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1 再遇方怡暖-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91 再遇方怡暖

逐云之巅2017-5-5 21:49:23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91再遇方怡暖

????云卷这边的事情有了底,云舒也就松了一口气了,搁浅了许久的事情总算迈出了第一步了,希望后面的事情都能变得简单一些吧。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休息了挺长一段时间,云舒终于也回去上班了,局里果然是堆积了一大堆的事情,单单是老莫那边的事情都让她头晕脑胀的,像今天一样,刚刚回到局里,就跟老莫他们开了几乎一整天的会,开完会之后,又得处理桌上堆积的文件,整个一忙活下来几乎都忘记了时间了。

????直到自己的助理抱着一堆文件进来,云舒才从文件里抬起头。

????“什么事?”

????“姚局,这是高组那边差人送过来的文件!”

????云舒眯着眼望了那厚厚的文件一样,禁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伸手指了指自己的桌角,有些疲惫道,“嗯,就放那里吧,我等下再看。”

????“是!姚局!”

????助理将文件放到了指定的位置,转过头一看云舒那副疲惫的样子,便笑道,“姚局,我看您还是先下班吧,下班的时间快到了,您都忙活了一整天了,难保身体吃不消啊。”

????“下班了?这么快!”

????云舒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望了望自己手腕上的时间,才知道时间真是飞快,一天的时间就是这么过去了!

????“是啊,我看您都辛苦了一天了,午饭也是凑合着吃,那么多的文件看得肯定也挺累的,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吧!”

????助理关心道。

????云舒吸了口气,点了点头,“嗯,那今天就早点下班吧,你也回去收拾收拾吧。”

????“好的姚局!再见!”

????“再见!”

????助理一退出去,云舒立马就合上了手里的文件,麻利的收拾了一番,将那些文件都装进了那个黑色的公文包里,取过衣架上的制服外套,利落的穿好,然后便提着公文包抓过车钥匙大步的走出了办公室。

????走出公安局的门楼的时候,天色还算明亮着,今天是个阴天,偶尔可以看到有几道浅淡的阳光从天际倾泻下来,风也挺清爽柔和的。

????云舒本来也是想直接回家的,但是临上车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前两天男人说卧室里的那张结婚照不够大,想换成一副可以覆盖整面墙的那种,所以又屁颠屁颠的让阿朔重新去影楼让人家重新弄一张,想想反正今天也是下班挺早的,不如去他公司看看吧,今中午听布诺斯说他可能要忙到晚上七八点才下班的,这几天他也都是回去挺晚的,她也不想一个人那么早的回去,顺路也就过去看看那照片,然后等他下班再一起回去吧!

????再次见到方怡暖的时候,云舒是觉得意外的。

????就在同一家影楼里,方怡暖身上穿着洁白的婚纱,配上她那副美丽的容颜,很是漂亮。

????“你是过来看我笑话的吗?”

????阳台的走廊边上,方怡暖两手撑在栏杆上,一脸灰暗的望着天边那道微弱的残阳,绝美的脸上染上了一道悲凉的森冷,她的眼神似乎很平静了,是一种很压抑的平静,云舒远远的站在她的身后,很奇怪的,竟然可以从她的背影看到了一股淡淡的忧伤。

????这不像云舒之前认识的方怡暖,方怡暖向来都是高傲气势逼人的,眼前这般落寞神伤的女子让云舒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她当初认识的方怡暖。

????“你想多了,我只是过来看看我我们的结婚照有没有弄好而已。”

????云舒缓缓的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停下了脚步,也微微的抬起头望了那苍茫的天色一眼,清淡的语气传来。

????听到云舒如此淡漠的语气,方怡暖忽然冷冽的笑了笑,笑声听着觉得有些苍凉而悲哀,“你现在心里一定是觉得很高兴吧?看到我这般模样?你也在笑我痴心妄想是不是?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活该了?”

????“我没有心思嘲笑任何人,你要是硬认为我嘲笑你,那我也没有办法。虽然心里不怎么待见你,但是今天还是要跟你说一声祝福你。”

????云舒淡然道,清冷的眸子不冷不热的扫了她一眼。

????“哈哈,祝福我?谁要你的祝福!谁稀罕你的祝福!看到我这样子,你满意了!你满意了吧!看到乔宇阳对你念念不忘的,你是不是觉得很得意?为什么我付出那么多,他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从小到大,我方怡暖哪一点输给你了?要容貌你姚云舒比不过我!要成绩,你姚云舒还是比不过我!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眼神只会停落在你的身上!”

