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0 你初恋是谁-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60 你初恋是谁

逐云之巅2017-5-5 21:46:42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60你初恋是谁

????男人那柔和的声音落下,云舒也忍不住挑了挑眉,白了他一眼,有些小脾气的伸手在他腰间掐了一把,察觉到男人那身子微微一缩,才放开,“你才蠢!”

????慕煜北低笑了一声,终于也缓缓的转过了身子,面对着她,现在这般站着,忽然觉得她似乎很娇小了,才到他的肩膀过一些而已,所以,她总得仰着头看他,而他,也得低下眸光。请使用访问本站。

????四目对视,一时之间柔情四溢,从他那深邃的眼睛里,云舒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自己的身影,那里面还隐藏着她看不懂的深沉,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便别过头去,约莫着是想躲避这种不知所措的慌张吧。

????“你这算不算是不好意思?小时候那野性子都收起来了?”

????慕煜北低沉的揶揄了一声,一边抬手捋了捋她不小心散落下来的细碎的刘海,云舒就那么抬着头望着他,瞧着他这样温柔的样子,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了,清眸渐渐的变得迷离了起来,挣扎了一下,终于还是抑制不住的往他的胸膛靠了去,慕煜北欣然一笑,很享受的拥住了她。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轻轻地合上了眼睛,紧紧的靠着他的胸膛,听着他那有力的心跳声,徘徊在胸口已经很久很久的问题就这样问了出来。

????“你觉得做什么事情就一定需要理由吗?”

????慕煜北低沉的回道,轻轻的将云舒从他怀里拉了出来,深深的凝视着她,忽明忽暗的眼神看得云舒飘乎乎的,花瓣般的红唇微微一动,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男人已经很轻柔的低下了头,性感微凉的薄唇缓缓的落了下来。

????越是靠近他,她就越来越发现自己完全不能抗拒他了,所以,她亦是不由自主的将自己那细细的手臂一伸,抓住了他的肩头,默默的回应着。

????感觉到云舒的回应,慕煜北那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顿时尽数的崩塌了,被撩拨得分不清东西南北,爪子也开始不规矩的往她的衣内探了去,遇到那碍事的领口的衣扣,还皱起了眉头。

????云舒也是一身的躁热,感觉有些难受了,微微吸了口气,“别,别这样,我,我还没洗澡……”

????真是一个不解风情的女人!

????慕煜北紧紧拥着她,剑眉深深的皱了起来,只当没听见她的话,动作可是一点都没有慢下,然后,云舒忽然感觉自己身子一轻,转瞬间,便察觉到自己已经被慕煜北抱了起来,扔进了卧室的大床上……

????没一会儿,床帐尽数垂下,昏暗的灯光下,隐隐约约的看到几道黑影从床帐里飞了出来。

????帐内,温度早就飙升的厉害了,云舒气喘吁吁,洁白的指尖刷过慕煜北那结实精壮的胸膛,一滴晶莹顺着香肩滑下,沁入了身下那柔软的大床之中,那盘起来的黑色瀑布早散落了下来,如同一团亮丽的黑云一般交织在枕头上,床幔轻轻摇曳着,如同刷过竹林的清风轻轻拂过一般,空气里飘荡着一股莫名的幽香……

????“慕……煜北……你……我……你轻点……你扯住我的头发,疼……”

????“呼……没女人会那么要求的……改天干脆把头发给剪短了,叫我北……”

????“不……我留短发不好看……嗯……”

????“我说好看,除了我你还想给谁看……”

????一场激烈的大战持续了很久,直到感觉窗口那透进来的星光都有些黯淡了,帐内才沉寂了下来,温情绵绵的帐内,慕煜北拥着云舒轻轻靠在床头上,云舒微微眯着眼,呼吸还有些凌乱,媚眼如丝,喘着气,淡淡的扫了正在闭目养神,一脸惬意的男人,修长微凉的指尖不安分的刷过了他的胸膛轻轻的勾了一个又一个小圈圈。

????男人眯着眼瞥了她一眼,大手抓住了她不安分的素手。

????云舒抬起那迷离的眼睛,幽幽的望着男人,那眼神一闪一闪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男人酷酷的眯了她一眼,低沉而邪魅的嗓音传来,“有话就说,吞吞吐吐不是你的风格。”

????云舒吸了口气,娇媚的眼神扫了他一记,轻轻的朝他靠了过来,颇具有诱惑性的低声在他耳边呢喃道,“告诉我,你初恋是谁?”

