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3 各自的盘算-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93 各自的盘算

逐云之巅2017-5-5 21:49:32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93各自的盘算

????几人迅速的转过头朝门口望了去,只见冷振正执着手杖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身的冷漠,苍老的脸上很是严谨冷冽,幽深的眼眸里闪烁着冷冽的寒光,眉宇间藏着一丝怒气。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真是没想到,原来都这样明目张胆的算计着了!

????“爸!”

????“老爷!”

????看到冷振乍然出现,一干人都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了!

????“老爷,您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陈芳到底还是反应够快,脸上很快就扬起了一道笑容,迎了上去,“我们正在一起讨论着暖暖明天的婚礼,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是啊,爸!我们在讨论暖暖的婚事,明天可是暖暖的大日子,不能掉以轻心了!”

????冷挽诗也解释道。

????“你们都当我聋了吗?谁的目标是冷氏?你们给我谁清楚!”

????冷振拄着手杖冷冷的站在大厅内,望着坐在沙发里的几人,脸上彰显的怒气不轻!

????“外公……我,我们开玩笑呢!”

????方怡暖终于吸了吸鼻子,望着冷振,有些楚楚可怜的开口。

????“是啊,爸!您刚刚回来,肯定饿了,我现在就去吩咐厨房,给您做几道您爱吃的菜!”

????冷挽诗赶忙找台阶下,心里已经暗暗的叫糟糕了,没想到冷振今天竟然回来这么早,往常都是差不多吃晚饭了才回来的,现在才多少点!这次估计又在他心里记上了一笔了!都怨暖暖这孩子!想着,又有些郁闷的望了方怡暖一眼,连陈芳也是,有些不高兴的瞥了冷挽诗一眼!

????“不用了,今晚我有应酬!一天到晚乌烟瘴气的!哭什么哭!明天不是都要结婚了吗?你要不满意就不要嫁过去,免得别人以为家里都逼着你嫁过去!”

????冷振很是不满的低斥道。

????“爸,您说什么?您今晚有应酬?”

????冷挽诗一听到冷振的话,顿时就来了警惕了,冷振平日里是很少出去应酬的,除非是很重要的,根本就推不掉的应酬!

????“老爷,慕董已经预定好位置了,刚刚来电话说他等孙小姐一起过去,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不然我们先过去吧?”

????这时候,又是一道低沉声音响起,正是安藤的声音!

????偏过视线一望,只见安藤正提着公文包从外面大步的走了进来。

????安藤一走进大厅,才发现了冷挽诗他们投过来的眼神,没想到他们都在家里,刚刚瞧着前院都静悄悄的,以为她们都在准备方怡暖明天的婚事呢!

????安藤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朝冷振走了过去。

????听到了安藤的话,冷振那绷紧的脸才略微缓和了一点,望了安藤一眼,“把东西拿进书房,我们就赶过去。”

????“好的,老爷!”

????安藤说着,立马就提着脚步大步的往楼上走了去。

????而,这时候,陈芳他们才反应过来刚刚安藤说了什么,说什么慕董预定好了位置,还有孙小姐?慕董!孙小姐!那不就是姚云舒那个小贱人吗!

????有了这个认知,陈芳那张老脸立马就沉了下来了!两眼一瞪,望着冷振,有些阴沉地开口,“老爷!安藤刚刚说了什么?慕董,孙小姐?你要跟说一起吃饭?是不是姚云舒那个小贱人!你说!”

????“给老子闭嘴!管好你自己的形象!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什么你该有的形象!她是我冷振的孙女,你连着把我也骂进去了不成!”

????一听到陈芳这话,冷振当场就怒了!看看这都是什么形象!身上哪里还有什么名门贵妇的样子!

????“呵呵,看来果然是去见她了!是吧!你的外孙女明天都有要结婚了!你今晚还就那么迫不及待的见她是吧?冷振,你这些年冷落我也就算了,你连你自己的女儿女婿,外孙女也不放在眼里啊,挽诗,暖暖,你们看看,这就是你们的好爸爸!好外公!我们一家子加起来,在他眼里根本就是连一根草芥也不如!还不如姚云舒那个小贱人!气死我了!冷振,你行啊!”

????陈芳气得浑身颤抖!咬牙切齿的念叨着!

