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7 一笑已彷徨-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17 一笑已彷徨

逐云之巅2017-5-5 21:43:0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17一笑已彷徨

????云秀只记得,那天晚上的蓝秀英精神很好,一直拉着云卷的那只大手拍了又拍,亲切又和蔼,两个人就好像很久没有见面的祖孙一样,亲切的聊这又聊那的,云秀一直都站一旁,蓝秀英好像都把她给忽略了,跟云卷聊得很开心。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看得出,老太太的心情似乎挺好的,云秀也就没有插嘴了,就是静静的站在云卷的身后,一直听着他们聊着,老太太一点也不掩饰着对云卷的满意和喜爱,除了从云卷嘴里套一些想要的消息之外,也时常将云秀的事情透露给云卷听,说的,可都是云秀一些不为外人知道的事情,这让云秀很是尴尬,所以也偶尔会轻咳几声,示意蓝秀英给她留点面子,然而,每每这时刻,她就免不了受来着蓝秀英的一记白眼。

????说到后面,其实明眼人都能感觉得出来蓝秀英这就好像在交代后事了一般,说了一些什么托付的事情,这一点让云卷有些惊讶,然而到底也是有过见识的人,云卷倒也自然了,后来,幸亏护士过来监督说应该休息了,老太太这才依依不舍的躺了下来去休息了,而云秀这时候也总算松了一口气,这要么继续往下说,还不知道都要扯到一些什么了。

????外头的阳光很灿烂,暖阳的余韵透过依然还算是挺茂密的树叶泄露下来,像一颗颗闪烁的小星星,就这么坐在那被擦得很干净的长椅上,太阳光还可以照在那微伸出的双脚上,很是暖和,撇开其他的不说,其实这疗养院的环境当真还是挺不错的,就像这后院,就挺适合散步,下棋,或者随意走走。

????一身英俊威严的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安静的捧着一本书坐在长椅上随意翻看的女子,缓缓的将手里的水递了过去,然后才侧过身子,一边往那个清秀淡雅的女子身旁坐了去,一身的霸气洒脱。

????云秀察觉到了自己眼前伸来了一个东西,这才悄然从书页上移开了视线,眸子一抬,便看到了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谢谢。”低声到了一句谢谢,云秀才接过了水,也不客气,直接拧开瓶盖喝了几口下去。

????云卷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她的谢意,微眯那锐利的眼睛,淡淡的望了望那有些西偏了的秋阳,低沉的开口了,“外婆的情况,我也知道了,你有什么打算?”

????是很平和的关切的语气,云秀自然还是听得出来的,只是这话一问出来,云秀又只能重新栽回那痛苦的挣扎之中。

????她已经不会再为这样的问题惊愕了,这几天挣扎了这么久,也就是这么的接受了事实,唯独不可避免的是,每当提起这事情,难免也会心疼,她承认她当真没有办法看着她唯一至亲的人的生命一点一点的在自己的面前耗尽,而她所能做的,就是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心里是这么想着,所以所有的悲伤顿时也就像那决堤的海,汹涌澎湃的袭了过来,逼得她不得不弯下了腰,很是无助的将自己那张惨白的小脸埋进了膝盖里,有时候就想大哭一场了,尽情的宣泄过后也许也会好一点,然而,这时候,任凭她怎么逼着自己,却不曾能掉下一滴眼泪。

????她曾经跟云舒说过,也许,她们的眼泪早就是流干了,即使像现在想用眼泪来宣泄一下自己,也变得无比的困难。

????“人总是要经过这一关的,生死有命,有时候就这么撒手而去,对他们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很多事情,倒也是变得纯粹了,我们也不知道离去的人是否会像我们一样留恋,但是,能有一段算得上美好的时光记在心里固然也是好了。”

????云卷那深幽的眼神潜着一丝飘渺了,淡淡的落在云秀那纤细的后背上,自然是可以看到秋风拂过的,她那随意披在脑后的,满头凌乱的秀发,有那么一刻,云卷竟然也觉得,这秋天似乎比往年都还要来的苍凉萧瑟了许多了。