????云舒这问题一问出来,慕煜北便立刻挑了挑眉,琢磨着,这女人难道开窍了,竟然关心起他的私事来了?

????琢磨着,男人想了想,才深深的望着她,那眼神邪魅又饶有兴味,低沉感性的声音响起,“没有。”

????“我不信!那个馨儿小姐是谁?”

????云舒平日里就是没打算去纠结而已,其实,好像都好几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吧,掂量着,肯定就是这男人的某个情人之一了,不过她还是忍着没去在意而已,一来因为最近工作忙,没时间去考究,二来,她也以为自己不在意的,可是最近一段时日下来,她发现她熬不住了,心里貌似有了一些疙瘩了,这个疑问就一直积压在她的胸口,让她有好些时候都觉得闷闷的。

????男人顿时皱了皱眉,黑眸微缩,望着云舒,瞧着她那香汗淋漓的样子,几缕发丝还凌乱的垂落在胸前,倒是很淡定的伸手给她整理了一下,然后才不紧不慢道,“你怎么知道宁馨儿了?”

????“真是你的初恋情人?”

????云舒蹙着眉,闷闷的开口。

????“别瞎猜,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已。”

????慕煜北很坦然的回答道,显然是不愿意做过多的解释了,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她很漂亮?你很在意她?不然后院怎么都种着那花……”

????云舒狐疑的眯起那清淡的眼神,有些探究的望着一脸平静的男人。

????男人微微收紧了环在她腰间的大手,很不客气的亲了她一记,才瞥了她一记,淡然道,“是漂亮没错,可是谁跟你说我在意她?你中意什么花?”

????一听到慕煜北这话,云舒立马就不乐意了,有些气闷的一手推开了慕煜北,小脸一拉,不冷不热的扫了他一眼,有些酸溜溜的语气飘了过来,“还说不在意,情人眼里出西施,刚刚不还夸着人家漂亮吗?”

????慕煜北一听,那俊眉顿时就拧成了一团,眯着那双深潭般的眸子盯着她,看到她那一头凌乱的黑云交织着,清浅的呼吸声犹在,昏暗柔和的灯光之下,那细腻洁白的肌肤尽显诱惑,胸前的柔波尽显风情,于是,刚刚歇下去的火花顿时又熊熊的燃了起来,深眸里的火焰很是浓郁,薄唇一扬,对着云舒勾出了一个非常令人匪夷所思的笑容,感性而沙哑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你很快就知道我到底在意谁了!”

????语毕,云舒只感觉自己身子一腾空,接着某人那霸道的身躯覆盖而来,第二轮战火,已然拉开了序幕!

????大战几个回合下来,云舒早就累趴了,昏昏欲睡的任由着男人拥着自己,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了,迷迷糊糊的陷入了沉睡之中,后来,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舒儿……”

????“嗯?”

????她迷迷糊糊的应了一下,根本没听清楚男人在说些什么话。

????男人有些无奈的望着已经陷入了睡梦之中的女人,黑眸如同那脉脉的春水一般,充满了宠溺与温柔,很是怜惜疼爱的吻了吻她那光洁的额头,俊脸上染上了一道淡淡微笑,语气低缓而温柔。

????“相信我,一直在意的人都是你。”

????说完,又轻轻的给她顺了顺那凌乱的秀发,轻轻地拥着她,拉着被子,终于也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假戏真婚》——

????黑夜似乎也因为这场旖旎之夜变得无限的短暂,感觉好像没睡下去多久,天也就亮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卧室内的时候,慕煜北就已经清醒了过来了,感觉到怀里的柔软,慕煜北缓缓的低下眸光往自己怀里一看,只见云舒依然还像一个美丽的天使一般正蜷缩在他的怀里,洁白秀丽的脸上略微染着一丝红晕,目光下移,很眼尖的在她的胸口处发现了几道痕迹,于是便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了,自然是做了啥好事留下的痕迹了!

