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5 打成了平手-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45 打成了平手

逐云之巅2017-5-5 21:45:24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45打成了平手

????果然,被云舒这么一吼,走在前边的男人终于还是停下了脚步,徐徐转过身,淡淡的打量了云舒一眼,便暗暗的垂下了眼帘,最后还是转了回去,宽大的步子不再停留,一直往前走去,只留给云舒一道孤寂浅淡的背影。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见到男人还是这般漠不关心,负气而去的样子,云舒顿时就怒了,看着那脚步渐行渐远的,都不搭理她,顿时就觉得心里酸酸的,她也觉得她委屈,又心酸又气愤的,心里有些难受,清眸里掠过了一道黯然,咬了咬牙,一个气愤的冲了上去。

????慕煜北只听身后传来的‘蹬蹬’的急促的脚步声,知道是女人的脚步声,然而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只感觉自己手臂被人扯住了,一道淡淡的幽香拂了过来,来不及反应就被女人摁住了肩膀,往墙上按了去,墙壁上那淡淡的凉意透过背后传了过来,慕煜北顿时微微皱起了眉头。

????炽焰般的红唇带着几分炽热的温度毫不犹豫的落了下来,落在他那微凉的薄唇上,带着一发不可收拾的怒火,丁香灵舌如同急促的狂风一般呼啸而过,势如破竹的攻占领地,清冷的星眸里已经染上了一丝狂傲的野性。

????云舒的一只素手就是狠狠的摁住了男人的肩头,一手抱住他那精壮结实的腰肢,用力之大,足以让男人感到微微的疼意,柔软的娇躯紧紧的将他压在墙上,然而,她的味道却很美好,男人被迫的承受了女人那狂野火辣带着腾腾的怒气的吻,可是,他承认,他该死的竟然觉得享受极了!于是,闲置的两只大手也毫不犹豫的环上了她那盈盈一握的细腰,什么怒气理智统统抛到九霄云外了,乖乖的回应着,并且努力的想夺回主动权。

????可是,正当慕煜北觉得享受得飘飘然的时候,忽然唇上传来了一道疼意,继而,一道咸腥味迅速的在两人的口中蔓延了,血是他的!女人咬破了他的唇!

????这一疼以后,云舒也迅速的退开了。

????清淡如清水般的清眸微微一眯,望着男人微肿略沾有鲜血的薄唇,云舒眸光一寒,轻轻的抬手擦去自己唇上还残留有的血丝,漠然收回了眼神,脚尖一转,大步的离去了,铿锵的脚步声急促如夏日的骤雨。

????慕煜北有些错愕的望着那道清丽的小影,顾不上唇上肆意往嘴里蔓延的咸腥味,拔腿刚想追上去。

????“舒儿!”

????然而,这次云舒没有再应答了!

????慕煜北那深眸里不禁闪过了一道焦急与担心,然而他才迈出脚步,两道笑声忽然从身后响起了。

????“哈哈,北,想不到你这女人挺厉害的啊!不愧是堂堂的警察,有点手段,没两招就把你给制住了!你那些气势都哪里去?啧啧,瞧瞧,逸,你瞧瞧,都咬出血来了呢!”

????这揶揄调笑的声音除了东方谨的,还能是谁的?

????慕煜北停下脚步,一身冷然的转过了身,只见南宫逸跟东方谨正一脸看戏的好笑的环着胸斜斜的靠在墙边,悠闲的望着他,阿朔则是站在他们的身后。

????慕煜北冷眸微微一眯,带着几分警告的瞥了南宫逸跟东方谨一记,却是对阿朔说的话,“阿朔,去看看少夫人,跟着她。”

????“是!少爷!”

????阿朔点了点头,一边从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了慕煜北。

????慕煜北缓缓伸手接了过来,阿朔这才飞快的往云舒离去的方向狂奔而去。

????慕煜北低下眸光,抬手擦了擦被女人咬破的唇,还真是有些疼,又漠然的扫了南宫逸跟东方谨一眼,有些漫不经心的开口,“你们怎么也在?”

