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6 扯红本本下-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56 扯红本本下

逐云之巅2017-5-5 21:46:22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56扯红本本下

????云舒收回了手机,轻叹了口气,喝了口茶,便回到自己座位上继续刚刚没有完成的工作,其中,桌上的电话也响了好几次,都是一些聚会之类的邀请,能推掉的,云舒都推掉了,酒桌上的交情云舒虽说很是不屑,但是有些还是需要慎重对待的,这就是社会。请使用访问本站。

????等将手头的文件浏览完毕,批上自己的名字之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约莫着云卷跟云秀应该也都回到家里了,从这边去云秀那边的话,路程不是很远,所以云舒也不是很着急。

????然而,就在她放下文件,连茶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的时候,门外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了。

????“进来!”

????云舒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一手拉开身旁的抽屉,拿出了里面的记事本,利落的翻开,执起笔,不知道在上面‘唰唰’的写着一些什么,这时候,‘咔’的一声,门打开了,站在门口的,正是云舒的助理。

????“姚局,付先生来了,说是有事情找您,您现在是否方便让他进来?”

????助理十分有礼貌的征求着云舒的意见。

????“付先生?”

????云舒诧异的挑了挑眉,幽然抬起头,扫了那名助理一眼。

????“就是那位付子鸣先生!”

????助理回答道,上次云舒让他进办公室的时候,他招呼给他倒过茶,所以还是有些印象的,毕竟这位付先生在锦阳城还是有些知名度的。

????又是他!云舒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心里说不厌烦,那是骗人的,潜意识之下就是有些排斥这个付子鸣,可是现在人都找上门了,你还能不让人家进来吗?说不准等下又被他堵在门外了,这一招,是付子鸣惯用的!

????“让他进来吧。”

????淡漠的落下这么一句,云舒端起茶喝了一口,接着又继续低下头去,继续翻看她手里的记事本。

????没一会儿,只听到一声敲门声,接着门就开了。

????“姚局,付先生来了!”

????那名助理还是跟上次一样,招待付子鸣坐了下来,泡上茶之后便退了下去。

????然而,云舒却依然云淡风轻的坐在椅子里,连头都不曾抬一下,星眸里流光很浅淡,正专注的盯着她手上的那本黑色的记事本,坐在沙发里的付子鸣也没有开口打扰她,而是就那么安静的坐着,手里端着刚刚那名助理刚刚给他泡上的热气腾腾的香气四溢的清茶,漆黑的眼眸却还是一直盯着坐在办公桌前,一脸淡漠肃然,全神贯注的女子。

????今天的她就穿着一身笔直威武的警服,秀发也是尽数挽起了,一丝不苟的盘成了一个利落而清爽的发髻,简单而清爽的打扮,配上她那副冷淡肃然的面孔,看上去有些严肃干练,然而同时也让付子鸣这心里头很是觉得这女人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付子鸣看着,忽然就觉得自己好像移不开眼神了,一直都知道她算不上什么美女的,至少比起端庄大方的方怡暖,云舒也只不过是一个姿色中上等的水平而已,可是现在看着她这么一身制服,专心致志的样子,付子鸣到硬是觉得,此刻的云舒是谁也比不上的!

????都是工作中的女人是最美丽的,看来这话还当真不假了,付子鸣还不曾知道怎么自己倒好像成为了一个制服控了,总感觉这时候的云舒是他最欣赏的,最喜欢的,最想要拥有的。

????云舒没有理睬对面就是那么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她的付子鸣,说到底,她已经很淡然了,虽然对这男人的行径,云舒感到十分的不解和疑惑,然而,终究想了想,答案对她来说,已经是一点也不重要了,所以,她也不打算追问了,他中意忙活,那就随着他吧,只要不妨碍她就成了,就是打算采取漠视的政策。

????在记事本上落下最后的一个句号之后,云舒便徐然的合上了记事本,开始弯腰从下边的抽屉里拉出了自己的那个黑色的公文包,将自己的文件都装了进去,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还是提前到阿秀那边坐坐吧,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心里还琢磨着要不要给慕煜北打个电话说一声,心里自然是希望他也能跟她一起过去了。

