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7 如此证明中-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87 如此证明中

逐云之巅2017-5-5 21:49:4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87如此证明中

????锦阳城城北区公安局干净诺大的办公室内。请使用访问本站。

????云舒就那么一脸深沉的坐在办公室的主座上,两手便则是依次坐着老莫他们。

????云舒此刻手上正捧着一本文件正在专心的翻看着,一干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都是将那眼神停落在云舒的身上,俨然正在等待云舒发布指令的样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舒终于缓缓的合上了手里的文件,眼底闪过一道沉郁。

????“老大,怎么样?我们下一步……”

????老莫瞧着云舒那沉郁的样子,忍不住有些担心的开口问道。

????云舒淡淡的垂下了眼帘,清雅的脸蛋上浮起了一道阴郁,语气却是铿锵低沉,眼里的眸光绚丽而冷冽,“边境那边传回来的是好消息,我倒是担心这边的情况会很不妙,托马斯的性子我很清楚,他是那种死都要咬上你一口的人,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而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应该就是我们锦阳城,既然你们已经从帝都那里得到了具体的信息,下一步你们盯紧他们就行了,千万不要擅自行动,等待我的命令,我怀疑他们很有可能知道我们现在已经盯上了他们,那帮丧心病狂的人很可能什么都是做得出来的,你们自己要小心一点,还有,以后有什么消息,一定要通过内线联系,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时间不早了,你们都抓紧时间下班吧,今晚帝都那边的情况继续给我订好了,老莫,你留下来一趟。”

????“是!姚局!”

????十多个身穿制服的男女连忙一脸慎重的起立了,很有次序的退了出去。

????等一干人退下之后,云舒才朝老莫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老大!”

????老莫很快速的应了过去,这时候办公室里就剩下了云舒跟老莫两个人,云舒依然还是很警惕的打量了一圈,然后才低下头,在老莫的耳边低声道,“你把那帮人撤下,我已经从其他的几个小组里挑了几个身手利落有经验的人供你差遣,记住,一定要保证我们潜伏者的安全,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能向任何人提起他的名字,此外,我要你跟我保证,这次的行动绝对保证任何人都不能出事,明白吗?”

????“是!姚局!”

????老莫脸色一阵凝重,但是还是很干脆而坚定的敬了个礼向云舒保证道。

????云舒点了点头,清淡的语气飘了过来,“很好,你办事我也放心,有什么需要支援的,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切记不要打草惊蛇,这一次,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联合边境那边,一手将托马斯这颗毒瘤尽数除掉。”

????“我会的,老大请放心!”

????云舒一般很少会露出这么沉郁的一面,以往的那些棘手的案件,她也不过只是蹙了蹙眉而已,哪里像现在这么的忧心忡忡的样子,这样顿时也是让老莫心里警惕了不少,当然也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至于帝都那边的事情,有什么情况发生,来不及你们可以先跟他们的主管阿朔让他配合你们,这些问题倒不是很大,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他们手里有重型武器,根据边境传回来的消息,我们已经得知,他们之前刚刚购进了一批新型的军火。”

????“妈的,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们的气焰那么嚣张!”

????“嗯,好了,话就这么多,你也回去吧,天不早了,有事电话联系!”

????云舒收拾好文件,缓缓的从座位里站了起来,充满鼓励的眼神淡淡的望着老莫,唇边也勾出了一抹微笑,脸上的沉郁统统一扫而光了。

????“谢谢老大,那我回去了!对了老大,等这次任务完成了,要不您……嘿嘿……”

????老莫别有深意的望着云舒,一边也站直了身子。

????云舒欣然一笑,笑声有些低沉,并不迷人,“什么时候你们都不忘了要载我一顿,也行,等你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我在帝都给你们摆上三天三夜的流水宴,一次让你们吃个够,玩个够!”

????“老大!您实在是太英明神武了!跟着您实在是太幸福了!”

????老莫忍不住狂嚎了几句,然后才屁颠屁颠的退了下去。

????而老莫刚刚退下去之后,云舒才瘫软的虚靠在椅子里,清秀洁白的脸上充满了疲惫跟苦恼,脑袋里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疼痛,眼睛也是昏花的一片,眼皮很是沉重得睁不开了,怎么回事?