????边说着,一边随手推开了身边的包间,大步的走了进去,南宫逸跟东方谨相视一笑,饶有兴味的望着慕煜北那抹背影,也提步跟了进去,‘呯’的一声,随手关上了门。

????慕煜北一脸深沉的往偏厅的沙发里坐了去,将手上的纸巾一揉,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南宫逸也跟着坐了下来,东方谨则是熟练的打电话让前台把酒点心饮料之类的送上来。

????既然是老板点的东西,前台的服务倒是很迅速的,没几分钟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酒水很快就送了上来了。

????“今晚的事情,你们什么也没有看到。”

????慕煜北沉默了良久,才端起东方谨给他倒上的酒,几口喝了下去,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我说你们怎么了?怎么我跟逸一过来,就看到这么劲爆的场面,说实话,你女人还真是挺有野性的,我喜欢,瞧你被她压在墙上那镜头,我怎么就感觉我们的少爷都变成了小白羊了?”

????东方谨又给慕煜北满上了酒,南宫逸则是给慕煜北递来了一支烟,慕煜北皱着眉头接了过来,点上了,吸了一口,才有些心烦的低沉道,“突发状况,少拿这个说事,不然你知道我会做些什么。”

????闻言,东方谨不禁一阵憋屈,挑了挑眉,“我说北,你跟你媳妇吵上了不带你这么向兄弟撒火的啊!怎么状况,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跟逸都还能给你出点主意呢。”

????东方谨的话一落,南宫逸也悠闲的吐了口烟,懒洋洋的半躺在那柔软的沙发上,不冷不热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告诉你,女人就不能宠着,不然她没几天都上房揭瓦了,要我女人,我早出手拖回去关上门好好调教了!让她清清楚楚的,好好的记着,老子到底是谁!女人嘛,充其量也不过是用来暖暖床,没事逗逗乐子而已,何必为她们烦忧呢?”

????南宫逸的话,东方谨倒是很赞同,点了点头,“北,我觉得逸说得很对,我一直觉得你是脑袋抽了才会去娶一个警察老婆,你也不怕她吃死你!”

????“她敢!”

????慕煜北本来就已经觉得有些烦心了,被东方谨这么一说,这心里自然就是越发的烦躁了。

????“算了,说说看怎么回事?说不定还能给你教上几招,目前还没有我拿不下的女人!”

????南宫逸叼着烟,伸手脱下了身上的风衣,随手丢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淡淡道。

????“得了,逸!就你那点技术!能干点什么?吹呢!吹就能真成事?”

????东方谨有些不屑的瞥了南宫逸一记,眼神从慕煜北那张深沉的俊脸上扫过,却发现他好像正在出神了,这样的状况可是很少见的,那剑眉还皱得如此的厉害。

????东方谨的话让南宫逸颇为的不爽了,皱了皱眉头,冷冷的眼神望向了东方谨,冷然笑了笑,那笑容阴森森的,语气很是低沉,“你回家把你那妹妹叫过来,看看我能干点什么!”

????“禽兽啊你!我妹你也想染指,滚一边去!不买你帐的女人多得是!少来吹嘘!”

????东方谨忍不住操起了背后的抱枕朝南宫逸砸了过去,那南宫逸倒是动作敏捷的抓住了那抱枕。

????“哪个不买我的帐?说来听听!”

????南宫逸有些不服气,冷冷一笑,掐灭了烟头,然后端起酒,一饮而尽。

????东方谨悠闲的搁下手中的酒杯,弹了弹烟灰,一脸的淡笑,“也不说远的,就这帝都里。”

????“谁?”

????南宫逸眯起了那危险的眼神,一副蓄力待发的样子。

????东方谨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扫了慕煜北一眼,才慢条斯理道,“阿雅咯,我还没见过她买你的帐,怎么,有没有这回事我也不逼你,你自己说!”

????果然,东方谨这话一落下去,南宫逸便软了下来,明摆着已经承认了!

????慕思雅那人根本就是一个怪胎,只要有人想靠近她,她就很不客气的拿那个人跟她的哥哥慕煜北比,结果怎么比都比不过,你说,这人总有差别的,怎么能那么比着不是?而且她竟然还理直气壮的说脸长得好看的男人都不可靠,她宁愿找一个长相平庸一点的,这人的样貌本来就是父母给的,又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抱着玩的态度,你们就不要去招惹阿雅,不然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们!”

