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1 突如其来中-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331 突如其来中

逐云之巅2017-5-5 22:1:2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331突如其来中

????终于,似乎很漫长的一阵等待之后——

????‘叮!’的一声,电梯总算抵达了。请使用访问本站。

????电梯才刚刚一打开,南宫逸立马就紧紧抱着慕思雅走了出去,快速来到门口,扶着慕思雅,慌忙的在口袋里摸了一阵子,好不容易才掏出了钥匙,利落的开门,然后又抱起慕思雅慌乱的冲了进去,一脚踢上了,只听到‘呯’的一声,门便紧紧的关上了!

????慕思雅依然还是感觉自己浑身难受,然而时而也睁开那紧闭的眼睛,恍惚之中也看到了南宫逸那张担心略带着慌乱的俊脸。

????很是吃力的眨了眨眼,好不容易才从昏沉之中找回了一丝理智,喊了一声冷之后便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放我下来……南宫逸……”

????慕思雅很是吃力的开口道,还一边挣扎着要下来。

????“别闹了阿雅!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南宫逸俊眉皱得紧紧的,压制着胸口的怒火,瞪了怀里显得女人一眼,低沉的声音里分明夹着压抑的火气。

????一边说着,一边踢开了身旁的门,很轻松的将慕思雅抱了进去。

????这个房间正是慕思雅的卧室,这个公寓的设计风格慕思雅大多都是采用了南宫逸的意见,因为慕思雅的鉴赏力实在是太差了,连慕煜北也都是曾经这么说过她的,所以当初她也只能让南宫逸过来帮她参考了,之后又是因为忙着,这边的事情只能丢给南宫逸了。

????整个公寓南宫逸倒是按照了自己中意的风格设计的,偏地中海风格的设计,感觉到是挺清新的,所以慕思雅看了效果之后也是非常的满意。

????小心翼翼的将慕思雅放进了那张柔软豪华的大床之中,慕思雅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翻腾,昏昏沉沉的,很是沉重难受得厉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一沾床便立马昏睡了过去,嘴里偶尔还喊着什么冷之类的话。

????南宫逸微微直起腰,望着脸色由苍白已经转为微红的慕思雅,漆黑的眼眸之中弥漫着的担忧难以掩饰,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吸了口气,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底便已经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了。

????大步的出了卧室朝客厅走了去,很快就在沙发旁的矮桌下找到了医药箱,很是利落的找到了退烧药,又倒了一杯水才又回到了卧室。

????‘咳咳!冷……’

????慕思雅很不舒服的挣扎了一下,翻了个身,洁白的脸蛋上染上的微红越发的明显,秀眉都皱成了一团了,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单薄的身子如同寒风刷过的枫林,正在微微地颤抖着。

????南宫逸见状,俊眉皱得更深了,眉宇间尽是无尽的担忧,将手里的东西往床柜上一放,连忙迎了上去。

????“阿雅,你感觉怎么样了?是不是很难受?”

????一把拥着她半坐了起来,让她靠着自己的胸口,低声的关切道。

????被南宫逸这么突然的一抱,慕思雅便感觉脑袋里一阵疼的,低低的轻吟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沉重的双眼,两眼对不准焦距的望着南宫逸……

????“怎么样了?很难受是吗?嗯?”

????南宫逸看着慕思雅这个样子,心里的怒气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心底有的便只是对她的担心和疼惜,看着她这个样子,南宫逸心底忽然想起了他们这一路成长走过来的点点滴滴了,想到的,都是他欺负她,让她为他做这个事情又做这个事情的,还有她很委屈的不得不执行的样子。

????就这么睁着一双迷离的眼睛望着南宫逸很久,蔷薇般柔软的红唇微微一张,硬是看着南宫逸好久,可是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可是看着看着南宫逸,不知为什么,眼角忽然间就泛出了些许的晶莹,在明亮的灯光下折射出了点点的五彩斑斓,紧接着,听着她很难受似的吸了吸鼻子,一颗豆大的泪珠也就是这么落了下来了。

????“南宫逸……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欺负我?我讨厌你……冷……哥……妈……我好冷,南宫逸你就是一个混蛋……爸……”

