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8 一眼万年四-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298 一眼万年四

逐云之巅2017-5-5 21:58:23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298一眼万年四

????云舒缓缓的搁下了自己手里的十字绣,徐然站起身,走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几口之后,才坐回了沙发里。请使用访问本站。

????“现在就是等着离婚证下来了,父亲已经交代给了我哥,料想着应该也就是不想再跟她见面。上一次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父亲发那么大的火,父亲从来不打女人的,没想到她竟然让他破了例。今天跟孟晓诺聊了一下,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了,可是看上去还是很乐观开朗,仿佛跟一个没事的人一般。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个样子,我就更觉得有些沉郁,所以就让布诺斯留意一下配型的情况,希望能帮上一些忙吧。要是没有孟振凡跟依莲的关系,我想,我们也许还能成为朋友的。后来布诺斯跟我说你已经交代好的事情,我这才松了口气。”

????云舒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这会儿,说着说着,语气就变得有些落寞了起来,然而,浅淡的温柔依然还在。

????“你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舒儿。”

????那边传来了男人那有些无奈而略微心疼的声音。

????“我只是觉得有些压抑得难受而已,别担心,我没事。对了,我今天还遇到乔宇阳了,他过去看方怡暖,方怡暖的孩子没有了。跟我聊了一会儿,听说你们成了朋友,你……”

????云舒试探性的开口道。

????云舒的话一落,那头便传来了男人那微微低笑的声音,感性而温和,“怎么?觉得很惊讶吗?乔宇阳倒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我挺欣赏他,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慕煜北当然不会放过机会了,怎么说之前云舒也是跟乔宇阳有过一段过去,这是事实,任凭谁也无法抹去的,如今两人见面,慕煜北就算在胸怀宽广,多少也还是有些不对劲儿。越是在乎,就越是巴不得将她的全部都占有了!这就是男人,也是慕煜北!

????云舒这边倒是没有想太多,浅浅的抿了口水,然后才清淡的开口道,“也没有说什么的,就是跟之前一样,说了一些没有必要提起的事情,说我跟着你,远远比跟在他身边要幸福,感觉他比之前变了很多,之前的他似乎什么都藏在心里,你永远无法在他脸上看到除了冷漠之外的任何的一丝情绪,然而现在,偶尔也能看到一丝笑容了。”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胸襟开阔一些才能交到更多的朋友,乔宇阳也不是什么傻瓜,他自然会明白。”

????慕煜北淡淡的回答道。

????“嗯,或许吧,不过这样子的他比之前好多了。刚刚开始的时候,常常不知道怎么面对他,而如今,聊上几句感觉也自然了。”

????云舒很诚恳的说出了自己的感觉,如今面对乔宇阳,她已经没有任何的不自在与不安了。

????“好了,因为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自然了。孩子这些天没跟你闹腾吧?”

????慕煜北似乎不想说太多关于乔宇阳的事情,毕竟那早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有时间倒不如多关心他们的孩子,他现在可是充满了期待,总感觉这段时日好像变得格外的漫长了起来,这一晃,孩子也就是那么三个来月,离开的时候,云舒的肚子依然还是很平坦,一点也不明显,让他都有些不敢相信那里正在孕育着他们的孩子!

????“还好了,孩子还太小,现在还没有什么明显的动作,约莫着等上一两个月,你回来了,他就闹腾了。昨天去看阿秀的时候还顺便去做了检查,医生说孩子很健康,注意休息跟营养就好了。”

????云舒笑道,这会儿那洁白清秀的脸上也乍然浮起了一道浅淡的光辉,是即将为人母的淡淡喜悦。

????“嗯,当心一点,有什么事情忙活不过来就跟布诺斯他们说,这段时间就少些折腾……”

????慕煜北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也能够变得如此的啰嗦了起来,拉拉杂杂的讲了一大堆让云舒留意的事情,也不知道云舒能听进去没有。这头的云舒也就是那么微笑的听着他说,直到杯子里的水都已经凉却了,那头的男人才催着云舒洗漱上床休息。

????漫长的一夜随着黎明的到来终于也渐渐的收起了帷幕,清晨醒过来的时候隐约可以听到一阵清脆的鸟叫声,还有那清冽的滴水的声音,拉开窗帘一看,原来外面正是下着雨!