????一直沉默着的慕煜北终于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

????“招惹谁也不敢招惹你妹妹阿雅啊,行了,看你这样子,该不会是陷进去了吧?你真看上那女人了?看着也没有见得有多漂亮,比那个什么宁馨儿的,姿色还稍稍逊色了那么一点点吧?脾气也不见得很好,她身上到底有什么发光点能让你看上了?嘶,我就觉得奇了怪了,你该不会是制服控吧?看着她那身警服漂亮精神就盯上她了?”

????东方谨一边嘀咕着,一边皱着眉头望着慕煜北,还不时的跟南宫逸交换眼神。

????慕煜北又喝尽了杯中的酒,俊眉深锁,这才搁下了酒杯,优雅的倒了杯茶,喝了下去,低沉略伴着沙哑的声音响起,“你们当我有那么肤浅?等你们遇上,你们就知道了,中意了,在意了,她身上的一切都会成为发光点,有时候你还真狠毒的希望她都一无所有了,这样,她也就只能安心的呆在你身边了……”

????慕煜北轻轻的吸了口气,沉寂的眼中刷过了一道淡淡的伤感,自从遇见她之后,他就慢慢变得患得患失了,眼神不经意间的一扫,只见南宫逸跟东方谨都是有些惊讶的盯着他,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慕煜北这心里不禁一沉,低沉的嗓音有些森冷了,“我跟你们两个蠢货说这些做什么,我回去了。”

????说着,就要站起来了,南宫逸大手一伸,连忙拉住了慕煜北的胳膊。

????“唉,别激动!急什么呢!你该不会是真的栽下去了吧?瞧你这样子,活生生的一个被抛弃的怨妇一样,你以前的气势都哪里去了?”

????“想数落我也等我走了再说,想嘲笑就尽管嘲笑吧!”

????慕煜北心烦意乱的,被南宫逸这么一拉,又坐了回去,东方谨又给他倒了茶。

????慕煜北承认,他这心里头就是惦记着那女人了,他也承认他在意她,真的,所以,看到她那样负气而走的时候,他这心里也会感到忐忑不安,感到焦急了,这心里头隐隐约约的希望,她那心里,那眼里,要是只能看见他那该有多好!

????“你真的就她了?就这么打算跟她过一辈子了?”

????东方谨压着嗓音低低的询问道。

????他这话一落,自然是免不了慕煜北的一记冷漠的漠视,有些烦躁的开口,“废话就不要说了,结婚证都领了多久了?不是她我还能娶谁去?再说,我们……都习惯了,当然过一辈子,就她了。”

????“那好办啊,你既然都认定了,那就赶紧诏告天下吧,生个孩子出来拴住她,这锦阳城里还有谁敢跟你抢女人的,你只要征服她那颗心,以后你怎么撵她,她估计也不会离开你了,女人嘛,要做了母亲之后,那心软得跟豆腐似的,多生他几个,以后儿孙满堂了,你就有福可享了!话说,女人征服男人,那得先征服他的胃,北,你那媳妇厨艺还可以,你也不错,这招你是行不通了,那还有一个办法!”

????东方谨一边说着,眼里已经浮起了一抹高深莫测的深沉。

????一听这话,慕煜北似乎有了一些兴趣了,漆黑的眼神淡淡的落在东方谨的身上,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东方谨轻咳了几声,跟南宫逸又对望了一眼,两人估计这心思都明白了,一致若有所思的望向了慕煜北,目标就是腰下的某一个部位。

????再迟钝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更何况跟这两货从穿开裆裤混到现在的慕煜北,这脸顿时一沉,抽了张纸巾又擦了擦依然还有些咸腥味溢出的薄唇,冷着一张脸,然而,只有他自己明白,他那俊脸似乎有些微微的发烫了。

????“我回去了,你们自己喝吧。”

????饮尽了杯中的茶,将手里的杯子一放,慕煜北终于还是站了起来。

????“北,这可是经验之谈!不还真别不信啊!”

