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9 我去见他了-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89 我去见他了

逐云之巅2017-5-5 21:49:14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89我去见他了

????车子刚刚驶进翠园,一停稳,慕煜北立马就急冲冲的抱着云舒冲进了宅子里,王医生早就在客厅里等着了,见到慕煜北抱着云舒急切的冲了上楼,连忙也提着医药箱紧紧跟了上去。请使用访问本站。

????王医生很仔细的给云舒做了一番检查之后,便得出了结论了。

????“她怎么样了?”

????慕煜北就坐在床头,大手紧紧的抓着云舒那冰凉如雪的素手,黑眸里流淌着一股忐忑不安的情绪,锐利的眼神直直望向了王医生。

????王医生一边收好了听诊器,眉宇间似乎有些沉郁,恭敬的望着慕煜北回答道,“少爷,少夫人除了普通感冒发烧之外,可能是有些顽疾发作了,她的喉咙又发炎了!不过您不用太担心,我想少夫人应该是最近过于疲劳了,所以体抗力有所下降了,我马上就给少夫人挂点滴,开药,按时打针吃药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慕煜北点了点头,让王医生给云舒扎针挂上了点滴,然后自己也喂她吃了药,给她擦了擦身子,换下那一身湿透的衣服,自己也是忙得满身大汗了,加上自己好像也是生病中,没一会儿也觉得有些累了,所以便进浴室泡了个澡,之后才出了房间。

????“少爷,少夫人没事吧?”

????一见到慕煜北从楼上下来,布诺斯连忙迎了上去,关切的问道。

????慕煜北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心,低沉道,“没事,感冒发烧而已,每次总是那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拿她没办法。”

????“呵呵,少爷,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大病小病也是很经常的事情,相信少夫人很快就会没事了,饭菜已经煮好了,我们还是先吃晚饭吧,对了,我也特地给少夫人熬了一些清淡的瘦肉粥了,等少夫人醒了再让她吃下一点吧。”

????郑伯笑眯眯的端着菜走了进来,一边劝慰道。

????慕煜北几个大步来到了餐桌前,缓缓的坐了下来,郑伯跟布诺斯他们也依次坐下了。

????“郑伯,舒儿她最近都在忙些什么?怎么会过度劳累了?她局里的事情很忙吗?”

????慕煜北有些想不通了,她怎么说也算是一局之长,应该不用事事亲为吧?怎么就多度劳累了?看得出,她应该是有心事才对吧!刚刚好像都在说胡话了,虽然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依稀能听到她喊什么‘叔叔不要走’之类的一些话。

????“是啊少爷!最近少夫人都是早出晚归的,您出差以后少夫人都是在怀山那边住下了,翠园这边比较少回来,香山那边倒是回去过好几次了,这段日子少夫人似乎都是忙得挺晚的,好几次她回来,我睡醒了都还见着她书房的灯还亮着呢!”

????郑伯回答道。

????慕煜北有些无奈的低下了眼帘,望了桌上的食物一眼,漫不经心的执起了筷子,然而没吃下几口就感觉没有什么食欲了。

????“是不是菜不合适您的胃口,少爷?”

????郑伯有些关切的望着慕煜北。

????“少爷?”

????布诺斯也停下了动作,有些紧张的望着慕煜北。

????“你们吃吧,不用管我。”

????慕煜北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果汁,低沉道。

????“少爷,您看要不要跟老夫人他们说一声呢?”

????郑伯问道。

????慕煜北沉思了一下,回答,“先不要跟他们说,过两天等她好一点会一起回去看看的,阿朔回来了吗?”

????“可能今晚上十二点之后才回来,少爷!”

????布诺斯回答道。

????“嗯,你明天直接把我办公室抽屉里的那个蓝色的文件袋拿给他,让他给冷氏送过去,这两天公司的事情先交给你们,解决不了的事情再跟我说,我就不去公司了。”

????慕煜北自己也感觉挺疲惫的,真是病来如山倒,这样一下来,家里就有两个病号了,也罢了,明天给陈沛文打个电话吧,两个人在家休养几日也好。

????“是,少爷!”

