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2 阴谋乍起上-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302 阴谋乍起上

逐云之巅2017-5-5 21:58:43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302阴谋乍起上

????回到局里之后,云舒便收拾了文件,又往总部那边跑了一趟,可惜没见到陈局长,据说是去市委那边开会了,中午在帝都简单的吃了一餐饭,下午才返回了局里,在局里忙碌了一个下午。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今天的锦阳城是一阵烟雨笼罩的天气,尤其是中午的时候,一阵狂肆的暴风雨过后,天气更是显得闷热无比,下午时分又是一场大雨倾泻了下来,滚烫的空气才微微有了一些凉意。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天色因为下雨的缘故显得有些阴暗,锦阳城城北局局长办公室。

????整洁舒适的办工作前,云舒正襟危坐,一丝不苟的望着批阅着下面送上来的报告,已经这么维持着这个姿势应该有好长的一段时间了。

????敲门声响起,惊醒了正在沉思之中的云舒。

????“请进。”

????云舒淡淡的应了一声,头都不曾抬一下。

????“姚局!老大!”

????推门走进来的,正是老莫!

????此刻,老莫那一身警服已经被雨水淋得有些湿润了,显然,就是刚刚从外面回来的。

????老莫最近一直都是跟进之前黑老大的案子的,虽然那个案子陈局长已经转交给了其他人了,但是老莫这边还是需要负责协助工作的。

????之前因为姚毅的事情耽搁,云舒暂且就没有过多的投入太多的精力在这件事情上,很多事情都是由老莫他们过去协助的,但是作为警方的代表,连着托马斯的那一大串的案子,因为秘密跟军方合作,所以云舒这边自然也不能闲着的。

????“老莫?有什么事情吗?”

????云舒有些诧异的望着突然出现的老莫,缓缓的搁下来手里的笔,惊讶的开口道,“你不是追查那批毒品的下落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姚局,有新情况发现!”

????老莫一脸凝重的看着云舒,脸色很是沉重。

????“新情况?”

????云舒怔了一下,看着老莫那样子,心里也缓缓的浮起了一道担心,徐然站了起来,越过桌子朝沙发走了去。

????“先别紧张,坐一下,喝杯水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说着,云舒便是麻利的倒水。

????老莫也顾不上什么,朝云舒的对面坐了下去,端过水,喝了几口下去,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望着云舒,低沉而沉重的开口,“姚局,有黑老大的消息了。”

????“有消息了?”

????云舒一听,顿时也收住了所有的动作,因为老莫的话而感到非常的意外。

????“是的,老大!你知道他现在跟谁在一起吗?”

????“说清楚。”

????云舒蹙了蹙眉,越来越觉得这事情不简单了起来了。

????“他现在跟托马斯在一起!托马斯之前在海上遭到了重创,最近正在非法的购进了一大批的军火,我们之前分析过,他们很有可能会回到黑三角找机会东山再起,毕竟,黑三角那个地方本来就是黑道盘踞之地,我们警方也不好干涉,也不属于我们本市管辖的范围。”

????老莫分析道。

????“嗯,以我对黑老大的了解,他既然能越狱逃跑,想必也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你们要小心一点。”

????老莫吸了口气,缓缓的将自己手上的一个档案袋递给了云舒,“这是近段时间调查得到的一些资料,本来想自己接给那边送过去的,但是昨晚上突然接到了陈局长的电话,说打算将此案重新交给你,毕竟你对黑老大的了解更深一些,处理起来可能更容易一些。”

????“将此案重新交给我?”

