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7 玩大手笔上-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57 玩大手笔上

逐云之巅2017-5-5 21:46:27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57玩大手笔上

????几人直接上了楼,脚步倒也都不快的,刚刚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就听到后面传来了一个轻微的脚步声,熟悉又显得陌生的声音越传了过来,云舒跟乔恒就走在前面,魏如雪跟方怡暖他们则是走在后面了,一行人一听到这声音都纷纷的停下了脚步,徐然转过了身子。请使用访问本站。

????只见一脸微笑的乔馨阳就挽着乔宇阳正缓缓的向他们走了过来。

????见到众人回过头就这么看着自己,乔馨阳跟乔宇阳姐弟俩那脚步也不约而同的乍然停了下来。

????乔馨阳有些惊讶的望着前边的几个人,美眸一扫,眸光在扫过乔恒跟魏如雪的身上的时候,似乎染上了一些淡淡的忧郁,动作也有些僵硬了下来。

????“小馨,你回来了!”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魏如雪,乔馨阳只感觉一个人影朝自己扑了过来,转瞬间,她便已经被魏如雪抱着痛哭着,“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狠的心,一走就是几年,连妈妈都不要了吗!还知道回来啊!”

????乔馨阳根本就听不到魏如雪在说些什么了,只知道自己被魏如雪抱得紧紧的,魏如雪正抱着自己痛苦而已,她暗暗的低下了头,接着就看到了魏如雪那满脸泪痕的面孔,说实话,这时候她确实感觉有些不知所措了,她跟乔宇阳打小跟自己这妈妈并不算很亲近,魏如雪不管何时何地都是保持着一副端庄淑娴的形象,这个样子的魏如雪,她跟乔宇阳可都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所以,此刻,就连乔宇阳跟乔恒都感到有些意外了,何时曾见过魏如雪这样不顾形象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呼天抢地的痛哭着,自打懂事以来,就一直见着魏如雪跟乔恒之间的战争摩擦不断,每次都是一屋子狼藉的收场了,乔宇阳跟乔馨阳也都是这样站在一边看着,可想而知,这关系还能好到哪里去了?

????“妈……”

????挣扎了很久,乔馨阳才有些恍惚的伸手轻轻的扶住了魏如雪。

????魏如雪摸了一把眼泪,抬起头,看了乔馨阳好久,看到乔馨阳那有些惊讶而复杂的眼神,吸了吸鼻子,这时候也留意到了周边的情况,尴尬的扯出了一个笑脸,“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乔馨阳点了点头,轻轻地拍了拍魏如雪一下,明显看着,还是有些疏离了,这般安慰了魏如雪一番,那视线越过了众人,很快的落在了乔恒的身上,乔恒此刻虽然开始很平静,实则心里也浮起了一股欣慰与思念,黑眸里那慈祥而温和的柔光也是越来越浓郁了起来。

????“爸……”

????乔馨阳望了乔恒许久,终于也开口唤了一声。

????乔恒这么一听,身子似乎有些轻颤了一下,然后才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馨阳姐!你总算回来了!都好多年没有见到你了!”

????方怡暖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一脸微笑的迎了上去,紧紧的挽住了乔馨阳的一只胳膊,身子闪过去的时候,还深深地望了乔宇阳一眼,就站在乔宇阳的身侧,紧紧的挨着他。

????乔馨阳吸了口气,将眼神拉了回来,望了方怡暖一眼,又看了看走上来朝她挥了挥手的付子鸣,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吧,有些不习惯的拉开了方怡暖的手,眸光微微一偏,正想寻找乔宇阳的身影,然而不期然,一抹黑色映入了她的眼看,乍然抬头一看,才发现了一直沉默不语的站在乔恒身后淡淡的望着她的云舒。

????看到乔馨阳望向了自己,云舒那忐忑的心忽然恍惚了一下,暗暗的吸了口气,那秀丽淡雅的容颜上才轻轻的扯过了一道浅笑,轻轻的对点了点头,对方很快就会以一个灿烂的微笑。

????乔馨阳放开了方怡暖,幽然往立在一旁的乔宇阳望了去,才发现乔宇阳此时也在看着云舒,心底欣然笑了笑,一手拉过了乔宇阳,朝云舒走了过去。

????“好了,也都别堵在这里了,先进去再说吧!他们都等着很久了!”