????“路子是你自己选的,你还来怪我?我这些年不供你们吃穿用吗?我那里对不起你们?我把他们赡养成人,让他们接受最良好的教育,让他们进公司历练,给他们轻松的职位,让最优秀的人带着他们,让他们不用体会别人吃得苦,该关心的地方我哪里没有关心?我不是好父亲好外公,难道你就是好母亲吗?你看看原本多单纯的孩子被你教唆成这样了?你整天除了教会他们算计别人,你还给他们教了些什么?”

????冷振冷冷的开口,眼神很是冰冷。

????事实上,冷振是很少这么生气的,平常陈芳抱怨,他也都是置之不理,就当让她发发牢骚就过去了,不可否认,虽然当年被迫接受这门婚事,他也是百般不愿意,但是自从遇见了姚梦诗之后,心里对她也是有些愧疚,所以也不想跟她为难,放任着她闹,只要不太过分,他也不想管太多,可是,后面才发现,她不但不会收敛,反而越来越让他忍无可忍,这些年因为公司的事情很少在家里呆着,管的事情也就少了,所以眼不见为净!

????但是,冷氏现在已经尽数的被他掌控在手中了,他的时间相对之前来说,也就充裕了许多了,呆在家里的日子也就变多了,才明白,这女人都已经放肆到这个地步了!

????“我教会了他们什么?你说我们教会了他们什么?那你呢?你又教会了他们什么?你这些年心里就惦记着姚梦诗那贱人还以为我不知道吗?是,我承认我当年我用卑鄙的手段得到了你,可是你别忘记了,要是没有我,冷氏早就垮了!我才是你的正牌夫人,你冷振的妻子!你背叛了我你还这么觉得心安理得的吗?姚梦诗就是一个狐狸精!专门勾引别人的男人!早知道如此,我当初就不应该那个轻易的放过她!让我爸他们把她关进牢里一辈子!让她孤独终老!你现在听说她回来了,又想跟她重新开始了是吧?有我在,你做梦!不管你再爱她,你就是给不了她名正言顺的地位,在别人的眼里,她永远就是一个受尽别人唾弃的小三!狐狸精!我要你永远记住,你冷振,永远辜负了两个女人!我就是要让你不能安心!”

????陈芳几乎是要撕心裂肺的狂骂了,在他面前隐忍了多年,还一直想在他面前保持好形象,可是现在,她已经忍不下去!

????“你给我住嘴!反了!”

????冷振几乎被陈芳这话气得冒烟了!

????“我就是反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行,冷振!我真说你行!你现在彻底掌控冷氏了,摆脱了我的牵制了,你得意了!你如愿以偿了,可以心安理得的去找那个狐狸精了,你称心如意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挽诗跟暖暖他们!他们也是你的女儿,外孙女啊,冷振,你不能这样做的!”

????陈芳怒气冲冲的控诉着,说的好不委屈,完全就是为了冷挽诗跟方怡暖他们着想的样子。

????而冷振一听,怔了一下,静默了一会儿,绷紧的脸上竟然扯过了一道冷笑,锐利的眼神望向了冷挽诗跟方怡暖,苍老的声音有些冷冽,“我有亏待过你们吗?”

????冷振的话竟然让冷挽诗跟方怡暖恍惚了起来,他有亏待过她们吗?有吗?

????答案是没有!这些年,冷挽诗一直都算生活得挺幸福的了,在豪门里,说实话,亲情显得尤为的淡薄,冷振从来不会像其他人一样逼迫她做什么,相反,这些年无论是在公司里还是在家族那边,冷振都是站在她的背后的,就比如当年,冷挽诗就差点成为豪门联姻的牺牲品,还是冷振保住了她,让她自己选择了自己的婚姻,她跟方子卿结婚之后,方子卿的位置很尴尬,当时冷氏内部的掌权十分的混乱,冷振自己的位置都不稳,但是他还是出手帮忙将方子卿提拔了上来。从小到大,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冷振都有关心过她,说实话,他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只是,他通常的情况下都是不苟言笑而已,做这些事情也仿佛是在尽责自己的职责而已,然而,这些相比于其他相同的人来说,她冷挽诗已经幸福太多了!