????东西收拾好之后,云舒才淡淡的抬起头,清冷的视线望向了坐在沙发里依然还在打量着她的付子鸣,仅仅是望了他一眼,便淡然收回了眼神,端起茶,悠闲地往椅背靠了去。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很忙。”

????疏离而冷漠的语气让付子鸣免不了又难过了一把,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老实说,他自己本身也很讨厌这样死缠烂打似的招数,可还是,若是不过来,这心里总感觉很难受,就是想见见她。

????“云舒……”

????付子鸣放下手中的茶杯。有些忐忑的望着云舒。

????“这种无聊的事情以后还是不要做了,该说的话,我早就说完了,不要让我看不起你,付子鸣……”

????云舒喝了口茶,暗暗的吸了口气,语气很是冷淡而平静,就如同一缕寒风吹过了那万年沉寂的死水一般,激不起任何的波澜,徐然抬起头眼帘,不但任何情绪的眸光落在了付子鸣那分明已经有些憔悴的脸上,“不要让自己变得那么的不堪,如果你希望我能过得好一点,我只希望你能站在我的立场上为我考虑一下吧。”

????云舒的这一席话,顿时就让付子鸣苍白了脸色,有些落寞的垂下了眼帘,一次又一次的遭受着这样毫不留情的打击,他都觉得自己麻木了,失落的笑了笑,“我倒也想,可是,你也应该知道,有时候,人亦是心不由己。”

????云舒冷然笑了笑,笑容有些讽刺。

????“我们认识也有二十多年了吧?要真的对你有感觉,那早就应该发生了,自然是不会等到现在,更可况,我们现在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我是慕煜北的妻子,已婚人士,你明白吗?”

????“可是你不爱他不是吗!”

????付子鸣急着抢白了!

????云舒有些鄙夷的望了付子鸣一眼,有些不明白他哪里来的信心了,清冷的声音有些沙哑,“不,你错了,付子鸣!我早跟你说过了,我爱他,我这辈子就想守着他过日子,我这辈子就是他了,我谁也不想要了,辗转了那么多圈过来我才明白,我现在就想要这样的生活而已,你们还是过你们缤纷多彩的生活去吧,我跟慕煜北就想过这样平淡的生活,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你真的爱上他了是不是?云舒!你真的能忘记乔宇阳吗?为什么?我哪一点输给他慕煜北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多看我一眼?”

????付子鸣只觉得自己心里一阵接着一阵的抽痛,很是不甘心的问出这么一句话。

????“为什么?”

????云舒悄然笑了笑,笑容有些高深莫测了,星眸有些冷冽,幽然望着付子鸣,一点也不躲闪,“因为他是我丈夫,我中意他,我依赖他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要是这个理由你还觉得不足够的话,那你就直接当我是那样肤浅的女人好了,我看上了他的样貌跟家世,我跟他门当户对,天造地设,迷恋他的温柔体贴,我每天下班不管多晚回家就能看到他给我留门等着我,会做饭给我吃,看到他因为我负气而走的时候会紧张会着急,看到他因为你们吃醋不高兴的时候,我会感到心慌而又欣慰,你觉得这些能意味着什么?”

????有些事情不说出来,那并不代表就没有了感觉,她也不是那种十七八岁的花季雨季的小女孩,没有必要整天把爱与不爱挂在嘴上,感情也就是这样慢慢的积累起来的,日子一天天的这么过下去,男人在她心里的分量也越来越重了,她努力的不让自己去探究,就是任由着它自然发展,反正都是夫妻两过日子的,能不能不要计较什么爱与不爱的,或者能不能不要在意谁付出得更多一些呢?简单一点有什么不好?

????“你变了,云舒……变得让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付子鸣有些痛心的望着云舒,喃喃道。

????“我变了?你自认你能有多了解我?我心里想着什么,你自问你自己心里当真就知道吗?无所谓的挣扎与纠结,珍惜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我跟你是永远也走不到一块去的,就算没有乔宇阳跟慕煜北,我想我们也定然不会有结果。所以请你以后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讲清楚了只希望你自己能好好掂量,别再浪费时间,让大家都好过一点,也免得我瞧不起你。”

????“我不了解你?呵呵……云舒,你到底还是……”

