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6 如此证明上-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86 如此证明上

逐云之巅2017-5-5 21:49:0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86如此证明上

????第二天清晨,凉风习习,晨曦柔和。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云舒是从一片温暖之中醒过来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往身旁望去,男人依然还沉睡在睡梦之中,一个月的时间,醒过来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这会儿看着人在,云舒感觉自己心里柔软了不少,然而想到昨晚上的事情,心里不免又是一阵大怒,没想到这货竟然戏弄她,折腾到大半夜非要让她承认他在她心里的地位,不说还给她来阴的。

????想她堂堂的一局之长,竟然如此被一个男人征服在床上,这话要说出去了,她的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了!而且,这货那么舍命的救了他的小青梅,竟然还那么理直气壮的跟她说那是应该的,随着她也知道这话却是有几分道理,但是,好歹她扮演的角色也是他的老婆不是吗?这货怎么就不知道委婉一点?他若是表现得稍微那么不情愿一点点,至少,她这心里也就没有多少的疙瘩,云舒觉得自己肯定是心理有毛病了,说不准哪天都得去找云秀瞧瞧了。

????想到这里,云舒就是忍不住瞪了熟睡中的男人一眼,暗骂自己没出息的同时又郁闷这男人恐怕花蝴蝶也不少的,之前她没有怎么去在意而已!

????有些气岔的一把掀开了被子,利落的翻身坐起,而被她这么一个大幅度的动作捣弄了一番,慕煜北也迷迷糊糊的清醒了过来,漆黑的眸子有些迷蒙的睁开了,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双眸便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静深沉,静静的望着站在床边穿衣服的女人,想到昨晚那绯色深入骨髓的缠绵,慕煜北那俊脸顿时就柔和了下来,连忙坐起身子,很体贴的将大手伸了过去,给她拉好衣服,却没想到遭来了她一记冷淡的白眼,想来,应该是自己太过分了一些,慕煜北那锐利的眼神下意识的扫过了她的胸口,只发现那洁白精致的锁骨之上那暧昧的痕迹赫然明显,连那光洁的肩头处都有,当下那颗心就飘飘然的柔软得不行,于是爪子又伸了过去。

????“别碰我!”

????云舒毫不留情的打落了那只大爪,飞快的下了床往衣柜走了过去。

????慕煜北顿时一个愣神,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醒过来还就这态度了!

????“舒儿,你……”

????“同样的招数你用了两次,也不嫌腻味恶心。”

????云舒打开衣柜,一边取出了自己的一套制服,一边不屑的瞥了慕煜北一眼,那种情况之下,饶是觉得自己意志力不错的她还是弃械投降了,随了他的意思。

????“结果是我想要的就成,办法我不在乎。”

????慕煜北莞尔一笑,看在云舒的眼里,就跟一个大骚包似的,想着就觉得郁闷生气了,干脆看都不想看他了,抱着衣服就往浴室里冲了去,当做没看见就是了。

????慕煜北也没再招惹她,就那么惬意的靠着床头坐着,深邃的视线却一直流连在那紧闭的浴室的门上,唇边挂着一道完美的弧度,看得出,此刻的他心情很好。

????云舒梳洗收拾完毕下楼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慕思雅也收拾好的东西,行李箱就搁在沙发边上,此刻正坐在沙发里捧着一本文件夹正在跟布诺斯说些什么,只见布诺斯不住的点点头,指着文件上的某一处正细心的询问着。

????“早上好,少夫人!”

????一直等候在沙发的一旁的阿朔首先发现了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云舒。

????“早上好!大家早上好!”

????云舒将手里的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搁,倒了杯水喝了下去。

????“早上好嫂嫂!”

????这时候,慕思雅跟布诺斯也一起抬起了头,打招呼。

????“我哥还没起床吗嫂嫂?”

