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1 情敌对碰中-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81 情敌对碰中

逐云之巅2017-5-5 21:48:37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81情敌对碰中

????家里来了客人吗?

????云舒有些惊讶的扫了那辆白色的保时捷一眼,倒也没放太多的心思,放慢了车速,车子缓缓的朝大门前行驶而去,云舒现在开的车正是男人的车,车库里的车很多,云舒向来也是习惯了开快车的人,除去上班的时间,她通常也不开她的黑色大众了,慕煜北老早就给她备了车了,云舒自然也不客气了。请使用访问本站。

????‘嘀嘀’按了喇叭下去,门卫立马一看是云舒,立马就开门了,车子又缓缓的往里面行驶而去。

????然而,云舒才刚刚将车子停进了车库里,下了车郑伯便迎了上来。

????“少夫人,你回来了!”

????云舒一手提过手袋,望了郑伯一眼,点了点头,“嗯,阿雅回来了吗?”

????“还没有呢,少夫人……”

????郑伯欲言又止,有些不太自然的望着云舒。

????云舒眯着眼打量了郑伯一眼,有些疑惑了,“郑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刚刚看到门外停着一辆车,家里来了客人了吗?”

????一边说着,一边甩上了车门,提着手袋步伐轻盈的往宅子里走了去。

????“少夫人,是的……那个,馨儿小姐过来了,她说过来看看少爷跟阿雅,阿莲瞧着让她在门口等着也不是事,所以就让她进大厅里等着您跟阿雅了。”

????郑伯跟上了云舒的脚步,有些不安的开口,眼里带着一些隐忍的担忧。

????馨儿小姐?宁馨儿吗?

????一听到郑伯这话,云舒立马就停下了脚步,洁白秀丽的容颜上染上了一道迷惑,乍然转过头望着郑伯,“馨儿小姐?”

????郑伯点了点头,“是的,馨儿小姐以前跟阿雅他们玩得很好的,这几年一直都是在国外发展,听说最近才调回了锦阳城,接下来就在这边发展了。”

????云舒收回了视线,也没有再问,就是心头总是隐约的感觉到一阵不舒坦,感觉告诉她,这个宁馨儿可能会让她很吃惊,但是她将自己的情绪收敛的很好,淡然吸了口气,终于有转过了身子,大步的朝宅子里走了去。

????翠园的客厅内。

????“馨儿小姐,请喝茶!”

????阿莲有些忐忑的端着一杯茶,朝那个美丽的女子的手边搁了去。

????一听到阿莲的声音,美丽的女子终于缓缓的从杂志里抬起头,精致漂亮的脸上缓缓的漾出了一道柔和的微笑,轻柔的声音传来,“谢谢你阿莲,想不到几年不见,你也是越发的漂亮了,这些年过得都还好吗?”

????闻言,阿莲才生生扯过了一道微笑,很客气的点头道,“谢谢您的关心,我挺好的。”

????“你怎么好像变得那么客气了?对了,北跟阿雅什么时候回来?这下子应该也快回来了吧?好久没有品尝到阿雅的手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又精进了不少!”

????宁馨儿说这话的时候,那灿烂的美眸里还掠过了一道绚烂的异彩,如同天上那迷人的彩虹似的。

????“馨儿小姐……少爷他出差去了,阿雅小姐可能晚点才回来,不过,我们的少夫人应该回来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好像听到车子的声音,您现在这里等一下吧,我马上就去看看少夫人!”

????阿莲端着托盘正要走出客厅,冷不防,才刚刚朝门口走了几步,便看到那一抹纤细清冷的身姿缓缓的出现在门口了。

????“少夫人!”

????阿莲仿佛获得解脱新生一般,有些高兴的几个大步的朝云舒迎了上去,自然也看到跟在云舒身后一脸担心的郑伯。

????云舒点了点头,正想说些什么,而这时候,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女子也缓缓地站起身了,正一脸诧异的朝云舒这边望着。

????“少夫人,馨儿小姐刚刚从国外回来,说要过来看看阿雅小姐,您看?”