????乔恒笑道。

????“云舒?”

????乔馨阳几步就走到了云舒的跟前,温婉的脸上笑容明媚如夏花一般。

????“欢迎……”

????云舒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可是瞧着乔馨阳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正紧紧的盯着她的唇,这才想起来一些什么事情了,微微一笑,素手一伸,拉过了乔馨阳的手,摊开她的手心,用自己那冰凉的指尖,缓缓的在她手心里写下这么几个字。

????‘欢迎你回来!’

????“谢谢!”

????乔馨阳心里一暖,微笑的感谢道。

????乔馨阳跟云舒的关系还算不错,在云舒的印象里,乔馨阳倒是一直像一个邻家姐姐一般,小的时候还是挺关照她的,在她跟乔宇阳的面前,这个乔馨阳都是扮演着一个温柔的大姐姐的角色,云舒倒是跟她挺亲近的,不过,这都是在没有出事之前的事情了,只是后来吧……

????乔恒此时已经笑着转身了,云舒也淡然一笑,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房门,示意乔馨阳进去了,乔馨阳欣然点了点头,一手拉过云舒,一手抓着乔宇阳,跟在乔恒身后,往包厢里走了去。

????一进到房内,里面已经坐着好些人了,面孔都是挺生疏的,不过偶尔也有几个觉得挺眼熟的,想了很久才知道应该是之前的同学或者乔宇阳他们的好朋友之类的吧,不过,云舒还是很少跟他们打交道的。

????大家相互寒暄了一番,然后边坐了下来了,一张大大的桌子围得满满的,约莫也有十几来号人吧。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乔馨阳坐下来之后,就拉着乔宇阳坐在她身旁,云舒则是被安排在了乔宇阳的身边,另一边还坐着付子鸣,付子鸣过去才是方怡暖,对于这样的安排,云舒是有些尴尬的,这般坐着,总感觉浑身的不自在,今天之所以会答应过来,除了是因为想要过来见乔馨阳一面之外,更主要的目的则是想要过帝都的地下赌场那里看看情况,老莫都守在这里好久了,她自己也想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年关的话,一般来说着赌博还是比较疯狂的,前两天刚刚听说这里有人出千被废掉了一只手什么的,不过云舒也没有问慕煜北这事情,她也不想因为这事情跟他闹起来,因为云舒自己也深深的明白自己性子,说不准没几句又跟他较真了,眼下还是看看情况再说吧。

????然而,对于这样的座位安排,同样心里很不乐意的,自然是方怡暖了,那双美目沉淀着一道阴冷,有些愤恨的瞥着坐在乔宇阳跟付子鸣中间的云舒,心底很是沉郁,乔馨阳虽然平日里也是对她客气,一副挺友善的样子,可是她还是能隐约的感觉到乔馨阳的疏离,倒是对这姚云舒挺热情的。

????乔宇阳也有些意外的,黑眸深处蜷曲着一道连他也察觉不出来的淡淡柔和,眼角的余光淡淡一扫,瞧着身边的女子一副优雅从容的样子,倒是跟之前没有太大的差距,她的气色很好,脸上偶尔也洋溢着一丝轻浅的微笑,星眸里的溢彩越发的清澈动人了,周身洋溢着一道自信而冷静的气息,少了之前的那份沧桑之感,这下子,她倒是显得越发的魅力无边了,就连坐在她另一旁的付子鸣也难以掩饰的偶尔侧过头悄悄的打量着她。

????乔馨阳则是一脸微笑不语的望着乔宇阳跟云舒,其实今天的安排还当真不能怪她了,她倒不知道云舒跟乔宇阳已经决裂的消息,乔宇阳将这事情隐瞒得很好,因为,乔馨阳其实也是一直都很赞成他跟云舒的,如不是心里的那份愧疚与谴责,想来,云舒还是当真适合自己的,可是,他一个凉薄之人,自认给不起云舒想要的东西,这么些年了,两个人就这么坚持着,当真也很累,他看得出,她很累,而他,也觉得很累,很不耐烦了!