????慕思雅往楼梯上望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慕煜北的身影,于是便问了一句,等下还有事情要问他呢,阿朔都过来了,慕思雅便是有些急了,然而,慕思雅的话刚刚一落下去,楼上便传来了一个脚步声,众人抬头一看,发现慕煜北正穿着他那特征的洁白修身西装从上面下来了,嘴角边还挂着一道令人非常匪夷所思的微笑,那幽深柔和的目光不偏不倚,就落在沙发边的某个女人的身上。

????“哥早上好!”

????慕思雅跟布诺斯阿朔他们都感到非常的奇怪,看了慕煜北好一下子,再转过头顺着慕煜北的视线一看,只发现云舒那脸色非常的阴沉,还漫不经心的抬头瞥了慕煜北一记,眼里似乎还迸射出了一些浅淡的火花,慕思雅他们又是一阵不理解,难道昨晚还没谈好吗?掂量着,慕思雅又将视线一转,望向了慕煜北。

????“早餐准备好了,大家快点过来吃早餐吧!”

????这时候,餐桌旁传来了郑伯那和蔼的声音,将众人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云舒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大步的朝餐桌走了去,大家也都按着次序坐了下来,慕煜北也几个大步的走到了云舒的身边,一把拉开了她身边的椅子,缓缓的坐了下去。

????“哥,事情都给布诺斯交代好了,帝都的事情都已经步入正轨了,要是还有什么事情可以问一下我手下的副经理,有疑问再找我就好了。”

????慕思雅瞧着夫妻两的气氛不太对,所以连说话都那么小心翼翼的。

????“嗯,有什么要交代的统统给布诺斯吧。”

????慕煜北淡然回了一句,却是一边伸手给云舒取食物。

????“嗯,我知道,对了,那个项目好像还是mK公司比较适合,难道真的要跟mK合作吗?”

????慕思雅忽然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件事情不是东方谨去谈的吗?你看看他是什么意见,选择最佳的方案就行。”

????“可是,哥,那个mK公司的负责人是……”

????“对啊少爷,mK的负责人是宁馨儿啊,她现在可是mK的执行总监,好像mK就是让她负责这个项目的。”

????这时候,布诺斯也发话了,目光有些躲闪的望了正在低头默不作声的取用东西的云舒,自然,云舒在听到这么一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也是惊讶了一把,难怪宁馨儿这么有信心,原来是跟欧冶有合作的项目了!不过,她也仅仅是蹙了蹙眉而已,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的表情。

????“我只在意结果跟效率,你们自己把关,我记得好像有五六家公司实力都跟mK差不多,实在不行,你们就选择竞标吧,看看他们策划出的方案,中标的公司就是我们合作的对象,这个项目是欧冶今年的一个大项目之一,你们必须慎重对待。”

????慕煜北略加思考了一下,然后又继续低沉道,“这样吧,布诺斯你通知下去,就采用竞标的方式,阿雅,你把资料都交给布诺斯,给策划部那边联系一下,找个合适的时间举行一次竞标会。”

????“是,少爷!我回头马上去办!”

????“哥,你不打算跟mK合作了吗?我们……”

????“我们并没有确定跟他们合作,是他们过于积极连后面的工作都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作为公司的管理人员,你们很有必要为公司选择最佳的合作对象,拟定最佳的合作方案,而不是仅仅局限于表层,你怎么知道其他的公司就不会比mK做得好?口碑固然重要,但是我向来只注重真实的实力。该怎么做,你们心里应该清楚。”

????慕煜北幽然开口,语气很是平淡。

????“是,少爷!”

????“哥,我们就是看着之前跟mK合作的项目都完成得很出色,所以才……”

????慕思雅悻悻然解释道,“谁知道这次的负责人竟然是宁馨儿……”

????“我吃饱了,你们慢吃,上班去了!”

