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7 破碎的梦想-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317 破碎的梦想

逐云之巅2017-5-5 21:59:55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317破碎的梦想

????慕煜北沉着脸,微微眯起那双深沉的眸子,不冷不热的望着盛怒之中的女人,语气很是森冷,跟那腊月的冰霜一般。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对于慕煜北的话,云舒也只能一阵咬牙切齿的,干瞪着眼望着慕煜北,只能用深呼吸来平复自己的心情,“我不想跟你吵,你想怎么就怎么样吧。”

????云舒一把扯过被子,忍着疼痛躺了下来,掌心处的伤口传来的疼痛让她几乎脑袋里一片空白了,刚刚那么大的动作,想来一定是弄到伤口了,疼得她倒吸了几口冷气,也没有了争吵的力气了,很是疲惫的躺了下去。

????慕煜北自然留意到了云舒的反应,虽然心生不忍,但是他也只有坚持了,他必须要让她意识到她这样的做法带来的后果。

????“医生说孩子有滑胎的可能,因为你长时间的折腾。”

????慕煜北的语气很是低沉,半靠着床头,浅淡昏黄的灯光下,偏过脸淡淡的望着秀眉紧锁的云舒,俊脸上那道沉郁的表情显而易见。

????闻言,云舒微微怔了一下,抓着被子的素手稍稍收紧了。

????“接到布诺斯的电话,那一刻我承认我在害怕,你知道我在害怕什么。因为你,我慕煜北再也输不起。”

????“我希望你先做好我的妻子之后,才会想到做好别的,而我的要求一直都不是很多,你也明白我希望你能做些什么。我们结婚挺长时间了,舒儿,你自问你有多少次把我放在你心上,你有多少次在乎过我的感受?你总是一味的忽视了我的感受我行我素,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第一第二次了。”

????慕煜北有些悲哀的开口道,深沉的眸子很是暗淡,“算了,不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慕煜北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缓缓的坐直了身子,想要下床,然而,才刚刚一动,大手便被云舒紧紧的拉住了——

????力道之大,让慕煜北几乎要朝床头撞了去。

????还没来得及反应,一道清香从自己鼻尖滑过,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只感觉自己身上一软,唇上便传来了一道微凉而柔软的触感。

????是属于她特有的淡雅的味道。

????大手不受控制的一伸,轻轻揽住了云舒,纤细的腰身似乎变得有些臃肿的,小腹处微微凸起,让他下意识的放轻了所有的动作。

????云舒才不管什么矜持不矜持了,没有受伤的素手往慕煜北脑后一拍,一把将他拉了下来,狂肆的吻如同仲夏那急促的雨点,骤然落了下来。

????慕煜北没有拒绝,任由着她肆意的攻占领地,双手紧紧的环在她的腰间还有那狭窄的后背,默默的感受着属于她的味道。

????然而,云舒并没有持续多久,只是给了他一个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深吻的吻,然后慕煜北感觉到自己唇上一疼,但是并没有尝到那微咸的味道。

????云舒轻轻的抬起头,清眸里已经染上了些许的迷蒙,透过迷离的光线,淡淡的望着一脸平静淡然的慕煜北,清淡的语气像一阵徐来的清风,微微刷过了耳际,“我明天就跟陈叔叔说我不上班了,休假,陪你上班。”

????云舒说着,那清雅的脸上也拂过了一道浅淡的微笑,“美人哥哥,你就原谅了小女子这次吧,你看我现在弄得一身伤,都快成了木乃伊了,就当作教训吧,我以我的人格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不然我五雷轰……唔!”

????云舒的话还没有说完,慕煜北便以一个炽热的吻将她接下来所有的话都给堵了回去,轻轻的抱起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轻靠着他。

????“再有下次,别奢望我会像这次一样轻易的放过你。”

????男人总算缓和了脸色,一把将她抱得紧紧的,云舒几乎喘不过气来了,但是看着慕煜北那依稀有些阴沉的脸色,只好理亏的干笑了几声,有些狗腿的笑道,“知道了,美人哥哥,你就是我的亲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跟我过不去的,难过在我脸上疼在你心里。”

????“姚局长,你能说出这样的话,你也不会觉得恶心?”