????云舒抬手揉了揉眉心,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有声吃力地站了起来,拖着一副沉重的身躯,极力的忍着身体的不适,缓缓的往办公室里走了去,收拾好东西之后,抬起手腕上的时间一看,都已经快五点了,幡然响起来宁馨儿好像还在咖啡厅里等她的事实,下意识的从抽屉里拿出手机一看,好几个未接来电,显示的都是同一个号码,当然,还有两个是男人打过来的。

????去洗手间洗了冷水脸,感觉好像清醒了不少,难道虽然还是那么的昏沉沉的,但是眼睛没有刚刚的那般的昏花了,吸了口气,整理好了着装,才提着公文包大步的离开了办公室。

????接到云舒的来电的时候,慕煜北就坐在帝都的办公室的办公椅里全神贯注的批阅着文件,手边的手机一震,熟悉的铃声响起,清俊的男子当下就顿了一下神,眸光也沉寂了一下,倒是没有离开过手上的文件,大手一伸,直接往手机抓了去。

????“舒儿?”

????低沉柔和的声音传了过去,依稀还伴着一些沙哑。

????“嗯,是我!”

????很快,那头也传来了云舒那沙哑的声音,云舒将公文包往自己的车上的副驾驶座扔了去,往车里坐了去,甩上了车门,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跟慕煜北道,“你现在在哪里?”

????“帝都2,你呢?下班了吗?”

????慕煜北问道。

????“嗯,刚刚从局里出来,要过去见见宁馨儿,你要一起吗?你昨晚说好了要跟我一块过去。”

????“你跟她约在几点?”

????“下午三点,不过我让她等我了,等不等那是她的事情,我先过去了,你后面跟过来,我在那边等你,先这样了,我开车不方便接电话。”

????云舒有些疲倦的开口,声音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虚弱了起来。

????“舒儿,等一下!你怎么了?听声音不太对,哪里不舒服吗?”

????慕煜北那耳朵尖得跟什么似的,一下子就听出了云舒的语气很不对劲儿,当下便是有些担心了,感性的声音充满了关切,让人觉得软绵绵的柔和一片。

????云舒抬手敲了敲那沉重的脑袋一记,吸了口气,放轻松了语气,“我没事,别担心,可能是刚刚开了个会,碰上一些棘手的事情给烦的,你快点过来吧,我挂了。”

????说着,便缓缓的合上了手机,随意往旁边的副驾驶座上一丢,开始慢慢的倒车,驶离了城北局了。

????等在咖啡厅里久久没有见到云舒的身影的宁馨儿,此刻也是一脸的阴沉,绝美的容颜上沉淀着一丝隐忍的怒气,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自己,打电话也不接,这心里不会故意要整她的吧?

????看着自己手里的咖啡又空了一杯,天色也渐渐的晚了下来,咖啡厅里的人也慢慢的少了,最后也是剩下寥寥几人而已,傍晚并没有什么夕阳,天色有些阴暗,不像是要下雨的痕迹,倒是像个大阴天了,风好像有些大了,望着下面的行人,发现他们都是衣袂飘飘的,紧紧缩成了一团,约莫是冷的吧。

????宁馨儿有些失神的望着下面的街道,下面是一副繁忙的景象,而相比于自己这里,却是一片萧条冷清的样子,已经赶上下班的时间了吗?好像五点了吧?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下面就已经开始繁忙起来了!

????忍不住又将手机拿了出来,又有些气愤的给云舒挂了个电话,然而,这次也跟之前一样没有接,倒是好像电话直接被摁断了,宁馨儿想了想,认定了自己肯定就是被姚云舒给耍了,当下美丽精致的脸上乍然布满了一道阴骜,久久被她压制在胸口的怒气也被点燃了,咬了咬牙,正想大力起身破门而去,冷不防,一个清淡而沙哑的声音带着一道淡淡的讥笑传了过来了。

????“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想不到宁小姐竟然如此的给面子,当真是愿意就这么一直等着了,怪不得他们都说宁小姐是一个非常守信的人,在商海的口碑向来是不错的。”

????云舒步伐铿锵,脸上挂着一道似笑非笑的笑意,看到宁馨儿刚刚那几乎要暴走的样子,倒是觉得有些好笑了,别有兴味的瞥了一脸愤怒阴沉的宁馨儿一眼,将手上的公文包往旁边的位置放了去,然后才坐了下来。

????“请问小姐需要喝点什么?”

