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8 将为人父母-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248 将为人父母

逐云之巅2017-5-5 21:54:4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248将为人父母

????慕煜北连忙转过头朝云舒望了去,瞧着她骤然间苍白的小脸,秀眉都拧成了一团,一只素手紧紧的抓着椅背,另一只手则是捂着自己的嘴,星眸里沉淀着几道沉郁。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哪里不舒服了?”

????慕煜北立马皱起眉头,一把扶住了她,一手端过果汁。

????“木木没事吧?”

????冷振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云舒望了去,看着云舒那苍白的小脸,眼里却浮起了些许疑惑。

????云舒微微伸手,轻轻摆了摆,深深的吸了口气,低头喝了一口慕煜北递过来的果汁,缓和了好久,才淡淡的开口,“还好,想来是前些天对着电脑太多了,辐射得厉害,昨晚还折腾了一晚上。”

????说着,看着自己碗里的那块红烧肉,顿时也没有了胃口了,往慕煜北碗里放了去,然后接过了慕煜北手里端着的果汁,又喝了一口,然后才抬头扫了冷振他们一眼,发现他们都已经停下手中的动作望着她,云舒取过餐纸擦了擦嘴,“吃饭吧,看着我做什么?”

????“阿北,你可能应该带她去医院看看了。”

????冷振有些意味深长的望了两人一眼,苍老的脸上掠过了一道欣慰的微笑,看得慕煜北跟云舒都感到非常的匪夷所思,而冷振却是偏过头,跟安藤对视了一眼,两人脸上的笑容都加深了。

????“舒儿还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慕煜北自然也没有看明白冷振的意思,倒仍是很担心的皱着眉头,眯着那深邃的眸子,幽幽的望着云舒。

????“我没事,先吃饭吧,后面再说。”

????云舒本来就没感觉有多大的事情,以前每天面对着电脑忙活多了,这样的反应也不是没有,当下也就没有在意,倒是挺悠闲的执起筷子,夹了几根酸辣土豆丝往嘴里塞了去,倒没有了刚刚的那种感觉了,不过是觉得胃有些堵就是了。

????午饭过后没多久,慕煜北就被一个电话给叫走了,而云舒跟冷振则是去了墓园。

????墓园下的那一排排兰花已经盛开了,清香淡雅扑鼻,清风徐来,清淡舒爽,安逸而宁静。

????每一次来到这里,云舒都会感觉自己的心情似乎变得格外的平静,星眸里的流光也逐渐冷冽了下来,是一种很纯粹的平静的冷。

????云舒一手扶着冷振,一手捧着大大的花束跟冷振一步一步的朝阶梯上走了去,安藤则是跟在后面。

????一束白色的小雏菊又轻轻的放到了墓碑前,墓碑上的男子那俊朗的笑容依然还是那么的熟悉。冷振望着照片上那熟悉的笑容,心里顿时就一阵难受,喉咙处,一阵苦涩突然入侵了。

????“叔叔,你在那边还好吗?我跟爷爷来看你了……”

????云舒轻轻的蹲下了身子,素手执着一张洁白的纸巾,慢慢的擦掉了相片上沾染着的灰尘,一边轻声的开口道。

????“再过些日子,你在下面就可以安心了,我一定会亲手抓住当初陷害过你的人,所以请你一定要保佑我。”

????……

????“是我无能,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办法保全。”

????冷振有些迷茫的望着相片上的人,缓缓的开口道,苍老的眼里似乎闪过了一道浑浊。云舒悄然偏过头,仰起脸朝冷振看了去,却只能看到他悄然转过脸去的样子。

????“爷爷,这个世界上并不是规定谁就一定要保全谁的,叔叔也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能力,总不能依靠着谁生存吧?只不过,命运给他设定了这样的人生轨道有些不公平而已,不过,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云舒徐然站了起来,淡淡的望着冷振,幽然开口。

????“木木不用总安慰我,爷爷心里都有数的。”

????冷振叹了口气,望向了云舒。

????云舒淡然笑了笑,“我只不过是在说事实而已。我记得我父亲很喜欢用这么一句话来教育我跟我哥,他说,人真正能信任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己而已,改变命运的机会,永远都是在自己的手上。我记得每一次父亲跟我们说这句的话的时候,目光都变得异常的坚毅,语气也很坚决,我想,他一定是经过了多年岁月的荡涤飘泊奋发图强走到今天,才会有这样的一番感悟,也是对这句话有着最深刻的体会与理解。父亲跟叔叔一样,都是那种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人,所以……”

