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3 满城酸意上-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43 满城酸意上

逐云之巅2017-5-5 21:45:14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43满城酸意上

????云秀此话一出,云舒不禁挑了挑眉,清淡的眸光扫了云秀一眼,看着云秀那少有的好奇的劲儿,心里不禁燃起了一丝捉弄的意头,于是揶揄的语气响起了,“怎么?我父亲是挺有意思,难不成你还打算给我当后妈了?你要当我后妈,我百分之百赞成,这段时间还当真打算给我父亲再找一个!”

????一听了云舒这话,云秀差点没喷茶,夏凌薇已经很不淡定的喷了,轻咳了几声狼狈的扯过餐纸,一边擦拭着茶渍,一边开口,“让云秀给你当后妈?云舒,你脑袋抽了吧?那么年轻的配一老头子?把你哥哥云卷介绍给云秀还差不多!”

????哥哥云卷?

????夏凌薇这话顿时就让云舒眼神一滞,这脑袋里立刻拂过了云卷那张烦忧的俊脸,好像他还在为结婚的事情烦忧着呢!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要把她这好朋友介绍给自己的哥哥的话,那云秀岂不成了她的嫂嫂吗?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这叫!

????想到这里,云舒那清冷的眸子微微一眯,溢出了些许淡淡的光华,悄然偏过头,开始很认真很仔细的将云秀上上下下打量好几遍,脑袋里又浮现出了云卷的样子,那眼神,几乎就要把云秀看得穿洞了一般,让云秀都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了!

????“云舒,别用那眼神看着我,怪让人害怕的你!”

????云秀蹙着眉瞥了云舒一记,倒是有些惊讶于刚刚夏凌薇的的话,什么哥哥云卷……

????云舒的视线渐渐的缓和了下来,唇边飞上了一抹柔和的弧度,饶有兴味的盯着云秀笑道,“薇薇说得没错,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阿秀,不然你就直接嫁给我哥好了,我哥人很好的,虽然就一当兵的,但是摸爬滚打了好些年,正牌军校优秀毕业生,现在好歹也混到了一个正团级的,跟慕煜北差不多,你之前不是见过慕煜北了吗?我哥就跟他差不多的身高体魄,不过我哥更像硬汉一点,说老实话,我觉得我哥真的挺不错的,要不是兄妹,我就中意像我哥那样的,阿秀,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对象,不妨考虑一下我哥吧,他最近被我家那父亲逼婚逼得都差点跳脚了,我父亲非要让他娶什么留洋博士,还是军部某一首长的女儿,比我哥好像还大上几岁了,我哥一千个不愿意,前些天还被我父亲变相体罚,在雨里跑了一晚上。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云舒说着,心里不禁有些同情自己的哥哥,幸亏她当初及时的拉住了慕煜北,不然,迟早她也会受到像云卷那样的待遇,那样的话,就有得她受得了。

????云秀这越是听着云舒这话,越是觉得心里有些怪异,云舒这么一说,她竟然想起了被搁浅了好些天的那个有些霸道威严的男人,秀眉轻轻一皱,红唇轻启,“你说你哥哥叫什么?”

????“当真来兴趣了?”

????云舒心里不禁一喜,一手拍上了云秀的肩头,有些小流氓的往自己怀里一拉,欣喜道,“姚云卷,我哥叫姚云卷,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坐望天外云卷云舒,可惜我手机里没他的相片,不然现在就可以先给你看看,说真的,我哥那人当真不错,目前还没发现有谁能配得上我哥的,不过你,我觉得可以,真的!阿秀,你就考虑一下吧,我哥挺温柔的,而且他很专一,老实正派,他们军部的首长很多人都像把女儿介绍给我哥的,可惜我哥说他不中意靠裙带关系,所以对那些女人心里有些小小的排斥,就看你这样子,我保准我哥会对你另眼相看,我哥说他中意安静娴雅的女子,应该说的就是像你这样的!”

????云舒心里有些激动,真的,想想,这要是云秀真的成了她的嫂嫂,那别提是多美的一件事情了!

