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0 她已经回来-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260 她已经回来

逐云之巅2017-5-5 21:55:11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260她已经回来

????吃过午饭之后,慕思雅去了公司,南宫逸自然是跟着她一起了。请使用访问本站。慕煜北云舒跟云秀就出发前往蓝亚湾了,是慕煜北开的车,云舒跟云秀就坐在车后一边聊着一些什么。

????“阿秀,我看你最近气色似乎还不错,想来,应该也都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了,我哥对你还好吧?可能陪着你的时间少了一点,你现在的状况也不合适随军,可能还要煎熬一些。”

????云舒偏过视线,清凉的视线宛如一湾清冽的泉水,幽幽的扫了云秀一眼,轻声的开口道,“还好了,他对我挺好的,虽然有些……不解风情,也不浪漫温柔什么的,但是挺实在,这就好了。”

????“我哥就那样的人,跟我父亲一样,别指望他会给你什么小浪漫的,不过你说得没错,实在就好了。奶奶这段时间情绪也不怎么稳定,父亲这边,可能过不了多久就……我跟我哥平日里可能时间比较少,难得回去一趟,家里就都劳烦你照顾,想来这样子,多少还是对你有些不公平,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成了一家人,有些事情总是需要一起承担的,尤其是你嫁给了我哥这样的一个男人。之前我也曾经跟我哥说过的,我说我们欠你可能会很多很多,不知道你这么做值不值得。我哥说,感情的世界里,没有谁亏欠谁,也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与不愿意。后来,我想,我哥说得没错。”

????云舒低垂着眼帘,云淡风轻的开口。

????闻言,云秀倒是禁不住浅浅一笑,“他总是习惯给人讲这么一些他觉得挺有深度的话,不过,不能否认,确实说得没错。你们放心吧,从选择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着什么,即将要承担着什么。”

????“要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深明大义,跟我哥哥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支持,那就好了。”

????云舒轻轻的叹了口气,星眸里又微微浮起了些许的迷茫,不可避免的,眼前呈现出的,便是自己父亲那么一个孤独而坚强的身影。

????有的时候,看着那人那么一副坚强的样子,就越会感觉到心里一阵疼的。云舒想,这段时间以来,她的心境似乎改变得很多了,人也变得感性了起来,之前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很少会想到这些让人烦忧的问题的,然而现在却……

????“还在担心父亲的问题吧?”

????云秀一眼便能洞穿了云舒的心思,素手一伸,朝云舒搁在膝盖上的摸了去,“你哥昨晚本来就想找父亲谈谈的,可是昨晚父亲好像喝高了一点,被你哥扶回去就躺下了,今早他又起得很早。其实把这事情告诉他,不管什么说,对他都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

????“嗯,我知道。其实我宁愿父亲恨她的,之前我一直以为父亲心里有她,所以一直都愿意等待着她回来,后来才知道,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这么多年过来,我跟哥哥从来都不知道父亲心里的想法,总以为他就是那么坚强的一个人,无所不能,所以很少去关心他,更不会尝试着走进他的内心世界。要不是爷爷提起,我都不知道父亲之前还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我想,父亲当时一定也是痛苦挣扎了很久才放弃那一段感情,跟她结婚的。之后,父亲的心一直都是波澜不惊的,不再激得起任何的波澜。他对她好,一定就是为了我跟哥哥,为了这个家,这样的一个男人,她怎么忍心伤害呢?”

????云舒胸口蔓延着一道压抑的苦涩。

????“兴许是因为人性的自私吧,在父亲的眼里,没有任何的东西比你们重要,所以他才选择了这么一条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父亲选择了你们,是亲情,是责任,而放弃了自己同样难能可贵的爱情。而她,却是选择了她认为很珍贵的爱情,而放弃了亲情,甚至责任道德。”

????云秀悄然叹息了一声。

????“嗯,幸运的是,父亲直到最后也没有抛弃我们,宁愿孤单一辈子。我希望他能过得开心一点。”

????“会的。”

????……

????——《假戏真婚》——

????午后的阳光很是绚丽,万里碧空外,偶尔有几朵洁白的云悠然飘过,清风徐来,浅淡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中,倒是挺适合找个藤椅,坐在后院的长廊下悠闲惬意的吹着风。