????云舒麻利的收拾好自己,下了楼,尹佩跟温雅静她们早就把早餐准备好了,慕威远就坐在沙发里看报纸,慕首长则是不见了踪影,就跟在香山那边一样,估计是去了军部吧!眼下,一家人应该就是等着云舒起来吃早饭了!

????“早安,爷爷奶奶,妈!”

????云舒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边微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一听到云舒的声音,尹佩他们立马就抬头往上望了去,只见云舒正一身帅气的警服步履铿锵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早安,快点下来吃早餐吧,雅静啊,你上去看看阿雅那丫头,怎么现在还没有下来,等会儿上班都要迟到了,小云快点坐下先把这补药给喝了吧,趁热,来!老慕你利索点,吃早餐了!”

????尹佩非常热切的给云舒盛好了补汤,也不忘了喊了坐在沙发里的慕威远一声。

????“都坐下吃早饭吧,我上去看看阿雅,这丫头这么磨蹭!不会赶着在这边都是这样的吧?没什么自觉性!”

????温雅静一阵无奈,边说着,这才一边上了楼。

????云舒点了点头,往座位走了去,缓缓的坐了下来。

????“多喝一点,你这身子板啊,我还真是担心,这往后还有得熬的,还好这几天反应没有那么强烈,这要赶上跟之前的那段日子,连奶奶都害怕了。你妈妈当初怀着阿北的时候,也是这样子,你爸爸都着急得不行了,还好后面阿北还就健健康康的生下来了,当时因为是双胞胎,你们的妈妈都承受不住了,还提前了,你姐姐倒还好,阿北就足足在温室呆了将近一个月,所以啊,你可得把身体给养好了,免得后面还有的熬呢!”

????尹佩一边将补汤移到了云舒的跟前,一边开口道,语气里充满了浓郁的关切。

????“奶奶不用总操心,我知道的,最近不是都一直都在像这样进补着么?我总感觉我这体重都要赶上坐火箭的速度往上升了。”

????云舒有些无奈的望着尹佩,眼里有一些求饶的无奈,看着眼前这碗满满的黑色的补药,云舒当真觉得自己似乎有想吐的冲动了。

????“这就赶上坐火箭的速度了?我怎么越瞧着你就越觉得瘦不拉几的,多吃点。昨天还特地跟你妈去买了一大堆的补品回来,给你姐还有阿秀送去了一些,剩下来的,就得由你解决了。阿北又不在家,你们这些年轻人都不会有自觉性的,好了,别说什么了,赶紧的趁热喝了!”

????尹佩当做没有看到云舒眼里那抹求饶的意味,云舒无奈之下,只好皱着眉头端起了那碗汤,然而,跟之前的情况一样,刚刚喝下去一口,就立马往洗手间里冲了,闹腾得厉害。

????好不容易,苍白着一张脸勉强喝了几口下去,尹佩倒也觉得心疼起来了,所以也没有再让她继续了,给她盛了一些清淡的粥,凑合着喝下去了。

????这时候,慕思雅跟温雅静也从楼上下来了,一家人这才围坐着一起吃早餐。

????“今天是阿秀出院的日子,我们也得过去看看的,对了,小云,你不是说你父亲要出门一趟吗?赶着时候,一起好好的吃顿饭吧。”

????“嗯,那等下接阿秀出院,就一起回怀山一趟吧。”

????“如此也好,你等下还要上班吗?”

????尹佩关切道。

????“接完阿秀我得去一趟总部,到时候你们就先一起回去吧,我中午回家吃饭就可以了。”

????云舒淡然回答道。

????“我也过去吧,反正今天公司也没有什么事情,那个方怡暖也真是够讨厌的,幸亏阿秀跟孩子都平安,不然一定让她付出一点代价才好!”