????要云舒说的话,云秀一直就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所以,也就是那么片刻的悲伤过后,她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静淡漠了,扬起了那清秀的小脸,欣然吸了口气,这声音很是平淡沉静,“嗯,你说得没错,不管怎么样,总应该要感谢你的,外婆……这次终于也还是无力为天了,听了医生的建议,我也不想让她过得那么辛苦了,其实从我妈妈离开之后,她的心就已经很疲惫了,只不过那时候外公还在,还有一些念想,现在外公也走了,用她的话说,我也长大了,有担当了,所以她心里的那份挂念就淡去了,让她牵挂的妈妈,还有外公都在另一个世界等着她,说来可笑,明明知道不会有另一个世界的,可是这时候,我却很期望那个所谓的世界是真的存在的,至少这样,也许以后他们还能找得到对方,若是能团聚,倒也好了。”

????很多事情,之所以觉得很困难,很多时候是因为自己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有时候能把这事情看得简单了,看得淡了,也许就也没有所谓的困难痛苦了,这也是云秀一直想要努力达到的,人若是真的能无欲无求了,那么容易知足了,那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操心的了。

????听了云秀这么一番话,云卷那紧抿的唇线忽然勾出了一道淡淡的的涟漪,深眸里是古井不波的沉静,“别想太多,不然也是独自增添烦忧而已,不如好好的抓住最后的这段时光,努力地陪她走完她最后的人生吧,看看她都还有什么还没有达成的愿望,记住了,人亦不仅仅是为了别人而活,其实更是为自己而活。”

????云卷并不觉得他是一个很会安慰别人的人,这一点跟云舒是一样的,不然,还能随随便便就成了兄妹吗?所以,这会儿,说的这些话,并不是他想出来的,而是这也是当初,他们军部的一位首长跟他说的,那位首长的名字他当然还是记得的,那样子也依然是清晰得很,这下,他那脑海里正缓缓的浮现出了那位老首长跟他说这话的时候,那副慈祥和蔼的模样。

????“为自己而活?”

????云卷这话不禁令云秀有了一些愕然了,徐然抬起那清淡的眼眸,饶有兴味的望着云卷,很明显,是在等待着他的进一步的解释。

????云卷接收到了云秀投过来的眼神,淡然收住了所有浅淡的笑意,英俊的脸上已经换成了一副绷紧的沉寂,云秀硬是望着他看了好半响,才听到他那有些低哑的声音不咸不淡的传来了,“听外婆说你是一名心理医生?”

????这话一落,云秀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嗯,这心理医生,我已经做了很多年了,说来也可笑,其实自己都是一个心理有病的人,还做什么心理医生。”

????云秀自嘲的笑了笑,诧然低下头,看着自己腿上捧着的那本心理学着作,一时之间竟然觉得连那书本都在嘲笑她似的。

????“医者不能自医,你问问那些医生难不成他们生病的时候,还能给自己扎上一针?人总要经历过一些事情,然后才能比别人看得更清楚,更明白,知道像你可能会说什么无欲无求,然而并不见得你心里就没有怎么期盼,要知道所谓的修道者还渴望自己能道行更高深一些,所谓的遁入空门,也不过如此而已,不要以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

????云卷说话向来就是那么一针见血的,很多时候,别看着他那么沉默平和的一个人,这要论起教训人来,也决计能把人伤得体无完肤了。

????云卷的一席话似乎也让云秀发懵了一把,然后好像也来了一些兴趣了,颇为惊讶的抬起脸,幽幽的望着云卷,寻思了一番,继而才轻声开口,“听你这话,好像都赶上了参悟了佛道了?不如就跟我说说你心里的想法?”