????慕煜北没好气的眯着那冷淡的眼睛,扫了皮笑肉不笑的云舒一眼。

????“我刚刚亲你的时候你可没有觉得我恶心,而且还那么享受。”

????云舒厚着脸皮笑道,眨着那明亮绚烂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慕煜北,很满意的看着原本面色阴沉的男人瞬间绷得有些可疑的晕红的俊脸。

????“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矜持!有哪个女人像你这样,得寸进尺的。脸皮厚得跟堵墙一样。”

????慕煜北有些没辙的低头望着云舒,嘴上虽然责备着,但是那深眸里分明流淌着一道掩饰不了的疼惜与宠爱。

????“再厚也没有你厚,你没听到奶奶说我最近都瘦了很多了吗?”

????云舒不以为然的开口道,说着,伸手拉下慕煜北背后的枕头,慕煜北只能顺势平躺了下来,而自己则是侧着身子趴在慕煜北的身上,一手撑着下巴,淡淡的望着慕煜北。

????“哼!”

????慕煜北冷哼了一声,修长的指尖微微一伸,轻轻的捏了捏云舒那精致洁白的小脸蛋,皱了皱眉头,低声的喃喃自语,“我怎么感觉比之前丰润了不少?”

????“你看你是想找抽,关灯,我要睡觉了。懒得跟你吵。”

????云舒忍不住往慕煜北的腰间捏了一记,瞪了他一眼。

????“手很疼吗?医生说现在还不能换药,明天还得去医院一趟,缝了几针,有些伤到骨头了,但愿以后能恢复完好如初。一晚上没吃东西,你不饿吗?我让阿莲他们送点东西上来?”

????“算了,没事,我有点累了,不饿,关灯吧。”

????“你说你明天要陪我上班?”

????“唉,明天先再说。”

????“你想不认账?”

????……

????女人没了声音,直接将身下的男人当成了抱枕,还无形象可言的趴在他身上,默默的合上了眼睛。

????良久过后——

????“喂,你刚刚说我丰润了,是真的吗?”

????黑暗之中,女人问了这么一句话。

????“嗯,有点吧。”

????男人那漫不经心的语气传来。

????“那你介意吗?”

????“不介意吧。”

????“我不信。”

????“那就介意吧。”

????“我表示我很不高兴。”

????“行了,睡觉吧,我说我不介意你又不相信,我说我介意你又不高兴,你们女人还真是一种非常奇怪莫名其妙的生物。”

????……

????——《假戏真婚》——逐云之巅——

????疯狂了一天一夜的暴雨终于在黎明前渐渐的收歇了,清晨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偶尔还能听到一阵清风袭来,水滴从树上滴落到池塘里的那清冽的声音。

????一大早,云舒就跟陈沛文请假了,而且,陈沛文跟上面也都同意了云舒休假,云舒的报告以最快的速度批复了下来。

????云舒有些意外政府的工作效率了,才一两天的时间竟然如此迅速的就批了她的休假报告,直到后来,她才知道,那都是因为慕煜北的关系。

????因为云舒身体的关系,慕煜北后面还是没有让云舒陪他上班,而是让她好好的呆在家里休养着。

????离孟晓诺的离开也是一连过去了好几天,孟振凡被当场逮捕,现在还关在牢里,孟晓诺的遗体也被孟家的人给接了回去,听说那些绑匪除了逮捕了两个,其他的都被击毙了,依莲当场昏厥了过去,被其他的警察送了回去,而没过两天,依莲还是被警察带走了,理由很简单,涉嫌重婚罪,听说依莲被带走的时候,神智有些失常。

????所有的梦想都化作了泡影,她要是能够承受得住才怪!