????阿莲开口道。

????云舒只是稍稍扫了宁馨儿一眼,将手上的手袋跟公文包递给了阿莲,“嗯,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忙吧,阿莲弄些点心水果上来。”

????“是!少夫人!”

????说着,阿莲跟郑伯又是担心的望了云舒一眼,然后才不安的退了下去。

????云舒提着轻盈的步子朝宁馨儿走了过去,清眸也开始淡淡的打量着她。

????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没错,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漂亮上几分!

????满头亮丽的淡金色微卷的秀发,清秀温婉的脸蛋,洁白如凝脂一般绝美,美眸里泛着浅浅的光辉,秀眉间还染着一道别有风味的英气,绝美的容颜上还荡漾着一道若有若无的清风般的梨涡浅笑,高挑玲珑的身段,一身雪白色的春季洋装,颈间系着同颜色的纱巾,腰间是一条素色的蝴蝶结,配着她那一副美丽的容颜,这么一看竟然好像那圣洁的女神一般,贵气逼人,举足间总彰显出一种独有的高雅风味。

????云舒就这么看着她,眼底竟然也闪过了一道很纯粹的欣赏,是的,很纯粹的欣赏,就那么打量了她几眼,云舒就能感受得出她这般独特高雅的气质,这种气质跟方怡暖不一样,甚至是方怡暖远远比不上的,不过,这也就是外在的气质而已,有气质的女人她见多了,这个也同样不足为奇,比如说云秀,气质是来自于内涵,像云秀那样的女子,在云舒眼里,那才算是有气质。

????其实云舒也仅仅是因为眼前的女子瞬间失神而已,让她感到疑惑的,不是为什么这个美丽的女人突然上门造访,而是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来历,跟男人阿雅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她自然已经从男人的口中得知,这个宁馨儿好像还是东方谨花名册上面所谓的锦阳城第一美女呢,如今一见,果然是不一般了!

????就在云舒打量着宁馨儿的时候,宁馨儿也在打量着云舒。

????一身淡米色的修身中长风衣,里面是同色的紧身衣,脚上是一双过膝长筒靴,满头秀发已经尽数的盘了起来,额前略微垂落下几根零碎的刘海,秀丽洁白的容颜,璀璨如深夜里的寒星般的眸子,深幽沉寂,一身沾染着一股冷淡的气息,虽然样貌算不上很美丽,但是气势不容小嘘!

????“你是?”

????宁馨儿压制下内心的诧异不安,刚刚好像听到阿莲喊这个女人少夫人,怎么回事?之前曾经跟堂哥宁康打探过,而且也一直都没有听说慕煜北结婚的消息的,怎么会突然多出了一个少夫人呢?

????但是她很快就平缓了下来,见识过很多大场面的她早就把自己的的情绪控制的收敛自如了,脸上也挂上了一道大方的微笑,“你好,我是宁馨儿,北跟阿雅的好朋友,之前没见过你,不知……”

????声音很好听,至少比她的好听多了。

????云舒欣然点了点头,脸上也扯过了一道浅淡而礼貌的微笑,指了指对面的沙发,清淡沙哑的声音响起,“原来是宁小姐,你好,我是姚云舒,你请坐吧。”

????宁馨儿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安静的坐了下去,坐姿安静端庄,简直就不是云舒这样的粗人能比的,云舒望着对面的女子的那大方得体而自然的优雅坐姿,再看看自己,懒洋洋的靠着沙发,歪着身子,翘着二郎腿,还有看看人家脸上还略微施着一个淡妆,笑不露齿,一身精致大方的打扮,低头打量自己一眼,传统的懒女人打扮,素面朝天,头发那么简单的挽成一个清爽的髻,这么一坐在一起,简直就像一个欧巴桑了,感觉就是一个大妈跟一个漂亮小姑娘坐在一起一样!

