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6 惊天消息下-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96 惊天消息下

逐云之巅2017-5-5 21:49:47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96惊天消息下

????云舒轻轻的点了点头,对着冷振笑了笑,“嗯,那我先走了,您保重!”

????“你也保重!”

????冷振低声笑了笑,抬起那只苍老的手,和蔼的拍了拍云舒的肩头。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

????慕煜北也对着冷振点了个头,然后正想拉着云舒往车里坐了去,而这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乍然响起了!

????“姚云舒!你这小贱蹄子!今天是暖暖的大好日子,你过来做什么!是不是又想过来搅局了!还嫌上次不够丢人吗!”

????是陈芳那尖锐的大嗓门,云舒眸光一寒,顿时抬头望了过去,只见到陈芳正盛气凌人的朝自己走了过来,眼里冒着愤怒的狠光,正恨恨的盯着,冷振搭在云舒肩头的那只枯瘦的大手。

????“你给我住口!”

????冷振皱着眉头,冷厉的瞪向了陈芳,那眼神里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你刚刚在骂谁?”

????慕煜北那深邃的眸光微微一眯,几道冷厉的寒光从眼底一闪而过,有些危险的望向了一脸愤怒的陈芳,自然也看到了紧跟在陈芳身后的付子鸣方怡暖还有冷挽诗夫妇了!倒是都聚齐了!

????慕煜北的声音很是平淡,而正是这样的平淡让陈芳一干人感到一阵蚀骨的寒冷。

????“慕……慕董……”

????方子卿有些战战兢兢的唤了一声。

????“看你还是嫌上次的教训还不足够让你长记性!下次是想断胳膊还是断腿?或者,让你都不用开口说话了,耳根子也就能清净一下了。”

????慕煜北似乎没有看见其他人一般,冷淡的视线就落在有些僵硬的陈芳的身上,平静的俊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是空气里竟然飘荡着莫名的压抑气息。

????陈芳一听慕煜北的话,不禁打了个寒颤,有些赤红的眼睛略微停滞了一下,很快,一道幽光迅速的从眼底闪过,她顿时有些恍然大悟了,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慕煜北,尖叫道,“是你!上次的事情一定是你干的对不对!你是让那些小混混故意弄伤我的!”

????“我是不会承认的,除非你能拿出证据来,你必须马上为刚才的话跟我的夫人道歉,不然,后果不是你所能承担的。”

????慕煜北很平静的开口,轻描淡写的瞥了陈芳一眼,那眼神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寒冷,完全就是一副,‘没错,就是我干的,但是我不会承认,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样子,让陈芳看了恼怒得不行!

????“向她道歉?我呸!门都没有!想你堂堂的欧冶董事长,竟然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就不担心被天下人耻笑吗?而且你对付的对象还是一个老人!”

????陈芳吸了口气,瞪了云舒一眼,硬是找回了自己的底气了。

????“对付你这样的东西,应该不能用太光明的手段。”

????慕煜北淡然回答道。

????“你说什么?哼,堂堂慕董就是这样的素质吗?”

????“妈,您别乱说话!”

????冷挽诗有些不安的迎了上来,想要阻止陈芳,然而却被陈芳一手打了回去!

????“你别拦着我!今天我就是要教训一下这小贱人!还想过来闹事了!不要以为攀上了髙枝就可以跟我傲了!让我道歉,做梦!”

????“挽诗,把你妈带回去!”

????冷振脸上也浮起了一丝怒气了,对着冷挽诗低喝了一声。

????“爸!您别生气!妈她也不是故意的!慕董,请您别跟我妈计较!我妈她不是故意的!可能,可能是刚刚酒喝多了一点!”

????闻言,慕煜北唇边勾出了一道浅淡的弧度,眼神异常的平和,声音也是平淡无波,“如果我硬要你跟舒儿道歉呢?”

????慕煜北看都没看冷挽诗一眼,倒是很平静的望着陈芳,眼里渐渐的染上了一些饶有兴味的流光,而此时,阿朔跟布诺斯也已经站到了慕煜北跟云舒的身边,皆是一脸嘲笑的样子。

????“跟你这种人讲素质,只会玷污了我们的少爷,请你马上跟我我们的少夫人道歉!”