????云舒这么一听,不免有些惊讶了起来了。

????“姚局,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个案子除了你恐怕很难再找人重新胜任了,上个月,我们的一个线人被发现了……那边的调查进展很慢,而且跟我们这边的人很不和睦,老大,我看,我们还是跟着你比较好。至于陈局长突然改变的注意,我也有些不解,不过相信他很快就会跟你解释了。”

????老莫解释道。

????闻言,云舒也没有再继续问了,今天过总部那边就听说陈局长去开会了,难不成还是因为这事情吗?锦阳城好不容易才平息了之前的那一批落马风波,这次是不是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果然,老莫的话才刚刚落下去,门外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门便已经被打开了,只见陈沛文一身谦和的走了进来。

????“陈叔叔!”

????云舒很是诧异的望着突然出现的陈局长,星眸里闪过了一道疑惑。

????“陈局长!”

????老莫也站了起来,问候了一句,然后才对着云舒道,“老大,那我先下去了。”

????云舒点了点头,老莫很快就撤了。

????“陈叔叔怎么有空过来了,快点请坐吧。”

????迎了上来,指了指沙发,云舒这会儿也过去泡了两杯茶过来。

????陈局长笑了笑,笑容颇为的和蔼,一边朝沙发里坐了去,一边接过了云舒递过来的茶,笑道,“今天早上去市里开会了,听我的助理说了你等了我不久,真不好意思,临时说开会的,过去得匆忙,也没记得跟你说一声,今天让你过去啊,确实有些事情要跟你说的。”

????“是因为托马斯跟黑老大的事情吧?”

????陈局长的话一落,云舒那清淡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了。

????闻言,陈局长淡然一笑,并不觉得惊讶,“想必老莫都跟你说了一些了,唉,是的。就是因为这事情,今天去市里开会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托马斯新购进了一批军火,都是重型武器,杀伤力很大。由于交货的地点不明确,托马斯倒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弄了几个假的交货地点让我们的人团团乱窜,没想到却把交货地点安排在海上,你知道,他可是海上的一方霸主,我们想要降服他谈何容易?而且,黑老大这么一过去,他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了。”

????“得到消息说,黑老大很有可能会回到黑三角东山再起,依仗着托马斯的力量,还有他们之前的一些残余的势力,要重新称霸黑三角一带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这样的话,黑三角就可能成为了托马斯的一个据点了。而且,你知道的,黑三角那一带事实上不归我们警方管辖,这是黑白两道的潜规则,之前为什么派你去做卧底,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我们不好动手啊。”

????陈局长一边说着,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了。

????“可是,陈叔叔,黑三角周边的一带也不是我们锦阳城所管辖的范围,我们也不好动手。”

????云舒思量了一下,沉重的开口道。

????“嗯,话是这么说,不过现在军方那边的人会出手的,因为托马斯他们转移了,他们自然也是紧随着的,要粉碎一个如此庞大的犯罪集团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他们手上的重型武器让我们的处境更加艰难了。我已经接到了军方的消息,这几天部分人力会从边境撤回来,名义上是调配到各个管辖区,事实上还是在秘密的调查托马斯一案,争取将他逼回边境,然后彻底粉碎他们!”

????陈局长此话一落,云舒顿时就沉默了下来。这事情事实上她早就听说了,之前就从自己的哥哥口中得知时纤将要调配到他们团部的消息,想来,应该就是这个事情了。

????时纤要回来了!

????这个认知让云舒顿时感觉心底微微浮起了一丝惊喜,那么如此的话,她又可以跟时纤并肩作战了!

????“小云啊,难为你了!这件事情太关键了,交到你手上我比较放心,还是由你继续代表我们警方跟军方那边的人继续合作吧。之前那么多的官员落马事件,你表现得很好,多多努力一把,过了几年的,说不准就可以接下我肩上的这个沉重的担子了!考虑到你现在的情况特殊,我会多派几个人支援你,老莫他们你可以随便调用,需要什么帮助可以直接跟我说,我都会想办法满足的。要是顺利的话,干完这一单子,你就可以休假了,毕竟啊,这孩子可是很关键啊,所有人的宝贝,你自己也注意安全。”

????陈局长语重心长的开口道,语气之中充满了关心与温暖。

????“陈叔叔,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云舒淡然应道,其实,她这心里也一直都在为黑老大的事情感到不安,呆在他身边好些年了,自然明白他的性子,他不是那种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而且,很有可能,他还会回来找她的。

????“嗯,回去我会将资料给你调过来。别太担心,跟之前一样,我们还是协助的一方,适时的提供便宜行事就可以了。对了,听说你父亲去了西北?”

