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1 绝不原谅上-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241 绝不原谅上

逐云之巅2017-5-5 21:53:28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241绝不原谅上

????那是一个中年女子,一身浅灰色的套裙装,风姿优雅卓绝,风韵犹存的脸上挂着温柔而大方的微笑,美眸里闪烁着暖暖的柔光,也能是意识到云舒他们在看着她吧,这才缓缓的将那眼神从孟晓诺的身上移开了。请使用访问本站。

????趁着云舒打量她的同时,依莲也很认真的将云舒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但是脸上的微笑却一直都没有淡下去。

????然而,当看清楚依莲的时候,云舒却瞬间踉跄了一下,原本清淡的眸子里染上了一道不敢置信,随即波及而来的就是那漫无边际的痛苦!清瘦纤细的身子顿时僵硬冰冷如冰。

????云舒的反应立即就被慕煜北察觉了,他甚至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被他握在手心里的素手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冰冷了下去,冰冷僵硬如同冬天里的寒铁!他心里一惊,连忙转过头,紧张的往她的脸上望了去……

????只发现那张洁白素雅的小脸上已经是苍白一片了,眸光冷冽如寒霜一般,隐藏在深处的恨意也泄露了出来,但是,最让他感到害怕和惊慌的,却是她从来没有表露出来过的痛苦,是的,痛苦!很浓郁的痛苦!

????她吃力的将自己的眼神收了回来,胸口处传来的疼痛几乎让她忘记怎么呼吸了,有些艰难的移开了脸,干脆闭上了眼睛,不知道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克服那道窒息的疼痛,吸了口气。

????“舒儿,你怎么了?”

????慕煜北压低了声音,很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感觉到她的掌心处已经溢出了些许的冷汗,慕煜北下意识的抓紧了她。

????云舒并没有说话,喉咙里的苦涩让她根本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这一刻她只感觉到疼,哪里都疼,全身上下,尤其是胸口处!

????深深的吸了口气,她不敢再朝那个方向看了,怕自己会一个控制不住就会冲上去将那个女人掐死了!

????她还是跟当初离开的时候一样,容貌没有多大的变化,依然还是那么光彩照人!只不过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就在这张美丽温柔的容貌之下,这个女人有多么的残忍绝情!

????察觉到云舒没有什么反应,只能感觉到她身上的温度越来越冷,脸色也就刹那间苍白如白纸一般,只好拉着她让她坐了下来。

????云舒没有拒绝,然而所有的理智也瞬间就回来了,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清冷的脸上染上了一道嘲讽,很顺从的坐在了慕煜北的身边。

????“慕董,慕夫人!这是我的太太阿莲,这是我的女儿,孟晓诺!这位你们应该认识了,是我们mK最有干劲最优秀的执行总监,宁馨儿!”

????孟振凡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云舒他们的反应,就是满脸微笑的朝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非常热情的介绍道。

????“舒姐姐,姐夫,你们都认识我了!呵呵,没想到你们竟然是……我本来还挺难过遗憾今天你们没有过去呢,不过现在挺好了!”

????孟晓诺一脸的狂喜,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云舒的喜欢。

????“慕董,慕夫人,你们好!很高兴能见到你们!尤其是慕夫人,之前听说慕董已经结婚的消息,我跟凡哥都吓了一跳,这些年我们都是在国外,所以对这边的消息都不是很关注,倒没想到我们一回来,就听到了这么一个大新闻,刚刚还听馨儿说你们即将在五一举行婚礼,在这里就先恭喜你们了!”

????依莲显然没有认出云舒,二十多年了,想来女大十八变,谁还能想起当初那么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会长成今天这般清冷淡漠的模样?况且,依莲这段时间回来,就是一直呆在家里,或者偶尔去公司看看而已,锦阳城并不是他们想长期待下去的地方,要不是因为……他们这辈子,倒也不想再回来了!

????“谢谢。”

????慕煜北很冷淡的回了一句。

????此刻,慕煜北已经能感觉到了云舒身上的那道冷漠的疏离感了,就跟当初刚刚与她重逢的时候一样,但是,他知道并不是针对他,之前带她出席其他的酒会也不见得她会这个样子!

