被冲昏了头了,这么没有定力的就禁不住了这男人的蛊惑,不过想想,他们本来就是夫妻,这么叫也实属正常,连名带姓的叫着有时候还是觉得不太给他面子,想他第一个条件不就是要求这个吗?她总是觉得太煽情了,所以一直都是那么连名带姓‘慕煜北,慕煜北’的喊着他。

????徐然抬起头,清淡的眸子迎上了他希翼的眸光,幽然开口,“阿朔在下面等你已经很久了。”

????“你再叫一次。”

????慕煜北一动不动的望着她,耍赖皮似的一手抓着她的素手不肯放手。

????云舒只得无奈的笑了笑,弯下腰去,将行李袋提了起来,交到了他的手上,沙哑的声音也缓缓的传了过来,很是温柔,“傻瓜,一个称呼而已,老公。”

????慕煜北觉得自己的心都直接飘飘然了,仿佛到了那辽阔的天际上飞了一圈才又轻飘飘的飞了回来,连看到的空气似乎都是粉红色的,有些傻逼的笑了笑,轻咳一声,假装淡定的瞥了云舒一眼,低沉回道,“对于你老公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称呼,舒儿!我走了,等我回来。”

????说完,又飞快的低头吻了她的额头一记,然后才提着行李袋,大步的走了出去,云舒自然是没有看到,男人一走出房门的时候,脸上都快笑成了一朵花儿了,可是眼里却是充满了不舍,而云舒望着那道消失在门口的洁白的身影,竟然觉得眼眶有些发热了起来,想到将会有一个月见不到他,心里顿时就是空落落的,很是难受就是了,一个简单的称呼就把他高兴成那样,倒也是一个很容易知足的人了。

????想到这里,云舒禁不住又轻轻的笑了笑,心里有点甜就是了,于是便提着脚步,走了出去,刚刚走到门外就看到慕煜北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厅门口了,阿朔正给他提着公文包,慕思雅则是抱着一叠资料一边跟在他身后。

????“哥,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

????慕思雅看着慕煜北脸上的那道笑容,大感奇怪了。

????“没什么,我不在家你看着点,好好照顾你嫂嫂,有什么特殊情况要及时向我汇报!”

????慕煜北一边说着,一边往车里坐了去。

????“我知道了哥!你放心吧!”

????慕思雅自然知道慕煜北的意思,几乎是拍着胸脯保证了。

????这下,慕煜北才点了点头,让前方的司机开车,车子便这样缓缓的驶离了翠园。

????——《假戏真婚》——潇湘连载——

????慕煜北走后,云舒的假期也算是结束了,大家也都开始上班了,新年伊始,工作很多,云舒这一些天下来几乎每天都要跑去总部那边开会或者汇报工作什么的,慕思雅也是在公司那边忙得昏天暗地的,后面不知道慕煜北用了什么办法,跟尹佩他们说了什么话,打那天之后,尹佩他们就不在逼着慕思雅相亲了,紧张的局势好像也是一下子就松缓了下来了,不过尹佩倒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慕思雅这段时间回家住,跟慕思雅讲一些很奇怪的话,比如灌输什么贤妻良母的思想,这让慕思雅特别感觉头疼,不过总比让她出去相亲好!

????云秀也回办公室上班了,刚刚开年,她到不是很忙,所以闲来没事,趁着空余的时间也就是经常去云舒的办公室那边转转,或者去找夏凌薇聊聊,当然,偶尔会到这边的香山看看,不过每次都是跟着云舒一起过来的,云舒近段时间都在怀山那边住着,约莫着就是为了陪着云秀,让她尽快适应下来,而且,姚梦诗现在也依然还在怀山那边,云舒虽然对她的感情谈不上很深,但是到底也是自己的奶奶,血液里的那种剪不断的情感还是有的,所以跟姚梦诗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倒也感觉她挺是亲切的。

