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9 难得温情时-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59 难得温情时

逐云之巅2017-5-5 21:46:37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59难得温情时

????异常讽刺的闹剧终于也就是这样收场了,慕煜北一退出去之后,布诺斯便是很会意的遣散了围观的众人,然而,众人也不是傻瓜,掐指一算,也能猜个大概了,两名警察接到了布诺斯那眼神的眼神示意之后,便也退了出去,方怡暖依然还抱着被子坐在床上轻轻的颤抖着,付子鸣脑袋昏沉得厉害,一阵一阵的接着痛着,脑袋也处在一阵迷糊的状态,甚至还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事情。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赶快穿上衣服跟我们回去了!你外公都生气了!”

????冷挽诗怒气冲冲的瞪了付子鸣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望着方怡暖,落下这么一句,然后也一脸愠色的甩手转身离去了,方子卿则是失望的望着床上的两人一眼,皱了皱眉头,紧接着也跟上了冷挽诗。

????房间内顿时就剩下了方怡暖跟付子鸣两人了,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的抬起头望着对方,一时之间,这房内就安静得可怕了起来。

????方怡暖满脸的泪花,有些委屈而怨恨的望着付子鸣,一头凌乱的秀发交织在胸前,几缕发丝甚至已经被她脸上的泪水打湿了,忍着一身的疼痛,眼神慢慢的变得有些冰冷的起来。

????“暖暖……你怎么会在这里?”

????付子鸣低低的问了一句,显然还是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怡暖听着付子鸣这话,眼泪又是掉得厉害,一手捂着胸口,发了疯似的冲了上去,抡起拳头拼命的打向付子鸣的胸膛,崩溃似的呐喊着,“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这个混蛋!为什么是你!为什么要毁了我?”

????一道道质问声响起,付子鸣险些招架不住了,只好皱着眉头紧紧的抓住了方怡暖的双手,心情也是相当的不好,忍不住低喝了一声,“够了!暖暖!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言,方怡暖还想挣扎的,但是被付子鸣压制得很紧,丝毫动弹不得!便只能崩溃的大哭了起来。

????付子鸣心里暗暗一沉,遇上这样的事情,心情还能好到哪里去,有些烦躁的拉开被子,迅速的起身,开始捡起地上的衣服穿来了起来,刚刚怎么会把方怡暖当成云舒了呢?可是,那种感觉明明就是那么像的!他真的感觉到怀里的女儿分明就是云舒的,可是这会儿,怎么会变成了方怡暖了?

????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抬手敲了敲头,昏沉沉的脑袋隐约的传来了一阵疼痛,显然也明白了,自己怕是酒喝多了,直接把方怡暖当成了云舒了,可是,这方怡暖没有道理也跟着喝醉了吧?

????想着,付子鸣忽然有些狐疑的转过头,暗暗的观察着方怡暖,瞧着她那副临近崩溃的边缘的样子,还有那裸露在空气里被他狠狠烙下的痕迹,心里忽然又升起了一道淡淡的内疚。

????想了想,终于也只能利落的将自己的衣扣扣好,然后蹲下身子,将地上的衣服都捡了起来,递给了方怡暖。

????“先把衣服穿上吧,有话回去再说!”

????说着,将手上的衣服直接往方怡暖怀里塞了去,然后转身就朝卫生间走了去,约莫着是打算洗把脸好好的清醒一下了!

????等到付子鸣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方怡暖也已经穿好了衣服了,脸上还挂着没有擦干的泪痕,一身失魂落魄的坐在床边。

????付子鸣缓缓的朝她走了过去,方怡暖一听到脚步声,也轻轻的抬起头了,望着付子鸣,泪眼都止不住的掉下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而,付子鸣看着这双酷似小雪的眼睛,心里浮起的负罪感也越发的浓郁了,挣扎了很久,才缓缓的移开了目光,不期然的,洁白的床单上的一滩殷红也映入了他的眼帘,眼神顿时柔和了不少,但是又依然流淌着一些复杂,脑袋里乍然就划过了云舒那张明澈淡雅的小脸,一时之间,心里忽然感觉痛苦万分!

????如今,他能怎么办?他没有忘记刚刚慕煜北那道不屑而冷淡的眼神,那分明就是看笑话,看戏一般的眼神!而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是让他懊恼的机会也没有了!

????“我……我会负责的……我们先回去吧!”