????阿朔寒着一张俊脸,紧紧的盯着陈芳。

????云舒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漠然的望着眼前站着的一干人,观察了好几眼,没有错过方怡暖那充满了恨意的眼神,当然,还有付子鸣那歉意而留恋的目光,淡然一笑,轻轻的伸手拉了拉慕煜北的衣袖,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慕煜北随即对她宠溺的笑了笑,欣然点了点头,大手一挥,阿朔这才退了下来。

????“我记得,我只是让布诺斯把礼物送进去就出来了,不知道陈女士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单单凭你刚刚那些话,我完全可以告你诽谤!”

????“有本事你就告去好了!”

????陈芳似乎一点也不害怕,还大笑了起来。

????云舒挑了挑眉,差点忘记了这女人还是有些底牌的,难怪她能这么有恃无恐了,不过,她现在可没有时间跟她磨蹭了,时间真的差不多了,清淡的眸光越过了陈芳跟冷挽诗,朝付子鸣跟方怡暖望了去,望了他们好一下子,才淡淡的开口,“祝你们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谢谢你,云舒!”

????付子鸣挣扎了好一下子,有些难以抑制的近乎贪恋的望着那张淡雅的容颜,然而却被两道阴冷的眸光给逼退了,乍然回过神来一看,慕煜北正充满占有欲的紧紧扣着云舒的纤纤细腰,黑眸里充斥着警告而凌厉的流光。

????腰间突然的收紧往云舒怔了一下,下意识地抬头一看,便发现了男人那张有些阴沉的俊脸,当下在心里无奈的笑了笑,利落的收回了眼神,对着站在一旁的冷振淡然笑道,“爷爷,我先走了,改天有时间一定过来看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劝劝奶奶的。”

????冷振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去吧,不然都要赶不及了!”

????看到祖孙两如此和睦的一幕,陈芳感觉自己几乎都要妒忌得发狂了,刚刚这小贱人还说了什么,好好的劝劝奶奶?姚梦诗吗?她要劝姚梦诗什么?回到冷振的身边吗?

????不行!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允许!

????“等等!你给我站住!不许走!姚云舒!你今天就是过来跟我示威的是不是!你们是不是想背着我商量什么?姚梦诗那个贱人要回来了是不是!”

????陈芳一个没忍住,竟然硬生生的冲了上去就要扯住了云舒的衣服,幸亏阿朔的身后够快,一个闪身拦住了陈芳,而这时候,云舒却乍然一个迎身而上,灵活的细臂快如闪电一般抓住了陈芳的手臂,纤细的五指仿佛那锐利的鹰爪一般抓得陈芳禁不住就放声痛呼了起来。

????“小贱人!你竟然……啊!来人啊!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大家快过来看看!警察打人啦!”

????杀猪一般惨叫声传来,顿时让云舒心里顿时一阵狂怒,正想发飙,冷不防,一道白色的身影从自己眼前晃过,然后自己就被尽数的圈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熟悉而清新的气息传来,让她感到一阵莫名的心安。

????而这时候,那几个保镖已经抵挡不住了那群疯狂的媒体记者,只见一阵阵‘咔嚓’的声音响起,闪光不断。

????“舒儿快上车!”

????慕煜北毫不犹豫的拉开了车门,将云舒往车里塞了去,自己也紧跟了进了车内,一把关上了车门。

????“布诺斯,阿朔,解决掉她立马赶往机场!我不希望看到明天的报纸有任何有关于这负方面的报道!”

????慕煜北果断了下了命令!

????“是!少爷!”

????阿朔跟布诺斯应道。

????然而那些记者已经拥挤到了车边了,一向都摸不到少爷的踪迹,眼下终于有了消息了,怎么可能不激动!甚至比冷付两家联姻的新闻更加劲爆了!刚刚大家可都见到少爷貌似在拥着一个女人往车里坐了去了,圈子里早就就有一些流言说少爷其实早已经名草有主,结婚了,可是一直都追踪不到那位神秘的少夫人是谁,上次慕姚周三家一同举办婚礼的时候,本来以为可以过去打探一些消息的,没想到宾客里面竟然不允许记者进去,帝都的门口排查很严格,甚至有一些记者在外面蹲了一整夜,结果还是没有收获任何有用的消息!就连新郎跟新娘的半张脸也没有见到!听说里面除了特聘的摄影师可以拍照之外,其他人一律不允许拍照,真是一个奇怪了!

