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4 燃情岁月上-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74 燃情岁月上

逐云之巅2017-5-5 21:47:54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74燃情岁月上

????里掏出了震个不停的手机,一瞧,竟然是南宫逸打过来的,秀眉禁不住挑了挑,迟疑了一下,眼角的余光扫过了对面的男人那好奇的眼神,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鄙夷,终于还是直接按下了接听键。请使用访问本站。

????“又干什么了?又跑哪里鬼混去了?”

????慕思雅的语气很是不善,同时又伴着一些无奈,约莫着又是出什么事情了,不然南宫逸才不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呢!

????果然,慕思雅的话一落,那头立刻传来了南宫逸那低哑的声音,“什么干什么?你吃饭了吗?你哥那见色忘友的东西跟你嫂嫂跑琉璃小岛蜜月去了,我现在跟东方谨在帝都1,你要一起过来吃饭吗?对了,顺便给我捎一套衣服过来,刚刚跟谨钓鱼落水了,衣服没法穿了,你快点过来吧,我都快冷死了!”

????南宫逸说完这话的时候好像还在那边一声轻颤了。

????“你说什么?我哥跟我嫂嫂跑琉璃小岛去了?度蜜月?怎么没有听到他们跟我说一声啊?”

????慕思雅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很是吃惊。

????“阿朔打你的电话打不通,所以就让我转告你,怎么样?你现在在哪里?快点过来吧,我们在这边点了菜,一起吃吧,晚上江边有节目,我们去逛逛。”

????慕思雅很是忧伤,这货完全把自己当成自己的丫鬟使唤了,毛事麻烦事情都要让她处理,从小到大,使唤她使唤得很利落啊,她慕思雅在他南宫逸的眼里目测就是一个超级大保姆,平日里来帝都让她煮饭亲自伺候也就不算了,就连他的衣服都是她打点的,连东方谨也一样,可恨的是,慕思雅连他们的内裤是多少码的,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遇上这两个祸害,慕思雅就开始了她这么一段坑爹的人生了!

????“南宫逸,我说你妈的是不是都把我当成你们的保姆了,怎么什么事情都要我给你干?使唤丫头还有人权呢!”

????慕思雅差点没被气死,本来脾气都不好了,在这么一来,心情就更差了。

????“怎么?吃炸弹了?谁给你气受了?告诉你逸哥哥,回头给你收拾收拾去,你先把衣服给我送过来吧,快点,在帝都老地方,先这样了,有什么事情过来再说!”

????南宫逸留下这么一句,便直接挂了电话。

????慕思雅无限忧伤的望着手里已经忙音的手机,抓了抓头,吸了口气,只好又把手机塞回了包包里,提着包包,从钱包里掏出了几张红太阳往桌上一扔,然后站了起来。

????“慕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

????那名男子刚刚也听了慕思雅那一席话,这下才刚刚回过神来,月收入十多万啊!要娶过来,没多久说不定就能买上一栋大房子了!

????慕思雅冷然瞥了他一眼,“先生,谢谢你今天抽时间过来赴约,不过我觉得我们太不合适了!”

????“等等!慕小姐!请问你是在哪里工作的?待遇不错啊,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不然我们试着处处吧!”

????那男子一把伸手,拦住了慕思雅。

????“很抱歉先生,你不是我想要的类型,我慕思雅没有办法接受一个矮冬瓜而且爱显摆,要相貌没相貌,要素质没素质的男人做我的男朋友,还有,再好心的提醒你一句,学历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像你这样的人,你来欧冶,我看都懒得看一眼,别以为你是博士生就有什么了不起,老娘就一高中毕业,还看不上你了!”

????慕思雅一把撞开了男子的阻拦,一身潇洒的扬长而去,完全没有理睬男子已经黑下去的脸。

????慕思雅一声怒气的出了餐厅,而在外面盯着的尹佩立马就迎了上去,看到慕思雅面色不爽,于是便关切道,“怎么样?阿雅?孩子?怎么样了?还满意吧?这个男子是你赵奶奶介绍的,名校毕业的博士生,家庭条件也都还可以,人也长得挺有福气的,配你应该不错吧?而且我远远看着,好像也挺有礼貌的样子!”