????云卷!如果之前说什么有些怀疑而已,那么现在云秀几乎可以完全确定了,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云舒口中所说的哥哥姚云卷了!不然也不会那么巧的,父亲是军人,妹妹是警察,他也是部队的,现在仔细瞧瞧云舒那张清秀淡雅的小脸,隐隐约约也能看出有些像云卷,轮廓当真是挺像的,怎么之前她就没有看出来呢?

????这个认知让云秀惊了一把!那男人说一周之后就打结婚报告了,瞧他那说话的架势语气,那可是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眼下都过了好些天了,没两天可能他就要回来了,她难不成还真就这样嫁给他了不成?

????云秀没有说话,任由着云舒搂着她的肩头,秀眉紧锁,暗暗的垂下了眼帘,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秀!就这么说定了,不管怎么样,先见了人再说,等我哥回来我就带他出来给你看看。”

????云舒一锤定音,直接就下了决定了。

????“云舒,你总让云秀掂量一下吧。”

????夏凌薇有些无奈的瞥了云舒一眼,瞧着云秀难得小脸微微泛红。

????“行了,这事情以后再说吧,云舒,你不是局里还有事情吗?你就先回去吧,不用陪着我们了,我也就是有些闷得慌,出来走走而已,年底大家都挺忙的,你也抓紧时间把工作抓一下,好安心的休假吧。”

????“外婆情况怎么样了?好些天没有过去看看了。”

????云舒这时候也缓和了下来,清眸里淡淡的染上了一抹担忧。

????“还是老样子,自从上次你们过去之前醒过来一次之后,一直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云秀的语气有些落寞,星眸里染上了一些忧郁,每每提起蓝秀英的事情,她也就是这幅模样了。

????“别太担心,会醒过来了,顺其自然就好,我过两天会过去看看的。”

????云舒轻轻地拍了拍云秀的肩膀,低声安慰道,“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我先回去了,有空找你们聊,不然你们今晚也去帝都逛逛吧。”

????语毕,已经缓缓的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便打算离开。

????“我等下还要去疗养院那边看看,哪有什么时间,你走吧,有时间会去局里找你的。”

????云舒点了点头,“那我走了,薇薇,不然你就跟于洋商量一下,让他陪你回家一趟算了,免得自己一个人孤单,我直接让慕煜北给你们弄两张机票吧,免得到时候被动。”

????云舒说完,便是望了夏凌薇一眼,又拍了拍云秀的肩头,也不待夏凌薇回答,人已经朝门口走了去,铿锵的脚步声很快就消失在门外。

????……

????“云舒说得对,薇薇,你应该知道,虽然她那人也说不出什么担心的话来,然而,她却是放心不下你,前些天她过来看外婆的时候,我还跟她去茶庄喝了茶,那时候还聊到了你,所以今天才会特地过来看看你,你跟于洋怎么样了?”

????清淡的语气飘了过来,像一阵柔软的清风一般,听在夏凌薇的耳中忽然觉得很舒坦,云秀已经恢复了她一贯的神态,不过比起在办公室里,现在的她看起来松缓平易近人了一些,漂亮的眸子里流光四溢,幽幽的落在了夏凌薇那温婉动人的脸上。

????这么一听了云秀的话,夏凌薇心里忍不住还是忍不住轻颤了一下,她有些害怕跟云秀这样单独坐着聊天,云秀不像云舒那样,云秀更是擅长于将一个人看穿了,只单单从跟你的聊天情况之中,就很容易洞悉你的想法,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年轻的就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心理医生。

????怔了一下,夏凌薇有些慌乱的躲开了云秀那锐利的眼神,暗暗的低下头去,假装淡定的喝着茶,深深的吸了口气,才低声回答,“别瞎操心了,我们都挺好的,就是最近太累了,所以精神不太好,云舒才老担心这担心那的。”

????云秀云淡风轻的望着夏凌薇,轻轻一笑,“心理学有一门专门的学科是关于描述人说谎时会不由自主的作出的一些外在的表现,比如眼神飘忽,手指打搅合之类的,我这门学科当时拿的是优秀,薇薇。”

????听了云秀这话,夏凌薇便僵硬了起来,有些不安的抬起头朝云秀望了去,只见她那清淡的眼神正紧紧的锁着她那只端着茶杯的右手上,她也下意识的朝自己的右手望了过去,果然,只见她那右手的小指正轻轻的刮着茶杯的杯壁,她心里一跳,马上就紧紧地握住了杯子。

????说实话,云秀今天过来就一直暗地里打量夏凌薇,心里总有了一些端倪,但是又看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秀,你就别问了,让我好好的想想吧,我跟于洋真没事,可能是最近工作忙,两个人见面少了,所以总感觉心里少了什么,不太好受就是了,你跟云舒都快要赶上我妈了,明明应该是我操心你们才对!”