????怀山军区大院某一号院子内。

????姚峥就是这么惬意的躺在后院长廊下的藤椅里,边上泡着一壶茶,桌上还摆放着几个茶杯,想来之前应该有人来过的,不过眼下应该是都撤了吧,而姚峥却是依然沉默不语的靠在藤椅里,微微闭着眼睛,吹着这凉爽的风睡得似乎很安详。

????一阵阵清风徐来,送来缕缕清香,云卷远远的站在走廊的尽头,遥望着花架下的闭目养神的姚峥,俊朗的脸上染上了一道复杂与挣扎,他已经这么站了很久了,但是都没有走过去。

????暗暗地收回了目光,低下了眼帘,心里一沉,才缓缓的吸了口气,提着宽大的步伐走了过去。

????“父亲!”

????云卷没一下子就走到了姚峥的身旁,低低的唤了他一声。

????一听到云卷的声音,姚峥眼皮动了动,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偏过头扫了云卷一眼,才沉声道,“坐吧!那些战友都回去了?”

????姚峥一边说着,一边直起腰,伸手拿过茶壶倒茶,却被云卷一手给接住了,“我来吧父亲!他们都刚走,胡叔叔跟王伯伯他们都回去了吗?”

????说着,便给姚峥倒上了一杯茶,然后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继而才在姚峥的身旁坐了下来,父子两,就隔着那么一张茶桌。

????“嗯,也是刚走,这两个老家伙纯粹就是过来喝喝茶,念叨一下那些陈年往事而已,你胡叔叔可能要调走了,过来跟我问一些事情,唉,他可是舒服多了,一个管技术的,清闲,没什么需要操劳的事情。”

????姚峥叹了口气,执起茶,慢慢的喝了一口,“你最近应该也不是很忙吧?演习的计划要需要过一段时间的施行,但是也不能懈怠,该需要准备落实好的东西,必须提前准备好。”

????“我明白!父亲放心吧!”

????云卷点头应道,“父亲真的不打算调去军部那边吗?”

????“我在这边呆出感情了,到哪里都一样,能不过去就不过去吧。”

????姚峥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你奶奶还没回来吗?一整天的,干什么去了?”

????“今天一大早就让司机送她去香山了,应该是过去找尹奶奶她们商量什么事情或者聊聊天吧,阿秀也去了翠园。”

????“唉,有空就多出去走走吧,看到你跟舒儿都找了自己的归宿,我这做父亲的也算是可以放心了,再过些年,我也想退下来了,在家里种种花,淋淋草什么的,陪陪我的孙子外孙,回顾这一生,也就是这么短暂,一辈子也就是这么过去了。”

????姚峥感慨道,到底还是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了。

????云卷喝了口茶,转过头,缓缓的望向了姚峥,乍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父亲那头上的银丝已经越来越多了。

????“那你呢?父亲?”

????云卷低低的问了一句,“我跟舒儿曾经很多次想跟你提起这个问题,但是……这么多年了,你总不能还这样子打算这么孤独的过完一辈子吧?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你。”

????说到这里,云卷那深邃的眸光忽然沉寂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我跟舒儿都明白,自从那个女人离开之后,你就把自己的感情都收了起来,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我跟舒儿的身上还有将自己的热情奉献给了部队,再也没有……然而现在,我跟舒儿都已经长大了,你也不能总这样孤独的一个人过下去,我们都希望你能好好的找个老伴,一起过过日子。”

????一听云卷这番话,姚峥一下子就怔住了,端着茶杯的手也有些僵硬了起来,顿了好久,才恢复了过来,喝了口茶,才不急不缓的回答道,“都老了,还说这些做什么,把你们拉扯大就行了,那些东西,我早就不需要了。”

????姚峥的语气很是悠远,听在云卷的耳中,竟然有一种看透红尘般的飘渺虚无的感觉。

????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父亲向来都是那种从来不会轻易表露感情的男人,这一点,他自己也格外的跟他相似了。可是,不会轻易表露,并不代表就是没有感情的,那只是因为隐藏埋藏得太深了,不容易被翻起,然而,一被翻出来,那一定就会疼得不行。

????“父亲……她回来了……”

????云卷深深的吸了口气,挣扎了很久,终于还是开口了。

????“谁回来了?”