????方怡暖有些崩溃的望着云舒,美眸里竟然喊着淡淡的泪花,眼里的痛楚不是假的。

????“我承认我是很多方面都不如你,但是感情不是相互攀比的,感情也不是要这些来衡量的,更不是一厢情愿,曾经,我也以为乔宇阳会是我一生守候的人,所以我也是一头的栽了进去了,挣扎了十年,我一直以为不管怎么样的辛苦,我们也一定能走到最后,能过上幸福的日子,可是我错了,我后来才明白,自打一开始我就错了,乔宇阳并不是我所能靠近的人,我看不透也想不明白他的心思,想想,原来也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其实,我很庆幸,幸亏你们当初让我那么彻底的放手,不然现在,我可能还在那个旋涡里面挣扎着。”

????云舒那缥缈的语气飘了过来,让方怡暖心里不禁又是心里一痛。

????“所以你现在就反过来嘲笑我了?嘲笑我活该了是不是!我也爱了乔宇阳二十多年,二十多年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从小我的心里能放得男人一直都是他,我以为他当初跟你一起只不过是为了履行他答应过姚毅的誓言而已,所以,我愿意等待,为了他还甘愿在森威尔做一个小小的公关经理,你知道吗?什么持之以恒,什么默默守候,统统都是狗屁!乔宇阳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方怡暖脸上拂过了一道狰狞的冷笑,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

????“你说得没错,乔宇阳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所以你现在放手还算是幸运,付子鸣还算得上一个不错的男子,好好的守着他相信你也会幸福。”

????“姚云舒!你少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了,你明知道我一直属意的人是乔宇阳,而不是付子鸣!你说还会有什么幸福可言!”

????“那是你的问题了!”

????“等等!姚云舒!你不是说不想掺和冷家的事情吗?为什么现在又要千方百计的靠近外公?你是不是打了冷氏的主意?”

????“你觉得我需要打冷氏的主意吗?”

????云舒眯着那清冷的眸子,淡淡的望着方怡暖,似笑非笑道。

????她可没骗人,她根本不需要打冷氏的主意,因为她知道,不管怎么样,冷氏一定不会落入冷挽诗的手里!

????“方小姐,您要不要坐下来休息一下,您都站了好久了,您的身子现在不方便,千万不要累着自己了,当心您肚子里的孩子!付先生让我给您捎了一杯热奶茶过来,您先到休息室里休息一下,喝几口热奶茶补个妆吧!”

????一个客气而温柔的声音传来,云舒下意识的转过头一看,只见到一个身穿着影楼工作服的女子正一脸微笑的望着她们。

????方怡暖这才瞪了云舒一记,提着裙子越了过去。

????“你劝你最好不要打冷氏的主意,不然……哼!”

????森冷的声音落下,方怡暖已经提着裙子离开了阳台,云舒这才回过神来,刚刚那个女子说了什么,她好像说方怡暖怀孕了!云舒很是诧异了,很是因为这个消息感到意外了,一直不明白付子鸣的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外,想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了吧!

????方怡暖怀孕了,孩子是付子鸣的!

????云舒挑了挑眉,忽然觉得这事情还真是太富有戏剧性了!

????“云舒!”

????就在云舒沉思的时候,前方忽然又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云舒下意识的抬起头,便看到了付子鸣正一身整齐帅气的修身西装一脸惊讶而欣喜的站在她的跟前。

????“是你!”

????云舒有些意外的瞥了他一眼。

????“嗯,是我!我跟暖暖过来拍婚纱照,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付子鸣迎了上来。

????“我过来看看照片弄好没有,恭喜你了,双喜临门,都要做爸爸了!”

????云舒淡然道。

????付子鸣微微一怔,有些不知所措,尴尬中带着一道淡淡的欣喜,“谢谢,我也没有想到那么快,前几天暖暖说不舒服,带她去医院检查才知道已经两个月了,我知道暖暖之前对你……还希望你不要责怪她,我代她跟你道歉,你不要往心里去好吗?”