????夏凌薇深深的吸了口气,一下子便恢复了正常,对着云秀淡淡一笑,而云秀心头却更是疑惑了,那清眸闪烁着一丝狐疑的流光,盯着夏凌薇看了好久,不过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开始找了别的话题。

????……

????——《假戏真婚》——

????天边的夕阳一点一点的暗了下来去,广袤的天际下便又是一片灰色的苍茫,繁华的城市沉寂了片刻之后,又重新转入了新一轮的喧嚣之中,繁华的街市内车如流水人潮似海。

????沐浴在灯火绚烂之处,显得无比的富丽堂皇的冷宅。

????一脸黑色的高级轿车缓缓的驶进了那洁净的大道,大道一直通向冷宅的大门处。

????守门卫一看到那熟悉的车子,里面就恭敬的打开了门,将车子放了进去,还毕恭毕敬的朝车子里的人鞠了个躬。

????车子就在那栋高级豪宅门前不远处停了下来,坐在前方的秘书安藤一等车子停稳之后,立马就下了车,快步的来到后座打开了车门。

????“老爷,到家了!”

????温和的嗓音传了进去,坐在后座正闭着眼睛睡得安详的老人立马就清醒了过来了,正看那苍老沉寂的眼睛,扫了周围一记,苍老的声音响起,“这都天黑了?我睡了多久?”

????“老爷,您已经睡了一个多小时了,马先生的饭局我替您推掉了,您看上去很累,所以我就自作主张让司机直接把车开回来了,您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不然身体迟早熬不住的!”

????安藤十分关切的开口道,这个安藤,便是冷振最忠诚的秘书了,这些年来,冷振还是多亏了他的关心照顾,冷振十分的信任他,安藤更是冷振的最得力的助手,本来冷振也想让安藤做一个经理一类的职务的,可是安藤还是更愿意待在冷振的身边伺候着,也许是因为心里想报答冷振的知遇之恩吧。

????冷振挪动了一下身子,一身的酸痛让他那有些灰白的眉毛都皱成了一团了,人老了,你不服老也不行,身体的各个部位零件也都不听使唤了!

????“嗯,这几天的事情有些赶了,撑一下就不行了,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安藤,我老了!”

????冷振感慨了一句,这才拄着手杖,小心的下了车,安藤则是伸手挡住了车顶上,不让冷振碰着,一边道,“老爷,您可是一点都不老,您就是太累了,体力透支了,只要好好休息一下,一定就能恢复以前那种干劲的!”

????“你什么时候也兴起说这话来安慰我了?呵,恢复就不敢想了,能在努力的撑个几年的,那就满足了。”

????冷振叹了口气,拄着拐杖缓缓的往豪宅里走了去。

????“老爷,您一定可以的!等孙小姐跟少爷回来了,您还得给他们罩着呢!”

????安藤提过座位上的公文包,紧紧的跟了上去,然而,冷振在听到安藤这话的时候,身子轻轻一颤,紧握着手杖的那枯瘦的手有些颤抖,那脚步停下来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又往前走了去。

????‘呯!’

????‘呯啪啪!’

????“出去!滚出去!不要你们理我!都滚开!”

????冷振才刚刚走上楼梯口,搂上便传来这么一阵噼里啪啦的玻璃陶瓷一类的东西碎裂声,娇喝的女声里带着一些哭腔,一听就知道是方怡暖的声音,冷振顿时就沉下了脸,皱起了眉头。

????“老爷,好像是怡暖小姐的声音,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藤也停下了脚步,诧异的朝楼上望了一眼。

????冷振目光一沉,“又是闹什么脾气了!都被她外婆还有那爸妈给惯的!”