????慕煜北警惕的抬起头,黑眸不冷不热的扫了对面的几人一眼,隐隐约约的能感觉到云舒似乎对她们怀有一些敌意了。

????似乎也能察觉到慕煜北夫妻两的冷淡,依莲顿时有些尴尬了,孟振凡这时候也给慕煜北跟云舒俩倒了茶,吩咐服务员上菜,而孟晓诺一直想说些什么,却被依莲给摁住了。

????“听说慕夫人是警察?之前还帮助过小诺?”

????依莲又柔声开口道,温和的眼神落在了云舒的身上。

????“当然了妈妈!你可别看舒姐姐年纪轻轻,她现在可是公安局的局长了!舒姐姐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女人!我早跟你说过舒姐姐不是坏人!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没等云舒回话,孟晓诺就直接开口了。

????“哦,是吗?那慕夫人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了,不知道现在是在哪个局里工作,改天说不定还能登门拜访呢!”

????孟振凡也有些惊讶的望着云舒,想来,能让慕煜北看上的女人应该也不简单吧?看这样貌也不算什么姿色很高的,比宁馨儿都逊色很多了,不过看着气质倒是挺淡雅的,而且此刻看着,总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冷而疏离的气息,这让孟振凡有些莫名其妙了。

????“这个我知道!就在那个什么城北区公安局!我那天就是去那里就找到了舒姐姐的!”

????再一次,孟晓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哦?城北区?就是分管我们城北区的吗?那以后可得管你叫苏局长了,哈哈!”

????孟振凡倒是有些意外了,如此年纪轻轻就能爬上这么一个位子,恐怕也是不简单了!可是,在锦阳城并没有听说这个苏家吧?能把一个女人捧上去,那不是还需要一些实力吗?难道是慕煜北?孟振凡跟依莲都是有些惊讶的相互对视了一眼,表现得十分的默契,然而,见到这么一幕,云舒的眼神越发的寒冷凌厉了。

????而孟振凡也就是那么思量了一下,终于还是继续开口了,“不知苏局长家父是……”

????“不是,爸妈,舒姐姐不是苏……”

????孟晓诺本来想跟孟振凡他们解释清楚的,然而她才刚刚开口,就被依莲拦了下来,只好有些郁闷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闭嘴了。

????听到孟振凡这么一问,云舒那冰冷的神色越发的冷冽了,优雅而冷漠的端起茶,淡淡的抿了一口,唇边掠过一道不屑,忍着胸口处正想全身各处肆意蔓延的疼痛,十分漠然的抬起头,不冷不热的扫了对面的孟振凡跟依莲一眼,喉咙里的苦涩也是浓郁了起来。

????但是,她还是对着孟振凡跟依莲勾出了一抹如料峭春风般寒冽的冷笑,就担心你们不会问,没想到自己跟父亲哥哥这么煎熬的二十多年过来,他们却是过得有滋有味的!这天地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而且,他们竟然还敢回到锦阳城!

????云舒只能笑着命运果然就是会捉弄人,跟他们开了一场又一场玩笑!

????“我不姓苏,我姓姚,我叫姚云舒,孟总,孟夫人,你们弄错了。你们可以叫我姚局长,而不是苏局长。我的父亲是姚峥,省军区的总参谋长,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我还有一个哥哥叫姚云卷,现在是某一军区的下辖的一个团长。很好听的名字,是吧?名字是我们的父亲给我们取的,闲看门前花开花落,坐望天外云卷云舒,在这之前,我叫姚木木。父亲说我们兄妹两不应该是被束缚的命运,所以才给我们取了这样的名字。”

????清淡的语气跟一阵徐来的清风似的,带着一道苍凉,但是听着却觉得很平静。

????“啊?舒姐姐,你父亲还有哥哥都是军人吗?那你妈妈呢?”

????一听到云舒这番话,孟晓诺当下眼睛就亮了起来!没人多少人知道,孟晓诺从小就是一个军迷!

