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6 各安天命下-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246 各安天命下

逐云之巅2017-5-5 21:53:53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246各安天命下

????车子稳稳的停了下来了,前方的车门很快就被打开了,一名身穿半旧不新的迷彩服的年轻中尉飞快的从车上下来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帅气的小伙子很迅速的就来到了车后座,打开了车门。

????“团长,城北局到了!”

????只见车子里面简单的应了一声‘嗯!’,然后,只见一名身穿笔直的绿色军装的高大挺拔的男子从车上下来了,轮廓分明的脸上没有什么外露的表情,深邃如海的眸子,薄唇微微抿着,举足间总透露着一股军人洒脱利落的风范,霸气外显,浑身染着一股不可抗拒的气势。

????‘呯!’车门关上了。

????“在外面等着。”

????男子落下这么一句,便抬头望门楼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才大步流星的朝局里走了去。

????然而,依莲见到这么一幕,却恍惚了起来了!

????就那么一眼,依莲便已经猜出了男子的身份了!

????恐怕就是自己那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儿子了!一定是的!跟他们的父亲长得很相像啊!跟年轻时候的姚峥很像!

????依莲愣了一下,恍惚之间想起了当年,姚峥也就是这么一身笔直的绿色正装,站在她的面前跟她求婚,说愿意对她一生一世负责,那时候,其实她就觉得姚峥作为一个军人,在她的眼里的形象光辉无比,然而,只是造化弄人,要是她之前没有爱上孟振凡的话,想必也会爱上这样一身刚毅狂野,充满了正义感的男子吧?

????刹那间,依莲便是有些激动了!毕竟是自己二十多年没见的儿子,而且这些年,到底也还是惦记着他们兄妹的,这会儿都见到了,自然是有些激动的,身子都有些细微的颤抖了起来了,想要冲上去喊住他,可是,脚步却怎么也迈不出去!

????孟晓诺也被那个高大的身影瞬间吸引住了眼球了,小丫头的眼里充满了崇拜的粉红色泡泡一瞬不瞬的盯着云卷看着,呆愣了很久,才察觉到自己身边的依莲好像情绪不太对,骤然转过头朝依莲身上一看,才发现依莲此时正是浑身轻颤,望着那个男子,眼底已经浮起了些许朦胧。

????“妈妈,你怎么了?”

????孟晓诺一看到依莲这个样子,顿时就有些担心了,伸手摇了摇依莲,一边也是很疑惑的望了望那个高大的身影。

????被孟晓诺这么一摇,依莲顿时也回过了神了,愣愣的转过头扫了孟晓诺一眼,竟然有些激动地开口道,“晓诺!晓诺!那是……他就是你的哥哥!姚云卷!妈妈肯定没认错的,就是他!跟他们的父亲长得很像!”

????说着,依莲便想要追上去,可惜,云卷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那庄严的门楼里了……

????局长办公室内。

????云舒才刚刚收起了自己的情绪,收拾好了东西,跟慕煜北泡了一杯茶,坐了下来,这时候只听到一声敲门声,转头朝门口一看,便看到了云卷正一身威武的站在门口了。

????“哥!来了!过来坐一下吧,刚刚泡好的茶!”

????一看到云卷,云舒便立马站了起来,挪了一下身子。

????云卷阔步的朝沙发走了去,对着慕煜北点了点头,才一边开口道,“挺惬意的你们!婚礼都快到了,看你们一点也不显得忙活紧张起来,事情都忙活完了吗?”

????云卷饶有兴味的瞥了慕煜北一眼,在慕煜北的对面坐了下来,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往沙发旁一扔,揶揄道。

????“我们忙活的时候你还能看见了不成?回家了吧?”

????慕煜北淡然一笑,一边给云卷倒茶,一边回答道。

????闻言,云卷点了点头,“嗯,刚刚从家里过来,今早下连队,下午赶着没事就回家一趟,没想到赶上夏凌薇出院,你们的嫂嫂也没在家,倒是跟父亲吃了顿午饭。”

????“嫂嫂接薇薇出院去了,大家都在薇薇那边吃饭,可能还在谈论着薇薇跟于洋结婚的事情吧。”

????云舒轻笑道,伸手从矮桌下拿出了一些饼干之类的小零食移到了云卷的跟前。

????“夏凌薇跟于洋要结婚了?”