????慕思雅那沙哑的哭声传了过来,豆大的泪珠像一颗颗晶莹的珍珠开始簌簌的往下落,就落在南宫逸圈在她腰间的大手上,灼热的温度几乎要让南宫逸燃烧了一般。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她这么哭得难受的样子,之前就是那么一直看着他正经板着脸的模样,谁知道此刻摘下眼镜的她就这么落着眼泪的她竟然让他看得如此的心疼,俊脸当下就刷过了一道苍白,禁不住心里一疼,连忙紧紧的将她揉进了自己的胸膛里,抱得紧紧的,低沉感性的声音里充满了安慰与疼惜。

????“对不起,阿雅,我不知道我之前竟然是这么让你难受,对不起……”

????跟慕煜北一样,南宫逸同样也是不轻易说‘对不起’的人,慕煜北的第一次对不起是留给了云舒,而此刻,同样,南宫逸这么让他深感痛苦的对不起,也是交给了慕思雅。

????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在他心里的分量变得越来越重要了,这一路走过来,风雨也不算少,他以为他就是一直将慕思雅当成自己的妹妹一样而已,没有再有别的情绪了,然而这一刻,他突然间默默的回想起来了,为什么他很老早以前就不喜欢别的男孩子站在慕思雅身边,记得高中的时候,慕思雅班上的一个很优秀的男孩很中意慕思雅,他还找了东方谨去把那个男孩子揍了一顿,美名曰不能早恋!之后在慕思雅上了大学之后,关注最多的也是慕思雅感情的问题,还说这还是代替慕煜北关心她,因为那时候,慕煜北还在军校里,或许无暇他顾。想来,自己当然也是包含了一定的私心在里面,只不过是自己没有察觉到罢了。

????然而,慕思雅哪里能听到南宫逸这么难得的道歉的声音,脑袋里难受昏沉疼得厉害,让她禁不住又闭上了眼睛,眼角残留着的泪痕在灯光闪闪发光,让南宫逸看着却是格外的感觉的心疼。慕思雅吸了吸鼻子,似乎又要昏沉的睡了过去。

????而这时候,南宫逸才忙乱的扶着她,低声道,“阿雅先不要睡,我们先把药给吃了,好受一点,你发烧了,赶紧把药给吃了就没事了。”

????说着,南宫逸才将柜头上的药拿了过来,给慕思雅嘴里喂了进去,而药刚刚沾到唇边,慕思雅便是反射性的紧紧的闭着嘴了,南宫逸措不及防,手里的药片统统掉落在床上,或者滚落掉到了地上了,可能是慕思雅受不了那苦苦的药味吧。

????看着掉落在地上的药片子,南宫逸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下,只好将慕思雅放着躺着了下来,又从药瓶里倒出了几片药片,往自己嘴里扔了去,再含了一口水,然后一把拉过了慕思雅,冰冷的薄唇往慕思雅那柔软的红唇靠近了……

????“给我吞下去,阿雅!”

????‘咳咳!咳咳!’

????慕思雅很被动的将口中的东西尽数的吞了下去,然而剧烈的咳嗽声也传来了,分明是被呛到了,南宫逸趁机给她缓和了一下,端过水给她喂了进去。

????慕思雅又是轻咳了好几声,然后才奄奄一息的昏睡了过去。

????南宫逸看着她将药吃了进去,这才松了口气,站起来,拉过了被子正想给她盖上,然而修长的指尖无意间一刷,竟然触碰到了一阵湿意,连忙偏过视线望了过去,才发现慕思雅的那长裤裤腿都已经湿透了,刚刚都没有感觉,想来,应该是刚刚玩水的时候弄湿的吧,怪不得还一直喊着冷了!