????云舒意兴阑珊的搁下了筷子,缓缓的站了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抬手看了手腕上的时间,发现时间都差不多了,也顾不上什么了,大步的往沙发走了过去,一把提起公文包便往外面走了去。

????慕煜北眯着眼看着她盘子里几乎都没有动的食物,隐约还能感觉到她身上那道隐忍的怒气,当下就是倍感无奈了,连布诺斯他们也都能感觉得出来少夫人不高兴,想来,他们是不应该在少夫人的面前提起这个人了,要知道,少爷还是急匆匆的从法国那边赶回来的,不过,今早少夫人的脸色似乎都是那么差的,难不成……

????布诺斯跟阿朔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一齐望向了少爷,只见少爷此刻也是一脸的深沉,黑眸里充满了无奈。

????“哥,你跟嫂嫂……嫂嫂还在生你的气呢?”

????慕思雅有些内疚的望着慕煜北,轻声的问道。

????“少爷,少夫人她……”

????阿朔也有些担心的望着慕煜北。

????慕煜北轻轻地搁下了手里的筷子,端过果汁,喝了一口下去,取过餐纸优雅的拭了拭嘴,才低沉回道,“闹点小脾气,管好你们的事情就行了。”

????“对不起啊哥,我不知道……”

????“少爷,您哄哄她吧,女人都是靠哄的,前几天我跟我家那口子也吵得昏天暗地的,前晚上哄了她一下,现在都已经和好了,夫妻都这样的,吵吵有时候也算是增进感情,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里头,就布诺斯一个人有些婚姻经验,阿朔跟慕思雅听着,也是望着慕煜北点了点头表示非常的赞同。

????“哥,嫂嫂就是脾气倔了点,反正你也是一个大老爷们的,就让让她吧,跟她解释清楚,让她知道你对她的心意就好了,你看看爸妈他们,爸不就是常常让着妈吗?不然就妈那性子,指定也是家庭战争持续不断的。你看看爸妈他们,现在还是那么恩爱,还有爷爷奶奶,我觉得啊,这个就是有一个忍让着对方才行!”

????慕思雅轻声劝道。

????“你嫂嫂脾气很倔吗?”

????慕煜北沉思了一下,没回答,却是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闻言,慕思雅跟布诺斯阿朔他们都一齐的点了点头,“是啊,老实说挺佩服嫂嫂那性子,但是又有些担心。”

????“行了,用完交代一下赶紧过去吧,逸都在那边等着了。”

????慕煜北没有再说什么,徐然起身,又往楼上走了去。

????——《假戏真婚》——

????再次见到乔宇阳的时候,云舒有些意外了,中午吃过午饭之后,云舒将一份文件给陈局长送过来了,没想到离开的时候竟然在总部大楼下面碰到了乔宇阳。

????比之前似乎瘦了一些了,整个人的精神好像还不错,眉宇间的疲惫淡去了一些了,想来,她都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他了。

????“云舒?”

????见到云舒,乔宇阳也感到非常的意外,沉寂而冷冽的眸子里隐约有一道浅淡的溢彩一闪而过。

????云舒点了点头,抬头望了乔宇阳一眼,也注意到了他身后站着的徐海,徐海似乎很高兴似的,看着她很是恭敬的微笑,也打了一声招呼。

????“你怎么在这里?”

????云舒淡淡的问了一句,说实话,此刻见到乔宇阳,她除了有些意外之外竟然没有了其他的感觉,仿佛就是见到了一个很普通的朋友似的,感觉很平淡,没有了之前那般沉郁。

????其实,云舒心里很明白,有些人,他们一旦分手之后就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对于乔宇阳,她之前确实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很奇怪,自打跟慕煜北一起之后,她就很少想起乔宇阳了,甚至在之前的几个月里,她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一次,原来,自己原本以为的爱得很深的感情,也不过是如此而已,不管爱得有多么的深刻,时间就是有办法将那些印迹一点一点的抹去,最后也是了无痕迹随风淡去。

????后来,她终于发现,其实她好像也没有爱乔宇阳有多深,也许是一直所以为的拥有乍然失去了,她有点受不了罢了,然后,慢慢的,她觉得她不恨乔宇阳了,真的,一点也不恨了,所以现在,面对着他,她心如止水,淡然的不能再淡然了。

????然而,相比于云舒的淡定,乔宇阳却仿佛心里有些雀跃了,看到她的那一刹那间飘悠悠的心似乎缓缓的停滞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去探究这样的感觉,也许是害怕去探究吧。

????那张万年冰山一般的脸上竟然掠过了一道浅浅的涟漪,低沉的声音依稀有些沉郁,“朋友在这边上班,刚刚吃完饭送他过来,你呢?吃过午饭了吗?”