????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职业病犯了,这会儿,总习惯着用跟着她的患者说话的那语气,跟着云卷说这么几句话,云卷也听得出来,她这问话的模式明显就当他是问题男人了,尤其是她那期待而又饶有兴味的眼神。

????“参悟谈不上,有时间中意琢磨一下佛道,这倒是真的,以你这看法,我想着,你也就是还没有摊上什么值得你牵挂的东西,不然,你也不会坐在这里能跟我讲上那一堆了无生机的话。”

????这么一段话响起,云秀乍然想起了昨晚她刚刚云舒说的话,好像她也就是这么说了云舒,说她是因为现在没有什么牵挂,所以,她才总感觉到有些漂浮了,当时她还建议说,若是觉得合适了,就给那个男人生个孩子,那样,也就有了牵挂了,然而现在,另一个男人,也就这么跟她说了类似的话语,这不禁让她有了一些愕然了。

????云秀忽然就这么沉默了下去,明眸忽明忽暗的,也不知道心里都在想着一些什么,云卷也没有打扰她,任凭着她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琢磨着。

????而,纵使这般坐着,这时间也是过得飞快的,阳光渐渐的淡了下去,秋风更是凉了,投在脚上的阳光早就不见了,两个人也不知道是这么坐了多久,直到云卷抬眼看了看天边已经西偏了许多的秋阳,心知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缓缓的起身了。

????习惯性的整理了一番着装,那一身帅气的迷彩服被他整理的整整齐齐的,高大挺拔的身躯,帅气威严的俊脸当然是引来了不少旁人的注目,在看到云秀那一张美丽淡雅的小脸之后,又用那欣羡的眼神流连在这两个人的身上。

????“天有些凉了,回去吧,我走了,再见,云秀小姐。”

????云卷低沉的留下这么一句,然后便利落的转过身,步伐很是沉稳,一身淡然的负着双手,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了去。

????听到那铿锵的脚步声,云秀这才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乍然抬起头,也来不及想太多,对着那抹高大的身躯就喊了一声,“等一下!”

????这么一喊,人也就追了上去,几步就站到了云卷的身后,云卷也停下了脚步,但是没有转过身子,云秀这下子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突兀了。就那么站在云卷的身后,有点踌躇不安了起来,搁在身侧的小拳头松了又紧,松了又紧,闪烁的眸光一定,这才开口了。

????“以后叫我……阿秀就可以了……你……以后……还会过来吗?我……你那衣服我洗了,搁家里,没记得拿过来,所以想趁着你过来的时候,再给你拿过来,希望……”

????云秀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也会这样不安了,第一次觉得这样的突兀,好像做了一件很让她费解的事情,要在平时,她决计是不会有这样的心思的,挺多也就是觉得那外套也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过后直接打听给他送过去就是了。

????云秀这断断续续的声音一落下去,前方负着手,一脸冷峻深沉的男子那双暗夜星辰般深邃的眼眸忽然掠过了一道细细的流光,就在云秀那迷蒙的眼神中,他忽然缓缓的转过身,那英俊威严的脸上乍然勾出了一朵绚烂如夏花般,洋溢着淡淡的温暖的轻笑,低沉的语气带着感性的狂野,“如你所愿,当然会过来,下次记得把我的外套还给我,那是军部分配给我的东西,随便遗失了,我是要做检讨的。”

????这话一完毕,人又已经阔步昂扬的往前走去了,只给云秀留下了那一道孤寂而霸气的背影,他那股特有的狂野的清新气息依然还在着,但是那个温暖的笑容,却浅浅的印在了云秀的心里,让她原本想迈开的步子却忽然失去了方向似的,忽然不知道该要往哪里走,只能定定的站在远处,默默的看着他渐渐的消失在小道的尽头。

????恍惚之中,好像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改变了,可是仔细一想,却又发现,其实什么也没有改变,也许,是因为这秋风变得更凉了吧。

????——《假戏真婚》——

????夏凌薇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很忙碌的,今早接到了云舒的电话的时候她早就上班了,最近因为事情积压得太多了,这一下忙碌起来,根本也就是连喘口气的时间也没有,但是她却从来不会拒绝云舒约见,所以,这才一挂上电话,便直接请了假,匆忙的网约定的地点赶了去。

????驾着车来到了约定的地点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水榕树下的那个清瘦的身躯了,一身淡米色的休闲装,披散着一头的秀发,正安静地站在那棵巨大的水榕树下眺望着远方,那孤寂的身姿,除了云舒还能是谁呢?