????服务员很积极的迎了上去。

????“来杯柠檬茶,谢谢。”

????云舒淡然回道,服务员收到之后立马就退了下去。

????“姚局长还真是要我好等啊,你看起来好像挺忙的!”

????宁馨儿有些森冷的望着云舒,态度也不再像上次在翠园那般的客气了,她抬起脸,美丽的眸子静静的盯着对面的姚云舒看着,只见今天的她,一身帅气威武的警服,同样是威武得呱呱叫的警帽下面是一张清秀美丽的脸蛋,秀发被盘在脑后,有些凌乱,但是此番看上去竟然是别有一番风味了,她的脸上还挂着一道高深莫测的微笑,看在宁馨儿眼里却感觉是有些让她觉得危险不安的微笑,一身的英姿飒爽,这般的打扮跟之前在翠园那天看到她的样子,到时差别实在太大了,单单是那种气质都感觉不一样了,还有那隐藏着的气势,今天的她看起来身上似乎还多出了一份凌厉的气势,宁馨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身制服的效果了!

????“是有些忙,宁小姐你给我挂电话的时候,我刚好要赶着过去开会,你的电话我没接,很是抱歉,我想你应该也不会计较的,对吧?”

????在宁馨儿那犀利的眸光就那么毫不忌讳的打量着云舒的时候,云舒倒也是坦然,任由着她打量着,自己则也是扫了她几眼,淡紫色的春季牌子洋装,淡金色的秀发披散在肩头,绝美的容颜上潜着一道温和大方的微笑,看起来是一副很有礼貌的样子,刚刚的阴霾不满似乎通通都被她尽数隐藏而去,剩下的,只是满满的轻柔大方。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表面功夫实在是太强了,刚刚要不是被自己临时捕捉道她脸上的情绪,相信她几乎就相信的了现在的这女人的脸上的这副表情了!

????听到云舒的话,宁馨儿那完美的红唇乍然给出了一道如花般美丽的微笑,看似高雅的气质尽然显露了出来,几乎连云舒都要自叹不如了,想来,这女人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来嘲笑她这样的粗人不成了?

????“姚小姐说什么客气话,你能来我就已经很是高兴了,等一下子没关系,看你那么忙,我冒昧打扰了你,还真是不好意思了,但愿没有影响到你的工作!”

????宁馨儿那娇柔的声音传了过来,跟那柔软的春风似的。

????“小姐,您的柠檬茶,请慢用!”

????这时候,服务员也端了一杯柠檬茶上来了,看到两个同样年轻美丽的女人,还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后面才缓缓的退了下去。

????云舒漫不经心的端过柠檬茶,浅浅的吸了一口,清淡冷冽的眼神停落在了宁馨儿那张有些得意诡异的脸上,心里顿时也起了警惕了,约莫着这女人不会是想刷什么花招吧?

????她姚云舒向来非常讨厌跟女人争风吃醋的,以往接到那些事关感情的事情而弄得一发不可收拾的案件的时候,她都是不屑一顾觉得无聊反感的,想不到她姚云舒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因为那男人都要跟这女人争斗了不成?

????“再忙也得赏宁小姐你的脸啊,不是吗?宁小姐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我这个人向来喜欢开门见山,有话就直接说,眼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还得赶回家煮饭吃饭呢。”

????云舒心直口快,双眸静静的盯着对面仪态高雅的宁馨儿,也不打算跟她拐弯抹角了。

????云舒的话一落,宁馨儿果然欣然笑了笑,美丽的眼睛眨了眨,溢出了些许绚丽的流彩,望着姚云舒,轻笑道,“姚小姐倒是心直口快,爽快之人!不愧是堂堂一局之长!”

????“谢谢你的夸奖,我想,宁小姐大可不用这么客气,直接叫我慕夫人就好了,总感觉你这句姚小姐把我给叫得年轻了。”

????云舒冷然笑了笑,自然还是不是傻瓜,当然还是听出了宁馨儿那话语的讽刺的意味了,冷漠的视线瞥了她一眼,便往街道下方望了去。

????这宁馨儿倒是选了一个好靠着落地窗的好位置,坐在云舒这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街道下面的景色,匆匆来往的行人,车潮如海,冷风依旧,天空阴暗沉寂,不是以往的夕阳晚霞图。

