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5 惊天消息中-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95 惊天消息中

逐云之巅2017-5-5 21:49:42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95惊天消息中

????云舒缓缓的站起身,一边朝办公桌走了过去,一边回答,“嗯,请帖都送过来了,自然要过去。请使用访问本站。”

????一手抓过了桌上的手机,淡漠的眼神扫了那屏幕一眼,竟然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秀眉,“于洋?他怎么打电话过来了?”

????说着,还望了夏凌薇一眼,夏凌薇一听到云舒的话,也是有些诧异的望向了她手里的手机,眼里流淌着疑惑的光彩。

????“喂?于洋?”

????云舒按下了接通键。

????“喂?云舒!是我!于洋!”

????那头很快就传来了于洋的声音。

????“嗯,我知道,你怎么打电话给我了?有什么事情吗?”

????云舒问道。

????“找你是有些事情,云舒,抱歉,能不能打扰你一下,你到你们局门口来一下吧,我就在你们局的门前的小广场里,拜托了,云舒!”

????听得出,于洋的语气充满了无奈与焦急。

????“你在我们局门口?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云舒蹙了蹙眉,压低声音。

????“你先出来再说好吗?时间有些紧迫,拜托了!”

????云舒思量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回道,“好吧,我现在马上下去。”

????说着,便挂上了电话。

????“怎么了?于洋找你有什么事情?”

????夏凌薇竟然有些不安的望着云舒,就是担心于洋是不是要找云舒说些什么了!充满忐忑的眼睛望着云舒那精致洁白的侧脸,有些躲闪,脸色有些苍白了起来,眼底那抹复杂的流彩也开始慢慢的弥漫了起来,然而,云舒倒是没有注意太多,合上了手机,往衣袋里塞了去,然后转过头,对着夏凌薇轻声道,“于洋现在就在外面,听语气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挺着急的,你要跟我一起下去吗?”

????闻言,夏凌薇沉默了一下,搁在膝盖上的双手有些不安的绞了绞,思量了好一阵子,才轻轻的点了点头,一边拿过了一旁的手袋,站了起来,“也好,那我们下去吧!”

????两人来到门楼前的小广场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小广场中央,靠车而立的于洋了。

????于洋今天已经换上了一身银灰色伴郎修身礼服,看上去非常的帅气迷人。

????“云舒,薇薇!你怎么也过来了?”

????看到跟在云舒身后的夏凌薇,于洋到底还是有些诧异了,没想到她又过来找她了吗?还是那么放不下吗?想着,心里忽然又有些淡淡的失落,鹰眸里也略微黯淡了下来。

????“我送一份资料过来,顺便去找云舒聊几句。”

????夏凌薇低声的解释道,听到夏凌薇愿意跟自己解释,于洋这心里才好受了一些了。

????“于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这么着急找我?”

????云舒打量了于洋一记,发现了他靠着的那辆白色高级跑车好像是付子鸣的,心里隐约浮起了一些异样了。

????闻言,于洋才大步的朝两人走了过来。

????“云舒,子鸣就在车里,说什么也要过来跟你见上一面,付家那边都急疯了,他现在连衣服什么的都没有换,你赶快过去给他说几句,劝他赶紧回家吧,我是应付不了了,他已经铁了心了就要见见你,我也是没有办法,刚刚还在乔宇阳那里喝了不少的酒,似乎有些醉意了,你过去看看吧!”

????于洋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开口了,他怎么劝也劝不住的,无奈之下,他也只能让云舒下来一趟了,只希望能快点把付子鸣劝回去了,不然时辰一过就糟糕了!

????“于洋,你……你怎么能这样?”

????夏凌薇一听到于洋的请求,顿时就有些不满的望向了于洋,继而,又是一脸关切的望向了云舒,只发现云舒那张清淡的小脸顿时就阴沉了下去了。

????是的,于洋的话让云舒感觉到非常的不舒坦,这算什么?当下,心里刚刚被压下去不久的那股烦躁不耐烦甚至还有些厌恶的感觉又开始复苏了,清淡的眸光也乍然变得清冷如秋水一般,淡漠的望了那辆车一眼,冷然笑了笑,骤然转身,也就是那么打算直接走掉了。

????看来,那些话都是白说了,既然如此,那就置之不理好了。

????“云舒!”