????……

????晚饭过后,慕煜北又给布诺斯交代了一些事情,等布诺斯离开之后,他才一身疲倦的回了房间。

????云舒依然还是一脸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纤长的秀眉微微蹙着,看得出来睡得并不安稳,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一些细细的汗珠,慕煜北只能弄了张湿毛巾给她擦擦,被子下面的衣服也有些浸湿了,只好又给她换了一身。

????“真是一个不让人放心的小东西。”

????慕煜北轻斥了一句,又给她遮好了被子,这时候刚好,柜头的手机忽然震了起来,慕煜北一瞧,是东方谨打过来的,一把拿过手机,飞快的在她额间落下一个轻吻,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间。

????而,亦是同样的夜晚,暖阳别墅内。

????乔宇阳一身冷漠的坐在自己的小吧台前,吧台上已经摆着好几个空的酒瓶子了,此时的乔宇阳正是一手拿着杯子,一手端着酒瓶子,不断地往杯中倒酒,他的旁边则是于洋,当然还有一个付子鸣。

????“我看你们两个消停一会儿吧,喝酒也不带你们这么喝法的,酒不解真愁!”

????于洋有些看不下去了,瞧着乔宇阳跟付子鸣一个比一个喝得凶,喝得狠,再这么下去,恐怕都要喝醉了!

????“于洋,你也别拦着我们了,一起喝几杯吧!好久没有这么喝的舒坦了!嗝!来,来一杯!”

????付子鸣说着,又是仰头喝尽了杯中的酒,然后又抓起一旁的酒,给满上了!

????“子鸣,你过几天可就是新郎子了,这会儿应该是呆在家里好好的养足精神,准备婚礼的事情,竟然还有这等闲情逸致来喝酒?”

????于洋皱着眉头,想要抢过付子鸣手中的酒瓶子,然而付子鸣却躲开了,就已经灌下肚子好几瓶了,付子鸣现在也是双脚都站不稳了,有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我不要结婚!不要结婚!我也不想结婚,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暖暖?为什么?”

????“子鸣,你别再喝了,你已经喝得够多了!都开始胡说八道了。”

????于洋一把抢过了付子鸣手里的酒瓶子,低斥道。

????“别拦着我,让我喝吧!醉了就好了!她连见我一面都不肯你明白吗?她竟然厌恶我,她厌恶我!我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你说他慕煜北有什么好?啊?有什么好?凭什么就让他后来居上了?我守着她二十多年还比不上他慕煜北照顾她半年吗?她竟然跟我说她爱的人是慕煜北?笑话!真是个大笑话!她不是说很爱你吗?宇阳,你说,你为什么要放手,你为什么要放手啊!你不放手她还能留在我们身边!你为什么要放手把她往慕煜北怀里推,告诉我,为什么!”

????付子鸣赤红着一双眼,很是不甘心的望着也在一旁默默的喝着酒的乔宇阳,似乎都忘记了自己身上所犯下的过错了,一味的将责任都推到了乔宇阳的身上,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好受一点了。

????乔宇阳没有说话,他也喝了不少的酒,但是还没有到达付子鸣这一副醉醺醺的程度,听到付子鸣的责备,他那冷峻的脸上似乎拂过了一副嘲讽的微笑,冷冽的声音传来,“你要是觉得这样让你好受一点,你可以将一切都尽数推到我身上。”

????“呵呵,嗝!推到你身上?推到你身上有什么用?她连你都不在乎了,她现在眼里只有那个慕煜北!明白吗?只有慕煜北!从前她心里惦记的人是你,现在就是慕煜北,而我呢?我到底算什么?我在她眼里连一根草都不如!我跟她说我跟暖暖要结婚了,于洋,你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吗?她竟然笑着对我说,祝福你们!她祝福我跟暖暖,呵呵,多可笑的祝福!谁要她的祝福,她要是不祝福我我可能都不会这么难过了!”

????“子鸣,行了,你别说了!你喝多了!我让人送你回去吧!徐海!徐海!”

????于洋有些无奈的望着语无伦次的付子鸣,这几天他一直都这样,总是喝得醉醺醺的,满嘴的胡言乱语,还不停地喊着云舒的名字,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要是当初大家都顺其自然,也许现在,云舒早就成了宇阳的妻子了,于洋跟乔宇阳十多年的兄弟好朋友了,说实话,他的心自然还是向着乔宇阳的,可惜,造化弄人,可能他们之间的缘分太过于的浅薄吧!