????这里是一处高地,高地上生长着一棵参天水榕树,两边是高高筑起的石墙,石墙之下是宽平的水泥大道。

????“你来了。”

????一阵细微的‘扑哧’声传来,是脚步踩在那干枯的树枝上发出的声音,一直负着手伫立在树下,冷冷的看着高处之下的那美丽的江面,还有繁华的大都市的云舒淡淡的开口了。

????“怎么大冷天还跑这里来吹风?”

????夏凌薇依然还是那么的温柔善解人意,淡淡的疼惜的语气传来,温暖如春阳一般,说话间,纤细的身姿一闪,顷刻之间便已经站到了云舒的身边,美丽的水眸含着丝丝暖意,如果说跟云秀处一起的时候,云舒总感觉到自己很清醒,很自然,那么跟夏凌薇在一起聊着的时候,云舒更多的时候是感觉到温暖,轻松,这温暖便是来自于她那毫无保留的关心。

????夏凌薇这话一落,云舒便悄然笑了笑,低声道,“这才什么时候,冬天还没到呢,哪能就说着冷了?”

????听到这话,夏凌薇顿时也只有耸了耸肩了,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我可不想跟你理论,这几天都没有见你在办公室,我送资料过去好几次了,一次也没有见到你,打你手机也总是关机的,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没有你的信息,总是让人心里担心着。”

????“放心吧,我能有什么事情,即使有什么事情,那也是好事,对了,凌风出国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就是担心这事情,所以找你出来聊聊。”

????云舒很是关切夏凌薇姐弟两的情况,这么一来,夏凌薇的弟弟,也就是夏凌风,即使一直没有见过云舒本人,心底也是一直存着感激的,艰苦人家的孩子,总是没有那么容易的,有时候,就是那么简单的扶持了一把,人家就是这样将恩情铭记在心,更不用说像云舒这样在夏凌薇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了援手的了,这样的恩情就等于放大了无数倍,所以,在夏凌薇心里,云舒的这份恩情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的。

????“你不用老替我们操心这些,凌风这些年懂事了不少,我现在也省了不少心,他国庆之前就已经飞往国外了,本来还想告诉你的,但是知道你忙,所以就没有跟你说,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让他自己操心就行了。”

????夏凌薇淡然一笑,仰起头看着云舒那古井无波的洁白秀丽的容颜,当扫过她那双沉寂的星眸的时候,忽然感觉云舒好像有很多心事,本来想问的,但是还是按耐住了。

????“也好,出去见识一下也好,等下次回来有机会再一起聚聚吧。对了,薇薇,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吗?我得到了消息说最近市里拟定了一些法医名额,打算让他们免费出国深造,分到我们局里应该也有三个名额的,我希望你能申请,毕竟,机会难得。”

????“出国深造?”夏凌薇一听,似乎也是来兴趣,温柔的眼眸亮了一下,然而,很快就黯淡了下来了。

????“那得去多久呢?”夏凌薇低声问道。

????云舒徐然侧过眼神,悠然扫了夏凌薇一眼,“怎么?担心时间太长了?放心吧,三年的课程,很多人一年半两年就可以修完了,我相信你这么聪明,约莫着也就是一年多的功夫就可以学成归国了,就这么点功夫,闭着眼睛熬了那么一下也就过去了。总要突破一下吧,我看这个可是一个好机会。”

????闻言,夏凌薇只是轻轻的笑了笑,“看你对你自己的事情不上心,倒是老是瞎转悠到我身上了,我看我现在也挺好的,不过,我会考虑一下的,好了,别说这些了,等文件下来再说吧,我之前给于洋织了一条围巾,看着这天气马上就冷了,顺带琢磨着也给你织了一条,你看看满不满意?花式比较单一,知道你估计也不太喜欢那些繁琐的花式。”

????夏凌薇一边说着,便是一边将手上的袋子递给了云舒,云舒麻利的接了过来,倒是挺高兴的翻了翻,只见一条米白色的围巾软绵绵的躺在袋子里,看上去很是舒服,记得昨天回军区大院的时候,温雅静还正在给她织着毛衣呢,没想到她也是这么一说着,然后就行动了。