????然而,云舒才刚刚转身,车子的车门顿时就打开了,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一晃而过,朝云舒的素手抓了过去,云舒措不及防,只觉得自己的手腕一疼,闲置的右手下意识的扣住了手臂,一个利落而迅速的反转,漂亮的将那人紧紧的摁在了车门上。

????一句闷哼声传了过来,看看清楚是一脸苍白的付子鸣,云舒那寒冷的眼神带着一道不满,冷冷的看了付子鸣几眼,才骤然放手。

????“子鸣!云舒!”

????于洋有些紧张的望着两人,却被夏凌薇也冷冷的瞥了一眼。

????“云舒,我只想过来见你一面!”

????付子鸣忍着肩头跟腰间传来的疼痛,压低了声音开口。

????“那你现在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冷硬而疏离的语气比任何一次都要来得让付子鸣寒心。

????“云舒!为什么不是我?我所做的一切,你都不会因此感动一下吗?要不是我,你也不可能跟慕煜北一起!”

????付子鸣之前喝了些酒,说话也不再像清醒的时候那么的压制了。

????“那是你的事情,说实话,你所做的一切让我都感到非常的困扰心烦,我很感谢你,因为你的好计策让我碰上了慕煜北,给你自己留点尊严,不要让我太过于的厌恶你!”

????不愧是夫妻,连说话的内容都差不多。

????“我哪里比不上他了?”

????“在我眼里,你哪里都比不上他,这个答案相信你应该满意了,如果你还要让我再说清楚一点,那我可以告诉你,你不配!现在你明白了吗?付子鸣,你带给我的,只有无止境的困扰,你总是自以为是的对我好,其实想想,你到底为我做过哪一件让我满意让我顺心的事情?方怡暖设计我的时候,你有相信过我吗?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别那么冠冕堂皇的跟我说你爱我,那样只会让我觉得可笑,觉得悲哀,别忘了,你也算是为了保护别的女人来伤害你所谓的爱着的女人,我姚云舒告诉自己要大度,不要计较太多,也不愿意被这些麻烦事束缚住,所以我愿意不计较的祝福你们,但是请不要把我对你们的忍耐度当成你肆意伤害我的资本,我不明白你今天这番举动是什么意思,现在请你回去做你的新郎,我可不想明天又要上头条了,如果你真的为我着想,请不要在给我增添无止境的麻烦了,你这也就爱我?清醒一下,请不要玷污了爱情这么神圣的东西。”

????云舒的语气冰冷而决绝,如同一道巨雷昏天暗地的朝付子鸣劈了过来,让他心里顿时传来了一阵窒息的疼痛,脚下一软,几乎站不稳了,抬着那阴暗的黑眸,很是不敢置信的望着云舒,真不敢相信这样冰冷的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子鸣!”

????于洋伸手扶住了付子鸣摇摇欲坠的身子。

????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力气,付子鸣才从黑暗之中抓住了一道光线,脸色惨白的望了云舒一眼,黑眸沉寂如死水一般,有些恍惚的开口,“是吗?原来是这样……对不起,其实真的只想过来见见你就走的,我说过不再给你带来困扰,抱歉,还是没忍住,以后再也不会了。”

????说完,便一身无力的往车里坐了去。

????“我们回去吧,于洋!”

????淡淡的语气显得有些飘忽了。

????于洋无奈的望了云舒跟夏凌薇一眼,终于也朝驾驶座上坐了去,很快就驾着车子离开了。

????唉,看来,这样狠狠一击还是对的,虽然手段有些残忍,但是效果还是挺强的,于洋望了一旁已经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一脸苍白的付子鸣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希望薇薇不要太责备于他才好。

????“云舒,你刚刚说的话,是不是太狠了?”