????乔宇阳心里暗暗的嘲笑了自己一声,一杯苦酒便下肚了。

????魏如雪不停地给乔馨阳夹菜,乔恒也偶尔劝着云舒吃菜,这样的气氛,显得挺愉悦的,然而,云舒这心里却感到很不自在,真的,今天坐在这里当真是不知道应该拿出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出来应付了,所以只能默默的低着头,一语不发的吃着饭,心里则是掂量着怎么直接走人了,到赌场那边转转,待会儿在云秀那边再好好的吃上一顿。

????大伙时而也高兴的攀谈着,乔馨阳听不见,自然就只能一脸微笑的望着众人了,最近正在学习唇语,所以要看懂他们的讲话,还是有一些难度的,所以干脆就安静的看着他们了,一直不说话的云舒自然也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只见她手里的筷子一伸,优雅的夹起一道菜往云舒的碗里放了去,云舒惊讶的抬起头一看,才发现乔馨阳正一脸温和的看着她,那样明媚温柔的笑容就跟当年一样,其实,乔馨阳根本就没有将怨念归咎到云舒的身上,让她背上这样的一丝愧疚,乔馨阳这心里也不好受,只不过,她亦是不会主动去揭起这道伤疤的。

????云舒低头望了望碗里多出来的那道菜,洁白的脸上掠过了一道涟漪,缓缓抬起头,对着乔馨阳笑了笑,然后才继续低下头去……

????见状,乔馨阳欣慰的笑了一声,连忙抬起胳膊碰了碰乔宇阳的胳膊,眼神望了望云舒的碗里,拼命的示意着乔宇阳给云舒夹菜,乔宇阳那漆黑的眸子一扫,看着那个正在优雅的用餐的淡漠的女子,一时之间竟然感觉到有些复杂了起来,后面,终于还是抵不过乔馨阳的坚持,抓着筷子的大手紧了紧,吸了口气,深眸里溢出了一些暖意,终于还是抬手了……

????就在云舒低着头的时候,两双筷子都夹着一块大大的红烧鱼,同一时间的伸进她的碗里……

????云舒蹙了蹙眉,美眸微微一眯,乍然抬起头,望了望,只见到乔宇阳跟付子鸣的筷子正动作僵硬的收回了筷子,两人还相互对视了一眼,云舒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付子鸣那看向乔宇阳的眼神分明有些寒意,然而,乔宇阳倒是显得很淡定,瞧着那平静如常的冷峻神色,根本就是看不出什么情绪了!

????望着碗里多出来的东西,云舒忽然觉得有些好笑的自嘲了一声,其实碗里的东西根本都没有动,她就是简单的渴了几口饮料而已,察觉到这气氛似乎不太对了,早就意兴阑珊的她终于也想要撤了,反正她原本也就是打算过来看看而已。

????方怡暖那阴冷因为嫉妒几乎要喷火的眼神被她那长长的睫毛很好的遮掩了下去,抓着筷子的指尖已经发白了,空气里到处弥漫着一道诡异的阴冷气息,还有魏如雪那不满的眼神……这一切,都没有逃出云舒那双清冷的秋瞳。

????这时候,大家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了,一致的停下了声音,这包厢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偶尔隐约传来的音乐声是来自于里间的茶室KVT播放器里的美妙的轻音乐。

????云舒深深的吸了口气,无奈的笑了笑,笑容颇为的讽刺,正想要站起来打算离开了,然而不巧,这时候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美妙的铃声在这样诡异而安静的氛围之下显得格外的清晰,云舒顿时又皱起了眉头,闪了一下神,反应过来之后,才歉意的望了众人一眼,不用看了,电话就是男人打过来的,这铃声,正是男人在某一天的晚上,趁着云舒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给他自己特设的铃声,跟他手机里的云舒的来电用着同一首铃声,还在云舒的手机里装上了什么GPS定位系统还是什么东西的,据说是为了方便找人!

????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这才让众人回过神来了,大家相互望了望对方一眼,这才又微笑了起来,继续了刚刚没有结束的话题,云舒倒也松了口气,原本打算撤到一边接电话的,想了想,觉得也许没有什么必要了,反正约莫着男人也就是问她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而已。

????按下了接通键。

????“什么事?”

????沙哑的嗓音很不客气的传了过去。

????果然,那头立马就传来了男人那低沉的嗓音……

????“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在干什么?”

????几个问题一连串的劈了下来。

????“我在帝都吃饭。”

????云舒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嗯,我知道,我也在帝都。”

????“你也在帝都?你过来做什么?你在哪个包厢?”

????早就呆得浑身不舒坦的云舒早就想撤了,慕煜北这个电话显然就是一场及时雨了!