????听到这个消息,云卷倒也是有些惊讶了,之前老听云秀提起过这两个人的事情,还为她们的事情烦忧着,想不到,现在竟然就这么成了!这下,大家也都算是放心了吧?

????“是啊,我们也是今中午过去接薇薇出院的时候听嫂嫂说的,不过,薇薇跟于洋都亲口承认了,打算在我们的婚礼之后就登记结婚了!到时候,哥你可得准备一个大红包啊!当初薇薇还给嫂嫂当了伴娘的,而且,你这红包可得给足了分量了!”

????云舒欣然揶揄道。

????“扯淡!你哥的红包向来分量就很足,不劳你担心!还有两三天就是你们的大喜日子了,小云你怎么还雷打不动的上班?陈叔叔还没批准你休假不成?阿北你不会是天天在这边陪着她吧?”

????云卷有些诧异的望着对面的小夫妻俩,徐然问道。

????“没有,后天就可以休假了,这段时间因为手头的案子比较紧,所以一下子也走不开,总得交代好了还能放心,免得后边还惦记着这事情。不过哥你也别总说我,阿秀这边你也得常回家看看,等孩子生下来之后,你也有得忙,今天她还跟我说了要不要随军的事情,依我看,你们就先把房子申请好,装修一下,等到觉得适合的时候再过去吧,孩子总不能指望阿秀一个人照顾的。”

????“嗯,那是以后的事情,到时候再合计着吧,你们应该都下班了吧?要下班了就赶紧收拾一下,我请你们吃饭去,等会儿还得赶回去,对了,你们婚礼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就尽管开口吧,有时间也可以跟你嫂嫂一起出去逛逛,新娘子总得有新娘子的样子,当做散散心也好,保持一个好的心情,不该想的就别想了。行了,看看,收拾一下,下班吧!”

????“嗯,我知道了,哥,我怎么发现你好像越来越学习到阿秀的本事了,总是念叨个没完,一点也不像之前的你!”

????云舒轻声笑了笑,徐徐站了起来,这才往办公桌走了去。

????云卷倒是一阵无奈,摇了摇头,“没大没小的!”

????云舒麻利的收拾完了文件,往公文包里装了去,将外套穿上了,这时候慕煜北也很体贴的默默的接过了她手里的公文包,兄妹两走在前,慕煜北走在后面,三人缓缓的走出了办公室。

????三人走出公安局的时候,太阳已经西偏了,但是阳光依然还是很刺眼,云舒乍然停下脚步,微微抬起头望了天边那轮红日一眼,悄然眯起了眼睛,晚风柔和舒爽,云舒不禁叹了口气,有些感慨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看到这副景象,总是想到小时候一起在树下玩耍的场景,那时候我记得哥哥你最喜欢爬到树上抓螳螂,偶尔还可以捡到那么一两颗鸟蛋,那时候总当做宝贝一样藏着,然后赶上父亲回来的时候,那鸟蛋总成了父亲的下酒菜!”

????“嗯,那时候父亲还糊弄我们说,小孩子鸟蛋吃多了会变笨,于是我们就不敢下筷子了,我记得,那些年,也是这样的时候,你总喜欢吵着父亲给你买几只鸭子回来给你养着,后来有一次,那鸭子下了池塘了,你半天赶不上来,后来父亲就生气了,抓起棍子就往鸭子身上砸,没想到竟然把那只鸭子给砸死了,你那时候哭了一晚上,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眼睛肿得跟胡桃似的,连学校也不敢去,还是父亲拿着毛巾给你敷了一早上,你的眼睛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云卷也抬起头望了望那轮红日,一时之间陷入了回忆之中。

????闻言,云舒欣然笑了笑,美丽的星眸里也乍然掠过了一道回忆的溢彩,沉默了一下,便接下去了,“嗯,没错!那时候,最盼望的事情,就是父亲休假回来,每次回来总是带着好多好多的礼物,还记得有一次,父亲休假回来给我买了一双很漂亮的小红皮鞋,但是没给你买,你就很不满,跟我吵架的时候,把我的鞋子扔池塘里了,担心被父亲责骂,就在学校呆了一晚上,后来还是父亲连夜找到你了,把你拉回家,狠狠的收拾了一顿让你站军姿面壁三个小时。然后你第二天就下池塘,找了好半天才给我找到了那只鞋子。”

