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1 撞枪口上了-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71 撞枪口上了

逐云之巅2017-5-5 21:47:38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71撞枪口上了

????一听慕煜北这话,两人才恍然大悟,原来姚局长要谈恋爱,恋爱经历为零的少爷找他们支招来了,这个讯息实在是让他们大吃一惊,想来,一向是无所不能的少爷啊!

????“北,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要跟你那媳妇谈恋爱?”

????南宫逸轻咳了几声,又再一次跟慕煜北确认。请使用访问本站。

????慕煜北搁下杯子,优雅的给几人满上茶,一边道,“不然你们觉得我有什么理由跟你们开玩笑?废话就别说了,说说你们都有什么好的意见,你们多年的经验总算派得上用场了。”

????不咸不淡的语气传来。

????“你……你们也真够……被你们夫妻俩打败了!婚都结了还想着什么谈恋爱,谈不谈不就是那么回事吗?北,你老实说,你现在不会整颗心都落在她身上了吧?我怎么感觉你对她很上心,比对我们两个都上心!我跟你说,这女人她宠不得!绝对宠不得!她让你跟她谈恋爱你就谈啊?还急了?急了也不能宠着,不然迟早爬到你头上了,我看你还是转移一下注意力吧,我跟逸正商量着过几天去琉璃小岛那边好好休息一下,不然你也一起过去吧,你女人就晾上几天,当做调教一下,反正你就不能太宠着,明白没有!最近很少见你跟我们出去了,都快成了妻奴了你!”

????东方谨喝了一口茶,然后就开始说了那么一大串,后面还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望着慕煜北。

????“媳妇就一个,不宠她难不成还宠你了?数落我也等我离开再说,我找你们过来是让你们给我出主意的。”

????慕煜北不以为然的语气当真让东方谨差点没闪了舌头。

????“典型的见色忘友!”

????东方谨闷闷的扫了他一眼,低斥道。

????“行了,既然如此,那就商量一下吧,这追女人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女人,我看你那媳妇就不怎么好下手,就跟你妹妹阿雅一样,怎么就是软硬不吃的?北,还真别说,你们家就是出这样的极品,本来你就够让人难应付了,再来一个软硬不吃刀枪不入的妹妹,现在你媳妇也不是什么好搞定的人,不过,她怎么会忽然有这么一个要求?你又是什么样的想法?”

????南宫逸饶有兴味的望着慕煜北,有些想不通这夫妻两的心思。

????“让你们支个招废话那么多?”

????慕煜北稍稍皱着眉头,眯着眼,那古井无波的眼神扫过了南宫逸那张疑惑的俊脸,几秒钟之后,那低沉的声音如同穿过那冗长的梦境传了过来,“就当做为了以后老了留些回忆也不错。”

????闻言,东方谨跟南宫逸都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才点了点头,“这样子……”

????“老实说,我也觉得你那媳妇挺难追的,不过,你这不要紧了,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你现在就是哄哄她就差不多了,她们女人都喜欢什么浪漫啊小惊喜的,依我看,就对你媳妇那样的人,你偶尔送她一束花,约她看电影,或者夫妻两出去逛逛,摸准时间了说不定还能打上一晚刺激的野战呢!”

????东方谨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开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然而,他的话一落,就明显的感觉到一道寒意朝他袭了过来,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就发现了慕煜北投过来的那幽深冷冽的眼神,想了想,才知道自己刚刚不小心说了什么话。

????“谨的话有几分道理,女人都喜欢浪漫,像你们这样的,我建议你们干脆去旅游好了,当做度蜜月,没听说过度蜜月是最能让夫妻之间增进感情的最好办法吗?不然,你索性就拿中学时代的那一套,写情书,送花,看电影什么的,最原始的办法也许就是最管用的,我跟谨那一套对你不适用,你自己掂量着吧,依我看,能表达自己心意的,才是最重要的。”

????南宫逸沉思了一下,然后也回答道。

????闻言,慕煜北沉默下去了,漆黑的眼眸里流淌着深幽的流光,半响之后,眸光一沉,才开口道,“琉璃小岛那边你们迟点再过去,谨,你的休假时间在本月20号之后,到时候你们两个再过去。”

????“什么?你不会是打算跟你那媳妇过去吧?”

????东方谨一听,愣住了。

????“自然。”

????慕煜北很果断的回答道,反正他本来就想好了跟她出去走走的,趁着假期还有几天,赶紧的,去吧,免得又把时间给浪费了,大不了直接把人掳走了,到了那边一切都好说了。

????“果然是见色忘友,有了媳妇忘了兄弟,我无话可说了!”