????“少爷!少爷!真的是少爷!”

????“没错!是少爷的车!车牌号都没错!”

????“布秘书刚刚都开口喊少爷了,怎么可能有错!赶快过去!”

????“少爷!少爷!请问外面的有传言您已经结婚的消息是否属实?”

????“请问是哪位千金有这样的幸运赢得了少爷您的青睐?”

????……

????车窗被那群记者敲个不停,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围过来,就是市长到访也不见得有这样的场面!

????云舒隔着车窗望着外面的情况,心里都有了一些莫名的心慌,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她,此刻也不得不忐忑了一把。

????“开车!”

????“是!少爷!”

????收到了慕煜北的指令之后,前方的司机便启动了车子,车子终于缓缓的驶离了,而外面的记者却仍不死心的跟着车子追了上来。

????“别看了,再睡一会儿,到了机场我叫你,嗯?”

????男人大手一伸,圈过了云舒的肩头,将她往自己怀里摁了去。

????“嗯,你说明天我们会不会上了头条了?”

????云舒轻轻的靠着他的胸膛,抬着一双清凉略染着一丝迷茫的眼神望着慕煜北,秀眉轻轻的蹙着。

????“难道你还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慕煜北低下眸光,若有所思的望着她。

????云舒摇了摇头,轻声道,“也不是,就是不想成为焦点了,不然我局里也不好办事了,你知道的,上次因为方怡暖的事情,我还被停职过,不想再触碰这样的雷区了。不然,陈叔叔那边也不好交代了,还有刘副书记,不过,想想也不是什么负面的消息,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我知道你的意思,没那么严重,你放心,我尊重你的意愿,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与别人无关。”

????慕煜北似乎表现得很理解云舒似的,其实心里早就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姚云舒,姚局长现在是他的女人,他的妻子,欧冶的最尊贵的少夫人了!不过,他是不会轻易表现出来的,要诱惑她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只能忍着。

????“你也很不中意采访吗?我记得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大老板大富豪都很中意接受采访的,一来是想提高自己跟企业的知名度,二来,也相当于成为震慑一方的名人,名利双收呢!”

????云舒眯着眼,淡淡的望着他,似乎有些疑惑。

????“欧冶不需要什么外在的宣传了,每年赞助的产品宣传力度卓卓有余,应付记者是一件很烦人的事情。”

????“嗯,也对,喂,慕煜北,欧冶到底有多少资产啊?我发现你在我们锦阳城的地位好像挺可以的,刚刚冷挽诗见到你都是恭恭敬敬的,难不成欧冶比冷氏还庞大不成?”

????难怪云舒会问这样傻帽的问题,她从来就没有去了解过商海,自打跟慕煜北结婚之后,就知道他是欧冶的老总,听说过欧冶是一个很庞大的集团而已,对于其他的,倒都不是很清楚而已,上次去欧冶的时候,才偶然的发现了欧冶的辉煌而已,害得她就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有些恍惚了。

????“怎么?突然关心我们家的资产了不成?你放心吧,等你回来我就慢慢的告诉你,我也不清楚,要计算一下才行,应该不算少,欧冶跟冷氏是不同类型的企业,所经营的行业范围也不一样,应该没有可比性,不过要是比资产,你爷爷的冷氏应该比我们的欧冶逊色一筹,怎么样?不然你就辞了你的那份工作,过来给我当助理,当然,你想当经理或者董事长都可以!”

????慕煜北竟然有些讨好的望着云舒,深邃的眸子溢出了一些轻柔的流光,充满了诱惑。

????云舒顿时哑然失笑了,无奈的垂下了眼帘,将头别过了一边,低声道,“你当这事情是随随便便开玩笑的吗?你还是自己扛着吧,我除了办案什么也不会了,帮不到你任何的忙,术业有专攻,我的理想是做一名优秀的警察,将我们锦阳城管理得好好的,尽量降低犯罪率,这样我就满足了。”

????“随你吧,你高兴就行,其实娶了一个当警察的媳妇,这感觉也挺好的。”

????慕煜北宠溺的摸了摸云舒的脑袋,又忍不住将她往自己怀里摁了去,非要她紧紧的贴着他,这样,他才感觉心里好像没有那么空虚了,安全感也有了,而想想,等下又要分开好几天,他就觉得有些难受了!