????“都还记得这些事情啊!想想那时候才叫做天真无邪,无忧无虑,打打闹闹的,长大之后,各种烦恼都有了。”

????云卷叹息了一声,缓缓的将眼神收了回来。

????“嗯,不过,到底也是有了一些美好的回忆,以后还时常拿来回忆,那倒也是美事一桩了。”

????云舒淡然一笑,清眸里也顿时恢复了一片清明,乍然转过头,发现慕煜北已经站到了她的身边,俊脸上尽显一副平静淡然。她眸光一闪,唇边霎时勾出了一道柔和,微微倾过身子,踮起脚尖,悄悄的在他耳边开口道,“好像,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也是在这样的夕阳之下,那个巨大的水榕树下,你穿着一件很洁白的衬衫,我第一次叫你美人哥哥,你生气了,后来叫你叉烧包,你好像很高兴,呵呵。”

????“美人岂是能拿来形容男人的?你语文是怎么学的?我那是从来不跟女人计较,不然你早废了。”

????慕煜北宠溺的笑了笑,一手往云舒的脑袋上一搭,轻轻的摸了摸,然后很轻柔的搂住了她的肩头。

????“后来还不是你给教的?结果我还是没废!”

????“什么责任都往我身上推了是吧?那肯定不能废了,不然,我找谁做媳妇去?”

????慕煜北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悄然笑道。

????“行了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啊,你们现在就站在庄严的警徽之下,注意形象!”

????云卷眯着眼,扫了有些腻歪的小夫妻俩一眼,揶揄道。

????云舒这才一手推开了慕煜北,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好了,走吧!今晚必须吃点奢侈的。”

????云卷跟慕煜北对视了一眼,颇为无奈,心里都是暗暗的叹息道,果然是没良心的女人!连自己的亲哥都不放过!想着,一左一右便追了上去。

????“团长!云舒小姐!慕董!”

????小郭一看到几人几人走了过来,连忙就迎了上去,很恭敬的打招呼。

????“少爷,少夫人!云卷少爷!”

????阿朔也带着两个黑衣保镖迎了上来。

????“嗯,大家都上车吧,今晚有人请客,都别落下了。”

????云舒微笑的扫了几人一眼,率先迈着轻盈的步伐朝车子走了去,然而,这时候一个清脆而略微哽咽的声音乍然响起了。

????“舒姐姐!”

????一听到这声音,云舒顿时就收住了脚步,眸光一沉,缓缓的转过身子,往声源望了去。

????只见孟晓诺一身洁白,脸上戴着一副大墨镜,正站在自己跟前的不远处幽幽的望着自己。

????孟晓诺悄悄的抬手,将自己脸上的大墨镜摘了下来,一张憔悴而苍白的精致美丽的小脸顿时映入了众人的眼帘。

????见着云舒停下了脚步,孟晓诺想了想,终于还是提着步子朝云舒走了去。

????“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让你离开了吗?”

????云舒淡淡的望了孟晓诺一眼,并不见得态度有多好,清淡的眼神充满了冷淡与疏离,语气很凉,听了让孟晓诺觉得耳际微微发凉,让她顿时就觉得难受无比。

????“姐姐……我……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你之前不是说了,我以后可以找你玩吗?”

????孟晓诺有些怯怯的望着云舒,呐呐的开口。

????闻言,云舒眼底迅速闪过了一道讽刺,唇边勾起了一抹冷笑,十分冷淡的开口,“孟小姐说笑了,我姚云舒何德何能还能让你堂堂的mK千金大小姐叫做姐姐,你还是叫我姚云舒吧。以后没什么事情就不用过来找我了,我很忙。”

????虽然曾经对孟晓诺挺欣赏的,也挺喜欢的,但是从知道她是孟振凡跟依莲的女儿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就凉了下来了,说她莫名其妙不可理喻也罢了,她承认自己没有那么大度,会甘心成为一个背叛者的女儿的姐姐。看到这张跟那个女人有些相似的俊俏的小脸,云舒一直压在胸口的那道沉郁骤然复苏了,让她的心口顿时又是一阵抽痛,连呼吸都感觉到一阵窒息般的疼痛。