????付子鸣挣扎了很久,最后还是吐出了这么一句,而也是这样的一句,几乎花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落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便也是失魂落魄的朝房门走了去。

????方怡暖恍惚的笑了笑,抬手擦了一把眼泪,“付子鸣,真没想到,这么轻易毁掉我的人竟然是你!我不稀罕你的负责,你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听到没有?一点关系也没有!”

????方怡暖嘶声竭力的喊了这么几句,然后便发了疯似的冲了上去,一把推开了付子鸣,忍着身子的疼痛,一把打开了房门,往外面冲了去。

????然而,方怡暖才刚刚冲出房间,正要拔腿往楼梯的方向跑去了时候,冷不防,才那么一个抬头,就看到前方站在走道里,一脸面无表情的乔宇阳,还有满脸不解的乔馨阳,不远处还站着都是满脸焦急而恼怒的冷挽诗跟方子卿。

????走道里的人早就被疏散了,现在走道里也就是剩下那么几个人,慕思雅跟那两名警察还有布诺斯就是站在乔宇阳他们身后的不远处,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这边的情况看着。

????乔宇阳那冷淡的目光很是让方怡暖感到一阵刺骨的疼痛,他此刻看上去还是跟往常一样平淡冷冽,脸上甚至没有意思变化的表情,这样的乔宇阳几乎可以往方怡暖崩溃了。

????披着一头凌乱不堪的秀发,一身狼狈的朝乔宇阳望了一眼冲了过去,一手紧紧的抱住乔宇阳的胳膊,慌张害怕的开口,“宇阳,宇阳!你听我解释!我跟付子鸣没有什么的,真的,我求你相信我!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不要听他们胡说,求你相信我!”

????对于方怡暖的乞求,乔宇阳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大手毫不留情的拉开了方怡暖环在他手臂上的玉手,冷冽的声音传来,“何必需要向我解释?”

????“宇阳!我求求你,不要放弃我,我是爱你的,我是真的爱你的!我刚刚把付子鸣当成了你,我求你不要放弃我,好不好?我什么都听你的!没有你,我真的会死的,我求求你!”

????方怡暖丝毫不顾形象的张开手臂,二话不说就朝乔宇阳抱了去,死活不愿意松手,满身的狼狈,无限的卑微,平日里端庄高雅的形象全无!

????乔宇阳那冰眸子里闪过了一道淡淡的反感,大手紧紧的摁住了方怡暖,大力的一拉,直接就将方怡暖推到了一边,方怡暖顿时受不住的,脚下一滑,措不及防的往地上栽了去。

????“暖暖!”

????方子卿连忙迎了上去,想要扶住方怡暖,然而,有人更快了他一步了!

????“暖暖,你没事吧?摔疼哪里没有?”

????付子鸣刚刚冲出了房间,就看到了方怡暖被乔宇阳一手推开,连忙眼明手快迎身上前,一把扶住了方怡暖,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付子鸣查看了方怡暖一圈,发现她没有什么事情,这才抬起头,有些责备的望着乔宇阳,“乔宇阳!你这是什么意思!”

????乔宇阳一脸冷淡的望着眼前的两人,他身边的乔馨阳则是皱着眉头,望了望眼前的两人,又望了望乔宇阳,沉思了一下,便伸手拉了拉乔宇阳的衣袖,乔宇阳瞥了她一眼,这才冷冽的开口,“我说过,我对她没有任何的感情,三个月的时间早就过去,我也不过是履行诺言而已,从今往后,我也不再欠着你任何的东西。”

????“不要!宇阳!我是爱你的,求你相信我!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真的,我只求你不要就这样抛下我!”

????方怡暖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离开乔宇阳之后,她只感觉自己好像行尸走肉一样,根本找不找方向的感觉!

????乔宇阳冷然一笑,有些冷淡的望向了一身狼狈的方怡暖,“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打一开始就跟你说得很明白,是你自己选择了这条路,我只不过是在受人之托满足你的要求而已。”

????“不!不是这样的!宇阳!你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哪怕是骗骗我也可以的!你怎么就这么忍心呢!”

????方怡暖拼命的摇着头,豆大的泪珠‘唰啦啦’的往下掉。

????“乔宇阳!”