????想到这里,冷挽诗忽然又想起姚毅了,那位阳光帅气的男子,其实她也算是跟姚毅一起长大的,恍惚之间想起来,冷振好像对姚毅严格多了,但是姚毅却从来都是很理解冷振的,姚毅在的时候,偶尔还能从冷振的脸上看到一丝微笑,自从姚毅走了之后,她似乎就没有看到过冷振笑了。

????而于方怡暖呢?同样的,冷振也关心她,不然,单单那这次这么容易跟付氏联姻,其实很大的功劳还是在冷振的身上,付吉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如果不是忌惮冷振,他也不会那么客气,消息一直都被压制得很好,冷振自然也做了不少的工作。

????“爸!您别生气,妈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冷挽诗迎了过来,轻声的安抚道。

????“挽诗,你别拦着他,我倒要看看他今天都能怎么给我一个说法了!”

????陈芳满面怒容,盛气凌人的望着冷振,俨然就是一副很在理的样子。

????“我没时间也没兴趣跟你胡闹,明天的婚礼事宜我已经交代他们安排妥当,我不希望明天会出现什么岔子。”

????冷振面无表情的望了陈芳一眼,冷然道。

????“外公!暖暖……暖暖不想嫁给付子鸣!外公!”

????方怡暖有些楚楚可怜的望着冷振,心里就是觉得特别的难受,虽然刚刚陈芳跟冷挽诗的那些话也入了她的耳朵,但是现在这心里头还是有一些排斥就是了!

????方怡暖的话一落,立刻就迎来了冷振那冷冽锐利的眼神,这种眼神是让冷挽诗跟方怡暖都觉得害怕的。

????“爸!爸!您别生气,暖暖就是喜欢说一些丧气话,您不要理会她!”

????冷挽诗几乎吓了一大跳,狠狠的瞪了方怡暖一记,然后才转过身子去劝慰冷振。

????冷振望着方怡暖片刻,苍老的声音才响起,“你把婚姻当成了什么?不想嫁过去?你想让全锦阳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吗?事情既然做了,那就必须要有人来负责,就凭你做的事情,你觉得还有谁能给你负责?别人根本就不待见你你还要倒贴上门?你的身体里还留有冷家人一般的骨血,你就应该有冷家人应该有的骄傲!嫁到付家现在就是你最好的选择!你自己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是不是非要让我放弃你由你选择!”

????“爸!您息怒!不要生气!气坏了身体不好!爸!”

????一听到冷振这话,冷挽诗立马就着急了,冷振一向也不喜欢放狠话的,眼下都说出这样的话了,可见方怡暖确实已经惹怒了他了!也难怪,最近方怡暖在家里不是吵就是闹的,大小姐的脾气越发的严重了!想必冷振也是忍得够久了,都不耐烦了!

????“外公!我……外婆……”

????方怡暖一听到冷振这般怒斥自己,顿时觉得委屈无比,泪如雨下,忍不住就躲到陈芳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暖暖!唉,快跟你外公道歉!你外公说的可是一点都没错!”

????冷挽诗有些郁闷而焦急的望着方怡暖,连一直都插不了嘴的方子卿终于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

????“老爷,车都准备好了,我们要现在出发吗?”

????这时候,安藤也从楼上下来了,感觉到大厅里的气氛很不对,于是立马就开口了。

????冷振收回了眼神,望了身旁的冷挽诗一眼,“好好照顾好她,明天的婚礼要是出了状况,你们知道后果。”

????说完,便提着步子往外面走了去,安藤也紧跟了上去。

????冷振一走出去之后,陈芳禁不住又是破口大骂了起来,不用说,自然又是骂云舒跟姚梦诗了!

????其实,相比起云舒,方怡暖确实幸运太多了,这也一直都是冷振始终觉得对云卷云舒他们心存愧疚的原因之一,陈芳说的也没有错,他冷振这辈子确实就是辜负了两个女人,责任这座大山让他感到很吃力,如果他可以放弃道德,不去理睬什么责任,也许他自己也不会那么累,倒是轻松了,但是不行啊,不管他怎么厌恶陈芳,冷挽诗始终都还是他的女儿,方怡暖也是他的外孙女,这种事实任何人任何时候也都没有办法改变的!

????想他冷振终极一生,还是栽在感情上了,说来真是可笑,有时候人活着,当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到底为什么要活得这么累?想想,有时候竟然觉得,死了倒也干脆了,什么都变得纯粹了!