????男人自然是每天都会准时来电话,短信时不时的招呼着,短信倒也没有什么内容,一般都是说什么他起床了,要去哪里,到哪里了,见了谁了,每天晚上挂了电话之后,云舒拿手机翻翻他发过来的短信,忽然就发现,这男人倒是像极了一个乖宝宝,很听话,行踪甚至工作进度什么的都汇报得一清二楚。

????今天又是难得的周末,云舒依然还是起了一个大早,梳洗完下楼之后,云秀跟吴伯也准备好了早餐,云卷也是昨晚上回来的,半夜三更的直接敲门,云舒都吓了一跳,本来跟云秀两人睡得好好,后面云秀还是被云卷拉回去了。

????“今天不是周末吗?不用上班,怎么起这么早?”

????云秀望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云舒,有些诧异了,云卷现在还在睡着呢!姚首长倒是早早的就出门了,每天似乎都是那么早出晚归的,姚梦诗也是起得挺早,每天早上都会在后院走走,呼吸新鲜空气。

????“嗯,是休息,但是等下要回局里拿一些资料给军部那边送过去,我哥呢?”

????云舒拉过椅子坐了下去,一手拿过了碗筷,一边回答道。

????“还在睡着,好像几天没睡觉了,跟一头猪似的,刚刚喊他起床吃早餐还不高兴了。”

????云秀有些无奈的开口,也拉过椅子,在云舒的身旁坐了下来,云舒动作麻利的给两人盛好了粥,一听到云秀这话,便挑了挑眉,偏过头,眯着那双清幽的眼睛,清冽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云秀一番,那眼神硬是让云秀感觉到心里一阵发毛的。

????“干嘛这么看着我?感觉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

????云秀拍了云舒一记,微笑的瞪了她一眼。

????欣然一笑,云舒唇边缓缓的绽放出了一抹绚丽的笑容,若有所思的盯着云秀,揶揄的语气带着浓郁的调笑的成分,“看你气色不错,想来应该是我哥把你滋润得很好了,亏我还以为你会不习惯了,没想到……”

????“你少来调笑我了,我看你跟慕煜北才是。”

????云舒也只会调笑云秀了,在云秀面前,云舒觉得很放松,如今云秀也成了自己的嫂嫂了,这下子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再怎么样也比不上你跟我哥吧?对了,今天不上班打算去哪里走走吗?我哥难得回来一趟,让他多花一点时间陪你吧,听我哥说你打算随军?”

????云舒喝了一口粥,半含着直接就开口问道。

????“随军的问题还是先搁浅着吧,你哥已经打了住房申请了,今天跟奶奶说好了要一起出去走走,你要一起吗?”

????“我哪里有时间,赶去军部那边一趟回来还有点事情要做,对了,我晚上不回来了,直接回翠园那边了,阿雅近段时间又刚刚研制出了一道点心,让我回去给她尝尝,我就不打扰你跟我哥了,等周末过去再回来吧。”

????云秀点了点头,“也好,你有时间也要回香山那边看看吧。”

????“我明白。”

????……

????吃过早餐之后,云舒就出门了,先是回局里拿了东西,然后才往军部那边送了去,后面本来想过去找夏凌薇的,可是打电话却不见接,无奈之下,也只好自己过去了。

????是的,云舒去了冷宅,姚毅的事情一直都被耽搁下来了,刚刚将资料送过去的时候,得知托马斯那边的事情取得进展,时纤他们似乎重创了那帮人一次,也提供了一些线索了,她现在必须要去冷宅那边走一趟,希望还能找到一些讯息。

????车子缓缓的停在冷宅那宏伟的大门前,刚刚过来的时候云舒就给冷振打了电话,所以冷振早就安排了安藤在门外等着云舒了。

????“孙小姐!”

????安藤一看到云舒的身影,立马就迎了上来。

????“安叔叔你好!”

????云舒很礼貌的回礼。

????“孙小姐快别客气了,老爷已经在书房等了你很久了,我们快进去吧,外面风挺大的。”

????安藤微笑道。

????云舒点了点头,抓着包包甩上了车门,便提着步子走了过去,然而,临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还是停了下来,不知怎么的,心里竟然隐约的有些沉郁了起来,缓缓地抬头,淡淡的打量着眼前的这座美丽的庄园豪宅,心里乍然生出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好像有十多年没有踏进这里了吧?