????“如今,叔叔的事情也差不多水落石出了。也许父亲跟奶奶的心结也将会慢慢的打开,说到底,我还是希望您能跟奶奶一起生活下去,你们都是被命运戏弄了大半辈子的人,该承受的东西,早就承受够了。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世俗的眼光了,倘若有机会,就带着奶奶一起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一起过完余生吧。我知道您心里一直都有奶奶的,这些年来,大家都过得很辛苦,尤其是您自己。奶奶还说有个老先生跟父亲支持着,而您什么也没有。我虽然不是出生在豪门,但是我仍旧明白豪门里的亲情向来浅薄。应该尽的责任,我想您也应该尽了,一转眼间,您跟奶奶都老了,再不争取,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而回首你们这么漫长而短暂的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云舒的星眸里闪过了一道迷蒙,有些抑制不住的痛楚,吸了吸鼻子,舒了口气,偏过头,深深的望着冷振那张饱经风霜的苍老的面孔,继续道,“为了让两个人就这么恨下去?老死不相往来?值得吗?”

????“我很讨厌‘对不起’这三个字,因为不管犯了什么错,似乎这三个字都能将事实掩盖过去一样,总以为说了这三个字之后,事情就会变得有所不同!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人很难去改变事实。当年陈芳先设计了您,是她首先对不起您,后来你遇见奶奶,原本想利用奶奶报复她,后来却爱上了奶奶,欺骗了奶奶,这也是您的不对。我从来都不赞成以爱为名伤害了对方的。”

????云舒眸子里渐渐的浮起了一道落寞,声音也变得沙哑而飘渺了起来,“叔叔离开之后,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让叔叔死得明白,然后尽一切的努力能缓解您跟奶奶和父亲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也是叔叔最后的遗愿了。因为叔叔的事情,奶奶跟父亲对您的成见很深,于是我就想着或许解开了叔叔这一环,这样你们的关系就会变得好起来,然后我那时候也就可以松一口气了,不用再这么折腾,或许也可以辞掉这份工作,换下那身警服,找一份清闲的工作,有一间干净舒适的办公室,办公室是靠着海的,每天站在窗前都可以看到那波澜壮阔的大海,过着平淡的日子,每天跟他们一样上班下班,一家人其乐融融,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让木木为难了吧?”

????冷振长长的叹了口气,苍老的眼中有着一道隐忍的愧疚。

????“爷爷不需要跟我说这样的话,我只希望您也不要那么轻易的放弃就好,不然,单单靠我跟北两个人的努力,那也是不可能会实现的。有时候,我也希望您能自私一点吧,有些事情,我们但求无愧就好。我想,叔叔也一定觉得我这么做是对的。”

????“我明白。”

????云舒的话落下去良久,冷振才缓缓的吐出这么几个字。

????“其实木木越是这么说,爷爷就越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爷爷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放弃,尤其是这段时光,有的时候,忽然觉得,总是这么纠缠着也不好,倒不如就让大家像这样安安静静的过完一生也就罢了。以前自己坚持着的时候,总感觉这样的日子很漫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可是这么一坚持下来,才发现,几十年的时间也不过就是在一眨眼间而已。很多事情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嗯,没错的,没走的时候总感觉很漫长,走过之后才觉得很短暂,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还是必须要走的。爷爷不是也很渴望父亲跟奶奶能原谅您吗?我明白,父亲的脾气……好几次想跟他说这些事情,但是却不知道从何处开始说起,这些年,他自己也过得很煎熬,更何况,那个女人回来了……我跟哥哥最害怕的,就是……”

????“唉,峥儿也是被命运苦了一辈子的人。其实当年他要是自私一点,可能也不会那么辛苦,不过,要是那样的话,可能就不会有你跟你哥了。他当初也是深爱着另外一个女子的,都不过是造化弄人罢了。”

????“深爱着另外的一个女子?”