????姚峥并没有一下子想到云卷口中的那个她指的是谁,又喝了口茶,淡然问道,目光却是一直停驻在眼前那一片美丽的花海上。

????“那个女人,把我们抛弃的那个女人!依莲!她回来了!上次在舒儿的局门口遇见了她,没想到她到底还是回来了!”

????云卷冷然一笑,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呯!’

????云卷的话刚刚落下去,一个清脆的碎裂声传了过来,云卷下意识的转过头一看,发现姚峥整个人已经僵硬住了,手上的茶杯毫无预警的落了下去,碎裂了一地,溅起的水花还沾湿了姚峥的裤脚。

????“父亲?父亲!你没事吧?”

????云卷见状,心里一颤,连忙起身一手抓过了纸巾给姚峥擦掉身上的茶渍,一边关切的问道。

????姚峥恍惚了好一阵子,隐约的感觉到胸口处传来了一阵隐忍的疼痛,这样的疼痛对他来说自然是很熟悉的,只是到底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有多久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疼痛了。

????吃力的扶着桌子,一手接过了云卷手里的纸巾,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刚刚脸上的那道平静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萧瑟的怅然,低沉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寂寥怅惘,“到底还是回来了……”

????“父亲……她现在是什么mK集团高高在上的总裁夫人,是跟那个男人一起回来的,还带着他们的女儿。”

????‘噗!’

????云卷这话一落,姚峥突然感觉到一阵叫嚣的血气直直往胸口处冲了上来,接着,胸口一痛,一道血箭便从口中飞了出来。

????“父亲!”

????一看到姚峥这个样子,云卷大吃一惊,俊朗的脸上闪过了一道惊慌,连忙迎身上去一把扶住了姚峥,“父亲!你没事吧?父亲!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云卷感觉到背后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一把扯过纸巾给姚峥擦掉了嘴角沁出的鲜血。到底还是莽撞了!他很害怕姚峥会出什么事情了!

????‘咳咳!’

????姚峥一把摁住了云卷的动作,轻咳了几声,才抓着手里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忍着胸口处的闷痛,有些艰难的开口,“不碍事,吐出来好多了!不然要在胸口,也喘不上起来。”

????“喝口茶压压惊吧,父亲!”

????云卷很担心的望着姚峥,飞快的倒了一杯茶,送到了姚峥的嘴边。

????姚峥低下头,喝了一口下去,好一会儿,脸色才缓和了不少。

????“坐吧。”

????“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不然我不放心。”

????云卷到底还是放心不下,想来,一定就是急火攻心了!想想,又有几个男人能受得了?自己的老婆跟别人跑了,多年之后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回来,还带着他们的女儿,这绿帽子,带得够正!够显眼的!是个男人就绝对会受不了,更何况姚峥!

????姚峥搁在膝盖上的那只大手忽然紧紧的握成了拳,青筋暴起,然而却还是那般的努力地控制住自己心里那肆意翻腾汹涌如惊涛骇浪的愤怒。

????“她去找你们了?”

????姚峥的声音冷了下来。

????“她去找了舒儿,可笑的是,她竟然跑过来跟我们表达愧疚。从她丢下我们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再原谅这个女人,不管她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她都没有资格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云卷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她还能回来做什么?”

????刹那间,姚峥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了。

????因为觉得亏欠,所以曾经想很努力的补偿她,但是却换来了这样残忍的背叛。

????有些苍凉的笑了笑,深深的吸了口气,撑着桌子,终于缓缓的站了起来。

????“父亲!”

????云卷心里也是一阵惊慌,暗暗地责怪自己还是太过于的欠考虑了,明明知道……却还是……

????姚峥并没有应答,悄然转过身,负着一双手,提着步子缓缓的往走廊里走了去,金灿灿的阳光也无法驱散他周身的半分落寞,背影很是苍凉而萧瑟。

????云卷心里是一阵不忍,伴着一阵隐忍的疼痛,可是,除了这么做,他又还能怎么做呢?难道,真的要让那女人找上门了吗?

????‘呯!’

????‘唰啦啦!’

????想到那个冷血无情的女人,云卷心里又是一阵刻骨的恨意,黑眸里闪过一道愤怒,一拳往桌子上敲了去,茶具跳跃而起,纷纷被震了起来……

????他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母亲?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是他的母亲呢?他有时候还真是恨透了自己身上流着那个女人的血!