????夏凌薇望着渐渐的消失在大路尽头的那辆白色高级跑车,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

????“我说的不过事实而已,我若不放狠话,他也未必听得进去,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介意了。”

????云舒理所当然道,淡漠的视线缓缓的收了回来。

????“嗯,也是,好了,你事情多,就先回去忙着吧,我也得回去了,到了那边记得来个电话,我随时都开着机。”

????“好,放心,都回去吧。”

????……

????之后,云舒又直接回了办公室,继续忙碌着刚刚还没有完成的事情。

????而,一天也就是这么过去了,阴暗的天色渐渐的沉寂了下来,浅淡的斜阳外,偶尔一两只飞鸟一掠而过,又是一幅美好的夕阳黄昏图。

????午饭过后没多久的时候,云舒就接到了慕煜北的电话说傍晚会直接让阿朔把东西拿过来,然后他过来接她一起去宴会那边看看,然后就直接奔机场,不然两头跑来跑去的,时间也仓促,云舒自然也是点头了。

????慕煜北过来的时候,刚好是下班的时间,也不知道这厮是不是踩点过来的,那时候云舒也才刚好收拾完东西准备走人。

????“怎么了?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哪里不舒服吗?”

????慕煜北双手稳稳的把着方向盘,漆黑而深沉的眼睛淡淡的望了坐在一旁一脸阴沉的云舒,事实上,慕煜北很少亲自开车的,眼下,约莫着也就是想单独跟她处处而已,得知她可能要离开好几天,心里是各种的不舍。

????云舒抬手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的吸了口气,“一些烦心事而已。”

????“说说看。”

????慕煜北将一个保温杯递了过来,一边低沉道。

????云舒接过了杯子,拧开瓶盖,里面是他惯用的提神茶,喝了几口下去,感觉舒服了不少,“嗯,今早付子鸣过来了,刚好薇薇他们也都在,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我有些搞不懂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都是已经讲得很明白了。”

????云舒忍不住抱怨了。

????云舒的话一落,慕煜北顿时眼底也浮起了一些冷冽的流光,但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甚至带着淡淡的柔和,“他这是不长记性,你不用管他,他不会又跑过来跟你说中意你,让你跟他私奔的吧?”

????“你想哪里去了?反正后面被我攻击了一顿又走了,所以,我不太想去参加宴会了。”

????云舒盖上瓶盖将杯子放了回去。

????“过去看看就走,别耍性子,嗯?”

????慕煜北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大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加大了车速,云舒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也只好随着他了,毕竟他们也答应了冷振,要过去看看的。

????望着两旁不断后移的景色,云舒一时之间觉得有些恍惚了起来,她又偏过头望着专注的开着车的男人,清俊的侧脸,曲线很柔和,薄唇也轻轻的抿着,有时候,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也觉得是一种很享受很浪漫的时光,只不过是她很少这么做而已。

????“好看吗?”

????男人一开始就察觉到她那清冷的视线了,沉默着任她打量了好久,才转过头对着她莞尔一笑。

????“好。”

????云舒淡然一笑,很配合的应了一声,说完,便不由自主的往他的肩头靠了去。

????“慕煜北?”

????她忽然轻轻的喊了他一声。

????“嗯?”

????感性而低沉的嗓音听在云舒的耳中,她发现自己的心就变得特别的柔软。

????“没事,就是想叫叫你。”

????她这么回答道。

????“那你可以多叫几声,免得到那边有人想着我也应不到。”

????慕煜北宠溺的笑了笑。

????“我才不会想你!”

????“我没有说是你,你自己急着承认做什么?”

????“你……”

????……

????婚宴就在城南的一家豪华的星级酒店举行,付子鸣那么折腾让大家都心慌慌的,还好,后面于洋将他带了回来,大家才松了口气,后面付子鸣还是亲自去冷宅接方怡暖了,两人在郊外的大教堂里举行了仪式,后面才回到酒店的。

????不愧是锦阳城相当有实力的两家,宾客很多,场面也是非常的浩大,整家酒店都被包了下来,门前摆满了花篮,整间酒店布置得格外的喜庆而奢华,酒店门前的小广场已经停满了车,停车场也是爆满,门口进进出出的身影不断,真是热闹非常。

