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8 孙姑爷是他-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48 孙姑爷是他

逐云之巅2017-5-5 21:45:39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48孙姑爷是他

????吃完早餐过后,云舒利落的将碗筷收拾好,然后便说要上班,然而提着公文包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便看到男人就站在那里,一手插裤袋里,悠闲的看着她。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你不上班吗?”

????云舒步履匆忙,还一边抬着手腕看着时间,显然是在赶时间了。

????“我已经让布诺斯把车给备好了,我去帝都那边,一起过去。”

????慕煜北低沉道,精锐幽深的眼神一直落在云舒的身上,今天的她换了一身正装,深色的警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特别的耐看,乌黑亮丽的秀发还是跟往常一样盘成了一个清爽的髻,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干练精神。

????云舒一手拉了拉衣领,大步的往门外走了去,“那就赶紧走吧,我赶时间呢,快要迟到了。”

????慕煜北也大步的跟了上去,就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又把她打量了一圈,然后问道,“怎么穿得那么正式?”

????“我平日不是都这样的穿着吗?有什么正不正式的?不过今天要下基层,晚上可能晚点回来。”

????云舒说着,眼睛却一直望着不远处的大门,布诺斯早就站在车边朝他们招手了!

????夫妻俩一前一后的走到了车边。

????“少爷,少夫人!早上好!”

????布诺斯满脸的笑意,看得出心情很不错,看着慕煜北那脚步停在了云舒的身边,越看着越觉得两人有夫妻相了,少爷脸上的笑容似乎也越来越多了,以前的吧,总感觉少爷离他们很遥远似的,不管什么时候,总是一副平静淡然的样子,然而现在,便发现了,少爷其实也会生气,那张俊脸上有时候也写上了他的喜怒哀乐,这样的少爷看起来,真实了不少。

????云舒对着布诺斯轻轻的点了点头,语气挺温和的,“上车吧,大冷天的。”

????语落,人已经往车里钻了去,男人也默不作声的上了车。

????“少夫人什么时候休假啊?花场那边的红玫瑰开了,挺好看的,我老婆还记着上次你说等得空了过来看看那片玫瑰花田呢,玫瑰花茶也都准备好了,阿朔这几天也跑花场那边住去了,您跟少爷什么有空过去走走?”

????车子风驰电掣的往城北区的方向驶去的路上,夫妻两没有说什么话,倒是布诺斯总有说不完的话,车子里的气氛可是一直都是这么活跃的,云舒就那么靠着椅座淡淡的望着车窗外,慕煜北则是悠闲的翻看着他腿上的杂志,两人挨得很近,云舒甚至还隐隐约约的可以感觉到他那微暖的温度。

????听到布诺斯的问话,云舒这才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继而笑道,“最近比较忙,可能一时抽不出时间来,等过些时日吧,现在的花应该挺好卖的吧?”

????“也是,不然等到年后的情人节那天再过来也好啊,今年初五就是情人节了,少爷,少夫人,不然你们就去小的那边的花场看看,那天在花场的附近还有一场庞大的玫瑰花稳定ag游戏|官方,你们来看看呗!”

????布诺斯热情的邀请。

????“今年初五就情人节了?”

????云舒挑了挑眉,琢磨着这时间倒是过得挺快的。

????“是啊,今年的情人节比往年的来得更要早一些,今年气候还算可以,所以花场的花挺不错的,少夫人那不成打算去度假什么的?”

????“没有那闲工夫,你们应该也快要休假了吧?”

????“少夫人,这个您可得问问少爷,我们这些小的可不知道。”

????布诺斯笑了笑,忽然转过头,望向了正在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杂志的男人,“少爷,不然今年早点休假吧?花场那边就我老婆一个人忙不过来,公司里也有很多人盼望着早点放假,还有那年晚宴的事情……”

????“如果你们想年后早点上班,我可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晚宴的事情已经交给你负责了,你有事情就找东方谨跟阿雅。”

????布诺斯的话才一落,慕煜北便平淡的回答道,云淡风轻的语气很是让布诺斯感到一阵挫败。

????云舒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不过瞧着布诺斯那敢怨不敢言的眼神倒是觉得挺替可怜的,但也都是这样了,出来混的,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她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然而,就在云舒无奈的琢磨着的时候,感觉到衣袋里一个震动,美妙的音乐声响起,她立马就回过神了,素手一伸,掏出了衣袋里的手机,一瞧着,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

????惯用的清冷沙哑的声音传了过去。

????“云舒,是我,付子鸣,吃过早餐了吗?”