????东方谨忍不住还是提醒了一句。

????慕煜北冷哼了一声,“那就留给你们自己吧,我还不需要,她不是你们的那些女人,不要拿她跟她们比,至于那个女人,我希望你们永远都不要在舒儿的面前提起,记住我的话,我先回去了,你们喝够也赶紧回去躺下吧。”

????最后落下了这么一句,只听到一声‘呯’的关门声,洁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了,留下了南宫逸跟东方谨面面相觑……

????——《假戏真婚》——

????回到翠园的时候,郑伯他们还在等着,慕煜北让他们都回去休息,然后一个人上了楼,房间还空荡荡的,刚刚阿朔还打了电话过来,说云舒直接回了局里,现在办公室的灯都还在亮着呢,约莫着是在忙着工作的事情吧。

????慕煜北将身上的外套一脱,随意往沙发上扔了去,领带,也扔到了一边,然后才往卧室走了去,洗了一个漫长的澡之后,原本有些昏沉沉的脑袋清醒了一些了,女人还是没有回来,墙上的钟时针已经指到了晚上十一点了,打电话直接关机,这女人绝对是跟他杠上了!

????慕煜北想想,便是感觉到一阵头疼了,躺在床上看书却一页也看不下去,就盯着那页书出神了。

????斜斜的靠着床头,大手里把玩着她之前给他送的那盏菊花小灯,深眸里尽是一片的沉郁。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的长久,终于听到了外面有动静了,他微微直起了身子,‘咔’的一声,卧室的门被打开了,云舒正缓缓的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他刚刚随意丢在沙发上的衣服跟领带什么的,看都没有看慕煜北一眼,便往浴室的方向走了去,将他的衣服扔进待洗的衣物桶里,然后才折回来,开始打开衣柜找衣服了。

????慕煜北就那么靠坐着,深眸里流光淡淡,望着女人忙碌着,也不说话,看得出,她好像不待见他,从进门来都没瞧他一下,这会儿收拾好了衣服又直接进了浴室。

????‘唰啦啦’的水声隐隐约约的传来,慕煜北这心还真不是滋味了,总感觉这心里头有什么东西撩拨,被针给扎了一般,有些微微地疼意,深眸紧紧地锁着浴室的门。

????约莫十来分钟过去,云舒便从里面出来了,换了一身米色的纯棉睡袍,走到梳妆台前整理了一下那那一头凌乱的秀发,然后走到衣柜前,利落的从里面翻出了一张厚厚的毛毯,走到床边将自己的枕头一抱,便往卧室外面走了去。

????慕煜北看着云舒这架势,立马就急了眼了,所有刚刚努力保持的淡定冷静统统都见了鬼去了,连忙一把爬了起来,朝云舒开口,“你这是要干什么!”

????然而,云舒却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姚云舒!”

????云舒最后关上门的时候,正是听到了男人咬牙切齿的这么喊了她的名字,秀眉挑了挑,任由着他闹去吧!

????抱着被子跟枕头往沙发上一扔,沙发那么大,一个人睡着还是挺舒服的,其实也没怪他,就是想治他一下而已,这男人分明就一大醋桶,上次跟乔宇阳吃饭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这次只不过是跟宁康说了几句话,他也这样,人本来就是生活在这么一个大社会里,交际总是要的,再说了,要是能跟法院那边搞好了关系,对他们城北局来说,也是有益无害的,她云舒又不是傻瓜,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了,再说了,人家宁康看着也是挺朴实的一个人,而且以他现在的作为,将来很有可能成为检察院那边的新一代领军人物,潜力男一个!现在很多时候都要讲究关系的,多一个朋友那肯定是好事的!她这么做自然是有她的考虑了,其实吧,这男人不笨,很聪明,就是醋意大了一点,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云舒觉得她很有必要好好的让他改正一下才行,这说明了他还不够信任她。

????吸了口气,两手枕在脑后,舒服的睡了下来,黑暗之中,星眸却闪闪发亮着,清澈的流光如同抖落了一地的月光一般,光华淡淡,清凉似水。

????月光偏移,将满满的柔光透过那还没记得拉上窗帘的落地窗洒了进来,一时之间,那地上就好像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银子一般,释放着浅淡的银光,让人这么一看着,总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慕煜北也不知道自己这么躺下去多久了,黑暗之中的他就是这么侧着身子,隐匿在黑暗之中的那眼眸已经褪去了往日的深邃,此刻倒是清澈得跟那皎洁的月光似的,淡淡的望着那静静的照耀进来的一地的月光,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竟然缓缓的平和了下来,最后所有的怒气都被压制在心底了,俊脸上也换上了一副平静似水的神情。