????“我们进去吧,孙小姐!”

????安藤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云舒漠然收回了眼神,低下头,思量了一下,浅浅的吸了口气,然后才提着步子一身淡然的走了进去,安腾也是随即跟上了。

????“孙小姐,你看孙少爷跟孙少夫人什么时候会过来看看老爷呢?老爷这阵子身体状况不是很好,都是在家里休养着,本来还想过去看看你们的,可是……”

????“劳你担心了安叔叔,我会尽量想办法的。”

????云舒低声回道。

????“那就好!孙小姐请跟我来。”

????安藤点了点头,带着云舒走进了冷宅的大厅,而,云舒才刚刚踏进门里,就听到一阵笑声传了过来,下意识的往声源望了去,竟然看到陈芳冷挽诗,付子鸣方怡暖还有一个看起来挺雍容华贵的贵妇人正坐在沙发里不知道聊些什么,看得出,陈芳跟冷挽诗的脸上都堆满了笑容,当然,坐在付子鸣身旁的贵妇人也是一脸的微笑,倒是付子鸣脸上是沉郁一片,方怡暖的脸色也不太好,时不时的转过脸望着付子鸣,眉宇间似乎凝聚着一道幽怨的不满。

????一听到脚步声,几人顿时也停了下来,眼神一转,齐刷刷的朝门口望了过来。

????“姚云舒!怎么是你!你怎么跑我们家里来了!谁让你过来的!”

????陈芳一看到云舒,那张老脸立马就阴沉了下去,声音有些尖锐,眼神甚至有些愤恨的望着云舒,她可没有忘记上次在医院这女人对自己下了多么狠的手!还害她的脚都扭伤了,住了半个月的医院好不容易医生才宣布她可以回家休养的。

????“姚云舒!你竟然敢跑我们家里来了!”

????冷挽诗也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舒,眼底的阴厉怎么也掩饰不住!

????方怡暖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眼底的一道冷光一闪而过,却没有说什么,偏过头朝付子鸣望了去,只见付子鸣脸上正挂着一道淡淡的微笑,有些兴奋愉悦的望着乍然出现的云舒。

????“云舒,你来了!”

????付子鸣的语气很是温和,缓缓的站了起来。

????“姚云舒,这里是我家,不是你的警察局,你跑到我们家来做什么?”

????陈芳扫了付子鸣一眼,转瞬便瞪着云舒,寒着声音问道。

????“这里是你家?你确定你是这个家的主人吗?”

????云舒冷然一笑,并没有将陈芳这等嚣张的气焰放在眼里,嚣张的人她见多了,还害怕了她陈芳不成?敢情,这老妖婆还嫌她上次教训得不够猛了!

????“不是我家难不成还是你家啊!小贱人今天又想过来闹事的是不是!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还跑我们家里来了!”

????陈芳近段时间本来就是一肚子的怒火,自己弄伤了脚,本来还以为冷振会心疼那么一下的,毕竟这些年来,夫妻俩虽然不恩爱,但是他也还算是对她挺客气的,大家也都是相敬如宾一样的,态度虽然冷漠至少也应该会关心一下的吧,然而,其实不然,冷振只让安藤带话,雇了两个特别护士照顾她而已,根本连过来看她一样都懒得,就连现在,一家子围在一张桌子前吃饭,也没个半句话。

????“老夫人,是老爷让孙小姐过来的。”

????安藤是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解释道。

????“老爷?你是说老爷让她过来的?老爷让她过来能有什么事情!”

????陈芳愣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老爷并没有说明。”

????安藤不冷不热的回答道。

????“既然叫我过来,那当然是好事情了,不过,也许对你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

????云舒对着几人淡然笑了笑,便迈着轻盈的步伐往楼梯上走了去,让陈芳跟冷挽诗一干人几乎气愤得要死!