????……

????挂上手机之后,云舒便缓缓的站了起来,有些歉意的望了乔恒跟乔馨阳一眼,抱歉道,“乔伯伯,我局里还有些急事需要处理,所以我就先回去了,你们玩得尽兴一点。”

????一边说着,走出了自己的座位,素手往自己的手袋里伸了去,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盒子已经包扎成了一个小小的礼品盒的样子,只见她朝乔馨阳走了去,拉过她的手,将礼盒塞进她的手中,并且在她的手心里写下这么几个字,‘祝你生日快乐!’

????“吃完饭再走吧,小云!你馨阳姐难得回来一趟!”

????乔恒开始挽留道。

????“不用了,乔伯伯,见到人我也就放心了,我爱人还在外面等着我呢,年底的工作有些繁杂,很抱歉,等哪天有机会我一定会登门拜访的!”

????乔宇阳跟云舒的事情,乔恒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再加上前一段时间,乔宇阳总带着方怡暖回家里吃饭,乔恒这心里头也琢磨着云舒跟乔宇阳应该是碰到疙瘩了吧,可是,刚刚云舒的一句话便让乔恒愣住了。

????“小云,你刚刚说了什么?你爱人……你跟小宇真的……你……”

????乔恒试探性的询问道。

????听这乔恒着惊讶的语气,云舒很是坦然的笑了笑,“嗯,他现在就在帝都呢,等有时间定会跟他一起过去拜访您的,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吧。”

????“云舒,我送你!”

????“不用了……”

????云舒很果断的拒绝了付子鸣的好意,可是付子鸣似乎很坚持了,乔馨阳皱着眉头看了几人一下,也反应过来了,正想让乔宇阳送云舒出去的时候,忽然,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但还不等有人应答,只听见,‘咔’的一声,门被打开了,众人一齐往门口望了去。

????只看见阿朔正一脸冷峻的站在门前,冷漠的眸子扫了里面一样,再看到乔恒跟乔宇阳的时候,也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吧,琢磨着跟两人应该是认识的吧。

????“阿朔?你怎么来了?”

????云舒有些诧异的望着朝自己望过来的阿朔。

????阿朔恭敬的朝云舒点了个头,才回答道,“少夫人,少爷让我过来接你过去。”

????“他人呢?”

????云舒蹙了蹙眉,拉了拉衣裳,提着手袋,一边朝阿朔走了过去。

????“在办公室跟阿雅小姐斟酌一点事情,已经过来了。”

????阿朔回答道。

????这动作可真够快的!这电话才刚刚放下,阿朔立马就过来了,真怀疑这男人是不是给她来个追踪什么的!

????后面,云舒还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徐然转过身子,道了一声再见,然后便撤了出去。

????“阿朔?少爷?少夫人?小宇,你跟我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跟小云不是置气的?”

????乔恒自然是认识阿朔的,眼下的情势,他有些被绕晕了!

????乔宇阳缓缓的将视线从那已经空荡荡的门边给收了回来,付子鸣却依然还保持着刚刚要拉住云舒的动作,一脸的惨淡沉郁,黑眸里尽是一片无尽的落寞神色,相比于乔宇阳的隐忍淡定,付子鸣这样子倒是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了。

????“乔伯伯,您不知道吗?云舒她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结婚了!”

????这时候,方怡暖总算找回了一丝底气了!不死心又能怎么样?反正她姚云舒已经是嫁做人妇了,还能这么跟她争?乔宇阳必须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希望她最好以后不要再跟乔宇阳纠缠不清的了,不然,她方怡暖也不是吃素的!

????“你说什么!”

????猜测得到了证实,乔恒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了!

????当初,他没有办法留住那个女人,现在,难道连她的女儿也跟自己的儿子无缘了吗?想到这里,乔恒这心里不仅浮起了一道苦涩与遗憾,要知道,云舒那孩子可是一个好孩子啊!他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儿媳一样看待了!还以为这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没想到这会儿事情还是变了卦了!失望啊!遗憾啊!

????“之前听云舒说事情仓促,所以一直没有来得及通知,这会儿,好像连婚宴也都没有摆呢,相信自然是很多人不知道的!”