????有些不高兴的提着脚步往上走了去。

????方怡暖那奢华漂亮的房间内。

????“暖暖,你先别气着,气坏了身体外婆还得心疼着呢!别哭啊!坐下来慢慢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芳挥了挥手示意旁边的女佣将地上的东西清理干净,旁边的女佣早就吓得发抖了,陈芳瞪了她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的,战战兢兢的抓着扫把看是打扫了起来。

????冷挽诗则是有些心烦的站在站在方怡暖旁边,“你看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动不动就闹!该不会又是因为乔宇阳的事情了吧?”

????方怡暖打小就喜欢那乔宇阳,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大学毕业之后还直接去了乔家的森威尔,本来这事情就有些让冷振不高兴的了,自己人有公司不为自己人效力,还跑到别家的去,而且还是因为那么一个根本不见得把你放在心上的男人!

????“妈,外婆!宇阳他真的不要我了,他让我辞职,你们说我都熬了这么些年了,这还不都是为了他吗?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还那么不留情面的说了那些话!”

????方怡暖此刻哪里还有什么端庄淑女的形象,脸上的妆几乎都要被哭花了,满脸泪水,一身的狼狈。

????“宇阳?你是说宇阳亲口让你辞职的?前面不是说你们都是男女朋友了吗?他都到处跟圈里的人介绍了,怎么现在这算是什么意思了?暖暖,是不是宇阳不打算让你工作,好好呆在家里了?他是不是说要娶你了?”

????陈芳这么一听,竟然就想到了这么一个意思,那眼里浮起了一些希翼的光芒,仿佛乔宇阳就要过来取方怡暖了一般,而冷挽诗则是皱着眉头,瞧着趴在床上哭得厉害的方怡暖,她倒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不是!不是!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还惦记着姚云舒那女人呢!一定是这样的,不然这几次见了那姚云舒之后就越发的对我冷漠,肯定是姚云舒跟他说了些什么!外婆!怎么办?妈!我不能失去宇阳的,我不要!”

????“姚云舒!又是她!他们不是都已经分手了吗?怎么还是藕断丝连的不成?”

????陈芳眼底浮起了一道冷光,冷声问道。

????“就是藕断丝连!宇阳都背着我见她好几次了!外婆,你说我哪一点比不上她姚云舒了?我哪一点比不上她了!为什么她都那样名声狼藉了竟然还有人把她当成宝贝一样护着!而我呢?我这么苦心的付出却得不到乔宇阳一点的回应?姚云舒有什么好!姚云舒她都已经结婚嫁给别的男人了,为什么宇阳都不死心?就连子鸣哥也是心心惦记着她!”

????方怡暖呜咽的开口,满是哭腔的语气酸得不行,床下的被单都被她哭出一片水花来。

????“哼!都是狐狸精!跟她那奶奶一样?根本就是只会抢别人的男人!气死我了!”

????看到方怡暖这样子,陈芳便立刻想起了当年的自己,眼底不禁的浮现出了一些狠光,咬了咬唇,还一手锤了一下身下的床,方怡暖哭得更加厉害了。

????冷挽诗不禁感觉到一阵心烦意乱,想起了之前跟云舒吃饭的时候那画面,她这心里也是气得很,可是她还算是会控制住情绪,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方怡暖的后背,叹了口气,“好了,都别闹了!你这样闹着能挺事吗?这样闹着乔宇阳就回愿意回到你身边?他是怎么跟你说的?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我记得前天参加那个慈善晚宴的时候,他都还跟那些人介绍说你是他的女伴呢,这要是对你没有什么心思他能这么介绍吗?是不是你做错了什么事情让他不高兴,所以冷落你了?男人都这样的,你看着还得适当的让一下他们的,就你这骄横的脾气还是得改改,在家里闹闹没什么,要出去了人家可是不怎么待见的。”

????“妈!我是你女儿!你就不能向着我这边吗?现在是我受了委屈!我本来以为让他答应我做他三个月的女朋友之后,他就会爱上我的,可是没想到宇阳三个月之期一过,他还是跟原来一样不冷不热的!前些天我还亲眼看到他跟姚云舒一起吃饭有说有笑的,还是特意抛下我跟那些客户周旋一个人过去的!外婆,你说,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暖暖,先不要着急,外婆哪天去乔家那边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看宇阳那孩子就是话少了一点,既然他都答应了你做他的女朋友,那就说明了他心里肯定是有你的,不然他也不会答应的。”

????“好了,妈,你也别这么安慰着了,我看这事情也不简单,暖暖,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回来吧,你外公早就希望你能回到冷氏了,先回到冷氏再说吧,这段时间就好好的陪在你外公身边,宇阳的事情先缓缓吧,现在撞上去也没用的,我想你们也都需要一段时间先冷静一下!好了,都别哭了,这样子要是让你外公看到了,你料着他会怎么想啊?别哭了!注意一下你的形象!”