????东方谨长长的叹了口气,望着慕煜北,眼神有些幽怨,继而又是很无奈的跟南宫逸相互对望着,而南宫逸却只是挑了挑眉。

????……

????——《假戏真婚》——

????接到安藤的电话的时候,云舒正在返回翠园的路上,一听到安藤说冷振住院的消息,云舒还是禁不住愣了一下,原本她还以为对于冷振的事情,她也是看得很淡的,倒没有想到还是有些担心了。

????一路开快车过去,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云舒到附近的花店买了一束花才进了医院。

????病房内,冷振正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床头挂着输液瓶,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憔悴,安藤就那么一脸担心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听到敲门声传来,安藤立刻就朝门口望了去,见到云舒抱着一束花束走了进来,连忙就起身迎了上去。

????“孙小姐,您来了!”

????安藤低低的唤了云舒一声。

????云舒点了点头,放轻了脚步,朝床边走了过来,将怀里的花往柜头上搁了去,然后转过身子,望了望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冷振,星眸里掠过了一道浅淡的担心,淡然吸了口气,“怎么忽然就病了?医生怎么说?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安藤给云舒倒了杯热水,看着云舒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便站在她身旁的不远处,也就这么望着沉睡之中的冷振,有些无奈的声音响起,“医生说老爷太过于操劳,休息不够,体力透支了,今早上刚刚醒过来没一下又睡过去了,可能得在医院呆上几天然后回家静养一段时日才行,老爷原本也不让我打电话给你的,但是我放心不下,所以……”

????“没事,你也坐下吧,别站着了。”

????云舒指了指自己身旁不远处的那张凳子,轻声道。

????安藤应了一声,然后便往凳子上坐了去,云舒则是轻轻的握着手里的茶杯,时而低头抿上一口,而眼神却落在冷振那张苍老疲惫的脸上,安藤也不说话,一时之间这病房内竟然似乎有了一些淡淡的压抑。

????“孙小姐……”

????良久之后,安藤低低的唤了一声。

????云舒吸了口气,清淡的语气传来,“安叔叔叫我云舒就好了。”

????安藤愣了一下,随即脸上乍然拂过一道暖意,“云舒小姐,其实昨晚老爷见到了夫人……都这么多年了,难道都还要这样煎熬下去吗?老爷……这些年也都不好过的,大半辈子,都是活在孤独里,我看着也是很难受得慌。”

????安藤的语气很是沉重,云舒忽然就感觉胸口有些沉郁的厉害了起来,她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偏过头淡淡的望着安藤,自然就从安藤的眼睛里看到了一股沉郁的担心,她的眼神停滞了一下,然后才指了指对面墙边的沙发,“过去说吧。”

????……

????两人面对面坐了下来,病房内的窗台是打开着的,云舒一坐下来一阵凉风就掠了过来,将一头秀发吹得有些凌乱,清秀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周身的气息却有些苍凉。

????“老爷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忘记夫人,原谅我直言,虽然没有资格说些什么,但是看着老爷这个样子,我还是希望自己能为他做点什么。其实,当年的事情当真不能全部怪罪于老爷的,老太太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老太爷又是常年卧病在床,那时候冷氏正是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你也知道,当初陈家是权倾一方的大家族,芳夫人看上老爷的时候,老爷还没有跟夫人相遇,老爷也是豪门争斗合作之下的牺牲品,当初老太太一个人撑起整个冷氏也不容易……感情亦不能够抑制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追问谁是谁非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安藤缓缓的开口了。

????“安叔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无能为力。”

????云舒淡淡的回答道,是的,她真的无能为力,因为经历这件事情的不是她,她无法代替他们之中的任何人说什么原谅,更何况,无论是站在谁的立场上,对方都是有错的,陈芳仗着自己家里有权,强迫了冷振,冷振婚后出轨虽是情有可原,但是却也是落下了对自己的妻子不忠的罪名,姚梦诗虽然无辜,但是站在冷振的立场上看,却也是绝情了一点,云舒当真不知道怎么样去评论他们三人之间的种种,但是她对陈芳他们绝对是心怀有怨恨的,不仅仅是因为童年留下的不美好的回忆,更是因为在姚毅的问题上,其实她觉得就这样维持着这种关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或许老一辈的恩怨不应该牵涉到下一代,所以云舒才会想着是不是要让云卷云秀他们过来看看冷振罢了。

????“云舒小姐,如果连你都不帮老爷的话,老爷可能就一直都这样遗憾下去了,曾经年少,谁又能不犯一些错?老爷已经用一生去弥补了,他孤独了四十多年,难道还不够吗?他已经做得很多了,云舒小姐,你可能还不知道其实姚首长能这么一步一步的走上去,老爷在背后也出了不少的力气,就连夫人的药店他也关注着,包括你跟孙少爷,他一直都是在默默的去做了,你可能会说你们并没有强迫或者要求他,可是孙小姐,老爷对夫人的感情是真的,对你还有孙少爷也是一样,看着老爷这么一路走过来,我也是替他心酸,其实,老爷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所以,孙小姐,安藤拜托你了。”

????不得不说,安藤对于冷振早就是跟出感情来了,这么些年来,看着冷振这样子,他这心里也难受,所以,也不过是尽一下自己的能力了,不希望这位值得他尊敬的老人就这样最后带着遗憾离开。