????“放心吧,我心里装着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这点小事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的。”

????“谢谢你,云舒!”

????“不客气,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再见!”

????“云舒……再见!那天你会过来吗?”

????“也许吧!”

????清淡的声音落下,清丽的小影已经消失了。

????付子鸣深深的望着渐行渐远的身影,深眸里闪过一道沉寂的悲哀,心里忽然疼得有些厉害了起来,他也不想放弃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逼得他不能不放弃了,他不仅染指了方怡暖,而且连犯罪的证据都留下了,心里的良知告诉他,他不仅需要对一个女人负责,更需要对一个小生命负责,所以,他只能结婚,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

????犹记得那天在乔宇阳那边喝醉的时候,心里还坚定着不想放手的,但是那天知道方怡暖怀孕之后,他终于知道,自己已经丧失了任何的机会了,这辈子他都不再有机会拥有她了,自从那天跟她说了那些话之后,付子鸣忽然就感觉自己好像轻松了很多,挣扎了那么多年,到放手的一刻忽然才发现,其实人有的时候不需要那么坚持的,也许有些话说得很好,也许放手会更好一点。

????然而这心里感觉总是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似的,恍惚之中隐隐约约的明白了,放手看着她幸福未尝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至少,那样话,她还不至于会厌恶他,将他当成敌人一样看待,至少以后也许还会成为朋友,偶尔也可以一起吃上一顿放,喝上一壶茶,聊上一会儿,如此也应当知足了。

????是的,知足了!付子鸣忽然有些悲哀的想,其实认识她,甚至爱上她之后,他一直都是容易觉得知足的,正是因为这种知足,所以才会疯狂的想要拥有,他会因为有份共享她所做的一餐饭而高兴好几天,虽然那餐饭是她给乔宇阳做的,还会因为她偶尔微笑的望向她一眼而心跳好久,忘不了她穿着那美丽的公主裙站在树下吹上一曲动听的口琴的样子,也忘不了她鼓励他给他加油助威的样子。

????不过,她跟他的结局也就是到这里了,其实也算不上结局,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曾开始,又哪里来的结局呢?阜盛而过的年华里,这些也仅仅是作为一个浅淡的回忆被掩埋在记忆的最深处,哪一天也许还会挖起这段记忆想上一想,然后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如此而已。

????——《假戏真婚》——

????欧冶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内。

????慕煜北将手里的文件夹往那宽大洁净的办公桌上扔了去,一手撑着桌面,修长的指尖轻轻的在自己跟前的那张图纸上勾画着,深潭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图纸上的信息,俊眉微微皱起。

????“少爷,先喝杯茶吧!”

????布诺斯将一杯热茶给沉思中的男人递了过去,慕煜北徐然转过头,站直了身子,然后才伸手将布诺斯递过来的茶接住了,浅浅的喝了一口。

????“第一轮淘汰之后还剩下十五个公司,后天再淘汰一批就可以看看那些公司的实力了。mK公司还真不弱啊,少爷,我看这个宁馨儿小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个女人刚刚的表现很不错,轻松就通过了!少爷,我们要不要再加高一些门槛呢?”

????“事情交给你们,你们就看着办吧,不用事事都过来请教我,不然我岂不是白养着你们了?”

????慕煜北平淡的回答,那锐利的视线又重新落在了那张图纸上。

????“是!少爷!对了,少爷,冷氏的老总裁明天晚上约您一起吃饭,您看是否要应约?”

????冷氏?冷振?

????一听到布诺斯的话,慕煜北终于停住了动作,深眸里闪过了一道疑惑。

????“是啊少爷,安秘书刚刚将合作案的文件送了过来,我已经放到您的桌子上了,他让我跟您预约一下,看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他说最好把少夫人也带上了!”

????闻言,慕煜北心里乍然付过了一道微光,约莫也能猜出了冷振的意思了。

????“嗯,你回复他说可以。”

????想了一下,慕煜北终于回答道,女人一直都在为这事情烦忧着,若是能替她分担一点,自然是要分担的。

????想到云舒,慕煜北这心里又忍不住酥软了一下,这段时日两人的感情总算有了实质的进展,这女人也懂得跟他黏糊了,偶尔也会跟他撒撒娇了,老实说,以前见着女人黏腻的样子,他还觉得很是受不了,可是,他现在却巴不得她整天粘着他最好了,恨不得把她装进口袋里,想念的时候随手一抓就能解这相思之苦了!