????而云舒却因为他的话有些郁闷了,眯着眼有些疑惑的望着他,红唇轻抿,观察了他好一阵子,而他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低着头望着她,任由着他打量着。

????良久,云舒才眨了眨那双美丽的星眸,淡淡的开口,“你不会是制服控吧?慕煜北?可是,你不是很不喜欢看我穿制服的样子吗?”

????闻言,慕煜北便是莞尔一笑,拥紧了她,低沉的在她耳边道,“舒儿,我发现你最近特别在意你在我眼里的样子,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我有吗?”

????云舒疑惑的皱了皱眉,拼命地想了想,也想不到一个所以然,很是不明白这男人的意思。

????慕煜北低柔的笑了笑,低头在她的额前落下了一个轻吻,“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谁问我她烫个卷发好看还是现在这样好看,前天好像也有一个人问我,宝蓝色更适合她还是紫色,好像是大前天晚上还是什么时候了,还有个人问我她跟阿雅做的酸辣土豆丝谁的更好吃,我记得我当时回答说阿雅的手艺略高一筹,那个人跟我生了一晚上的气,还不让我碰她,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低沉的嗓音伴着感性的温柔,说的每一句话都如数家珍一般,轻柔的刷过了云舒的耳际,惹得云舒身子一阵轻颤,听着他这些话,云舒当下就红了脸,真不敢相信这么优质变态的事情竟然是她做出来,难怪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直接降为零了!她想她这都是直接将为负N了!

????“我怎么知道!你问我问谁去!”

????云舒并不打算承认!记得,她跟他别扭的那个晚上他还各种哄她啊,后面她好不容易气消了,他还反过来笑她了!又是别扭了好久!

????“你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男人别有意味的挑了挑眉,深眸紧紧地锁着她。

????“不知道!”

????“是吗?”

????“废话!”

????“喂……干什么……疼!别扯我头发!”

????“现在知道了吗?”

????“不知道!别扯我头发!被你扯成光头,我你负责!”

????“成,没问题,我剃光头陪你,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

????“什么!慕煜北你哪里学的这些话?不会跟南宫逸和东方谨那两家伙学的吧?你怎么学会调戏人了?你给我说说!”

????可怜的南宫逸东方谨,永远都这么悲催!在云舒的眼里,慕煜北不好的习惯统统都是从他们身上学过来的!约莫着,是被慕思雅灌输的思想了!

????相比于慕煜北跟云舒这边的和睦惬意,布诺斯这边已经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了!

????“请问布秘书,少爷结婚的消息是否属实?”

????“布秘书,请问你口中的少夫人是哪位?”

????“请问布秘书,少爷是不是已经回到欧冶全权接手欧冶了?”

????“请问刚刚少爷怀里拥着的女人就是你口中的少夫人吗?”

????“少爷是何时结婚的?”

????……

????一大串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直接往布诺斯的头顶轰炸了过来,布诺斯想要离开都很艰难,帮他拦开记者的那两名黑衣保镖也是费劲了全力才能让布诺斯一点一点的往车边移动着。

????布诺斯抹了把汗,拉了拉那被挤得皱巴巴的衣服,深深的吸了口气,站直了身子,清了清喉咙,“大家静一静!大家静一静!请听我说几句!”

????布诺斯的话一落,原本躁动不安的众人立马就安静了下来,大家都齐刷刷的望着布诺斯,闪光灯不断,咔嚓按下快门的声音也不时响起,倒是都没有人说话。

????“对于大家对我们少爷,我们欧冶的关心,我布诺斯表示感谢,我在这里可以跟大家透露一个消息,你们说得没错,我们的少爷确实已经结婚了,而且都已经半年多了,我们的少夫人就是刚才你们看到的那位,至于是谁,抱歉我现在不方便透露,我们的少爷跟少夫人为人比较低调,他们也不希望他们的私生活被曝光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还希望大家遵从我们少爷的意思!”