????眸光淡淡的落在了身边空荡荡的位置上,心里颇为的无奈,吸了口气,终于还是忍不住爬了起来,也没有开灯,缓缓的下了床,稍稍拉了拉衣服,然后才往外面走了去。

????客厅内黑漆漆的一片,也没有开灯,唯一微弱的光线便是透过没有拉好的窗帘缝泄漏进来的月光,借着着微弱的月光,慕煜北隐约的可以看到小客厅的沙发上正睡着一个人,吸了口气,提着步子,小心地走了过去。

????果然,女人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身子都蜷缩成了一团了,身上的毛毯早就有一大半掉到了地上了,睡梦之中的她并不见得睡得很安稳,秀眉一直都是微微蹙着,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梦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长长的秀发洒落了一枕头,有几撮甚至还长长的垂到了地上,清瘦纤细的身子缩成了一团,这一幕让慕煜北,说老实话,看得有些心疼。

????缓缓的弯下腰,认真的端详着她那清秀的脸蛋看了许久,修长的手指一伸,拢了拢她那凌乱不堪的秀发,眼里有一股难得的淡淡宠溺,徐然一笑,清淡的笑容灿烂如天上悬挂着的美丽的上弦月,皎洁明净动人。

????“小时候睡觉的时候总流着口水,长大后,这坏毛病倒是改了。”

????微凉的指腹轻轻的刷过了那细腻洁白的脸蛋,小心的摩挲了一下,脸上的笑意越发的加深了,身子一低,一个轻吻迅速的落在了云舒那光洁的额头上,然后两手一伸,轻轻的抱起她,云舒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

????“回去睡,非要跟我置气,什么时候还不是我让着你?真是一个没有良心的小东西!一定是上辈子欠你,这辈子上天就派你过来折磨我,着凉了还得我伺候你!”

????念叨了一句,缓缓的站起身,小心翼翼的朝卧室走了去。

????说实话,这女人并不见得有什么体重,抱在怀里很轻松,怪不得慕悠兰说着要给她补身子了。

????轻轻的把人放床上,被子一拉,自己也躺了进去,长臂一伸,紧紧的将她揽进自己怀里,这下好了,没有刚刚那样空虚的感觉了,不然总感觉少了什么东西似的,心里好像一下子就被填得满满的。

????然而,这时候,一双柔软细长的手臂也轻轻的回抱住了他,胸膛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温暖,那是一种可以令人恍惚的温暖,清淡的嗓音带着淡淡的温柔,细细的听着,其实还是可以察觉到里面含着些许委屈,“你气消了?”

????“你醒了?”

????慕煜北怔了一下,有些惊讶的低下了眸光,深潭般的眸光望着怀里的女人,自然就迎上了女人投过来的那清澈明亮的眼神,瞧着她那委屈的样子,慕煜北忽然发现自己刚刚压制在心底的怒气竟然都烟消云散了,剩下的便是无奈与淡淡的心疼,慕煜北觉得自己好像对这个女人特别的心软,真的,就唯一对这个女人心软,她那么一个委屈的眼神他就觉得受不了,更不用说什么撒娇了,虽然她很少很少撒娇,那就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抢过来送到她面前,拼命地讨好她,取悦她的感觉,想想,还很是有点窝囊!在意一个人真的可以到达这种境界吗?

????事实上,慕煜北刚刚把云舒从沙发上抱起来的时候,云舒就已经醒了过来了,她一向浅眠的,要在平常的话,有人稍稍靠近她,她都能清醒过来了,可能是习惯了他那清新好闻的气息了,再加上这几天比较累,所以她就刚刚就没有一下子清醒过来了,不过稍稍一动,她还是醒了过来了,但是她也没有说话,直到这男人将她抱回床上,感觉到他好像心情好了不少,于是她才打算跟他说说话的。

????是啊,说说话,婚姻吧,越往下,越到后面,也不过是夫妻两个人说说话而已了,身边的人也就是你最亲近的人了,也是能陪你着你走得最远的人了。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云舒又低声问了一句,声音里还带着刚刚醒来的慵懒,听在慕煜北的耳中,很是受用。

????“我什么时候生气?是你自己跟我置气,还那么理直气壮的要跟我分房睡不成?”