????“嗯,都是军人,所以注定命运悲苦,我没有妈妈,她早就死了。”

????云舒很平静的回答了孟晓诺的问题,说话的时候,那清冷的眼神还似笑非笑的扫了已经陷入了震惊之中的依莲跟孟振凡。

????‘呯!’

????这下,云舒的话才刚刚落下去,一道清脆的声音乍然响起了,低下眸光一看,才发现依莲手上的筷子已经掉落了下来。

????“你……你就是木木……是吗?”

????依莲脸上的微笑顿时都僵硬了起来,美目里染上了些许震惊含着一些浅淡的晶莹,不敢置信的望着对面冷若冰霜的云舒。

????这一幕只会让云舒觉得无比的可笑,让她觉得非常讽刺的是,这个女人还表现出一副愧疚的样子!那楚楚可怜重逢的喜悦似的样子,让云舒感到无比的恶心!她差点忘记了这女人当初那绝情冷漠自私的样子了!

????她记得也就是这个女人,曾经嫌弃过她的父亲,当时他们的父亲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上尉而已,给不了她想要的光荣,所以,这个自私冷漠的女人竟然会忍心就这样抛夫弃子,跟初恋情人远走高飞,一走就是二十多年,然后现在回来了,可笑的是,竟然还带了一个女儿回来!

????这时间没有比这个更荒唐的事情了!

????云舒除了心痛之外,就是觉得可笑到了极点了!

????一脸讥笑的收回了视线,将手上的茶杯搁了下来,最后冷漠的望了依莲一眼,唇边嘲笑的意味越发的浓郁,但,终于还是不想再继续呆下去了,不然,她真的不敢保证下一秒钟她是不是就会冲上去将这个女人狠狠的抽上一顿!

????徐然站了起来,清瘦的身影染着一道萧瑟的苍凉感。

????“你们不应该回来的,躲得远远的不好吗?我要是你的话,我绝对不敢再踏上这片土地半步,我想,我应该早就割腕或者跳楼自杀了,哦,差点忘记了,你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荣辱道德观,所以你还是能选择这么心安理得的活着,还活得这么有滋有味,我说我除了佩服你,我还能说些什么?”

????背对着依莲,云舒冷淡的落下这么一段话,然后便提着步子往门外走了去。

????“舒儿!”

????慕煜北甚至还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瞧着云舒一脸痛楚的离开,顿时心里也是揪成了一团,顿时站了起来,就要追出去,然而,刚刚迈出一步,宁馨儿就刚好凑了过来,应该是正想着给慕煜北云舒倒水吧,慕煜北这么一站起来,宁馨儿就怔了一下,一时没站稳,硬生生的就往慕煜北怀里栽了去。

????慕煜北措不及防,一心就想着追上云舒,也没有在意身旁的宁馨儿,结果宁馨儿这么一扑,便是下意识的抓住了慕煜北。

????“啊!煜北学长!”

????宁馨儿惊呼了一声,双手紧紧的抓着慕煜北胸口的衣襟,一副惊吓楚楚可怜的样子!就跟依莲脸上的那副表情一样!

????慕煜北再傻,也明白了眼下的情况了!

????深不可测的眸子里带着如同冰针一般的冰寒,冷冷的扫了依莲跟孟振凡一眼,一把推开了抓着自己的宁馨儿,力道之大,直接让宁馨儿往桌边撞了去,巨大的撞击声传来,宁馨儿的惨叫声应声而起!

????桌子被那么一撞,桌上的茶具也‘呯呯’的掉落到了地上,瞬间被摔得粉碎!

????“滚开!”

????不再是那平淡无波的声音,这一次,是那冷淡中带着一股浓郁的厌恶的语气!

????“她要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就给我等着!”

????“煜北学长!”

????“慕董!慕董你先不要着急!”

????孟振凡一听到这响声,才乍然将思绪收了回来,连忙迎了上来,一脸焦急的开口道。

????“不着急?她要少一根头发丝,你们把命都赔上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滚开!”

????慕煜北森冷的落下这么一句,便追了出去。

????“慕董!慕董!你听我说!”

????慕煜北才刚刚迈出一步,又被孟振凡拦住了,慕煜北大手毫不留情的一推,一边叫了门外的阿朔。

????“阿朔!”