????九楼的奢华的大厅内,早已经是宾客满座到处是道喜谈笑声一片了。

????主持台下,冷振跟付吉他们就围坐在最中间的一桌,周围的几桌也都是一些重要的宾客,大多也都是政坛跟商海的人。

????付子鸣一身黑色的新郎礼服,本来就长着一副帅气英俊的面容的他,这般看上去更是显得俊美逼人了,只不过是他的表情很平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一双眼睛也显得十分的沉寂,如同一弯死水一般,一动不动的坐在主持台的一侧,那个昏暗的角落里,指间还夹着一支刚刚点上的香烟,一阵淡淡的烟味在角落里蔓延着。

????而方怡暖,则是一身红色的旗袍,就坐在冷振的身旁,也是一脸的沉郁。

????“暖暖,子鸣呢?该去跟宾客们敬一下酒了,怎么现在倒不见人了?”

????冷挽诗望着独自坐在冷振身边的方怡暖,皱了皱眉头,问道。

????“子鸣?咦,刚刚还见着坐在这里呢,人呢?”

????陈小纹左右望了望,没有发现付子鸣的身影,顿时也惊讶了一把,连于洋的人影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昏暗的角落里,于洋就坐在付子鸣的身边,默默地陪他抽着烟。

????“有些话你也别放在心上,相信她说的那些都是气话而已,你别太在意。”

????于洋淡淡的开口,然后又吸了口烟。

????付子鸣弹了弹烟灰,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无所谓了,谢谢你于洋,我想,云舒说得也没有错,是我太自以为是了,总是不在乎顾忌她的感受,总是一厢情愿的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现在想想,当初我真的是做错了,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吃,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算我活该了。”

????于洋叹了口气,“你也别那么说自己,爱一个人本身是没有错的,你错在用错了方式而已,有些东西,有些人,我们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看开了就好了,你看你现在也都跟方怡暖结婚了,也是将要做爸爸的人了,很多念头也都应该断了,说不定你跟方怡暖真的能发生感情呢?说不定以后你们也能幸福的,云舒也有她自己的家庭,你也要站在她的立场上为她想想,自打她嫁给了慕煜北的那一刻起,若是慕煜北不打算放手,她就一辈子也挣脱不出来了,更何况,依我看,慕煜北对她的在乎程度,并不比任何一个人差,我时常听薇薇说起他们两个的事情,还是挺欣赏那个男人的。”

????付子鸣眉头皱的紧紧的,有些愁苦的吐了口烟,沉寂了一下,才开口,“也许吧,今天之后,我跟她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以后也还是不要见面的为好,一直都想狠下心的,但是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没想到自己在她眼里竟然那么的不堪,想想,我还真是挺失败的,我自认平时也不是那般死缠烂打的人,可是为什么就是对她控制不住呢?她竟然还说我亵渎了爱情,玷污了爱情,于洋,她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子一样狠狠的刺在我心口上,让我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无比,你体会过这样的感受吗?”

????“行了,你也别想太多了,可能也是她也是无心的,何必再纠结?不然又还能有什么用呢?今天之后,就什么关系也没有了,好好的经营你现在的婚姻吧,我看宇阳也快到了,我们过去吧。”

????看着付子鸣的这个样子,于洋到底还是有些不忍了。

????付子鸣苦涩的笑了笑,深深的吸了口烟,才将还剩着半截的烟支扔进了一旁的烟缸里,缓缓的站了起来,毫无生气的往外边走了去,于洋在身后直摇头,只能在心里感慨着,造化弄人罢了!

????“子鸣,你刚刚到哪里去了?都找了你好久了!该跟暖暖一起过去跟宾客们敬酒了!”

????冷挽诗一看到付子鸣跟于洋出现了,绷紧的脸才略微缓和了下来了。

????“阿姨抱歉,刚刚去了一趟洗手间而已,让你们担心了!”

????付子鸣很是客气的在脸上扯出了一道笑容。

????“还叫阿姨呢?”

????“妈!”

????“好!好!你们快点过去敬酒吧!”

????冷挽诗笑眯眯道。

????而也就是在这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一股骚动,只见众人纷纷朝门口望了去,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乔总来了!”

