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1 不堪的往事-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41 不堪的往事

逐云之巅2017-5-5 21:45:4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41不堪的往事

????夜渐深,灯渐暗,外面的世界在凛冽的寒风的侵袭之下越发的寒冷,坐在书房的书桌前,侧目往落地窗边望去的话,还是隐隐约约的看到那摇曳在风中倒影过来的漆黑斑驳的树影,看着觉得外面的风应该是挺大的。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云舒轻轻的吸了口气,起身朝落地窗走了过去,将窗帘尽数的拉上了,然后才又倒了杯热水坐了回去,喝了几口,才继续翻看她手上的资料,手里的笔也在不停的勾勾画画,书页上已经用那苍劲飘逸的字体标注出了许多需要注意的地方,清秀的小脸绷得很紧,幽深的眸子里沉淀着一丝浅浅的沉郁,对照翻看着旁边的另一叠资料,神态显得有些冷冽,但依然还是一丝不苟的。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杯子里的水都已经凉透了,这时候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云舒一手接了过来,一手依然还在抓着笔。

????“喂?”

????“小云,是我郑伯,瞧着你书房的灯还亮着,就给你熬了点汤,你晚饭没吃多少,就喝一点吧,我给你端上来了,就在门外。”

????是郑伯,这位慈祥的老人自打过翠园这边之后便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慕煜北跟云舒了,夫妻两的饮食起居都是由他一手包办了,云舒也省了不少的心思,被这么伺候着,云舒几乎都要感觉自己成了自己父亲口中所说的资本主义纨绔子弟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一个管家确实轻松了不少,像她跟慕煜北的话,两人平日里都是比较忙的,这翠园又是这么宽广,要让他们两个自己操心打理着,那也是相当吃力的一件事情,不然云舒也不会让慕煜北给怀山那边的姚首长找一个管家了。

????“门没锁,您直接进来就好了,我在书房。”

????云舒轻声回了一句,然后便挂上了电话,不一会儿,隐约的听到一阵开门声,接着书房门口也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请进!”

????‘咔!’的一声,门开了。

????云舒缓缓的从文件里抬起头,朝书房门口望了去,只见郑伯手里正端着一个托盘出现在门边了,托盘里是一大碗热气腾腾直冒的汤,边上还搁着一个小碗。

????“郑伯。”

????云舒礼貌的朝郑伯笑了笑。

????郑伯脸上尽是挂着满脸和蔼的笑容,略显苍老的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但是眼睛却很明亮,看着慕煜北或者云舒他们的时候,那眼神就好像看自己的孙子孙女似的,云舒很尊敬这位郑伯。

????“还在忙吧?少爷还没回来吗?”

????郑伯扫了书房一圈,又偏过头望了那紧闭着的卧室的门一眼,问道。

????“嗯,可能晚点吧,年底了事情比较多。”

????云舒轻声回答。

????郑伯点了点头,端着汤走了过来,搁到了云舒的书桌上。

????“这是阿兰小姐特意吩咐说要给你熬的,不会像那些药那么苦了,放心吧,养生药膳类的,适合你跟少爷,我就不打扰你了,赶紧趁热喝了吧!别忙太晚了,年轻人都不怎么注意身体,这到老了可是要吃苦头喽!”

????“谢谢郑伯,郑伯也早些休息吧!”

????云舒对着郑伯淡淡一笑,郑伯这才又缓缓的退了出去。

????听到外面轻轻的一个关门声,云舒才收回了视线,清淡如风的眼神落在了手边的那一大碗清汤上,香气四溢,闻上去挺诱人的,一点也不觉得油腻,想着这郑伯真是有心了。

????轻轻的合上了手里手里的文件,小心的整理好,往公文包里装了去,然后便下意识的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时针都已经指向深夜十点半了,男人还没见踪影呢,刚刚已经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电话那头很吵,也不知道她说的话男人有没有听清楚。

????似乎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模式了,结婚这么久以来,差不多四个多月了吧,夫妻俩过的生活也都是这样的模式了,一天忙到晚的,可是不管多晚,她也都习惯了等他回来才会入睡,尤其是这次集训回来之后,云舒总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了一些什么样的变化了,可是具体的,她又说不出来,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有些怪异就是了。