????“是!少爷!那我现在马上就去回复他!”

????布诺斯马上就屁颠屁颠的退了出去,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的是,他才刚刚离开没往前走几步,迎面便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宁总监!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们公司通过了,你怎么还不回去准备下一个方案呢?”

????布诺斯有些诧异的望着一身干练的黑色女式休闲西装的宁馨儿。

????“布秘书!”

????宁馨儿一看到布诺斯,眼底立马就闪过了一道惊喜,连忙想绕开阿朔的阻拦迎上去,然而,阿朔却一把拦住了她的去路,身后的两个黑衣保镖也迎了上去。

????“宁总监,请留步!前面是少爷的办公室,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进去!”

????阿朔绷着一张冷峻的脸,一点也不给面子的开口,冷冽的声音让人禁不住微微一颤。

????宁馨儿倒也识相,缓缓的停下了脚步,美丽的眸子闪动着丝丝寒光,冷冽的瞥了阿朔一眼,然后才转过头望向了布诺斯。

????“布秘书,我有事情要跟你们的董事长商量,麻烦你进去通报一声!”

????布诺斯倒是很赞许的望了阿朔一眼,继而才望向宁馨儿,惊讶道,“不知道宁总监有什么事情要跟我们的少爷商量?如果是合作案的事情,那抱歉,现在这个合作案是我负责,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跟我说,我们的少爷是不管这事情的,而且,现在中标的公司还很难说,宁总监还是不要操之过急了,还是回去好好的准备一下下一个方案吧。”

????一听到布诺斯这话,宁馨儿差点没气岔了!然而,她到底也是吃力的摸爬滚打过来的人,自然也明白应该怎么硬付了,于是,脸上又扯出了一个绚丽的微笑。

????“布秘书,我要商量的自然不是合作案的事情,你只需要跟你们的少爷通报一声就可以了,我想,堂堂的欧冶董事长还不需要一个下属替他决定要不要将某一个客户吧?”

????嚣张的气息来着几分凌厉,这女人的气势果然也不能让人小嘘!

????而一听到这话,布诺斯跟阿朔立即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里都闪过了一道寒光。

????“怎么?布秘书,现在还不可以进去通报一下吗?欧冶不会就单单养着你们这不做事的下属吧?这就是你们对待客户的态度吗?”

????宁馨儿冷笑了一声,强势的气息可是一点也没有消减,布诺斯脸色一沉,扶了扶镜框,不可否认,她讲的也没有错!

????“如此,那就请宁总监等等吧!”

????布诺斯落下一句,才转身又朝董事长办公室走了去。

????“少爷,宁馨儿说有事情要跟您商量,现在就在外面,阿朔他们都在拦着!”

????布诺斯望着办公椅里的那个清俊的男子开口道。

????见到布诺斯去而复返,慕煜北本来就觉得有些奇怪了,从文件里抬头扫了他一眼,又发现布诺斯脸色不太对,想来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她来做什么?”

????慕煜北眼底闪过了一道不耐烦。

????“她没有说,只说了有事情要跟少爷您商量!少爷,让她进来吗?不然我直接回复她说您不在!”

????慕煜北略微思考了一下,指了指自己桌角的那一堆文件,平淡的开口,“让她进来,你把这文件给我整理一下,等下要带回去!”

????“少爷!真让她进来啊?”

????布诺斯有些惊讶了。

????“去吧!”

????慕煜北说着,又将视线落回了文件上。

????“是!少爷!”

????……

????没一下子,敲门声传来,宁馨儿一脸胜利的微笑,瞥了布诺斯一眼,大步的走进了办公室,而布诺斯也只有憋屈的开始整理文件了。

????“北……煜北学长!”