????冷挽诗其实这心里是担忧着的,她更是担忧方怡暖的位置,之前的情况让她感到非常的焦虑不安,看着云舒跟冷振那样心平气和的处一块儿,这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这家里谁不知道那姚梦诗跟她的儿子孙子孙女们就是冷振心里的一块伤疤啊?

????所以,冷挽诗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先让方怡暖回道冷氏再说,就算今天方怡暖没有这乔宇阳的事情,她估计也要跟方怡暖摊牌让她直接回到冷氏了,她冷挽诗了不想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冷氏,她跟方子卿都已经投入了太多的心血,再加上这阵子跟欧冶合作的案子迟迟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冷振对方子卿的能力提出了质疑,已经很不高兴了,她不能再让方怡暖这里出什么岔子了!

????“妈,要什么冷静!再冷静宇阳估计这心思半分都没有了!我是好不容易才让他答应让我做他女朋友的,我不想这些心思都白费了!不然我之前的付出都算是什么啊!”

????方怡暖哭哑的嗓音,红着眼瞪着冷挽诗,很是不甘心。

????“好了!你这么瞪着我算什么回事?难道是我阻碍了你跟乔宇阳了?都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一点形象都不要了吗?能不能给我长一点志气啊!为了一个男人!你现在根本连什么都不顾了吗?天下又不止他乔宇阳一个男人,你还非他不可了?我看那个付子鸣也挺不错的,付家的地位也不必他们乔家的差到哪里去,而且那个付子鸣对你也挺好的,你就不能想一下人家付子鸣吗!什么出息这是!”

????看着方怡暖这样子,冷挽诗这心里更是烦躁异常了,她这么操心着,那都是为了谁了,怎么一点也不理解的,还为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就不能想点别的吗?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了!

????“行了,我看你也别这样数落她了,这不是正难过着吗?付子鸣是人家付子鸣,乔宇阳不就只有一个吗?依我看,乔宇阳更适合我们暖暖,重要的是,暖暖这心里头惦记的人是乔宇阳,你别是在公司受了气回来就往暖暖身上撒了,怎么说也是你唯一的女儿,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陈芳说着,又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方怡暖的后背,小心的哄道,“别哭啊,暖暖别哭,外婆会给你做主的,哭那也不挺事的。”

????“妈!你少这样宠着她了,现在都已经够让我头疼的了!可别让爸回来看到她这副德性!”

????冷挽诗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瞥了方怡暖一记,心里想骂上几句的,但是想着即使骂了也是于事无补的,心里便只有干着急了。

????“闹够了吗?胆敢这副德性害怕让我看见?讲过多少次了?瞧瞧你们惯出来的好女儿!”

????一个低沉冷锐的苍老声响起,几乎同时让三个女人吓了一跳,冷挽诗一个激灵的抬起头,只见冷振正拄着手杖就冷冷的站在门边,一脸严肃阴沉的望着她们。

????“爸……您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老爷……”

????“外公……”

????三个女人眼底都充斥着一道慌张,呐呐的开口道。

????“不回来早一点怎么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哼!”

????冷振冷哼了一声,阴沉的扫了她们一眼,便冷然转身,这家里都被这几个女人搞得乌烟瘴气的,要赶上菜市场了!要是她婶娘之类的一干人在,那就更不用说了!

????“回头把饭送我书房里,没事告诉他们别来打扰我。”

????冷振落下了这么一句,便转身走了出去,看着就知道不太高兴了,冷挽诗他们自然也不敢多说一些什么,她们可都是知道冷振的脾气的,这家里,冷振的话就是圣旨,现在大家伙都得围着他转。

????“好的,老爷,等下我就跟厨房的佣人说一声,给你做些清淡小菜吧,看着你这几天胃口也不怎么好。”

????陈方倒是反应得挺快的。

????“安藤,让厨房给我准备一碗小米粥加些小菜,你知道我的口味。”

????冷振直接下了指令了,语气有些冷淡夹着一丝淡淡的怒火,变相的拒绝了陈芳的好意。

????“是!”