????伸了个懒腰,才伸手盛汤,说来还真有些饿了,忙碌了一晚上了。

????是莲藕排骨清汤,里面应该是放了一些药材进去了,香气袭来的时候夹着一股若有若无的中药香,不明显,味道也挺不错的,云舒一下子就喝下了一碗,正准备喝下第二碗的时候,忽然书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云舒立刻警惕的朝门边望了过去,只见慕煜北正缓缓的朝她走了过来,身上的外套早脱了,领来也撤下来了,只穿了一件天蓝色的衬衫,正是云舒那天给他买的,想想那天早上跟他说的时候,这男人明明乐得不行,偏偏就是还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那件粉红色的衬衫,任凭云舒怎么说,他就是不给面子,似乎不愿意穿,后来云舒说要拿给云卷看看,那男人又不给,直接就压衣柜底下了。

????“怎么这么晚?”

????慕煜北还没走近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酒气就弥漫而来,还夹着一股俗气的香水味,是女人的香水味,云舒这下子便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了。

????“跟南宫逸去酒吧那边喝了几杯,怎么还没睡?什么好东西?郑伯煮的吗?”

????慕煜北在她身旁停下了脚步,漆黑的眼神深邃而柔和,轻轻扫了云舒一眼,大手一伸,接过了云舒手上刚刚盛好的汤,几口喝光光,又把碗递到云舒跟前,云舒不禁无语的白了他一眼,又给他盛了一碗。

????“阿雅没跟你一块回来吗?刚刚妈还打电话过来问阿雅是否还要回香山,你们有没有打电话回去跟他们说一声?”

????慕煜北又几口喝下了那碗汤,动作虽然快,但是依然不失他一如既往的优雅,有时候云舒觉得吧,估计她也就是被这男人这样与生俱来般的优雅给紧紧扣住了,就移不开视线了。

????“应酬,陪顾客喝了点酒,我直接送她回房间了,妈那边我让布诺斯打电话回去了。”

????云舒点了点头,仰着头,轻轻的望着他那清俊平静的脸庞,没有错过他隐藏在眉宇间的淡淡疲惫,这几天他很忙,早出晚归的,就连晚上也是都是在书房里奋战到凌晨一点左右才入睡,电视也没时间看了,看着就是清闲起来让人嫉妒,忙碌起来让人觉得可怜的主,星眸里禁不住染上了些许清浅的心疼,轻轻的伸手给他拉了拉那褶皱的衣袖,动作挺轻柔的。

????“还要吗?”

????沙哑的嗓音中伴着一丝难得的柔和。

????慕煜北这么一听,忽然感觉特别的受用,深眸一转,微微低下眸光,居高临下的对上了她那清淡而柔和的眸子,今晚的她跟往常一样,还是穿着一身淡米色的睡袍,柔软的腰带在腰间系着,乌黑亮丽的秀发披肩而下,清秀淡雅的脸上染着一道若有若无的担心,第一次,男人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就跟自己脑海里的,幻想中的她那贤惠的样子重叠了,这会儿的她,特别像那等待着晚归的丈夫的贤惠的妻子,眼底关怀的意味不深不浅,正好,这般看着,说真的,他竟然觉得心里有点美了,真的!

????但是他掩饰得很好,这点波动的痕迹被他都尽数的隐藏眼底了,清俊的脸上一丝细微的起伏也没有,其实这心里还是暖洋洋的。

????“不要了,洗洗休息吧。”

????低柔的嗓音伴有一丝感性的深沉,说着还拉过她的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

????云舒这才缓缓的站了起来,“嗯,你去洗洗吧,一身的酒气,今晚上应该挺逍遥快活的!”

????说着又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那眼神让慕煜北看得有些不舒服。

????“什么也没干,就跟南宫逸喝喝酒而已,不然现在可以打电话问问。”

????慕煜北皱了皱眉,忍不住还是开口解释了,连他都不清楚为什么他会有些着急的解释,心里明明知道她这就是纯属简单无聊的在跟他消遣而已的。

????“行了,别说了,快点洗澡去吧,我收拾一下,很晚了,明天早起上班呢。”

????云舒浅浅一笑,看到这男人急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心情好像挺好的,一边拉过餐纸递给了慕煜北,示意他擦擦,自己则是弯下腰收拾桌子。

????“等下给我找衣服,我泡会儿。”

