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1 卑鄙又无耻-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61 卑鄙又无耻

逐云之巅2017-5-5 21:46:47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61卑鄙又无耻

????得到了慕煜北的肯定,姚首长那眸子里的亮光更加绚烂了,脸上原本的怒气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欣慰而兴奋的微笑!

????慕煜北微微低下头,淡淡一笑,眼底那抹忽明忽暗的幽光很是令人匪夷所思,其实前天他就已经打听过了,姚首长最近在军部吃了气,他们军部的很多同一时期的战友都做了爷爷了,老爷子瞧着自己家的两个家伙都没啥动静,心里也是着急着的,姚首长昨天还跟他那爸爸慕首长通了电话,旁敲侧击的打探着舒儿的消息,诺叔已经尽数的将这些事情跟慕煜北说了,诺叔可是慕煜北安排在家里的间谍,家里的一举一动,慕煜北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由此可见,姚首长的心思了,而且姚首长毕竟也不是那么不开明的人,理论上说,也不会太过于的为难人家云秀的,所以,他才敢答应了云舒出来帮忙,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慕思雅跟阿朔他们将车子停好,提着一大堆的东西走进客厅的时候,刚好就是看到姚首长那一张由阴沉慢慢转晴的脸,而自己的哥哥慕煜北就坐在姚首长的身旁,翁婿俩看着,倒是一副很和睦的样子。

????“你跟舒儿呢?你们可都结婚好几个月了,该抓紧抓紧了,还被你哥给赶超了!”

????“姚叔叔!哥,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慕思雅将手里的东西往桌上搁了去,一身轻盈的朝两人走了过来。

????“姚首长好!”

????阿朔跟布诺斯一同礼貌的向姚首长问好。

????姚峥愠色全消了,这会儿倒是心情挺好了起来,摆了摆手,笑道,“好!都喊叔叔吧,别总首长首长的叫,听腻了!”

????布诺斯跟阿朔一笑,会意的回道,“姚叔叔!”

????“姚叔叔,这次云卷大哥跟云秀嫂嫂的婚礼就交给我们来办好了,我哥估计了一下,可以直接在帝都那边摆婚宴了,不过还是得要看看您的意思,云卷大哥跟我哥商量过了,这婚事必须要让您点头,拟定好时间,然后再商量一下婚礼事宜。”

????慕思雅一边说着,一边瞥了慕煜北一眼,却发现他正悠闲的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茶,看都不看她一眼,慕思雅蹙了蹙眉,一大早还给她编排了这些话,这会儿又算什么回事?

????“婚礼?”

????姚首长一听,那浓郁的眉毛跳了一下,思量道,对啊,孩子都弄出来了,这会儿还看不出来,等明显了,那还不得……怪不得那小子那么着急了!臭小子!偷吃也把安全措施做好!姚首长忍不住又是无奈的皱起了眉头,看来,眼下也只能抓紧办了,不然这影响可就当真不好了!

????“对,婚礼,那也得赶紧办了!”

????想到这一点,姚首长欣然点头应道。

????“嗯,姚叔叔,我表妹前几天说要将店面乔迁了,所以我查看了一下黄历,好像今年大年初二就是一个很好的日子,不然就挑这一天吧?”

????布诺斯很配合的开口。

????……

????楼上的客厅内,云秀正娴熟的给云卷上了万花油,处理及时,这会儿倒也没有多大的事情了,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觉得有些火辣辣的而已,眼下舒服了不少。

????云卷就端坐在沙发里,伸着手任由着云秀折腾着,那双犀利的眸子却是盯着她一直看着,赤果果的视线没有丝毫的避讳,如同千万负电压一样噼里啪啦的盖了下来,云秀只感觉自己好像都要被他盯出好几的洞洞来了。

????云舒倒是挺惬意的躺在云卷一旁的沙发上,意味深长的望着他们两人。

????“小心一点,先别沾水,应该没大碍的。”

????云秀这会儿倒是像极了一个白衣天使了,很自然的开口提醒道。

????“嗯,没多大的事情。”

????云卷这才收回了视线,不经意间扫过了云舒那一手托着腮正在望着他们,轻咳了一声,一把抓过了身后的枕头朝云舒丢了过去,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云卷岂能看不出来?