????云舒突然微微蹙了蹙眉,有些不解的望向了冷振。

????冷振点了点头,“嗯,是的,当初虽然我跟你奶奶的关系破裂了,但是那时候你叔叔还在,你父亲跟我只见的关系还不算太差,那女子,我还见过的,是挺讨人喜欢的一个女子,嗯,我想想,就跟你的性子有些相似,听说之前是一个军医,后来好像你父亲跟依莲结婚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她的消息了,想来,可能也是嫁人生子去了吧。”

????冷振眯着眼睛努力的回忆着。

????之前倒是听依莲说过的,父亲的心里住着另外的女人,难不成,那些话都是真的吗?云舒不禁皱起了眉头。

????“木木不要胡思乱想,你父亲跟依莲结婚之后就已经彻底跟那个女子断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父亲结婚的前一天晚上,那个女子听说还割腕自杀了,幸亏发现得及时,送去了医院抢救过来了,但是当时你的父亲并没有去看她一眼。想来,两个人都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后来,你父亲还是跟依莲结婚了,结婚后,也是尽心尽力的维持着那个家,而那个女子康复之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再具体的情况,爷爷倒是不清楚了。”

????冷振当时也不过就是默默的关注着而已,记得那时候,他就一直在打听着姚梦诗的消息,可惜,一直都是石沉大海,姚峥的情况,倒还是知道一些的。

????……

????祖孙两不会知道,就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那整齐洁净的阶梯之上,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久久伫立着,坚毅而深邃的眼神一直望着祖孙两。

????一身半旧不新的夏季浅绿色短袖军装,看起来依稀刚毅英俊的脸上染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一身的浩然正气。

????男子就是那么静静的站着,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捧着一把巨大的漂漂美美的花束。

????其实云舒跟冷振说话的声音并不大,然而,就是因为这里太过于的安静,清风徐来,将两人的声音吹得老远,所以男子亦是将两人的说话都尽收耳中了。

????“首长,我们不过去吗?云舒小姐也在呢!”

????男子身边站着的另一名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小军官望了男子一眼,又望了望不远处的祖孙两,有些诧异的开口道。

????没错了,站着的男子正是姚峥。

????听到小军官的话之后,姚峥才不急不缓的将眼神收了回来,沉下眸光,思量了好一下子,正打算转身离开,而这时候,云舒竟然是心有灵犀一般的转过身子,原本是想看一看这儿的景色,然而,才刚刚回过头,便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父亲!”

????云舒愣了好一下子,才呐呐的叫出声来。

????一听到云舒的声音,姚峥顿时也收住了脚步,眼神一抬,望向了云舒。

????冷振身子似乎有些僵硬了起来了,恍惚了好一下子,才顺着云舒的眼神望了去,果然就看到姚峥正一身漠然的望着自己。

????“父亲,您也过来看叔叔的?”

????云舒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了好一下子,然后灵机一动,迅速的提着脚步朝姚峥走了过去。

????姚峥很冷淡的望了冷振一眼,徐然收回了眼神,望着正在朝自己走过来的女儿,刚毅的脸上才缓缓的扯过一道褶皱,语气倒是挺缓和的,“以为你忙着都不会过来了,明天是你跟阿北的好日子,总得过来跟他说一声,不然他还白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了。”

????任由着云舒拉着自己的衣袖,姚峥沉下心中稍微起伏的情绪,终于还是迈着宽大的步伐,缓缓的朝那个墓碑走了去。

????又是一束漂漂美美的花送到墓碑前。

????姚峥似乎没有看见冷振似的,径直的直起腰。

????“阿北不是跟你一起吗?人呢?”

????姚峥问道。

????“他吃过饭之后就离开了,布诺斯那边有事情找他。”

????云舒回答道,“奶奶说您还得晚上才回到家的,怎么……”

????“回来就顺便过来了,问候完就回家吧,你哥哥刚刚还给我电话让我早点回去,也不知道什么事情,说着你们都等着。”

????姚峥目光深沉的望着墓碑上的相片,黑眸里流淌过一道沉痛,语气很是低沉而有些沙哑。

????“嗯,我跟北说好了,今天要一起拍一张全家福,哥应该也回到家里了吧?等傍晚的时候怀山那边的景色还是挺不错的,当做外景拍着吧,我之前跟奶奶说过的,没想到这两天您又出去访问了。”

????“三年一度夏季军事演习,事情总有些多。”