????慕思雅自然也是有些生气的,那天她也去看了云秀,看着她那么虚弱的样子,到底也还是有些觉得挺心疼的。

????慕思雅的话一落,这温雅静也叹了口气,“唉,她也算受到教训了,好端端的,一个孩子就没有了,不管怎么样,孩子到底还是无辜的。阿秀这孩子受了那么多的苦,希望这一次之后不会再再有什么波澜了。这往后不管在哪里,都得小心一点。”

????“妈放心吧,一定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快点吃早餐吧,都凉了!”

????……

????吃过早饭之后,一行人就直接去了S大医院,那头,云秀早就收拾好了,一大堆人过来,倒是挺热闹的,担心了好一阵子,看着云秀平平安安的出院,云舒这心里的石头也总算是放了下来了。

????——《假戏真婚》——

????记得这一天,云舒也跟云卷一样,也过去找了姚铮,说了好久的话,云舒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一些什么,只知道当时的姚铮似乎心情有些压抑就是了。

????“父亲,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忘掉你之前所有的不愉快,她一直就在等着您。阿北将她所有的资料都调查得很清楚了,这么痴情的一个女人,她值得您去珍惜。以前,我跟哥哥还小,你一直不愿意去重新组一个家庭,担心我跟哥哥会受欺负,现在,我跟哥哥早就长大了,很多东西也都能够独当一面了,父亲也不用操心了,您也总不能就这样孤独一辈子的,老来有个伴是一件非常值得开心的事情。更可况,这些年来,恐怕您自己也没有忘记她吧?”

????云舒望着就坐在书桌前手里捧着一本书翻看着的姚铮,低声的开口道。

????云舒在姚铮面前向来也不会讲什么道理的,记得很多次,讲道理的人都是姚铮,这个钢铁般的硬汉父亲教给她很多做人的道理,也是同样在这间算不上宽阔的书房里。

????“你什么时候都跟你哥一样跑过来跟父亲说这些了?工作上的事情都忙完了?”

????姚铮有些无奈而宠溺的从书本里抬起头望着坐在沙发里的云舒。

????“父亲,那是因为您都不把这些当一回事,我跟我哥早就想给您物色一个老伴了,直接给我们当后妈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云舒看着姚铮依然还是那么一副平静的样子,倒是有些显得着急了起来了。

????“好了,父亲都老了,还兴什么老伴?这些年不都这样过着吗?还不是好好的?我就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又何必去打破这样的平静?”

????姚铮淡然回答道,然而黑眸里却闪过了一道怅然,被云舒很轻易的捕捉住了。

????她也许能明白一点什么,想来,两个人都那么多年没见了,谁又还能保证那份感情还真的是一往如初呢?或许,经过那么长的岁月的沉淀,很多东西也都随之改变了,这时候,不说姚铮,就连云舒这么想着,也都是觉得有些惶恐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经得起时间的消磨,不管是记忆还是感情,都是一样的。就连她自己她也都不敢保证,要是真的有永远,她是不是又会一直深爱着慕煜北!

????“不是想着去打破这种平静,只是想让父亲不要留下什么遗憾罢了,你孤独了很久,事实上,自从那个女人离开之后,这个家就已经不完整了,尽管我跟哥哥有您无微不至的照顾,甚至比常人家的孩子还要来的幸福,可是,那只是仅仅针对我们,而不是针对于您!这些年来,您也够累的了,您就不想拥有一段完整的生活吗?而且,这也是您欠着那个女人的。”

????云舒静静的望着姚铮,声音放得很低,嗓音也有些沙哑。

????“父亲,我从爷爷还有奶奶的口中听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父亲可不可以跟我说说她呢?”

????云舒试探性的望着姚铮,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一听云舒这话,姚铮到底还是沉默了下去了。

????“父亲?”

????看着姚铮沉默着良久,云舒又是忍不住低声的唤了一声。

????“都是陈年往事了,有什么好说的,唉,跟个孩子似的,瞎稀奇什么呢?”