????“嗯,挺不错的,看上去挺暖和,今年的冬天应该不会太冷了。”

????云舒欣然笑了笑,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夏凌薇的肩头,显然是很满意了。

????“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薇薇。”云舒终于想起了此行的另外一个目的,这下才低声开口道,“我明天要离开A市一段时间,是局里分配下来的任务,约莫要离开一个多月,甚至更久,可能也不方便通电了,我跟你说一声。”

????“怎么又要出去?不是刚刚出去回来吗?你现在都提拔上来了,不能什么事情都还要你冲在前头吧?”

????夏凌薇很是担心的皱起了眉头,不放心的望着云舒。

????“放心吧,没事,一个月的时间,一眨眼也就过去了,这次出去回来之后,也许就要做一些事情了,薇薇,有很多事情,等我回来的时候再跟你说吧,但那时希望你能帮我,至于那个出国深造的事情,等名单提交上去之后还要审核好长的一段时间,要是幸运了,倒也是趁着那段空挡的时间,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情。”

????云舒说这话的时候,忽然语气就沉重了下来,星眸更是暗淡了。

????“你要我做什么事情?直接开口就好了。”夏凌薇有些好奇的望着云舒。

????“十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一些什么有用的线索,到那时候回来了再跟你说吧,好了,折腾了一早上,肚子有些饿了,我们先去吃饭吧,还记得这边的那家饭馆吗?”

????云舒说着,也就转过了身子,缓缓的走下了高处,顺着那洁净的水泥小道往前走了去,夏凌薇则是跟在身后。

????“当然记得了,那可是你第一次给我过生日的地方,之前我还不曾过过生日呢,可惜今天不是我的生日,不然指定又有什么好的生日礼物收了!不过,那里的竹筒饭可是很好吃的,你今天就请我吃一顿吧!”

????揶揄的嗓音仿佛那清脆悦耳的铃声,迎着秋风蔓延着,这天地间,似乎尽情的显现出了一片和谐怡然。

????跟夏凌薇用完了一餐风味绝佳的午餐之后,夏凌薇就被电话给催回去了,云舒难得的不用上班,这几天都呆家里照顾那生病的男人,郑伯跟阿莲也都好几天还没有回来,听说是明天早上才回来的,不然不知道等她明天一离开,男人还能不能应付得过来,还好,这几天下来,有她细心的照顾着,他那腰倒是好了不少,至少也不像前几天一样,一碰到就感觉疼了。

????就那么呆在家里照顾了他好几天,云舒也大致的摸清楚的男人的一些喜好了,毕竟,每天都跟他这么熬着,两个人不是一起看看电视,就是一起坐到院子的树下钓钓鱼,男人的钓鱼的技术还是挺有一手的,这几天的餐桌上时常会多出一条香喷喷的糖醋鱼,这自然也是男人跟姚局长的功劳,男人提供材料,姚局长显露厨艺功夫嘛!

????当然了,除了偶尔钓钓鱼之外,夫妻俩也偶尔会坐在天台上喝喝茶,或者,云舒自己趴在沙发上,男人则是悠闲的坐在书桌前认真的工作,不得不承认的是,云舒也时常会偷偷的看着男人那聚精会神的样子,都是男人工作起来的样子是最迷人的,这话说出来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你还得相信了,可是,云舒这小动作当然也被男人看在眼里了,但是男人也总是意味深长的瞥了她一眼,然后又继续低下头去,没说话,可是,正是这种情况,云舒才更是觉得男人心里肯定是有了不单纯的想法了,不过,她也没问,怕是问了,尴尬的,可是她自己。

????其实这种日子来得很是平淡了,轻松了那么几天,云舒怎么的就感觉自己好像年轻了一些,心情好像也挺好了,所以这一吃完饭总想买点东西回去,打算做点好吃的,犒劳一下慕煜北,不用说了,她自然是觉得,能让她这么好心情的人,当然是住在翠园里的那个叫做慕煜北的男人。