????布诺斯语毕,前面的一群记者就好像炸了锅了,惊讶声不断传来,还有一些遗憾羡慕的惊叹声!

????少爷竟然结婚了!

????那那个少夫人究竟是谁!

????这个消息传进众人的耳朵中,不知道多少人瞪大了眼!

????一向行踪诡秘的少爷一出现就直接爆出了这么一个惊人的消息,这得让多少的女人伤心了!

????锦阳城最完美的男人,神一般的男人!谁不知道少爷比那些明星的势头还要好上很多呢!

????哪个王八蛋竟然夺走了少爷……

????而同一时刻,小广场的另一侧。

????“少爷不喜欢任何人指责辱骂少夫人,你要是嫌上次的教训不够,我也不介意让你再体会一次,锦阳城里还没有敢得罪少爷的人,相信你是明白人,应该会明白该怎么做。”

????阿朔冷冷的望着眼前一脸愤怒狰狞的陈芳还有一脸担心的冷挽诗,冷振就那么站在边上,没有说一句话,方怡暖跟付子鸣也就是跟在陈芳他们的身后。

????“阿朔先生,抱歉,真的很抱歉,我妈她真不是故意的,请你不要见怪!回去告诉少爷,希望他能够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妈她计较了,拜托了!”

????冷挽诗扯着一张僵硬的笑脸迎了上去。

????“挽诗!别跟一个下属求情!我才不怕呢!有本事你就告我诽谤去!我倒看看谁斗得过谁!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嚣张跋横了!动不动还就像刷自己那些小手段,不让他们受点小教训,他们也都无法无天了!”

????陈芳仍然是执迷不悟的大放狠话,眼底得意的精光怎么也掩饰不住!

????阿朔冷然扯了扯嘴角,很是不屑的望了陈芳一眼,“别妄想挑战少爷的权威,要对付你,少爷的办法多得是,要对付一个省厅的领导对我们少爷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还是一个那样的领导,纪检部那边的那个就更不用说了。”

????“你说什么!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她姚云舒要是没有别目的那今天为什么会过来!分明就是别有用心!就是想弄砸了暖暖的婚礼!我压根就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自己不幸福还想毁了别人的幸福不成!谁不知道她当初就是恨暖暖从她手里抢走了乔宇阳现在就想报复来了!好在媒体今天在场,大家也都在场,不然又不知道那女人要使些什么手段了!上次我们家老爷的寿辰上她就伤了暖暖,这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吧?不知道那小贱人有没有勇气告诉你们的少爷了!”

????陈芳几乎是要气得发抖了!几乎是怒发冲冠的瞪着阿朔,口不择言道。

????“威胁你?你可以这么认为!你真是太高看你的外孙女了,我们的少夫人已经有了我们的少爷,除了我们少爷,谁还配拥有我们的少夫人?请不要太高看了你们自己,在我们少爷的眼里,我们少夫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阿朔不冷不热的应道。

????少爷就是少爷,连下属都是那么的厉害,气势逼人,足以震慑一方。

????阿朔向来也不是什么喜欢说话的人,要不是看在冷振的面子上,直接招呼暗算了!这是他最经常用的手段,也是最让少爷满意的手段!就是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那种!

????“抱歉,阿朔,辛苦你了,回去跟你少爷说一声抱歉,家教不严!”

????冷振终于是叹了口气,低沉地开口了。

????见到冷振说话,阿朔才将那冷冽的眼神收了回来,倒是显得挺尊敬的朝冷振点了个头,“老总裁客气了,阿朔只是在执行少爷的执行少爷交代的任务,做得不错的地方还请您见谅,这样的事情希望不会再有下一次,不然我不敢保证她是不是还是四肢健全的,话至此,阿朔先走了,您的意思我会向少爷转达的,老总裁保重!”

????“谢谢!”

????冷振也点了个头。

????说完,阿朔才冷然扫了陈芳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警告和冷厉,让陈芳不禁吓了一跳!