????很难得,乔宇阳竟然也会关心人了,其实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云舒隐隐约约的想起来,她以前好像就很喜欢看他笑的样子,然而现在一看,心里不过是多了一道感慨罢了。

????“我送一份资料过来给陈局,吃过午饭才过来的。”

????云舒平淡的回答道,缥缈的语气里伴着一丝淡淡的疏离,乔宇阳自然是听得出来的。

????乔宇阳徐然垂下了眼帘,点了点头,两个人又沉默了一下,暖暖的阳光静静的洒落在两人的身上,一瞬间,看上去有些恍惚,两个人似乎近在咫尺,又仿佛隔得好遥远,遥远得跟地上的人跟夜空里的星星似的,无论怎么伸手也都是够不着的。

????“乔总,姚局长,这太阳有些大,而且现在也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不如我们找个茶馆或者咖啡厅坐下来好好聊聊吧,馨阳小姐可能还要好一阵子才能跟过来。”

????徐海瞧着两个人都这般静默着,于是便提议了一下。

????“乔总,姚局长,我知道不远处好像就有一间茶馆,我们过去坐坐吧?”

????……

????云舒并没有拒绝,很坦然的答应了,因为她也有些事情想跟乔宇阳聊聊,这会赶上了也正好吧。

????茶馆是比较普通的一个茶馆,茶水质量一般。

????徐海瞧这两人面对面的坐了下来,也很识相的消失了。

????“好长的一段时间没见,你都还好吧?”

????乔宇阳沉声问道,微微皱着眉喝了一口茶。

????“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

????云舒淡淡的回答,声音很凉,说话间还给乔宇阳倒了杯茶。

????乔宇阳并不是一个喜欢喝茶的人,之所以不喜欢喝茶,是因为觉得这茶的味道太过于的淡薄,而且,茶的味道还是那种略带着一种涩涩的苦味,相比之下,也许咖啡的味道更适合他。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并不怎么中意这茶的味道吧?”

????云舒很轻淡的问道。

????乔宇阳很诚实的点了点头,眸子一抬,深深地望着对面一身警服的她,其实很少见过她穿着警服的样子,没想到她穿起警服来,倒也是别有一番味道的,秀发利落的盘了起来,洁白淡雅的容颜跟之前相比,好像多出了一些光彩,眉宇间隐约的透露出一股小女人的妩媚气息,英姿飒爽,举足间流露出了一种自然大方的洒脱。

????他好像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打量过她,这会儿看起来,忽然觉得,她确实是一个很容易吸引住别人目光的女子,这跟方怡暖是不一样,方怡暖是那种因为相貌的原因,光彩四射,而她不一样,可能是骨髓里所散发出来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或许可以称之为,气质。

????“嗯,是有些不习惯,你呢?我看你好像都已经习惯了喝茶,我记得以前你也不怎么喝茶的。”

????乔宇阳缓缓的收回了那打量的目光,很平静的开口。

????跟乔宇阳聊天你有时候会觉得很压抑,但有时候你也会觉得很自然,这种感觉似乎取决于乔宇阳的心境,就比如现在一样,云舒感觉不到对面的男人有任何波动起伏的情绪,他似乎放得很自然,很平淡,所以云舒感觉自己似乎也没有了之前那样勉强而不安的情绪,不像跟付子鸣那样,你刚刚坐下来就会想掉头走掉的感觉。

????云舒淡淡的垂下了眼帘,欣然笑了笑,笑容很浅淡,淡淡的声音里染着一丝无奈,“嗯,是已经习惯了。”

????“他喜欢喝茶,对吗?”