????这种感觉让云舒十分的不舒坦,郁闷了一下,瞧着茶几边上阿莲已经煮好了水,然后只好起身,弯下身子,从抽屉里放出茶几,开始泡茶,而要知道云舒之前并不知道明白什么茶道的东西之类的,她也是嫁给慕煜北之后,受了男人的影响,才渐渐的喝茶的,以往夫妻两边看点边喝茶的话,都是慕煜北沏的茶,就连跟云秀出去,也都是云秀来的,所以现在让云舒自己来,明显的动作不够熟练,茶水都溢了出来,当然,云舒自己自然感觉没有什么,对面的宁馨儿却是若有所思的扫了云舒一眼,眼里拂过了一道有些诡异的流光,云舒忙着沏茶,自然是没有留意到的。

????“还是我来吧,姚小姐应该很少喝茶吧?茶不是这样子沏的……”

????轻柔的声音软绵绵的,如同一缕春风一般,让人听着应该是很舒服的,然而怎么云舒听着就特别的刺耳,抬头看着宁馨儿,只见她脸上依然还是挂着一道柔和的微笑,眼下正伸着那双洁白的玉手接过了云舒手里的茶壶,美丽的素手很是细腻柔软,而且,那双细手在触碰到云舒那硬邦邦的素手的时候,好像还停滞了一下,云舒没有错过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讶,低头一看,才明白自己手背上的伤疤让她吃惊了。

????这下,云舒又郁闷了一下了,瞧瞧人家那双洁白的玉手啊,再看看自己,手心里都是老茧,虽然也算得上修长,但是一点也不细腻洁白漂亮,无形之中,好像心里那股不舒坦的越发的浓郁了,而云舒也不是傻瓜,从刚刚的语气中,自然能听出了一些猫腻,这女人看似温柔友善的,恐怕火力也不弱吧?

????“是吗?真不好意思,茶我倒经常喝,不过都是有人泡的,所以我一般不用动手。”

????云舒也不跟她计较了,又懒洋洋的坐了回去,伸着腰,翘着二郎腿,这回倒也没有感觉自己有多么的不优雅了,不优雅不要紧,要紧的是舒坦,再看看对面的女人,腰板绷得笔直,好像还收腹挺胸了,她看着都觉得累了,就是不知道她自己的感觉怎么样,可能习惯了就没事吧,云舒郁闷的扫了一眼,宁馨儿自然也留意到了云舒的眼神,倒是又对她轻轻一笑。

????“北他们都还好吗?听说他出差了?”

????宁馨儿轻声开口,听得出是一种关心的语气。

????竟然还叫的那么亲热!云舒挑了挑眉,心里更是疑惑对面这个宁馨儿跟男人的关系了,她记得她好像也问过他这个女人了,他总是应付她好像说没有什么关系,可是现在看来,当真是没有什么关系吗?

????“姚小姐?怎么,不可以回答吗?对了,你跟北是……”

????宁馨儿试探性的问道,美眸幽幽的望着云舒。

????“有什么不能回答的?法国那边的分公司出了点事情,他过去处理了,都已经走了将近一个月了,可能还要好一段时间才回来,你来得真不凑巧,不好意思,曾经听说过你的,很高兴能有机会认识你。”

????云舒淡淡的开口,并没有回答宁馨儿后面的那个问题。

????然而,宁馨儿显然不想放过云舒,非要问个清楚,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的忐忑不安,望着云舒的眼神有些探究,“刚刚听阿莲喊你少夫人,你跟北……结婚了?”

????云舒淡然一笑,语气倒是很平淡,“嗯,赶得匆忙,所以一直都没有来得及置办婚礼。”

????云舒这话足以让宁馨儿大惊失色,端着茶壶的手都忍不住一个颤抖,滚烫的水便洒了出来,绝美的脸上是一个惊愕不敢置信的表情,美眸里是一闪而过的沉郁,快得几乎让人捕捉不到,但是云舒说完就一直淡淡的打量着宁馨儿,自然是没有错过了她一丝一毫的反应,瞧着宁馨儿的动作之后,终于还是幽然一笑,伸手接过了宁馨儿手里的茶壶,沙哑开口,“还是我来吧,宁小姐。”

????说着,便开始的润洗杯子,然后倒上茶,淡淡的茶香弥漫着,溢满了整个客厅,也就是花了一杯茶的时间,宁馨儿便已经恢复了正常了,小脸上依稀有些不自然的苍白,但是语气却很是自然。