????云舒的话很是让付子鸣受伤,她喜欢的颜色,她的爱好,她很多生活习惯,他早就一清二楚了,以前一起念书的时候,因为不想妨碍到她的学习,所以从来也不愿意去打扰她,后来,她成了乔宇阳的女朋友,他也只能按耐住自己的感情,以一个朋友的身份默默的站在他们两个的身旁,现在,她都已经身为人妻了,难道说他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吗?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时间到了,我也该下班了,以后不要再过来了,不然,我会直接让门卫将你驱除出去的,到时候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云舒终于还是烦了,厌了,付子鸣也知道,云舒向来也是说得出做得到的,当下便是灰暗的笑了一声,有些悲怆的开口,“依你所言吧,不过,你有你的立场,我也有我的坚持,有些东西我们都是无法阻止的,你还真当慕煜北是真的喜欢你吗?云舒,你不知道其实……算了,不说也罢了,今天过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乔馨阳回来了,乔宇阳已经过去接机了,我跟暖暖还有一些好朋友打算给馨阳接风洗尘,在帝都2定下了包间,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过去见她一面吧?这么多年没见了!”

????乔馨阳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云舒竟然怔了一下,清眸里骤然刷过了一道恍惚,心底也有了一些空白了!有些恍惚的抬起头望着付子鸣,一时之间失了神。

????付子鸣笑了笑,“今天还刚好是她的生日,我们商量好了,索性就给她庆祝一下生日,上次去宇阳家里,乔伯伯还提到了你,今晚他们也应该会过来吧,不管怎么说,过去见他们一下也是应该的,这个请求虽然冒昧了,可是请你相信我的诚意,现在相信馨阳姐他们也应该到了,希望你能过去一下,大家也好一起聚一聚。顺便商量一下几天后校友聚会的事情。”

????付子鸣大方的微笑道,仿佛刚刚那般的落寞不曾存在过一般。

????云舒紧紧的抓住了手里的公文包,清眸里顿时浮起了一道道复杂的流光,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了,为什么,有些事情,有些人,你越是不想去面对,命运就越是有办法强迫你去面对呢?

????“过去看看吧,反正也都下班了,不会占用你太久的时间,我先过去了,我会让他们等着你的到来,你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付子鸣留下这么一句,便缓缓地额站了起来,黑眸里泛着点点难以掩饰的温柔,深深的望了云舒好久,才徐然转身,慢慢的走出了云舒的办公室。

????然而,付子鸣才刚刚走出了办公室,云舒忽然感觉自己脚下一软,幸亏她眼明手快的抓住了桌子的边缘,才没有狼狈的摔倒在地,一身恍惚的往办公椅里坐了去,脑袋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剧痛,疼得她忍不住合上了眼睛吃力的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脸色也是有些苍白了起来,喉咙处隐约的传来一阵难忍的疼痛与干涩,轻咳几声,连忙抓过旁边的茶水,喝了几口下去,才感觉似乎好受了一点。

????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里,挣扎了良久,终于也只能是深深的吸了口气,从办公椅里徐徐站了起来,眼神已经恢复了一片沉寂,转身拿过架子上的风衣,简单的往自己的身上套了去,然后拎起了桌上早已经收拾好的公文包,大步的往门外走了去。

????走出局里那威严肃穆的门楼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是灰茫茫的一片了,云舒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已经是六点多了,天色昏暗,寒风凛冽,阵阵寒风袭来,吹得两旁的树木‘呼啦啦’的直响,风衣的衣角也在随着那呼啸的寒风挥舞着。

????云舒就直直的站在那门楼下,幽幽的抬起头,望着对面那座宏伟而奢华的娱乐城,清淡的眼神有些忧郁了起来,好半响,才黯然的收回了视线,眨了眨眼,然后大步的朝自己的车子走了去。

????同一时刻,热闹喧嚣,车子如流水一般的宽阔而有些拥挤的大马路上。

????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正随着车潮慢慢的往前行驶着,车上除了一个司机外,还坐着两个人,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后座上则是坐着一位枯瘦的老人,老人的看起来挺精神的,尤其是那双眼睛,锐利如鹰眸一般,充满了睿智与沉稳,那是一种经过岁月的荡涤锤炼之后才有的沉稳,一身染满了沧桑之感。

????“老爷,这会儿正赶上下班的时间,塞车挺严重的,瞧着您也挺累的,不如先休息一下吧,等到帝都了,我再叫您!”