????乔宇阳静默了一下,看着云舒脸上那道明澈的笑容,胸口似乎缩了一下,居然有一道淡淡的疼意袭过,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她这样子,他心里都会有这样莫名的感觉。

????云舒也不否认,很是大方的点了点头,“是的,他是一个茶瘾很深的人。”

????“云舒,对不起,看到你幸福,我的内疚感也就少了几分了,或许,他才是值得你去守护的人,看得出,他一定早就把你放在心上了,其实你一直都把你自己禁锢得太深了,只要卸下你的防备,你才会真正的幸福,其实我们都是同一种人,我们的性子也很相似,我们在一起必须需要一个人妥协,而,每一次妥协的人总是你,跟我在一起你很累吧?”

????乔宇阳低声的开口道。

????“都过去的事情了,又何必再提起呢?你说得没错,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我迁就着你,对你总是患得患失的,有时候很希望你能关心在意我一点,可是,你冷漠的态度总是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在你面前,我感觉自己就好像被迫将自己的刺全部收起来的刺猬,过得很压抑,很辛苦。”

????“那现在的慕煜北呢?你守在他的身边,是怎么样的感觉呢?”

????“在他的面前,我可以肆无忌惮的耍性子,我从来不用担心他会弃我而去,我完全不用收敛我自己,其实,我感觉我在他的面前才是最真实的自己,也许,也只有他才能容忍这样的我吧。”

????云舒淡然笑了笑,又低头喝了一口茶,从她的话语里,乔宇阳隐约能听得出那种微微的幸福的味道,他终于明白,原来,感情也就是这样了,并没有所谓的时间限制,遇对了人,你就会很容易陷进去了,并没有所谓的先来后到,其实想想,他乔宇阳早就输了,输得彻底,是他自己输掉的一份真挚的感情,不管怎么说,他已经没有任何的资格再靠近她了,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祝福吧,纵使心里难受,但这也是他仅仅能做的了。

????想到这里,乔宇阳忽然坦然的笑了笑,似乎笑得很轻松,语气也少了一丝沉郁,“你爱上他了,云舒。”

????“也许吧,你还是笑起来好看一点,你应该多笑一点,宇阳,其实我也应该跟你说抱歉,要不是因为我的母亲,你们应该也是很幸福的一家子,所以你排斥我,并没有什么不对,毕竟我是罪魁祸首的人的女儿,心理学上说,很多人都很难抗拒这样的情绪,我回去想了很久,我想我应该能理解你,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姐姐,馨阳!”

????云舒的目光很清澈而诚恳,可是,乔宇阳看到她这副模样,心里却是微微的疼痛了起来,她不应该承受那些莫须有的压力的,这些年,她一直都是过得很辛苦。

????“不,云舒,那些事情是我不对,是我承受不住自己的心魔,姐姐是因为我才丧失了听觉的,因为这件事情,我一直都很内疚,看着她那样无助却硬要坚强的样子,我很心痛,爸妈一直都是争吵不断,家不成家,连姐姐也不愿意回来,怕会勾起那些不堪的记忆,说来,这事情并不能过分的指责谁的,造化弄人而已,我时常在想,要是当初我爸当真娶了依莲阿姨,或许一切的悲剧都不会发生了,当然,那样也许就没有了我们。”

????乔宇阳的语气很是落寞,笑得有些忧伤,云舒一直都知道,乔宇阳一直都是活在一种隐忍的忧郁之中,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很多,也很沉重,她一直都很理解他,同时也很渴望能被他理解,但是,她后面却还是失望了。

????“嗯,说得也对,我知道,当初我母亲是乔伯伯的未婚妻,但是后面却嫁给了我父亲,后来……造化弄人……”