????“是!少爷!”

????只见顷刻之间,阿朔已经带着一名黑衣男子迎了上来,一把拦住了孟振凡他们,慕煜北这才疾步匆匆的走出了雅间,脸上尽是阴沉而紧张的神色。

????“舒姐姐!”

????孟晓诺刚刚都已经被吓傻了,根本就是搞不清楚状况了!眼下看着云舒跟慕煜北都是这样一身冷漠的离开,就是吓了一跳,很是不理解的望着门口的方向,瞪大了眼睛,半响,也没有回过神来。

????“妈妈,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舒姐姐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我们不要回来?你跟爸爸之前回来过吗?你们很早之前就认识舒姐姐了是不是?”

????孟晓诺沉寂了好半响,终于也缓缓的回过神了,很是好奇的望着依然还沉寂在恍惚之中的依莲,一手摇了摇依莲的手臂,紧张的问道。

????被孟晓诺这么一个摇晃,依莲才恍恍惚惚的回过了神,美目里的幽光暗暗的沉寂了下来,美丽的脸上拂过了一道愧疚与酸涩,默默的低下头去,并没有回答孟晓诺的问题。

????“孟总请留步!”

????“宁小姐还望你自重!”

????阿朔面无表情的望着眼前还想追上去的两人,十分公式化的开口。但是,其实心里却还是有些担心了!刚刚看到少夫人就那样一脸苍白的离开了,自己还不放心的让一个人追上去了,自己则是担心里面的少爷是不是会有什么事情了!想不到这几个人竟然把少爷跟少夫人都给惹了!阿朔当下就是对着几个人很是反感了!

????——《假戏真婚》——

????夜晚的海都很冷,早上的那场雨早已经停了下来,但是空气中依然还是到处飘荡着一股微凉的湿意,连风都有些冷冽了,拂过人的脸上,让人觉得有些微微的疼意。

????慕煜北一路追出来,并没有见到云舒的身影,心里也是隐忍着那股不安,耐着性子找下去。

????“少爷,少夫人就在天台上。”

????那名被阿朔叫着跟上云舒的黑衣男子一见到慕煜北朝这边走了过来,立马就迎了上去,恭敬的对着慕煜北鞠躬开口道。

????“让阿朔备车,准备回去。”

????慕煜北落下这么一句,便大步的朝天台上走了去。

????“舒儿!”

????慕煜北往天台冲了去,一边喊着云舒的名字,然而搜寻了大半圈,却没有发现云舒的身影,当下一急,俊眉也是皱得深深的,正想离开,而这时候,一道清淡而飘渺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在这里……”

????正是云舒的声音,沙哑而清冷。

????慕煜北迅速的收住了脚步,偏过头往声源望了去,才发现云舒就靠着墙边坐着,面对着前方的大江,昏暗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显得有些落寞。

????“坐吧。”

????云舒淡淡的抬头望了慕煜北一眼,扫了自己身旁的空地一记,示意慕煜北随意坐。

????慕煜北深深的望着云舒,苍凉的夜色让这风变得更是凉了起来,透过那昏暗的灯光,依稀可以看到她那苍白的脸上沉淀着的那道死寂与忧郁,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只能慢慢的走了过去,在她面前站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脱下自己身上的那洁白的外套,往她的肩头披了去,之后才紧挨着她坐了下来。

????“觉得很讽刺对吗?”

????云舒淡淡的问道,“我没想到还会再次见到她,可笑的是,她还是以什么mK孟夫人的身份。她居然还真的能就这么心安理得的听着别人这么叫她,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无耻的女人,你见过吗?”

????很平淡的语气,波澜无惊,听着感觉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似的,但是只有云舒感受得到自己胸口那沉淀着的肆意的疼意。

????“她……她就是……母亲吗?”

????慕煜北沉默了一下,才低声的问道,细细那么一想,才发现云舒跟刚刚的那个女人似乎有点相像了!

????“母亲?你觉得她配吗?”