????慕煜北一边说着,一只大手紧紧的搂着云舒那纤细的腰,一只大手则是撑着自己的脑袋,有些意味深长的盯着云舒,云舒见状,也学着他,侧过身子,也是一手支着小脑袋,一双清眸微眯着,淡淡的望着男人,夫妻两便是侧身而视,两张脸相隔着两个拳头那般的距离,你望望我,我看看你的,双方都可以感觉到对方那浅淡的气息。

????“我是看你生气了不待见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自己乖乖的消失,免得讨你嫌弃。”

????云舒挑了挑眉,轻声解释道,很奇怪,本来应该是冷战中的夫妻两,现在竟然一下子就能心平气和的躺在同一张被子里,好像在分析谈判似的。

????“以后不准闹分开睡,不管怎么样,你都只能睡在我身边。”

????男人忽然皱了皱眉,低沉地提出了要求。

????“谁让你先不搭理人的!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因为乔宇阳的事情你也这样,一声不吭的走掉,我最讨厌被人丢下的感觉,让我总想起当初被那个女人丢在街头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无助,很心酸,你没体会过,所以你不会懂。”

????云舒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黯淡了下去,虽然不明显,然而慕煜北还是能感觉到了。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别想了,现在过得好便好,嗯?”

????慕煜北低柔的安慰道。

????“那下一次你也不准这样了,不然,我就回怀山陪陪我父亲,反正他一个人也寂寞。”

????云舒扫了他一眼,低声说道。

????“你敢!那你得跟我保证离那些男人远一点,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夫人,头上还冠着我女人的名号,按理说,你还应该叫慕姚云舒,你的光辉形象时刻影响到你男人的形象,懂吗?”

????“少来唬我!你这都是什么逻辑?我是我,你是你,别人还不知道我跟你的关系呢,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各过各的,很好,再说了,我本来就跟他们没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

????“你也不担心我不好受!还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然你不干警察了,你来公司,我给你换个好职位,给我做助理,我保证每个月给你的工资是你现在的几倍,愿不愿意?”

????虽然知道她不会答应,但是慕煜北还是提了,他还是希望干脆能把她拴在身边算了,想看就看,想亲就亲,也不用担心别的男人想染指她了。

????“怎么不是你给我做助理?想让我任由你摆布,你真是打的如意算盘!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守着我的本分,当着我的警察吧,我又不缺钱花,不稀罕你那臭钱。”

????云舒轻轻一笑,微凉的指尖轻轻的朝慕煜北那被她咬伤的唇摸了去,语气放轻柔了不少,“疼吗?”

????“要我也咬你一口试试?”

????“你狗类啊?要你一口你还打算咬回去?”

????“我狗类你还不是狗类他媳妇吗?那叫什么来着?”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次!”

????“你是狗类他媳妇!”

????“慕煜北,有种你再说一次!”

????“你是狗类他媳妇!”

????“有种你再说一百次!”

????“你是狗类他媳妇,你是狗类他媳妇,你是……凭什么要听你的?我有种没种还有谁比你更清楚?”

????……

????第一次冷战,最终也不过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双方都没占得到多少便宜,云舒好像还亏了一点,答应了慕煜北两个条件,而慕煜北这个狐狸,就应付了云舒一个条件,不过被云舒这么一咬,算是双方扯平吧。

????——《假戏真婚》——

????转眼间,又是几天过去了,一直在香山这边休养的慕悠兰感觉也好了不少,跟周宇商量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搬回盛天别墅区那边了,慕悠兰已经决定继续攻读医学博士了,趁着修养的这段时间,慕悠兰打算先花一点时间温习一下之前学过的一些相关的东西,好在巩固的基础上在进行新的一轮的学习,这样可能就没有那么吃力了,学习讲究的是方法,在她看来,只有将原来的基础巩固好了,在进行下一轮的学习,可能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周宇一直都在攻读博士,明年就能毕业了,慕悠兰之前攻读了硕士研究生之后就一直没有在想博士的事情了,因为还有家庭要照顾,曼曼也还很小,嫁给周宇之后就一心想要把家庭经营好了,所以一直也都没往这方面努力了。

????搬回盛天这边的话,环境也挺好的,安静一点,因为不放心慕悠兰,周宇还请了一个保姆,周曼曼还是在香山那边由温雅静他们带着,在盛天这边可比之前的公寓好多了,至少,黄翠红好几次想探访,都被门卫给拦住了,不用说,是周宇特别交代的,对于慕悠兰,经过了这次这么大的波折之后,他周宇已经输不起了,他心里深深的明白,他已经完全没有下一次机会了,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不让慕悠兰再有任何的闪失!