????“我爸爸当初应该对依莲阿姨的感情很深的,后面还是被迫娶了我妈,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虽然我妈也很爱我爸,但是,感情毕竟不是单方面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上跟他们同样的路子。”

????乔宇阳黯然的笑着。

????“所以,每一次我让你跟我结婚,你都不愿意,对吗?我一直以为你是因为我叔叔的事情,才勉强的跟我一起走下去的。”

????云舒有些惊讶的望着乔宇阳。

????“其实双方面都有原因,我也曾经尝试着接受你,可是我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姚叔叔曾经有恩于我,十年之约我必须要履行的,你知道的,我向来不喜欢被安排的命运,我以为我是因为这个束缚而反感的,后来想想,其实不是的。对了,云舒,你最近在调查姚叔叔的事情,对吗?”

????乔宇阳似乎也不太想纠结于这个话题了,于是便转移了话题,而正是云舒之所以跟过来的目的了。

????闻言,云舒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是的,我去过之前那个院子,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到处是被烧过的痕迹,我记得当初房子起火的时候,你好像也在冷宅吧,你可以重新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当时的情况?”

????乔宇阳微微皱了皱眉,喝了口茶,垂下头,想了很久,才有些恍惚的开口,“当时……那天好像是方怡暖的生日,我记得那天的宾客很多,我跟子鸣他们还有几个同伴就在后院的凉亭玩五子棋,我记得当时好像在回廊里看到姚婶婶一脸着急的朝偏院走去,脸色不太对,我问了她一句,她只说喝了一些酒,有些头晕,想回去休息一下,后面她就回去了,几个小时之后,晚宴开始了,才听到有人说偏院起火了,等我们都赶过去的时候,火势已经控制不住了,后面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

????“那当时你就看到是我婶婶一个人回偏院吗?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或者你有没有发现我婶婶当时的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云舒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急忙问道。

????乔宇阳又想了一下,太遥远的记忆了,这下子要想起来,还当真是有些困难,乔宇阳似乎都觉得有些头疼了起来。

????“你不用着急,慢慢想,对,慢慢想,不要觉得有什么压力,当做回忆平时的事情一样,放自然一点,我们只是普通的聊天而已。”

????云舒察觉到乔宇阳的状态似乎不是很好,连忙轻声的开导,这倒是让乔宇阳笑了起来了。

????“云舒,你这样子让我觉得很像一个心理医生,放心吧,我没事,我记得当时姚婶婶的手上好像还拿着一个信封,牛皮纸信封,应该没错的,我看得不是很清楚,那东西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看她挺紧张的样子,怎么了?你觉得那场大火不是意外吗?我听说是因为线路的问题引发的,后面冷爷爷请专家调查了好几次的结果,都是跟警察调查的结果一样的,意外起火的。”

????乔宇阳有些疑惑的望着云舒,只见她那秀眉已经深深的蹙了起来了,脸色很是难看。

????“云舒,你没事吧?”

????乔宇阳低声的关切道。

????云舒深深的吸了口气,摇了摇头,“没事,谢谢关心,我先回去了,希望你以后要是还想起什么,请及时的告诉我。”

????说着,便取过了一旁的警帽往头上戴了去,徐然站了起来,拉了拉衣服,便越过了位置,离开了。

????“云舒,等一下!”

????望着云舒的背影,乔宇阳忽然喊了一声,云舒的脚步也停了下来,背对着他。

????“子鸣跟方怡暖马上就要结婚了,子鸣说他会亲自将请帖送过去给你。”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保重。”

????“保重!”