????果然,一听到云舒这话,宁馨儿那脸色就变了一下,她宁馨儿心里当然是恨极了云舒能拥有这么一个称呼了,慕夫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那就是意味着对面的这个女人就是有资格站在慕煜北身边,陪伴在慕煜北左右的女人,这让她宁馨儿感觉自己的机会十分的渺茫!她辛苦了那么多年,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同样获得这样的资格,她忘不了当初慕煜北拉开她的时候,她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爱她,没想到,慕煜北竟然那样没有风度而冷酷的回答了她几个字,听到那几个字之后,她几乎要崩溃了,想她当初堂堂的一个副市长千金,嫁给他难道让他很觉得委屈吗?没想到他竟然还说了那样的话,之后,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同时,也是因为心里太过于的深爱着他,所以才一声不吭的走掉了,为的就是有朝一天,她能扬眉吐气的站在他的面前,大声的告诉他,她绝对有能力有资格跟他比肩而立的!

????然而,这次回来,迎接她的消息是什么?她好不容易才争取到了跟欧冶集团合作的项目,成为mK的执行总监,她为的是什么?她为的就是一直让她深爱不忘的男人慕煜北!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女人比她宁馨儿更爱他慕煜北了!而这一切,都被眼前这个姚云舒的女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夺走了,这让她宁馨儿怎么甘心?怎么受得了?

????想到这里,宁馨儿眼里也乍然略过了一道阴冷的流光,押了一口咖啡,阴沉的盯着云舒那清淡素洁的侧脸,不可否认,之前并不觉得她对她来说有什么竞争力,然而,经过了一番的调查之后,才明白,这女人好像也不是吃素的,能力绝对不逊色于她!连家庭背景,也不见得比她差多少,听自己的堂哥宁康提起过,这女人不仅仅是锦阳城新上任的公安局第二把手,而且她的父亲也不容小嘘,省军区的首长,哥哥也是年纪轻轻的就爬上了团长位置,一家子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宁馨儿这时候,不免觉得有些憋屈了起来,难不成,慕煜北是看上了她的背景吗?那也不对啊,慕家现在根本就不需要联姻的,军界有慕向南在,几乎是可以压倒一大片了,商海,欧冶的风头恐怕是没有几个能压得下的吧?政坛吗?难道是因为政坛?若是如此,那也不见得有什么成效吧?且不说就姚云舒现在这个副局的位置并不见得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利益,想想,欧冶那么强盛的实力,在政坛恐怕早就做的妥妥当当的了,更可况,慕煜北的两个朋友东方谨跟南宫逸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她当真找不到慕煜北会看上姚云舒的理由,而且,姚云舒可不是什么美女!

????宁馨儿疑惑而不甘的望着一脸云淡风轻的姚云舒,咬了咬唇,心里真不是滋味了!

????云舒自然察觉得到宁馨儿那阴冷而纠结的眼神,但她并没有打断她,就让她看好了,直到感觉到那道阴冷愤怒的情绪加剧了,云舒才又喝了一口柠檬茶,偏过头不冷不热的望了宁馨儿一眼,洁净的唇边勾出一抹涟漪浅笑,“怎么?宁小姐难道还打算给我来一篇精彩的大演讲吗?需要酝酿这么久?还是突然觉得无话可说了?若是如此的话,那我可就先提前撤了,天色可不早了!”

????似笑非笑的眼神,让宁馨儿看得有些咬牙切齿的,想不到这女人竟然还如此的伶牙俐齿,几乎让她找不到堵回去的话了!

????云舒这会儿是真的很想走掉了,头晕得厉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觉得身体很是不舒服了起来,她可没有太多的时间要跟着女人周旋!

????“姚小姐何必那个着急着走呢?大不了今晚请你吃顿饭,当做交流一下友谊吧!”

????宁馨儿微微低下头,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花费了一番力气才将心头的愤恨尽数的压制了下去,情绪也慢慢的平息了下来,这才抬起头对着云舒轻笑的开口道。

????“那倒不必,我想你今天请我过来不会就是想让我陪你坐坐喝杯咖啡那么简单吧?”

????云舒冷笑道。

????“呵呵,姚小姐既然这么爽快,那我也不好拐弯抹角了,我听说姚小姐好像之前跟乔氏的乔总有过一段过去吧?似乎还在一起爱情长跑了十年了,不知道姚小姐怎么会忽然放弃这段感情,突然就嫁给了北?而且,我还听说姚小姐好像跟付氏的大公子付子鸣的关系也很让人匪夷所思呢,我记得付子鸣近期好像还准备跟冷氏的方怡暖小姐联姻了,听有些人说,怎么看着这付子鸣好像不怎么乐意这门婚事啊?还几次还在姚小姐的公安局门楼下见到了你们一起离开的场景,不知道姚小姐能否为我解解惑呢?”