????安藤早就从镜子里留意到了冷振那张充满疲惫的老脸,想了想,然后才关切的征求道。

????闻言,冷振才不咸不淡的抬起眼皮,淡然的望了安藤一样,苍老的声音传来,“没事,我不累,现在什么时间了?”

????“已经六点多了,还没到约定的时间,应该可以在约定的时间赶到那里的,老爷可以放心,这里离帝都也没有多远了!”

????安藤安慰道!

????冷振点了点头,乍然转过头,隔着车窗往外面望了去,来来往往的车辆不断,前方的红绿灯不停的交替着,这个城市的节奏向来都是这么快的,每次闲暇下来看看这般景象,总是感觉自己已经快老得走不动了一般,很多事情也都是力不从心了,所以现在公司很多的事情,他也都是放权让下面的人去对付了,除非是特殊的情况,他才拖着这么一副疲惫的身躯亲自上阵了。

????就像这次一样,心里虽然也惦记着那个合作案,但是这次过来的,更重要的目的,则是看看慕煜北这个人了,要知道,这个年轻人可是自己那孙女的良人啊,他终归还是希望能为他的这两个孙子孙女做一些什么的,即使他们不领情,那也不代表他就可以不去做了。当然了,心里也隐隐约约的希望云舒今天也能够在场了,冷振心里还是寄着一定的希望在云舒身上的,希望她真的能够劝得动她的哥哥还有他那个视他如仇敌一般的儿子!

????“老爷,您这是在担心孙小姐吗?”

????安藤毕竟是跟在冷振身边很多年的人,冷振的很多心思,他都还是能隐约的猜测到一些的。

????“又是新的一年了,安藤,你说木木能劝得动阿卷跟他们的父亲吗?”

????冷振的声音很苍凉,也很轻,就问了安藤这么一句话。

????安藤顿时心里沉了一下,不忍心看到老人脸上那副面如死灰一般沉寂的模样,掂量了一下,便是安慰道,“老爷您请放心吧,孙小姐终归是您的孙女,而且人也很善良,一定早就把您的话放在心上了,你不必太过于的焦虑了,看着您总感觉你最近的状态很不好,都那么多年过去了,您还等不来这么一段短短的时日吗?相信云舒小姐吧,她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安藤,你这是不懂啊,我每过一天,就越发的觉得自己罪孽深重,连自己的女人跟孩子都护不住,本就是罪无可恕,本来也就是一条腿迈进棺材的人了,不敢乞求什么原谅的,就想临走的时候,能跟他们一起过过几天一家人团圆的日子而已,我挣扎了一辈子,最后也不过是剩下这点希翼而已。”

????“老爷,您看您都说的什么话了!您现在还硬朗得很呢!对了,我瞧着那孙姑爷也是挺不错的一小伙子,而且,他的手段也不下于老爷您呢,约莫着,这孙姑爷应该也早就知道了您跟孙小姐的关系了,不然,他也不会让他的妹妹慕小姐亲自将请帖送过来,老爷,您若跟他言明事情的原委,请求他帮忙,说不定这事情还真的就能成了!有他跟孙小姐能从中努力,你们一家子团聚相信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安藤不愧是是跟在冷振身边打拼了多年的老狐狸,直接就把主意打到了慕煜北的身上,真可谓是资源合理利用了!

????闻言,冷振不禁一怔,苍老的眼神变得有些柔和了起来,无奈的笑一声,“你将事情看得太简单了,安藤……几十年的恩怨,岂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罢了,且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

????华灯初上的街头,人潮如海,帝都娱乐城门前的小广场早就排满了车,绚丽的霓虹灯将整个娱乐城映衬得更加的神秘迷人了。

????宏伟而奢华的大门前,一辆高级轿车缓缓的驶进了,往不远处那个专用的泊车位上行驶而去,缓缓的停了下来,后面还跟着一辆黑色轿车。

????“少爷,到了!”