????“老爷,怡暖小姐的事情您不必太操心,挽诗小姐他们会处理好的,他们比谁都希望怡暖小姐能够顺顺利利的嫁给付家大公子。”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安藤从一上车就从车镜里不断的关注着冷振了,发现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眼神也是隐晦不明的,看得出,心情定然是有些起伏的,应该也就是担心方怡暖的事情吧。

????听到安藤安慰的声音,冷振才回过神来,吸了口气,“罢了,希望她能自己想清楚吧,有些事情单靠别人压着也没有用。”

????“那也是,老爷,您说孙小姐跟孙少爷他们明天会过来吗?”

????安藤问道。

????“我哪里知道他们的心思,请帖倒是都印了,挽诗他们应该派人给送过去了吧?”

????其实冷振这心里头并不抱什么希望的,他记得拟定宾客的名单的时候,安藤把姚峥还有云卷他们都列进去了,请帖也是印好了,冷挽诗他们应该也都把请帖送到他们的手上了吧?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过来!

????“老爷等下不妨跟孙小姐说一声吧,老爷可以请孙姑爷慕董帮忙的,慕董的手段了得,说不定就会有办法了,上次他不是试探了您吗?我想他应该也是在为孙小姐考虑。”

????安藤分析道。

????听安藤这么一说,冷振心里也浮起了一些希望,“你说的也在理,但愿吧。”

????冷振说了这么一句之后,车内有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安藤也没有再开口,心里自然是知道冷振约莫又在烦忧担心了。

????——《假戏真婚》——

????亦是同一时刻,锦阳城城北区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内。

????宽阔简约的办公桌前,云舒正稳稳的坐在办公椅里,身边站着老莫,此刻云舒正捧着一本文件跟老莫在分析着一些什么,只见老莫时而迷惑时而了然,不时的点了点头。

????而办公桌前的沙发里,正坐着一名清俊尊贵的男子,男子正交叠着那双长腿,悠闲的拿着一份报纸漫不经心的看着,边上还放着一杯热腾腾的清茶。

????不知过了多久,老莫终于接过了云舒手里的那份文件,安安静静的退了出去,云舒也才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

????“事情都解决了吗?”

????低沉而感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云舒抬起头,只见男人已经从报纸里抬起头,脸上略染着一道柔和,淡淡的望着她。

????云舒点了点头,往自己的手腕上看了一眼,“嗯,差不多了,六点多了,收拾一下就过去吧!时间应该刚好!”

????慕煜北缓缓的起身,朝云舒走了过来,默默的帮忙收拾东西,不一会儿,夫妻两便出门了。

????穿过那威严的门楼下的时候,云舒立马就觉得一阵冷风袭了过来,到底也是初春的天气,眼看着离清明节近了,天气也不怎么好,时好时坏的,要么几天阴雨连绵的天气,要么就是大阴天。

????“冷吗?”

????察觉到身边的女人似乎轻颤了一下,男人立马就关切道,一边望着她,还一边将手里的公文包递给了她,然后伸手脱下了身上的白色西装外套,往她的肩头上披了去,继而才接过了她手里的公文包。

????一看到他们从局里走出来,等在外面的两名黑衣保镖也跟了上去,很恭敬的喊了一声‘少爷少夫人’,便接过了慕煜北手里的公文包。

????帝都2离城北局也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所以慕煜北跟云舒也没有上车了。

????“我们走过去就好了,当做散散步,也没几步路的距离,好久没走走这街道了。”

????云舒抬着清淡的星眸望着对面有些热闹的马路,突然就想让他陪自己好好的走上一走,也许是想感受一下两人一起漫步过街道那种惬意的感觉吧,眼下天色有些黯淡,倒是挺应景的。

????说来很是奇怪,自从发现自己在乎他开始,她就时常想跟他两个人好好呆着,即使不做什么事情也好。

????听到了云舒的话,慕煜北徐然偏过头,低下视线,望着女人投过来的那种希翼的带着小女儿家的眼神,当下心就软了下去了,哪里舍得拒绝,这时候的慕煜北忽然就觉得,即使她拿着毒药让他吃下去,估计他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深眸里溢出了浅淡的温柔,宠溺的流光顿时都要将她给团团包围住了,只见他淡淡一笑,转过身子,略微弯下腰,将披在她肩上的外套的最上面的一颗扣子给她扣上了,拉好了衣服,又拨了拨垂落在额前的细碎凌乱的刘海,才低柔的对着她点了点头,“依你的,走走吧。”