????宁馨儿轻轻的唤了慕煜北一声,瞧着他那专注的工作的样子,美眸里竟然拂过了一道恍惚了,带着怎么样也隐藏不了的迷恋。

????“有事就说。”

????慕煜北头都不曾抬一下,冷淡的话语从薄唇里溢了出来,修长的指尖正执着黑色的签字笔飞快的在文件上落下一大串的英文字符。

????“我……我想……”

????宁馨儿有些支支吾吾的开口,欲言又止的望着慕煜北,咬了咬红唇又将眼神落在一旁处理文件的布诺斯的身上。

????“少爷,这是法国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您看一下!”

????没一会儿,布诺斯便取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慕煜北。

????慕煜北伸手接了过来,大致的浏览了一番,低沉开口,“嗯,你们的谨少的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了,不错!给他回个电话,说文件收到了,让他好好的休假去吧!”

????“好的,少爷!”

????说着,布诺斯又是屁颠屁颠的出了办公室,还有冷振的那边的消息呢!

????“煜北学长!”

????看到布诺斯退了下去,宁馨儿似乎舒了口气,又唤了一声。

????“想好什么事情了?”

????慕煜北淡然扫了她一眼,缓缓的将手上的文件给合上了。

????“当年的事情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就那样一声不吭的走掉了,可是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的消息,我只是……”

????“宁馨儿,其实如果你之前不去找舒儿的话,就以你现在的身份,我想我应该是欣赏你的,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知道分寸,但是现在的你完全颠覆了我对你的看法。你知道我向来最厌恶什么样的女人。”

????“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放不开,不然你当初为什么要救我?差点还因为我丢了性命……我一直以为你是因为记恨我,所以才会这么绝情的……”

????她也不想这样的,只是深深陷进去了,她想自拔都异常的艰难!

????“我说过,那只是在执行任务。”

????“执行任务都可以连命都不要了吗?我记得我以前曾经问过你,我和人民谁重要,我记得你那时候很清楚的跟我说,人民重要!那现在呢?我要你回答我,现在谁更重要?你已经退役了!你以前说我不配,我不怪你,我明白那时候我也只不过是顶着宁家的光环长大起来的公主,我配不上高高在上的你!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会无理取闹的柔弱的小女生了!北!我现在已经足以跟你比肩而立了,我承认,我羡慕嫉妒,甚至恨她姚云舒!凭什么她不费吹灰之力就简单的将你给夺了过去?我这个人向来都是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这么多年了,你也应该知道我对你感情,我不停地让自己上进,不停的努力,我到底为了什么?我只不过为了能早一点回到你身边而已!”

????宁馨儿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一肚子的苦水倾泻而出,在他面前,她根本就忍不住!眼底甚至还泛起了浅浅的泪花,紧紧的咬着自己那丰润的红唇。

????慕煜北听了宁馨儿这么一席话,似乎有些惊讶,只见他微微从文件里抬起头,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茶,凝视了她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你是说你因为我的一句话才不停进取,站上了这个高度的?”

????宁馨儿点了点头,有些哽咽的开口,“是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的!”

????慕煜北若有所思的垂下了眼帘,随即点了点头,“嗯,那不错,你还得感谢我给你这么大的动力,不过,对于你的问题,现在我可以回答你,在我看来,舒儿比什么都重要,她是不可替代的,这样的答案,我想你应该满意了。”

????“那我呢!我算什么!”

????宁馨儿忍不住哽咽的问道,她不想在他面前哭的,可是眼泪却怎么也不听话,一时之间只觉得眼眶很是灼热!

????“你算什么?这话你应该问你自己,而不是问我,在你心里你把你自己当成了什么,那你就是什么,你不要以为你之前跟舒儿在后院跟咖啡厅讲的那些话我统统一无所知,看在阿雅还有宁厅长的面子上,我也不愿意为难你一个女人,要赶上别人,你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慕煜北冷然瞥了有些轻颤的宁馨儿一眼,宁馨儿现在才明白,这个男人要是无情起来,谁也比不上!

????“事一码归一码,要是没有什么事你可以离开了,mK的实力不错,我希望你回去好还准备下一个方案,多年的合作伙伴,我也不想就这样失去,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还希望你跟孟总解释清楚,欧冶并没有单方面的撕毁盟约,我们一直都说好只会选择更强的公司作为合作伙伴。”

????“北!我要你告诉我,如果我当初不会那样一声不响的离开,我们是否会有可能?”