????姚铮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望着云舒,开口道。

????“可是,我就是想听听父亲您跟她的故事,或许,她将会是一个很好的母亲呢?我跟哥哥都没有感受过什么母爱,自然也想体验一回的。听爷爷跟奶奶对她的评价,似乎都是很不错的,很温柔贤惠的一个女子,父亲,你就跟我说说嘛,好不好?”

????云舒说到后面,干脆一手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朝姚铮走了过去,抱住了他的手臂,跟个吵着要糖的小女孩似的,轻轻的摇晃着姚铮的手臂。

????“嘿!多大了!还跟个小女孩似的,这事情有什么好说的?净拿父亲开玩笑!冰箱里有新买回来的哈密瓜,赶紧吃去!”

????姚铮虽然也是活了大半辈子了,然而,这对于感情的事情吧,其实还是跟毛头小伙子没什么两样。毕竟,他这一辈子,真正接触过的女子,也就是刘慧跟依莲了,依莲自然就不必说了,那也就是生拉硬扯才会成婚的女人,之后的日子也就是那样了。而他真正经历过的,也就是刘慧这么一个女人了。

????所以这会儿,云舒这么一问,姚首长当下也是觉得有些脸热不好意思了起来。要不是因为之前晒了几天,皮肤黝黑了一点,云舒此刻一定可以很明显的在他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东西了。

????“父亲,您就告诉我吧,我很想知道您跟她之间的故事!”

????云舒很坚定的坚持着,这样让姚铮也是非常的无奈。

????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云舒就是那么雷打不动的抱着自己的胳膊,姚铮也只好叹了口气,思量了很久,那低沉而略显沧桑的语气才缓缓的传了过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跟她应该也算是很多年的校友了。我念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她,那时候,她还只是我的学妹。她的学习成绩很好,是学校里的尖子生,每次考试的颁奖台上都会有她的身影,那时候我也没有太注意她。直到上了高中之后,才有所交集的。再后来,高考之后,我上了军校,她则是后我一年。你奶奶说得没错,她确实是一个很温柔贤惠的女子,很善良,连一只小动物都不忍心去伤害的人,但是也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她跟我在一起从来都没有要求过我为她做什么,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付出。原本,当初从军校毕业之后,我以为再过个几年的等大家都稳定一点,就准备把结婚证给领了,可是……”

????姚铮将这一切都是说得很平淡了,然而,云舒这时候却可以从他那平淡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苦涩的成分。

????“想不到,到后面还是出了意外。是我辜负了她。”

????轻描淡写的讲了那么几句,姚铮的心情便是有些难以平复的激动了起来了,想来应该也是之前把这段感情埋藏得太深了,这会儿,一说起来,才更是感觉到一阵阵的剧痛迅速的在自己的心底复苏了。

????纤长的睫毛微微闪动着,恍惚之间,云舒好像看到了这个深沉的男子内心最深处不能说出来的伤痛,而她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想了很久,也只能是那么的沉默着。

????“听到你哥哥跟我说她还活着,一直都是自己那么一个人,我这心里更是对她充满了愧疚,是我先背叛了她,而她却还是一直坚守着,我这一辈子,终将就是无力偿还她了。”

????姚铮那落寞的语气传了过来,伴着很浓郁的伤感。

????听得出姚铮那自责的意味,云舒才浅淡的吸了口气,轻声回答道,“父亲,你那算不上背叛,在阴谋的面前,个人的能力也就是那么的薄弱,由不得你去选择。你现在可以偿还她,她就这样等待了这么多年,您应该明白那究竟以为着什么。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所以,我很是佩服她的勇气,一个女人,能做到如此,那么一定就说明了,她当初一定就是爱您爱到无法自拔,她是需要挺住了多大的压力才能做到如此!她失望过,但是在自己心里一直都不愿意放弃的同时也就是这样慢慢的退出您的生活,想必也就是想成全您,希望她没有成为您的困扰,而自己却是在默默的忍受着这样的痛苦。父亲,我很佩服她,真的。她明白自己的立场,知道该怎么去爱您才是最正确的。想来,她也一定是一个很聪慧很顾全大局的女子。”

????云舒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经过这些天的了解,将对刘慧的看法说了出来,眼底荡漾着抑制不住的赞赏,她就知道,自己父亲能看上的,一直都是这么压制着自己的感情,深爱的女人当然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难为你们了,因为我的事情折腾成这样。阿北还那么辛苦的将消息打探到了。其实大家也就这样过着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这一辈子很快就过去了,还能再奢望一些什么?说到底,父亲现在觉得有你们就足够了,是自私了一点,但是这样的自私对大家来说都好。又何必去搅乱大家彼此之间的生活呢?”