????车子缓缓的驶进了超市前方的临时停车处,车辆依然还是很多的,云舒也是找了好久,然后才找到一个车位的。

????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若是平日里不忙的话,挺多也就是来这样的大超市逛上一逛,有时也就是当做消遣的方式而已。

????然而,也就是这样的一次突如其来的心思,竟然也是有意外的,她怎么就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大超市其实是乔氏投资的呢?所以,她下车才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乔宇阳就站在超市的门口,应该是过来随意查看一下运营的情况吧,好像他们这些做超级大BoSS的就中意时不时的过来搞这样的大突击,果然了,他乔宇阳也是这样的。

????刚想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乔宇阳一向也就是那么眼尖的,望了她好久,看着她转身想离去,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叫住了她……

????天桥上的风格外的大,云舒就这么靠在栏杆上,俯下身子,看着天桥下那川流不息的车辆,眼神有些莫名的惆怅,她的身边就是站着冷峻深沉的乔宇阳。

????对于乔宇阳,云舒自认她已经都看淡了,不然,她亦不会坦然的站在这里,说着有话说,然而就这么站了很久,也不见身边的乔宇阳有开口的意思,她蹙了蹙眉,有留意到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可不早了,三点的时候还得赶着回去给男人擦药呢,心里倒是有些赶了,所以,无奈之下,也就开了口。

????“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要是还想说什么对不起,那就不必了,这里风那么大,我可不认为你找我过来是为了陪你吹风的。”

????冷淡的容颜,疏离的语气,不冷不热的态度,这就是现在的云舒,这就是乔宇阳现在看到的云舒,她这个样子之前永远是面对跟她半生不熟的人才会用的样子,然而现在,他竟然也很荣幸的享受到了这样的待遇了。

????“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相信你。”

????乔宇阳凝视了云舒好久,才幽幽的吐出了这么一句,声音很是沙哑,约莫着应该是着凉了吧,说完了,还忍不住轻咳了几声。

????他相信她?听了这话,云舒竟然还是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些什么,不知怎么的,这心里头忽然就感觉特别的沉郁,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团巨大的乌云飘过来,遮住了整个天空,这天际忽然就这么沉寂下来的那一种压抑而苦闷的感觉。

????眨了眨眼,深深的吸了口气,那沙哑而冷淡的声音才回了过来,“相不相信,那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不过,我还是应该好好的谢谢你。”

????“之前的那些绯闻的事情……”乔宇阳又低声的开口了。

????可是,还没等乔宇阳开口说完,云舒便打断了。

????“谢谢你的关心,他都已经帮我解决好了,就不劳你挂念了,乔总。”

????乔宇阳本来想说,他也出手帮忙压制了那些消息的,可是,云舒这么一开口,到了嘴边的话也就咽了下去了,他自然是知道她口中的那个‘他’是谁了,也就是这么几天,从那天晚上之后,再到那天在菊花展那边见到她每一次,这心里头总感觉压抑得厉害了,就像今早他也是坐在办公室忙活着工作的时候,付子鸣忽然打电话过来,当中就简单的提了一句他这几天去找云舒好几次了,硬是找不到人,他早就知道,这付子鸣对云舒向来是很上心的,以前他听这付子鸣在他面前说云舒的时候,他似乎也没有什么感觉,然而这几次,竟然发现自己每次一听到类似的情况,他竟然觉得他心里其实有些难受,而且,这种难受的感觉是与日俱增的。

????乔宇阳想说些让她不要如此冷漠带刺的话,然而,忽然间又想起了之前的一幕幕,瞬间就笑得讽刺了起来。

????云舒一直都知道,乔宇阳不经常笑,即使笑的话,也不过是那种不冷不热的冷笑,或者是自嘲的笑,就像现在一样,之前,她还从来没有想过她还会跟这个男人站在一起进行什么所谓的聊聊的事情,若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无可奈何,相信她定然就已经转头走掉了。

????“看来,你算是恨上我了。”

????乔宇阳淡淡的说了一句,漆黑的眸光静静的落在云舒那恬静淡雅的脸上,俊脸上凝聚着的落寞是显而易见的,这样的乔宇阳云舒已经见过太多太多了。

????云舒冷然笑了笑,喉咙竟然有些苦涩了起来,“不,应该说是你恨我,你把那个女人带给你们家的灾难全部尽数的发泄在我的身上,你恨乔馨阳因为你而受伤,更恨乔伯父跟乔伯母之间的战争,然而,这一切战争的导火线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她,你姐姐乔馨阳就不会失聪,你们一家子定然也可以和睦幸福,我说得对不对?”