????“谢谢……你们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去年年中吧,到现在也快半年了吧。”

????清淡的声音飘来,云舒似乎显得很平静,而宁馨儿却一直在紧盯着云舒看着,说老实话,到目前为止,她一点也看不出云舒有什么可以吸引人的地方,不是美女,就慕煜北那样的人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无才无貌的人,单单看着她那动作,要让她相信这个女人多出色,她还当真不相信,想到这里,宁馨儿心里似乎好受了不少,她决定试探一下这个女人。

????云舒自然是不知道宁馨儿这心里的想法,不然她非气晕不可,谁规定大家闺秀或者出色的女人就一定是端庄优雅的?

????这时候,阿莲也端着一些点心水果上来了,放下了之后就直接撤了。

????“宁小姐用些点心吧,郑伯的手艺向来不错的。”

????云舒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谢谢了,我跟北一样,不太喜欢吃甜食的,你不用客气,你随意用吧,不用顾全我。”

????宁馨儿说这话的时候,还若有所思的盯着云舒,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变化的表情,而云舒感觉自己这心都一个抽紧了,这女人好像在试探她,这架势好像在跟她宣战呢!她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了,这女人绝对是男人在外面沾惹的小花小草了!嘴角抽了一下,不冷不热的瞥了宁馨儿一眼,似笑非笑道,“这样啊,可惜了,这点心是老公特意吩咐郑伯做的,他很中意这套点心,没想到宁小姐竟然不喜欢甜食,不喜欢吃千万不要勉强,你就喝茶好了。”

????云舒欣然笑了笑,也没有在顾及宁馨儿的眼神,开始取用点心,反正她现在也是饿得慌。

????云舒的这番话堵了回去,让宁馨儿脸色都有些不自然了起来,“姚小姐客气了。”

????“宁小姐才客气,你这句姚小姐都把我给叫年轻了。”

????“呵,你真是风趣,不知姚小姐是那个名校毕业的?如今是不是在欧冶协助北呢?北一个人撑着整个欧冶应该很艰难吧?想必能让他看得入眼的,必然就是一个优秀的女子了!”

????这算不算探底呢?云舒秀眉微微一挑,慢慢的咽下口中的食物,取了杯茶喝了下去,一点也不淑女,但是却足够的自然洒脱。

????“你是问我的工作吧?宁小姐猜错了,我是念警校出来的,目前就一小小的警察,他们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老公说他根本不需要我替他操心这些,经常跟我说让我直接回家呆着,他养我就行,不过,我觉得一个人呆家里没什么意思,所以还是继续做我的小警察,宁小姐呢?听说你刚刚从国外回来,想必一定混得相当不错吧?”

????那老公叫得可真甜,不知道慕煜北要听到了会不会又是心花怒放,然后找不着方向了!

????纤长的睫毛轻轻一颤,云舒悄然眯着那清冷的眼神,默然望着对面的女子,只见宁馨儿竟然是一脸的惊讶还有眼底那道黯然。

????“你说你是警察?”

????“有什么不对吗?竟然让宁小姐这么吃惊?”

????“是有些觉得惊讶,姚小姐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对了,姚小姐,我有好久没有没过来看看了,能不能陪我参观一下翠园呢?想当初北亲自设计这里的时候,我跟阿雅都打了下手的,上次在华尔街头碰见了阿雅,阿雅说这里没有多大的变化,所以我想过来看看,可以吗?”

????宁馨儿一边说着,嘴里是征求着云舒的意思,人已经站了起来,几步越过了沙发,往外面走了去,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寻找某一些东西。

????在云舒跟宁馨儿相互较量的时候,郑伯跟阿莲也是万分的担心着,郑伯催着阿莲找到慕思雅的电话,飞快得到拨了一个电话出去,电话响起的时候,慕思雅还在通往翠园的路上呢。

????“喂?郑伯?怎么了?我嫂嫂到家了吧?等一下就好了,我现在就在路上!”