????瞧着方怡暖的这个样子,付子鸣有些不忍心了,皱着眉头扫了乔宇阳一眼。

????“知道吗?将她推上这条路的人其实是你!小雪早就不在了,你也没有必要总活在过去里,你如此的维护她,想必她在你心里应该也是特殊的,如此,那我便只有提前恭喜你们了,不要以为你所做过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希望你以后就安心的守着她吧,不要再去……再去打扰……云舒了,那是你欠她的,也是我欠她的,现在的你,已经不配了,或许,从一开始,你就不应该动了这个念头的,打一开始,你就已经不配了。”

????乔宇阳冷淡的开口道,那眼神沉寂冷冽得跟一潭死水似的。

????然而,本来就已经很烦躁愤怒的付子鸣在听到这么些话之后,就更是气愤了,心里那巨大的不甘与绝望顿时如同燎原之火一般迅速的燃了起来,一脸冷厉的瞪着乔宇阳,有些咬牙切齿道,“我不配!难道你觉得你自己就配吗?你别忘了,是你自己推开了她,将她送入了别的男人的怀抱里,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心里惦记的人是谁吗?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明明在意,却又不敢出手,你不过是一个懦夫而已!乔宇阳!身为男人,我同样看不起你!当初云舒放弃你的时候,你同样就已经没有资格了,你这时候就知道充当老好人了,还想着让她感激你,回到你身边吗?你做梦!我告诉你!那根本就不可能!她早就明确地告诉的告诉我,她说她现在已经爱上了慕煜北,还打算守着慕煜北过完一生!讽刺吗?你同样没有任何的机会!你拿什么嘲笑我!”

????付子鸣阴厉的笑了起来,“我真是不明白,明明是我最先看上她,发现她的好的,为什么就是让你们后来居上了!尤其是你乔宇阳,明明不爱她,凭什么就拴着她十多年也不放手!你当初要这么伟大,为什么不直接成全我跟云舒呢!”

????付子鸣的话让乔宇阳微微一怔,连站在一旁的冷挽诗跟方子卿也震了一下,想不到,他们之间竟然还有这样的状况,一直以来,他们可都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啊!现在,就是因为一个女人!因为那个该死的姚云舒,就闹到如今的地步!

????方怡暖一边默默地流着泪,暗暗的垂下了眼帘,一双手已经紧紧的绞成了一团了,眼里迸射出了一道阴厉寒冷的流光,红唇紧紧咬着。

????“你说得没错,我是没有资格了,所以我才一直不愿意去打扰她。”

????乔宇阳终于冷淡的自嘲的笑了一声,低声的开口道,那声音很低,仿佛就是单纯的讲给他自己听的一般。

????微抬起头,最后望了两人一眼,“今天之后,你也同样没有资格了,珍惜眼前人吧,免得追悔莫及,我祝福你们。”

????说完,便拉着乔馨阳,徐然转身,慢慢的往前走了去。

????“不要!宇阳!你不要走!听我解释!我求你听我解释!我不要你的祝福!我爱的人是你!我爱的人是你……”

????方怡暖崩溃的望着乔宇阳缓缓消失在走道尽头的身影,如此决绝的背影,如同万剑穿心一样,让她疼得厉害,绝望的泪水不断的滑落下来,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不管她怎么做,乔宇阳始终就跟她离得跟天边的一般远了!

????……

????慕煜北一走出了房间,那俊脸上就一直挂着一道难以察觉的微笑,心情好得不行,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就看到南宫逸跟东方谨两人正懒洋洋的靠在走廊边的柱子上,一脸微笑的看着他,似乎在期待他的表扬一般。

????慕煜北那深眸里掠过了一道意味深长的流光,迈着沉稳的步伐,缓缓的走了上去。

????“战况如何?”

????瞧着慕煜北靠近了,南宫逸懒洋洋的伸了个腰,一脸微笑的看着慕煜北,饶有兴味的问道。

????“不用说自然是激烈得很了,没瞧着他脸上那笑得都快成了一朵花了,你什么时候见他对我们这么笑过?典型的有了媳妇就忘了兄弟,我跟你说,这样可不好,没听说过兄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吗?”

????东方谨有些吃味的望着慕煜北,倒是有些不爽的开口道。

????“忘了你们能让你们在帝都白吃白喝?你们哪次闯了祸不是我给你们善后?”

????慕煜北很平淡的抬起眼,扫了两人一记。

????这么两句话下来,东方谨顿时也只有耸了耸肩,腰杆一直,朝慕煜北走了过来,大手一抬,朝慕煜北的肩头拍了去,笑道,“说笑而已,忘了谁你也不会忘了我们,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可不是说的那么简单的,怎么样,这出戏唱得还不错吧?我可是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让你那妹子阿雅加入我们的阵营的,刚刚逸还担心她会不会穿帮阵亡了呢!”