????男人只留下了这么一句,高大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了。

????云舒无奈的摇了摇头,望了那空荡荡的门口半响,最后只能低下头继续收拾了。

????收拾完之后,才转身回到了卧室里,倒是挺耐心的从衣柜里找出他的衣服,准备好放在浴室门边的架子上,刚好男人就围着一条浴巾开门伸手过来拿衣服了。

????云舒耐心的站在门边,等待着他收拾好,她好洗漱,没一会儿,浴室的门就开了,云舒便走了进去,男人正在悠闲的对着镜子刷牙,梳洗台上,也顺带帮云舒把牙膏都挤好了,看到云舒走进来,男人就偏过头望了她那么一眼,然后又转过脸,继续他的动作。

????云舒有些疲惫的捶了捶酸痛的肩膀,皱着眉头,漫不经心的执起了牙刷,有一下没一下的刷着……

????回到床上的时候,男人早就躺下了,看到她走过来,很体贴的帮她拉开被子,云舒一身疲倦的躺了进去,伸手将灯也关上了,而她才刚刚躺下来,肩头忽然搭上了两只大手,轻轻一个捏揉,用力得当,云舒顿时感觉特别的舒服,干脆翻身自己趴床上,让他好好的伺候自己一趟。

????“技术不错,好好给我捏捏,最近老感觉累得不行,年底一到事情多,什么都赶上了。”

????云舒有气无力的开口道,语气很清淡,但是神情却很是享受。

????“你这个局长倒是做得挺称职,前两天还跟你们总部的陈局吃饭,也没见人家像你这样拼着。”

????慕煜北低沉道,房内的灯光有些昏暗了,就是他那边的那盏壁灯还看着,昏黄的色调挺是暖和的,洒在两人的身上,漾出一层淡淡的光辉,挺温馨惬意的。

????“人家陈叔叔也有他要忙活担心的事情,反正我们可就没像你们这些做生意做老板的好命了,上头时刻盯着你,工作做不好受批评,嘶,用点力,对,就是那里!”

????“这里吗?”

????“嗯!”

????云舒舒服得昏昏欲睡了,但是忍不住又是努力地抬起眼皮,望了男人一眼,难得的卸下那一身的清冷,沙哑的嗓音伴有一些埋怨的撒娇意味,“慕煜北,你说我是不是老了?我怎么老感觉累得慌,稍微一坐久了就是一阵腰酸背痛的,拿了一晚上的笔,这肩膀也酸痛得厉害,连记忆力好像都下降了。”

????“你那是压力太大,等你休假我们就出去走走吧,放松一下。”

????“嗯,再说吧,行了,睡吧。”

????云舒一个翻身过来,缩了缩肩膀,觉得好受了不少,倒也感觉累了。

????慕煜北这才抬手关灯,睡了下来,一把将云舒搂进了怀中,随着那温软的触感传来,慕煜北这会才感觉好像心里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一样,感觉有些踏实了,于是环在她腰间的大手越发的用力了。

????“慕煜北?”

????她忽然又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嗯?”

????他淡淡的应道,嗓音沙哑略伴着一丝感性的温柔。

????“你说我是不是胖了?姐他们让郑伯给我熬了那么多的补药补品的,姐今天说我气色不错,是不是说我长胖了?阿秀说女人最美丽的时候应该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为什么我总感觉我又沧桑,老了,也胖了?你觉得吗?”

????云舒一边往慕煜北怀里蜷曲着,一边有些沉闷的对着慕煜北开口道,声音轻飘飘的,带着几分慵懒。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云舒自然也不例外,难得被伺候好了,脑袋昏呼呼的,呈现出这么一副小女儿家的样子,曾经听谁说过了,说男人跟女人都一样,只有在自己中意的人的面前才会表现出天真可爱的一面,特别像小孩子。

????听到云舒这话,黑暗之中的慕煜北忍不住轻笑了起来,漆黑的眸子清亮得跟天边的星辰似的。

????“你倒直接把你那朋友阿秀的话信奉为真理了不成?”

????“阿秀是优秀的心理医生,她的很多话都是对的。我问你问题,你就快点回答我,回答我,磨蹭什么!”