????这一刻,男人自然是感觉很享受很惬意的,以往他一起床的话,云舒一般都已经起来了,难得有这样的时光,今天跟云卷他们商量好了,要回怀山那边一趟的,所以云舒潜意识下也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了,日上三竿了,也没醒过来。

????后来,等云舒醒来,熟悉整理好下了楼的时候,刚好看到慕煜北端着两盘菜走进了客厅。

????‘蹬蹬蹬’

????是云舒下楼传来的脚步声。

????“嫂嫂,你起来了?”

????刚好,慕思雅也端着碗筷走了进来,一听到那脚步声,便朝楼梯口望了过来,见到云舒一身整齐的从上面走下来,于是便微笑的打着招呼。

????云舒朝慕思雅望了过去,对着她微微一笑,“早安!”

????“都吃中午饭了,还早啊?我今天还特地做了新样式的早餐,是我最近刚刚研究出来的一套营养早餐,本来还想你尝尝,给点意见什么的呢,没想到你竟然一觉睡到了中午,昨晚加班很晚吗?我回来的时候你还没回来,是不是最近局里的事情太多?”

????慕思雅一边微笑道,一边将碗筷晚餐桌上搁了去。

????“嗯,还好吧,不好意思,睡得太死了。”

????云舒有些尴尬的回望着慕思雅,将男人投过来的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视而不见,直接屏蔽了。

????“过来吃饭。”

????慕煜北低沉地开口,很明显,话就是对云舒说的。

????说话的一刻,已经拉开了他身旁的座位,然后才在那个座位的旁边坐了下来,云舒吸了口气,也缓缓的走了过去。

????慕思雅利落的给几人都盛好了饭,倒上果汁,才坐了下来,而,云舒刚刚执起筷子,往里边已经多出了一块香喷喷的红烧肉。

????“多吃一点,最近瘦了。”

????慕煜北淡然道,说话的时候,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就是,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忙,跑来跑去的,本来是大冬天的,应该是长肉的时期,连我都硬是瘦了好几斤了,出门寒风一吹,总感觉冷得直打颤,还是有点脂肪的好,没那么怕冷!”

????慕思雅也附和道。

????“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就好了。”

????云舒笑道。

????“嗯,嫂嫂,你昨晚也去了帝都了吧?可惜你走的太快了,不然,一定不会错过那么刺激的场面了。”

????慕思雅那眸子忽然亮起了一道火花,想起了昨晚的事情,那就是觉得兴奋得紧了!

????慕思雅现在也知道了方怡暖跟云舒之间的恩怨了,在同情怜惜云舒的同时,也是对方怡暖充满了不满与不屑,想起昨晚她那般恳求着乔宇阳,一身狼狈卑微的样子,慕思雅就是更加的鄙视了,虽然她也就是对云舒冷嘲热讽的,云舒根本也是对她们不屑一顾的,但是作为小姑子的,她还是很为云舒抱不平的!眼下,这么好的新闻,自然不能放过了,当然是要说出来共享一下,解解气了。

????一听慕思雅这话,云舒便有些疑惑了,倒是有些兴趣的望着慕思雅,笑道,“什么刺激的场面?说出来听听?看你一脸高兴的样子?”