????姚峥似乎情绪有些不好,脸上也就是刚刚对云舒露出的一道褶皱之外,又是恢复了这么一个严肃冷冽的样子。看得冷振心里又是一阵抽痛,难受得几乎要窒息。

????“峥儿……”

????深深的吸了口气,冷振终于低低的唤了一声。

????闻言,姚峥沉寂了好久,才稍稍偏过头打量了他一眼,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波澜,“你过来做什么?忏悔还是吊祭?他不需要你过来探望,更不希望看到你。”

????很平静冷淡的话语,连姚峥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此刻的心情竟然会这样的平静,似乎都有一种心如止水的感觉了。

????“我……”

????听着姚峥这般冷淡的声音,冷振顿时语塞,在姚峥那沉寂的双眸里,他看不到一丝姚峥任何的一丝情绪,除了无边的冷淡。

????“是我让爷爷跟我一起过来看看叔叔的,父亲!”

????云舒一把扶住了冷振,抬起眼睛,目光十分坦然的望着姚峥,“既然您今天也站在这里了,有些话早就想跟父亲您说了,但是一直担心您跟奶奶会受不了,所以也一直不愿意开口。今天,就在叔叔的墓碑前,我想把事情挑明了说吧,不然很多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样煎熬才好。”

????云舒打算豁出去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事情都已经摆在明面上了,说开了反而好!

????“父亲,我希望爷爷跟奶奶能在一起,您知道,上次去了新加坡,老先生也说了,奶奶心里一直都还有爷爷的,我跟阿北,哥哥嫂嫂他们都已经站在同一战线上,我希望父亲能原谅爷爷,也站在跟我们同一战线上,劝服奶奶,让他们两个人重新回到当初,毕竟他们的过去也曾经是很美好不是吗?我不忍心就这样看着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就这样孤独终老。”

????云舒一口气直接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也不打算再做什么隐瞒了。

????闻言,姚峥的眸光一寒,冷冷的扫了冷振一眼,唇边勾出了一抹冷笑,冰冷而决绝的回答,“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你叔叔不可能会活过来,大家也不可能都回到原点。”

????姚峥很果断的回答道。

????“叔叔的事情根本就不怪爷爷,爷爷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只要大家愿意,就一定可以回到原点,而且,为什么就一定要回到原点?姚家跟冷家之间的结当真就解不开了吗?这些年来,大家承受得不够多吗?为什么叔叔当初不管如何忙碌总会抽时间过新加坡看奶奶?为什么他每次过来的时候总是时不时跟您讲爷爷的事情,他的用意你们都不明白吗?”

????云舒毫不犹豫的开口。

????“怎么回到原点?要是他们真的在一起了,你让别人怎么看你奶奶?一个夺人所爱的第三者?你父亲跟你叔叔就是一个私生子?然后承受着别人各种各样异样的眼神,在背后指指点点?他能给你奶奶什么?他除了给我们带来无止境的伤害,他还做过什么值得歌颂一番的事情?你让我怎么去原谅这样的人?原谅他,然后让他再继续以爱为名,不顾一切的欺骗伤害我们?”

????姚峥冷冷的笑了一声,沉声道。

????“世人的眼光吗?”

????云舒淡淡的念道,唇边乍然勾出了一道冷淡的笑容。

????“或许吧,可是,你要是不原谅,就能改变这个事实吗?我也不见得不原谅比原谅更过得开心吧?父亲,您在处理事情上也是向来习惯了快刀斩乱麻,然而一放到感情上……您也还是跟我一样总是那么的优柔寡断,所以,很多事情,也就看不到希望。”

????“木木不用难过,算了吧,爷爷的事情爷爷自己来就好,你也别太为难了,天色已经不早了,早些回去吧,公司还有点事情,我先回去了。”

????冷振深深的吸了口气,到底也还是不愿意看到父女两因为自己的事情弄得不愉快了。

????“爷爷……”

????“回去吧,先走了。”

????冷振望了云舒一眼,终于还是拄着手杖,提着步子,缓缓的朝阶梯下走了去。

????“峥少爷,孙小姐,那我们就先走了,明天一定会准时过去的,祝孙小姐新婚愉快!”