????云舒就直接说出了她的心思。

????“女人丰腴点好,再胖点也没关系,反正你都嫁了,也不用在乎老不老,胖不胖了。”

????慕煜北想了很久,才吐出了这么一句,他自己可以理解为算得上安慰的话,然而怀里的女人听了,当场就不高兴了。

????“你是说我真的老了?胖了?”

????沙哑的嗓音有些阴冷,感觉怀里那柔软的身躯似乎僵硬了起来,慕煜北马上就感觉到情况不对了。

????任何的女人绝对是不中意听到男人说她老,说她胖的,尤其是自己的男人,这一点上,姚云舒,姚局长,那也是绝对绝对不会例外的!

????“我……没有……”

????“听你这语气就不对,放开我……”

????“真没有,不信你明天自己称一下,还是跟之前一样没有什么肉感……嘶!”

????大腿上传来的疼意,让慕煜北觉得自己特别的冤!特别的委屈!

????——《假戏真婚》——

????人的心情也是因为天气而变的,就如这般阳光灿烂的日子,走过那繁华的闹市的时候,从身边走过去的人脸上都是洋溢着一股淡淡的喜悦,也许是临近年底了吧,心里有了一些希翼了,步履匆忙,脸上的笑容却很是灿烂。

????云舒大早就到了办公室了,将手头的工作交代了一下,又跑了一趟总部,心底一直沉淀着的疙瘩终于也再次浮上了心头,该要面对的事情迟早也是要面对的。

????穿过挤挤攘攘的街道,一栋宏伟富丽,耸入云端的大厦便出现在了眼前,云舒站在那大厦门前淡淡的仰起头看了一眼,眼底竟然拂过一道浅淡无痕的不屑,步履轻盈的走上前去……

????冷氏高级会议室内。

????一名身材枯瘦的老人就坐在主位上,精锐冷寂的双眼仿佛那经过了无数岁月荡涤却越来越锋利的寒剑,脸上是一副威压中带着冷冽的愤怒的表情,下面坐着的一圈高级主管经理一类的男男女女都被吓得噤若寒蝉,包括脸冷挽诗,方子卿在内的人,都不敢抬头看那位老人,会议室里顿时冷冽如同腊月的冰窖一般,冷得让人觉得生疼。

????这时候,会议室的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我不是跟你们说过开会的时候不要打断吗?这话也没听进去?”

????冷淡的声音响起,明明听着觉得很平淡,可是还是让人不住让人轻颤了起来,这位老人在他们眼里却对可以比拟那洪水猛兽的!老人一边说着,那冷锐的鹰眸也朝门边望了过去。

????助理安藤顿时一颤,身后都出了一身的冷汗,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朝老人走了过去,轻轻的凑到老人的耳边,低声开口道,“老爷,云舒小姐来了,我刚刚回来刚好碰见了她在下面,她说找您有点事情,我本来想直接带她上来的,但是她说她在下面的小广场的长椅那边等您,您看?”

????安藤的话一落,明显地感觉到身旁的老人那身子顿时就僵硬了起来,苍老的眼底拂过一道隐忍的波澜,转瞬即逝,扶着手杖,缓缓的站了起来,一句话也没说,步履坚定的朝门口走了去,看都没看那些人一眼。

????老实说,在云舒的心里,每次见到这个老人,她心里都是复杂的,曾经有怨也有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忽然也就发现这些情绪都淡去了许多,剩下的,便不过是一阵淡淡的惆怅落寞而已。

????“云舒小姐!”

????安藤朝云舒鞠了个躬问候道。

????云舒淡淡的点了点头,清冷淡定的眸光却是落在安腾身旁那位枯瘦一脸沧桑却依然一身的威压锐气的老人的身上,微微卷起的睫毛闪动了几下,终于垂下了眼帘,伸手指了指身边的位置,沙哑的嗓音响起,“坐吧。”

????此时正值中午时分,太阳的光线挺耀眼的,温热的光线照在人的身上不禁让人觉得一阵暖洋洋的。

????冷振逆光而站,淡淡的光辉将他笼罩住,枯瘦的身躯更是显得单薄了,仿佛那摇曳在风中的枯枝老叶一般,轻咳几声,然后拄着手杖缓缓的走了过去,悄悄的在云舒身边坐了下来,安腾早就识相的退到一旁望风去了。

????“听安藤说你找我有事,怎么了?”