????“你确定阿北真能说服父亲?”

????云卷压低了嗓音问道,“实在不行我看我还是乖乖的出去接受处分好了。”

????“我相信他!放心吧,你们现在只需要做好举行婚礼的心理准备就好,离大年初二也没有几天了,哥我看你还是申请一下你的婚假吧,一起琢磨一下,拿一个像样的婚礼来。对了,阿秀,你中意什么样的婚礼?海洋婚礼?西式婚礼?空中婚礼?还是什么中西合璧的庄园式婚礼?”

????云舒说着,便朝云秀望了过去。

????云秀这么一听,身子微微一怔,老实说,她云秀当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素手一个颤抖,手里的绷带竟然没有拿稳,‘咚’的一下,直接落在地上,往旁边滚了去……

????云卷见状,便也只有轻轻地叹了口气,连忙弯下腰去,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大手轻轻的摸了摸云秀的脑袋,低沉道“专心点,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云舒见着云卷这般动作,心里倒是很欣慰了,她的哥哥之前只会对她做这个小动作,如此说来,他应该也是对云秀挺在乎的吧?想着,心里不禁微微一笑,显然安心了不少。

????云秀却在这个时候仰起头望了望云卷,接触到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眸,还恍惚了一下,有些躲闪的别过头去,却又迎上了云舒那饶有兴味的眼神,有些窘迫的一手挥掉云卷搭在她脑袋上的大手,吸了口气,又低下头去麻利的收拾着东西,清淡的语气也轻飘飘的传了过来。

????“随便就好了,不用那么麻烦,我也不在意那些仪式的,你们知道的,我也没有什么亲人朋友。”

????很平静的语气,难以掩饰的黯淡的眼神,却让云舒一时语塞了,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这样敏感的问题呢?

????“说的什么傻话,以后就大把亲人了,精神点,嗯?”

????云卷看着她这副样子,倒也觉得有些不好受了,这语气都放温和了不少。

????“阿秀,别担心,就是这样,所以才更要给你一个婚礼,一辈子那么长,就当做留下一点念想吧。”

????云舒低声道。

????“嗯,不让父亲那关也过不了,时间虽有点急,但是应该能赶得过来,等我后天就申请婚假吧,这两天得把事情交代一下。”

????……

????等云卷他们下楼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姚首长的脸色恢复了正常了。

????“臭小子!”

????姚首长还是忍不住瞪了云卷一眼,目光很快的越了过去,落在了站在云卷身后同云舒一起的云秀的身上。

????“模样倒是不错,唉,家世不好不是你的错,既然事情都这样了,我总不能喊着反对,媳妇是娶给自己的,你们也就自己看着办吧,都管不住了!”

????姚首长长长的叹了口气。

????云卷一听这话,很是诧异了,刚刚还是怒气冲天的样子,这会儿怎么就变了个态度了,想着,云卷便有些疑惑的朝一旁的慕煜北望了过去,感觉到云卷投过来的眼神,慕煜北只是微抬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继续喝他的茶。

????“父亲,您这同意我跟阿秀了?”

????云卷挑了挑眉,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了一句。

????云卷这么一问,姚首长立马就不高兴了,两眼一瞪,很不客气的开口道,“哼!在你眼里老子就是那么顽固不通的人吗?用得着这样的应付老子?人命都闹出来,老子不同意还是人吗?”

????吼了几句,那脸上又涨红了,有些憋屈的望着云卷,又朝云秀望了望,有些闷闷的扫过了云秀那依然平坦的肚子,脸色又变得好了一些,语气顿时也缓和了过来,“也不打个商量什么的,这会儿看你们怎么办!还好,你奶奶下个月就要从新加坡回来了,约莫着要长住一段时间,我打算让她直接住家里来,这些事情大男人的,我也不懂,重要慎重一点,有她在帮忙照看着也就行了,这个曾孙,她也盼望了好久的,跟阿北他们合计了一下,你们这事情拖不得,赶紧把婚礼办了,让你媳妇住家里来吧,请个保姆跟吴伯一起照看着,一个人住哪里能放心!你小子干出来的好事!真是伤风败俗!要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才满意!”