????小时候的事情,他一直都是很排斥的,总是控制住自己,让自己不要去想起那些事情,然而,不管他怎么去排斥,去抗拒,那些不堪的画面就是忍不住跌入他的脑海里来。

????他很清楚的记得,在依莲即将要离开的时候的某一个傍晚。

????那时候,他也不大,还很小,云舒也不过是刚刚上幼稚园而已。

????那一天傍晚天气很阴沉,乌云密布的,他刚好放学回到小巷里,然后就下起了大雨了,回到家里之后,发现门是锁着的,然而云舒那时候并没有回到家里,他也没有钥匙,想着云舒可能会挨雨淋,所以就借了邻居的一把伞,去接云舒。兄妹两人共着一把小伞回到家里的时候,天早就已经黑了下去了。可是远远看着,家里还是黑漆漆的一片,保姆刚好也回家办事情去了,他跟云舒身上都没有钥匙,无奈之下,兄妹两只好躲在门口下等着,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后面就靠着门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恍惚之间感觉到自己身后传来了一阵暖意,自己好像就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等他迷糊的睁开眼睛,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就被自己的父亲抱在怀里,正往房子里走了去。

????原来是自己的父亲回来了!

????依然还是那么一身威武帅气的常服,宽厚温暖的胸膛,一边一个的抱着他们兄妹两个。

????被自己的父亲抱在怀里,体会到那种温暖的感觉,伟岸的身躯,让云卷觉得,不管身后袭来怎么样的寒风冷雨,他都不再害怕,因为他们最伟大的父亲,一直都在,那一次,他第一次哭了,也是最后一次哭。

????回到家里后,父亲还给他们兄妹两洗了澡,还做了一顿好饭好菜给他们兄妹俩吃,都是他们中意吃的好菜,虽然手艺不怎么样,但是对于他们兄妹两来说,已经是一顿最美味的佳肴了!

????然而,也是那天晚上,他睡到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才发现了他们那晚归的母亲,而自己的父亲也就是那么一语不发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自己母亲的抱怨。

????那个女人说,父亲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对父亲发了火,他已经不止一次见到她对父亲发火的样子了,他从来没有想到,如此美丽的女人这么发狠起来,竟然是如此的丑陋,扭曲,尖酸,刻薄!

????然而坐在沙发上抽烟的父亲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也是从那时候起,云卷终于明白了自己跟妹妹云舒在那个女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两个沉重的包袱而已,就是他们兄妹两个折断了她想要飞翔的双翼,所以,当初知道依莲跟别的男人离开的消息,他一点也不惊讶,他以为他可以做到不会去恨,但事实上,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他到底还是恨了。

????依莲离开之后,他就被姚峥接到了身边,云舒却被送到了叔叔的身边,但是之前过惯了那种生活,云卷竟然觉得,其实这样的生活也挺不错的,至少,他当真能够呆在自己父亲的身边。

????父亲从来不会提起依莲,他也从来不会跟他说母亲,这已经成为了他们之间的一种默契。

????可是,每次不经意间的想起,心还是会疼,胸口处总会有一道疼痛缓缓的往全身各处蔓延而去,就像现在一样……

????……

????太阳光渐渐的西偏了去,广袤的天地又笼罩在一片醉人的昏黄色之中。

????从慕悠兰家里出来的时候,云秀跟云舒又去逛了一次商场,买了挺多的东西,后来,还去喝了下去茶,可是云舒反应得厉害,慕煜北心里又是一阵紧张忐忑不安的,连忙就赶忙带着云舒回了翠园,让阿朔派人过来将云秀送回怀山。

????拎着一大堆的东西回到怀山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了,暖暖的夕阳挣扎在地平面上,带着最后的一丝不舍迟迟不肯沉下去,美丽的霞光染红了半边天,煞是美丽迷人。

????踩着细碎的夕阳之光缓缓的往家里走了去。

????“阿秀回来了!”

????管家吴伯正好从房里走出来,一看到云秀提着这么大包小包的,连忙就迎了上去,一手接过了云秀手里的东西,脸上的笑容很是亲切。

????云秀轻轻的点了点头,“谢谢,我自己来就好了!家里煮饭了吗?我从超市捎了一些好菜回来,麻烦你拿到厨房去吧,我今晚亲自下厨。奶奶他们都回来了吗?”