????“于总监!”

????徐海很快就应声过来了。

????“我不要回去!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没有罪!我不要结婚,我要去找云舒问清楚,为什么她就是看不见我!放开我!你!带我去找云舒!我命令你带我去找她!听见了没有!”

????付子鸣用力的挣扎着,伸着手指着于洋的鼻子,俨然是一副耍酒疯的样子了。

????“徐海,你马上把付公子送回去,送到府上去,他喝多了,你们看着点!”

????“是,于总监!”

????说着,徐海一个招手,身后的两名黑衣男子便迎了上去,架着付子鸣离开了。

????付子鸣离开之后,房间内顿时就安静了不少,只能时而听到玻璃撞击,或者倒酒的声音。

????“你也别喝那么多了,小心你那娇弱的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你今天情绪好像不太对?”

????于洋望着一脸冷漠的乔宇阳,低声问道。

????乔宇阳浅浅的喝了一口酒,低沉冷冽的声音响起了,“能发生什么事情,喝酒还需要理由吗?”

????“别人喝酒不需要理由,你乔宇阳跟别人不一样,你要喝酒,那肯定就是有理由的!怎么样?我听徐海说,你今天碰到云舒了?是不是有受了刺激了?你不是都尽量避免跟她见面吗?怎么又撞到一起去了?”

????于洋有些惊讶的望着乔宇阳,开口道。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乔宇阳冷然一笑,淡淡的开口了,“是遇到她了,在他们总部的楼下遇见的,还一起坐下来聊了一下。”

????“说些什么了?看你今天状态好像很不对啊,徐海他们也都是担忧了一个下午了,怎么样,不打算说说吗?”

????于洋悠闲的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浅浅的抿了一口,一边饶有兴味的望着乔宇阳,沉默了一下子,然后又继续了,“看你这样子,会让我以为你都忘不掉她了,你不是对她没有什么感情的吗?不然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说放手就放手的吧?”

????其实,于洋一直都明白的,乔宇阳向来就是一个无法掌控的人,跟着他的女人必定是很苦的,爱上他的女人就更不用说了,不然看看现在的方怡暖就明白了,他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冷情的人,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乔宇阳软下那颗心了,在之前相处的很多个时日里,也只有在看到他的姐姐乔馨阳他的脸上会偶尔给出几道笑容之外,平日里几乎也都是见着他这副冰山一般的样子了。

????“你对方怡暖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吗?听说她似乎也很排斥这门亲事,只是也只能很无奈的跟子鸣一样,被迫接受了这样的婚姻了,唉,不过我原本这事情好像也太过于的巧合了的,这么就那样都能碰到了,上次听你那么一说……”

????“你当真以为这是巧合吗?那当然不是巧合!你别忘了,帝都是谁的!这根本就是一场杀人于无形的计策,慕煜北,他这招可真是够狠的,不仅为云舒报了仇,而且还解决了子鸣,看得出,他是真的在乎云舒。”

????乔宇阳有些失落的笑了笑,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淡淡的苍凉,“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云舒值得他去珍惜,他们两个在一起或许才是最合适的。”

????“那你呢?你心里是什么想法?你们今天都说了些什么了?”

????于洋有些诧异地望着乔宇阳,真是搞不懂他心里都在想些什么了。

????“是因为十多年前的冷宅偏院的失火案,我现在才明白,原来她心里一直都在惦记着这些事情,难怪每次见到她,总是感觉她心事重重的样子,想必是姚毅叔叔的事情一直都把她压得透不过气来了吧。”

????乔宇阳今天自打跟云舒聊完之后,这精神状态就一直不是很好,总感觉有些恍惚了,心里总是闪过了之前的很多个场景,很多个他跟云舒还有姚毅一起玩耍的场景,他记得,他那时候也是很喜欢姚毅的,跟在这一位警察叔叔的身边,他的童年倒是多出了一些乐趣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来,心里总是还怀念着那段时日,偶尔心里也是微微的发疼。

????事实上,能让乔宇阳怀念的东西并不多的。

????“十年前的失火案?你是指当年冷宅那个让人大吃一惊的失火案吧?我记得那次好像冷振的儿媳都化为……一尸两命啊!”