????冷振也是意兴阑珊的瞥了陈芳跟方怡暖他们众人一眼,没有说话,拄着手杖,默默的转身朝酒店里走了去,安藤自然也是紧跟上去了,然而,一直默不作声的方怡暖似乎从冷振的眼里看到了一道失望与疲惫!

????“妈!你真是太没有分寸了!你这些年没有去公司,你不会明白慕董的本事有多大!我们冷氏现在还在跟欧冶合作一个超级大项目啊,是今年最庞大的项目之一了!欧冶要是一撤资,我们的损失会是多大你明白吗!子卿现在就是负责那个项目的一小块呢!您刚刚那么跟他抬扛着,吃亏的可是我们!”

????阿朔一退下去,冷挽诗就有些不满的望着陈芳,在责备着她的口不择言,说话也不看对象了!没看她跟方子卿连吭声都不敢吗!

????“你这是在责备我吗!挽诗!我这是再为你们着想!不希望暖暖有哪一天也走上跟我一样的路!被姚梦诗那个贱人抢走了丈夫!你明白吗!”

????本来就是怒气滔天的陈芳被阿朔那么一气都是有些难以忍受了,现在又被自己的女儿这般指责着,陈芳哪里还能忍得住!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您会吃亏!慕董不是我们能随便惹得起的人!妈,您不要每次一提到姚梦诗就是理智全无!您是您!暖暖是暖暖,暖暖跟您不一样!您不要总将您心里的那些一厢情愿的想法强加在我跟暖暖的身上!我小时候您也是这么给我灌输这样的思想,姚梦诗那个女人早就成了过去,你现在依然还是冷氏的女主人!妈!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你没看到爸刚刚的眼神吗?你还想让他更恨你是不是!”

????冷挽诗顿时也有些烦躁了,一股脑的将心里的想法都给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挽诗!你说我是一厢情愿了!你可是我的女儿!你还想帮着姚梦诗那个贱人说话是不是!要不是因为她!你妈我会守了一辈子的活寡吗?你爸他会对我这么冷漠吗?我们本来也可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你明白吗?现在这一切你知道都是拜谁所赐你忘了吗?”

????陈芳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的女儿,眼睛瞪得大大的,甚至有些赤红了!

????“妈!我只是在就事论事而已!我不想您跟爸总是这样子下去,你明知道爸对您的印象已经差不能再差了,为什么您每次总是那样的刺激他呢!您明知道他最恨您骂姚梦诗跟云舒什么小贱人的,为什么您每次总是要当着他的面撒泼呢!那样只会将他往外推,您明白吗!现在连暖暖的地位都有些摇摇欲坠了,我们需要做的,不是怎么样的去激怒爸,也不是怎么样去攻击姚梦诗跟云舒,而是想着怎么样才能得到冷氏!我最近常常看到爸接见律师事务所那边的人,妈,您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冷挽诗有些郁闷的瞥了陈芳一眼,在陈芳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闷闷道。

????“我们也回去吧。”

????付子鸣似乎显得心情很差,脸色有些难看,只见他望了方怡暖一眼,便提着步子往酒店走了去了,而于洋也是紧跟在后面了。

????方怡暖倒是显得十分的镇静,今天已经发生很多的事情了,她一时也接受不了,从刚刚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慕煜北绝对是一个不容小嘘的人,她不得不嫉妒姚云舒怎么就那么好命,随随便便就能找到那样的一个男人,要是换成是她,肯定就不会有这样的好运了,要有了慕煜北那样的男人,相信她也不会再将付子鸣放在眼里了,付子鸣过去找她,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方怡暖想着,便是盯着付子鸣远去的身影,唇边勾出了一道阴冷的笑容,眼神里充满了讥笑而不屑。

????——《假戏真婚》——

????诺大的机场内,不是高峰期,所以人并不多,安检门口的一个角落里,阿朔跟其中的一名黑衣保镖手上都提着一个行李袋,跟在慕煜北跟云舒的身后,布诺斯则是手里拿着机票走在前面。

????“好了,你不用送我进去了,我自己进去就好,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云舒缓缓的收住了脚步,侧过身子,悄悄的抬起头,望着一语不发满脸的深沉的男人,淡然开口道。

????慕煜北也停下了脚步,阿朔等人连忙跟布诺斯很识相的退到一边,不去打扰两人,没看到少爷脸上那股不舍的神情吗?跟在少爷身边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而且少夫人只不过是去新加坡几天而已,弄得好像都要跟生离死别了一样,都结婚半年多了,现在还这么甜腻歪了,说来,竟然让布诺斯有些羡慕了,想当年他跟他媳妇结婚的时候,也就是度了那么一个蜜月之后,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去了,那还有什么兴致甜蜜恩爱的!