????安藤说了这么一句,终于也跟上了冷振。枯瘦的身躯在浅淡的阳光下竟然显得有些萧瑟落寞,云舒怔怔的望着冷振的身影,一时之间无力感骤然增加了,为什么她忽然间好像永远也看不到边了?

????后来,姚峥也默不作声的离开了,大家的心情都顿时显得无限的压抑了起来,原来,横在他们之间,远远不是姚毅这么一个结而已,有很多云舒都不知道的结,她忽然有些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了,如今,她有还能做些什么呢?

????她似乎什么也做不了了。

????心灰意冷的冷振,决绝断然的姚峥,心如死灰的姚梦诗,丧心病狂的陈芳,满腔仇恨的方怡暖,疲惫不堪的她……

????——《假戏真婚》——

????离开墓园也不过是临近下午三点而已,云舒独自一个人驾着车,想着直接去欧冶,慕煜北应该就在办公室里的。

????可是,上车没多久,就感觉身子很是不舒服,脑袋昏沉沉的,身子也是一阵无力的,有些难受了!平日里她是很少遇到这种情况的,眼下总感觉有一种要晕倒的感觉,无奈之下,云舒只好缓缓的靠边停车了。

????拉开车门下了车,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倒是觉得好受了一些,可是晕厥感仍旧存在,缓和了好一下子,终于还是有些承受不住了,缓缓的伸手往衣袋里掏了去,就想直接让慕煜北过来接自己,她感觉自己可能都回不去了。

????然而,她的指尖才刚刚触摸到手机,手机竟然心有灵犀一般的就震动了起来。

????云舒一手撑着车努力的稳住自己的身子,一边掏出了手机,看都没看,就直接接通了。

????“北,我不舒服,你赶紧过来接我吧,我可能回不去了。”

????电话一接通,云舒便落下这么一句,一张小脸迅速的苍白了下去,豆大的冷汗直冒,身子都禁不住有些颤抖了起来,一时之间忽然觉得很寒冷了起来。

????而,云舒的话落下去很久,也没有听到那头传来回话声,云舒蹙了蹙眉,忍不住又无力的开口,“快点过来吧,我很难受。”

????“你在什么地方?”

????一个冷冽略带着一些隐约的低柔声传了过来。

????“你手机上不是又GPS定位系统吗?直接找过来就好,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嗯,好像是东环二路银河大酒店对面……”

????云舒头昏沉沉的,一时也没有太在意那头的声音,一股脑的就直接报出了自己的位置,然后便挂了电话。

????然而,挂上电话之后,忽然又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了,可是,想了很久也没想个明白,干脆又坐回车里,吃力的等待着慕煜北的到来。

????约莫二十来分钟过去,昏睡之中的云舒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恍恍惚惚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竟然发现乔宇阳就站在自己的车窗外轻叩着车窗,一脸担心的望着自己。

????云舒顿时皱起了眉头,缓缓的摇下了车窗,努力的忍着浑身的不适,瞳孔已经对不准焦距了,望着乔宇阳,清淡无力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乔宇阳?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

????“你看起来脸色很差,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快点把车门打开,我送你去医院。”

????乔宇阳望着云舒那一张几乎没有任何血色的苍白的小脸,当下心里也是紧张了起来,冷峻的脸上勾出了一抹难得的惶恐不安,有些焦急的轻叩着车窗。

????刚刚本来他也只是想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的,明天就是他们的婚礼了,因为不想纠结进去了,所以亦不想去参加婚礼了,因为担心等下见到了,还觉得难受了,而且几个相见,可能也会有些不自然,倒还不如不见的好。没想到电话才一接通,就听到她跟慕煜北求救。说实话,这时候他就特别羡慕慕煜北了。本来也不应该过来的,但是当时他甚至也没有想一下,一合上手机就直接赶过来了,就是因为担心!

????“不用了,我已经给他打了电话,他等下会过来,不用麻烦你。”

????云舒努力的支着头,淡淡的回答道。

????“刚刚打电话的人是我!云舒!你非要跟我这么见外吗?眼下都难受成这样了!”

????乔宇阳有些控制不住的低喝了一句,直接往车窗里伸手,没一下子就打开了车门,而云舒靠着车门的身子立马也往外面倒了去,乔宇阳大惊,连忙一手扶住了她。

????“云舒!你没事吧?醒醒!你给我醒醒!”