????于洋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害怕了。

????“嗯,没错,云舒可能怀疑此案有蹊跷,现在可能是打算重新调查吧,所以我们才坐下来聊了一下子。”

????乔宇阳淡淡道,声音依然还是没有什么波澜。

????“原来如此,怪不得薇薇最近也经常跟着云舒往冷宅那边跑,可能也是为了这事情了,对了,子鸣结婚的日子也不远了,方怡暖她是不是……”

????“那是她的事情了,我已开始就告诉她我跟她只见毫无可能,子鸣会更适合她。”

????一说到方怡暖,乔宇阳那俊脸上似乎就浮起了一道不耐烦了。

????“行行行!我闭嘴,我们不说她了吧,喝酒,喝酒!刚刚子鸣的话,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他对云舒的心意,想必你也都明白了,真是难为他了!”

????——《假戏真婚》——

????夜越来越深了,一直都那么昏沉的睡着的云舒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她身边走来走去的,让她睡得很不舒坦,不知花了多大的力气,终于缓缓的睁开了那沉重的眼皮,一片光亮随即就映入了眼帘了,耳边似乎听到一阵‘唰唰’的翻书声传来,她有些吃力的转过头下意识的往旁边一看,只见男人正靠着床头专心致志的捧着一份文件看着,修长的指间还夹着一支黑色的签字笔,漆黑的眸子就落在眼前的文件上,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不理解的地方吧,此时的他眉头紧紧锁着,眉宇间隐约藏着一丝淡淡的疲倦。

????她想挪过去,但是发现自己的身子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脑袋里依稀还有些疼痛,不过比起之前,已经好了很多了,她吸了口气,有些吃力的撑起身子,朝他的腿上靠了去。

????“别皱眉,容易老,难看。”

????沙哑的声音里透露着一股淡淡的温柔,慕煜北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到一只洁白的素手正轻轻的抚上了他的眉头,低头一看,女人已经醒过来了,脸色依稀有些苍白,正枕在他的大腿上,睁着那双依稀迷离的眼睛淡淡的望着他。

????“你醒了?饿不饿?要吃东西吗?嗯?”

????男人的眼底闪过了一道惊喜,绷紧的俊脸也松缓了下来,低沉的嗓音依稀还有些沙哑,感冒还没有完全好过来呢!一边说着,还一边合上了手里的文件往柜头上一放,大手紧紧的抓住了那只微凉的素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吻,然后才端过一杯水,递到了她的嘴边。

????云舒摇了摇头,只觉得嗓子很不舒服,低下头喝了几口水,才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望着他问道,“我不饿,我怎么了?”

????沙哑的声音很是难听,云舒禁不住皱起了秀眉,忍不住又是轻咳了几声,嗓子异常的难受。

????“别说太多话,医生说你的喉咙发炎了,注意着点,你感冒发烧了,可能是被我给传染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怎么身体不舒服也不知道说一声,非要这么忍着?不想要命了是吗?你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还弄得个疲劳过度了?也没见你说我想我想得疲劳过度?”

????慕煜北低柔的声音传来,听在云舒的耳中很是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了,所以这心里就变得异常的脆弱了,总想撒撒娇,让他多哄哄她,于是鬼使神差的,她那细长的手臂一伸,轻轻的环上了他的脖子,拉下他的脑袋,柔软娇嫩的红唇在他那有些诧异的眸光中轻轻的吻上他那性感的薄唇,一个沙哑的声音从嘴里溢出了,“想。”

????云舒此话一出,慕煜北还闪了一下神,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这女人刚刚都说了什么让他心里扑通跳的话了,当下眼里就闪过一道狂喜,迅速的低下头,以吻封住了她的小嘴,一双大手牢牢的扣住了她,忘情的将自己满腔澎湃的激情尽数的传递给了她,这一刻当真不需要太多了,这样就已经足够了,真的,他觉得这样真的已经足够了!

????炽热的吻落了下来,直到云舒几乎透不过起来,慕煜北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她,四目相对,柔情一泻千里。

????云舒呼呼的喘着气,别开了眼睛,枕着他的大腿,双手轻轻的环住了他的腰,脑袋里忽然就闪过了之前的一个个场景,眸光沉寂了一下,心底乍然拂过了一道亮光,就好像那绚丽的阳光终于照到自己心里最阴暗的一隅一般。

????“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一下,咳咳!”