????安藤应了一声,然后也跟着冷振走了出去。

????陈芳望着冷振那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又是一阵咬牙切齿,但是也都只能按捺着,要在以前,他还算对她客气点,这些年来他们两个人就是一直都是这样不冷不热的,对于她,冷振根本也就是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这个男人狠!这个男人比谁都狠!狠得变态!当初为了反抗,甚至直接去医院做了结扎手术,所以她就一直只生下了冷挽诗这么一个女儿,还是当初冷老夫人极力的促成之下才有的结果,这些年来两人虽然是夫妻,但也都是同床异梦,睡梦中这男人喊的也是别的女人的名字!几年前甚至直接分房了,看看身边的那些老夫妻,谁不是恩恩爱爱的进行着他们延续的黄昏恋,怎么她陈芳就是那么可怜!

????冷挽诗也是一脸担忧的皱着眉头看着已经空荡荡的门口,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要被你这不成器的东西要气死了!你现在再不好好的讨好你外公,这冷氏迟早要被别人夺了去!你明白吗!你以为爸爸妈妈这些年这么努力的打拼,都是为了什么吗!还不都是为了你!你真是不争气啊你!好端端的跑乔宇阳的森威尔去做什么!你要当初安安分分的呆在我们冷氏,今天你的地位说不定任谁都无法撼动了!你明白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冷氏又怎么了?有你们撑着不就行了吗?”

????陈芳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望着冷挽诗。

????“妈!你看的不远,我不怪你!可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在这样纵容着她了!再这样下去,这冷氏都变成了别人的了!你知道今天爸爸见了谁吗?”

????冷挽诗有些着急的直叹气。

????“见了谁?”

????陈芳扬起眉,问道,方怡暖也停止了哭泣,诧异的抬起头,吸了吸鼻子,望向了冷挽诗。

????“唉,爸他见了姚云舒你们知道吗!就在冷氏的楼下的广场那边,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你们知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暖暖是爸的外孙女,妈,你们可别忘了,爸他还有一个儿子呢!而且这个儿子还是堂堂的军区的一首长!他的这个儿子还有一个优秀的儿子跟一个女儿!你们明白吗!怎么你们就是不开窍呢!暖暖的虽然说现在是家里的宝贝,可是你们可要知道,暖暖也不过是一个女孩子,等爸爸退下来,你说,冷氏交到谁的手里的几率更大一点!”

????冷挽诗沉重的分析出了事情的厉害之处,让陈芳跟方怡暖皆是一惊!

????方怡暖暗暗的垂下了眼帘,想想,姚云舒现在可是嫁给了本市的商业巨亨慕煜北!撇开其他的不说,冷振本来就很是欣赏那个慕煜北的行事手段,如果云卷跟云舒因为身份不适合接手的话,那么她是有些机会,但是,难保冷振会不会将一部分的股权分到云舒他们的手里,到了云舒的手里,那就是等于到了慕煜北的手里,那还不是等于整个冷氏都直接到了慕煜北手里了?连乔宇阳都很难应付得了慕煜北,更何况她呢?

????方怡暖越想越觉得心惊胆战了,咬了咬唇,暗暗的责怪自己太过于鲁莽了!冷挽诗绝对没有说错的!就算没有慕煜北,还不允许人家挂别人的名字吗?云卷他老婆那边的呢!

????“对不起,妈!是我太莽撞了!”

????方怡暖终于缓和了下来,有些担心的望着冷挽诗!

????“休想!我告诉你们!他们休想夺走冷氏的一分一毫!有我在他们休想!”

????陈芳这么一听,当下就怒了,寒着一张老脸,拍了那大床一下,一脸的怒气!