????一听到云舒这般冷淡的语气,还有如此疏离冷漠的样子,孟晓诺当下就觉得难受得不行,眼泪顿时涌了上来,不过还好,她还是咬着唇将它们给逼了回去,有些哑了声音,低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嘛!我知道一定是爸爸妈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可是,可是我就是想让你做我的朋友而已,我一个朋友也没有,你是第一个让我感觉到亲切的人,妈妈说你就是我的亲姐姐的时候,我都高兴坏了,可是,我没有想到……”

????“舒儿……”

????慕煜北皱着眉头,迎了上来,一手牵住了云舒。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朋友吗?小云?”

????低沉的声音响起,云卷顷刻间也站到了云舒的身旁。

????“这位就是云卷哥哥吗?”

????一听到声音,孟晓诺连忙抬起头下意识的朝云卷望了过去,瞧着云卷那刚毅冷峻的脸,当下便低声的问道。

????“你是……”

????瞧着眼前的小丫头,还那么亲切的叫自己,云卷当下心里就浮起了一丝警惕,眯着眼稍稍将孟晓诺打量了一遍,很是疑惑的望着云舒,就是在等待着云舒的回答。

????云舒有些吃力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想平息一下自己的心情。

????“木木,阿卷……”

????又是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云舒当下唇边就拂过了一抹料峭寒风般的冷笑,星眸瞬间冰冷如雪,沉淀着无法融化的冰点,而云卷也顿时心头一跳,快速的偏过头,朝声源望了去,只见一位看起来十分温婉漂亮的贵妇人正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这个女人!

????云卷就是那么望了贵妇人一眼,当下就想起了这女人的身份了!黑眸骤然间冰冷了下来,俊脸上迅速的染上了一层寒霜,搁在身侧的拳头也握了起来,手背上甚至是青筋暴起,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连慕煜北都可以感受到周围的温度都已经骤然降了下去。

????“团长!”

????小郭连忙迎了上去,跟在云卷身边那么久,他当然知道这个样子就是云卷要暴怒的前奏,而眼下可不是他们部队里,当下也就担心了起来。

????“哥,舒儿,我们走吧。”

????慕煜北自然也不想看到几个人在这里上演一幕纠纷的亲情恩怨,所以顿时就拉着云舒往车子的方向走了去,小郭也拦着云卷,让他上车。

????“阿卷!木木!你们听妈妈说,妈妈……”

????依莲心里一个着急,连忙迎了上去,顾不上眼里已经饱含着的泪花,越是见到这两个孩子这样敌对的态度,依莲的心里的疼痛就越是加剧了一分。

????阿朔跟那两个黑衣男子连忙迎了上去,隔开了依莲,小郭则是推着云卷上了车,云舒也被慕煜北半推半抱着上了车,一切都快得来不及眨眼,几辆车子就是这样迅速的离开了原地。

????依莲见状,顿时泪流满面,再也忍不住的也上了车,让孟晓诺他们一起跟了上去。

????到底是自己的孩子,即使他们很恨着自己,可是……依莲以为自己真的可以绝情冷漠一点,但是,一见到这云卷云舒兄妹两,所有的隐忍与坚强也顿时崩溃了下来,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

????……

????并不是什么高档餐厅,不过是一家看起来挺干净整洁的餐厅罢了。

????几人进去就要了一个小包间,但是大家的心情似乎都很差,尤其是云卷云舒兄妹两,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依莲跟孟晓诺竟然也跟了过来。

????“你还想说些什么?上次还跟你说得不够明白吗?”

????云舒冷漠的望着就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语气很森冷,森冷得让依莲觉得一把把刀就那么没入了她的胸口,疼得要窒息。

????“阿卷,木木,妈妈知道,都是妈妈的错,妈也不奢望你们能原谅我,但是,晓诺是无辜的,她从来都不知道我们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她是你们的妹妹,妈还是希望你们兄妹三能够相亲相爱的,我……”

????“够了!说够你就可以滚出去了!我姚云卷从来都只有姚云舒这么一个妹妹,我哪里来的妹妹?你就那么一个卑贱的女人还不资格让我们喊你妈!你还回来做什么?认亲?我要是你,早就吞金自杀了,那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你都当父亲都没有脾气是懦夫不成?就凭你们一对奸夫淫妇做的事情,足够让你们坐上几年牢,所有的声誉都尽数扫地!”