????车子一停稳,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布诺斯立刻回过头,望着正在奋斗中的清俊的男子,低声的提醒道。

????正在查看笔记本屏幕上的数据分析曲线的慕煜北缓缓的抬起头,淡淡的往车窗外望了一眼,才知道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了,徐然收回视线,将笔记本里的东西保存好,然后才合上了,往旁边搁了去,一手抓过了边上的风衣往自己的肩头披了去,正想要下车,忽然就听到了布诺斯那惊讶的声音。

????“咦!少爷!那不是少夫人吗?您也让少夫人过来了?嗯?那不是那个什么付子鸣吗!怎么跟少夫人一道了!还有那个什么方怡暖的!”

????布诺斯这一惊讶的声音令慕煜北顿时就皱起了眉头,瞥了布诺斯一眼,然后飞快的顺着他的眼神往外面望了去,果然,只见那一抹黑色的纤细的身姿映入了眼帘……

????云舒并没有将车子开过来,直接将东西搁车上了,反正也都是一些简单的文件而已,然后就往帝都这边走了过来。

????刚刚走到帝都门前,就看到了付子鸣就站在门边了,他的身边就站着方怡暖,看样子,应该是出来接方怡暖的吧。

????云舒刚刚走到阶梯边上,付子鸣就已经发现了她的身影了,转过头,看到云舒就站在身后,脸上的落寞顿时一扫而光,一手拉开了方怡暖挽在他手臂间的素手,一脸温柔的微笑,朝云舒走了过来。

????“云舒!谢谢你!想不到你真的过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付子鸣心里是觉得有些安慰的,刚刚那股酸涩的感觉淡去了很多,她能来,那么就说明她终究还是在乎的!

????方怡暖一听付子鸣这话,还有他刚刚那动作,让她愣了一下,也紧跟着回过了头,看到云舒就一身黑色风衣的站在自己跟前的阶梯下,留意到了付子鸣眼底的那股温柔,看着云舒那张清秀淡雅的小脸似乎越来越发的动人了,反之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不禁狠狠的咬了咬牙,眼底的愤恨一闪而过,美眸冷冷的望着云舒,搁在身侧的一双玉手握得紧紧的,怕是一个不留意就要往云舒脖子上掐了去了!

????“子鸣哥!”

????方怡暖深深的吸了口气,咬了咬那丰润的唇,玉手一伸,又轻轻的挽住了付子鸣的胳膊,一脸惊讶的望着云舒,“云舒,你怎么也来了?”

????“云舒是我请过来的,相信馨阳姐见到她也会很高兴的!”

????付子鸣解释了一句,然后又朝云舒迎了上去,正想伸手拉住云舒,云舒身子一偏,躲了过去,冷淡的望了两人一眼,便大步的往帝都里走了去。

????“进去吧,我还得赶时间。”

????一道清冷的声音落下,人已经越了过去了,付子鸣一急,又拉开了方怡暖的手,急忙追了上去,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方怡暖不禁是一阵恼怒的愤恨,美目里迸射出了一道激烈的火花,冷冷的低下了头,绝美的容颜上刹那间就阴冷了下来,拳头松了又紧,深深吸了口气,连忙追了上去。

????“云舒!子鸣!”

????方怡暖轻唤了一声,很做亲昵状的一手往云舒拉了去。

????“别碰我!”

????云舒下意识的扬手一挥,只见方怡暖顿时就好像一个病美人一样就要往地上摔了去,幸亏是付子鸣及时的伸手扶住了她。

????“云舒你……”

????方怡暖有些受伤的望着云舒,这样子看上去倒是有些楚楚可怜了。

????“哟,我说暖暖啊,你对人家示好,人家不领情呢,你又何必委屈自己不是?人家现在可是堂堂的一局之长呢,我们这些小平民百姓的,哪里能高攀得起她,瞧见没有,明显的不卖面子给你呢!”

????尖细的讽刺声乍然响起了,听起来有些熟悉,云舒美眸微微一眯,如此尖酸刻薄的语气……

????一听到这声音,方怡暖跟付子鸣也顿时转过头朝声源望了过来,只见魏如雪正一身名贵的狐裘大衣,脸上化着一副有些浓郁的妆,看起来挺是贵气逼人的!她的身后不远处则是走着一身儒雅的乔恒,只见此刻的乔恒正一脸的阴沉,有些冷淡的望着一副尖酸刻薄样的魏如雪。

????“乔妈妈!乔伯父!你们来了!”