????慕思雅一按下接通键,听到郑伯的声音之后,立马就开口道。

????而翠园里的郑伯早就有些急了,旁边站着的阿莲还不时的跺着脚,急得不行,刚刚走出来的时候,分明看到少夫人的脸色都不太对,一张小脸阴沉一片,上面挂着一道若有如无的笑意,让阿莲看了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了,尤其是少夫人跟在宁馨儿小姐后面走出来的时候!

????“哎呀,阿雅小姐,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快点回来吧!”

????郑伯急不可耐的开口。

????“郑伯?你别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阿雅倒是有些奇怪了,连忙问道。

????“阿雅小姐,坏事了!出大事了!你快点回来了,少夫人好像都要生气了,馨儿小姐过来了,现在就在翠园里,还让少夫人陪着她逛园子呢,快点回来吧,我跟阿莲瞧着觉得她们好像不太对劲啊!”

????“你说什么?宁馨儿跑翠园去了?正跟我嫂嫂逛园子?啊!坏事了!我哥这回定要扒了我的皮了!崩溃啊!”

????郑伯的话一说完,慕思雅立马大喊了起来,方向盘一歪,几乎要撞上了前面的一辆车,幸亏她动作够快及时的稳住了方向盘,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迅速的划过一道苍白,缓和了一下才稳住了声音。

????“郑伯,你们先别急,让阿莲过去探探她们都说了一些什么,去了什么地方。”

????“哎呀,阿雅小姐,不用谈了,馨儿小姐正往后院走去呢,不用说都知道是去看那思念的紫色了!”

????“什么!思念的紫色?那花我哥不是让你们拔了吗?怎么还在?”

????慕思雅大惊失色,急忙问道。

????“阿雅小姐,是少夫人说花挺好看的,拔掉可惜,所以就留着了……”

????“唉,要疯掉了!等等,你们先看着吧,我马上就到了,五分钟之后到!你们等着我!”

????慕思雅说完这一句,连忙就挂断了电话了,脚底一踩油门,也顾不上超速什么的了,呼啸着往翠园行驶而去,提着一颗心,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翠园的时候,已经五分钟之后的事情,郑伯早就在门口等着了,慕思雅自然也注意到了门前停靠着的保时捷,秀眉皱得紧紧的,希望宁馨儿不会随便说话才好,慕思雅自然是知道宁馨儿一直都对自己的哥哥一往情深了,即使在国外的这几年,也一直都没有放弃过,经常向她打探慕煜北的消息,只不过是近来的半年好像没怎么联系过而已,而且自己的哥哥似乎也很不中意有人提起这个女人,每次一提起,他就会很不耐烦,所以慕思雅自然也不甘太过于的关注宁馨儿,即使她们之前还算是很要好的朋友,但是这些都随着时间距离漫漫的淡去,在慕思雅的心思,自然还是哥哥比较重要了!

????然而,没有想到宁馨儿竟然回来了,竟然还是mK的执行总监,mK有一个项目还是跟欧冶一起合作的,怕就是这个宁馨儿负责的了,毕竟,那么庞大的工程项目,还是本年度欧冶的一个重要的工程之一,到时候只怕……唉,希望她的出现不会对自己的哥哥嫂嫂造成什么困扰吧,毕竟,那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阿雅,你可算回来了!少夫人她们在后花园,你赶快过去看看吧,阿莲不放心,去盯着了。”

????慕思雅点了点头,“放心吧,没事,你先让他们帮我把车停车库里了,我过去看看,车上的东西都拿到厨房里。”

????“好的!”

????慕思雅说完也就大步的朝后院走了去。

????翠园的后院,美丽的花藤之下,两个女子就直直的站在阶梯上,静静的望着眼前的这片紫色的花海,宁馨儿的脸上萦挂满了笑容,灿若星辰般眸子望着那一片淡紫色,还有远处的一棵常青树,眸光很是柔和。

????而云舒则是一脸的平静,默默的站在宁馨儿的身后,微眯着眼,不动声色的望着眼前的景色。

????“没想到这花竟然还在,你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

????宁馨儿轻声的开口,眼神似乎有些迷离了。

????“思念的紫色,听郑伯他们说过。”

????云舒回答道。

????“哦?想不到郑伯他们还记得挺清楚的,这花很漂亮吧?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它思念的紫色吗?你又知道为什么北否认了这么多的名字,唯独认可了这么名字吗?”