????“过得了关,开年准你半个月的假期,琉璃小岛那边的景色不错,你们可以过去放松一下,费用都全部报销,便宜你们了,前提你们知道!”

????慕煜北很爽快的抛出了一个炮弹,让东方谨跟南宫逸两人的眼神立马就一亮了!

????“好兄弟!”

????东方谨又大力的拍了慕煜北一记,欣然笑了笑,南宫逸那酷酷的脸上也洋溢着一道微笑。

????“不是说要跟你媳妇过去度蜜月吗?怎么就舍得让我们捷足先登了?”

????南宫逸有些疑惑的笑道。

????“她忙着呢,赶不上时候。”

????慕煜北有些沉郁的开口道。

????“我先回去了,你们节制一点,别老喝得烂醉如泥的还要阿雅替你们收拾残局!”

????几人沉默了一下,慕煜北便开口了,语落,那高大颀长的身躯已经朝楼梯口走了去,南宫逸跟东方谨则是望着慕煜北离去的身影,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期然的耸了耸肩。

????“后天晚上海都那边有节目,你来不来?”

????东方谨忽然朝那背影喊了一声。

????“不去。”

????不冷不热的语气响起。

????“来吧,都是好节目!”

????“得了,你就别劝他了,我都不知道跟他说多少回了,这家伙说后天是周六,约莫着跟他那媳妇有什么节目,少去打扰他!等他被那女人治得死死的,我们再笑笑他!”

????……

????慕煜北一路直接乘专用电梯直达一楼,从帝都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的,刚刚走过大厅的时候,望了那墙壁上的壁钟一眼了,也不知道女人是不是回家了,慕煜北伸手往衣袋里掏了去,约莫着正想给云舒打个电话吧,然而,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恭敬而低沉的声音。

????“慕董!”

????有些熟悉的声音!

????慕煜北一听到这声音,便将手里放了回去,徐然侧过身子,朝旁边望了去,只见安藤正一脸恭敬的站在一旁,望着他,这时候,后面赶上来的布诺斯也看到了安藤了,深深的喘了几口气,才有些诧异道,“咦?安助理?你也还没回去呢?冷老总裁还好吗?”

????安藤转头朝布诺斯望了过去,欣然点了点头,笑道,“还好,慕董跟布秘书这也要回去了吗?”

????安藤试探性的问道。

????布诺斯小心翼翼的望了慕煜北一眼,然后才回答道,“是啊,都十点多了,不早了!”

????“是挺晚了,慕董,能不能打扰您几分钟,我们的老爷有些事情想跟你聊一下!”

????安藤很快就说明了来意……

????慕煜北还是点头,跟着安藤往帝都跟前的小广场走了去,布诺斯则也是很谨慎的跟在慕煜北的身后。

????没走几步,刚刚走到小广场的边上,抬头一看,便看到了站在前方不远处的花圃边站着的那一道枯瘦的身影,那背影远远看着,都能感觉到一股沧桑之感。

????对于这个老人,撇去他跟云舒的关系不谈的话,慕煜北还是算是挺尊敬他的,这是站在同一立场上,打心里的感受,然而,若是因为自己那舒儿的关系的话,慕煜北则是觉得心里有些可怜他,说来可笑,一向桀骜不羁的他竟然也会有这样的情绪,也许是有些同情他的遭遇吧,这个男人应该也算是一个血性汉子了,这事情要放在很多男人的身上,恐怕早就支撑不住了,难得他也就是这样一路风风雨雨的走了过来。

????慕煜北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思量了好一下子,然后才提着步子走了过去。

????“来了!”

????慕煜北刚刚在冷振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冷振便已经负着双手,缓缓的转过身了,锐利的眸光如同那寒夜里耀眼的剑光,苍老的嗓音平静得跟那沉寂的幽潭一般,没有什么起伏的情绪。

????阵阵寒风掠过,吹乱了他那花白的头发,这般的景象,似乎有给这位老人曾添了几分苍凉萧瑟之感,慕煜北一时看着,心里竟然有了一些异样了,但是反应机敏的他也就是那么一瞬间也就回过神了。

????有礼貌的朝冷振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低沉的声音随即传了过来,“不知老总裁找我有什么事?”