????依莲的话还没说完,云卷那冷厉的声音立马就响起了,不愧是兄妹,连说话都是那么的相似!

????“云卷哥哥,舒姐姐。”

????孟晓诺有些害怕的望着云卷,一手拉了拉依莲。

????“父亲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那么对他?还跟别人生下一个女儿,还嫌着给他带的绿帽子不够正是吧?别忘了,父亲还没跟你离婚!你他妈的怎么就是禁不住寂寞饥渴到这种程度?现在竟然还敢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你还真是不知道无耻二字怎么写了?”

????云卷恨不得手里有把枪,说不准就是要给对面的女人几枪了!

????“哥!你先冷静一点……”

????云舒拦住满脸阴沉的云卷,“跟这种女人生气根本不值得。”

????很清冷的声音,沙哑而冷漠。

????被云舒这么一拉,云卷才又缓缓的坐了下去,一脸的阴骜冷酷。

????云舒吸了口气,伸手给云卷和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慕煜北倒了杯茶,抿了口茶,望了对面的母女一眼,冷然笑了笑,“我说过,你们还是不要过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为好。你现在不是过上了你所谓的幸福的生活吗?又何必回来?跟我们炫耀你的幸福吗?”

????云舒吸了吸鼻子,又喝了口茶,冰冷的眸光渐渐的染上了些许的的落寞,“多年前,父亲只是一个小小的军官,从一个小小的中尉军官做到今时今日,堂堂的军区总参谋长,中将军衔,整个锦阳城的人几乎都没有不认识他的。别人总是只看到他表面的风光无限,有谁能看到他背地里的艰辛?那一年夏天,他不得已把我送到了叔叔的身边,自己也带着哥哥回了部队,从此哥哥跟他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一生也没有再娶,含辛茹苦把我跟哥哥拉扯大。虽然那时候我也是同样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受尽了别人的讥笑跟白眼,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怪过父亲,因为我知道,他就是不忍心看着我跟他一起过着流浪般的生活,所以不得已,只能努力给我找一个相对稳定的生活。在我眼里,他比天底下任何的一个父亲都合格。不仅教会了哥哥跟我怎么做事,更教会了我们怎么去做人。他常常说,连最基本的做人都不会,还说什么做事呢……后来,父亲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终于争取到了回到锦阳城的机会,才把我接到身边,因为觉得亏欠我,所以总是加倍的对我好,还有哥哥也总是护着我。于是我后来就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母亲只不过是一个多余的名词而已,有他们我就足够了。”

????讲到这里,云舒又是落寞的笑了笑,吸了口气,才继续,“父亲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我跟哥哥的身上,他说,希望以后我们可以不要像他一样那么辛苦,他辛苦了一辈子,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那么辛苦,所以,为了培养我们的能力,他总是习惯了扮演一个严父的形象,在成长的历程中,我跟哥哥没有少挨他体罚,每一次几乎都是给伤到了,可是,每一次也都是他小心翼翼的给我们上药。我每一次看到父亲低下头去给我们上药,那一根根抖擞的白发的时候,我都会非常的难过。我跟哥哥到底还是欠着父亲太多了。”

????“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哥哥,还有父亲三个人加起来的分量到底能占到你心里的几分?想来应该是很浅薄吧?不然你怎么可能会就那样义无反顾的走掉?一个连自己的丈夫,亲生儿女都能抛弃的女人……为了自己所谓的真爱?你明白什么是真爱吗?在我看你,你根本就不明白!一个男人若是真的爱你,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人承担着这份千古的骂名,我只能说你们这样的爱情太过于可笑了。”

????“不是的,木木!事情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你要知道,我跟你们的父亲并没有什么感情,你父亲本身也有自己心爱的女人,我们在一起过得很勉强,那样的生活只不过是相互煎熬而已,还不如让大家都早点解脱了!我原本以为,我一离开,在成全了我自己的同时也成全了你们的父亲,可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也就是这样过了一生,我以为他还可以找到他自己心爱的女人的,这事情本来就是我始料未及的。你们的父亲心里从来都没有我,住着的,一直都是别的女人,我就是……”