????很快的,那头就传来了付子鸣的声音,让云舒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找我有什么事情?”

????云舒回了一句。

????“我现在就在你警局外面,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讲讲,不会占用你多长时间的。”

????那头的付子鸣那声音很温和,但是却让云舒听得很不舒服,总感觉这男人让她看起来,感觉有些虚,就是表里不一的感觉,所以,她也一向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有事就直接在电话里说吧,我很忙,现在不在局里。”

????很是疏远的语气带着一丝不耐烦,正在翻看着杂志的男人一听到身边的女人似乎不太好的语气,便缓缓的偏过头,淡淡的望着女人那张略显烦躁的小脸,眼神很是深沉,但却也是闭口不言。

????云舒说了这么一句之后,感觉那边的付子鸣好像沉默了挺久的,云舒都想直接就挂了电话,然而,付子鸣那声音又传了过来了,“过几天我们学院要举行一次校友会,我是给你送请帖来了。”

????校友会?云舒蹙了蹙眉,她一直都知道那个所谓的校友会每一年都会举行的,她自从毕业之后,她便不再回那个所谓的学校看看了,更就别说什么校友会了,所谓的这些校友会也不过是一些曾经的校友自发组织起来的一场大中型宴会罢了,云舒从来没有参与过,这些年一直都在外地,而且她并不见得喜欢热闹的,这样的宴会自然也不会参加了。

????“云舒,不要拒绝,大家都好些年没有见面了,今年很多老同学都回来,总有一两个你想要见的人吧?”

????她还能有什么想要见的人?

????“这几天都会很忙,你们去吧,我就不去凑热闹了,谢谢你。”

????“云舒!你可以带慕煜北一起过来!”

????付子鸣低声道,那语气里分明带着一些焦急。

????“再说吧,我还在车上,就不跟你说了。”

????“那我在你们局门口等你,请帖还是要送到的!”

????付子鸣这一句话才说完,那头的人便挂了电话。

????云舒有些烦躁的抬手揉了揉眉心,将手机收了回去,清凉的眼神却下意识的往慕煜北那边扫了去,只见他依然还在悠闲地看着他的杂志,神情平淡而自然,云舒微微垂下了眼帘,最终也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车子在离局里还有好几百米的时候,云舒就让司机把车子停下来了,说要顺便下车买一盆常青植物搁在办公室里,让慕煜北他们直接去帝都,她一个人回局里就好了。

????慕煜北也没有拒绝,吻了她那额头一记,然后便直接放人下车了……

????然而,车子并没有走远,云舒也当真就在附近买了一盆常青植物,往局里走去的时候,果然就看到了一直等在门边的付子鸣。

????“云舒。”

????一看到云舒,付子鸣便迎了上来,脸上堆满了温和的微笑,依然还是一身深色的西装,刚刚看着,就那么站在寒风中,自然有一些萧瑟的感觉。

????云舒蹙了蹙眉,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只好低声道,“进办公室再说。”

????付子鸣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然后便跟着云舒走了进去。

????然而,警局门口的不远处,那辆黑色轿车正稳稳地停在那里。

????“少爷,那个付子鸣好像对少夫人挺上心的。”

????布诺斯望着两人消失在门楼里的身影,若有所思的望着后面依然还是面无表情的慕煜北,小心翼翼的开口。

????慕煜北缓缓的从杂志里抬起视线,黑眸一转,淡淡的望了那已经空荡荡的门楼一眼,平淡声音响起,“开车。”

????……

????——《假戏真婚》——

????冷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一名枯瘦的老人正坐在那柔软的办公椅里,满头灰白的头发,身子坐得很端正笔直,一双精锐的眼神正盯着自己手上的那份文件看着,然而那脸色可不见得很好,办公桌前正站着一名中年男子跟一名中年女子,两人都是一身干练的职业装。

????中年男子正忐忑的望着正在查看文件中的老人,站在他身边的中年女子则是时不时的给他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偶尔也会瞪视他一下。

????老人皱着眉头,缓缓的合上了文件,一手往办公桌上扔了去,老脸上有的只有严厉与不满,苍老的眼睛里闪过一道锐利的光线,转过身,冷然的望着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的两人。

????“这就是你们做了一个月想出来的可行性的办法?这样的东西你们也好意思拿出来给我看?你们在敷衍我啊?这都是些什么东西?我看连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都能比你们做得好!越做越回去了!公司天天拿钱供着你们,你们就好意思拿这样的东西来应付我?”