????闻言,冷振淡淡的吸了口气,“好了,你也不用跟我打马虎了,你跟木木都成了夫妻了,眼下你也应该要叫我一声爷爷的,我相信你应该都明白了一些事情了。”

????冷振说着,一边望着慕煜北,眼底流淌着一道淡淡的希翼。

????“老总裁是说舒儿吧?抱歉,我很尊重她的意愿,一直都是站在她这边的。”

????慕煜北低沉地回答道。

????果不其然啊!冷振有些苦笑的点了点头,“也罢了,你就依着她吧,我希望你能对她好一点,她熬到现在很不容易,若是让她受了委屈,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

????冷振讲这话的时候,表情也严肃了起来,语气铿锵有力,似乎在郑重的宣誓着什么一般。

????“这话不用你说,第一个不放过我的人是我自己。”

????慕煜北很坚定的望着冷振开口道。

????冷振总算放心的吸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下,才又继续道,“云……你哥云卷怎么样了?你们的父亲身体还好吧?”

????似乎挣扎了很久,冷振终于还是拉下了脸,低声的问了这么两句,也许是太过于的思念了,这些年来,每每夜深人静,一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都是姚梦诗跟孩子们的身影,当然,还有自己那没见过几次面,但这心里确实是时时刻刻惦记着的孙子,姚云卷,还有他的孙女,姚云舒,明明知道也许以后当真不再有什么机会了,可是这心里头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再去争取一下,每次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拼命的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下,再坚持一下下就好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再往下坚持一会儿,也许事情就会有转机了,他欠他们太多了,他终极一生,必须要好好的补偿他们的!

????正是这么一个信念自始至终的支撑着他,促使他这么一步步的走下去,走到今天这样的一步,他也仍旧不想放弃,冷振心里就是认准了一件事情,他要尽力而为,不想留下任何的遗憾,能争取的就尽量的去争取,因为他不想再后悔了!所以,任何的希翼他都要抓住了,他太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了,所以,他这时候才盯上了慕煜北了!这个应该叫他爷爷的年轻男子!

????老人眼底的挣扎与落寞始终都没有逃过慕煜北那双深沉的眼睛,慕煜北已经尽数的将老人的反应收入了眼底,他忽然在心底轻轻的叹了口气,想着,或许,哪天,他应该找个时间好好的试探一下他的舒儿,琢磨一下她的态度,若是当真希望他们一家子能够破镜重圆的话,他倒也应该出一份力的,一份团聚能消除两边的孤单,这笔生意,当真还是挺划算的!

????“老总裁放心,父亲跟哥哥一切都好。”

????慕煜北回道。

????“哦,那就好!”

????冷振喃喃的应了一声,沉寂了一下,才继续道,“对了,刚刚听慕董说,云卷要结婚了,这是真的吗?”

????冷振话一落,便又迎上了慕煜北那深邃的眼睛,眼里希翼的意味更是浓郁了!

????慕煜北很肯定的轻点了一下头,沉声道,“自然是真的,舒儿今晚就是跟他们一起琢磨这事情的,明天一起回怀山见见父亲,拟定一下宾客名单吧。”

????听了慕煜北的话,冷振怔了一下,然后才有些感激的望了慕煜北一眼,“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

????“老总裁不必客气,没事我先回去了,以后叫我阿北就好,如果老总裁是真的关心舒儿,那么请不要再让她如此的委屈了!”

????慕煜北那俊美的脸上掠过了一道若有若无的淡笑,还没等冷振反应过来,那挺拔清冷的身影便已经缓缓的消失在一片阴暗的夜色之中了。

????冷振一直站在那里,迟迟都没有动。

????“老爷……”

????直到身后传来了安藤那关切的声音,冷振才回过神来。

????“我们也回去吧,大晚上的,风冷,当心身体!”

????冷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望着安藤,“是一个很好的年轻人,木木嫁给他应该是不错的,安藤,你说呢?”

????安藤点了点头,欣然同意,“老爷说得没错,慕董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孙小姐一定会幸福的,老爷您就放心吧!倒是孙少爷云卷跟暖暖小姐,可能……”

????说着,安藤又皱起了眉头了。

????“你没听刚刚他们说了吗?我那孙子也要结婚了,唉,我是真的老了,你回去查查这到底怎么回事吧,我总得过去看看的,那么大的事,不能再委屈他们了!”

????冷振沉思了一下,很坚定的开口道。

????“好的!老爷!对了,暖暖小姐的事情,您……”

????安藤疑惑的望着冷振,怎么感觉好像他都不太在意呢?