????一听到尹佩这话,慕思雅差点没有吐血了,“奶奶,我拜托你了!这样的货色你也让我过来?你孙女有那么差劲吗?竟然那种极品的男人也让你说成不错了?我都给你说了,除非你物色一个像我哥那样的给我,不然不要再叫我过来了,一天的时间就这么给浪费了,郁闷死了,我不管了,现在天也晚了,奶奶你还是回家吃饭吧,免得爷爷还找着呢,我回帝都有点事情,你快点让司机送回去吧!”

????慕思雅匆匆忙忙落下这么一句,便趁着尹佩不注意闪身离开了,一溜烟的跑到了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扬长而去,留着尹佩站在原地干着急!

????帝都1内依然还像往常一样热闹,不,应该是比往常要更热闹一些,也许是因为过年的时间,很多人都回来了,聚一起,聚聚会,聊聊天什么的,年轻人喜欢刺激的,帝都娱乐城就满足了他们的要求。

????慕思雅提着一大袋的衣服穿过长长的走道,来到了一间豪华VIP客房门前,从衣袋里掏出了门卡,刷了一下,‘嘀’的一声门就开了,推开门一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南宫逸那有些冷冽的声音。

????“做好你本分的事情就行,不要越界了!”

????“是!是!抱歉,逸少!”

????一个战战兢兢的声音响起,慕思雅朝声源走了过去,只见豪华的客厅之内,南宫逸正悠闲的趴在那柔软舒适的沙发上,一个娇媚的美女正在卖力的给他按摩着肩膀。

????“你倒是挺会享受的!东方谨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慕思雅提着脚步走了过去,将手上的东西往沙发边的矮桌上放了去。

????“临时有事先撤了,衣服呢?”

????南宫逸一个扬手,示意那个女人出去,那个女人轻轻一颤,却瞪了慕思雅一眼,才有些不甘心的下去了。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带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帝都,我哥要知道了,指定又要皱眉了!”

????慕思雅有些沉闷的瞥了南宫逸一眼,才发现这厮就围着一条浴巾,光条条的躺在沙发上,再看着刚刚那走出去的女人,很自然的就想到了某种事情,而南宫逸那深眸一眯,锐利的眼神一扫,没有错过慕思雅眼中的那道浓郁的鄙夷色彩,当下就忍不住开口为自己辩解了,“喂,我可什么都没干,那女人不是我们带进来的,看着她闲着就让她给我捏捏,免得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劳动力,再说了,我也不至于那么饥不择食吧?”

????南宫逸解释道,连他都不明白自己现在怎么就忽然想着要跟她解释了,这要是放在往常的话,他也就是一笑而过了,才来的解释什么呢,不过他现在自然是没有意识到这些的,语毕之后,便起身,抓过矮桌上的衣服,往浴室走了去,慕思雅则是白了他一眼,走到饮水机旁取了一杯水。

????没一下子,南宫逸就一身干净利落的出来了,不得不说,慕思雅的眼光还是挺不错,就这么一身银黑色的修身西装穿在他身上到是挺合适的,衬得他一身的器宇轩昂,一副翩翩有礼的绅士的样子,不过,慕思雅也就是看着那么闪了一下神而已。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穿这身一副特别耐看?”

????看到慕思雅那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片刻的停滞,南宫逸有些淡淡的欣喜,忍不住开口道。

????慕思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都说人靠衣装,那还真是真理了,不过这衣服穿在你身上算是糟蹋了,要让我哥穿的话,你都不知道被比到哪里去了!衣服的票子就在袋子里,等回去就把钱打到我账号里,这么一身衣服可不便宜!”

????南宫逸无奈的笑了笑,“你还得跟我计较的那么清楚?吃饭了吗?刚刚在电话里听的语气可不怎么好,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还没有,一说就觉得肚子饿了,还是先吃饭去吧。”

????慕思雅忽然就软下了气了,有气无力的开口道,“我哥有没有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要去多少天?”

????“去多少天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通知谨说让谨20号之后再休假,也就是说20号之前他们应该会回来了,怎么了?你这丫头不会就这么想念你哥哥吧?恋哥情节也不带你这样的吧?你哥现在也是拖家带口的人了,你这妹妹只能退居占第二位了。”

????南宫逸还没说完,就迎来了慕思雅的一记白眼了,“都胡扯一些什么了!就不能讲几句人话吗?我哥我嫂对我都很好不就成了?我就是希望我哥快点回来,然后安排我去法国一段时间吧。”

????慕思雅怕了,就今天这架势,很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她迟早会被逼婚的,要让她嫁给一个没有感觉的男人,她生不如死了,想想每天都得面对着自己不待见的一张脸,那会是什么样的局面?所以,慕思雅决定了,她要出去躲上一段时间了!等过了风头再说吧!