????云舒冷笑一声,回答道。

????“从她跟那个男人离开的那一刻起,不管她的初衷是什么,我就发誓,这辈子,即使我死了,我也绝对不会原谅她,不管什么理由!我最恨背叛,我已经连带着把父亲的那一份恨意都恨上了!有时候,我甚至痛恨自己,恨自己身上为什么就是留着她的血!”

????“舒儿,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听到没有?”

????“你让我怎么冷静?要是你,你觉得你能冷静吗?一个抛弃了你二十多年的女人现在突然回来了!还带着另一个男人和她跟那个男人生下的女儿!她这让我们情以何堪?将父亲置于何地?她跟父亲并没有离婚你知道吗?她这是硬生生的把绿帽子往父亲的头上戴!还戴得那么正!要是你,你还能冷静吗?在她心里,我跟父亲还有哥哥他们,到底算什么?你知不知道,要是这件事传出去,后果会有多严重你明白吗?父亲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当年的事情已经让他绝望过一次了,我不想再让他绝望一次……”

????云舒越说就越是激动,到最后,素手都有些颤抖的抓住了慕煜北的大手,冰冷的温度传来,让慕煜北轻颤了一下,连忙给她收拢了衣服,“我明白!我明白舒儿!”

????“为什么还要回来?还嫌我们被折腾得还不够吗?她竟然还能那么心安理得毫无愧疚的出现!我完全不能理解!”

????依莲的事情在姚峥还有云卷云舒三人的心里就是一个不可触碰的逆鳞,这么多年过去,他们之间谁也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情,就是害怕去触碰了那个不堪回首的记忆!可是,这事情越是被尘封着,云卷跟云舒心里的恨意却是在滋长着的,尤其是想起当初遭受过的嘲笑与侮辱。

????“也许,他们也有他们回来的理由。”

????慕煜北轻轻叹了口气,担心的望着云舒,“放心吧,我会尽量不让这件事蔓延出去,你也不要太担心,父亲那边……”

????“我不敢想象父亲要是真的知道了这件事情,会有什么反应!事实上,父亲一直觉得自己是欠着那个女人的,之前得知她走了之后,也没有想过要为难她,可是现在……”

????云舒不禁觉得头疼了起来,喉咙里的苦涩没有消减半分,沙哑的声音有些哽咽了起来,“她怎么可以这样生活得幸福,而我们却时刻的煎熬着呢?其实,如果当年她没有离开,那么后面的很多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人总是那么现实吗?她就那么不甘寂寞吗?父亲可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对她的,每次回来探亲,总是想方设法的让她开心让她满意,可是,到头来,父亲他得到了什么?如此残忍的背叛?因为她,父亲还甘愿一生就这样耗着,就是一个人!你说,那个女人她是不是一个罪人?”

????“都过去了,舒儿!没有她,我们依然过得很好,别担心,也许他们不会在这里呆很久,要是不想见他们,那就不要见了,父亲那边暂时瞒着也好,免得大家还要为这事情难受,现在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而且,再过不了几天,我们的婚礼就要到了,我不希望大家都不开心,当做今晚没见过他们,嗯?”

????不知道怎么劝慰了,慕煜北眼下也只能轻轻的揽着她,疼惜的开口。

????云舒深深的吸了口气,任由着慕煜北揽着,突然间,什么也不想听,什么也不想说了。

????空气顿时就这么沉寂了下来,有一点点的压抑,冷冷的温度透过后背传了过来,云舒觉得很冷,也很疼。

????慕煜北也没有去打扰她,就是那么陪着她坐着,良久过后,才缓缓的从衣袋里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是我,关于跟mK的一切合作,从现在开始,统统取消,项目重新找合作商,品牌代言人……也换一个……”

????“嗯,一切的合作项目统统作废取消,将所有的资金全部撤回,等待我的指令行事。”

????一个电话完毕,另一个电话又拨了出去。

????“布诺斯,是我!马上去办一件事情,给我查查mK的孟振凡最近时间在国外的动向,包括他的太太还有女儿,还有mK的资金流动情况也要继续重新调查一遍,尽快把结果传给我。”

????……

????依莲已经出现了,大家淡定,文文已经在慢慢的收尾了,宝宝的片段老云琢磨是不是要放在番外写比较好一些…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