????方怡暖一看到乔恒跟魏如雪,一脸绝美的脸蛋便笑得跟一朵花似的,满脸的温柔乖巧体贴。

????“伯父!伯母!”

????付子鸣也很有礼貌的朝乔恒跟魏如雪打招呼道。

????“子鸣也在呢!暖暖别搭理这种人,她怎么也过来了?我可不记得我们有邀请她的!”

????魏如雪不屑的瞥了云舒一眼,看到她那张跟那个女人有些相似的脸,她就觉得浑身的不舒服,眼底的恨意一点也不加掩饰!

????“乔妈妈,您就别怪云舒了,我相信她也不是有心的,我没事的!”

????方怡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拉起了自己的衣袖,只见一道抓痕正触目惊心的横在她的手腕上,她咬了咬唇,查看了好几眼,然后才说要将手给收回去。

????这女人还当真是有心计啊!明摆着就直接将那伤痕直接暴露在众人跟前,明摆就是让云舒下不了台,被她这么一说,云舒直接就坐实了这样故意伤害的骂名了!

????果然,这么一系列的动作下来,顿时就让魏如雪惊呼了一声,“还说没事!都差点刮出血来了!什么人啊,不领情也就算了!还用得着下这样的手?”

????“没事的,疼一下而已!现在一点也不疼了!”

????方怡暖安慰道。

????云舒冷淡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好像事不关己似的漠视着这一切,同样的招式,这女人就用了N次,她也不嫌累!能不能换一点新的!星眸里充满了讽刺的流光,冷笑不语的看着这女人自编自导的这么一场闹剧,倒要看看她还能有什么手段了!

????“小云也来了?我们进去吧,这门口的风挺大的,由着他们折腾去,我们先进去!”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乔恒说话了,眼里的眸光有些慈祥,透过几人,直接落在了一语不发的云舒的身上,云舒晃了一下神,对上了乔恒那亲切的笑脸,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才扯过了一道清浅的涟漪。

????“乔伯伯。”

????云舒轻轻地喊了一声。好久不见,倒是觉得这位乔伯伯好像瘦了一些了,约莫着在操心一些什么事情吧。

????乔恒点了点头,负着双手,大步地走了上去,“最近很忙吗?怎么这么久都没过去看看乔伯伯了?看你气色挺不错的,局里的事情都能忙活得过来吧?”

????“还好吧,真不好意思,之前事情有点多了,所以一直没有时间过去拜访您,你身体还好吧?”

????云舒的语气缓和了不少,没有再理睬几人,微笑的同乔恒攀谈着,落落大方的跟着乔恒一齐往帝都里面走了去,两人直接就当几人是跳梁小丑一般,直接忽略不计了!

????看到这一幕,魏如雪都要气疯了!这一路上,夫妻两虽然是同一辆车子过来的,可是这乔恒根本就连跟她说句话都懒得了,尤其是想到自己女儿的事情,夫妻两这心里也不知道是愧疚还是斗气了,两人那脸色都是很难看的!可是,现在一瞧着这样的情况,一见到初恋情人的女儿就殷勤得不得了,这可让魏如雪如何不气愤!她就是觉得难受!觉得不甘心了!

????负气的站在门口,很是难过的望着两人已经消失在门口的身影,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是万分的委屈了!

????而方怡暖,则更是沉郁了,低垂的眼帘将她眼底浮起的恨意掩饰了下来,那个乔恒不管她怎么低下姿态恭敬的对他示好,他也只是不冷不热的跟她说上几句而已,从来不会像对云舒一样那样的亲切自然!

????“我们也进去吧!”

????付子鸣倒是松了口气,笑了笑,跟了上去……

????这一幕,都尽数的被坐在车里的慕煜北看在眼里了,清俊的脸上浮着一道冷厉的阴沉,漆黑的眸子冷冽得跟那沉寂寒夜里的深潭似的,性感的薄唇都已经抿成了一条线了!

????“少爷,那两个女人当真是过分了!要不要……”

????布诺斯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了,心里也替云舒感到一阵不平了,“明摆就要给少夫人难堪了,那女人还当自己是纸人呢,一挥就摔倒了!蠢女人惯用的伎俩!真不知道那个付子鸣算什么男人,对少夫人动手动脚的!这会儿连个屁都放不出来了!还是乔老英明!不然少夫人又是要吃亏了这回!”