????“老夫人还没有回来,首长跟云卷少爷倒都在呢!我正要准备洗米下锅了。”

????吴伯笑眯眯的回答道。

????“嗯,那就做几样他们中意吃的菜吧。”

????云秀想了想,回答道。

????“阿秀,你今天是去了少爷跟少夫人那边的吧?”

????吴伯还是忍不住问了云秀一句,虽然现在身在怀山这一边,但是还是习惯性的喊慕煜北云舒少爷少夫人的,到底是之前跟在慕煜北身边很多年的人了,自然还是有些感情了!昨天也去参加了他们俩的婚礼,知道自家的少夫人怀孕的消息,打心里也在为他们高兴了!。

????“嗯,是啊,闲来没事就过去走走,这些菜你先拿去厨房处理一下好吗?”

????云秀幽然一笑,将手上的一大袋的东西递给了吴伯。

????吴伯迅速的接了过来,“好的,对了,阿秀,云卷少爷好像心情不太好,刚刚从后院回来的时候,看着脸色不太对,你还是快点上楼看看吧!”

????吴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刚刚有留意到云卷的,先是看到姚首长一身苍凉的上了楼,然后便是一语不发脸色阴沉的云卷,想来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可是他一个下人,自然也不好过问,所以就按捺住了,心里就等着云秀或者姚梦诗回来了。

????“怎么回事?”

????云秀一听,当下便皱起了眉头,望着吴伯。

????吴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云秀吸了口气,提了提手里的东西,“我知道了,我上去看看。”

????说着,便提着步子,缓缓的往楼上走了去。

????回到房间,将手上的东西放下之后,四处寻找了好几遍,并没有发现云卷的身影,诧异之时,恍惚之间隐约听到阳台处传来了一阵轻咳声。

????云秀眸光一闪,顿时有些疑惑了,沉寂了好一下,终于还是提着步子朝阳台走了去。

????果然,刚刚走到门口,便看到云卷那高大挺拔的身躯就那么斜斜的倚着栏杆而立,指间夹着一支烟,正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着,脸色有些沉郁,眸光也很沉寂,看得出,心情似乎很糟糕!

????淡淡的烟草香和着清风徐徐飘了过来,云秀禁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望着那高大的身躯好久,才迈着轻盈的步子缓缓的走了过去。

????“你答应过我以后少抽烟,抽烟对身体不好,不要每次总让我提醒你,免得你自己听了也觉得心烦。”

????微凉的指尖一伸,轻轻的拿掉了云卷夹在之间的烟支,熄灭了,然后让楼下扔了去,望着那被熄灭的烟支飞快的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云秀这才幽幽的抬起头,清淡的目光淡淡的望着那张轮廓分明的刚毅的俊脸。

????“你回来了。”

????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恍惚之间带着几分落寞的伤感,语落之后,云秀的手背就被一只大手给拉住了,她还没有回过神,就被云卷大手一拉,被他圈在怀里了,宽厚温暖的胸膛让她撞着都觉得脑袋有些生疼了。

????“你怎么了?吴伯刚刚跟我说你好像心情不太好,现在看着,脸色也不太好,事情都跟父亲说了对吗?”

????云秀抬着那清明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望着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云卷大手一揽,有力的抱住了云秀那依然还是很纤细的腰肢,一手撑在栏杆上,“嗯,说了。”

????“父亲他……”

????云秀顿时有些担心了起来。

????“急火攻心,直接吐了血,让医生过来给他看看,还被赶了出来,现在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谁也不让靠近。”

????云卷沉声回答道,声音很是低落,俊眉也皱得很深很深,“早应该预料到他会痛苦会难受,可是到底还是低估了伤害的程度,以为迟早也会再痛上一回,所以觉得还是提前把事情告诉他的好,免得到时候真的见了面,才知道自己被背叛得如此的彻底,会痛不欲生。”

????“不要难过,你做得没错,经历了这么一遭,也许大家就能够走出这个阴影了,尤其是父亲,虽然看着他一直就是那么乐观坚强的样子,而,往往是这样的人,你才更不容易看到他心里的伤疤,而且你一定不知道,也越是这样,才是伤得越重。”