????姚首长噼里啪啦的一堆话下来,让众人听得一头雾水的,什么曾孙?什么请保姆的?

????云卷琢磨了一下子,这才反应过来姚首长这是在说些什么,剑眉一皱,朝慕煜北望了过去……

????而云秀跟云舒也不笨,一下子也听出了姚首长的意思了,云舒顿时忍住笑意,微微咬着唇,不让自己笑出来,瞧着云秀那张瞪目结舌的样子,还有云卷那憋屈的表情。

????云秀非常的震惊,这不是说她跟云卷早就,早就那什么了吗?

????奉子成婚!

????云秀脑袋里闪过了这么一个信息!这主意,就是这个慕煜北出的吧?

????天啊,他们根本连吻都没接过,更别提什么孩子了!要她到哪里去弄一个孩子出来!

????呆呆的望着云卷那宽阔的后背,又望了望姚首长那张扑克一般的阴沉老脸,云秀忽然不知道她能说些什么,只能发懵了!解释吗?要解释的话,估计这位姚首长不指定都要把他们给收拾了!

????到底是做心理医生的,云秀一下子也就摸准了姚首长的性子,应该也是一个直来直去的真性情的硬汉,之前也曾经很多次听到好朋友云舒提起过她的这个父亲,现在一看,倒是很符合云舒所讲的了!

????“抱歉,父亲!我保证以后不再有第二次了!”

????云卷反应也够快了,思量了一下,倒也知道了慕煜北的意思了,只有硬着头皮这么回答了。

????“放屁!还指望着有下一次老子就直接枪毙你!气死老子了!”

????姚首长狠狠的瞪了云卷一记,拍着大腿破口大骂!

????云卷俊脸抽了抽,很是憋屈的点头,“是,父亲!阿秀,过来,叫人!”

????一边说着,一边朝身旁望了去。

????云秀那身子晃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才缓缓的走了过去。

????“父亲!我是阿秀!”

????清淡而尊敬的语气,落落大方的眼神,倒是挺令姚首长满意的,慕煜北刚刚也顺带将云秀的情况跟姚首长讲了一下,虽然家世不怎么样,但是到底也是算得清清白白的姑娘,姚首长这下子也算是接受了,他们姚家根本也不需要怎么强强联合的,日子过得舒坦幸福就成了,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上跟他同一样的这条路,太辛苦了,荣誉金钱你死了也是带不走的,不如也就将就着,日子过得舒心也就罢了,这家里不是还有他吗?有他在,孩子们都不用担心什么。

????姚首长点了点头,缓和声音道,“委屈你了,这臭小子太没意识了,觉悟性低,你也别怪他,他跟舒儿打小就没了母亲,你嫁到我们姚家来,一定要相亲相爱的,相互关照着对方,阿卷职业特殊,你既然选择了他,希望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一定要默默的支持着他,父亲也没有什么意见的,眼下还是抓紧时间把婚礼给办了吧。”

????姚首长语重心长道,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成为军人的伴侣的,他不希望云卷跟他一样以悲剧收场了,不过这女子看起来挺舒心的,应该不会像那个女人一样吧?

????“是,父亲!我知道的。”

????云秀很真诚的回答道。

????瞧着硝烟也就这样平息了下去,云舒自然是高兴,“你们都别站着了,坐吧,对了,阿雅呢?”

????“阿雅正跟吴伯在厨房忙活着,阿朔跟布诺斯说帮忙把后院那栅栏收拾一下。”

????姚首长回答道。

????“嗯,好了,你们先坐着吧,我过去看看阿雅他们。”

????“我跟你过去!”