????而慕思雅的话一落,南宫逸就立马诧异了,俊眉一挑,一面拉过来领带给自己打上,一边疑惑的开口,“去法国?你去年不是刚刚从那边回来没多久吗?怎么又要过去了?前段时日谨出差不是都把那边的事情搞定了吗?怎么现在还要你过去?”

????慕思雅走到了南宫逸的对面,往沙发里坐了去,有些无奈的开口,“没办法,心烦,出去散散心吧,等过一段时间再回来,反正我哥现在也都亲自坐镇欧冶了,我也不用那么累了,前些年我哥到处潇洒的,现在我也可以松口气了,我哥应付得过来,再说了,我喜欢法国那边的生活,过去住上一段时日也好。”

????南宫逸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若有所思的望着慕思雅,一眼就能看得出这不过时所谓的借口,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遇上什么难题了?不妨说出来听听,说不定还可以给你参谋一下。”

????南宫逸说完,又开始跟他手上的领带纠结了,原谅他,当真不知道怎么打领带,他一向不带着东西的,不过既然慕思雅都给他买来了,索性也就说带上了,然而现在……

????“你怎么那么笨啊?”

????慕思雅默不作声的看着南宫逸纠结了好久,终于还是看不下去了,抱怨了一声将手上的杯子一放,南宫逸只感觉一道浅淡的阴影朝自己袭了过来,一道若有若无的清香从鼻尖下缓缓流淌而过,手上的领带忽然就被一只素手扯了去,然后感觉自己的衣领被人提了一下,一双素手灵活的在自己的胸前忙活着。

????他有些惊讶的低下头,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女人正专注的跟他胸前的领带奋斗着,那全神贯注的神情让他忍不住挑了挑眉,继而又继续打量着她,她的睫毛很纤长,扑闪扑闪的,像那蝴蝶的那轻盈的羽翼一般,肤质雪白若凝脂一般,其实这么认真一看,发现她还真算是美女一个,就是脸上那副大大的黑框眼睛遮住了她的美丽,他就说了,就慕煜北那样的妖孽,想必他的妹妹又能差到哪里去,早听说温雅静当初也是鼎鼎有名的美女来着!

????慕思雅的动作够快,没几下就弄好了,倒也没有去注意南宫逸的眼神,有些粗鲁的拉好他的衣领,然后又后退,往沙发里坐了去,一手端起水,喝了一口,她平日里穿着职业装的时候同样也是要打领带的,所以动作熟练利落并不奇怪。

????“看不出你也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啊!”

????南宫逸欣然笑了笑,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也坐了下来。

????“少埋汰我了,对了,等我哥回来,你得怂恿一下他,让他把我调到法国去。”

????“说一下你的理由。”

????南宫逸那冷冽的眸光倒是有些柔和了,很是疑惑的望着慕思雅。

????“你管什么理由,让你帮忙你就帮忙吧,哪有那么多的理由!行了,我得吃饭去了,饿死我了。”

????慕思雅一脸的不耐烦,显然还在因为刚才的恶心相亲节目郁闷着呢。

????“我已经让他们直接把饭菜送进来了,看你这表情,那件事情不会是真的吧?”

????南宫逸悠闲地倒了杯茶,饶有兴味的盯着慕思雅看着。

????“什么事情?”

????慕思雅疑惑了,脑袋一偏,眼神就扫向了南宫逸。

????南宫逸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我说看你这几天状态不太好,你哥说家里打算给你物色婆家了,怎么样,今天有什么收获吗?我说你跟谨可都赶一块儿了!不如凑对好了!”