????收回了视线,又朝慕思雅那张精致的小脸望了去,只见她额头上也是微微冒着汗了,一头凌乱不堪的秀发就那么散落在枕头上,看着有些难受。

????南宫逸不禁抬手揉了揉眉心,思量了一下,只好往浴室走了去,很快便打了一盆热水过来,然后又翻了慕思雅的衣柜,找出了一件干爽的睡袍……

????站在床前,南宫逸望着大床里昏睡之中的慕思雅,时而转过头望了望旁边那冒着热气的水,抓着毛巾的大手居然还在微微轻颤着,黑眸里那道黑色的漩涡凝聚得更是厉害了,深不见底的。

????想直接给她换掉了衣服,然而又担心她醒过来会找他拼命。南宫逸自然是知道慕思雅的性子的,虽然也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大小姐,然而慕家想来注重对孩子的教育,对孩子的培养也是很有一套的相当的严格的,在那样的环境之下,慕思雅自然而然的就被培养成了一个很坚强独立的女子,而且,骨子里还保留着传统的意味,就跟当初的慕煜北一样,那家伙当初的话不管他怎么跟东方谨引诱劝说,就是不肯碰那些女人一下,包括绝对干净的女人,简直是守身如玉啊!南宫逸约莫着,慕煜北那货想来唯一被交代出去的,应该就是给了姚云舒那个女人了!

????然而,也想不到女人怎么都会这么看重这些么?这女人现在也同样是这样!

????想到这里,南宫逸心里不禁是有些庆幸了,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一些什么东西了,当下便是微微一笑,绚丽的笑容难得的绽放在那张冷峻的俊脸上,深深的吸了口气,深邃的视线就那么不偏不倚的落在慕思雅的脸上……

????自己的女人,看看应该没关系吧?反正迟早是要看要碰的,就当作提前讨要利息吧,反正他已经决定好了,过几天就要去慕家提亲了,那时候不管她愿意还是不愿意,她都要嫁给他了,他并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或许比起雷厉风行他比不上慕煜北,但是他也是同样讲究效率的人,软的不成,便只能来硬的,这就是他南宫逸!到时候事成定局,慕思雅她也只能是逆来顺受了,结婚后,他好好对她就是了。

????想到这里,南宫逸顿时也没有再考虑了,当下便弯下腰,将毛巾扔进了一边的盆里,大手往慕思雅伸了去,三下两下的将慕思雅身上的湿衣服统统都脱了下来,慕思雅瞬间就被他剥得干干净净了,洁白无瑕的身躯一览无遗,妙曼的身子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单薄而柔弱,这一幕无疑是让南宫逸看了微微感觉自己手心里冒起了薄汗的,然而,他的眸子里却依然还是很是平静,并没有什么萎靡的**之色,还是刚才的那么无尽的担心与怜惜……

????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往床尾扔了去,然后又挽起了衣袖,开始拧着毛巾给她擦身子……

????给慕思雅收拾完,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南宫逸收拾好之后,自己也是有些累了,这才默默的在床边坐了下来,顺手也关掉了房间里的灯,黑暗之中,大手也缓缓的朝被子里伸了去,很准确的找到了慕思雅那修长柔软的素手,紧紧的抓在手心里。

????漆黑的眸子闪动着星子般的幽光,借着来自于外面的客厅的微弱的灯光淡淡的望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慕思雅,心里的一方也就是这么柔软了下去了。

????“我曾经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会是那么无拘无束,不会有什么牵绊和挂念,也曾经跟你哥还有东方谨一样,都以为自己不会对任何的女人动了感情……因为心里是这么想着,就一直过了好几十年,从来都没有将女人当回事,也奉行了情场浪子只宠不爱的原则,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下去的,而且,这样当真很好。然而,我没想到,事情终于还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你哥哥慕煜北遇上了姚云舒,他就再也清高冷漠不起来,才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对人家姚云舒爱得深沉,想我当初还笑话他了,想不到今天的我,却同样步上了他的后尘。”

????黑暗之中的南宫逸有些苦涩的笑了笑,吸了口气,沉默了好一下子才继续道,“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初你哥的感受,我现在回想起他闭起眼睛一脸平静的跟我说尽管嘲笑那四个字的酸涩。其实我们男人的感情并不比你们女人的浅薄,为什么收不住心?那是因为他还没有遇到他想疼惜的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在你哥哥之后我时常感觉很怅然,后来在跟你的接触之中,我才慢慢的有了感觉。这是一件相当糟糕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做我这一行的,喜欢上一个人本来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我为什么一直都不愿意跟你说我的事情,无非也就是不想让你卷入这些黑暗的狂澜之中,可是现在……我已是身不由己,我决定拉上你了,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你还是必须要跟我在一起,我就是见不得除了我以外的任何的一个男人能够拥有你,所以,你认命吧,阿雅!你这辈子就只能呆在我的身边,我会给你时间缓冲的,结婚后你还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情,我不会拦着你。”