????云舒的话一落,云秀也跟了过来。

????……

????后院之中,折腾了一番的慕煜北溜了出来,站在走廊下望着不远处正在给栅栏上钉子跟涂上白色油漆的阿朔跟布诺斯,浅浅的吸了口气,大手一伸,往自己的衣袋摸了去,利落的掏出了烟包,漫不经心的燃了起来。

????然而,慕煜北才刚刚点上了,正要将烟包收回衣袋里,冷不防,很耳尖的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正朝自己走了过来,他有些诧异的偏过头一看,只见云卷正阴着一张脸朝他走了过来,那分明就是一副秋后算账的样子。

????“竟然跑这里来了!正想让你吃我几拳呢!有你这么帮忙的吗?你让我去哪里弄一个孙子出来?”

????云卷俊脸一板,一手抓过了慕煜北手里的烟包,也取出一根漫不经心的燃了起来,吐了口烟,才将烟包塞回了慕煜北的衣袋里。

????慕煜北瞧着云卷那张阴沉的脸,倒是很淡定的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将云卷打量了一番,然后才低沉开口,“去哪里弄?你还用过来问我?十个月的时间,你是不相信你自己的能力还是说你真的不行?十个月的时间你还担心给不了父亲一个交代?”

????“臭小子!交代个屁!有你这么跟你哥说的话的!我行!我当然行!你才不行!”

????云卷那脸色更是阴沉了,这男人整个就一阴险小子!任何男人被怀疑那方面有问题,那都是绝对是莫大的耻辱,那是绝对不能忍受的!尤其是傲骨铮铮的云卷同志,放屁,他要不行,那全天下的男人都不行了!

????憋屈的瞪了慕煜北一眼,云卷同志终于不顾一切的很不淡定的喊出了这么一句!

????云卷这话一落,轮到少爷不乐意了,冷淡的抬起眼,瞥了云卷一记,沉声道,“要不,看看谁的儿子先出来?”

????少爷此话一出,云卷立刻皱了皱眉,如有所思的扫了慕煜北一记,似乎沉思了好久,才眯着眼望着慕煜北,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怕了你不成!看就看,若是你输了,你儿子可得管我儿子叫老大!”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慕煜北悠闲的吐了口烟,也是眯着那双深眸,邪魅阴险的流光微微闪烁着。

????可怜的云舒跟云秀哪里知道两个看似正经八交的男人已经在后院达成了某一种卑鄙又无耻的黑色的约定!而且很快就要为这个约定付诸努力了!

????可怜的云卷,他哪里知道,阴险卑鄙的慕煜北心里正在寻思着,‘我只说看谁的儿子先出来,可没有说女儿,四分之一的概率,我就不信我有这么倒霉!’

????后来,一家子也算很和睦的用完了一餐晚饭,夏凌薇也过来了,是忙完之后才赶过来的,是云舒到路口接了她,她好像也是瘦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太忙了,连自己的身体也都是无暇照顾了!

????——《假戏真婚》——

????晚饭过后,一行人又喝了一杯茶,聊了一下,然后便撤了,云卷被电话催的厉害,后面说要先将云秀送回去,云秀担心他耽搁了,便拒绝了,不过云舒倒是自告奋勇的说要送她回去,姐妹三好些时日没聚一起说说话了,想着多坐一会儿,这下,云卷才算放心的急匆匆的上了车,走了!

????“你不是说公司有事情吗?你忙去吧,不用管我,我送薇薇跟阿秀回去。”

????姚宅的大门外,云舒就站在车边对着身旁那高大挺拔的男子开口道。

????“我让阿朔送你们。”

????慕煜北开口道。

????“行了,你的人你自己带着吧,我还没娇贵到那种地步,有些话想跟阿秀她们说一下,你快走吧,早点回家。”

????云舒蹙了蹙眉,望了他一眼。

????“你自己小心点。”

????慕煜北也不坚持了,伸着爪子给她拉了拉衣领,然后才转身缓缓的车上迈了去,很快,车子就缓缓的离开了。

????“你们也都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去!今晚上又要扮演一回护花使者了!”