????“是的,刚离开没多久,这次出去得好一段时间。”

????云舒悠然应道,说着,也抿了口茶。

????“唉,你父亲也真是够不容易的。”

????陈局长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还好了,痛苦的时光都已经过去了,这些日子,我父亲这边,还多些您的关心了。对了,陈叔叔,您知道刘慧这个人吗?”

????云舒心神一动,顿时想打听一下刘慧的事情,要是自己的父亲实在是拿不下,到时候也好多做打算的。

????“刘慧?好熟悉的名字!”

????陈局长一听这名字,顿时愣了一下,思量了好一下子,才恍然大悟的笑道,“刘慧,该不会是指你父亲之前的那个很要好的对象吧?唉,其实,你母亲回来的事情你父亲之前都跟我说了,应该就是在前一段时间吧,我们还一起吃了饭,他跟我说了一下你母亲的事情。这么多年了,也难为你父亲了。摊上你母亲那样的一个女人。其实,要是赶在当初,没有发生那样的意外,你父亲现在说不准就拥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的。”

????“那,陈叔叔,你可以跟我说一下那个刘慧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吗?”

????云舒还是很好奇刘慧这个女子,这个女子竟然能让父亲惦记至今,想必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女子。

????“你要这么问啊,那就问对人了。刘慧跟你阿姨其实是同学的。不过对她的身世我也不是很了解,听说是一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不过后面又听说是一个家世不错的大户人家的女儿,之前是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将她交给孤儿院抚养,这个你要问你阿姨才知道。印象里,刘慧这个女人,倒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女子,没什么脾气,很端庄娴雅的一个女子,其实她跟你父亲很相配的,可惜到最后她还是没有能跟你父亲走到一起。当初知道他们两人分开的消息,我们都是非常的惊讶的。之前我也没有见过她几次,但是她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那时候的事情很多都记不清了,你要是想了解的话,改天来你家里跟你阿姨说说话,你阿姨应该了解得更多一些。”

????陈局长谦和的笑了笑,回答道。

????云舒点了点头,“嗯,有时间会过去的,谢谢您,陈叔叔。”

????“没事,好了,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眼看着也快要下班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我就先撤了,待会儿还得去菜市场买些好菜,你阿姨这几天身体不是很舒服,赶着回去照顾她。”

????陈局长也是一个典型的好老公的,听说他的妻子比他年长几岁,夫妻俩一直都很恩爱,这也是云舒所羡慕的。

????“嗯,那陈叔叔慢走,我就不送了。”

????“好,有事内线联系。”

????……

????陈沛文落下这么一句,人也站了起来,朝门口走了去,健硕的身子很快就消失在门外了。

????将文件袋收好,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发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今晚还有什么庆功会呢!是高组长跟那厮他们那边破了一件大案,云舒作为一局之长,云舒自然也不忘了鼓励一下他们,所以,今晚的饭局就直接由云舒包了。

????确切的说,云舒倒也没啥损失,因为每次他们一让云舒请客,云舒就直接把人带到了帝都2,反正离这里很近,而且,是自己男人的娱乐城饭店的,大家也都方便了!

????这不,云舒中午的时候就给慕思雅打了一个电话,预订好了房间,眼下就是等着下班,大家收拾好了然后就一起过去了。

????动作干脆利落的将东西收拾进公文包,云舒正想洗个手,这时候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乍然响了起来,云舒利落的摸了出来,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冷振打过来的电话。

????来不及想太多,连忙就摁下了接通键。

????“喂?爷爷?”