????说着,修长的大手已经准确的找到了她那柔软掌心却有些粗糙的素手,指尖刷过了她同样微凉的指尖,十指紧扣,拉着她往前走了去。

????云舒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生病了,心里跳得很厉害,脸蛋也微微发烫,她想,嗯,她现在的脸一定很红,说来可笑,眼看自己也都是奔三的人了,现在还像个小女生似的,他一对她温柔起来,她就特别受不了,而且还是越来越受不了,就像现在一样,一个人傻愣傻愣的任由着他拉着,一颗心就像那棉花糖似的,甜又软的,感觉,周身都泡在暖暖的阳光里一样,让她都不想放开了,总想着,这样一辈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察觉到女人没有什么动静,慕煜北乍然回过头,才发现小女人正抬着那双迷蒙的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让他惊喜的是,他似乎从她眼里看到那种他一直梦寐以求的留恋与温柔。

????“是不是忽然觉得我很迷人了?所以你都移不开眼了?”

????慕煜北眼里溢出一道绚丽的异彩,唇边的弧度轻轻上扬,勾出了一个温柔又邪魅的微笑。

????云舒恍惚了一下,差点忘记了这妖孽向来是挺自恋的!但是也不想拂了他的意,倒是轻笑了一声,回答道,“是,我发现你长得跟花一样漂亮,不过,这不是你的功劳,是爸妈基因优良,所以你应该感谢他们,把你生得这么出类拔萃!”

????一听女人这话,慕煜北立马就皱了皱眉,静默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的回答道,“这有什么!我们马上就生一个,绝对也是基因优良,超级子嗣!”

????云舒挑了挑眉,眼角的余光留意到了后面努力的忍着笑意的两名保镖,一时竟然就是无语了。

????到底是下班的时间,人行道上来往的行人还是挺多的,慕煜北一手牵着云舒从人潮之中穿过,红绿灯辗转,给这两道清丽的身影增添了几分朦胧,两名黑衣保镖也跟在后面,但是很识相的离开一段距离了。

????“春天不知不觉就来了。”

????云舒抬着头淡淡的望了枝头有些嫩绿的小嫩芽一眼,有些感概道。

????“嗯,新的希望,新的开始。”

????慕煜北应了一句,一手悠闲的插裤袋里,一手牵着她,步伐不大,她刚好跟得上。

????“其实我不喜欢春天。”

????云舒淡淡的声音传来,有些飘渺了。

????“悲春伤秋了吗?”

????男人投来了那柔和而又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又不是文人骚客,自然没有必要悲春伤秋的,即使不太喜欢着烟雨朦胧的季节而已,感觉到处都是湿润润的一片,人的心情也都变得有些躁动不安了,也很容易生病。”

????云舒解释道。

????“行了,想太多也不过徒增烦恼,顺其自然就好,嗯?”

????紧扣的十指乍然放开了,肩头一重,男人的大手已经环了过来了,关切的眼神让她怔了一下,最后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提着轻盈的步子,又往前走了去。

????其实,春天吧,还算是一个恋爱的季节吧,抓紧一下吧,不然都要老了!恋爱,也许也不过是这样而已,一起吃吃饭,牵牵小手,一起出去走走,讲一些绵绵的情话,但是估计这男人也不会讲什么情话给她听,而她,约莫着听着也不会觉得舒坦的。

????云舒想了想,脸上又拂过了一道柔和,偏过头望了男人一眼,吸了口气,禁不住往他身上靠了去……

????后来吧,云舒就问了慕煜北,她貌似有些羞涩地扯了扯慕煜北的衣袖,轻声的问道,“慕煜北,我们现在像不像是在谈恋爱啊?我这样子都觉得是小鸟依人了。”

????闻言,慕煜北那脚步就停滞了一下,乍然转过脸,望了靠着自己的云舒一眼,眼里漾出了一道柔和,然而语气却是很坚定,“是,不过,你这不是小鸟依人,在我看来,更像是大鹏依人!”

????云舒一听,两眼一瞪,就要怒了,然后慕煜北又不得不各种哄啊……

????慕煜北可没有冤枉云舒的,姚局长再怎么样,也不会是小鸟的!