????云舒收回了视线,对着站在身后不远处正静静的望着她的云秀跟夏凌薇淡然一笑,掏出了车钥匙,开锁了。

????云秀跟夏凌薇点了点头,也上了车。

????……

????云舒的驾车技术很好,习惯了开快车的她,今晚倒不一样了,放慢了车速,仿佛出来兜风似的,后来,几人干脆还去了城门那头,叫了一大袋的板栗,去了奶茶屋叫上几杯热奶茶,一边剥着板栗,一边喝着奶茶,聊着小女人家的话题,也许是太久没有跟她们出来逛夜市了,云舒这一晚上似乎挺开心的,喝完奶茶之后,还去了美食街那边,又叫上了一些特色小吃,又继续坐了下来。

????云秀自打夏凌薇过来之后,就很敏感的发现她有心事了,观察了一整个晚上,终于也发现了问题了,也也许是跟职业有关系吧,对于情绪感情这一方面的,云秀似乎就很敏感了。

????“你们先聊着,我去一趟洗手间!”

????拉过餐纸,云舒拭了拭嘴,缓缓的站了起来,朝洗手间走了去。

????桌边顿时就剩下了云秀跟夏凌薇了。

????云秀幽幽的望着夏凌薇,眼神很是深沉,眸光灿灿,这眼神倒是挺令夏凌薇发慌的,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夏凌薇轻声的开口,“阿秀,别用这眼神看着我,那样会让我很忐忑的!”

????闻言,云秀才收回了眼神,欣然笑道,“你瘦了不少,工作很忙吗?听云舒说你应该快休假了吧?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嗯,还有一两天吧,年底了都这样的,对了,我还忘了恭喜你们了,想不到你跟云舒她哥哥倒真的是成了!这简直就是神话了!云舒刚刚跟我说了,约莫着是大年初二你们就要举行婚礼了,我琢磨着赶紧回家一趟,然后再赶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

????夏凌薇十分真诚的望着云秀,眼里充满浓郁的祝福。

????“谢谢了,不用那么赶,我也不注重这些的。”

????云秀淡淡道。

????“怎么能不注重?女人一辈子也就是这么一次了,至少以后还能留个回忆了,新娘子的,要开心一点!这不正是蓝外婆最希望看到的吗?对了,外婆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过来?她要是知道这个消息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夏凌薇安慰道。

????闻言,云秀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星眸顿时就黯淡了下来,落寞道,“若是醒过来就好了,都那么久了,今早给医生打了电话询问情况,根本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这样啊……别担心,阿秀!外婆一定会顽强的走下去的!”

????夏凌薇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云秀了。

????云秀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眼眸,淡淡的望着夏凌薇,“我知道,我也相信,谢谢你,薇薇!其实……你喜欢云舒,对吗?”

????云秀想了想,终于还是将自己观察到的答案说了出来。

????‘呯!’

????云秀的话才这么一落下去,便看到了夏凌薇抓在手里的筷子从手里滑落了,正好敲到了盘子边缘,夏凌薇心里扑通了一下,原本平静的双眸变得慌张了起来,望向云秀的眸光有些躲闪了。

????“阿秀……你……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你的意思……”

????夏凌薇深深的吸了口气,按捺住了心里的起伏不定,心里都乱成一团糟了,微微的低下了头,眼里的挣扎,痛苦,自嘲不停的交替着。

????云秀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素手缓缓一身,轻轻地握住了夏凌薇那双难以控制的颤抖的双手,低柔的语气像一道催眠曲一样,传了过来,“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所以你瞒不了我的,薇薇!我已经观察你一个晚上了,本来我还不确定的,但是现在看到了你这样的反应,我想,多半,你也就是了。”

????“你……你……我……”

????夏凌薇语无伦次的开口,盈盈的眸子悄悄一抬,里面竟然已经泛着淡淡的晶莹了,云秀可以从里面看到了她那痛苦的挣扎。

????“你想问我怎么看出来的吧?”

????云秀淡然一笑,直接替夏凌薇把话说了。

????“你看她的眼神不一样的,薇薇,如果这就是你难过的根源,我也表示我很理解你。”

????“求你别告诉她,不要跟任何人说起,我不想让她厌恶我……那样,我一定会比死了还难受的,就让这一切都装成没有发生过一样,好吗?阿秀!我就求你这一件事情!”