????显然,听着姚铮的这些话,云舒就知道姚铮这是害怕去寻找刘慧了!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三十年了,难道父亲就不想知道她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吗?更何况,父亲,您现在就是亏欠她的,有的时候,我们还是需要还的。我知道父亲您是想过去见她的,只不过是心里害怕而已。这样的感觉都是很正常的,想想你们之间的过去。我跟哥哥都希望您能勇敢一点,这一次,一定要重新捕获自己的幸福,不能再做感情的逃兵了。”

????云舒深深的望着姚铮,一字一句的说,眼里充满了期待。

????听了云舒的这些话,姚铮突然间就沉默了下去了,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恍惚,带着一些迷茫。

????云舒也不再打扰他了,缓缓的放开了姚铮的手臂,轻声道,“父亲,幸福是靠自己去争取的,我们的命运就应该掌控在我们自己的手里。您好好静一静吧,我就不打扰您了!我现在就过去给您收拾行李,不能把东西落下了。”

????说着,云舒就轻手轻脚的退了下去了。

????云舒在家的时候,云卷跟姚铮要是出差的话,一般都是云舒给他们收拾行李的,云秀嫁过来之后,云卷的东西倒用不上云舒收拾了,然而,姚铮的东西,自然还是云舒来。

????云舒退下去之后,姚铮这才深深的叹了口气,其实,云卷跟云舒对的心思姚铮又岂是不明白呢?可是,都过了这么多年了,那些美好的东西,还真的都能完好如初吗?

????姚铮不知道,他甚至还有些不敢去寻找答案,因为害怕知道那个让他觉得痛心的答案!

????其实,姚铮不是没有想过,当初要是他做出另外的一个选择,那么现在他是不是就会更幸福一些呢?

????他想,或许会吧,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因为没有什么人让他觉得比自己的那两朵云更觉得重要!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姚铮一向是一个很害怕去选择的人,只是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罢了。

????他想了很多,终于还是很是觉得庆幸,他当初的选择,也许当初的那个选择不尽完美,可是,看到自己一手拉扯大得两朵云都幸福了,他自己亦是觉得满足。

????‘你应该会理解我的,阿慧!不然,这么多年了,你又怎么会……’

????姚铮深深的吸了口气,将自己蔓延在喉咙深处的苦涩缓缓的压制了下去,喝下一口苦茶,竟然也感觉不到什么苦涩的味道,眼前恍恍惚惚的,又跳跃出了一个很遥远的身影。

????‘你爱她吗?如果你告诉我,你爱她,我就不会等你,但是如果你不爱她,我就等你,一直等下去,你不必担心我会给你带来困扰,我会用我的方式爱你。’

????‘我刘慧永远不会成为你的累赘,你无需感到任何的愧疚,一切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好好对你的妻子,你的孩子,我走。’

????‘铮,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还能再见,但是我希望那是很多年以后,那时候我们不管幸不幸福,都将是朋友,但是我还在等你,如果你幸福,那么我等你的下辈子,或者下下辈子,这么多辈子,你总有一辈子是属于我刘慧的。’

????‘我不想哭,虽然我很难过。但是如果看到你烦忧痛苦,我就会更难过。我不想看到每次找你的时候看到你决然转身离去的背影,因为你一转身,我就感觉我如同坠入了地狱,所以,我走,离开这里,离开你。’

????……

????隐隐约约的,耳畔就传来了如此飘渺的声音,这些话,都是姚铮一辈子都不敢去回忆的话,因为,每一次去想这些话,这心里就好像有一把把刀子正在割着他的心一般,他甚至还能看到一滴滴的鲜血从自己那满是伤痕的心上滴落了下来。

????那已经是一段段不堪回忆的早已经泛黄的往事了!