????宁馨儿说着,美眉一扬,眼里的流光大放光彩,有些傲慢而不屑的望着脸色有些苍白的云舒,还以为自己的话吓到了云舒。

????听到宁馨儿的这番话,云舒心里倒是有些惊讶了,想不到这女人还请人调查了她不成?连这事情也知道了?刚刚想了一会儿,脑袋里的阵痛感又波袭而来了,她只好抬手轻轻的撑住了自己的脑袋,深深的吸了口气,喝了一口柠檬茶下去。

????“怎么?姚小姐是不是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北并没有将你们的婚讯公布出来吧?你知不知道要是这些消息公布出去了,人家会怎么想?姚小姐,我是我很怀疑你的用心,你觉得北一定是因为对你有感情才娶你的吗?呵呵,你太不了解北了,姚小姐……他不是那种随意能够被一个女人所牵绊住的人。”

????宁馨儿瞧着云舒那不太正常的脸色,只当她的话有了一定的效果,于是心里便是微微一喜。

????云舒一听宁馨儿这话,险些没有笑出声来,但是她现在是没有力气笑出来了,撑着脑袋,云淡风轻的望着一脸得意的宁馨儿,真不知道应该嘲笑着女人的愚蠢,还是笑她的自以为是了。

????“按你的说话,我怎么感觉你这是一直在向我强调你宁馨儿比我了解他呢?那些女人指的应该就是像你这样的女人吧?我姚云舒真是承蒙你宁馨儿看得起,竟然这么荣幸的让你花费了一番功夫去调查我,三生有幸了!不妨直接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目的吧,也免得我回去猜测了。”

????云舒一眼就看穿了宁馨儿心思,如此的煞费苦心折腾,目的恐怕也不简单吧。

????果然,听到了云舒的话,宁馨儿当下就露出了一个赞赏的笑容,“姚小姐果然是聪明人,那我也就直话直说了。”

????说着,又是有些得意的喝了一口咖啡,才继续道,“我希望你自己放手,放开北,你跟他并不是志同道合的,只有我才能真正帮到他,你放心,我一定会补偿你的,虽然我不知道北为什么会娶你,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有他迫不得已的原因,竟然可以娶一个相识不久的女人为妻,你相信那是因为爱情吗?你要知道,北曾经还愿意为我放弃生命,姚小姐,不用我多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为什么被这些年那么多优秀的女子他都不在意,一直清心寡欲的,你又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宁馨儿的这番话,几乎让云舒笑出声来了,撑着脑袋,声音很是清淡,“哦?这样啊?那宁小姐究竟打算怎么补偿我呢?慕煜北不是因为爱情才娶我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这么了解他,那应该知道的,没想到他还为你放弃生命啊?我怎么瞧他现在是生龙活虎的,听你说这话,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在告诉我,你跟他很相爱似的,那这么多年了,你们都干嘛去了?为什么你现在不是慕夫人呢?你也来为我解解惑吧!”

????云舒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让宁馨儿看得又是一阵咬牙切齿的。

????“姚小姐可以开出你的条件来,一百万还是五百万?你要多少钱才肯放手?跟他离婚?”

????宁馨儿使劲的呼吸着,平复着她的情绪。

????闻言,云舒立刻就笑了,清淡的笑声有些飘渺,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宁小姐,你出手可真是大方啊!一开口就是五百万,真是让我佩服,不过,我觉得我并不稀罕这点钱,慕煜北的小金库都在我手里保管着,我想我的资金问题暂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我这个人向来知足常乐,金钱对我来说如同粪土,所以很抱歉,你的请求我驳回,你的条件还不足够吸引我,慕煜北多少钱我也不卖,请收起你的自以为是的想法,免得还污浊了我的眼睛,我们夫妻二人结婚半年多了,并不觉得我们夫妻俩感情出了什么问题,所以离婚两个字离我们还太过于的遥远了,还有,你跟慕煜北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你只需要明白并且希望你现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记住的一点就是,他慕煜北现在是我的男人,他的现在跟将来都仅仅是属于我姚云舒,我可没兴趣跟你斗来斗去的,你想重新回到他身边,让他重新接受你,抱歉,你应该去找他,而不是来找我,找我根本抵不上任何的作用!哪一天他慕煜北亲口跟我说,他不想再看到我了,我姚云舒二话不说立马卷铺盖走人,但是,如果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来难为我,我自然也不会对你客气!老实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智商这么低的女人,刚开始我还以为你应该不像那些蠢笨的女人,拿我开刀的,你要是有能耐,你应该直接去找慕煜北才是,想使这些下流的手段逼迫我放手,你宁馨儿还真就是这点能耐了!”