????夏凌薇喉咙里全部是一阵苦涩,有些绝望而卑微的对着云秀开口,玉手紧紧的抓住云秀的手,生怕她会不答应,眼里已经闪烁出了一片淡淡的湿意。

????“薇薇,你不要紧张,云舒永远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你放心!我现在只想知道,你的真实心态……”

????云秀坦然的望着夏凌薇,星眸里充满了担心,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曾经遇到过的,所以云秀倒也有些底了。

????“我跟云舒一直都以为你跟于洋是真心相爱的,想不到你现在……”

????夏凌薇吸了口气,有些落寞的笑了笑,“那是为了不让云舒怀疑罢了,所以才接受了于洋,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是除了这样子,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其实于洋早就知道了我的心思了,只是他一直不愿放弃而已,我也很希望对云舒能维持姐妹好朋友一样的心思而已,可是,每次看到……从知道她嫁给慕煜北的一刻起,我就时常很难受,所以,这些时日,一直不敢跟她见面,就是害怕……”

????“于洋知道这件事情了?”

????云秀蹙了蹙眉。

????夏凌薇点了点头,回道,“嗯,他早就知道了,一直都是他在身边开导我,我才不至于那么难受,我也担心会误了他,所以大老早就跟他说好了,做好朋友。”

????“于洋倒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子,薇薇,你可要珍惜了,云舒过来了,我看你明后天要是有空就到我家里来一趟吧,跟我聊聊你的事情,好吗?”

????云秀朝某个方向瞥了一眼,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之后,连忙开口道。

????夏凌薇也只得点了点头,眨了眨眼,还是有些不放心道,“你千万不要跟她提起这事情,我不想给她造成困扰!”

????“放心,我知道分寸!”

????“在说什么呢?什么知道分寸?”

????云舒很快的一闪身,坐回了椅子里。

????“没什么,说薇薇回家的事情呢!”

????云秀笑道。

????“回家?嗯,薇薇,我看你可以提前回去吧,最好能赶得回来参加阿秀跟我哥的婚礼,你干脆就做阿秀的伴娘好了,现在就只有你合适了,对了,我已经给你预定好了机票,回头再差人给你送过去,那样就不用坐那么久的车了,出了机场直接打的回去,应该挺快了吧?于洋说你家离机场也就五六十公里的路程而已,等那天回来了,再跟我说一声,我开车过去接你好了。”

????……

????——《假戏真婚》——

????夜幕渐渐拉下了,灯火辉煌的时刻,整个锦阳城也正是一片喧嚣的景象,腊月的寒风很是凛冽,吹得树木嘎吱摇晃着。

????奢华漂亮的冷宅内,似乎有些沉寂了,空气里飘荡着一股莫名的压抑气息,不免有些愁云惨淡的感觉了。

????大厅那奢华柔软的沙发上,冷振正拄着手杖,一身沉郁的坐着,两手盯着手杖,那双沉寂而森冷的眼眸正望着坐在对面的付子鸣,一语不发,安藤就站在冷振的身旁,也是就那么静静的望着付子鸣,还有坐在付子鸣身边的那一名同样是一身森冷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看起来挺深沉的,模样跟付子鸣有些相似,应该就是付子鸣的父亲,付吉了!

????冷振一旁的短沙发上则是坐着一身雍容华贵的陈芳,陈芳的身边坐着一脸苍白狼狈的方怡暖,冷挽诗跟方子卿夫妻俩就坐在她们的对面,大家都保持着沉默,客厅内的气氛很诡异,也很压抑。

????“老总裁,这件事情确实是鸣儿做得过了一些,但是,我想暖暖,你应该也有一定的责任吧?我们付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的,但是还是很注重声誉的,因此,这件事情,还需要跟老总裁您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好的解决方案。”

????付吉很冷静的开口道,眼下的他依然还是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他今天才刚刚没下飞机多久,回到公司正要开会,突然就收到了一封匿名信,里面竟然装着自己那儿子跟方怡暖的几张暧昧至极的相片,倒是没有写有一个字在里面,他不由得冷汗都出来了,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解决这问题,不然声誉定然就难保了,他的这个儿子刚刚回来没多久,在公司根本没有站稳脚的,难保那些人不会拿这件事情做文章,付氏是家族企业,继承人的话,不是单单他一个人说了就算的,还好,对象是冷氏这边的方怡暖,他想了很久,要是能跟冷氏联姻的话,那倒也好,他的这儿子以后继承付氏的话,也多了一些底气了,虽然他们付氏也不差,但是朋友后盾多了总是比较好走的!