????夫妻两到达帝都的时候,冷振跟安藤他们也刚好到达,布诺斯吩咐服务员上菜之后,也带着一干人撤了下去了,雅间内,就只有慕煜北云舒还有冷振三个人,云舒还是叫冷振爷爷了,慕煜北也很给面子的跟着叫了。

????“我已经跟我哥商量过了,他说下周末他回来,您也以约定好地点,到那时他会跟我嫂嫂一起过去见您一面,至于父亲那边,原谅我,我没有勇气跟他开口,只能等过一些时日了。”

????云舒淡淡的开口道。

????冷振脸上染上了一道慈祥的笑意,点了点头,“嗯,难为你了,他们都怎么样了?”

????“还好,父亲最近就是有些忙了,哥哥的事情也不少,还得忙着装修新房,嫂嫂打算随军了,至于奶奶……她回新加坡了,因为她先生病重了,父亲昨天晚上还连夜到翠园跟我说的,让我抽一下时间,方便就去新加坡看看,他跟哥哥都走不开,我订了明天晚上的航班。”

????听到云舒这番话,冷振忽然就沉寂了下去了,良久都没有说话。

????这段时间里,他挣扎过很多次,不是不想去看看姚梦诗,而是他实在是提不起勇气,他心里也害怕看到她那怨恨的眼神,害怕自己的出现是不是又会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困扰了,而姚峥……

????“她……她一个人吗?”

????想了一下,冷振才低沉道。

????云舒吸了口气,“嗯,那边只有她一个人而已,她跟她先生并没有孩子,听她之前说过,好像抱养了两个,现在应该也还应付不了这么大的事情,父亲说他也不放心,所以才让我过去看看的。”

????冷振忽然沉默了下去了,眼底的黯然无法掩饰,不知道是落寞还是担心,或者是两者都有。

????“别想太多,先吃饭吧,不然菜都凉了。”

????还是慕煜北出声打破了这种有些压抑的沉寂,伸手执起筷子,给云舒碗里添了菜,然后又给冷振倒上饮料。

????冷振的身体并不适合喝酒,几次接触下来,慕煜北也注意到了,所以都没有点酒水一类的东西。

????“是啊,爷爷,您也不用太担心,有些事情想太多也没用,只能面对了,虽然父亲心里一直都在因为叔叔的事情责怪你,还有奶奶的事情,但是我想,只要适当的做一些开导工作,让父亲静下来想想,他一定会理解您的,毕竟,他也是一个很明事理的人,虽然平日里很是固执蛮不讲理的,可是我相信他定然能看清楚明白了。至于奶奶,不管怎么说,奶奶也始终是一个女人啊,她是一个很心软的人,也许,要她原谅里是有些难度,但是我相信,这事情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了,很多事情也都被看得很淡了,刻苦铭心的感觉或许还有,但是至少不再像当初一样,每个人的心里都是鲜血淋漓的,事情静默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伤口也差不多愈合了,我们一步一步的来,终究有一天,一切都会雨过天晴的。”

????云舒似乎有些不忍心看到冷振那么一副有些失魂落魄的落寞的样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劝慰了。

????“我明白,我也不敢奢求他们的原谅了,唉,不说这些了,你说你明天就要飞往新加坡吗?”

????冷振还是将这个话题压了下去了,每次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总是倍感压抑,其实这些事情,最大的过错都在于他,不去想,可能还会好受一点。

????“嗯,我订了明晚的航班。”

????“暖暖的婚礼……你们来吗?”

????冷振问道,很平和的语气,似乎也就是那么简单问问而已。

????“我……”

????云舒一时也答不上来了,心里好像还没有决定好去还是不去了。

????“要是不方便也不勉强了,你就忙你的事情吧。”

????“您放心吧,就算人不到,礼物还是会送到的。”

????说话的是慕煜北。

????付氏跟冷氏联姻,这个是一个大消息,足以让锦阳城抖上一抖的惊天大消息,最近的报纸新闻几乎也都是围绕方怡暖跟付子鸣展开的,两家在商海也都算是很有名望的两大家族,尤其是冷氏,所以,慕煜北作为商海的一个龙头,自然也是需要过去捧场的,商海的人还是很讲究面子问题的。