????“南宫逸,没话说你就干脆别说了!我给你物色婆家还差不多!少提这事情来刺激我,免得我跟你急,东方谨是东方谨,少把我跟他扯一块了,你们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不能学学别人规矩一点,不要到处沾花惹草的不行吗?难道一个女人你们还觉得不够吗?还是非要这么做才能体现出你们的魅力?辜负了一个又一个女人,你们觉得这样很开心吗?非要伤了一个又一个女人的心,是,你们有玩弄的资本,照你们的话说,你们都是你情我愿的,可是,你们根本就不明白这对你以后你的女朋友,更或者甚至是你们的妻子有多大的不公平,想想,还真是觉得你们两个挺可恨的!”

????慕思雅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忍不住将憋在心里的这么一大堆话一股脑的全部吐了出来,脸上还微微的泛起了一丝红霞,估计是被气的,想着就觉得气愤了!最近越是看他们两个越是不顺眼了!尤其是刚刚看到这里还出现有女人!

????慕思雅越说越气,最后就是冷眼瞪着南宫逸了,要是眼神能杀死人的话,南宫逸目测都要被她杀死好多次了!

????南宫逸黑眸微缩,冷冽的眼神有些诡异的扫着慕思雅那张略染着薄怒的洁白的小脸,还有那微微起伏的小胸脯,这都在说明她似乎被气得不轻,不过南宫逸很是觉得莫名其妙很委屈,这怎么又扯到他身上了?刚刚不是说着她那相亲的事情吗?

????“你……”

????南宫逸一时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无话可话说了?”

????慕思雅瞥了南宫逸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喝水。

????“阿雅,那你印象中的好男人是怎么样的?”

????南宫逸也喝了口茶,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问道。

????“自然不是你这样的,好男人应该像我哥那样的,或者我爷爷那样的也好,专一深情,从来不搭理自己妻子以外的女人,像我爷爷,温文尔雅,绅士温柔,对我奶奶一心一意的,有条件,但是从来不乱来,以前哥哥没有接手公司的时候,他们都是每天早上一起出门,晚上一起下班的,还有我哥哥,也是把我嫂嫂当成宝似的,从来不跟你们同流合污,我觉得,你们都应该好好的反省一下了!不管逢场作戏还是怎么样的,你们最后也都还要娶媳妇过一个安定的生活的,现在你们的表现很有可能影响到你们以后婚姻的质量!在我的眼里,好男人就应该一心一意,从一而终,以家庭事业为重,宠着自己的媳妇,疼爱自己的孩子,孝顺自己的父母。”

????既然南宫逸问了,慕思雅也不打算隐瞒,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她也曾经幻想过自己以后的生活,不可否认,她也始终是一个女人,不管她现实上,那工作能力,或者事业做得有多么的强,到最后,她依然还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女人终究还是需要一个家庭,需要一个疼爱关心她的男人,往后还需要有一个贴心的孩子,一个幸福的家庭,这才是女人最终的归宿,也是最安全,最舒心,最正确的归宿。

????听了慕思雅这番话,南宫逸忽然就沉默了,深眸里流光熠熠,忽明忽暗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两个人于是也就是这么面对面的坐着,没有再开口,直到服务员将饭菜送了过来……

????——《假戏真婚》——

????清晨凉风习习,一阵阵柔和的清风袭过了浅色的纱帘,一道清幽淡雅的清香透过那微微起伏摇曳的纱帘送进房内,隐约有一阵‘唧唧喳喳’的鸟叫声传来。

????淡雅舒适的小木屋之内,柔软干净的大床上。

????睡梦之中的云舒隐隐约约的闻到一股清淡的幽香弥漫而来,脑袋里忽然袭来了一阵微微地疼意,眼皮微微一动,纤长的睫毛扑闪了一下,紧闭的双眸终于缓缓的睁开了。

????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派陌生的景象,不是翠园里的他们的卧室,也不是香山那边的!

????云舒有些惊讶的撑着床坐了起来,只见自己正在一间古典富有风味的别致的小木屋内,古典雕花衣柜,柔软的洁白的大床,铜柱高高支起的纱帐,洁净特别的梳妆台,淡紫色的窗帘,房内到处弥漫着一股清淡沁人心脾的幽香,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那兰花的香气吧!