????云舒就简单的知道这么一些消息而已,并没有刻意的去打听,事到如今,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心思去关心这些事情了。孟振凡的罪行一定不轻,依莲的话,可能也要判个几年的吧。至于孟家那边的事情,云舒就不知道了,听说陈沛文已经将此案转交给了另一个副局,可能是调查孟晓诺的事情吧,不过那已经跟云舒不在有任何的关系了。

????孟晓诺已经走了,永远的走了!那个天真单纯的女孩也就是那么匆匆的来到了这个世界走了那么一遭而已,云舒现在想起来,不免还是觉得有些可惜了。

????云舒并没有为孟振凡跟依莲心生半分的同情,当知道依莲被逮捕的时候,云舒心里居然松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依莲的恨意太深了!不过对于这样的母亲,云舒当然是不需要的。她也给过她很多的机会,她的仁慈与宽容永远换不来那个女人的觉悟,其实想想,她真的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的。有些东西总不能强求的。

????在家休养的日子过得很单调而无聊,还好云秀这几天都有过来陪着她。

????知道云舒的事情之后,云秀当然也不能安心,第二天早上就赶过来看望云舒了,自然跟她透露这些消息的是年轻的姚首长——姚云卷。

????有个伴总感觉日子似乎过得快一点,时间就是那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云舒跟云秀也就是偶尔插插花,或者绣什么十字绣,跟宝宝说话,打发时间而已。

????就像此刻一样,翠园后天的走廊的花架下。

????云舒跟云秀就是那么隔着桌子坐着,中间的茶几上泡着花茶,云秀手里正拿着一本插花杂志漫不经心的看着,而云舒手里则是捧着一本类似犯罪心理学的书籍悠闲地看着。

????“薇薇跟于洋离开了那么久,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其实说来我们几人当中最潇洒的可能就是她了,还有新婚蜜月,我们都是直接给省了。”

????云秀翻着手里的杂志,忽然间脑袋里就刷过了夏凌薇那张温婉迷人的小脸,忍不住轻轻的感慨了一声。

????“当然是跟于洋在意大利逍遥快活了,前几天还给我打了电话,说要不要给我们带几套新款的时装,我们现在这样的身材,能穿得下去才怪。”

????云舒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清淡的视线依然还落在自己手里的书本上。

????“他们在意大利吗?”

????云秀有些惊讶的望着云舒。

????云舒点了点头,淡然应道,“嗯,可能还要过上好一段时日才回来。”

????“那也挺好的,薇薇是应该好好的放松一下了,这些年她折腾得够累的,难得能遇到像于洋这么真心对她的人,他们也算是熬了好久了,到如今苦尽甘来,我们应该好好祝福他们。”

????云秀笑道,眼里缓缓溢出了些许的柔和,她当初还真的害怕夏凌薇会因为云舒的事情而那样一直压抑的过下去了。还好,到后面,她最终还是接受了于洋,这样的结局对于夏凌薇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了。

????“嗯,她跟于洋是很相配的一对。看到他们一起很快乐,我也放心了。时间一转眼就这么过去了,我记得在一年以前,我们还是三个奋斗的剩斗士,到如今,都是已经结了婚的女人了,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感叹世事变幻无常,原本以为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那么轻易的就发生了。事实上,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会有这么安逸的一天,有机会跟你坐下来,一起跟你插花刺绣,跟宝宝说说话。”

????云舒有些感慨道,淡漠的眼神染上了些许的柔和,幽然抬起头,将视线从书页上移开了,遥遥往天边望了去,神色有些恍惚。

????“是啊,我也想不到我会有这么一天,不过,这样的日子正是我所想要的,我现在很知足了。万分的期待宝宝的降生,到时候,我就多了一个至亲的人了。其实这一切都还得谢谢你,云舒。要是没有你,今天这样的生活我也不会拥有。”

????云秀说着,充满了感激的眼神望向了云舒,脸上染着的那道明澈动人的笑意让云舒看了也觉得分外的舒坦。

????“行了,你跟我哥是天赐良缘,别把功劳扯我身上了,就如慕煜北说的,这可能就是命中注定的吧。我也想不到我哥竟然会真的看上了你,哥那人虽然硬邦邦的,也不懂什么感情,但是对自己在乎的人还是很细心的,你是最适合我哥的女人吧,而且,我发现我哥好像对你越来越那个了,我哥那人其实挺木的,挺死心眼的,别人我不敢包,我哥哥的话,他一旦认定了就只会对你忠诚了。所以阿秀,你不用担心什么,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哥吧。”

????云舒对云卷显然是很有信心的,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几乎就是两眼冒光的,脸上也挂上了一道眉飞色舞的神情。

????“行了,他哪里有你说得那么好,毛病也是一大堆,听你这架势敢情好像都要把你哥卖给我了一样。”

????云秀那洁白的脸上掠过了一道可疑的微红,有些无奈的望着云舒。

????“我什么时候毛病一大堆了?我应该没有你们说得那么的廉价吧?”