????慕悠兰那宽大舒适的书房内。

????慕悠兰正端正的坐在书桌前,面前的书桌上已经摆放着满桌子的资料书籍,这些书籍都是她刚刚让周宇从之前的公寓楼拿过来的,都是一些十分珍贵的资料,但有很多东西显得已经有些生疏了,比如说英语什么的,说实话,到底是在自己的国家,能用得到英语的地方也不算很多,所以难免是有些生疏了,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太太,先生刚刚出去的时候给您熬了一些燕窝粥,刚刚还打电话回来叮嘱我记得给您端呢,您休息一下,吃一点吧,我看您都忙了一个下午了,这宝宝也要休息啊!”

????福婶端着一碗燕窝粥走了进来,福婶正是周宇刚刚雇的保姆,是一位非常和善勤快的妇人,待人也十分的亲切,慕悠兰挺喜欢她的。

????一听到福婶的声音,慕悠兰便缓缓的从书页里抬起头了,对着福婶温柔的笑了笑,“辛苦你了,福婶!先生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福婶将燕窝粥送到了慕悠兰的跟前,才笑道,“先生正在回来的路上,他去买了你喜欢吃的芋头。”

????慕悠兰点了点头,接过了燕窝粥,慢慢的吃了起来。

????将近两个月了,慕悠兰的反应有些大了,慕悠兰自己的体质也不算是很好,再加上之前的事情,所以显得有些辛苦了,周宇自己也着急,虽然慕悠兰安慰他说自己就是妇产科的医生,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但是周宇还是急得不行,这一胎比之前怀着曼曼的时候还让他心里悬乎着!精神也是高度的紧张,比如家里都已经很细心的铺上了一层防滑地毯了。

????慕悠兰刚刚把东西吃完,周宇就回来了,还给她弄来了一大堆的资料。

????“怎么那么久?你今晚上还有一个手术,不去休息一下吗?别太累了!”

????慕悠兰有些心疼的望着将那一大捆书扛进来,气喘吁吁的周宇,轻声的关切道,这一段时间周宇都已经瘦了一大圈了,原本就有些瘦了,这么一圈折腾下来,那脸瘦得很明显,慕悠兰心里也明白,多半也都是为她折腾的,从这段时间他的表现来说,慕悠兰除了感动,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了,把她伺候得跟个公主似的,虽然在别人眼里,她本来就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然而,除了疼爱自己的父母爷爷奶奶之外,也只有这个男人是真心的拿她当成公主了,不敢说是青蛙王子跟公主的故事,但至少在慕悠兰看来,这男人还是值得她去坚持去珍惜的。

????“没事,给你挑好的复习资料到了,我顺带去邮局拿了,你自己要注意休息,每天只能看四个小时的书,其他时间都给我好好的休息吧,你的身体现在可经不起折腾了。”

????周宇一边将书往书架上塞了去,一边提醒道,“这书我都放在第二层了,我的书我都清到最上面一层了,这样你也好拿一点。”

????慕悠兰点了点头,搁下了手中的笔,转过头,望着自己的丈夫忙碌的样子,好半响,才吸了口气,语气有些沉郁的开口了,“周宇,周鹏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小云那边说她尽量争取保释,至于林丽丽的事情,小云表示她也无能为力了,所以,你……”

????“阿兰,让他们接收一下教训是应该的,周鹏他们也应该醒悟了,他们还有两个孩子要养着,再这样堕落下去是不行的,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再瞎好心了,那样只会更加害了他,你也别想太多,要是因为妈的事情,你大可不必理睬,我不希望你再吃亏了。”

????周宇说的这些话让慕悠兰感到安慰,但是也感到有些伤感,就看着他这个一贯的孝子,能这么说的话,那就足以说明,他这是彻底的对他的那个妈妈黄翠红绝望了!

????慕悠兰没有在往下说了,就是有些担心而心疼的望着周宇那忙碌的背影,她为他失去了一些东西,而他也为她付出了不少,到底是患难夫妻,也许,这也就是所谓的相濡以沫吧……

????明天老云就拉云卷跟云秀出来晒晒,好像挺多妹纸中意这两朵云的号?淡定哈,嘿嘿~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