????云秀低声的安慰道,“不管这次她回来是为了什么,我都希望你跟云舒,还有父亲能够走出这个阴影,云卷,你从来都不会主动地跟我说你心里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你说给我听也许我也仍旧帮不了你什么,可是,你要知道,很多事情,说出来之后,就会比自己一个人藏在心里好受很多。我记得,我当时遇到云舒的时候,她也是像你这样,什么都藏在心里,不愿跟别人说,所以,看上去总觉得整个人很忧郁,但是得到了倾诉之后,人也开始慢慢的变得开朗了起来。”

????说到这里,云秀忽然深深的叹了口气,“父亲也是这样……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始终如一的站在你们的身边,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会支持,只要你能开心,好受一点。”

????“阿秀!”

????听了云秀这么一席话,云卷心里突然就感觉一阵暖流侵袭了,迎着冷风的身躯乍然感觉温暖了不少,搂得云秀更紧了!

????“你一定不会像她一样,你一定不会怪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你一定会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云卷压低了声音,在云秀的耳际低沉的开口。

????“嗯,放心吧,你若是不离,我也一定会不弃。”

????云秀说着,清秀的脸上便掠过了一道浅淡的微笑,是那种令云卷很放心的微笑。

????“谢谢你,我一定尽所能的多花时间陪陪你跟孩子。”

????云卷说着,心里很是感激。

????其实,说到底,他也不觉得他当初就真的是爱上了云秀,所以才跟她结的婚,其实直到现在,他也都不能肯定自己是不是爱着怀里的这个女人,但是,他心里却很明白,云秀也许就是很适合他的一个女人,在云卷看来,他是需要一个合适自己的女人,更胜于一个自己喜欢而跟自己不一定合适的女人,也许将来他也会慢慢的爱上她,觉得她成为了他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

????这个道理就如同自己的父亲在这个事情上一样。

????打心里说,依莲本来就是一个极度需要呵护关怀的女人,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所以发生这样的悲剧他并不觉得意外,她并不适合自己的父亲。

????“夫妻之间还用说什么谢谢,你好像有的时候还是对我这么客气,别人都看到你宠着我疼着我,其实我自己还是明白的,我于你,恐怕更多的是责任而不是感情吧?”

????云秀淡淡的开口道,清幽的视线静静的落在云卷的脸上,似乎有一点点小小的忧郁与落寞,可能吧,是得到了一些,所以才会想要得更多。

????听说了,首先爱上的人,往往都是比较煎熬,比较痛苦的,云秀现在终于可以深深的体会到这句话了。

????跟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日子也不算很多,然而,每次靠近一点点,对他的在乎就会多出一点点,等到她发现过来的时候,她心里已然印下了他的身影。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她在乎他,但是心里却明白,他或许根本就不爱她,不管他离她有多近,就算每天晚上被他抱在怀里,她也都能感觉得到他那颗冰凉的心,是的,她希望,他能喜欢她,甚至是爱她,可是,她绝对不会开口跟他要。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有责任的感情或许能走得更远,我想给你的,是一份有责任的感情,而不是一份热烈无拘无束的感情。你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我,如此人生豪赌,我不能让你输了。”

????听到云秀这么一席话,云卷当下便笑了笑,低头吻了吻她那柔软的红唇,淡淡的烟草香袭来,带着他那特有的狂野的气息……

????——《假戏真婚》——

????天渐渐的暗了下去了,天边那美丽的霞光也如同飘渺的幻影一般,终于也就是这么缓缓的消散而去。

????孟家别墅内,也已经燃起了一片通明的灯火,然而,别墅里的气氛却是异常的严峻而阴霾。

????“晓诺怎么还不回来?都一天一夜了!打手机也关机,这可怎么办啊?她可没有把药带上,要是又晕倒,这可怎么办?”

????依莲一脸焦急的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温婉动人的脸上满是担心和焦虑。

????“抱歉,太太!都怪我不好,要是我能够及时的拉住了卡崔娜,她也不会到现在还不回来,可是她之前是答应了我说今天就回家的,谁知道她到现在还不见人呢,这都跑哪里去了?我已经让人把附近的酒店都找了个遍了!还是找不到人!”