????她淡淡的开口,免不了几句轻咳声。

????“嗯,你说。”

????男人现在已经温柔的不像话了,深眸里尽是绵绵的深情,一瞬不瞬的看着那张清雅秀丽的容颜,一双大手也轻轻的给她顺着那乌黑亮丽的凌乱的披在他的大腿上的秀发。

????这时候,云舒忽然放开了环在他腰间的素手,一把抓过他的一只大手,往她的胸口按了去,沙哑的声音有些飘悠悠的响起了,“我今天中午见到乔宇阳了,就在我们公安部的总部楼下遇见的,还跟他一起喝了一壶茶,好奇怪啊,我本来以为我会很恨他的,可是今天我跟他面对面的坐着,竟然感觉如此的平静淡然了,仿佛他就好像是我的一个经常见面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一样,后来,我想,原来感情也是会随着时间渐渐的淡去的,就连我一直以为的,刻骨铭心的感情,终于也就是这样淡去了。”

????听到这么一段话,慕煜北起初还是有些僵硬的,然而,听到后面,才微微松了口气。

????云舒也不想隐瞒他,也许是心里觉得这事情还是有必要跟他说一下的,免得会闹误会就不好了,就像这次的宁馨儿一样,觉悟性总要提高一些了。所以有些事情还是主动交代为好。

????“咳咳,咳咳!我找他了解了一下当年冷宅偏院的失火案,我觉得,我婶婶的死,十有**是被人谋害的,绝对不是意外!只是,我却怎么也找不到证据,那个宅子都荒废了很多年了,咳咳,咳咳!我跟薇薇过去重新勘察了好几次,却一点信息也没有找到!咳咳!咳咳!”

????云舒很是吃力的咳嗽着,迷蒙的眸子里充满了不甘心的痛楚,这个样子的她,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的事情,她从来都不会主动的跟他说的,如今,她愿意将她心里的想法统统倒给他,这算不算是他的一种荣幸呢?

????慕煜北莞尔一笑,轻轻的给她拍了拍后背,低柔的开口道,“慢慢来,不用着急,逐个击破吧,先找到当年的旧档案分析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漏洞,然后再从当时有嫌疑的人逐个排查,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别太折腾自己了,免得你的身体也吃不消了。”

????“逐个排查?”

????云舒立马就抓住了慕煜北的话中的重点了,秀眉微微一挑。

????“嗯,要知道他们都没有杀人的动机,可以调查一下他们当时的关系网,你们警方破案不是讲究方法吗?你这么聪明,应该不用我教的。”

????“嗯,我知道了,咳咳!”

????“行了,别想太多,你身体还虚弱着,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东西上来,你给我等着,嗯?”

????都折腾了一晚上了,慕煜北自然担心她饿了。

????云舒说不过,也只好点了点头,也跟着吃力的下了床。

????……

????接下来的几天里,慕煜北跟云舒夫妻俩就是安安分分的呆在翠园里休养了,陈局长知道云舒病倒的消息还特地打电话过来问候了一下,让云舒好好的休息几日,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这几天的日子,小夫妻俩过得还算是舒心的,郑伯把后院的那些紫色的小花全部拔掉了,正说要种上玫瑰花,将这片小院子弄成一个玫瑰花的海洋,正好,云舒跟慕煜北两人也是闲着没事,云舒索性就换了一身方便的衣服跟着郑伯他们一起忙活着,而慕煜北,则是抓着一把钳子折腾着,据说要在后院的花藤下给云舒弄一道秋千什么的,云舒差点想笑他幼稚,她又不是小孩子,早就不玩什么秋千了!不过,终于也还是没有笑出来,免得他等下不高兴了,他的心意总是让她感觉一阵阵的暖洋洋。

????转眼间,几天的时间也就是这么过去了,天气似乎也变得有些暖和了起来,好像过不了多久也就是到了清明了,所以这两天都是阴雨连绵的天气,种下去的花正好,春风很是柔软,后院里也是是一副万物复苏的景象了,这几天,他们还在后院种了不少的树,云舒还特意让慕煜北去买了两颗木棉树,也不管它时节对不对了,直接把它们都种了下去。