????慕思雅笑了笑,然后便端着碗,坐到了云舒的身边,歪着头,在云舒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很久,只发现云舒那清眸微微一闪,竟然有些目瞪口呆了起来,身子好像被定住了一般,一时反应不过来了,但是那也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随即也就恢复了正常了。

????“嗯,他们应该是挺合适的一对吧。”

????云舒淡淡的回了一句,倒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不过是对这样的事情有些意外而已,不是说方怡暖对乔宇阳爱得很深吗?怎么会又跟付子鸣搞一块儿去了?这关系还真是复杂,还一直以为付子鸣真的只把方怡暖当成了妹妹一样看待而已的,可笑的,还跑过来跟她说他喜欢她,这样的男人……

????……

????云秀今天倒也是起床挺迟的,她是被一场激烈的门铃声给吵醒的。

????‘叮铃铃!叮铃铃!’

????门铃声大作,惊醒了大床上连着被子卷成了一坨的女子,女子很是疲惫的睁开了眼睛,蹙着眉揉了揉眉心,抓过柜头上的手机一看,才发现已经是临近中午了,眼下都是快十一点了!而且门铃声一直都没有停下来。

????这才懒洋洋的爬了起来,拖着一副软绵绵的身子,随手抓了抓头发,披着一件外套,出了卧室。

????睁着那迷糊的眼睛往视频上一看,正好看到某同志那一身绿色军装站在门口的样子,云秀这时候才想起来,今天的节目,脑袋顿时也清醒了不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就穿着一套简单的睡衣,肩上还披着一件外套的,皱了皱眉,察觉到那门铃就那么一直响着,那男人约莫也是等了很久了,后面也只有硬着头皮按下了开门键,只听见‘嘀’的一声响后,身旁的门也都自动开了,然后才拉了拉肩上的衣服,不紧不慢的朝盥洗间走了去。

????云卷一身笔直干练的走进客厅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云秀的身影,将手里的那个行李袋往架子上一放,再将身上的大衣一脱,往门边的衣架上挂了去,仅仅穿着一件衬衣跟那件军装外套,找到了房里空调的遥控,将房里的温度调高了,十分自然的走到茶几旁,烧上一壶水,拿出云秀收着的花茶,泡上了一壶,俨然就已经将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一样,自然得很!

????茶泡好之后,才听到盥洗间的门一响,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的云卷漫不经心的抬起头,朝盥洗间望了去,只见云秀正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披着一头亮丽的秀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的,额前的刘海倒是有些湿润,一身水红色的风衣,里面配着淡米色的洋装,看上去既清爽又是显得端庄淡雅,令云卷那沉寂的眼眸,不由得也闪过了一道若有若无的亮光。

????“你来了!”

????云秀微抬起头,对上了男人那红果果的打量的眼神,倒是有些窘迫的移开了目光,淡淡的打了一声招呼了。

????云卷一听,倒有些因为她这话觉得不爽了,沉寂了一下,鹰眸紧紧锁着云秀那张淡雅的脸蛋,沉声道,“用词不当,觉悟性还跟不上!”

????云秀晃了一下神,幡然想起了自己刚刚的话了,只好吸了口气,暗暗的垂下了眼帘,问道,“你吃过午饭了吗?”

????“没有。”

????云卷坦然的回答,“刚刚起床是吧?昨晚几点休息的?一双国宝的眼睛。”

????云秀又窘迫了一把,自己刚刚也注意到了自己那很明显的黑眼圈,还稍稍画了一个淡妆来着,难道还很明显吗?想了想,便低声道,“还看得出来吗?”

????男人点了点头,很肯定的回答道,“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说明不明显?昨晚干什么去了?”

????“整理一些资料,忙到了凌晨,免得开年之后忙得手忙脚乱,你先坐着吧,我现在就过去做饭。”

????本来以为他吃过了,她就想热一下昨晚的饭菜将就一下的,眼下只好重新煮了,这男人饭量老大了!吃上一顿能就能抵得上她两三天的饭量,怪不得长得人高马大的!

????云卷也没有拒绝,喝下一杯花茶之后,便提着自己的行李袋大步的往楼上走了去,目标地,自然是云秀的卧室!