????老人的语气很平静,但是,这是让站在办公桌前的两人感到一阵腿软的。

????“爸,您再仔细看看,这个方案可行性很高的,我跟子卿花了好长的时间才整理出来的!”

????中年女子有些着急了,看到老人脸上的那道不满,她可不希望她这么辛辛苦苦整理出来的方案就这样被彻底的否决了,现在方子卿在冷振的眼里,本来就不是很重视,若再没有做出一些成绩,这方子卿在公司的威信,只怕也会越来越下滑了。

????“爸,我找人评估过了,他们都说可行性很高的,我们真的可以试一试。”

????方子卿也是很希翼的望着冷振,跟冷挽诗对视了一眼,两人心里都充满了不安。

????冷振冷然一笑,精锐的眸光一直打量着冷挽诗跟方子卿两人。

????“可行性很高?我看你们两个人白痴的可能性才高!你们真以为天上真能掉下来馅饼吗?海信公司的资金周转情况你们清楚吗?人家会可能把这么大的好处给你们,你们觉得这合乎逻辑吗?你们有亲自去他们的公司做过详细的考察吗?他们海信的总裁又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连这些都不清楚,竟然也还敢说这方案的可行性很高,让你们跟欧冶打好关系你们不好好落实,现在还给我整这个什么计划方案!我说过,你们只要负责好欧冶那边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我知道你们急功近利,就想做出成绩来,可是,你们自己也首先要掂量好你们脑袋里的那点墨水,没有那才华,那就不要再拿这种东西出来丢人现眼!明白吗!”

????冷振那冷冽的声音让方子卿不禁微微一颤。

????‘啪!’的一声,文件被丢了过来,方子卿连忙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

????“爸!”

????瞧着方子卿那样子,冷挽诗忍不住瞪了他一记,然后一脸苦恼的望着冷振,“爸,不是我们不努力,根本就是欧冶那边根本没有跟我们合作的诚意,我跟子卿好几次上门,都没有见到东方谨,那就更不用说那个慕煜北了,我看,人家也未必真的像跟我们合作,反正公司多得是,又不单单只有他们一家,我们就换换别的公司试试不行吗?”

????“都在冷氏熬了这么多年了,竟然连这点都觉悟不出来,就这点能耐?拿着你们的东西滚出去,既然这件事情你们办不好,那就交给别人去做,你们可以退下了!”

????“爸!”

????“出去!”

????冷振老脸一板,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方子卿跟冷挽诗无奈的对视了一眼,也只好闷闷的下去了,他们自然是见识过冷振的脾气的,完全不敢违抗。

????而,两人才刚刚走到门边,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接着,门边被打开了,助理安藤正拿着一叠资料大步从容地走了进来,经过冷挽诗跟方子卿的跟前时,倒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表示招呼。

????“消息出来了?”

????一看到安藤的身影,原本满脸愠色的冷振倒是缓和了不少了。

????安藤点了点头,大步的朝冷振走了过去,而冷挽诗那脚步却忽然顿了一下,诧异的转过头望了冷振一眼,然而,一迎上冷振的目光,心里不免又忐忑了一下,最终,也只能离开了办公室。

????“小姐跟姑爷又惹您生气了吗?老爷?”

????安藤瞧着刚刚走出去的两人,好像脸色都不太好,于是便低声的询问道。

????“哼,连自己本分的事情都没做好,还学别人搞什么项目,我还没死呢!一个个的在我面前急着表现了!”

????“老爷,您也别生气了,都这么过来了,喝杯茶消消火吧。”

????安藤安抚了一句,便将手上的资料往冷振的桌子上放了去,转身就去给冷振倒了杯茶。

????冷振深深的吸了口气,枯枝一般的苍老的手接过了安藤递过来的茶,小心的喝了一口下去,锐利的眼神才淡淡的落在了安藤的身上。

????“老爷,调查结果都出来了,孙小姐跟孙少爷的事情都写在上面了,孙小姐说的是实话,她确实已经结婚了了,而且早在四个多月前就已经结婚了,孙姑爷,相信是老爷怎么想也想不到的人。您一定会非常的意外的!”

????安藤这么说着,脸上的震惊之色又浮现在脸上了,他刚刚接到这消息的时候,当真还是吓了一大跳,太让人意外了!

????冷振这么一听,便有些疑惑了,搁下茶杯,伸手拿过了桌上的那叠资料,一边翻看,一边询问道,“是谁?看你这一副模样?”