????顿时,坐在宾客席上的方怡暖身子狠狠一怔,下意识的往门口望了去,付子鸣跟于洋也停住了脚步,顺着众人目光一望。

????果然,乔宇阳一身银灰色的修身西装,俊眉而冷漠的面孔,冷冽的眸子,唇线紧抿着,一只手臂就被一旁的乔馨阳挽住了,乔馨阳今天也是一身喜气的打扮,浅红色的春季洋装,一头黑色瀑布披肩散下,温婉美丽,让人眼睛一亮,乔家姐弟向来也是很受众人的关注的,闪光灯一直不断地朝他们闪着,今天的媒体记者过来得不少,毕竟锦阳城相当有影响力的两家联姻,相信媒体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消息的,而且,这段时间,方怡暖跟付子鸣的结婚的消息在锦阳城里早就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了,而,之前乔宇阳跟方怡暖的关系也是众人皆知的,这样的三角关系,倒是非常令人匪夷所思啊!所以,大家自然是不想放过这么一个机会了!

????“宇阳,你总算过来了!不然我都要亲自赶过去拉人了!”

????于洋挂着满脸的笑意,望着朝他们走过来的乔宇阳。

????乔宇阳跟乔馨阳就在付子鸣跟方怡暖的身边停下了脚步,漆黑的眼神平淡无波,俊脸上难得的划过了一道淡笑,低沉冷冽的声音隐约带着一丝祝福,“子鸣,怡暖,恭喜你们,祝你们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乔馨阳也是一脸微笑的望着他们,做了一个祝福的手势。

????“谢谢你,宇阳!”

????付子鸣淡淡的回了一句,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倒是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他身边的方怡暖,在听到乔宇阳的那一句祝福之后,身子狠狠的怔了一下,双拳握得紧紧的,脸色苍白得很,连脸上的那淡淡的妆,也有些遮不住了。

????乔馨阳自然也很眼尖的发现了方怡暖的反应了,不动声色的望了乔宇阳那面无表情的俊脸一记,脸上划过一道无奈的笑意,迎了上去,轻轻的抓住了方怡暖的手,对着她淡淡的笑了笑,方怡暖这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宇阳,馨阳,你们来了!快点过来坐吧!”

????说话的是冷挽诗。

????“恭喜了,冷阿姨!”

????“谢谢你!好了,别站着了,过来坐着吧,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公司很忙吗?刚刚还跟你爸妈提到了你呢!”

????冷挽诗皮笑肉不笑的说着一些恭维的话,而坐在她身边的陈芳却是冷冷的瞥了乔宇阳一眼,眼底隐约带着一些不满的成分。

????这时候,服务员也将酒水端了上来了,几个人先是碰了一杯酒,喝下去之后,才往宾客席坐了去。

????“乔老,你的这对儿女还真是优秀啊,乔总年纪轻轻就能有这么一番作为,还真是让我羡慕,哪里像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天天惹我生气,净会给我惹事!”

????“哪里,哪里!徐老太抬举他了,年轻人就应该磨练一下,呵呵!”

????乔恒的心情也是相当不错的,恭维的话谁都爱听,连坐在他身边的魏如雪听到别人这么夸着自己的儿子,脸上也都了成一朵花了,还颇为得意的望了乔恒一眼,乔恒倒是有些无奈了,别人恭维的话也不会表现得收敛一点,还当真了!

????冷振就坐在乔恒的对面,他倒是不怎么说话,跟平日一样,连乔宇阳过来打招呼也不过是轻轻的点头表示回应而已,似乎都没有什么事情能打破这位老总裁脸上的那副平静无波的表情了,不过也许大家也都习惯了吧,所以到底也没有太在意。

????在场的人,除了安藤之外,恐怕也没有人能明白冷振此时的想法,怕是期待着孙小姐跟慕董他们吧!

????夜幕悄悄的降临了,抵达酒店的时候,早已经是华灯初上了,绚丽的霓虹灯将整座酒店包裹在一片灿烂的辉煌之中,煞是好看。

????一眼望过去,一时也找不到停车位,慕煜北索性也就在酒店门前的小广场靠边停了下来。

????“舒儿,醒醒!我们到了!”