????方怡暖笑道,“就连宇阳也是后面才知道的,云舒也真是的,事情竟然这么突然,当初我知道了也还是吓了一跳呢!还以为……”

????“哼,还以为当初对小宇有多好了,这都结婚好几个月了!小宇,她当初不会是背着你结交了什么不三不四的男人吧?不然怎么这么突然?还以为她还就真心真意对小宇好了,水性杨花的女人,就跟她那妈妈一样!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我算是看透了!幸亏我当初……”

????“够了!你看你怎么说话的!人家小云像你是说的那样的人吗?”

????乔恒很是反感的板起了脸,很不客气的瞪了魏如雪一样,脸上的神色甚至带着一分厌恶!

????听着乔恒这明显是维护的语气,魏如雪很快就怒火中烧了!这连说一下都不给了!很不服气的瞪了回去,尖锐刻薄的语气响起了,“哟!怎么?这会儿还心疼了?胆敢这么做,还害怕别人说了?我就说她们母女两都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了!难道现在他们不是吗?那个女人抛弃了你这个未婚夫,嫁给了别的男人,然后又跟另一个男人私奔了,你还以为你的初恋情人有多么的光彩呢!物以类聚,哼,瞧见了没有?幸亏我们家小宇没有接受那个女人,不然啊,以后有得小宇受的!”

????“都别吵了!”

????一个阴冷寒冽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抬头一看,只见乔宇阳正寒着一张脸冷冷的瞥了方怡暖一眼,冷然一笑,“下面的话,我只说一遍,我以后不希望有人再拿这件事情说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跟云舒是因为理念不同而和平分手的,她跟慕煜北名正言顺。”

????“小宇,你说的慕煜北,可是那欧冶的慕董?”

????乔恒想起了刚刚敲门的阿朔,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乔宇阳暗暗的垂下了眼帘,没有回答,但是这样子,乔恒已经知道他这是在默认了!

????果然,魏如雪又是冷笑了起来,“原来是想攀上枝头的麻雀啊?呵呵!还以为有多高尚呢!”

????“魏如雪!我看你这是存心要跟我过不去!你以为人家小云能有多差!她现在的成就,你就连人家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你这个迂腐的女人!可惜了!这么好的女孩,你们要去哪里找!悲剧啊小宇!你绝对会后悔就这么放走了她的!”

????“得了,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维护你那老情人吗?真是可笑,人家根本就对你不屑一顾,你这心里还将她当成了宝贝了!连她的女儿都这般的维护,我儿子是堂堂的乔氏掌权人,还担心找不到一个好女孩吗?说她几句你还心疼得不行了!你女儿我怎么就没有见你心疼?哼!”

????魏如雪也来了气了,很不服输的顶了回去。

????“我就是心疼了,不行吗!这个好的儿媳妇被别人夺走了,你不心疼我心疼了,怎么样!就你这付德性,哼,就一个蠢样!妇人之见!整个就一市井泼妇!你看看你自己身上哪里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乔恒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将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拍,一脸怒气的站了起来,“这饭我没办法吃了,你们自己吃吧!”

????说着,一个挥手,就大步的往门口走了去。

????“伯父!您别生气!大家都少说几句,先吃了饭再说吧!”

????付子鸣连忙焦急的迎了上去,今天大伙可都在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要怎么收场?

????“你们吃吧,我出去透透气!”

????乔恒落下一句,便拂袖而去,一张脸都被怒气涨得通红了!

????‘呯!’的一下,重重的摔门声响起了。

????这时候,魏如雪也开始两眼含着泪花,咬了咬牙,终于也站了起来,一脸怒气的也跟着摔门离去了!

????众人有些呆滞的望着那已经沉重的房门,一时之间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了,今晚接收到的信息量实在是太过于的庞大了,他们现在都还没有消化过来呢!

????首先就是乔宇阳,付子鸣,云舒还有方怡暖四人之间的复杂关系,紧接着就是爆出了锦阳城年轻的副局已经结婚的消息,然后竟然还说这位年轻的姚局的爱人竟然就是欧冶的慕董,堂堂的锦阳城第一少爷!最后,乔氏夫妇再来了这么一个闹剧!

????天啊!谁能告诉他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刚刚好像还听说这个姚局的妈妈好像还是这个乔老的初恋情人,未婚妻?是这个意思吧刚刚?