????云舒被乔宇阳摇晃得很不舒服,胸口一闷,一阵呕吐感骤然袭来,一手推开了乔宇阳,扶着车门又是一阵狼狈的干呕,却怎么也吐不出来。瘫软的身子一歪,眼看就要往车里栽了去。

????“我们去医院!舒儿!我带你去医院!你忍一下!”

????乔宇阳一把抱起了云舒,急急忙忙的往自己的车子冲了去。

????“乔总!云舒小姐怎么了?”

????徐海瞧着乔宇阳抱着云舒一脸焦急险些失控的冲了过来,也是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知道,你留下来处理后事,王师傅开车,去S大医院!”

????乔宇阳抱着云舒往车子坐了去,直接开口道。

????“是!乔总!”

????S大医院。

????车子才刚刚停稳,乔宇阳便利落的推开了车门,急冲冲的抱着云舒直接就往里面冲了去……

????病房内,医生利落的给云舒做了一个全身检查之后,然后才将床边的帘子收了起来。

????“医生!她怎么样了?”

????一见到医生出来,乔宇阳连忙迎了上去,望着病床上双眸紧闭的云舒,原本冷冽的眸子里的那道冰冷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隐忍的担忧与怜惜。

????“先生不用担心,你的妻子只是身子太虚弱,加上这段时间可能没有休息好,所以才会晕倒,对了,她怀孕了,你知道了吗?一个月了!孕妇是很容易劳累的,你务必要让她休息好,身子那么虚,小心胎位不稳,我等下会让护士给她挂一点营养水,开些安胎药,你回去好好的督促她服下,注意一些安全问题就好了。”

????那名医生扶了扶眼镜,很称职的回答道,“对了,孕期前三个月的节制一点,不宜做剧烈运动,注意一点了。”

????女医生意有所指的扫了病床上的云舒一眼,乔宇阳顺着她的视线望了去,果然就看到了云舒的锁骨处的某一些明显的痕迹,当下也明白了医生的意思。

????“你刚刚说她怀孕了?”

????乔宇阳这下子才反应过来医生刚刚说的话。

????医生点了点头,“是啊,一个月了吧,看样子你们都还不知道吧?初期不容易感觉得出来,之后可能就会有反应了,到时候注意着点就好了,我先过去开药了,等下会让护士拿单子过来给你,然后你去交费就好了,不用担心,会去注意营养,多让她吃一些营养丰富的健康的食物,补补身子,改善一下体质就没有什么大碍,对了,恭喜你们!”

????医生说完便撤了下去了,而乔宇阳却依然有些僵硬的站在原地,静静的望着沉睡之中的云舒,直到护士过来给云舒挂上点滴,他才反应过来。

????徐海这时候也赶了过来了,乔宇阳便让他先过去交费,自己则仍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望着云舒。

????想不到她竟然怀孕了!慕煜北跟她的孩子!

????脑袋有了这个认知,顿时,乔宇阳这心里就闪过了一道酸涩,胸口竟然隐隐作痛了起来。

????这些日子,他努力的控制住自己所有的情绪,就是不想再让自己沦陷得太深了,然而,心不由己,也是看不见,倒也是会越发的思念。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多情的人,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能给任何的一个女人爱情,可是,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他再冷情,终究也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最后,还是动了感情,而且对象还是自己已然放手的人。

????是一种很痛苦很煎熬的感觉,他甚至有些嫉妒慕煜北,嫉妒他能完完全全的拥有了她。云舒爱他慕煜北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爱他乔宇阳。因为,她从来不会要求他乔宇阳为她做些什么,也从来不会对他有脾气。可是,乔宇阳明白,现在的她,早已经把自己的喜怒哀乐给了慕煜北!