????慕煜北稳稳的停下了车子,徐然偏过头望着已经靠着他的肩头睡得香甜的云舒,低柔的开口道,车内的轻音乐还一直都在流淌着,确实很是适合睡眠。

????一直跟在后面的布诺斯跟阿朔也下了车,朝他们走了过来了。

????被慕煜北这么一叫,云舒很快也就清醒了过来,纤长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缓缓地额睁开了那双清冷的星眸,迷蒙的流光还没有褪去,只见她抬手揉了揉眼睛,望了望乍然出现在眼前的俊脸一眼,继而又转头向车窗外面望了望,才淡淡道,“到了?”

????“嗯,路上塞车厉害,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要赶飞机,我看就直接让布诺斯将礼物送进去,我们直接去机场好了。”

????慕煜北低沉的应道。

????云舒想了想,一边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正好,离飞机起飞也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了,从这里赶去机场还得好几十分钟的,本来她也就不太想进去的,不过想到冷振,心里还是犹豫了一下了。

????“也好,那我们走吧。”

????云舒终于还是同意了慕煜北的建议了。

????“少爷,少夫人!”

????没一下子,阿朔跟布诺斯便已经迎了上来了,慕煜北也降下了车窗。

????“少爷,里面有很多记者,要进去吗?”

????慕煜北向来是很不喜欢应付媒体的,每次相同的情况,阿朔他们总会先观察一下情况然后再跟慕煜北汇报。

????一听到阿朔的话,慕煜北跟云舒都皱起了眉头,相互对视一眼。

????“布诺斯,你把礼物送进去,说你们的少夫人要赶飞机,就不进去了,把缘由跟冷老总裁说清楚,然后马上回来,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是!少爷!”

????“这是请帖,布诺斯麻烦你了!谢谢!”

????说话间,云舒已经将那张红色的请帖递给了布诺斯。

????“保证完成任务,请少爷跟少夫人放心!”

????布诺斯接过了请帖,保证道,语毕立刻朝身后的两名黑衣保镖做了一个手势,三人立马大步的朝酒店走了去。

????将请帖交给门前的接待者的时候,布诺斯可以从那接待者的眼神中看到一丝的钦慕,不过这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少爷一向神出鬼没的,锦阳城内,约莫也没有几个认识他,毕竟以往都是东方谨跟慕思雅在撑场面,作为幕后策划人,他不需要站到前台来应付媒体。

????布诺斯跟两名黑衣男子一直顺着那长长的红毯朝前头的冷振走了过来,一路上自然也收到了不少惊讶的目光,布诺斯平日里也经常跟东方谨出席一些仪式或者酒会的,今天的宾客大多也都是商海或者媒体的人,自然很多都还是认识布诺斯的。

????“老总裁!恭喜了!”

????布诺斯一直走到冷振的跟前才停下了脚步,而冷振也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布秘书?”

????冷振那苍老深沉的眼神扫了布诺斯一眼,又下意识的往他的身后望去,并没有发现慕煜北跟云舒的身影,那锐利的眼神似乎有些沉寂下去了,而这时候,一旁的付子鸣跟方怡暖他们也走了过来。

????“布秘书!”

????众人对布诺斯的态度还是挺恭敬的,可见少爷在锦阳城的地位还是不一般的,已经有很多宾客都已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朝这边望了过来。

????布诺斯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扶了扶镜框,动作很是斯文大方。

????“付先生,方小姐,祝你们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我代表我们少爷跟少夫人到你们道喜来了,我们少爷跟少夫人因为有事不能前来,很是抱歉!”

????布诺斯一边说着,一边朝身后的黑衣男子做了一个手势,其中的一名黑衣男子立马会意的将礼物送了上来。

????“慕董跟云舒客气了,谢谢!”

????付子鸣一听布诺斯话,沉寂的眸子更是暗淡无关了,心里有些苦涩的笑了笑,果然,连过来都不肯了,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呢?事实上,他已经后悔了,如果他能抑制一下,也许她也不至于那样的生气反感。

????说话间,招待小姐已经将酒水端了上来,布诺斯很豪爽的碰了一杯,一口喝了下去。

????“布秘书,怎么慕董跟姚局长没有过来呢?”