????云秀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去,一道低沉的声音便从身后传了过来——

????云舒跟云秀下意识的转过头朝自己身后望了去,只见云卷正一身夏季常服笔直的站在他们的身后,旁边还站着一身灰色休闲西装的慕煜北。

????“你怎么过来了?”

????云秀有些惊讶的望着乍然出现的云卷,呐呐的问道。

????云舒自然也有些意外云卷跟慕煜北两人突然地出现,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连忙将手上的书本合上了,一手拉过了自己身旁的椅子,“依我看,就是知道阿秀在我这边才特地跑过来的吧?先坐下喝杯茶吧,只有花茶,你们将就着吧。”

????云卷跟慕煜北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染着些许的微笑,往椅子坐了去。

????“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才三点多。”

????云舒有些诧异的望了慕煜北一眼,取过了两个杯子,正想给他们倒茶,然而却被慕煜北一手接了过去。

????“公司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就撤了,刚好哥给我电话,就约着一起过来吃顿晚饭。知道嫂嫂在这边,对了,奶奶也过来了,正在厨房里跟妈他们准备晚餐。”

????慕煜北回答道,一边给云卷倒上了茶。

????“舒儿身体好些了吗?听阿北说你的手受伤了?”

????云卷微微皱起眉头,望着云舒那依然还缠着纱布的手,关切的问道。

????闻言,云舒微微抬起手腕,看了自己那缠着纱布的素手一眼,淡然一笑,回答道,“还好,现在还不能活动,等过些时间看看情况吧,希望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就好了。”

????“嗯,那就好,一定不会有事的。事情阿北都跟我说了,对于孟晓诺,我们只能说抱歉了,孟振凡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他咎由自取,还伤到了你。这样的人,让他死上一千遍也不为过,还有那个女人,也不能轻易放过。”

????云卷并没有打算放过孟振凡跟依莲,这次还利用关系收集了不少的证据送到了公检法处,就是不打算让他们好过。云卷可不是什么仁慈的人,他向来爱憎分明,对于依莲,他心底除了鄙夷跟怨恨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云舒吸了口气,淡淡的垂下了眼帘,轻叹道,“这一切都交给法庭吧,我累了,也不想再管这些事情了。想到这件事情,就为孟晓诺觉得可惜,那么年轻的生命,若是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或许她还可以幸福的过完一生。”

????“好了,过去的事情了,不要总想起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我们尽了力就行,你也不要怕想太多了。只能怪她碰上了那么一对父母,舒儿你也不用太难过。祈祷她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就成了。”

????云卷心里自然也是为孟晓诺觉得惋惜的,然而,他并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云舒,思量了这么久也就只能说了这么一番话了。

????而慕煜北则是深深的望了云舒一眼,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的伸手往自己的衣袋掏了去,很快的摸出了一枚徽章,递到了云舒的面前,很平静的望着云舒,语气低沉而感性,“这应该是她给你的东西吧?那天看你紧紧抓着不放,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让你放手。”

????慕煜北解释道,那枚徽章在那柔和的夕阳中绽放着淡淡的金黄色的光辉,圣洁而柔和。

????云舒有些恍惚的望着那道淡淡的金色光辉,怔了好久,才缓缓伸手过去,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

????“但愿她在天国过得好吧。下一辈子一定要投胎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

????云舒长长的吸了口气,轻声开口道,微微收紧了手心……

????“嗯,但愿吧。孟家的事情也算是告了一段落了,mK现在也不复存在了,至于孟家那边,由那边的警方介入协助调查孟晓诺的事情,这些事情你都不用担心了,就好好跟阿秀呆在家里养胎吧。”