????宁馨儿紧紧的盯着慕煜北那张俊脸,有些不死心的开口问道。

????慕煜北又摄了口茶,云淡风轻的望向了宁馨儿,清淡的语气透着一股彻骨的冰凉,“你不配!”

????依然还是跟之前一模一样的语气,之前也就是因为这句话她几乎要崩溃了!想她堂堂的宁家千金大小姐,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然而,听到他这么说,当时她也是气坏了,所以才极力的挣扎了,目标暴露了,对方的狙击手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才朝他们开了一枪,是他将她推开的,而他却是胸口中了一枪,记得当时对方也中了他的一枪,一枪毙命!

????看到他那么奋不顾身的救了她,她以为他当时不过是在说气话而已,毕竟那时候,她承认她的脾气很不好,很严重的大小姐脾气,嚣张拔横,目中无人,给他添了不少的堵,她以为他就是因为这些事情才会对她产生了厌烦的情绪,说她不配的,他受伤躺在医院里,一直昏迷不醒高烧不退的,她那时候去看了,都觉得很心疼,那种疼就好像拿着一把刀在她的胸口,一片又一片的割着心头的肉一般,后来,她终于明白了,她确实是不配!一点也配不上他!

????他从小就是受众人注目,不管是功课学习还是什么文体娱乐,样样都是名列前茅,家世又好,人又长得帅气英俊,但是他性子很冷淡,也很是低调,平日里都是不怎么搭理人的,能在他身边出现的人不多,他的那两个好朋友南宫逸跟东方谨,另一个则是他的妹妹慕思雅,她早就默默关注他很久了,一颗芳心早就落在他的身上了,眼神也不停的跟着他转,后来很荣幸,她竟然能跟慕思雅同班了,她很努力的跟慕思雅成为了好朋友,又因为自己爸爸的关系,才得以慢慢的接近了他。

????她也不敢太过于的靠近了,担心他会反感,因为他的脾气好像很不好,经常见慕思雅拿着一大堆情书给他,而他总是用那冷冽的眼神扫了慕思雅一眼,吓得慕思雅话都不敢说了,直接把那些情书丢进了垃圾桶里,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身边出现任何的一名女子,倒是他的两个朋友,南宫逸跟东方谨,身边的女朋友不断,经常是一个又换一个的,但是他们的关系依然很好!考试的时候,他的成绩总是第一,前十里面肯定也有南宫逸跟东方谨的名字,可是听说,东方谨跟南宫逸的事迹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了!经常逃课就不说了,还经常违反学校的纪律,然而,每次考试前的一个月,他们却都是比谁都用功,这个时候他们身边一定都会坐着慕煜北!学校的老师们对南宫逸跟东方谨都是又爱又恨的!

????宁馨儿知道,这些都是因为有慕煜北的存在,谁也治不了南宫逸跟东方谨的,除了慕煜北!

????“你说什么?你说我不配?”

????宁馨儿狠狠一怔,美眸瞪得大大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慕煜北只是简单的扫了她一眼,目光冷淡而疏离,无形之中就已经告诉了她答案了。

????“为什么?”

????宁馨儿那张小脸顿时就失去了所有的血色,不敢置信的望着慕煜北。

????“并不是做什么都需要理由,给自己留点尊严,宁馨儿。”

????慕煜北淡淡道。

????“尊严?我还能有什么尊严,我的尊严早就给了你了!”

????宁馨儿禁不住抬手伤心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口,怕一个没有忍住骄傲的眼泪就会倾泻而出,但是那楚楚可怜的眼神却依然放在已经低下头去看文件的男人的身上。

????“那她呢?她就配得上你吗?我哪里输给了她?”

????“你不能跟她相提并论,无所谓的输赢,只有合不合适,有没有感觉,事实上,在很多人的眼里,你比她要优秀很多,但是这么多年了,一直都只是对她有感觉,勉强不了自己的感觉,不然,你当初为什么没有接受丹尼?同理可证,你觉得我能勉强自己接受你吗?”