????“安叔叔,劳您挂念了,我现在也是有心无力,你也知道我父亲的态度,奶奶跟她先生很好,我也不想再去打扰她,至于我哥跟我嫂嫂他们,可能还可以争取一下。”

????云舒无奈的开口,有些落寞的垂下了眼帘,一直都想跟姚首长说这事情的,然而最近又刚好赶上云卷跟云秀的大喜日子,看着他的心情好,也不忍心跟他提起这事情,姚梦诗就更不用说了,压根就已经把这么一段不堪的往事压在心底了。

????“孙小姐肯帮忙就好了,不要紧,一步一步来就好,老爷的身体现在大不如从前了,希望孙小姐有空能够常过来看看老爷吧,他总是自己一个人,很孤独,你要是能常过去看他,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上次你过来的时候,他就高兴了好久。”

????安藤的语气很平缓,说话的时候,那眼神一直望着病床上的老人,脸色有些沉重。

????“孙小姐,夫人这次回来会呆多久?能不能拜托你跟夫人说一声,让她跟老爷见一面吧,其实没有夫人在的日子,每次一想起夫人,老爷就好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后来,安藤还是说了很多的话,云舒也听进去了一大半,云舒又在冷振的床边坐了很久,很久,看着病床上枯瘦憔悴的冷振,要是没有感觉,恐怕谁也不会相信的,终究还是血浓于水啊,看来,这种平静终于还是要打破了,着手调查姚毅的事情好像也有了一些眉目了,到时候两家人迟早还是会见面的,逃也逃不掉。

????所以,云舒忽然就觉得自己好累,好疲惫,肩上的担子仿佛变得格外的沉重了。

????给冷振拉了拉被子,云舒舒了口气,偏过头对着一旁的安藤道,“他就麻烦你了,请一个特护吧,不然你一个人照顾着也累,我先回去了,有什么情况你再打我的电话吧。”

????“好的,云舒小姐,放心吧。”

????听到安藤的回答,云舒点了点头,这才缓缓的走出了病房,然而,她甚至还没往前走几步,迎头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蹬蹬蹬’,正是那尖细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云舒秀眉一蹙,微微抬起头,只看到陈芳跟方怡暖正急促的迎面走来,云舒顿了一下,便乍然收住了脚步,而陈芳跟方怡暖自然也发现了停在自己前方的云舒。

????“是你!”

????陈芳顿时收住了脚步,浓妆艳抹的脸上染上了一道嫉恨,尖锐的声音伴着一丝恨意,“你来干什么!谁让你过来的?”

????“外婆!”

????方怡暖作势拉了陈芳一下,美目却迸射两道寒意,狠狠的瞥了云舒一眼,恨不得冲上去将她撕碎了一般,想起昨天在婚宴上的事情,她不禁就是一阵咬牙切齿的,她跟付子鸣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她根本就不想嫁给付子鸣,她喜欢的人是乔宇阳,想嫁的人也是乔宇阳,所以她越是往下想就越是不甘心!

????“你别拉着我,暖暖,我今天倒要看看她到底过来干什么了,我可记得有人十年多年前就自动宣布跟冷家脱离一切的关系了,哼,姚梦诗那贱人也回来是吧?这个贱人又回来跟我抢老爷了是不是!”

????陈芳双目圆瞪,狠光大放,两手一伸,拦住了云舒的去路,一手狠狠的抓住了云舒的手腕,锋利的指甲几乎都要把云舒的手背抓破了,幸亏云舒反应快,素手一抽,那锋利的指甲就在手背上留下几道淡淡的血痕而已。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医院不是你家,我过不过来难道还经过你的同意批准吗?笑话!”

????云舒冷冷的瞥了自己那手背上的红痕,森冷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小贱人!你还真当你谁了?怎么,出去几年翅膀长硬了还想跟我顶嘴了?你算什么东西!我告诉你,冷氏绝对是暖暖的,你以为你现在讨好他就想染指冷氏吗?我告诉你,没门!不过是一个小三的野孩子!卑贱!跟姚梦诗一样!还有你那母亲,你们姚家怎么就是尽出这样货色!她姚梦诗以前都不过我,现在也一样!我才是冷氏的女主人,正是恬不知耻,只会勾引别人的男人,还总是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她姚梦诗是我见过的天底下最无耻的女人!”

????尖锐的声音里染满了硝烟的气息,分外的刺耳,云舒听着,一整小脸早已经恢复了一片平静,清眸里却是寒光熠熠,淡淡的望着一脸扭曲疯狂的陈芳,“你刚刚骂我什么?”

????“小贱人!卑贱的野孩子!怎么样,有本事——”

????‘啪!’

????“啊!”

????只听到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响起,接着便传来了一阵凄厉的痛呼声——

????堂妹结婚了,这两天可能会少更一点,妹纸们体谅一下,忙了脑袋里也一片空白,码不出字来~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