????都这么多年了,说实在的,他也想看看她到底过得怎么样了啊,可是,他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什么样的心情站在她面前呢?

????姚铮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只感觉胸口处传来了一阵阵隐忍的疼痛,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过了!想不到今日还能有这般感受!

????是否要过去找她呢?

????她是否还跟当初一样?她的眼神是不是也跟他一样,无言之中已经染上了些许的沧桑了?

????那一头秀丽柔顺的长发应该已经染上了一些白霜了吧?声音是否还跟以前一样清冽动听?

????想着想着,姚铮终于又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了!

????没有人知道,这还是这么多年以来,姚铮第一次不再压制自己的心情去想她,想那么一个女人,一个叫刘慧的女军医,听说,那是一个很温柔贤惠的女人,姚梦诗说她就像那江南水乡一般的带着淡淡的忧伤的女子,但同时也是一个很明白事理,让别人很心疼的女子!

????——《假戏真婚》——

????夜的帷幕渐渐的拉了下来,夕阳在慢慢的淡去,广袤的天际间,一片金黄色的柔光正在四处蔓延着,看着这昏黄的色调,感觉有些暖。映着着金黄色的柔光,遥远的天际外,几只飞鸟尽情的掠过了蔚蓝的天空,几声欢快的叫声传遍了天际,这黄昏似乎显得挺热闹的!

????远处的青山一座紧挨着一座,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的,到底是盛夏的天气,知了声不断,山脚下,一排排美丽的梯田就那么交错着,半山腰处,几间木屋小房子零星的点缀着,山脚下错落着几间瓦屋,整个山谷绕着一圈过去,到处有那低矮的小瓦房还有小木屋点缀着。

????一条小河从山顶上蜿蜒向下缓缓的流淌着,一直通向山脚下,山脚下的河流两旁房子稍微有些密集,看起来有点像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镇,因为那些房子前都摆着一些小摊位。

????是的,这是西北的某一个小镇,这个小镇还取了一个挺有意思的名字,就叫做安宁镇。是一座小得不能再小的小镇。

????眼下,整个小镇就是落座在一个小山谷里,此时正值盛夏的季节,整个小镇四周到处是绿色的一片,被包围在一片绿色的海洋里了。

????空气很是清新,景色很是宜人。倒是一个挺安静美丽的小镇。只不过,这个小镇却是在西北深处的一个孤单的小镇罢了!交通有些不方便,然而这里的人却是生活得挺和睦幸福的。

????小镇的镇口上正是那条小溪横着流过的地方,小溪边上是两排绿油油的菜畦,菜畦过来是一家小诊所,小诊所不大,是一间挺低矮的小瓦房建成的,看着有些陈旧了,可是却显得很干净而整洁。

????“慧姐,您看看俺这孩子怎么回事啊,这舌头上怎么长了那么多得疙瘩,孩子就一直在闹腾着,也不吃奶,都一天了,可担心死俺了!俺家那口子今个儿才刚刚去县里说给孩子捎点伙食费,俺自己也没个主意,这孩子可怎么办呢?要不要整去县里的医院啊?一直哭着,唉,担心死俺了!怎么办呢?”

????小诊所内,一个忧心忡忡的声音传了过来,嗓子带着一些尖锐的沙哑,孩子的哭声响彻了天地。

????往小诊所内望了去,只见一个看上有些黝黑的妇女正抱着一个苦恼着的婴儿正皱着眉头,一脸紧张的看着一个正站在药柜前捡药的身穿着白大褂的女子开口道。

????听着妇女那焦急的声音,身穿着白大褂的女子动作麻利的将要给包好了,递给了一旁正在等待着的老人,温婉动听的声音传来了,“你先不要着急,先坐下来。”

????侧着身子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身旁不远处的长椅。

????“黄伯,这些药回去每天三次,每次一包,记住,不要空腹吃,这些草药是用来清洗伤口的,这天气炎热,伤口很容易化脓,得注意一点。草药放三碗水小火煎着半个小时,试着水温不烫就可以清洗了,知道了吗?”