????南宫逸的语气很是低沉,染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落寞,听上去似乎是挺平和的,然而,只有南宫逸自己明白他几乎就是舍尽了余生的力气才说出这么一番话。

????也许,对慕思雅来说,只有这样强制的手段,她才可能会乖乖的呆在他的身边,他很不喜欢那种无所谓的态度,而且,他觉得他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他只能答应结婚之后,他给她时间缓冲,去适应。

????只能这样了,他不想一直等下去,等到她属于别人了,那么那时候,他也只能痛苦得要切腹算了。

????“阿雅,其实你无需担心什么,不管怎么样,我都与你同在,我将我余生的热情全部都给了你,你不能这么冷漠,爱我一点你不会死,你那么明目张胆的将我的心都偷走了,我是绝对不会这么放过你的,你唯一的选择就是成为我的女人,南宫家的少夫人,认命吧,阿雅!谁让你倒霉遇上了我,交代在我手里一定比交代在别的男人手里好。”

????黑暗之中的南宫逸似乎话也变得多起来了,其实,很少有人知道,黑暗之中的南宫逸才是最真正的南宫逸,他是南宫家的少爷,黑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冷峻的面皮只是他的保护色而已,所以,当然了,慕思雅也是同样不知道他的这么一面的。

????“爱上我你不会吃亏,现在说什么爱,都是肤浅而已,你若不相信,我们还有大半辈子的时间去验证,这天底下,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你。”

????南宫逸落下了这么一句话,漆黑的眸光也沉寂了下来,缓缓的从慕思雅的脸上离开了,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南宫逸衣袋里的手机也震了起来了,南宫逸一手往裤袋掏了去,抓出手机一看,发现来电显示上显示着的正是慕煜北的号码,当下又是深深的吸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放开了慕思雅的素手,又轻柔的给她拉了拉被子,然后才提着步子,轻轻的走出了卧室……

????而,南宫逸不知道的是,他那颀长的身子才刚刚消失在卧室门口的时候,大床上的慕思雅眼角突然间又滑落了一颗晶莹的眼泪,纤长的睫毛动了动,紧闭的双眼忽然间缓缓的睁开了,迷蒙氤氲的气息微微在双眸流淌着。

????她突然间有点难受了起来了,事实上,南宫逸给她擦身子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些知觉了,半睡半醒的,可是她没有反抗,因为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力气,而且,她似乎也不想反抗了。这在大家人看来,已经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心想着,也许就这么嫁给他也没有什么不好,知根知底的人,而且从他眼中,她隐约能看得到他对她的一些在乎。

????只是,她突然感到一阵无措的难受了起来,说不上是因为害怕还是怅然,或者是喜悦高兴?或许都有的吧!

????南宫逸刚刚说的那些话,她都已经一清二楚的听了进去了,她不想去质疑他这些话的真实性,只是,她的心底忽然淡淡的掠过了一道疼意,她说不上来那是些什么,就是突然间感觉,自己的心口处缓缓划开了一道裂缝,一股微弱的暖流正在往全身各处蔓延而去……

????“喂?这么晚,还不休息吗?”

????南宫逸直接来到了阳台上,悠闲的点上了一支烟,漫不经心的吸了一口,然后才回应了那头的慕煜北。

????翠园某一主卧室那舒适雅致的大床上,慕煜北正简单的披着一件黑色的睡袍,就那么悠闲的靠在床头,怀里拥着半睡半醒的云舒,一手执着行动电话,清俊的脸上尽是无边的深邃与淡然,黑眸如暗夜的冷星,隐约之中绽放着低调而冷漠的光华。

????卧室内的光线很是阴暗,柔和昏黄浅淡灯光就是从床头的壁灯倾泻下来的柔光。

????“嗯,已经躺下了,还在公寓那边?”