????包厢内的气氛忽然就这么沉寂了下去,对于乔恒跟魏如雪的这番举动,乔馨阳跟乔宇阳似乎早就习惯了,也不在乎什么家丑外不外扬的了,眼下,姐弟两人倒是都很淡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悠闲地喝着饮料,两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眼里同样沉淀着一道苦涩与悲凉,然而,转瞬即逝,两人又是默不作声的开始动筷子了。

????“宇阳……”

????方怡暖有些迟疑的望着乔宇阳,眼里带着一些关切的温柔。

????乔宇阳冷漠的抬起眸子,很冷淡的朝她扫了一眼过去,那眼神很冷淡,甚至还带着一道十分浓郁的不屑与反感,这样的眼神无非是要让方怡暖临近崩溃了,咬了咬唇,很是受伤的低下了头。

????而付子鸣,刚刚云舒的那明显的排斥反应,疏离客气的态度,也很是让他心里一痛,挣扎了一下,终于也只能失落的笑了笑,举起杯,深深的吸了口气,也不知道算不算暖场了,说了那么几句话。

????“抱歉,老人家小吵小闹愉悦感情来着,我们喝酒吃菜吧!等会儿还要给馨阳过生日呢,今晚,大家不醉不归!”

????“好!”

????“不醉不归!”

????“是啊,不醉不归,还要商量校友聚会的事情呢!”

????众人也不是傻瓜,这时候也都纷纷附和了起来,后面,只听到‘叮叮’的碰杯声,一杯杯酒就这么下肚了,方怡暖这时候心里也是充满了苦涩,跟着身旁的付子鸣碰了一杯又是一杯!

????乔馨阳这心里很是沉郁,难得的一次生日宴啊,想不到又是以这样的情况收场了,原本还不打算回来的,就是因为害怕看到这样的情况,所以,还三番两次的推迟了回来的时间,这次,终于还是失望了!

????乔宇阳这时候心里也是充满了讽刺,不免就感到了一阵悲凉,战争已经发展到这般的地步了,连什么脸面都豁出去,以前的战场就是在家里,如今都蔓延道帝都了,如此,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这边突发的状况,云舒是不知道了,走出包厢之后,便是跟着阿朔顺着那长长的走道一直往前便走了去,转过了一个阴暗的拐角之后,阿朔忽然就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子。

????“少爷就在前面,我先下去了少夫人!”

????说完,人立马就撤了下去了,那消失的速度,堪比火箭了!

????云舒诧异的挑了挑眉,这角落里黑漆漆的,望着阿朔已经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她还是迟疑了一下,然后才提着步子往前走了去。

????然而,她刚刚走到那随着夜风飞舞的窗帘边的时候,忽然一只大手利落的往她腰间环了去,云舒下意识的要抵抗,然而当那道熟悉的清新而浅淡的冷香袭来的时候,她便放弃了抵抗了。

????任由着那有力的臂膀紧紧的环着自己,身后紧紧的贴着他那暖炉一般厚实又温暖的胸膛,那温暖的大手就那么牢牢的抓着她那冰凉的素手,暖和的温度透过掌心传了过来,云舒一时之间还发懵了一下。

????然而,男人也不说话,就靠着那窗台的一边,似乎十分享受这样的拥抱。

????“你怎么跑这边来了?”

????女人挣扎了一下,吸了口气,微微放柔了声音。

????“废话,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过来巡场,你还有意见不成?你怎么有空过来找乐子了?”

????男人理所当然的回答道,环在女人腰间的手臂越发的收紧了,云舒约莫着自己差点就没有被他直接镶进他的身体里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个朋友从国外回来了,今天刚好赶上她的生日了,过来祝贺一下,顺便想去查查你们赌场,前些天可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了,不想让我逮捕你,你就得给我安分一点!对了,你那天送我的那项链,我刚刚当成生日礼物送人家了,我赶不及过去准备什么礼物的,反正我也不经常佩戴那些首饰。”

????云舒低斥了男人一句,然后又非常老实的交代了一下,男人经常会扔给她首饰什么的,因为不经常带着,所以都是不在意的,自己也就是到处乱扔,直接拿去当人情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你的东西随你处置,你的什么朋友?”

????男人无所谓的回答道,顺便也问了一句。

????“乔宇阳的姐姐,以前小的时候,她没少关照我,还因为我……才弄成了那样,人家回来,接风洗尘宴的同时又是生日,要不过去瞧瞧,那就不成道理了。”

????云舒淡淡的解释道。

????“我小时候也没有少关照你,怎么就没有见你对我这么热心。”

????男人不以为然道,低沉而感性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魅惑的成分。

????“少恶心人,我问你,你怎么就知道我在帝都了?电话刚刚挂上阿朔就出现了!”