????一走进卧室,那张还没来的整理的凌乱的大床便映入了眼帘,云秀刚刚只顾着起来开门了,还没记得将被子什么的整理好,不过这房间还是挺明亮宽敞的,也收拾得很干净,云卷同志跟慕煜北一样,都有那么一些小洁癖,都中意把东西收拾得整整齐齐的,这下子,云卷倒是挺舒坦的了。

????房内的窗帘还依然重重的垂下,不过几缕金色的阳光已经透过那窗帘的缝隙斜斜的照了进来,略有些阴暗的室内倒是有几道光亮静静的落在地上,给这房间增添了几分暖意。

????云卷同志缓缓的走了过去,将自己的行李袋往床边的椅子上一放,慢慢的朝那落地窗走了过去,‘嗖啦’的一声,将窗帘拉开了,挽了起来,然后才又转身,朝床边走了过来,开始利落的整理那张大床,没几下子,大床就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的,被子被摊得平平的,没有一点褶皱,也不知道他怎么弄的,那样子看上去,苍蝇飞上去都要打滑了一般!

????好了,忙完了这两样了,牛逼的云卷同志终于还收拾自己的东西了,先走到床边的衣柜边,将衣柜打开了,看到里面虽然收拾得整齐,但却摆放得毫无章序的衣服,云卷同志不可抑制的皱了皱眉,将里面的衣服统统清了出来,放在那宽阔的角柜上,开始慢慢的整理了起来。

????先是把外套什么的,整理好,挂进去,再到秋衣毛衫什么的,再到衬衣一类的,当然了,整理的时候,也没忘了把自己行李袋的衣服还有昨晚云舒给他捎过来的什么西装啊睡袍之类的弄出来,也挂了进去……

????不知忙活了多久,角柜上的衣物也都统统又被收拾回衣柜里了,云卷同志直直的站在衣柜前,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好了,挺整齐的,挺满意了,不,是非常满意了,然后才一脸轻松的关上了衣柜。

????“你在干什么?饭做好了,赶紧下去吃饭吧!”

????云卷同志才刚刚合上衣柜门,云秀那清亮悦耳的嗓音立马就从身后传来了,云卷乍然转过头一看,只见云秀正一脸诧异的站在门边,抬着那双美丽的眼眸望着他。

????云卷很非常淡定的点了点头,道,“嗯。”

????说着,才又打量了卧室一圈,感觉可以了,才大步的往门口走了去,越过了云秀,悠闲的往楼下走了去。

????然而云秀却依然是一脸的诧异,望着男人已经消失在楼梯口的身影,蹙了蹙眉,禁不住还是往卧室里走了去,看到那张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大床,恍惚了一把,转身狐疑的盯着那衣柜看了好久,伸手一拉,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外套跟秋衣洋装之类的都分开了,当然了,里面除了她的衣服之外,竟然也多出了几套男士的西服或者几套军绿色的军装迷彩服,再拉开那柜子的大抽屉,瞧着里面同样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她跟他的内衣,云秀只觉得约莫自己现在肯定是连耳根都红了,脸上火辣辣的,额头上却浮起几道黑线。

????额滴神哪!有谁见过这样厚脸皮的男人?怎么一点那个什么什么的意识都没有,那随便自然得好像这里早就是他的家了,他就不会感到很不习惯吗?云秀想着,不禁感到额头上都要满出汗来了!

????好**!

????好霸道!

????好……

????这男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委婉!可是,想想,他这么做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就是适应能力太强了!她还正是一时都跟不上了!天雷滚滚啊!

????憋屈的蹙着眉下了楼,男人早就稳如泰山一般的坐在餐桌前了,听到她的脚步声,才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还做什么去?过来吃饭!”

????说话也像下命令似的!云秀忽然感觉自己好像有些头皮发麻了!