????梅姐一脸自责的开口道。

????“唉,梅姐,不是我要说你,你明明知道晓诺的身体状况,而且她也没有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留宿过,怎么能那么莽撞就让她一个人走掉了?你应该上去拦着她才是!我当初就是看到你心足够细,所以才放心的把晓诺交给你来照顾,可是你……你看看现在都多长时间过去了?一个人影也没见着,这要出了什么事情,这可怎么办呢?要不要报警呢?”

????依莲心急如焚的望着墙壁上的时钟走过了一格又一格,差点没着急得晕过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下一次绝对不会了!请原谅我这一次!”

????梅姐更是自责了起来。

????“我跟你们说过很多次了,不要让晓诺一个人走,要时刻守着她,呆在她身边,为什么现在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上次一声不吭的去了城北局,我没有跟你们计较,这次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阿莲!好了!别抱怨,也别追究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重要的是马上要把晓诺她人找到了。”

????孟振凡叹了口气,连忙制止住了依莲,一把拉过她,让她坐了下来,给她倒了杯茶,“喝杯茶,冷静一下,想想看她会去哪里吧,赶紧把人找到才是最重要的。”

????孟振凡感觉有些无奈,一遇上晓诺的事情,依莲就像得了失心疯一样的完全冷静不下来。

????“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我要怎么冷静啊?晓诺都已经一天一夜没见到她人了!会不会走到哪里突然晕倒了呢?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一个人消失那么久!她要出了什么事情,你要我怎么办?”

????依莲越想就越觉得害怕,一手紧紧的抓着孟振凡的衣袖,眼里禁不住溢出了些许泪花。

????“没事!没事的!晓诺不会有事,相信我!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好好想想,她现在会在什么地方,好派人过去找!”

????孟振凡也是满脸担心,一把拥住了依莲,一边安慰着。

????依莲深深的吸了口气,抹了把泪,然后才接过了孟振凡递过来的茶,微含着泪光喝了一口下去。

????“你们平日里跟在晓诺的身边的时间比较长,应该知道那些地方是她经常去的,试着想想吧,是不是她会去那个地方也不一定!”

????孟振凡到底还是比较冷静的,吸了口气,当下也缓和下了心情,眼睛深深的望着站在一旁的梅姐跟张姐,低沉地开口道,声音有些森冷,惊得梅姐跟张姐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

????“小姐常常去的地方?”

????张姐幽幽的念叨了一句,想了想,才回答道,“孟总,其实小姐对锦阳城并不算很熟,再加上回来的时间也很短暂,也没有发现她对哪个地方很熟悉很热衷的,而且小姐之前是很少在外面逗留的,一般都是拍完了片子就回家了,不会去哪里逛的,挺多就是区域超市买点东西而已。所以,我也一时想不出小姐会去哪里了。”

????张姐一边思量着,一边开口道。

????闻言,孟振凡立刻皱起了眉头。

????“你们整天跟在她的身边,那知不知道她有什么比较要好的朋友呢?晓诺是一个很害怕孤独的人,说不准是出去找朋友了?”

????孟振凡想了想,又问道。

????“孟总,小姐在这边并没有什么朋友,而且小姐也很少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唯一有一点交集,那也都是在国外那边,锦阳城里小姐并没有什么朋友的。”

????孟振凡的话一落下去,张姐立马就回答道。

????“那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晓诺怎么突然自己开车走了?还说什么要静一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孟总,是这样吧,下面还是由我来说吧!”

????梅姐叹了口气,颇为沉重的开口道,“昨天是欧冶的慕董跟城北局局长姚云舒的结婚典礼,卡崔娜也是在报纸上看到了这则消息的,所以才打算亲自过去祝贺一下。昨天一大早工作结束之后,卡崔娜就直接让我开车载她去帝都2了。原本想亲自将礼物送上去的,可是没有请帖,那些保镖也没有让我们上去,卡崔娜无奈之下,只好把礼物交给了慕董的秘书,让他交给姚局长。而没有想到,礼物交到了他们的手上,他们竟然会这么毫不给面子的直接把礼物给扔了,姚局长甚至看都没有看那个礼物一眼!要知道,那可是卡崔娜最珍贵的东西了!他们的气焰实在是太嚣张了!就算不看晓诺的面子上,那也总得看在mK还有我们娱乐公司的面子上啊!之后,卡崔娜小姐都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了,心里很是难受,但是却没有责怪他们,还说他们那么做没有什么不对,之后就说想一个人静一静,一个人开着车走了,我怎么拦也拦不住,还说让我们不要过去找她,她会自己回来的。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当时我们还遇见了宁总监,连宁总监也都没有能拦得住她!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梅姐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大堆,直接将昨天的事情交代个清楚明白了。

????“你说什么?昨天是慕董跟木木的结婚典礼?”