????云舒毫不客气的直接开口抨击,根本就不在意宁馨儿那由苍白又变成酡红的美丽的小脸。

????“姚云舒!你别太高估你自己了,就你一身狼藉的形象,根本就配不上北,他那么优秀高不可攀,不是你这样的女人就能随随便便配得上的!我劝你还是尽早放手吧!免得后面受伤的认识你自己!”

????宁馨儿实在是受不了云舒这番冷嘲热讽的言语了,轻柔的嗓音变得有些尖锐了起来,不避免有些羞恨的成分。

????“奇怪了,难道宁小姐,你是指你比我高贵端庄了?我配不上她你就能配得上啊?他那么高不可攀,现在还不是被我给攀上了?想来你也不过是一个厅长的千金,外加mK的执行总监而已,凭什么你就觉得你配得上他了?凭什么你就想欺负人了不成?真是笑话,我对付像你这样的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修炼呢!我劝你也别把自己看得有多么的优秀,不就是这么回事吗?你啊,还不是我的对手,想当年,我在黑三角修理一大群各色各样的女人的时候,你说不准还在做你的大小姐梦呢!”

????云舒说着,那嘴角边竟然勾出的一个痞痞的笑容,那笑容好像有些流氓,看得宁馨儿有些毛骨悚然的,虽然是一名警察没错,但是那段岁月也在她心里印下了印象了,有时候也吗、难免会露出这么被她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一面。

????“你……姚云舒,你……无耻!你还想对我动手吗?别忘了你是警察!”

????宁馨儿差点没气得的直接背过去了!

????“没错啊,我自然没忘记我是一名警察,我比谁都记得我是一名警察,你现在的举动就是公然跟我姚云舒叫板,我还怕了你不成!”

????“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姚云舒!”

????“自欺欺人的是你!我压根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好马还知道不吃回头草了,当年一声不吭抛下他连一声拜拜也没说的人可是你!为了你所谓的那些理由,愚蠢!我都觉得骂你神经病是赞美了你呢!毕竟,神经病跟愚蠢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就你这档次,还够不上神经病这个词!明白吗?高贵大方的宁小姐!”

????倒是没有想到,这女人的嘴巴也是这么厉害了!

????两人交战正值激烈的时候,哪里会知道就在她们落地窗下的对面的街道上,一名清俊优雅的男子正眯着那双深幽的眸子盯着她们看着,他的身边自然还站着帅气斯文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布诺斯。

????原本慕煜北也是想上去的,但是瞧着自己女人那一张神采飞扬的俊俏小脸,还有对面的女人那张青白交错的面孔,自然已经明白,她不需要他出面便已经凯旋而归了,想着,心头隐隐约约的宠溺,不知道都跟那个女人说了些什么。

????“少爷?我们还要上去吗?时间快到了,不然等下回家晚了,我已经让他们准备好饭菜了!我们快点上去把少夫人接下来吧!对了少爷,阿雅小姐跟阿朔他们已经到了,阿朔要明天才能返回来!”

????布诺斯站在慕煜北的身后,低声的开口道。

????闻言,慕煜北缓缓的将视线从楼上的那抹身影给收了回来,沉思了一下,才低沉对着布诺斯道,“嗯,知道了,你上去把人找下来吧,说我就在电影院等她,你跟她快点过来。”

????“少爷不上去了?”

????布诺斯诧异道,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慕煜北。

????“你上去吧,我就在这里等着吧,你看看电影院那边都准备好了没有,免得她等下又给我讲一些难听的话。”

????慕煜北说着,干脆就站在了街道边上,悠闲的望着对面来来往往的行人。

????“是,少爷,那我现在立马上去!”