????……

????午饭过后,云秀又补了个妆,云卷则是跟云舒慕煜北他们通了个电话,商量好先去商场买上一些礼品跟好菜什么的,然后再一起回去,这次过去的阵容还是挺庞大的,慕思雅,布诺斯,还有阿朔他们都一起过去了,云舒还特地将夏凌薇也叫上了,夏凌薇过两天就要休假了,云舒自然也是没落下她的。

????几部高级跑车徐徐驶进怀山军区大院的时候,刚好是下午三点多,云舒之前事先给姚首长通了电话,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刚好,姚首长手头的工作也做完了,便也说在家里等着了。

????几部车子一同在姚宅门前停了下来,率先下车的是云卷,只见他刚刚一下车,便朝车里的云秀挥了挥手,示意她下车,然后云舒跟慕煜北也下了车。

????云卷大步的朝门口走了去,朝门卫招了招手,正示意他们开门,然而这时候,耳尖的听到车子的声音从里面走出来迎接的吴伯已经是一脸微笑的朝门口走了过来。

????“阿卷少爷!少夫人!你们回来了!”

????隔着铁栅栏门,吴伯那慈祥的笑脸显得分外的亲切。

????“吴伯!”

????云卷唤了一声。

????“这位是……”

????吴伯很眼尖的就发现了站在云卷身旁的云秀,有些诧异了。

????“这是我的妻子阿秀,阿秀,过来见一下吴伯,我们的管家!”

????“吴伯,您好!”

????云秀有些腼腆的对着吴伯笑了笑。

????“你好!少夫人好!”

????“吴伯叫我阿秀就好了。”

????云秀淡然开口道,不然等下都不知道他是叫云舒还是在叫她了!

????“首长还以为就是小姐回来而已呢,没想到都回来了!”

????吴伯迎了上来,看到站在云舒身后的慕煜北还很恭敬的打招呼,“少爷!阿雅小姐!”

????慕煜北点了点头,走到了云舒的身旁,大步的往里面走了去,后面的布诺斯阿朔还有慕思雅则是提着很多的东西,吴伯也跟上去帮忙了!

????姚宅内,云卷等人刚刚踏进了客厅,就听到了一阵奔腾豪迈的音乐,如果云秀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那首叫什么了,好像是什么高原红的,倒是一首让人听了激情万丈的音乐。

????看着这姚家的大厅,看似很简单,却是收拾得很整齐,简约而不失气势,空气里到处飘荡这一股刚强之气,云秀忽然就感觉自己心里不由得也跳了一下,精神也为之一震,清醒了不少!

????“回来了!”

????一个颇有气势的声音传了过来,云秀一个转头,朝声源望了去,只见那不远处的小客厅内,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正悠闲的坐在沙发里,边上泡着一杯热茶,手上正拿着一张报纸看着。

????“父亲!”

????云卷唤了一句。

????云卷这声音一落,正在看着报纸的姚首长忽然有些意外的扬起眉,头一转,朝门口望了过来。

????“阿卷?你怎么也回来了?舒儿呢?”

????“父亲!”

????云舒这时候也唤了一声。

????“舒儿?阿北?你们都回来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成?”

????姚首长很是意外的朝几人扫了一眼,很快便发现了站在云卷身边的云秀,这下便更是诧异了,盯着云秀看了看,那锐利的目光让云秀心里忐忑了一把,还好云卷拉住了她,而云卷这动作更是让姚首长不解了。

????“这姑娘是……”

????姚首长皱着眉头问道。

????云卷拉着云秀朝姚首长走了过去,两人就这样站在姚首长的跟前。

????“父亲,这是阿秀,我的妻子,我们昨天刚刚领了结婚证,我今天特意把人带回来给您瞧瞧的,阿秀,这是父亲,快叫人!”

????云卷介绍道,还一边朝云舒跟慕煜北使了一个眼色,慕煜北跟云舒会意的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跟了上去。

????“父亲!您好!我是阿秀!”

????云秀很礼貌的开口道。

????果然,云卷跟云秀这话一出来,姚首长那张老脸立马就阴沉了下来,锐利的眼睛扫了云秀一眼,然后阴冷的瞪着云卷,“你刚刚说什么?老子没听清楚,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我说我昨天已经跟阿秀领了结婚证,阿秀现在就是您儿子的媳妇,您的儿媳妇!”