????冷振的书房就在二楼的最东边,跟卧室连在一起,旁边好像就是姚毅之前的房间,云舒经过的时候有注意到了,房间的门前已经安上了一扇防盗门,还又继续弄了一扇铁门,一把大大的锁头将门锁得很紧,隐约可以看到锁头上那斑驳的铁锈,应该是封闭了好多年了吧!

????云舒才刚刚走到书房门口就看到冷振那枯瘦的身躯正从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古井不波的眼神在看到云舒之后,隐约有一道淡淡的异彩划过,但一点也不明显,云舒自然也是没有注意到。

????“老爷!”

????安藤一看到冷振出现,连忙恭敬的唤了一声,冷振的身后还跟着两名健硕的黑衣男子,应该是保镖之类的吧。

????冷振点了点头,精锐的眼神却是望向了云舒,苍老的声音很沧桑,“来了!”

????“嗯,让您等久了,麻烦了。”

????云舒的语气尊敬而疏离,听得冷振实在是有些难受了,但也只能在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沉声道,“走吧,你叔叔的房间自打他一离开,我就直接让人把它给封住了,这些年也都没有人进去过,十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成了什么样了。”

????冷振一边说着,一边提着那沉重的步伐,朝那紧闭的铁门走了去,云舒则是紧紧的跟在后面,安藤跟那两名黑衣保镖走在最后。

????冷振几步就来到了铁门前,望着那道铁门好一会儿,那苍老枯瘦的手才缓缓的往自己的衣袋伸了去,有些颤抖的掏出了三把钥匙,先是有些吃力的打开了最外面的那一扇铁门,接着是防盗门,然后便是房门了。

????可能是因为时间隔得太久了,所以每打开一扇门,冷振都是感到异常的吃力,锁都生锈了,钥匙一转,一大把的铁锈就簌簌的落了下来,那股气味让云舒闻得很不舒服。

????“好了,进来吧!”

????冷振打开了最后一道锁,将门推开了一条小缝,便转过头望着站在自己身侧的云舒,沉声道。

????云舒点了点头,素手撑着门,轻轻一推,只听到一声‘吱’,门就拉开了一道缝了,一股阴冷的气息立马迎面扑来,云舒提着脚步走了进去,冷振也跟在后面,安藤朝那两个黑衣男子做了一个手势,两名黑衣男子立马就一人一边的守住了门口,然后安藤才跟了进去。

????房间里到处是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云舒不面试觉得有些诧异,这时候冷振又为她解惑了,“我让人把窗户都封死了,涂成了黑色,门边有灯,你开灯就好了。”

????云舒一听,连忙摸到了门边,很快的找到开关,按了下去,房间内果然一下就明亮了起来,云舒迅速的转过头打量着这间房间,发现姚毅的房间似乎还是跟之前一样,印象中这房间好像就是这样子了,左边是一排红木衣柜,过来是大床,大床过去是一扇大大的珠帘,珠帘过去便是姚毅的简易书房了,书桌背对着大大的落地窗,落地窗的窗帘严严实实的拉上了,一旁是装满书的书架,整个房间装饰得很简约朴素,就跟姚毅的人一样,爽朗朴质。

????因为有好些年了,所以房间里的家具都已经沾染了一层灰尘了。

????云舒远远的站在门口默默的望着这个房间里的一切,想到当初自己还小的时候,姚毅总让她骑在他的肩膀上满屋子的乱转,惹得她笑得很开心,还记得也就是在那张大大的书桌上的,姚毅就那么坐在椅子里工作,她则是趴在书桌的一旁,安静的写着作业,想起了她在学校跟别的小朋友打架弄得满身是伤的回来,然后姚毅心疼的给她清理伤口的样子,想起了姚毅教她写作业,讲故事给她听的样子。

????‘木木,以后长大了是不是也想成为科学家?’

????‘木木不要做科学家,木木要像叔叔一样做一个好警察。’

????‘木木为什么想做警察呢?’

????‘因为做警察可以抓坏人,不怕别人欺负!’