????云舒就那么静静的望了他良久,也不见他有动作,云舒顿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人怎么也不知道抱抱她,无奈之下,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素手往他腰间环了去,清秀淡雅的小脸轻轻地贴着他那炽热的胸膛。

????自己的女人对自己投怀送抱,慕煜北哪里有推却之理?大手不甘示弱的往她的背后揽了去,沙哑低沉的声音里充满了各种不舍,说老实话,他还没有觉得哪一次离别像现在这样让他觉得空虚甚至难受。

????“到了那边立刻给我电话,知道吗?”

????云舒淡然一笑,约摸着,这男人这次已经第五次以上跟她说这个了,都要赶上市场买菜的王大妈了,啰嗦得不行,不厌其烦的跟你说着,不过她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我知道。”

????“酒店我已经给你预定好了,你们一下飞机就会有人过来接你们的,阿朔认识人,你不用担心,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直接找他们,或者跟阿朔说,不必事事逞强,把自己累坏对你没有什么好处,每天都要给我电话,情况好转立刻就给我回来,别呆太久……不要随便……跟别的男人说太多话,会有专车接送你去医院的,你不要到处乱跑,一定要让阿朔跟着,不然我不放心。”

????男人又开始念叨了一大堆,说到底,终于还是有些患得患失了,这女人的行情很高,谁知道这下子出去是不是又招惹了一些烂桃花了,不然就有得他对付!所以把阿朔安排过去是对的,一来可以保护她,二来可以让那些男人统统都离她远一点!

????云舒哪里知道这男人心里就是打着这些小九九,不过单纯的以为不放心她而已,简直就是一条龙服务,机票帮弄好,酒店也预定好了,还安排好了人接送,有这样的服务,云舒倒也省了麻烦了,她向来也是心烦操劳这些事情的,每次公务出差,也都是她的助理提前帮她处理好这些事情的,这次有人代劳,她自然是乐意的,所以也没有想那么多了。

????“嗯,知道了!你现在越来越像管家公了,不就是过去好几天吗,看你这架势就好像古时候女人送丈夫上战场似的,问题是,我才是女人!”

????云舒轻轻一笑,揶揄道。

????“行,我知道你是女强人,不然,换成你养我吧!”

????慕煜北挑了挑眉,一面搂紧了她,一边开口道。

????“我才不养吃白饭的人,你该干嘛还是干嘛去吧,大胆的去大展你的宏图,我可不想有哪一天,有人说我牵绊住了你,虽然我也希望你能好好在家里洗衣做饭,等我回家。”

????云舒也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语气虽然轻描淡写的,但是眼神倒是有一道希翼。

????慕煜北俊脸上缓缓的流过了一道细微的暖流,眼里泛着清淡的浪花,大手禁不住往云舒的脑袋上摸了摸,“怎么忍心看你独自在外面打拼?养家是男人的事情,我堂堂七尺男儿还有些志气的。不过,你想好好的做你的警察,我自然也不反对。”

????他自然是不忍心折断她的双翼将她禁锢在他的羽翼之下的,一个人总要有他自己生存的价值,有生之年去实现这个价值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也不想让她有什么遗憾,所以她中意干什么,那就让她干什么去吧!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都帮不上你的忙!我对生意的事情可是一窍不通的。”

????这时候,云舒忽然间又想起了宁馨儿跟她说过的话,虽然现在觉得宁馨儿对她构不成什么威胁,但是不得不承认,有些话还是听进去了!

????闻言,慕煜北顿时莞尔一笑,低声道,“傻瓜,你在自责吗?我不需要靠自己的女人来分担,我也帮不上你的忙,所以我们持平,尔虞我诈的事情还是我来就行了。”

????“可是……”

????云舒还是有些不安的蹙了蹙眉。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