????清淡的声音传了过去。

????“喂?木木!是我。”

????那头立马就传来了冷振那苍老而低沉的声音,略微带着一些轻咳声,隐约能听得出似乎身体不是很好。

????“爷爷,您怎么了?听着语气不太对?您身体不舒服吗?安叔叔呢?”

????云舒皱起了眉头。

????“咳咳,没什么大碍,天气喜怒无常,染上了一点小感冒而已,差不多好了。对了,你今晚有空吗?有些事情想找你聊聊,咳咳!咳咳!不会耽误你太长的时间,一起吃个晚饭可以吗?”

????闻言,云舒的脸色一沉,隐隐约约能听得出冷振那有些沉重的语气。静默了好一下子,才开口道,“这样吧,爷爷,您现在就到帝都2来,我在之前的包厢等您。今天局里有一个小小的庆功会,我走不开,就在帝都这边开席,您过来我们就可以聊聊,不然腾不出时间。刚好,我也有些事情想问您说一下。您现在在哪里?安叔叔应该在您身边吧?不然,我让人过去接您?”

????“不用了,安藤送我过去就行。我现在在医院这边,唉……到时候再说吧。我现在就赶过去,爷爷先挂了。”

????“嗯,好的,到的时候给我一个电话就好了。”

????……

????挂上了电话,将东西收拾好,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那厮他们早就在外面等待着了,于是一行人才浩浩荡荡的朝帝都走了去。

????外面依然还飘着雨,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这么往里面站久了也还是能沾湿了肩头的。天色很暗淡,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一顶顶小伞撑起了,倒是给这苍茫的雨幕增添了几分瑰丽的色彩。

????云舒才刚刚走出城北局,等在门外的两名黑衣男子立马就迎了上去,‘啪’的一声,将手里的大黑伞打开了,往云舒的头上举了去。

????云舒淡然一笑,偏过头,对着为自己打伞的黑衣男子低声道,“谢谢,我自己来就好。”

????说着,便伸手接过了黑衣男子手里的大黑伞。

????她到底还是不习惯人家这样伺候着,这架势要是赶上姚首长看着了,定然又要说她像个只谈享受的大资本家了!记得,之前她也有被他这么说过的!

????“我们走吧。”

????落下这么一句,铿锵的步伐迈了出去,纤细婉约的身姿惹来了不少行人的注目,尤其是她身上的那一身帅气的警服!

????——《假戏真婚》——逐云之巅——

????这几天里,孟晓诺都是在一片沉郁的忧伤中度过的。

????高级病房内,缓缓的流淌着一串美妙的轻音乐,然而却是听起来有些忧伤的轻音乐。

????宽大安静的病房一个人也没有,病床上也是空落落的,倒是在旁边的那面巨大的落地窗帘边,一个瘦小柔弱的身躯隐在了窗帘后面,要是不注意看,还真是看不出有人站在那里。

????是的,这个人正是孟晓诺。

????苍白憔悴的脸上充斥着一道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忧伤,明亮的眼睛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染上了一道朦胧了,一头美丽的秀发就那么披肩放下,宽大的病号服穿在身上更是让她显得更加的清瘦了。

????这次这么长时间的住院,更是让她消瘦了,下巴尖尖的,连那洁白的指尖也都是只剩下骨头一般,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就只有那一道让人看了也觉得心酸心疼的忧伤。

????此刻,她正在靠着窗边,睁着那迷蒙的眼睛有些恍惚的望着窗外那昏暗而朦胧的雨幕,心底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了,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将近将两个小时了!