????细雨缠绵,一泻千里,整个锦阳城都被笼罩在一层美丽的茫茫薄纱之中,更是彰显出了几分神秘感了,整个天地似乎陷入了一种忧郁的宁静之中,翠园之内,亦是一片静谧。

????云舒捧着一杯热茶,悠闲地站在后院的花藤下,望着他们忙活了几天的劳动成果,心底不禁是一阵柔软。

????“也不知道那木棉树能不能养活了,以前读着舒婷的那首《致橡树》的时候,总是对木棉树充满了幻想,没想到木棉树竟然是长着这个样子的,美丽而不张扬……”

????“自然能养得活,悉心打理就成。”

????云舒的话一落,身后立马就传来了慕煜北那低沉的嗓音。

????夫妻两今天就穿着一套情侣装,卡其色的休闲装,两人站在一起,这般看上去,倒是显得十分的有夫妻相。

????“你倒是有信心!”

????云舒淡淡一笑,清淡的眸子幽幽的望着外面的飘飞的雨丝,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能停下来,都下了好几天了,我想到我哥那边看看,我答应了爷爷跟安叔叔的事情总是一拖再拖,他们都还没有见过阿秀呢,奶奶前天刚刚回新加坡,听说她先生的身体不太好,可能还要过些天才能回来,要是哥哥这边疏通了,奶奶这边可能就容易一些了。”

????“你要想去,我们明天就过去吧,后天就要上班了,两头跑我担心你也会吃不消。”

????慕煜北开口道。

????“你跟我过去吗?哥他们正在装修新房,我们不妨也过去看看吧,阿秀打算随军了,不过听我哥说,他基本已经定下了,以后倒也不用担心到处跑来跑去的了。”

????云舒静静的望着慕煜北,眼里流淌着一道小小的希翼。

????“嗯,你愿意自然陪你过去。”

????听到了满意的答案,云舒便轻轻一笑,抿了一口茶,又将视线望向了院中的那缠绵细腻的雨丝中,然而这时候,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种宁静。

????“少夫人!门外有个人说找您!”

????是阿莲的声音!

????云舒诧异的转过头,见到阿莲正飞快的朝自己走了过来。

????“是谁?”

????云舒问道。

????“他说少夫人出去就知道了,他是送东西过来的,您看?”

????云舒蹙了蹙眉,思量了一下,终于还是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跟着阿莲往门口走了去。

????见到来人,云舒很是觉得意外!

????远远的站在前院的走廊下,就可以看到付子鸣撑着伞孤零零的站在细雨里的场景,云舒有些惊讶的望着那道身影,硬是沉默了好久,然后才提着脚步走了过去。

????“你怎么过来了?”

????清冷沙哑的声音响起,打破了付子鸣的沉思。

????“云舒!”

????付子鸣有些贪恋的望着眼前的这张清丽淡雅的容颜,然而,看到她那清冷的眼神的时候,心里不禁拂过了一道苦笑。

????云舒也不明白他怎么就找到这里来了,基于前几次的纠葛,她此次倒是多了一分警惕了,清凉的眸子不冷不热的望着他,就那么安静的站在细雨里,付子鸣本来想走过去将她遮在伞下的,然而,付子鸣才刚刚上前一步,她就后退了两步,后面,付子鸣也只能无奈的停住了脚步,想不到,她竟然对他防备至此!

????“有事就直接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清冷而疏离的语气如同一根根冰冷的钢针一样,刺入了付子鸣的心里,付子鸣觉得自己很痛,然而,除了就这样的去感受那种蚀骨的疼痛之外,他忽然发现,他根本就什么都不能做。

????自嘲的笑了笑,吸了口气,他开口道,“去你局里找了你好几次,都说你在休假,你的脸色有些苍白,最近身体不舒服吗?”

????“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

????“云舒,你不需要用这样疏离的语气跟我说话,其实我今天过来,是过来送请帖的。”

????付子鸣笑了笑,伸手从自己的衣袋里拉出了一张红艳艳的请帖,缓缓的递到了云舒的跟前,“三天后,我跟暖暖就要结婚了,到时候,希望你能来,云舒,我很期待你能过去,好吗?”