????一句话落下,纤细的身影便缓缓的消失在门口了……

????终于也只能这样擦肩而过了,每每夜深人静醒来的时候,偶尔也会怀念她当初照顾着自己的时光,然而,时光荏苒,人啊,总是在不经意间失去很多很多的东西,等你真正的失去了,你就会想起了,然后,你才会明白,哦,原来我还是会怀念的,原来我是需要的,顿时,心里就是一片黯然了,辗转间,想想,有些东西不容易得到,却是太容易失去了,稍微一不留神,你便错失了最值得你珍惜的,也是最珍贵的东西。

????这就是命运,有时候让人觉得很可悲的命运,你无力去改变,却只能去接受的事实,并且还会因为这个事实而改变了你自己,因为,向来没有人去改变事实,只有事实改变了人,哪一天,你感叹着似水流年,多少你本应该拥有的东西都因为你的不珍惜而悄悄的从你的指尖溜走了,你是否也因为这样的感慨而感到微微的心疼?

????其实我更希望你说再见更甚于保重,云舒……

????——《假戏真婚》——

????一路上,云舒一直都在想着乔宇阳提供的信息,一回到局里,立马就开始翻看自己重新勘察现场得到的消息,还有姚毅的那本黑色的记事本,经验告诉她,她似乎隐隐约约的触摸到什么东西了,可是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一个下午,云舒一直都静静的坐在办公椅里沉思着。

????手机响起的时候,她正在盯着手上的黑色记事本的某一页看得出神。

????“喂?”

????云舒看都看来电显示,直接就摁下了接通键。

????“姚小姐,我已经到了咖啡厅了,请问你现在到哪里了?”

????是宁馨儿那温婉清淡的声音,很好听的声音,但是停在云舒的耳中却是觉得非常的刺耳便是了。

????云舒秀眉轻轻一皱,这才想起来了昨天应下的约定,好像就在帝都2的附近吧?工作被人打断,云舒自然是很不舒坦,想到这女人还是男人几乎牺牲了自己而救回来的女人,她就是一身的沉郁难受,她承认,她还真不是什么大度的女人,不管怎么样,始终还是介意的,淡淡的清眸往自己手腕上瞥了一眼,发现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了,这才不冷不热的回道,“宁小姐若是等得不耐烦了,可以先回去,我这边有点忙,可能要半个小时之后才能过去,愿意等你就等着,不愿意等也没有关系,我现在还不到下班的时间,我的工作也还没有完成,希望你能谅解。”

????“姚小姐,你不会是不敢过来吧?”

????宁馨儿那轻飘飘的语气隐约带着一丝傲慢。

????“你要是那么认为,那我也没有办法,话已经跟你说了,你愿意等那就等,不愿意等,那也没有关系,先这样吧。”

????云舒才懒得跟她计较,眼下她是真的有事情要做,老莫那边还等着她呢。

????“等等!姚小姐!我希望你不是消遣我的!我等你!半个小时后希望你能准时赴约!”

????宁馨儿那边似乎有些有些语气不顺了,约莫着应该是被气到了吧。

????云舒没有再理睬她,利落的合上了手机,将记事本跟那些资料都收拾好了,然后便拿过了桌上的那本蓝色的文件,一身飒爽干脆的走出了办公室,朝会议室走了去。

????帝都那简约舒适的办公室内。

????慕煜北正安静的站在落地窗前,深幽的眸子淡淡的望着楼下不远处的城北局公安局门楼下,修长的指间还夹着一支香烟,一向不怎么抽烟的他今天竟然也是心血来潮的突然抽了几支了。

????“少爷,宁馨儿小姐已经到了,就在那间咖啡馆里坐着等少夫人呢,十多分钟都过去了,没见少夫人的身影,少夫人不会是忘记了吧?”

????布诺斯就站在慕煜北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观察了慕煜北那有些阴沉的脸色一记,继而才低声的开口。

????慕煜北浅浅的吸了口气,又吸了一口烟,朦胧的烟雾中,低沉的嗓音传来,“估计忙着吧,一旦忙起来就不顾一切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的眼底是充斥着深深的宠溺跟一道无奈的,她总是这样的,好像工作永远都比任何的事情来得重要,包括他。

????“少爷,您就放心让少夫人去见宁馨儿小姐吗?少爷,这宁馨儿小姐算不算少夫人的情敌呢?我今早看着我们讲到宁馨儿小姐的时候,少夫人好像脸色都变得很难看呢!”