????听人说,人吧,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他就会突然间长大了起来。

????想来,孟晓诺也就是这样的人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远远的超出了孟晓诺心理承受的范围,不知多少个晚上,孟晓诺也就是那么躺在病床上回想着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难受得几乎要崩溃。

????吸了吸鼻子,深深的吸了口气,孟晓诺终于缓缓的将视线给收了回来,拉了拉自己肩头的外套,转身朝病房门外走了去。

????长长的走道里并没有什么人,孟晓诺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去,空荡的走道里偶尔传来了那算不上清晰的脚步声。

????不知道走了多久,孟晓诺终于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宽阔的走道里,一张病床就停靠在走道的边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就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老人应该也是将近灯枯了吧,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就只能睁着那么一双浑浊的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旁边的窗外的雨幕。

????老人的边上则是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看上去也是很憔悴而沮丧难过,他手里就拿着那么一个手机,手机的播放器正开着,里面正反反复复的播放着一首歌,这首歌,孟晓诺当然还是知道的,而且她之前一直就唱得很好——《滚滚红尘》

????有些伤感的音乐,缓缓的倾泻在这静谧的空气中,老人的脸上似乎显得很祥和,眼神虽然浑浊,但是却是很平静,看不出是一个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人,若不是那个中年男子一直默默的掉着眼泪的话,孟晓诺自然也是看不出来的。

????老人吃力的抬起自己的一只手指了指窗外的雨幕,发干的唇微微一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另一只手却紧紧的抓着那个中年男子的手。

????中年男子拿着手机的手正在颤抖得厉害,默默的掉着眼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然而此刻,这一幕,就连孟晓诺也禁不住落了泪。

????她刚刚就是在病房里看到了这么一幕,然后才走过来看看的。

????孟晓诺的眼神就停落在老人那平静祥和的脸上,忧郁的眼中沁出了一些闪闪泪光,也不知道就这样看了多久,终于,那个老人那浑浊的眼睛渐渐的空洞了起来,吃力撑起的枯瘦的手也骤然垂落了下来……

????孟晓诺那豆大的泪珠终于掉落了下来,悄然转身,不再去看那个中年男子失声痛哭的样子,也不去看站在角落边上的医生冲上去抢救的场面,也没有去看站在中年男子身后那两个哭得眼睛红红的中年女子倒下去的场景,她只看到了老人脸上最后留下的那一抹祥和。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这么难过。她也不是没见过什么死亡。

????医院里,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见多了,也感觉有些麻木了,然而,见到这一幕,她却抑制不住的难过。

????老人走得很安静,很安详。

????是不是,有一天,她也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呢?

????要是这样的话,那也挺好的。

????折腾了这么久,孟晓诺突然觉得,她的生活失去了所有的目标了。

????事实上,她一直都是活得没有目标的,特别的累。一直以来,她都是过得那么的孤独。就跟现在一样。

????爸爸妈妈应该还在为孟家的财产问题伤神吧?

????有的时候,孟晓诺当真是不知道,自己在爸爸妈妈的眼里是真的作为一个女儿的存在,还是作为他们巩固他们在孟家的地位的工具。

????撇开这一切的利益不说,她又确实能感觉到依莲作为妈妈带给她的温暖,孟振凡作为爸爸似乎也尽了应该尽的责任,然而,这些年来,孟晓诺总感觉他们之间似乎少了一些什么了。

????这种感觉在遇见了云舒之后,乍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缘分是多么的奇妙,亲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割舍的。

????要是能停在当初刚刚认识云舒的时候,那该有多么的美好!至少,那时候还能有一些念想,这些年也没找到一个人陪她说说话,孟晓诺觉得自己心里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能跟谁说。

????身后那恸哭的声音还在继续着,孟晓诺感觉自己忽然好像也是那么轻飘飘的,全身突然找不到任何的支点,脚下一软,便虚弱的往地上倒了去,然而——

????也就是在这时候,一双有力的臂膀准确无误的及时的扶住了她。

????狂野而阳刚的纯男性气息拂来,让孟晓诺清醒了不少,徐然转过头往自己的身后望了去,只见云卷正一身常服,笔直的站在她的身后,一只铁臂正扶住了她那柔弱的臂膀,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个档案袋一样的袋子。

????“哥!”