????“你给我住口!明明是你自己的错误还想拼命的往父亲身上推?父亲对你好不够好吗?那些年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你以为他跟你一样水性杨花不成?法律上你们的婚姻都一直存在着,你还想他能找到谁?他是一个军人!他身上背负着什么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明白?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嫌弃父亲的!还总拿你的初恋情人跟父亲比?父亲是那种人能比得上的?是,你现在是高高在上的贵妇人,mK的总裁夫人!多么荣耀的身份!我们只不过是被你遗弃的孤儿而已,你根本不用这样子假惺惺的在我们面前装出这么一副可怜相。你最好保证以后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更不要出现在父亲的面前,否则,我绝对不会介意将拳头挥向你们,哪怕背上什么不孝不忠不义的骂名,我也绝对在所不惜!还有你!小云从来就没有什么妹妹,她只有一个哥哥,就是我姚云卷!我同样也只有姚云舒这么一个妹妹!我们姚家可高攀不上你们,以后有多远你们就给我滚多远!要再让我听到你们诋毁父亲,那你们就试试我的拳头到底有多硬!滚出去!”

????云卷本来还是能按捺得住的,然而一听道依莲这样说姚峥,当下就是火气直往上冲,怒发冲冠了!

????‘啪!’

????大掌重重的一拍,整个桌子都震了起来,桌上的茶具纷纷掉了起来,吓了依莲跟孟晓诺一大跳!

????“哥!”

????云舒也是一愣,还从来没有见过云卷这么大的火气!要知道,云卷向来也是很能忍的人,然而,兄妹两似乎都一样,一碰上依莲的事情,都这样轻易的失控了!

????望着云卷一副阴骜愤怒的样子,依莲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停下半拍了,胸口的闷痛感觉更是强烈了起来,顿时不禁是泪流满面,心里的愧疚浓郁得像一道高高的望不到顶的墙,硬生生的朝她拦了过来,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两个孩子还真的是会恨她恨得这么深!

????“阿卷!对不起!妈妈没有诋毁你们父亲的意思,妈妈只是在跟你们说明真相而已,你们不相信也可以去问你们的父亲,我相信……”

????依莲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的开口。

????闻言,云舒眼神一寒,一道凌厉的光芒乍然掠过,冷冷的望向了依莲,“够了!你有什么资格说父亲?你敢说父亲亏待过你吗?就算他之前喜欢的是别人,可是结婚之后他可曾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倒是你,三天两头跟别的男人见面,你还真当我跟哥哥都不知道吗?父亲什么时候不是依着你?现在过来跟我们说什么妈妈?我们的妈妈早就死了!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死了!有时候我真是恨透了自己身上竟然流着跟你一样肮脏的血,你好好呆在你的国外好好的还回来做什么?哥说得没错,你现在是高高在上的mK总裁夫人,我们不过是被你遗弃的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已,所以,我们各安天命的吧,孟太太!”

????“同样是你的孩子,待遇简直是天壤之别的,这种事情,也就是你才能做得出来了!既然不疼惜,又何必生下来?从你毫不犹豫的转身的转身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决定这辈子绝对不会原谅你,所以,恭喜你,你完全可以跟之前一样心安理得的过你们幸福美满的日子,何必又回来给自己添堵呢?”

????“木木,阿卷,你们听我说!妈妈知道是妈妈对不起你们,我错了,我知道是我错了,这些年我也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愧疚里,每天看到晓诺天真无邪的脸,我心里的愧疚就会多一分,是妈妈太自私了!这些年来,最觉得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们兄妹两个,我也不想的,当初我也想将你们一起带走的,可是我……”

????依莲崩溃似的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很是痛苦的抓住了云卷的衣袖。

????“滚开!你不配做我们的母亲!各安天命吧,你回去做你的总裁夫人,我们还是我们姚家的人,永远不想跟你再有什么交集!现在马上给我出去!马上滚!”

????云卷毫不留情的甩开了依莲的手,一手指着门口愤怒的大吼了起来,真怕再继续下去,他就会控制不住冲上去失手将这个女人给掐死了!