????安藤的问话,倒是让冷振皱起了那灰白的眉毛了,有些失望道,“家丑!不说也罢!这就是陈芳跟小诗他们教出来的好女儿!如此也好,今早断了他们的年头!我早就说过,那乔宇阳不适合暖暖,非要卯足了劲的往死胡同里穿,我能有什么办法?”

????“可是老爷,这事情闹大了,我们冷氏会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啊?”

????安藤最关心的,便是这个了,就是担心着影响会不好,让冷氏受到冲击,声誉也会打了折扣的!毕竟,外人的眼里,可都是知道方怡暖便是冷氏的千金呢!如此丑闻,怕是不好应付呢!

????然而对于这一点,冷振道也只是苦笑了一下,深深吸了口气,“安藤啊,你跟在我身边也有了很多年了,观察能力难道都回去了吗?你相信堂堂的帝都要是没有允许,警察真能就那样直接进入他们的VIP服务区吗?你相信慕思雅那样一个商业铁手腕会解决不了那样的小难题?而且,你相信天底下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欧冶明明就不想搭理小诗跟子卿他们,有必要商量合作案的时候还特意把他们都叫上吗?堂堂的欧冶掌权人会自己降低身价接见他们?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荒谬的笑话吗?把你那脑袋好好的转起来,仔细想想吧!”

????冷振的一些话下来,安藤也沉默了下去,偏着脑袋,很仔细的想了很久,眼睛一亮,才明白了冷振的意思,“老爷,您是说,这些……这些都是安排好的!今晚邀请我们过来的目的,重点不是什么合作案,而是这出戏吗?”

????“总算明白了!怕是给木木报复的吧,唉,现在的年轻人,当年我要是也有他这样的魄力跟能力,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所以,暖暖他们的事情也许会闹大,也许不会闹大,看他们怎么选择了,这个慕煜北真是好手段啊,好狠的招数,连我也算计在内了,这下子,正在试探我的态度,看我的取舍!”

????“试探老爷的态度?看老爷的取舍?”

????安藤又有些不明白了!

????“自然是连着试探我,试探我到底更在意我的外孙女还是我的孙女,你可以试着想想,我要是疼爱暖暖,吃不下这口气,你说我会怎么样?”

????“自然是摸清楚事情的始末,让他们付出代价!”

????安藤回道。

????“没错,这确实是我的行事风格,然而,我现在知道布下这一切陷阱的人,正是他们,还是因为木木的事情,你说我能怎么办?”

????“老爷?”

????“罢了,暖暖嫁过付家那边去应该也不错的,终究得有人跟我一样,身不由己,这不知道算不算是报应!”

????……

????冷振冷然笑了笑,笑容很是讽刺,终于也不再说什么,枯瘦的身子缓缓的往前走了去……

????——《假戏真婚》——

????折腾了一晚上,在云秀家里吃完饭,又坐下来聊了很久,从云秀家里出来的时候,早已经是深夜了,还好,这边离翠园倒也不算很远,开快车的话也就几十分钟吧,所以云舒倒也不急。

????云卷刚刚吃完饭,聊了一下子,就接到了团部来了电话,约莫着应该是什么紧急的事情吧,没几句就挂了电话,然后交代了云秀几句,就匆匆忙忙的穿上外套,一脸沉重的出了门,说明天下午再回来,让云舒照应着一点!

????云舒吧,那也只能笑着答应了,倒是想不到她这哥哥平常看起来不拘小节什么的,这会儿,到了云秀面前好像也变得挺温柔下来了,至少,刚刚吃饭的时候,还体贴的给云秀夹了菜,当然了,对于他的妹子,他当然也还是很疼惜的。

????云舒从帝都里出来的时候,也不忘了给云卷捎了好几套衣服过来,还以为今晚自己这哥哥都打算在这边歇下了,没想到还是临时被叫回去了!

????出了家门,一阵凛冽的寒风立马就袭了过来,云舒到底也算是一个挺怕冷的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倒吸了一口冷气,暗暗郁闷着这鬼天气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云秀那脸上扬起了一道淡淡的微笑,将手上的大衣递给了云舒,笑道,“让你穿上还嘴硬,这会儿正赶上起风的日子,当心别感冒了!不然,你今晚就干脆别回去了,在这边陪我一晚上吧,你之前还不是经常在我这边留宿的吗?衣服都塞了一大堆在衣柜里。”

????云舒终于还是伸手将大衣接了过来,往自己的肩头披了去,沙哑的回道,“算了吧,你以为我中意跑来跑去的?他还在家里等着呢,手机没电了,回去指定又要怎么表达他的不满了。”

????云秀轻声一笑,“你现在看起来倒比以前惬意了不少,怎么样?是不是摸到了日子的门路了?慕煜北对你很好吧?”