????‘叔叔教木木吹口琴好吗?’

????‘叔叔为什么要教木木吹口琴?’

????‘这个……因为会吹口琴的女孩才有更多的男孩子喜欢啊,木木有没有觉得班上有哪个男生特别帅,特别好看,木木特别想跟他玩的?’

????‘没有呢,他们都没有那个哥哥漂亮,那个漂亮哥哥不在那个学校……我找不到他了。’

????‘哪个漂亮哥哥?木木别难过,以后找到他了再吹给他听,好吗?’

????‘叔叔,要是木木学会吹口琴了,妈妈会不会就回来了?父亲跟哥哥也会回来吗?’

????‘嗯,是的,所以木木要好好学,知道吗?’

????儿时的一幕幕就这样在眼前重播,始终被她隐藏内心最深处的记忆忽然就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一波接一波朝胸口蔓延而来,一阵尖锐的疼意传来,她终于还是控制不住的掉了泪,多年后,她依然还是无法面对这样残忍的事实。

????可能没有人明白姚毅在她心中的位置,在云舒的心里,她早就把他当成了自己挚爱的父亲,姚毅就是她那破碎的童年里唯一的一道温暖的阳光,他在云舒心里的位置就连姚首长也都是比不上的,那样阴霾的童年时光里,是姚毅教会了她读书写字,教会了怎么做人,他一直就是扮演着一个称职的父亲的角色,当爹又当妈的。

????想到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记忆,她再也看不到那张俊朗的容颜,闭上眼睛,就是他从楼上浑身是血的摔下来的场景,那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就这么离开了?

????云舒紧紧的握着拳头,潸然泪下,心里如同被万蚁啃食一般疼得厉害,透过那朦胧的视线,隐约之间就好像看到姚毅此刻就坐在书桌前批阅文件的样子,她难受得无法自恃,乍然转过身想不顾一切的走掉,然而,回过头才发现,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老人此时也是两眼微微湿润,枯瘦的身躯如同风中摇曳的寒叶,簌簌的发抖着,双手紧紧的抓着手杖,灰白的头发在浅淡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的明显,一种孤寂的苍凉感乍然拂来,云舒终于还是没有走出去,而是轻轻的抬手,擦掉了脸上的泪花。

????“都过去了,别难过孩子,你叔叔一定也是希望你是开心快乐的。”

????冷振双唇颤抖了好久,才吃力的吐出这么一句话,云舒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眼底的伤痛,这一刻,看着他眼角的泪光,云舒终于明白,其实,他的痛一定不比她少,毕竟,姚毅是他的儿子,是他所有的寄托,任何人都知道他当初对姚毅的疼爱,这是任何人也无法抹杀的,而且,他还失去了儿媳妇,甚至孙子,要知道,事实上,他才是一无所有的人,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呢?

????云舒不知道……

????“爷爷……”

????云舒有些脆弱的抬起头,望着眼前的老人,终于还是哑着嗓音喊了一句。

????她变得脆弱了,尤其是最近,自从遇见慕煜北开始,她的心就是越来越软了,想要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

????一听到云舒的叫唤,冷振当下也就愣了一下,半响,才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云舒,声音居然有些颤抖,“你刚刚喊我什么?木木?”

????云舒吸了吸鼻子,抬着头望着冷振,眸光清澈澄明,“爷爷……”

????冷振一颤,连忙颤抖的伸手拍了拍云舒的肩头,连声道,“好!好!好!爷爷的好孩子!”

????‘木木,别难过,总有一天我们一家人会在一起的,爷爷,奶奶,你父亲,妈妈,哥哥,还有叔叔,高不高兴?相信叔叔吗?’

????‘相信!木木最相信叔叔了!’

????‘木木真乖!叔叔带你骑大马,叔叔给木木当大马咯!’