????听梅姐说完,依莲便愣住了,好一下子才回过神来,盯着梅姐,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梅姐点了点头,“是的,太太!昨天确实是慕董跟姚局长的结婚典礼,很多有身份地位的人都去了,就连我们公司的董事长也都格外的重视这次的婚宴,不仅亲自过去参加了,而且,还准备了非常贵重的礼物!”

????虽然也是被气了,但是还是不得不承认欧冶的影响力,还有慕家的地位,更还有慕董的威望!

????“举行婚礼了!竟然也不希望我过去吗?”

????依莲心里突然有些失落了起来,心里忍不住的,又是一阵难受。

????“孟总,我想起来了!你们说小姐会不会是过去找姚局长呢?我记得,好像小姐就很喜欢那个什么姚局长舒姐姐的!而且,那个姚局长之前有帮助过她,之后小姐就一直很喜欢她,总希望跟她能成为好朋友,而且,太太,小姐还因为这个事情跟您理论过呢!你们说,她会不会找姚局长,毕竟,昨天还是姚局长的结婚典礼,小姐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说不准她还会亲自找上门的!更何况,小姐手里好像还有她的电话!”

????张姐想着,眼前忽然一亮!乍然想起了这么一回事!

????“你是说晓诺有可能会去找木木,是吗?”

????依莲一听,顿时也站了起来,细细一想,还真的有可能!自从知道了她跟云舒之间的关系之后,孟晓诺无形之中就好像对自己感觉没有那么亲了,还以为那些事情跟她说,她很失望!那个傻孩子会不会因为他们的事情跑去跟云卷云舒他们道歉呢?

????依莲想着,心里立马就划过了一道复杂,很是担心的转过头,望向了孟振凡,刚好也迎上了,孟振凡那双同样深邃而复杂的眼睛。

????“行了,你们先回去吧!看看晓诺还有什么地方可能去的,派些人多过去找找!”

????孟振凡缓缓的开口道。

????这时候,梅姐跟张姐才如释重负的吸了一口气。

????“是,那我们先回去了!”

????……

????“怎么办?晓诺是不是已经知道那些事情的全部了?她一直都在责怪我,责怪我当初怎么就丢下云卷跟木木他们了。你说她会不会都把责任往她身上揽,过去求木木他们原谅呢?凡哥,我实在是不想让晓诺知道那些事情,她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看不起我们俩的。她一直追问我当年的事情,而且已经知道了云卷跟木木就是她的哥哥姐姐,照着她的心理,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让云卷跟木木接受她的,到时候,我还担心他们是不是将对我们的怨恨加诸在晓诺的身上呢?晓诺那么虚弱,她承受不起任何的刺激的!”

????依莲越想就越害怕!想起那天在餐馆里跟他们兄妹两见面的场景,她心里也很难过,也很痛苦,她当初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割舍了他们兄妹两的,想不到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他们也都长那么大了!可是对她的怨恨却是那么的深,要是晓诺过去找他们,想必,很有可能,他们会把对她的怨恨发泄在晓诺的身上也不一定,木木就一直不愿意承认晓诺!更何况云卷呢?

????一直之间,依莲心里都有些微微的发疼了起来,因为孩子们之间的纠结,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希望看到自己的三个孩子们相互的排挤相互的怨恨!

????“先别担心!那些只是猜测而已!想来,他们一定是太过于的记恨我们了,单单欧冶单方面撕毁盟约不说,最近找了好几家的合作公司商议,人家也没有一个有跟我们合作的意愿,想来一定是收到了某些人的指令。其实,阿莲,要我说,也许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回来的。”

????孟振凡叹息道,“到底还是我们对不起他们,更对不起他,又何必再回来在他们的伤口再划上一刀呢?还要撒把盐,让他们更疼吗?”

????低沉的语气里略微带着一丝愧疚,孟振凡到底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了。

????关在小黑屋里出不来,不解释了,苦逼…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