????慕煜北的语气很是深沉,高深莫测的眼神让宁馨儿觉得自己无处可逃了,卑微得跟一只小可怜虫一样。

????“你是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怎么做,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北……煜北学长……可是我……”

????宁馨儿欲言又止,依然不打算放弃离开。

????“出去。”

????平淡的声音让人感到异常的冰冷绝情。

????“不,你听我说,北……”

????“来人,送客!”

????慕煜北冷然抬起头,对着门口喊了一句。

????……

????而,董事长办公室外,空荡装饰奢华的走道内,乍然响起了一道铿锵的脚步声。

????阿朔下意识地朝声源望了去,一脸的警惕,而却看到云舒正一身帅气的警服英姿飒爽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阿朔眼睛一亮,正担心里面的情况呢!这下好了!连忙大步的迎了上去。

????“少夫人!您来了!”

????“少夫人好!”

????两名黑衣保镖也纷纷恭敬的打招呼。

????听得出,阿朔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道喜悦,事实上,阿朔心里确实是挺高兴的,少夫人可是很少过来的,少爷要是知道少夫人过来了,还不知道怎么个高兴法了!

????“阿朔?”

????云舒也发现了一脸高兴的阿朔,朝那两个黑衣男子点了点头,然后清丽的脸上扯过了一道浅淡的微笑,对着阿朔轻声道,“你怎么在这里了?你们少爷还没下班吗?”

????“少夫人,少爷就在办公室里,您赶快进去吧!”

????阿朔一边说着,一边让开了路,让云舒直接进去!少爷有特批,少夫人过来不用通报可以直接进去的!

????“少夫人!您可来了!”

????云舒刚刚想提着步子往前走去,而这时候,身后乍然传来了布诺斯那惊喜的声音。

????好生奇怪啊!自己过来怎么让他们这么高兴了?

????云舒有些诧异的转过身子,朝布诺斯望了去,只见布诺斯正一脸欣喜的望着自己,云舒当下就疑惑了,秀眉微微一挑,望了望布诺斯,又看了看阿朔,淡然一笑,“看着你们这样子,好像中了特等奖似的,是不是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发生了?说来听听,让我也高兴高兴!”

????云舒的语气很是亲切,那语气就好像跟自己的朋友聊天似的,阿朔跟布诺斯最满意云舒的,也正是这么一点,她跟少爷一样,对待下属都是跟对待朋友一样,亲切而自然,不像刚刚的宁馨儿,趾高气扬的,好像就是高人一等似的!

????布诺斯跟阿朔都算是跟在慕煜北身边很多年的人了,慕煜北也一直都把他们当成自己人了,他们在欧冶也算是备受尊敬的人物,自然是对宁馨儿的那番举动十分反感了!

????你看看人家少夫人就是不一样,高高在上的欧冶女主人,少爷的心头肉宝贝疙瘩,也是堂堂的首长千金还是一局之长,怎么就那么平易近人了!

????“少夫人,我们就是看到您太高兴了!您是来等少爷一起下班的吗?”

????布诺斯咧着嘴笑了笑,也不忘了抬手扶了扶自己那镜框。

????“嗯,今天下班比较早,顺路也过来看看,你们最近公司的事情很多吗?怎么每天都回去那么晚了?”

????云舒轻笑了一声,开口道。

????布诺斯点了点头,“是啊,之前少爷去了法国,前些天又休息了一些时日,公司的很多事情都耽搁了下来,最近有几个重要的项目要谈,所以才会比较忙碌了,少夫人是等少爷等得着急了吧?”

????布诺斯揶揄道,站在一旁的阿朔那帅气的脸上也勾出了一道难得的笑意。

????“连我你们也敢拿来开玩笑了,胆子不小啊?不担心我跟你们老板说扣工资吗?”

????云舒那红唇微微一扬,沙哑而清凉的声音溢了出来,听起来竟然感觉非常的舒坦。

????“不敢!小的再也不敢了!少夫人息怒啊!”

????布诺斯连忙做出了一副惶恐的样子。

????云舒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他应该在办公室吧?”

????“是的,少夫人!少爷就在里面,您请进吧!”

????布诺斯走了上去,正想给云舒开门,刚好,里面就传来了慕煜北下逐客令的声音,云舒就站在门边,一听着,觉得有些诧异了……

????关在小黑屋里一整天了,出不来,累,又晚更了,伤不起,老云吃饭去了,饿啊~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