????关切的语气传来,令云舒忽然觉得身子暖和了不少,“还好,也就那样了。”

????“你可别生在福中不知福,据我观察,慕煜北当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该珍惜的,你就要好好的珍惜了,云舒,别总把自己围起来,婚姻绝对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经营的,不能总让对方付出,你也有义务为他付出的,多把他放在心上,不要总这样没心没肺的,让我看了都觉得头疼!”

????“行了,受教了!你还是好好的做我的嫂嫂吧,我哥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我可以拿我的人品向你作保证!正是想不到,你竟然真的成了我的嫂嫂了,本来都是受你管着了,这下子,就更不用说了!”

????“少来取笑我!”

????云秀有些羞涩的拍了云舒那肩头一记。

????“这些小动作,你就留着跟我哥折腾去吧!对于我,现在已经不适用了,回去跟我哥使使吧,至于明天的事情,你也不用太过于紧张,父亲应该还算是挺好说的一个人,不会太为难你们的,顶多也就是发发牢骚,让我哥掉一层皮而已,到时候,你就美人救英雄去吧!”

????“还戏弄我!”

????云秀板下一张小脸,没好气的瞪了云舒一眼。

????“好了,不取笑你了,我车就在外面,你回去吧,天真有点冷!我明天再跟慕煜北过来找你!”

????云舒说着,停下了脚步,侧过身子,秋水般的眸子淡淡的望着云秀。

????云秀点了点头,“嗯,你自己路上小心一点,对了,别忘了我刚刚跟你说的话,好好珍惜,该把他放在你心上的,就要把他放在心上了,用你的爱,把人给拴紧了。”

????“噗!”

????云舒一听云秀这话,差点下一跳了!有些调侃道,“行了,这么恶心的话你也能说得出来,服了你了!我知道怎么做的,回去吧,我走了!”

????拍了拍云秀的肩头,清瘦纤细的身子一转,便又是这般给云秀留下了一道清冷的背影。

????一路直接开着快车回到了翠园,翠园里早就是安静一片了,但是宅子里倒是还亮着明亮亮的灯,尤其是二楼的某一个房间,灯火正明亮着,料想着,应该是男人特意给她留的灯吧。

????将车子停进了车库里,云舒踩着那阴暗的路灯光一路朝宅子里走去的时候,这心头也是暖洋洋的一片,有些柔软就是了。

????回到房间的时候,并没有在客厅发现男人的身影,但是客厅里的灯却是开着的,云舒将手里的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放,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仅仅穿着一件淡米色的毛衣,又换下了脚上的鞋子,倒了杯热水,浅浅的抿了几口下去,然后才朝书房走了去,然而,推开书房的门,发现里面是黑漆漆的一片,蹙着眉又关上了门,转身又朝卧室走了去,然而,也没发现人在卧室里。

????‘哪里去了?’

????云舒蹙着眉嘀咕了一句,忽然感觉到一道隐隐约约的香烟味传了过来,于是便下意识的抬头,往阳台望了去,瞧着阳台那边也是黑乎乎的一片,但是阳台的门却没有关上,阵阵凉风从那门缝里灌进来,惹得那落地窗帘‘哗啦啦’一直飞舞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充斥满了整个空气。

????她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搁下了手里的杯子,提着轻盈的步子,悄悄的朝阳台走了去,果然,越是走近了,那烟味就越是浓郁了起来,她一手挽起了帘子,往阳台跨了去,抬起眸子一看……

????男人正背对着她,斜斜的倚在栏杆上,右手上还夹着一支刚刚燃了一小半的香烟,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着,时而传来一声轻咳声,此刻的他,身上也就是仅仅穿着一件黑色的睡袍而已,肩上简单的披着一件黑色大风衣,这么看着,总感觉那道背影似乎有些孤寂清冷了,空气里莫名的飘荡着一道熟悉而清冷的气息,是他特有的气息,轻咳声时不时的传来,说老实话,云舒这会儿倒是觉得有些心疼了,这阵日子,大家好像都有些忙碌了,发现了他好几次都在吃那黑色的药丸,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问他又不说,云舒也拿他没辙了。