????隐约之间好像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鸟叫声,清风徐来,拂动轻轻的纱帘,一缕缕金色的阳光就透过那小小的缝隙照耀了进来,木质地板上很快就落下一片浅浅的光辉,云舒就那么安静的坐在大床上,朝那一滩金光望了过去,竟然觉得有一股梦幻般的的色彩,一道道浅淡的光线,似乎都承载着一个个遥远的彩虹般的七色之梦。

????下意识的伸手朝旁边摸了去,然而,自然,旁边的位置是空着的,但是那个位置依稀还残留着一道淡淡的暖意,属于他的气息还在,云舒偏过头一看,才发现,这房间里就她一个人。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沁人心脾的幽香让她精神了不少脑袋里的疼意也渐渐的散去了,缓缓的拉开了被子,正想下床,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被换上了一套黑色的睡袍,旁边的梳妆台前的椅子上似乎还放着一套衣服,叠得很整齐!

????云舒蹙了蹙眉,低头望了自己身上的睡袍一眼,洁白清秀的脸上乍然浮上了两朵红云,忽然觉得脸上有些燥热了起来,脑袋里又闪过了昨天的场景,那么拼命的往下灌,不醉才怪!

????轻轻舒了口气,缓缓的下了床,直接打着赤脚,走到椅子边,抓过了那套衣服。

????竟然是一件长裙,一件宝蓝色的长裙,上边点缀着一些零星的水晶小星星,小弯月,一朵美丽的蓝色妖姬自下而上往上蔓延着,在胸前绽放出了美丽而妖娆花朵,复杂精致的裙角,如此精心的设计裁剪,云舒发誓,她还当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裙子,她平日里是很少穿裙子的,一来是因为觉得行动不方便,二来,她不觉得自己有穿裙子的必要。

????自然知道是男人准备的,云舒浅浅一笑,连小内内什么的都准好了,又有些好奇的望着这间房间一眼,将手上的衣服放了下来,走到床边,将那纱帘一拉,一道柔和的金光立马就照了进来,云舒举目望去,只看到外面是盎然的一片绿色的生机,美丽的绵连起伏的山峰,苍翠的林子,青嫩的草色……

????这究竟是哪里呢?

????云舒蹙了蹙眉,思量了一下,没有找到答案,于是也只好抱着衣服走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过后,云舒终于一身宝蓝色的长裙从浴室里出来,裙子不长不短,陪着脚上那同色的高跟鞋,穿在她身上刚好,腰身收得很好,衬出了她那妙曼的身材,胸口收得很紧,露出了一片光洁美丽的香肩,妖冶的蓝色妖姬显得格外的神秘美丽,裙子很好看,精致而漂亮,没有什么累赘,简约而不简单,很适合她。

????轻轻抓着裙角,走到梳妆台边,上面就摆着一把梳子跟一根宝蓝色的琉璃发簪,云舒索性也就简单的挽了一个清爽的髻,拿发簪固定好,便出了房间。

????穿过空寂无人的小客厅,隐约听到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于是便提着脚步走了过去。

????一走出客厅,就看到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好像是一座小亭子,云舒远远地站在门口,就看到小亭子里背对着自己站着的那抹熟悉的白色的身影,她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迈着轻盈的步子,缓缓的朝那个身影走了过去。

????“这是哪里?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清淡略微沙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一直倚着栏杆悠闲的端着杯子喝茶的男人怔了一下,一手扶着栏杆,缓缓的转过了头,锐利深沉的眸子朝云舒望了去,目不转睛的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不可避免的,高深莫测的眸子里凝聚着一道惊艳,继而,清俊的脸上拂过了一道浅淡的笑容,看得出心情很好。

????他的眼光果然不错,这衣服穿在她身上很好看,饶是见过了无数的美女的他,也忍不住为她感到一阵惊艳,事实上,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控制力极好的人,没有什么真正的引起他的吃惊了,然而,这女人每一次就是有能力让他大感意外,这身衣服当真适合她,很衬她的气质,慕煜北就这么看着,忽然发现,之前看到过的那些所谓的美女都不及她半分,不知道这算不算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了!