????云卷很大声的重复道。

????“混账!你说什么!什么儿媳妇!结婚那么大的事情单单自己决定啊?还当老子死了哪!看我不抽死你!你个王八犊子,目无尊长了,混账东西,我……我……吴伯,去我的书房把我的皮带拿过来!看我不抽死他!”

????姚首长破口大骂了起来,将手上的报纸一收,往旁边一甩,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大爪一伸,直接将云卷拉了过去。

????慕煜北跟云舒见状,连忙迎了上去。

????“父亲!父亲!您别激动!这事情不能怨哥!”

????“你们别拦着我!看我不抽死他!我说刚刚那老胡怎么就对我冷嘲热讽的,敢情都是这王八犊子惹出来的好事!当婚姻儿戏呢!想娶就娶!老子给你物色了那么多的好对象,还没一个对上你的眼了,混账!”

????姚首长挣扎了一下,硬生生的还要往云卷扑过去,云秀也是很担心的拉住了云卷后退,慕煜北跟云舒则是摁住了气得脸红脖子粗,两眼都要喷火的姚首长。

????“父亲!您先听我们说!这事情责任都在我!是我把阿秀介绍给哥的,阿秀是我的好姐妹,是我极力促成他们的,担心您会反对,还劝他们先斩后奏,先把结婚证领了再说,哥本来还不同意,说要看看您的意思的,后面经受不了我的念叨,才过去的,您要责怪的话,就责怪我好了!”

????云舒急匆匆的解释道。

????“先斩后奏的提议是我出的,是我建议舒儿说服哥的,效仿我们那一套,先把证拿到手一切好说。”

????慕煜北扫了云舒一眼,低沉的开口。

????“好!好!都互相合起来欺骗对付我了是吧?老子就摊上你们一群白眼狼!气死老子了!”

????姚首长大怒,眼里都涨起那殷红的血丝,可见是气得不轻了,女儿这样也就算了,连儿子也这样,结婚多大的事情,也都不跟他商量一下,就这样给办了,这眼里哪里还有他这个父亲的存在?

????“不管他们的事情,是我自己的主意,您要怪,就怪我一个人。”

????云卷拉开云秀,就要迎上去,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不能让自己的妹妹跟妹夫为自己担着!

????“混账东西!你还有理了是吧?看我不砸死你这混账东西!连老子的话都不听了,眼里还有没有我这父亲了!”

????姚首长气不过,大力的挣脱了云舒的阻拦,一手抓起了手边的东西,看都没看就朝云卷砸了过去。

????云卷只见到一个东西朝自己飞了过来,连忙下意识的拉开了云秀,手臂一伸,约莫是想接住飞过来的东西吧。

????然而,‘唰!’

????‘呯呯!’

????‘嘶!’

????一阵东西碎裂声传来,紧接着便是云卷那冷气倒吸的声音。

????“哥!”

????云舒大吃一惊,连忙朝云卷冲了过去,原来姚首长直接就抓过了桌子上的那杯茶朝云卷砸了过去,热腾腾的茶水洒在了云卷那手背上,云卷那手背立马就被烫红了一大片。

????“你没事吧?”

????云秀也有些紧张的抓过了云卷的那只大手,细细的查看了起来,担心的伸手拿过桌上的纸巾擦了擦,一边深深的皱着眉头,紧张道,“有没有白酒?”

????“白酒?”

????云舒柳眉一蹙。

????“在橱柜里,吴伯快点去拿!”

????姚首长也是反应够快,立刻大吼了一声,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抓到了茶杯,气昏了头了!这会儿怒气依然还在,但是还是担心了云卷那手,看着红红的一片,姚首长也有点急了!

????“是!是!我马上就去拿!”