????云舒就一直静静的站在门边,没有说话,淡淡星眸一直望着他,脑袋里乍然拂过了刚刚云秀说的话,想到他帮忙解决了哥哥云卷的事情,想到他这段日子对自己的关心跟体贴,想到之前他帮助过她的很多次,还想到他小时候被自己给骗了钱,还傻不啦叽的心甘情愿步行回家,后面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骗的样子,顿时,这心里也是百感交集了起来。

????云舒承认自己向来就是一个不擅长于梳理自己感情的人,所以一直以来,也就是把他的关心默默地看在眼里,也放进了心里,老实说,心里着想着,两人都是夫妻了,她也没有当初年轻时候那般的有激情了,这会儿两个人这样平淡的日子便是她想要的,眼下当真就是想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吧,唉,可是现在想想……

????她也是一个很不擅长于表达自己的人,总以为默默地关心着,应该也就行了!

????生活总是不时的需要一些调料剂,不是吗?偶尔的关怀与在意,当然还是很必要的,想了想,清眸里溢出了一些柔和了,望着那略显清瘦的身躯,心里微微的疼一下,又悄悄的软一下的,最后,浅浅的吸了口气,还是一身轻盈的走了过去。

????没几步,就走到了他的身后,素手一伸,一手拿过了他手上的烟支,利落的熄灭了,然后往楼下一扔。

????随即,沙哑而清冷的声音伴着些许柔和,轻轻的飘了过来,“别老抽那么多烟,对身体不好,都咳成这样了,找虐也不带你这样的。”

????有些温柔的语气其实还是带着一丝责备的,慕煜北其实早就知道她回来了,不过他也没打算说话,任由着她那样的打量着他,今晚他的心情一直都不错的,所以回到家里,洗完澡之后,本来还想看电视边等着女人回来的,可是等了很久,也没见人影,后面觉得无聊了,才打算到阳台这边来抽支烟,边等着,因为她反感烟味,所以,他这段时日已经很少在房里抽烟了,虽然烟瘾不大,他也不经常抽烟的,但是偶尔还是会来那么一两支的。

????云舒缓缓的抬起头,望着他,发现他依然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也没转身看她一眼的,便也只有暗暗的叹了口气,又迎了一步上去,就站在他的身后了,素手轻轻一抬,硬是在空中迟疑了好半响,然后才往他腰间抱了去,缓缓的从身后抱住了他那精壮结实的腰肢。

????“今天的事情,当真要谢谢你,别反驳我,我也不想跟你说谢谢,我这是代我哥哥跟我嫂嫂说的。”

????云舒轻声的开口道,语气挺温柔的,这样听在男人的耳中,男人觉得很是受用,顿时心里也柔软得一塌糊涂了!感觉到身后那柔软的身躯,还有她那微凉的素手,一向稳如泰山一般临危不乱的男人竟然有些轻轻地发颤起来,她那柔和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他竟然感觉心跳竟然加速了一般,说来还真是好笑了,睡都睡过好几次了,这会儿竟然会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慕煜北一时忽然就懵了一下。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沉默了好久,慕煜北也就任由着女人抱着,大手一抬,轻轻的覆上了她那冰凉的手背,暖暖的温度立马就透过那宽厚而干燥的掌心传了过来,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感性的温柔,云舒觉得听着很是舒服。

????“吃完饭又跟他们聊了一下,就一个晚上的时间,我还得多赶了?原本都想直接在那边休息了,免得两头跑。”

????云舒很老实的回答道。

????“你敢!你现在是有夫之妇,不能呆人家家里过夜,连这点基本的常识也没有?”

????云舒的话一落,立刻遭到了男人毫不犹豫的反驳声了!大有你要是敢这么干,我就大半夜杀人家家里找人的架势了!

????瞧着男人的这反应,云舒忍不住偏过头去,侧脸微微贴着他那宽阔温暖的后背,无奈的笑了笑,“不然下一次试试我敢不敢?”

????“没良心的女人,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又蠢又能折腾人!”

????男人忍不住低斥了一声,低低一笑,那声音里饱含着宠溺,自然,是她专属的宠溺,独一无二的宠溺!笑得虽然有些无奈,但语气却是异常的温柔,难得她也会偶尔这么给他一点甜心吃吃,要是总能这样,那就好了!

????想到这里,男人心里头忽然浮起了一道念想,要怎么样才能多让女人露出这么一面呢?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