????慕煜北微微眯起了那深邃的眸子,很是平淡的问了这么一句,微凉的语气里实在是听不出什么情绪了。

????闻言,南宫逸往那冰冷的栏杆上倚了去,又吸了口烟,阳台的风挺大的,吐出来的烟都来不及停留半秒钟便被那寒风肆意的吹散了,吹得老远了。

????“嗯,就在公寓这边,怎么?不放心吗?担心我把你妹子给吃了?大晚上的还打电话过来查岗不成?”

????南宫逸笑着揶揄道,然而眼里却掠过了一道淡淡的苦涩。

????“你要真敢直接把人给交代了,我倒还放心。她没事吧?离开的时候看着情况不太对,看着可能不舒服,大冷天下水,约摸着是要着凉了,舒儿都说自己有些头晕,回来饭都没吃几口就躺下了。”

????慕煜北那低沉的语气不乏关心的成分。

????“知道了,又跑过来跟我说教的不成?我记得这事情还是我跟谨经常给你做的事情,怎么现在好像突然间反过来了?”

????南宫逸笑道。

????“你就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吧,你们也不过是感情白痴一个,在阿雅面前还能给你留点面子,现在你应该坦然的接受我给你的评论。阿雅人呢?”

????慕煜北那俊脸丝毫没有变化的表情,然而,从他的眼里却可以看得出些许关切的柔和。

????“她发烧了,我刚刚给她吃了退烧药,过不久应该就好了,我现在还在公寓这边,不放心她。”

????南宫逸弹了弹指间的烟灰,沉声回答道,“下午玩了水,回来衣服都是湿的,所以感冒发烧了,脑袋抽了,大冷天的还下什么水,还是你跟你媳妇舒坦,就在岸上呆着。”

????“嗯,吃药了就行,之前发烧的时候总习惯找我,这回我把她交给你了,她自己一个人会害怕。南宫逸,若打算不放手,那么就请你抓紧了。你若是辜负了她,后果你自己知道。”

????慕煜北淡淡的开口,但南宫逸却可以从他的语气中听得出那一抹严肃与深沉。

????“放心吧,我拿我的人格担保,还有赌上我们兄弟三个的友情,你知道我在乎的是什么,唉,万恶的资本家,不止你会觉得累,我也觉得累,我也想休息了,找个女人结婚成家好好生活了,你都快要做爸爸了,他妈的我跟谨怎么的也不能太落后了,说不准我们三个以后还要亲上加亲成了亲家了,不过,你倒成了亲家了,娶了阿雅之后我还得管你叫哥,这事情想着真亏啊。”

????南宫逸忍不住发了牢骚了。

????闻言,慕煜北那清俊的脸上才掠过了一道浅淡的微笑,嘴角的弧度略微上扬了,低沉的声音很是感性,带着一道细微的愉悦,“叫一声哥亏不了你,挺多给你们送一套别墅当做给你们的新婚礼物,蓝亚湾那边的风景不错,海景房,等完成之后你跟阿雅过去挑一套,你们挑满意了,我再让他们继续下来的事情。”

????“你也是够小气的,就一套别墅?你现在是大资本家,压榨我们这些老百姓的辛苦钱,不知道囤了多少货了,才给我们整了这么点,太不够意思了!”

????南宫逸哪里会放过狠狠的宰慕煜北的机会。

????“你知足吧,欠我的那些钱你也都没打算还了,你的资源可不比我少,而且现在奶粉钱贵,留点钱给孩子买奶粉,过日子。”

????慕煜北很是平静的开口。

????然而,慕煜北这话一落,南宫逸当下就差点被呛到了!

????轻咳了几声,才有些哭笑不得的开口,“我靠!你这孩子成本还真是高啊!现在还说什么奶粉钱?你至于吗?堂堂的欧冶慕董会买不起奶粉?你他妈的不会还跟我说什么尿不湿啊,挺多等你儿子还是女儿满月的时候我给你们送一车的奶粉跟尿不湿!”

????“求之不得,你送吧,免得我自己操心。大晚上还没吃饭吧?”