????云舒可没有忘记自己心底的疑惑。

????“你刚刚走进帝都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了,怎么,做了什么亏心事要提防着我?”

????“你就不能说一句让我舒心的话?我光明磊落,用得着像你一样?对了,刚刚哥给我通电话了,结婚报告已经批下来了,他也赶着今天下午跟阿秀去了民政局了,我等下还要过阿秀那边吃饭,商量一下明天回怀山那边看看父亲的事情,你要不要跟我过去?”

????云舒脑袋里闪过了云卷跟云秀的事情了。

????“我让阿朔陪你过去,今晚有点忙,可能赶不上,等下还有一个饭局,不然,你先留下来一起吃个饭,我明早跟你过去,商量完之后再过父亲那边成不成?”

????慕煜北建议道。

????“不成!十万火急的事情,今晚说什么也得赶过去,不然父亲那边要知道了,迟早就要翻了天了,对了,明天顺便也把阿雅跟布诺斯他们叫上吧,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约莫着婚礼可能就是大年初二了,我让奶奶跟妈她们合计了一下,刚好那天就是一个良辰吉日,就赶着那天把事情给办了吧!明天,父亲那关,你可得拿点精神出来,充分发挥你这奸商的本事,拿下父亲这一关,单凭我哥那傻帽,估计多半是拿不下来了,我担心阿秀会委屈了!所以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云舒似乎完全敢肯定这事情交给这男人,这男人铁定能拿得下,还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他这么有信心了!

????慕煜北也不拒绝,深眸里掠过了一道忽明忽暗的幽光,低笑了一声,“要帮你把父亲拿下,你要怎么报答我?”

????“要你拿下你就给我拿下!拿下!拿下!那么多废话!活腻味了你!没听懂人话……唔!”

????云舒抬着胳膊肘很不留情面的施暴,却被身后的男人拦腰一转,冰凉的薄唇立马就堵住了那喋喋不休的小嘴,能制止住这女人这数落的的招数,还是这一招最管用!

????狡猾阴险的男人硬是扣住了女人所有的动作,足足占了三分钟的甜头,才恋恋不舍的退下了,瞧着云舒被他撩拨得星眸朦胧,眼神一片迷离的样子,男人得意了好久。

????“这是利息!你男人办事,你尽管放心,包父亲满意得不行!恨不得当天就将婚礼给办了!”

????慕煜北眯着那深邃的眼眸,眼底那绚丽的流光微微闪烁着,跟天边那灿烂的星光似的,脸上洋溢着的那抹绚丽耀眼的微笑,几乎让云舒移不开眼。

????云舒呼呼的喘着气,抬着那迷茫的眸子,悠悠的望着慕煜北,低声问道,“此话当真?”

????“你说呢?”

????慕煜北黑眸微缩,饶有兴味的瞥了云舒一记。

????云舒这才点了点头,“暂且相信你!”

????说着,习惯性的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这时候才有些焦急的蹙了蹙眉,“嗯,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过阿秀那边看看了,等有时间再过来查查场子,今天赶不及了,我走了,你吃完饭早点回去,少喝点酒,不然你自己看着办!”

????云舒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替他将衣服拉整齐了,抬着头,望着他,淡淡的开口道。

????“嗯,去吧!带上阿朔!”

????云舒想了想,然后才点了点头,任由着男人给她扣好领口的风衣扣子,然后才匆匆忙忙的转身,大步的离开了。

????然而,云舒才没离开多久,布诺斯也突然地出现在了慕煜北的身旁。

????“少爷,冷老总裁到了,阿雅小姐正在招待着,还有,逸少爷托我给您带句话,说一切尽在掌握中,让您把酒准备好,好犒劳他们。”

????布诺斯是冒着一身的冷汗将后面的话说完的。

????慕煜北似乎心情很好,清俊的脸上扯过一道淡淡的微笑,“来了?很好!满足他们的愿望,告诉他们,事情若是搞砸了,他们就等着我怎么收拾他们吧!”

????“是!少爷!”

????布诺斯冷汗直冒,连忙点头应道!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