????这么一席话传过来,乔宇阳就沉默下去了,脸色并不好,眼神也冷寂了下来。

????“你把我当成了仇人,只因为我是她的女儿,可是,你又知不知道,恨她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我比你更恨她,我对她的恨一点也不比你少,你凭什么把她过错都往我身上揽呢?如果在我身上捅上几刀,这样就可以让大家都舒服好过一点,我当真也愿意承受。”

????云舒这么说着,心底的伤疤再次被揭了起来,一时之间心痛难耐,悲伤的狂潮就像漫天的冰雪,汹涌的袭了过来,疼,疼得不行,她倔强的吸了口气,迅速的将往胸口袭来的那股沉痛尽数的压制住了,转过身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云舒……不要难过,我没有恨你,我只是在恨我自己,我不恨任何人,我只恨我自己。”

????悲伤的狂潮逆流而来,这还是乔宇阳第一次看到云舒这样崩溃的样子,以往的她,就算再怎么样,断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就这么站在她的身边,他都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她心底的那股悲痛,于是,他那冰凉的大手控制不住的揽上了她的肩头,想要给她一丝安慰,然而,云舒却不领情的拍掉了。

????“我才不难过,我为什么会难过?你要觉得恨我会好过一点,你就使劲的恨吧,我早就不在乎了,你只当是我欠你的,免得我自己心里也有了疙瘩,像一根刺扎进心里,怎么拔也拔不出来,可笑的是,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多关心你一点,也许你就不会那么记恨我,可惜,不管我怎么做都是徒劳的,现在好了,你如愿以偿的看到了你所想要的了,你现在还想怎么样?”

????望着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云舒胸口的疼痛加剧了,脑袋里也是疼得一片空白,恍惚之中眼前就划过了家里的男人的那张清俊冷静的脸,顿时就觉得悲伤无法自恃了,有那么一瞬间,云舒就忽然想着,也许他现在在她身边就好了。

????而,似乎也就是心有灵犀了一般,云舒这会儿正想着,衣袋里的手机也就响了起来了,她连忙深深的吸了口气,快速的从衣袋里掏出了手机,可是,当看到那来电显示的时候,胸口才感觉到一份暖意正缓缓的蔓延开了。

????来电的,正是慕煜北,此时的他正悠闲的坐在后院的池塘边,手里执着一根鱼竿钓着鱼,边上还泡着一壶茶香四溢的清茶,好不惬意舒坦!

????“是我,什么时候回来?刚刚钓了一只鲤鱼上来,你等下买些配料回来,我弄个红烧鲤鱼给你尝尝,你不是挺中意这个吗?对了,顺便买几个土豆,整个酸辣土豆丝。”

????是男人那依稀沙哑而感性的声音,还有那关切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宠溺的话语传来,云舒心底的那一股沉郁了好久的酸涩马上就以一种恐怖惊人的速度蔓延了起来,她有些受伤的沙哑的开口,“嗯,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略微有些哽咽的沙哑声,男人那敏锐的耳朵当然没有错过,当下心底就一沉,立马就来了警惕了,低沉的开口,“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不成?你现在在哪里?”

????“不用了,我没事,我就在超市附近,买了东西就回去了,先这样,挂了。”

????云舒现在就是快点回家了,难受得厉害了,一合上手机,也没有在想什么,立马就转身大步的离开了,乔宇阳本来还想追上去的,可是到底也没有追上去,只是,他现在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自己的心里似乎也在微微的发疼……

????汗,写着写着就忘记时间了,老云写得热泪盈眶,不知道妹纸们会不会有什么感觉…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