????“知道知道了,谢谢哈,谢谢!”

????那位老人听着,连连点头,接过了女子递过来的药,很感激的道谢,然后才离开了。

????“慧姐,看看俺的孩子吧,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哭着!你说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连奶都不吃了!”

????那名妇女很着急的看着女子,焦急得不行!

????这时候,白衣女子这才缓缓的转过身来……

????那是一个看起来挺清秀的一个女子,年纪看起来也就是三四十来岁的样子,脸上挂着一道看起来很随和的微笑,身子略微显的有些清瘦,眼睛很温和,头发被盘成了一个清爽的髻,隐约可以看到几根银丝,眼角也有几道细微的皱纹了,但是不是很明显。

????这么看起来,倒是觉得挺温柔娴雅的一个女子,很漂亮,想来当初一定就是那种很让人欣赏的大美女了!

????白衣女子提着步子朝妇女走了过来。

????“别着急,我看看。来,抱好他,我看看。”

????很温和的语气,听着她这语气,那个妇女似乎显得平静了不少。

????很熟练麻利的给孩子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白衣女子脸上的微笑也稍稍收了起来了,纤秀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

????“孩子有点发烧了,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带着热气的东西了?孩子嘴里都长泡了,把孩子给疼着了。哦,不哭,不哭,宝贝,阿姨抱抱啊,不哭不哭!”

????白衣女子动作轻柔的从妇女的手里将孩子接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哄着,俨然就像一个温柔的妈妈,那孩子,一到她手上,没一会儿,哭声就渐渐的停歇了下来了。

????“那可怎么办啊?慧姐,这……俺也没吃什么东西啊,哦,对了,昨晚,俺家那口子炒了一些花生米,俺馋着,就试了几颗,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吧?俺哪里晓得啊,就那么几颗而已,竟然这么严重!我要是知道,我就不会……”

????妇女有些懊悔的自责了起来,很是心疼的望着被白衣女子抱在怀里的婴儿,一脸的茫然无措。

????“孩子还小,现在还吃母乳,你总得注意点,你要是吃热的东西,势必会影响到孩子的,孩子一直哭着你总得想办法让他停下来,这会儿你看看,孩子都哭出一身汗了,赶紧给他换换衣服吧。放心吧,没什么大碍,约莫着是哭着累了。我等下开点药给你,你回去给他服下,顺便给你开一些凉药,记着这段时间你得注意一下你的饮食。”

????白衣女子那轻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听白衣女子的话,妇女也是连连点头,“俺知道了,下次不会了!这孩子一到您手上就停着了,慧姐,看来,这孩子挺亲您的!”

????“你哄着他一会儿就好了,你这还是头一胎,以后习惯了,也就有经验了。来,你抱抱他,我给你们抓药,就不打针了。先给他擦擦汗吧,那边有小毛巾,你过去倒点热水沾湿了拧干拿过来给他擦擦,哎哟,小家伙哭得一身汗是不是?阿姨让妈妈给你擦擦汗,不哭哦!给阿姨笑一个,笑一个!”

????“他还真的笑了,我哄了他很久了,就一直哭闹着,慧姐,还是你有办法!我这就弄毛巾去!终于不哭了!”

????那个妇女很是感激的望着白衣女子,看着孩子的哭声止住了,这才松了口气!

????“乖,给阿姨笑笑!哦!好孩子!瞧你哭得一身汗!”

????……

????温柔的嗓音似乎带着魔力一般,就那么几句,被抱在怀里的小婴儿已经止住了哭声,竟然对着白衣女子笑了。

????白衣女子见状,温婉的脸上也漾起了一道动人淡淡微笑,深幽的眼底缓缓升起了一道浅淡的斑斓,那深幽的瞳孔里,是深不见底的沉寂。

????万更奉上,求票票啊,落后那么多,淡淡的忧桑哪~六千多的粉丝哪,你们在哪里?多投票就多多更新,妹纸们,拿出我们实力来!让大家的看看我们的力量哪~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