????这一幕又在云舒脑袋里乍然划过,云舒深深的吸了口气,我从来都不会让你失望的,叔叔。

????“这里我一直都不给任何人进来,你叔叔不喜欢别人翻动他的东西,所以我也没有让人打扫,担心把东西弄乱了你叔叔会不高兴的。”

????冷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伤感的开口。

????云舒抬起手背,擦掉了眼角残余的泪花,压下心中的苦楚,提着步子往那张书桌走了去,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幕幕,云舒忽然隐约的感觉到,这房间似乎还残余有姚毅的气息,冷振就是那么拄着手杖,一动不动的站在门边,苍老的眼睛不断地望着这间房间,深邃的瞳孔也在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来。

????书桌上也积满了灰尘,但是书桌的一角的相框里,竟然还摆着姚毅夫妇两跟小云舒的合照,三个人笑起来都非常的甜蜜,很像一家子,云舒默然站着,凝视着那个相框好久,然后才开始打开抽屉,查看。

????怀着一种悲痛的心情,将整个房间小心翼翼的搜寻了一番,最后,云舒也只是在书架上的花瓶底下找到了一本黑色的记事本,上面都是姚毅生平用来记录每天的工作的记事本,写得都是一些很平常的事情,但是云舒希望能从里面找到什么线索,翻看了几眼,也就拿回去了。

????从姚毅的房间里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云舒也不知道自己进去了多久,只知道冷振也都是一直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的呆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云舒忙碌完,他也才跟着出来了。

????“木木,快到了晚饭的时间了,能不能留下来陪爷爷吃一餐晚饭?”

????云舒临走下楼梯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跟在身后的冷振忽然低沉地开口道。

????“不了,我得回去了,答应了阿雅早点回去的。”

????云舒停下了脚步,有些歉意的回答道,边说着,还便转过头,望向了冷振,自然是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了他眼底掩藏着的慈爱的目光,听到云舒这样的回答,冷振还是有些失落了,不过还是觉得很高兴的,因为云舒刚刚还喊了他爷爷。

????“您放心吧,我会找一个机会说服哥哥跟嫂嫂,让他们跟您见上一面的,奶奶挺好的,这些天一直都跟父亲他们住在怀山那边,奶奶打算在这边多开一家药店,现在正在寻找有没有合适的地方,父亲比较忙,都是早出晚归的,您要是有时间,也可以到翠园这边走走,我跟慕煜北单独住那边的。”

????想了想,云舒还是补充了这番话,其实很多事情,放开了也就好了,不要计较太多了,以一颗宽容之心去对待问题,很多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你不用那么累,你依然也可以活得很开心快乐,她不想因为过的事情在耿耿于怀,相信,自己的叔叔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一个局面的,而她能做一些什么呢?或许能做的不多,但是能做的,她一定要去做,竭尽所能,但求问心无愧而已。

????听到云舒的这番话,冷振绷紧的心也微微松了一下,好受了不少,“谢谢你,木木,走吧,爷爷送你出去。”

????云舒点了点头,也没有拒绝,转过身子,往楼下走了去。

????而,自然,陈芳他们都还在客厅内,看到云舒跟冷振从楼上下来,陈芳跟冷挽诗的脸都阴沉得跟那黑云一般,但是基于冷振在场,倒也都没有说些什么,只能愤恨的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付子鸣欲言又止,很是复杂的望着冷若冰霜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的云舒,直到她的身影不见了,那黑眸才顿时沉寂了下去,付子鸣的反应也尽数的落入了坐在他身旁的方怡暖的眼中,方怡暖的眼里掠过了一道冷冽,似笑非笑的望着早已经空荡荡的门口。

????怀着沉重的心情,云舒一路直接开快车离开了冷宅,慕思雅刚刚打电话过来说自己买菜去了,让她直接回家就可以了,云舒倒也省事了,驾着车子,如同一道狂啸的旋风一样驶过了平坦宽阔的马路,朝通往翠园的水泥大道上行驶而去,没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家的大门了,可是,让她诧异的是,自家的大门前竟然停着一辆白色的保时捷!

????保时捷是谁的?想必大家都能猜得出来了,嘎嘎~劲敌哈,好戏开始上演了,PK啊有木有~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