????“阿卷!我……”

????依莲怔怔的收回了手,咬了咬唇,拼命的压制住胸口肆意翻滚的疼痛,眼泪噼里啪啦掉得很厉害,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然而,坐在一旁的孟晓诺早已经惊呆了,眼下总算也大概的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当下就是有些不理解的望着依莲,瞪大了那双美眸,有些不敢置信的开口,“妈妈,你……你说的对不起哥哥姐姐,难道就是当年抛弃了他们吗?你……你跟爸爸是不是……是不是就那样……私奔了?”

????“晓诺……晓诺相信妈妈!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妈妈是有苦衷的!妈妈当年实在是过得太煎熬了!要是不离开,妈妈也会疯的!晓诺!不要怪妈妈,不要怪妈妈好不好?我也不想,我真的也不想的,我实在是太痛苦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样……”

????依莲有些语无伦次的开口,眼里充斥着一道挣扎的痛苦,紧紧的抓着晓诺的手,却是望着云卷跟云舒。

????一听到依莲这话,孟晓诺当下也惊愕了!

????美丽的眼睛里先是一片震惊,继而是一道内疚,再则是一道失望,最后便是一道落寞与伤感,很是失望的望着依莲,又有些愧疚而难过的扫了云卷跟云舒一眼,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兄妹两这么恨依莲的理由了!这事情,要是换成自己,恐怕也会受不了的吧?

????私奔!竟然是私奔!就那样丢下自己的一双儿女!还有一个作为军人的丈夫!

????瞬间,依莲在孟晓诺心里的形象锐减了!要知道,小丫头自己心里也有自己的信仰!从小就膜拜军人,更是喜欢那些军人军嫂的形象,然而,这些形象现在就是被依莲破坏殆尽了!看着自己的哥哥姐姐那一副冷淡疏离的样子,孟晓诺忽然觉得心里亦是一阵绞痛,顿时让她难受得不行!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她应该站在哪一边了!

????“妈妈……你,你怎么能那么做……还有爸爸……”

????孟晓诺呆呆的望着依莲,怔怔的开口道。

????“晓诺!晓诺!不要怪妈妈,妈妈真的也不想的!”

????……

????云卷冷眼的望着眼前的这对母女,这一幕看在他眼里,只不过是觉得讽刺至极!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要不是亲身经历过那些事情,也亲眼所见了,就单单看着她着温婉柔美的外表,还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真的会抛夫弃子跟别的男人远走高飞!

????“你们不滚,那我们走吧!”

????冷漠的收回了那厌恶的眼神,云卷到底也不愿意再做任何的停留,‘嗖’的一声站了起来,一脚将椅子往旁边一踢,毫不犹豫的大步流星的朝门口走了去,只给依莲她们留下很冷漠的一个背影!

????到底还是失去了冷静了!连一向控制力很强的云卷也是如此!

????云舒见状,也偏过头望了慕煜北一眼,见着慕煜北跟自己点了点头,然后也站了起来,将自己的外套拿上,也跟着朝门口走了去。

????“舒姐姐!”

????孟晓诺那微微哽咽的声音传了过来。

????云舒稍稍收住了脚步,并没有回头,只听见她轻轻地叹了口气,语气依然冷冽如冰,“抱歉,知道你是无辜的,但是我还是无法说服我自己真的去接受你这个朋友。你是孟振凡跟这个女人的女儿,而我跟哥哥却永远都是姚峥的孩子,姚峥永远都是我们最敬爱的父亲,我们容不了别人侮辱他,不然,就算父亲不计较,我也一定不会放过她,即使那个人给了我生命!有时候想,命算什么呢?如此肮脏的躯壳,不如不要。我们到底是不同一条路上的人,所以,各安天命吧!”

????云舒背对着孟晓诺跟依莲,冷冷落下这么几句,语毕,便提着步子缓缓的离开了,阿朔等人很利落的跟了上去。

????包间内,顿时又恢复了一片平静。

????孟晓诺幽幽望着云舒离开的身影,胸口一痛,忽然感觉自己一口气没上来,一片熟悉的黑云迅速的朝自己袭了过来,她一直招架不住,便又是这样倒了下去……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