????“哼!明明是你们家子鸣占了暖暖的便宜,趁着她不清醒的时候对她下了手,还想把过错推到暖暖的身上,你们这是什么道理?”

????付吉的话才一落,陈芳那尖锐讽刺的声音立马就响了起来,想想,她一直都期望方怡暖能成为了乔氏的女主人,现在可都被这个付子鸣给毁了,让她如何不气愤?虽然付氏是不错,可是乔氏可能更好一点,那乔宇阳可是一人掌控着公司呢,付子鸣现在还只不过是一个副总而已,暖暖要是直接嫁给了乔宇阳,人家直接就是总裁夫人了!

????“就是!妈您说的没错,暖暖分明是被人下了药的,子鸣,你难道都看不出来吗?还真下得了手!”

????冷挽诗也忍不住抱怨道。

????“陈奶奶,冷阿姨,我早跟你们说过了,我根本就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你们到底让我解释多少遍?我要知道是暖暖,打死我也不会碰!”

????付子鸣一脸的阴沉,眼下的他都有些憔悴了,下巴也微微长出了一些胡渣,一双眼睛暗淡无光,无奈而忧郁,本来这心里就已经很烦了,听到陈芳跟冷挽诗的这些话,就觉得一肚子火。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家暖暖配不上你不成!怎么,吃干抹净了就像拍拍屁股走人了吗?你怎么能这么做,还有没有人性了?看着我们家暖暖好欺负是不是!”

????付子鸣的话让陈芳很是不满,老眼一瞪,朝付子鸣望了过去,而方怡暖听到这话之后,眼里也闪过了一道愤恨,忽然又委屈的抱着陈芳的胳膊,低声的哭泣了起来,一双眼睛早就是红红的了,昨天被乔宇阳那样的刺激过之后,眼泪都差点流干了,现在只觉得眼睛难受的厉害!心里沉淀着一大堆的不甘心与愤恨!

????“我没有那个意思,是你自己说的!”

????付子鸣冷淡的回了一句,心里觉得自己窝囊委屈得不行了!

????“谅你也没那个胆!不然直接告你迷jian了!”

????陈芳冷笑道,心想着,既然事已成定局了,眼下也只有看看付家这边都是什么说法了,付家少奶奶的身份应该也算是不错的,这件事情牵连太大了,连她今早都收到那些相片了,她也很恐慌的,迫于舆论的压力,怎么样,方怡暖估计都要嫁给付子鸣了,现在付家那边来人,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的想法。

????“老夫人严重了!抱歉,这件事情我们子鸣绝对是负大半的责任的,我跟子鸣他爷爷他们都商量过了,他们也都将子鸣教育了一顿了,好希望老夫人跟冷经理能原谅子鸣这一回。”

????付吉吸了口气,沉声道。

????“原谅?你以为说原谅就能原谅了吗?子鸣这一回算是把我们家暖暖彻底给毁了,女儿家的名誉都多重要?尤其是暖暖现在还是冷氏这边的人,你们以为单单凭一句抱歉,我们就能原谅了你们吗?那暖暖的委屈怎么办?你们打算怎么安置我们家暖暖了?”

????冷挽诗到底是有些手腕的,一下子就将问题明明白白的来了出来。

????“对,你们到底有什么打算!”

????方子卿终于也插了一句。

????“哼,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我绝对不会原谅你们!”

????陈芳也是颇有气势的望了付吉一眼。

????“请都不要激动!我知道这件事情后果很严重,所以,为了让事情平息下来,也为了给你们最满意的一个交代,我们打算让子鸣尽快的迎娶暖暖,这样,风雨也就算是平息了,不知道老总裁还有老夫人你们都打算怎么看?”

????付吉无奈的开口道。

????“爸!你说什么?让我迎娶暖暖!”