????慕煜北已经将孟振凡的消息都跟云卷说过了,mK破产的事情云卷自然是知道的,倒是云舒跟云秀没有听说罢了,因为她们这些天一直躲在家里图个清静。

????“我知道,现在也已经休假了,那些事情我也不想管了,就留给他们吧。”

????云舒幽然开口道,有些疲惫的垂下了眼帘,“对了,父亲怎么样了?听说他的行程也没有几天了,而那个女军医哪里却还没有什么消息,现在父亲这边已经没有任何的牵绊了,父亲也应当拥有属于他的感情了,这些年为了我们,他耽误了很长的一段时光,我现在倒是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起,重新找回那份最初的感情。哥,你有没有跟父亲联系过了?这段时间因为忙,所以对这件事情的关注程度就少了很多。”

????云舒心里始终还是记挂着自己的父亲姚铮跟女军医刘慧的事情的,还有冷振跟姚梦诗的事情。自从上次跟冷振在帝都见过一面之后,云舒就一直没有跟冷振联系了,如今到了这般地步,冷氏破产,家庭破碎的,云舒也不知道怎么劝慰这个老人。想到这里,云舒心里也有了一番计较了。

????“前两天刚给他挂了一个电话,说还在做访问,可能还要过上几天才忙完吧,我回头会继续给他电话,问问他情况。”

????云卷回答道。

????闻言,云舒点了点头,淡笑道,“希望这次父亲能给我们找回一个母亲吧。对了,哥你这次回来多久?要是明天还不走,我想过去看看爷爷,我们四个人一起过去看看他吧,已经很久没有过去看看他了,他挺想念你跟嫂嫂的,上次我在帝都见了他一次,他就念了你们好几次。听安叔叔说,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并不见得很好,要是这次父亲的事情成功地解决了。我想,父亲应该也会理解的,能争取到父亲的支持比什么都重要,而且,我一直记得之前老先生临去的时候说过的那些话,有些东西我们总应该要去争取的,能不能成功,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云舒始终没有放弃冷振跟姚梦诗的事,每次看到这两个老人伫立在晚风的夕阳中那孤独的身影,她心里也微微的难受着,相爱的人本来就应该在一起的……

????“我也觉得云舒的话有些道理,我们做子女做小辈的,进了我们最大的努力,但求问心无愧就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都希望我们都能来一个大团圆,所以,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情就好了。”

????说话的是云秀,只见她那平静的眸子里轻染几分睿智的流光,“其实这些天跟奶奶一起那么久,我也曾经试探过奶奶的想法。奶奶心里虽然对爷爷积怨很深,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奶奶当初一定是爱极了爷爷,而且这种感情可能还持续到了现在。让她伤得最深的,其实不是爷爷所谓的欺骗,而是因为叔叔的事情。这才是奶奶跟父亲他们之间的致命伤,可惜的是,叔叔早已经离开了,这个心结要是打不开,奶奶那边就会一直抵触着爷爷的靠近,毕竟,她始终认为叔叔的事情就是爷爷保护不力造成的。”

????“可是,叔叔的事情根本就不关爷爷的事啊,叔叔其实是因为跟陈赫积怨了,当时他跟陈赫正在争取那个位置。叔叔就是也因为不想靠爷爷的权利,想凭借自己的力量站到那个高度上,可是他没有意料到陈赫上面还有一个陈鸿飞,而且,那个陈鸿飞还是当时的分管公安局的,也是陈芳那边的人。这样,矛盾自然是更深了。这事情跟爷爷并没有太多直接的关系。当然,我也不能说爷爷都没有责任,毕竟叔叔当时是爷爷在冷家名正言顺的儿子,颇得老太爷的疼爱……”

????云舒皱起了眉头,有些沉郁的开口道。

????“话是这样说没错,事情过去了,也总中意去追究是谁的责任了。这些做法完全没有任何实在的意义。欺骗的事情始终是爷爷的不对,然而如果爷爷对奶奶的感情是真的,我们也不能过分的指责,你们不是男人,自然不会了解男人的想法。”

????云卷低沉的开口,别有深味的望了慕煜北一眼,迎上了慕煜北那深不可测的视线,两人相视一笑。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