????安藤笑了笑,“老爷,孙姑爷正是您一直非常赏识的一个年轻人,最近,你可是一直都在因为合作案的事情头疼着呢,对方正是孙姑爷!”

????“合作案?”

????这么一听,冷振便眯起了眼睛,想了想,好像捕捉到了什么,然而,那灵光一闪而过,脑袋顿时又空了下去,最后,也只有摇了摇头,“安藤啊,你就别让我猜谜了,这到底是谁?”

????“老爷,孙姑爷正是欧冶的董事长,慕煜北!”

????安藤欣然笑了笑,说出了答案。

????果然不出所料,安藤这话一出,冷振顿时就瞪大了眼,完全不敢置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再次问了安藤一遍,“你刚刚说谁?木木她跟谁结婚的?”

????“孙小姐正是跟欧冶的慕董,慕煜北结婚的,老爷!”

????安藤很恭敬的,又重复了一遍。

????冷振缓缓的站了起来,那苍老的双眸里竟然浮现出了一道恍惚,脸上尽是震惊的表情,安藤甚至可以感觉到他那枯瘦的身躯还在微微的颤抖着,几个呼吸过后,冷振总算缓和了下来,又坐了回去,眼底略过了一道暖意,难得的微笑了起来,“好!好!那慕煜北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前几次跟他交流了一下,那是个很不错的孩子,安藤,你说是不是?前几次你也见过他吧?相貌性子都很不错!木木能嫁给他,当真是有福气!两个人,当真挺合适!”

????安藤微笑的点了点头,看着冷振还有些激动的样子,心里倒也觉得安慰了,很少见他这样开心的。

????“是啊,老爷,没想到慕董的爸爸跟孙小姐的父亲竟然是战友,孙小姐跟孙姑爷倒是他们拉的线,孙小姐嫁过去之后,慕家的人对她都很好,对了,孙少爷也调回锦阳城了,也是他们的父亲出的手,约莫着,是想一家人都团圆了,对了,老爷,夫人前几个月也回来过,那会儿,孙小姐刚刚结婚不久,夫人好像生病了,住了几天的医院,然后就回新加坡了,好像听说她先生身体不太好,赶着回去照顾的,这次回锦阳城,似乎想看看药店的情况。”

????这么一席话听进了冷振的耳中,冷振眼底的色彩顿时便消失了,又恢复了一片沉寂。

????骤然冷下去的空气,很快便让安藤意识到了自己似乎失言了,瞧着冷振那沉郁的样子,心底不禁拂过一抹疼,这夫人一直都是冷振心里的一块伤疤,一块永远也愈合不了的伤疤!只要每次一讲到夫人,他就会是这个样子,黯然失落,绝望而痛苦,都这么些年了,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也早就习惯了将自己的心思收敛的很好了,几个眨眼的功夫,老人便又恢复了如常的神色。

????“嗯,一家团圆也好,早就应该一家团圆了。”

????冷振的声音很低,也很飘渺,枯瘦的手指轻轻的翻看着那一叠资料,安藤隐约的感觉到,这空气里,似乎飘荡着一道淡淡的苍凉。

????“老爷,不然,打个电话跟孙小姐孙姑爷他们说一声,改天约个时间出来吃顿饭也好啊,与其这样想念,倒不如见上一面,峥少爷即使对您有再大的成见,但是这爷爷见孙女婿的,想必也不会太过于不给孙小姐面子的,都是一家人,而且,老爷一直这么努力着,还不是因为了今后的真正大团圆吗?”

????安藤小声的开口道。

????闻言,冷振却苦涩的摇了摇头,苍老的声音传来,“安藤,你不懂,你低估了阿峥对我的成见,而且,我现在,亦是身不由己,我累了,累得什么也不想做的,就想好好的歇着,只是,我这心里,它不甘心啊!”

????“老爷?”

????“我的女人恨我,我的儿子怨我,我的孙子孙女无视我,我活了这么一辈子,也辛苦挣扎了一辈子,你说我得到了什么?”

????冷振苦涩的笑了笑。

????“老爷得到了尊重!很多人的尊重!还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闻言,冷振苍凉的笑了笑,沙哑的嗓音无限的悲凉与心酸,“不,我真正得到的,是孤独。”

????……

????卡文,卡文了,老云不凑字数,少更点,抱歉啊妹纸们~新年快到了,家里事情多,清洁大扫除神马的,这几天约莫着可能不能更太多,妹纸们要谅解哈,群么~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