????有些沉痛的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深眸里已经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深沉与冷冽。低下头望着病床上依然还在沉睡中的女子,良久,一动不动的。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的长久,乔宇阳才缓缓的将眼神从她的脸上移开了,微微低下头,看着她那只洁白的素手,掌心里似乎有一层薄茧,但是却很好看。这双手曾经给他做过很多次饭,放过很多次洗澡水,可是如今……

????乔宇阳望着望着,唇边忽然勾出了一抹冷冷的自嘲,冰凉的指尖一伸,轻轻的朝那只手伸了去,然而,在即将要触碰到的时候,却乍然又收住了所有的动作,怔了好一下子,才伸手过去,给她拉了拉被子。

????……

????欧冶集团高级会议室内。

????慕煜北正一身冷淡的坐在会议桌主位上听着下面的一个部门经理汇报最新的业绩情况,这是一个比较紧急的临时会议,因为未来的几天可能都抽不出时间了,所以只能临时找了这么一个时间了,这个会议从下午两点进行到现在的四点,已经历时两个多钟头了,但是每一个人的脸色却是越来越绷紧,精神也绷紧到了极点,甚至有些人的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不时的拿眼角的余光暗暗的观察着坐在主位上的慕煜北,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惹毛了他!

????别看慕煜北现在就是一副冷淡漠然的样子,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董事长并不经常召集他们过来开会,所以他们也很少有机会见到他真实的本人,但是,每一次召集他们开会,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些提心吊胆的,精神也会变得格外的绷紧。

????慕煜北很闲适的坐着,平静的脸上没有什么外露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有点漫不经心,然而眼神却清明一片。

????那个部门经理讲完了自己的报告之后,便是转过头,又是忐忑又是崇敬望着主座上的男子。

????慕煜北悄然抬起眼,扫了众人一眼,正想说点什么,而这时候,布诺斯一脸沉重的拿着行动电话走了过来了。

????“少爷,乔总的电话,说有要紧事找您,是关于少夫人的!好像少夫人现在就在医院里!”

????本来慕煜北还是有些漫不经心的,但是一听到是关于少夫人的,便立马接过了布诺斯手里的行动电话,也顾不上什么大庭广众了,当下便皱着眉头,沉着一张俊脸,低沉而冷淡的开口道,“是我,舒儿怎么了?她现在在哪里?”

????听到慕煜北的声音,乔宇阳悄然吸了口气,又偏过头去淡淡望了云舒一眼,沉寂了好一下子,才开口,“我是乔宇阳,舒儿现在就在医院。”

????“她怎么了?”

????慕煜北‘嗖’的一声站了起来,脸上的漠然早就被一抹担心所替代了,想起云舒这几天的身体情况,还有中午饭的时候的反应,慕煜北不禁在心里低低的咒了自己一遍,终究还是大意了,难不成真的病倒了吗?

????“她……她怀孕了,情况不是很好,差点晕倒在路边,是我把她送到医院的,现在情况稳定下来了,医生等下要过来吩咐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那是你的事情,所以你还是赶紧过来吧。”

????乔宇阳不冷不热的开口道,虽然心里很是不愿意,但是,他想,没有什么比这样做更合适了吧?

????然而,乔宇阳的话一落,慕煜北却当场愣了一下,硬生生的栽回了椅子里,清俊的脸上却是浮上了一道隐忍的抑制不住的激动与狂喜,修长的指尖微微握成了拳,黑眸里闪烁出了一道绚丽的溢彩,有些不敢置信的压低了声音,再次确定,“你刚刚说什么?你说舒儿怀孕了是吗?”

????乔宇阳吸了口气,吃力的闭上了眼睛,缓缓地回答,“是,她怀孕了,已经一个月了,因为身子有些虚弱,过度劳累,所以晕倒了。”

????“你们现在在哪里?”

????慕煜北拼命的抑制住了涌向心头来的狂喜,高兴的同时也充满了担忧。

????“S大医院妇科门诊三楼。”

????‘呯!’

????乔宇阳的话一落,慕煜北已经利落的起身,大步流星的往会议室门外走了去,丝毫不管一脸诧异的众人,那速度,跟一阵狂风有得一比!

????而,布诺斯自己当场也惊愕住了,刚刚他可是听到慕煜北说什么少夫人怀孕的消息了!当下眼睛眼睛一亮,脸上顿时笑得跟朵花似的,飞快的将慕煜北座位上的东西收拾好,也跟着冲出了会议室。

????“布秘书!这会不要开了吗?”

????有人反应过来了,连忙对着布诺斯的身影喊道。

????“不开了!不开了!散会!散会!都回去吧!我们的少爷都要升级为爸爸了,高兴着呢!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开什么会!”

????布诺斯兴致冲冲的回了一句,高大的身影也消失在门外了!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