????宁馨儿那有些飘渺的声音传了过来,云舒听着竟然能感觉到那股淡淡的忧郁。

????“姚小姐,你认识北多久了?一年?两年?还是三四年?你了解北吗?你知道他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什么,最喜欢去什么地方吗?你对过去的他都了解多少?或者,可以这么问,你觉得北爱你吗?刚刚从跟你的谈话里看得出,你似乎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了解他吧?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跟北结婚吗?”

????“宁小姐,我不明白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在我看来,这所谓的思念的紫色固然好看,却是娇弱得很,我姚云舒向来不中意有关娇弱的任何东西,所以对于你的问题,我并不感兴趣,反正这花也快要拔了,我跟慕煜北说了,他说回头就亲自给我种上仙人掌,听说这花藤茎也能养活,你要中意,就抱一把回去种吧,你刚刚不是说这花很珍贵吗?免得浪费了!至于你说我我什么认识慕煜北,我可以告诉你,我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应该算得上所谓的青梅竹马吧,还有他的爱好,这个就更简单了,我喜欢什么他一般就喜欢什么,刚刚听你那番话,其实让我感觉非常的疑惑,你的意思是你很了解他吗?既然你很了解他,那这些问题你都不用来问我了吧?你应该都直接可以知道答案了,还用问为什么他为什么跟我结婚,既然是结婚,当然就是他爱我爱得要死,刚好我也爱他爱得不行,然后我们就决定要白头偕老一起过一辈子,就结婚了,这有什么奇怪的吗?结婚不都这样的吗?”

????云舒那眼神很是淡漠,声音也是云淡风轻的,不以为然的瞥了宁馨儿一眼,似乎对宁馨儿的问题感觉到非常的诧异不解。

????“我可以把你的这番话理解成你这是在向我挑衅吗?姚小姐?你说你跟北是青梅竹马?你这是在说笑吗?我从小就跟他还阿雅南宫逸东方谨他们一起长大,怎么我就从来没有见过你呢?婚姻可不一定要是真正有了爱情才缔结的,所以我说你不了解北,你也不用生气,因为我说的事实,我记得北曾经跟我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你的情绪改变,你能做的,那便是直面它,甚至接受它解决它,你可以害怕难过,但是你不能不洒脱!’,多年来,我一直都是将他的话当成我前进的动力,这样,你明白吗?”

????宁馨儿冷然望向了云舒,完美的唇边是一道高傲的微笑。

????云舒秀眉一挑,心底大大赞许了宁馨儿的功力,但是却一边把慕煜北骂了千遍万遍了,哪里惹来的女人,让她都快气岔了,什么叫她不了解他?废话,他身上的哪颗痣她不是一清二楚的?八岁的时候连初吻都被她给夺了,虽然同时她的初吻也被他所拥有了,但是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这女人摆明了就是上门挑衅的,可是,泥煤的,男人还口口声声说她是他的初恋,她是他唯一的,第一个女人,敢情都是在骗她的?

????思念的紫色?独一无二的常青树?云舒现在也才知道原来那片紫色的花海里的那棵常青树是慕煜北亲手种的,还泥煤的让这个非常漂亮的,号称锦阳城第一美女的女人娶了一个据说是相当浪漫的名字,叫什么搁浅的回忆,真不敢相信这所谓的恶俗的浪漫男人竟然能做得出来,她现在甚至可以想象到男人跟这个宁馨儿站在夕阳的柔光下一起种下这棵树,然后眼前一闪而过的就是这两个人那些儿童不宜的场面。

????顿时,云舒这心里就炸了毛一样的难受,心里有些咬牙切齿的念叨着,该死的男人,等你回来有得你受!不过眼下,既然这女人这么有兴致,那也不能让她扫兴而归!

????冷眸微微一眯,一道浅淡的幽光迅速的从眼底一闪而过……

????老云我总觉得自己写不好坏银的角色,汗滴滴,是我把这个世界幻想得太美好了么?四十五度角望天,好忧伤不解释~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