????“别那么看着我。”

????被他就这么毫不掩饰的盯着,云舒忽然感觉有些不舒坦了,她很少穿这样的衣服,肩头还露了一大片洁白的肌肤,之前做卧底的时候虽然也穿那种所谓的黑色短裙什么的,但是毕竟里面也穿了那些保险衣服了,再加上,她招牌的打扮,脸上还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倒也不在意别人看了去,可是面对慕煜北,她却觉得忐忑的,她可以不在乎她在别人眼里的形象,但是,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越来越在乎自己在他眼里的样子,原来,感觉也是就这么潜移默化了。

????说着,还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眼帘,不想去看他那灼热而温柔的眼神,担心稍微一不留神,就会被淹没了,还一边下意识的抬手遮住了自己那光洁美丽的小肩膀。

????“老夫老妻了,什么没见过?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况且,这么一穿,很漂亮,喜欢吗?特意为你设计的,觉得很适合你。”

????男人倚着栏杆,微微侧着头,眯着那一双锐利深沉的眼睛,很是欣赏的望着她,他很庆幸,她这样光彩照人的一面只有他能看到,一直都觉得她是不一样的,所以穿着他特意给她设计的衣服,果然也是这么魅力逼人,让他几乎移不开眼神。

????然而,一听男人这话,云舒立马就大吃一惊了,有些不敢置信的打量了自己一圈,然后傻傻的望着凭栏而立的男人,呐呐道,“你说什么?这衣服,这衣服是你特意为我,为我……设计的?”

????这么好看的裙子竟然是他亲自设计出来的?只知道他之前是个军人,后面成了商人,倒没听说过他还会设计衣服的!这男人身上到底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秘密?而,想到这里,云舒忽然就发现,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花心思去了解过他吧?

????“嗯,就特意为你设计的,不然你以为还有谁能让本少爷费那么大的心思,法国那边有好朋友是知名的设计师,我把初稿给他,他修改一下就裁剪出来了,衣柜里还有好几套,还有一些新款的衣裳,我也一并打包直接送回翠园了,今年春夏的衣服都给你置办好了。”

????慕煜北自然不会告诉她,其实他也是之前闲着无聊,整天看着她穿着那一套警服,心里不舒坦,曾经好几次去店里看衣服,总觉得那些都不适合她,闲来没事就自己随便画画了,发给法国的一位时装界的朋友看看,没想到那位朋友竟然拍案叫绝,非常的满意,非常乐意的帮忙修改,给云舒弄了这么几套出来,难怪之前在看着薇薇的伴娘礼服的时候,这男人会有那番话了!

????云舒有些恍惚了,望着自己身上的那漂亮的裙子,听到他说是他亲自设计的,还有他那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一颗心就那么柔软了下来,心里很甜很甜,忽然感觉连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的,是的,她知道了他对她的用心,这心里头除了感动之外更多的是抑制不住的欣喜。

????沉默了好久,忽然觉得喉咙深处传来了一阵淡淡的酸涩,眼眶似乎有些淡淡的氤氲了,她想她可能是失去太多了,也太渴望这样的幸福了,所以,这一刻,她突然就受不了了,而男人也没有说话,就那么斜斜的倚着栏杆,一边悠闲的喝着茶,一边低着眸光深深的凝视着她。

????良久过去,她才深深的吸了口气,眨了眨那灼热的眼眶,轻轻仰起头,星眸微微闪烁着动人的流光,淡淡的光华如同深夜里绽放在婉约周围的柔美的幽光,依然还是那么一个傻瓜问题。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略微哑着嗓音问道。

????他对着她莞尔一笑,沉默了一下,低柔的声音传来,“你已经不止一次问我这个问题了,舒儿……”

????说着,他便低头喝了一口茶,然后又深深凝望着她,低沉感性的开口,“你是我的妻子,是穷极一生都将要陪在我左右的人,以后也许我们的亲人都将离我们而去,甚至连我们至亲的父母,孩子,到时候能陪在我左右一起观看落日夕阳的人,仍旧就只是你姚云舒一个人,唯一的一个人,你说,我不对你好,我还能对谁好?”

????慕煜北的语气很低沉,也很轻柔,看着他那眼神,听着他那声音,云舒几乎以为自己好像就那么看到了永远,让她忽然就对着一刻生起了一丝眷恋。

????知道吗?孤单封闭自己很久了的人特别害怕别人关心她,因为,她害怕那关心会像一场梦一样,她刚刚入梦,梦就醒过来了,没有什么比这更残忍了,其实,她比谁都渴望能有一个人陪她到地老天荒,至少在白发苍苍的时候,身边还有那么一个人共你看日出日落,夕阳的余晖之下,能有这么一个人陪你观看一场盛世烟花。

????撇开一切,她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她也同样很脆弱,她也同样渴望被人守护,被人宠着,疼惜着……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