????布诺斯说着,人已经朝咖啡厅狂奔而去了。

????布诺斯赶到咖啡厅的时候,战斗正处在白炽化的程度,远远的看过去,很明显的看得出宁馨儿正是一脸的阴寒而愤怒隐忍,搁在自己膝盖上的粉拳握得紧紧的,相反,自家的少夫人的脸上却是风平浪静一片,星眸平淡如无风的海绵,看不出什么情绪,只不过隐约可以看得出她的脸色好像有点苍白罢了。

????首先发现布诺斯的,面对着楼梯口而坐的宁馨儿,宁馨儿算是跟慕煜北他们一块儿长大的,布诺斯又为欧冶尽心尽力很多年了,宁馨儿自然还是认识布诺斯的。

????布诺斯察觉到了宁馨儿已经发现了他的身影,于是便大步地走了上去,宁馨儿脸上的阴沉顿时隐藏了下去,换上了一副跟往常一样大方得体的笑容。

????“布秘书!你怎么会过来这里?”

????宁馨儿有些意外而惊喜的望着布诺斯,既然布诺斯人都在,那是不是意味着慕煜北也应该回来了吧?想着,宁馨儿有些激动,一脸狂喜的望着布诺斯,眼底那股怎么样的也难以掩饰的惊喜折射成了一道道美丽的光晕。

????听到宁馨儿的声音,云舒也是有些诧异了,缓缓的回过头一看,只见布诺斯正大步的朝她们的方向走了过来,脸上还挂着一道淡淡的微笑,然而,云舒看了好几眼,却没有发现男人的身影,不是说她在这边等着吗?怎么这会儿竟然不见人影了!

????于是,云舒禁不住就蹙了蹙眉,有些疑惑了。

????“少夫人!”

????布诺斯没几步就走到云舒的身边,很快就在她身边停下了脚步,朝宁馨儿客气而疏离的轻点了一下头,脑袋一转,却是转过头,对着云舒开口道。

????“他呢?”

????云舒淡淡的问道,清眸幽幽的望着布诺斯。

????布诺斯扶了扶镜框,深沉的眸子一转,瞧着对面的女人那副还没有来得及尽数隐藏下去的阴霾的面孔,他欣然笑了笑,回道,“少夫人,少爷包了电影院,说要跟您约会看电影,让您马上过去。”

????电影院给包了?谁要跟他看电影了?

????云舒挑了挑眉,有些奇怪的望着布诺斯,自然是等待着他的回答。

????而这时候,被晾在一边的宁馨儿可就不乐意了。

????“布秘书,几年不见,难道都认不出我来了吗?”

????宁馨儿悠然笑了笑,美丽的眸光静静的落在了布诺斯的身上,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脸上的笑容没有淡去半分。

????这时候,布诺斯才将实现从云舒的身上移开了,淡然望向了宁馨儿,思量了一下才开口,“哦!原来是宁小姐!几年没见,你真是又漂亮了许多,身材都变得好多了啊,呵呵!原谅我刚刚没有一下就能认出你,毕竟好几年没见,都变了样了,昨天听阿雅小姐提起你,我们少爷还想了好半响才想起来呢,更不用说我们这些草包脑袋了,呵呵,宁小姐请见谅啊!”

????布诺斯这话一落,宁馨儿那张笑脸立马就有了一些僵硬了,但是也不过是转瞬即逝了,轻柔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布秘书说笑了,对了,北回来了吗?我前天到府上拜访了,没想到阿雅也说北出差去了,这些天一直都是那么忙碌着,所以也是一直都没有时间过去看看,他现在人呢?”

????“宁小姐见笑了,我们的少爷昨天刚刚从法国赶回来的,对了,我建议宁小姐最好别这么称呼我们的少爷,毕竟,当着我们少夫人的面这么叫着,好像有些不合适了吧,对于不是很熟的人,我想你还是称呼我们的少爷为慕董吧,我记得宁小姐好像是mK的执行总监吧?上一回在合作会议上,你们的mK老总都是这么称呼我们的少爷的,我想宁小姐你也应该这么叫,不然免得引起误会,我们的少爷最不喜欢引起误会惹来麻烦了!”

????布诺斯皮笑肉不笑的望着宁馨儿,瞧你这套近乎的方式,用在老子身上那可就是用错地方了!

????我们明天就让少爷说清楚哈,蛋定…。难得万更啊,云舒的表现妹纸们还满意吧?我们的姚局是不简单滴,怎么说当年人家也做过卧底,当过流氓混混啊~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