????望着眼前红艳艳的请帖,云舒似乎恍惚了一下,然而很快也就回过神了,小手一伸,默默的接了过来,翻开看了一眼,然后才微微抬起眼帘,望着脸色有些憔悴的付子鸣,淡然道,“那就恭喜你们了,有时间我会过去的。”

????“对不起,云舒,我为之前的事情跟你道歉,我知道我做过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希望你能原谅我,要不是因为我,你跟宇阳也许就不会分开了,我不应该答应暖暖那样的条件,宇阳只不过是遵循我跟他的承诺而已,云舒,如果你想重新回到宇阳的身边,我……”

????付子鸣眼底竟然浮起了一丝愧疚,俊脸上也有些苍白了起来。

????然而,听到他的这番话,云舒只觉得讽刺无比了,在心里冷冷一笑,“谢谢你的关心,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云舒!你现在是不是很恨我?”

????付子鸣焦急地问道。

????“恨一个人很累,我也不想让自己活得太累,就这样吧,我已经不想再计较太多了,付子鸣,我祝你跟方怡暖能幸福,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等一下!云舒!”

????付子鸣拦了上去,黑眸里有些挣扎,深深的望着云舒良久,才问道,“云舒,你告诉我,这么多年,你对我真的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这个问题我不是很早之前就回答过你了吗?”

????云舒清眸一抬,冷淡的瞥了他一眼,淡然笑了笑,语气很平淡,却带着一股刺骨的疼痛,“没有,我从来都不曾对你有过一丝一毫的感情,在我的心里,你的充其量不过是我的同学,如此而已。”

????轰!付子鸣可以看见自己的胸口正在流着血,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疼得让他窒息,虽然他心里也是知道答案的,但是听到她亲口承认,他竟然会觉得有些受不了了,望着她那坚定清澈的眼神,付子鸣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当初真的可能是做错了,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做错了!如果当初他没有用那么卑鄙的手段让乔宇阳放手,她现在或许还可以生活在他可以看得见的地方,然而现在呢?

????是他亲手把她推进了慕煜北的怀抱里!

????付子鸣忍着全身各处传来的漫无边际的疼痛,自嘲的笑了笑,“谢谢你这么坦诚的回答,如此,原来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而已,真是对不起,让你为难了!你放心吧,以后我不会再过来打扰你的生活了,其实,云舒,我也想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做你的同学朋友而已,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这样陷进去了,童年的最快乐的时光就是跟你一起跟毅叔叔学习吹口琴的时候,很多年之后,每每想起那段时光,我都会特别觉得怀念,现在想想,与其有今天这样的结果,我倒宁愿我从来都没有学过口琴,那样的话,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大家的为难了,可是,那些记忆却已经成为我心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想忘掉却怎么也忘不掉。”

????“你会忘得掉的,时间能抹平一切。”

????云舒淡淡的回答道。

????纷飞的雨丝不断的飞落了下来,轻轻的沾在她那乌黑秀丽的长发上,脸肩头也都有些湿润了,凉风不断,云舒忽然感觉挺冷的。

????“云舒,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选择他吗?我一直以为,乔宇阳在你心里是不可替代的!”

????付子鸣终于提出了一直困扰了自己很久很久的问题。

????闻言,云舒倒是微微一愣,似乎当真思量了一下,然后才回答道,“你错了,其实在任何人的心里都没有谁能替代谁的说法,我承认我是曾经喜欢过乔宇阳,也曾经想过要跟他长相厮守,可是,后来我才明白,感情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单单自己单方面的喜欢是没有用的,即使我再努力,我终于也还是没有办法勉强一个人爱上我,爱一个人,不能爱得卑微,卑微的感情就像海上的泡沫一样,阳光轻轻一照,所有的希望便会尽数的破灭了,至于为什么会选择他,原谅我,其实我也不知道。”

????“谢谢你,云舒,我明白了,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我也祝福你,希望你能一直幸福下去,这样我才不会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付子鸣苍白的笑了笑。

????“你严重了,我也祝福你!”

????“谢谢,我回去了,婚礼那天,希望你跟慕董都能过来。”

????“我会尽量抽出时间的,再见。”

????“再见!”

????……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这样放手了,但是云舒还是感觉松了一口气了,默默的祝福吧,你们过得好,或许我也才能过得好!

????汗,老云被关在小黑屋里出不来了,刚刚解放的,汗滴滴~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