????吴伯急匆匆的朝厨房冲了去,像一阵旋风似的,很快就抱着一瓶白酒出来了。

????云秀立刻麻利的打开瓶盖,往云卷手上倒了去,不停地用纸巾擦拭着,一边抬着头担心的望着云卷,“感觉怎么样?疼不疼?”

????“我没事,不用担心。”

????云卷安慰了一句,任由着云秀处理着,脸色依然很平静,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吴伯,家里备有烫伤膏吗?”

????云舒担忧的问道。

????“可能没有,我去找找!”

????姚首长也是有担心的望着云卷,心里气也消了一大半,看到云秀那麻利临危不乱的样子,脸色倒是好看了一些了,慕煜北则是眯着眼望了云卷一眼,深邃的眼神又落在了姚峥那沉淀着一道隐忍的担心的脸上。

????“哥,我房间有万花油,阿秀,我们上楼吧,涂上一些应该就没事了,别让它起泡了,不然有得受了!”

????云舒吸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开口道。

????“万花油?嗯,那个可以!”

????云秀开口道。

????“走吧!”

????云舒拉着云卷往楼上走了去,临离开的时候,还不忘了望了慕煜北一眼,慕煜北会意的点了点头。

????“父亲,哥应该没事,您不必过于担心,先坐下来喝杯茶,冷静一下。”

????慕煜北扶住了有些恍惚的姚首长,往沙发里坐了去,又动手给他倒了杯茶……

????客厅内还四处飘荡着容中尔甲那奔放豪爽的声音,可是气氛却是一时沉郁了下来。

????“唉,都长大了,管不住了,这么大的事情,都当没有了我这个父亲了!”

????姚首长有些难过的感叹了一声,一脸的苍凉,有些失落了起来。

????两孩子打小就没有了母亲的关怀,是他一手把他们拉扯长大的,要知道,两孩子也是他的心头肉啊,他在他们身上倾注了多少的希望,他姚峥虽然将一生大部分的精力的都奉献给了部队,可是,除开部队之外,两朵云就是他唯一的寄托了,现在看来,孩子们这心里当真还有他这个父亲吗?他们连商量都愿意找着他了,还担心他会反对了不成?姚首长现在就是觉得心里酸溜溜的,是的,酸溜溜的,很难过,感觉都被孩子们抛弃了一样!

????“父亲您严重了,不管怎么样,我们一直都很尊敬您,其实,哥之所以会这么着急,连商量都赶不上,是因为时间紧迫,来不及跟您说了,您就要做爷爷了,您不应该开心吗?嫂嫂体质不是很好,受不得刺激,哥就是担心您会因为这事情责备嫂嫂,所以才打算……”

????慕煜北一脸沉重的望着姚首长,低沉地开口道,语气颇为的无奈。

????姚首长这么一听,顿时两眼一亮,“你刚刚说什么?阿北?你说什么爷爷?”

????慕煜北点了点头,“嗯,恭喜父亲,您就要做爷爷了。”

????慕煜北一语惊人,那低沉无奈的语气,让姚首长听着都是有些不忍心,现在都可以联想到了云卷那无奈的样子了,暗暗的瞥了姚首长一眼,察觉到了他眼底的那抹光亮,心底暗暗一笑。

????推荐《神赌狂后》老云家亲爱滴水仙花的精彩穿越文~求妹纸们挺起~

????她是黑道第一女皇,她是杀手王者,她是赌界之神,一手赌技赢遍天下无敌手。

????她狂傲至极风华无限,举手投足风云变幻。

????人人闻风丧胆,谈之色变。

????◆她是凤家最不受宠的四小姐,空有倾城之貌,却胸无点墨,生性胆小怯懦,饱受欺凌苦不堪言。

????娘亲重病卧榻,爹爹冷漠无视,姐姐飞扬跋扈,姨娘蛮横嚣张。

????抢她的东西,夺她的爱人,践她的尊严,到最后竟使毒计想要毁她清白!

????◆死而复生,睁开凌厉的眼眸,她已不是她,她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褪去懦弱,风华尽现,傲视天下!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