????“嗯,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挺饿的,我得找点东西吃。”

????慕煜北的话一落,南宫逸便感觉自己的肚子饿得不行了,摸了摸空空的肚子,回应道。

????“嗯,去吧,好好照顾阿雅,我让人给你们送一点夜宵过去,现在也才九点,不过听说今晚上会下大雨,你可能也赶不回去了,把阿雅一个人丢那边我也不放心,顺便就让他们给你送衣服过去,你在那边休息一晚上,你自己掂量着点,挂了。”

????慕煜北就是落下这么一段话便挂上电话,听得南宫逸一阵恍惚的!

????良久之后,南宫逸才缓缓的收起了手机,深深的吸了口烟,转身将烟蒂扔进了旁边的常青树盆栽之中,仰起头,朝那黑漆漆的天际看了一眼,才发现此时的夜空很是寂寥漆黑,遥远的天际外一颗星星的影子也没见着,有种压抑的感觉,诚如慕煜北所说的,今夜很有可能要下大雨了!连冷风都变的格外的压抑了起来了!

????而这边的慕煜北,也是这么收了线往床柜上一扔。

????“阿雅怎么样了?”

????慕煜北才刚刚放下手机,云舒那微凉的素手便轻轻的爬上了慕煜北的俊脸,清淡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淡淡的幽香从鼻间下缓缓流淌而过,让慕煜北心底不禁一软。

????环在她腰间的大手越发的收紧了,低柔的嗓音伴着一些沙哑,“还好,发烧了,南宫逸在那边照顾她,我刚刚让人给他们送一些夜宵过去,吵醒你了?”

????说着,另一只大手也让她那柔顺的秀发里梳了去,感受着指尖的丝滑,慕煜北这时候忽然格外的感觉到享受,有那么一瞬间亦是希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了。

????云舒轻轻的摇了摇头,抬起那明澈动人的眸子,静静得到望了他一眼才慢慢躺回去,“我本来就没有睡着,宝宝这两个月动静不是很大了,但还是很难入睡,阿秀也快生了,我也很是期待我们宝宝的到来。”

????云舒说着,慕煜北穿在她黑发间的大手已经往她的肚子上摸了去,黑眸沉寂了下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当然没有忘记之前跟云卷许下的约定,希望云卷那边生个男孩的话,他们就来一个女儿吧,女儿好,跟她妈妈一样的女儿,牵出去多有面子,但愿不要生一个像他之前那样男孩子,那样的话,他们可能就会很辛苦了,他自然是没有忘记之前小的时候家里因为他的事情给操心的。

????“不久了,再坚持一下吧,估计生下来又是一个调皮捣蛋鬼,现在都那么的闹腾了。”

????慕煜北淡然说了一句。

????云舒吸了口气,幽然抬起头又看向了慕煜北,瞧着他那么一副沉寂淡然的样子,脸上乍然掠过了一道小小的涟漪,双手撑着床微微坐直了身子,脑袋一偏,轻快而准确的在他脸上烙下了一个轻吻,之后刚想退下来的时候,却被慕煜北紧紧扣住了,还没有退却下去的温度再次弥漫燃烧而来,微凉的薄唇欺了上来……

????自打云舒怀孕之后,他们就很少像现在这样温存了,慕煜北自然也是按捺了很久的,天知道他这段时间过得这种苦行僧的日子让他有多么的痛苦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躺在自己的身旁,而自己却只能看着,碰都碰不得,这种日子无非是最难熬的。

????而且,他也发现自己越来越经不起诱惑了,就像现在一样,云舒那一只柔软的素手往他衣间的胸膛探了进去,他就感觉浑身难受得厉害。

????云舒看着慕煜北那隐忍的样子,清俊的脸上微微染上了些许的微红,当下心里就浮起了些许的恶作剧了,小手顺着睡袍口伸了进去……

????“舒儿别玩火!”

????大手一把抓住了云舒的手,慕煜北乍然沉下脸,黑眸里闪过了一丝隐忍的狼狈,瞥了云舒一记,低头又狠狠的吻了她一记,然后才喘着气掀开被子下了床,自然,也没有忘记重新给云舒盖好了,然后才望浴室走了去。

????看着男人消失在浴室的身影,云舒这才淡然一笑,别过头去,禁不住笑出声来了,这男人的自控力似乎越来越差了,上次还能玩火玩上十来分钟,而这次,三分钟不到他就招架不住了!这算不算是她的功力或者说魅力越来越好了呢?