????冷振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嗯,辛苦你们了,暖暖之前给你们带来了不少的困扰,我也深感抱歉,今天约你们出来,主要的目的除了要感谢阿北你对冷氏的支持之外,还想对你们表达一下我的歉意。”

????“你客气了。”

????……

????后面,慕煜北跟冷振又是聊了一些关于合作项目的事情,云舒感觉自己插不上话,就出了雅间,说出来透透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感觉心情很是沉郁了,尤其是开始翻查了姚毅的事情之后,也不知道这事情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眼看着,清明就要到了呢,又是一个忧郁的节日。

????“你跟木木的生活都还好吧?婚礼真的不打算举行了吗?”

????云舒退下去许久之后,慕煜北跟冷振也算商洽完毕了,喝茶闲聊之余,冷振还是问了慕煜北了,可能是不想让云舒这样委屈的嫁过去吧,他觉得他欠他们云卷云舒兄妹太多了,他现在只想拼命的作出补偿,可是,他同时又发现,他根本也补偿不了什么!

????钱吗?他们未必需要!

????权?他们现在手里就操控着权!

????冷氏?他们可是一点也不稀罕!

????所以,一时之间,这位老人竟然感觉到一片茫然无措,很是怅然沉郁!

????慕煜北并没有排斥身边的这位老人,其实倒是有些觉得他挺亲切的,也许是因为他那慈祥的目光,也许是因为女人的关系。

????“劳您挂念,一切都还好,婚礼自然要举行,舒儿说想等把叔叔的事情弄清楚再举行,现在事情很多,一时也忙不过来,我要给她一个与众不同的婚礼。”

????慕煜北的语气坚定而柔和,深眸里充斥满了淡淡的流光,俊脸上也挂上了一道微笑。

????冷振点了点头,“嗯,也好,不能委屈了她,她从小就失去太多了,我现在也给不了她什么了,只希望未来能陪在她身边的你,能多关心她一点,那孩子其实有一颗很敏感的心,想她以前也是一个很天真烂漫的孩子,在经受了那么一些波折之后,她的性子也来了一个大逆转,尤其是她叔叔的离去。”

????“我明白,嫁给我,将会是她最正确的选择。”

????慕煜北十分笃定的开口,坚毅的眸光望进了冷振那双深沉的眸子里,冷振看到他的诚意与坚定,强势而凌厉,而这些正是冷振欣赏的,也是当初他所不具有的。

????“阿北,谢谢你,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冷振欣慰的望了他一眼,笑了笑。

????“您请说。”

????慕煜北喝了一口茶,淡然道。

????冷振深深的吸了口气,也喝了一口茶下去,低缓苍老的声音如同扫过了无数的荆棘的风,有些疲惫而苍凉,“你愿意接受冷氏吗?”

????没错的,这些日子,他越发的觉得自己疲倦了,他很想休息了,他也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很多时候都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他想停下脚步了,这一辈子,他几乎都是这样在艰苦中度过的,在仅剩下来很短暂的生命里,他只想好好的放松一下了。

????他想过了,冷氏自然是不能落入别人的手里的,冷挽诗他们也掌控不了这么庞大的企业,更何况,他只想把冷氏的继承权交给他们冷家的孩子,他想过了,将他手头里的股份一分为二,云卷跟云舒兄妹两各占一份,至于外孙女方怡暖,他会给她一笔丰厚的嫁妆,一大笔钱,这样,应该可以了,但是,云卷云舒兄妹两也经营不了冷氏,不仅因为身份的问题,而且他们也未必懂得经营公司,想来想去,也许将公司交到慕煜北的手里会更好,这个男人头脑精明又有手段,好几次跟他交手都让他大感惊讶,对公司的操纵能力完全不下于他!而且,他手里还掌控着欧冶,冷氏交到他手里,只会有好处,这些年欧冶在海外的发展很是不错,而冷氏虽然强大,但在海外发展的成绩一直都不怎么理想,毕竟他们的市场主要还是在本国而已,这些年,他已经不仅仅将冷氏拘泥于建筑业了,也开始涉及很多个相关的行业了,所以向海外发展也是大势所趋的事情。

????晚更了,真抱歉啊妹纸们,老云被锁在小黑屋两天了,现在才出来,老云后面会弄自动上传的,不会这么晚更新了,别抽我…。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