????问话的是于洋,他刚刚还跟夏凌薇通了电话,从夏凌薇的话里得知,云舒跟慕煜北要过来的消息了,可是现在却见不着人,多少觉得有些奇怪了,心里暗暗想着,云舒不会还在计较着今天早上的事情吧!

????这时候,一旁的冷振也深深的望向了布诺斯,云舒明明答应了要过来的,他本来还想借这个机会向众人公布云舒的身份的,这样一来,冷氏的接手工作也许会更简单一些,然而现在……

????“老总裁,于总监,少夫人因为要赶飞机,过来的路上遇上了堵车,耽搁了不少的时间,所以就不进来了,礼物祝福也都送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我们少爷跟少夫人都还在外面等着我们,时间也差不多,不然少夫人就可能赶不上飞机了,不好意思!少爷还让我特意跟老总裁解释清楚,希望老总裁能够理解!”

????布诺斯歉意的笑了笑,又端过了托盘里的一杯酒,很抱歉的望了众人一眼,然后一口喝尽,朝那两个黑衣人做了一个手势,便转身,三人有这样几步匆匆的离开了。

????“老爷,孙小姐跟慕董可都在外面,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不知何时已经站到冷振身边的安藤小心翼翼的望着冷振那张有些落寞的老脸,低声的开口道。

????闻言,冷振略微低下眸光,沉寂了一下,终于还是提着步子往外面走了去,而一旁的付子鸣他们自然也听到布诺斯的话,方怡暖心里是暗暗着急,冷挽诗跟陈芳察觉到情况不对,相互对视了一眼,也紧张的跟了上去!

????于洋心底是暗暗的诧异,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总感觉有些奇怪了,听安藤刚刚还说什么慕董,孙小姐的,心里充满了疑惑,终于也跟了上去,于是一干人就都往外面走了去,各大媒体记者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几乎是一窝蜂的跟在后面。

????冷振走出酒店的时候,一抬眼就看到小广场边的那辆黑色高级跑车旁站着的那对身影,阿朔警惕性一向很高,一看到冷振跟安藤从里面出来,立马朝自己身后站着的两名黑衣保镖一个挥手,三人皆是心有灵犀的朝酒店的门口大步走了过去,一把堵住了门口,安藤见状,也明白了阿朔的意思,也让跟在冷振身后的保镖过去帮忙,酒店的门直接就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后面跟上来的众人根本就出不来,布诺斯跟安藤已经站到了门边。

????“木木,阿北。”

????一个低沉而和蔼的声音响起。

????云舒乍然回过身子,发现冷振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们的身后了。

????“爷爷?您怎么出来了?”

????云舒很是诧异的望着冷振,没想到他竟然会出来。

????“怎么不进去?很赶时间吗?”

????冷振那苍老的声音传来,听起来很平静。

????“路上堵车,而且也不怎么方便见报,时间也有些仓促了。”

????云舒解释道。

????“你们两一起过去吗?”

????冷振望着相携而立的两人,低声问道,眼底隐藏着的那道浅淡的柔光让云舒看了觉得心里似乎有一些安慰。

????“不是的,我一个人过去就成了,他让阿朔陪着我。”

????云舒那清凉的视线扫了静静的站在一旁的男人一眼,淡然笑道。

????“嗯,这样我也放心了,过去要注意照顾好自己,酒店都预定好了吗?”

????“爷爷您放心吧,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天已经很晚了,您先回去吧,有什么情况我会打电话告诉您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还得赶去机场,代我跟付子鸣还有方怡暖说新婚快乐!”