????约摸十几分钟过后,慕煜北才披着睡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额前的墨发都是湿漉漉的,手里正拿着一张大毛巾擦着头,一边朝云舒这边走了过来。

????“你没事吧?”

????云舒深深的望了慕煜北一眼,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慕煜北随即便丢来了一个很冷淡的眼神,没有应云舒的话,然而大手却已经拉开了身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那是一个很精致的盒子,缓缓的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竟然是安然的躺着两块一模一样的晶莹剔透的美玉长命锁。

????“这是……”

????云舒很是惊讶的望着盒子里的长命锁,清淡的眼神充满了疑惑,幽幽的望着慕煜北。

????慕煜北拿起了其中的一个递给了云舒,低沉的开口道,“这是爷爷给宝宝的礼物,一个是哥那边的,另一个就是我们的孩子,今天刚刚让人特地送过来的,安藤叔叔刚刚拿给布诺斯,你给个他们拿过去,还有,他给奶奶的一封信,是回给奶奶的信,上个月,奶奶给他寄了一封信,想来应该是告诉他哥的孩子快要出生了。”

????云舒缓缓地额伸手接过了慕煜北递过来的长命锁,一道微凉的触感传来,让云舒不禁觉得一阵舒爽了,但是随即脸上也浮上了一抹沉重,语气也颇为的无奈,“嗯,爷爷能回来自然是最好的,还有刘阿姨,这事情就一直这么搁浅着,大家也都很被动,奶奶现在愿意给爷爷回信,那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后面也不能操之过急了。希望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吧,感觉现在大家好像都过得挺压抑的。”

????“事情会如你所愿,别操心太多,这些事情交给我就行。”

????“嗯,对了,冷氏的事情……”

????云舒难得的关注了一下冷氏的情况。

????“再过些时日就可以重新站起来,前段时间因为工程的事情搁浅了,等布诺斯过去解决好就没事,我会让你看到一个全新的冷氏。”

????慕煜北低沉道。

????云舒点了点头,微微坐直了身子,吸了口气,将手里的长命锁还给了慕煜北,“我有时间再给他们送过去,你先拿起来。”

????“嗯,这信你也一并送过去吧,我放一起了,后天我得出差几天,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就不陪你过去了,放心,很快就回来了。”

????慕煜北小心的将长命锁放了回去,然后轻轻的关上了抽屉。

????“怎么又要出差呢?你要去哪里?那边的事情不是已经处理好了吗?”

????慕煜北这话一落,云舒立马就蹙起了眉头,很是疑惑的望着慕煜北。

????“不是那边的事情,总之你放心吧,是好事情,等我几天就能给你一个惊喜,等我回来就行,我让阿朔跟我过去,你这边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布诺斯还有阿雅南宫逸他们。”

????说着,慕煜北这才拉开了被子,缓缓的上了床。

????“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吗?”

????云舒一脸的诧异。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等这次事情办好,我就休假一段时间,在家里好好的陪陪你,等待孩子的出生,顺便,给我们的孩子想一个名字。”

????听到慕煜北这么一说,云舒虽然心里还是很诧异,但是终于还是没有再问了。

????“那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呢?阿雅的生日……”

????“阿雅的生日有南宫逸就行,这次的机会对南宫逸很重要,你什么也不用张罗,让他自己折腾去,礼物我已经让布诺斯准备好了,到时候你给她送着就行。我这边若是顺利,两三天就能回来,阿雅的生日可能赶不上,但是下周五之前一定赶回来,公司的年会事宜还得拿决定。”

????慕煜北回答道。

????“哦,那好吧,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点,明天再给你收拾吧。”

????“嗯,好了,休息吧,很晚了。”

????慕煜北落下这么一句,一边伸手过去轻轻的揽住了云舒的肩头……

????云舒当然不会知道,慕煜北此行正是去了西北,至于去干什么了……

????这段时间跟云卷做了那么多的努力,等待了这么久,无非就是为了这最后的一发而已。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