????慕煜北望着几人消失在门口的背影,眼底闪过了一道冷笑,不冷不热的语气飘了过来,“你们的少夫人没这么弱,跟南宫逸知会一声,他该表示一下了。”

????“是!少爷!逸少跟谨少现在都在帝都呢,阿雅小姐刚刚来电话的时候说了。”

????布诺斯回答道。

????慕煜北唇边掠过了一道残酷的冷笑,“嗯,今晚请你们看一出好戏。”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若犯我,直接斩草除根,一次性解决,侵犯他的女人,下场是一样的,他可不想留下什么后患了,那就索性一次性解决了,当做报仇解恨,还顺带收了利息,让自己也安心了,还……那可是一举N得的好事啊!

????布诺斯从车前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家的少爷那样的微笑,不禁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了,通常,他们家的少爷笑成了这样子,那都表示着他将要进行一场惊天动地的大阴谋了,忙着算计别人呢!

????与此同时,一辆高级跑车也乍然出现在眼前了,车子很快的停下来了,只见一身银灰色的修身西装的乔宇阳缓缓的从车上下来了,仔细瞧着,那张万年冰霜般的脸上此刻竟然带着一丝难得的微笑。

????乔宇阳下了车之后,便缓缓的转过身子,对着车里伸手了,微微弯着腰,俨然一副绅士的样子,很快的,一只洁白的细手轻轻的搭上了他的大手,慢慢的从车里出来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温柔温婉的女子,一头美丽的微卷的大波浪淡金色秀发,一身洁白的大衣,温婉动人的脸上挂着一丝盈盈浅笑,弯弯的秀眉下是一双明澈动人的黑宝石一般的眼睛,样貌看上去倒是跟乔宇阳有些相似了。

????“到了吗?”

????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美丽的女子终于顺着乔宇阳的牵引,下了车,站稳了脚,抬起头望了跟前这座美丽热闹的娱乐城一眼,眼底竟然浮起了一道柔和,幽幽的望着站在自己身旁的乔宇阳。

????乔宇阳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修长的食指一伸,指了指里面,示意着女子跟着他往里面走,美丽的女子欣然点了点头,提着步子望着乔宇阳的手臂,往里面走了去!

????乔宇阳徐然低下头,望着女子那洁白的侧脸,目光倒是缓和了不少,这心里倒是觉得很暖和了起来。

????是的,这个女子就是他一生尊敬挚爱的姐姐,乔馨阳,姐弟俩打小感情就很好了,在那次不愉快的经历之后,乔馨阳不幸,受到了伤害,听力全部丧失了,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这也成了乔宇阳心里的一道伤疤,一道永远都不会愈合的伤疤,要不是他的这个姐姐,估计现在应该丧失听力的人,应该是他才对,更甚者,他估计也就直接毁容了!然而,造成这一切的不幸的,便是……

????在乔宇阳心里,乔馨阳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他也是最在乎她的感受的,所以,他才……

????徐海就站在车边,望着乔宇阳脸上那道难得微笑,心里总算感到安慰了一些,也只有在小姐的面前,他们的这位乔总才会偶尔露出这么一面了,以前要是云舒小姐还在他身边的话,微笑自然也是不少,然而自打这一切都破碎之后,就很少看到乔总笑了,尤其是最近的一段时间,方经理跟乔总也起了冲突,作为好朋友的付子鸣好像也在跟乔总置气呢!

????想想,看着这兄妹两的事情,其实当真没有必要就这样背负着这样的内疚过一生的,有些事情,你需要放开了才能让自己过得舒坦一些,在意太多,倒是让自己活得更累了。

????叹了口气,让司机找位置停好车,接着,徐海也跟着进去了。

????这时候,不远处停留了有些时候的那辆黑色的豪华轿车,也缓缓的打开了车门,一名清俊的男子一身优雅淡然的从车上走了下来,眯着眼扫了已经消失在门口的那几个身影一眼,抬手拉了拉肩上的风衣,淡定从容的往前走了去。

????布诺斯跟阿朔几人也连忙跟了上去……

????赶了一下午,总算完成了,但愿能恢复正常更新了,妹纸们等得辛苦了~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