????“嗯,好,见到你奶奶……照顾好她,代我……问个好吧。”

????冷振似乎想了很久,才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想必也是挣扎了许久吧,岁月匆匆,几十年也不过便是如此一晃而过,现在想起,一幕幕都觉得好像就是发生在昨天一样,只不过是今天这样想起来,有些伤感罢了。

????“我会的,您自己也保重吧。”

????云舒静静的望着冷振那张苍老的脸,岁月早已经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深深的印迹,这位老人似乎也就是一直都这么孤独的生活着,说实话,她真的很佩服的勇气,要知道,有时候人往下生活着,还是需要勇气的,他的命运其实很像一颗棋子,摆脱不了控制的棋子,等他从束缚中挣扎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妻离子散,白发人送黑发人,不被理解,不被原谅,却依然还这样坚强的走下去,云舒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这样支持着他,换成她自己的话,约摸着,她应该已经崩溃了,就像当初的姚梦诗一样,在精神病医院呆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对于冷振,云舒觉得自己真的很不下心来,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从他的身上,她同样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吧,这位老人的身上有着跟她之前一样的孤独,幸运的是,她遇到了慕煜北,而他呢?

????这个时候,云舒忽然就想起了当初姚毅跟她说过的话——

????叔叔,做警察好威武哦,我以后长大了一定一定要跟叔叔一样,做一个厉害的警察。

????木木,做警察很辛苦,你为什么还想要当警察呢?

????因为当警察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啊,木木长大了一定要保护好叔叔,嗯……还有爷爷!

????木木不是不喜欢爷爷吗?

????也不是不喜欢啦,就是觉得爷爷都不对木木笑,总是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好凶哦!害得木木都不敢跟他说话,可是他今天给木木买了玩具,叔叔你看!这是爷爷给木木买的芭比娃娃,暖暖表妹都没有哦!

????嗯,好木木,那木木长大了,一定也要保护好爷爷,多跟爷爷说说话,知道吗?

????……

????望着云舒那一脸的恍惚,时而眉头紧皱,时而唇边漾出了阵阵浅笑的样子,慕煜北顿时觉得有些心疼起来,也没有错过她星眸里的那道隐忍的痛楚,只好紧紧的抓住她的那只素手,无言之中就是这样默默的安慰着她。

????冷振似乎也陷入一阵静默之中,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连空气都静止了一般。

????“木木也保重,快去吧,别耽搁了!”

????许久之后,冷振终于回过神来了,对着云舒跟慕煜北笑了笑,笑容很慈祥,眼里也充满了亲切的关怀,他承认他自己自私,对着她的孩子孙子孙女,他抑制的情感总是这样无法掩饰的流露了出来,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因为太过于爱她,所以,事关她的一切,都觉得是这样的美好,不要说什么自私不自私的,人谁能不自私?

????冷振一直觉得其实他爱得很卑微,卑微得没有了自尊,姚梦诗一直都是他心里最神圣的女神,为了她,他甘愿背上一个负心汉的罪名,甚至放弃冷氏所有的一切,不顾一切的要跟她在一起,但是跟她在一起一点也不容易,不管他们怎么努力,他们两个人的命运终究逃不过豪门跟权力的施压。

????撇开一切说到底,他冷振终究也不过是一个男人而已,他想要自己爱的女人在一起有什么错?他没错!他根本就是一点错也没有!有时候,他真是恨死了自己心里被灌输进来的什么道德观,他若冷漠得够彻底,足够的绝情,他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过得辛苦!

????云舒一直抬着那深幽的秋瞳望着眼前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当清凉的视线望进他那深沉的眼眸里的时候,云舒很艰难的发现这位老人隐藏眼底最深处的,那种蚀骨的疼痛,云舒见过这样的眼神不少,以往抓捕过的很多的罪犯,在生命的最后的尽头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眼神,隐忍的思念与痛苦,这种眼神让她觉得有些可悲,又觉得有些遗憾可惜,而冷振的这样的眼神,却比之前更让多出了一份心痛。

????今天老云要出门,早点更新了,赞美我吧,妹纸们很快就可以看到想看的了,宝宝的名字好好的想想吧,好多妹纸希望云舒来一对龙凤胎,介个,老云已经构思好了,我们按照主线走哈,不出意外的话,老云会适当的写宝宝们的事情,大家稍安勿躁,因为一直都不是很擅长于写宝宝文,所以目前还在努力的充电中,这段时间很多线都凑一块了,所以老云都写得很吃力,所以老云决定适当修改一下,双管齐下,提前让宝宝先出来跟大家招呼几声…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