????付子鸣一听付吉这话,吓了一跳,不敢置信的偏过头望着自己的父亲,这种风花雪月的事情多了去了,总不能因为这样就要迎娶方怡暖吧?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搭进去了!更何况,他根本不爱方怡暖,怎么可能会迎娶她!刚刚在酒吧里喝酒,就被自己父亲的一个电话催到冷宅这边,敢情就是要商量着婚事了!

????“你给我住口!你弄出来的好事还要我给你擦屁股!你还敢给我大声了不成!”

????付吉吼了一句,一脸恼怒不满的瞪着付子鸣。

????付子鸣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可是转头一看,瞧着方怡暖那副楚楚可怜泪眼朦胧的样子,一时又不忍心了起来,当时他好像还说了要对她负责,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负责了,难道真的要迎娶她吗?

????“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了,付总是个生意人,明白人,我们也不想为难子鸣的,再说了,我们冷付两家也算是多年的世交了,自然也是不忍心太过于的责备子鸣的,可是,我跟子卿就只有暖暖这么一个女儿,我们的心头肉啊,付总你也是做父亲的人,应该都能理解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心思吧?”

????冷挽诗一听到付吉的话,总算是松了口气了,就怕这付氏会推卸责任了,这下脸色才缓和了下来,说着这么一番客套的话来了。

????“哪里!冷经理说的是!做父母的辛苦了,孩子们的事情,唉……不知老夫人跟老总裁的意见怎么样?”

????付吉问道,望着一直沉默不语,冷眼望着他们的冷振,陈芳没有说话,只是轻哼了一声,不过脸色倒是好看了不少,倒是这个冷振,依然还是一脸的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

????付吉的话落下去良久,安藤忽然端起了桌上的茶,给冷振递了过去,冷振接过来,喝了一口,才淡淡的开口,“那边如此吧,婚事有你们张罗去了,我老了,操心不了那么多了。”

????冷振一句话下来,一切便已经成了定音了!

????付吉欣然点了点头,“那就好!老总裁同意就好了,我现在跟鸣儿先回去了,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尽快将这场婚礼举行了!”

????“嗯,去吧!小诗,你去送一下阿吉!”

????冷振低沉的应了一句。

????“好的,爸!吉大哥,我送您出去吧!”

????冷挽诗这回倒又是恢复了那副端庄高雅的样子了!

????“有劳冷经理了!”

????“吉大哥你客气了,我们都要成为亲家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小诗就好了!”

????……

????没一会儿,付吉跟付子鸣就离开了,付子鸣是被付吉拉着离开了,付子鸣根本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了,眼下,当真只能这么做了吗?结婚?跟方怡暖吗?

????他心里惦记的人可一直都是云舒的,他盼望着她成为他的新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现在,所有的幻想都要落空了……

????“我不要嫁给付子鸣!我不要!外公!外婆!我求求你们,我不要嫁给付子鸣,我不爱他!我爱的人是宇阳,我求你们,让我嫁给宇阳好不好?我只想做宇阳的新娘!我要嫁给宇阳!”

????方怡暖终于受不了的‘嗖’的一声站了起来,拼命的摇头,豆大的眼泪‘哗啦啦’直掉,好不凄惨可怜!

????“够了!你以为现在还是你任性的时候吗?那乔宇阳根本就不待见你,你还眼巴巴的黏上去,老脸都被你丢尽了!再这样胡闹,别怪我翻脸了!你看你们教出来的好女儿!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胡闹,好好的看着她,让她顺顺利利的嫁入付家,我看那付子鸣配着你也不错了!这般刁钻任性,像什么样子!”

????方怡暖这么一闹,冷振顿时也就火了,将手里的杯子,往桌子上一拍,里面的茶水都被震了出来了!可见怒气不轻了!

????“外婆……呜呜……我不要嫁给付子鸣……”

????被冷振这么一凶,方怡暖哭的更厉害了,往陈芳怀里扑了去。

????“哭什么!做错了事情就知道哭!乌烟瘴气的!都宠成什么样子了!家丑你们还觉得有理了?”

????冷振寒着一张老脸,终于还是站了起来,一身冷漠的上了楼……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