????布诺斯向来就是心直口快的,也是因为有些担心着,所以索性也就直接开口问了,说来,其实很没有必要的吧,这些年他都跟在少爷的身边,他自然是知道少爷很优秀,很受女孩子的欢迎的,但是他都没有见过少爷的眼神停在哪个女人身上超过三秒钟的,就连宁馨儿小姐也是不例外的,倒是少夫人,每次他都发现少爷老喜欢盯着他们的少夫人一直看,那眼神分明就是看着挚爱的人才会有的眼神啊!少爷向来都会把这样的事情处理得很好的,对别的女人都是一视同仁,走过亦是不会再回头多看一眼了,当初,看着少爷身边迟迟都没有女伴,还一度以为少爷那方面的取向不正常呢,还因为这事情被少爷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后面,他跟阿朔就再也不敢质疑了!

????“那个笨蛋就是中意因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跟我别扭,我能有什么办法?她完全没有必要卷入这女人之间的战争,布诺斯,你说,是不是我对她还不够好?让她那么没有安全感?因为一点小事就跟我闹?昨晚明明还……一醒过来就翻脸不认人!”

????慕煜北有些烦躁的开口,俊眉已经深深的皱了起来,没想到他慕煜北一向自以为凉薄,今天也会为一个女人烦忧纠结到这种地步,可恨的是,他竟然不觉舍得怪她,宁愿把所有的问题都揽在他的身上,怀疑自己是不是对她还不够好,他的心意她怎么就是不懂呢?难道让他把心挖出来给她看吗?没用啊,挖出来还是血肉模糊的一团肉,她也瞧不出什么来的!

????看着如此纠结烦忧的慕煜北,布诺斯倒是觉得这样的少爷看起来才像是个人了,感觉真实了不少,高兴的同时也替他烦忧着,没想到少爷也会有这样为情所困的一天,布诺斯自然是明白了,像少爷这样的人,要么不爱,否则就是爱得奋不顾身了,少夫人是何其有幸啊,不经意间就夺走了少爷这么一颗水晶玻璃心,看着少爷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坠入爱河的毛头小子了!非要装作一副很淡定深沉的样子!现在的年轻人啊!

????布诺斯暗暗的笑了笑,叹了口气,“少爷,她们女人都是这样的,女人心,海底针!少夫人之所以生气,定然就是因为她太在意您了,不然以少夫人的性子,估计她还懒得跟您生气了,少爷没发现少夫人变得爱使小性子了吗?听说这女人只有在她深爱的男人面前才会做这样一切幼稚的举动,我记得当初刚刚接触少夫人的时候,发现她好像对谁都是很客气很疏离的,现在想来,比起了当初,现在的少夫人感觉亲切多了。”

????“你觉得她是真的爱……在乎我?”

????慕煜北心头微微雀跃,但是还是压住了声音,低声的问道。

????“自然了!少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少夫人当然在乎您了!这还用问!少爷,我觉得吧,您现在只需要好好的哄一下少夫人就好了,比如陪她逛逛街,小小浪漫一下,像看一场电影啊,或者是去听一场音乐会啊,这些她们女人应该都是喜欢的吧!”

????布诺斯开始出招了,哄女人的功夫,布诺斯可是不弱的。

????听了布诺斯的话,慕煜北心里竟然微微甜了起来了,隐晦不明的眸子里溢出了些许凉光,略微沉思了一下,好像拿了一个什么主意了,转身朝办公桌走了去,将烟头扔进了烟缸里。

????“你过来,马上去给我办一件事情!”

????慕煜北眯着眼飞快的瞥了布诺斯一眼,低沉地开口。

????“少爷……”

????布诺斯一瞧,就知道了慕煜北的意思了,连忙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

????难得的万更啊妹纸们,欠了一些字明天再补上吧,写不出来了。老云吃饭去了,狂么不解释~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