????孟晓诺一看清身后的人,那迷离的眼睛里顿时燃起了一些亮光,不禁是有些脆弱的望着云卷。

????云卷已经站在一旁看着孟晓诺很久了。

????他心里对这个女孩说不上什么感觉,但是,他很清楚,那不是恨,只不过是有些复杂罢了。他云卷也并不是什么是非不分的人,事情一码归一码,如果不是因为依莲跟孟振凡的事情让他心存荆芥,这孟晓诺倒是真的像云舒说的那样,是一个很让人心疼的小妹妹。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依莲跟孟振凡而变得不同了。

????孟晓诺的声音落下去很久,也没有听到云卷的回话,孟晓诺不禁有些沮丧而失落了起来,微微抬起头,望着眼前这张了棱角分明充满了深沉而霸气的俊脸,一接触到他那凌厉而深邃的眸子,孟晓诺当下就怔了一下,连忙将自己的眼神给收了回去,小心翼翼的低下了头,像极了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女孩,正在等待着大人的责备。

????见到孟晓诺这么一副反应,云卷心底也沉了一下,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扫了孟晓诺那有些凌乱的头顶一眼,低沉无波的声音终于缓缓的响起了,“回房间休息,看这些做什么?”

????算不上关心的一句话,然而听在孟晓诺的耳中,却感觉一阵暖意融融的。

????“我……我……”

????孟晓诺忽然感觉自己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

????“你妈呢?”

????云卷那深沉的眼神依然还停在孟晓诺的身上,又低沉的问了这么一句。

????孟晓诺怯怯的抬起头,之前只知道云卷就是她的哥哥,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近距离的跟云卷接触过,不可否认,云卷这么一身无法遮挡的气势让孟晓诺都感觉到有些压力了!眼下就这么站在云卷的面前,感觉很是不安,分不清是害怕或者是激动了。

????“她……她回家了。”

????好不容易,孟晓诺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了。

????闻言,云卷沉默了一下,冷锐的视线扫了自己手里的档案袋一眼,静默了好一下子,终于提起了那步子,大步的往前走了去,看样子似乎就是要离开的架势了。

????“哥,嫂嫂好一点了吗?”

????孟晓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这么追了上去,抑制不住的伸手拉住了云卷那浅绿色的衬衫的衣袖,脸色顿时也苍白得一丝血色也没有,到底是太过于的虚弱了,这么几步追上去,竟然感觉有些吃力了起来,脑袋也开始昏沉了起来。

????被孟晓诺这么一拉,云卷也不自然的收住了脚步,大手下意识的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孟晓诺,“你没事吧?”

????很平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孟晓诺摇了摇头,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我没事,嫂嫂好一点了吗?我本来想过去看她的,可是……”

????孟晓诺之前是好几次都已经走到了云秀病房门口了,但是却始终也不敢走进去,因为害怕,害怕她就这样走进去了,他们会用那么冷漠的眼睛看着她。

????也许,站在女儿的角度上,她不能过分的去指责孟振凡跟依莲,毕竟,那是她的生身父母,可是,面对云卷云舒,她自己却也是由衷的感觉到无比的愧疚,隐约觉得,好像是自己抢走了他们所有的母爱,这些年来,依莲对她的好,她也是能够看得到,而且也是理解和明白的。

????老云跪谢大家的支持,有年票的一定要记得给老云投哈,么么~

????老云知道大家都很希望看到宝宝的到来,老云只能说,宝宝的到来离结文也差不多了,按着大纲,要把这些事情都解决了宝宝才会到来,云舒跟少爷之前也将面临着一道考验。冷振的结局,孟晓诺的结局,依莲跟孟振凡的结局,还有姚铮跟刘慧的结局,等等~都将在后面告诉大家,请大家稍安勿躁,看着后续发展吧。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