????“妈,小声一点!别让爸听见了,不然又要记一次大过了,最近子卿在公司做事很不顺利,爸对他都有意见了,我不想中间再出什么岔子了,不然就承受不住了!暖暖,宇阳的事情你就先放一放吧,不要得不偿失了,过两天休息好了就回到冷氏上班吧,妈妈会想办法让他们安排一个好职位给你,先把公司的事情都弄熟弄懂了,争取做一番成绩出来给你外公看看。”

????方怡暖点了点头,“嗯,妈你做主吧。”

????……

????——《假戏真婚》——

????回到局里之后,云舒并没有直接回办公室,而是到各组去走走看了一下,等一圈走下来,天也都黑了,这才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了办公室,虽然是晴天,但是这太阳一下去天气立马也就冷了很多,傍晚的风挺大的,明明都是关着窗的,但是你还是可以很明显的听到外面呼啸的风声。

????局长办公室内,云舒静静的躺在办公椅里,秋水清眸淡然的望着桌上的那副钥匙,正是冷振给她的那串钥匙,神色有些落寞忧郁。

????姚毅,她的叔叔,她父亲的亲兄弟,当年分别之后,兄弟两其实还都是有联系的,其实姚毅之前在冷家过得并不好,地位很尴尬,一个私生子而已!也是受尽了白眼,再加上冷振那时候也曾经颓废过一段时光,可想而知,姚毅的日子还能好过到哪里去?

????不过还好,后面冷振突然觉悟了过来,开始重新振作了,对姚毅也是格外地疼爱,约莫着也是不想让这唯一的联系断了去吧,可是纵然是这样,可终日忙碌的冷振又怎么能时时关注得到呢?姚毅没少挨欺负就是了。好在姚峥这个人很争气,在自己的努力之下考上了军校,成为了姚毅的榜样,后来姚毅也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警校,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警察。

????当然了,兄弟两肯定不会明白,其实他们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少不了他们父亲冷振暗中的帮助,当然,这些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的,只是后来,冷振还是没有能保住了姚毅,这也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姚毅出事之后,冷振曾经三个月卧床不起,自从那以后,冷振整个人就好像死过去了,没有什么生气,整个人也冷淡了不少。

????这些事情云舒当然还是知道的,可是,她又能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呢?毕竟,冷振对父亲跟奶奶造成的伤害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的啊,云舒有时也有那么一些冲动想直接给新加坡那边打一个电话,想让姚梦诗回来看看,就算不是为了冷振,那也是为了姚毅,自打姚毅走后的十多年的岁月里,姚梦诗可是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的,所以她连上姚毅坟头上一柱清香的勇气都没有,那可是自己的儿子啊,白发人送黑发人,要本来就已经支离破碎的她怎么去承受呢?

????姚梦诗绝对是恨冷振的,云舒不知道她对冷振的恨能有多深,她只知道,每次一提起冷振,姚梦诗几乎就要崩溃!

????该怎么办呢?

????云舒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一刻,她忽然想找一个人好好的倾诉合计了,或者该跟她的哥哥云卷说一下了,云卷对冷振的印象也不是很好,但至少不像自己的父亲那样强硬不留情面,云舒承认,她是有些心疼冷振的,她做不到那般的冷漠,毕竟血浓于水啊!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想着,今晚上回去给男人合计一下吧,男人主意挺多的,说不定还能提一些什么建议了,而且,这些事情也应该让他知道的,夫妻了都!不是吗?他之前还询问过的,就那天把那把口琴还给她的时候,那时候,她很清楚的记得,她好像还敷衍了他了!

????‘咚咚咚!’

????就在云舒挣扎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

????云舒很快就将所有的情绪收敛了起来,淡淡的朝门口应了一句。

????门打开了,站在外面的人正是陈沛文陈局长!

????一脸平易近人的笑意。

????“怎么?还在忙着?我是不是打搅了你的工作了?你可以不用管我!先把工作完成吧!我一个人坐坐等一下吧!”

????陈局长一边说着,一边朝沙发便走了去,他已经换了一身便装的,一身西装穿在他那显得有些臃肿的身上倒是显得还挺合身的。

????“陈叔叔!您过来了!”

????云舒利落的站了起来,连忙走过去泡茶倒水的。

????“好长的一段时间没回这里看看了,想当初,我也是待在这里好多年了!”

????陈局长忽然低声的感慨道。

????老云的完结文《盛世军婚》妹纸们没看过的可以去瞧一瞧哈~风格跟这部差不多滴~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