????冷振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他这心里头早就翻滚着汹涌的浪花了。

????十多年了,他的这个孙女始终不愿意亲近他,当然,还有他的孙子,甚至儿子,那会儿年少轻狂犯下了错,他冷振终极一生的想去弥补都已经来不及了。

????云舒偏过头,淡淡的望着眼前这位老人,心底拂过了一道黯然。

????“那个房子的钥匙可以给我吗?我想进去看看,有些事情想重新调查一下。”

????云舒很直接的提出了自己的请求,清眸里平淡无波,很是平静。

????冷振转过头,锐利的眸子微微眯起,十分认真的打量着坐在他身旁的云舒,几年不见,她已经长大了,也成熟了,没有了当初那般的青涩,模样有些像她当年的奶奶,看着看着,冷振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恍惚了起来。

????云舒也察觉到了冷振出神了,但是她并没有打断他,直到良久之后,冷振才淡淡的将视线收了回来,枯枝一般苍老的手往衣袋里伸了去,缓缓的掏出了一串钥匙,递给了云舒,苍老的声音萧瑟如那凛冽的寒风一般,“那些警察前前后后都查过了好多次了,每次都说是意外,都十多年了,你还想怎么查?”

????“你也觉得是意外的吗?还是你本来就直接认定是意外了!怎么这么巧,这火早不起晚不起,偏偏是婶婶被诊断出怀孕之后就起了?偏偏是叔叔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起了?我不相信这是一场意外!叔叔当年一定是找到了什么蛛丝马迹所以才会……”

????云舒说到这里,喉咙忽然有些梗塞了,苦楚得难受,心口上那道刚刚沉睡的伤口再次疼痛了起来。

????“他也是你的儿子,婶婶也是你的儿媳,还有你那未来的出世的孙子,你怎么就不觉得心痛吗?”

????“要心痛有用的话,爷爷现在估计也不会再有机会坐在这里跟你说话了,木木……”

????“不要叫我木木……那个名字早就不用了,你还是直接叫我姚云舒吧,这样我听了也许会舒坦一点,我还不够资格做你的孙女。”

????云舒那冷漠的语气传来,仿佛腊月的风一般,很冷,冷得很纯粹。

????“爷爷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事,我也不奢望你们都能原谅我,是我对不起你们的奶奶,但是不管怎么说,你跟阿卷始终都是冷氏的孩子,还有你们的父亲,我还是希望你们都回来认主归宗,我撑着冷氏这么多年,也累了,不想再承担下去了,我这些年这样隐忍的摸爬滚打,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你奶奶永远都不会给我解释的机会,更别提什么弥补!”

????冷振说着,深深的叹了口气,眼底闪过了一抹自嘲,但很快就沉寂了下来,恢复了原本的平静。

????“不用了,我们都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那样高贵的身份不适合我们,你还是直接留给方怡暖好了,父亲并不想见你,哥哥也几乎记不得还有你这个爷爷,至于我,已经无所谓了,你们一家子我们不打算掺和进去了,奶奶跟她先生很好,一直定居新加坡也不打算回来了,如果还念些情分的话,我希望你能将这件事情保密,我不想让他们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你们家族的争夺战其实没有必要波及我们的,当初奶奶还以为把叔叔留在你身边会让他过得好一点,没想到……”

????云舒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脸上却挂着一丝讽刺的笑意。

????冷振一听到云舒的话,身子便一点一点的僵硬了起来,周围仿佛有一道淡淡的阴霾正在悄悄的蔓延而来,两个人的周围笼罩上了一股令人压抑的悲伤。

????“你奶奶……身体都没问题吧?她有没有回来看看?”

????冷振压低了嗓音,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苍凉。

????“前几个月回来过一次,感染了风寒,住院几天好了之后就直接回新加坡了。”

????云舒淡淡回道。

????而,冷振一听,只是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了,云舒那清冷的视线一转,落在了他枯瘦的后背上,苍凉的背影看着既是孤独又是可怜,然而她也只是淡淡一笑,心里的苦涩好像消散了一些,但她也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她还能跟他说些什么。

????冷振跟姚梦诗还有陈芳之间的事情太过于的复杂了,云舒不知道明明当初她的这个所谓的爷爷家里都娶了貌美如花,有权有势的陈芳,为什么还会去招惹姚梦诗,姚梦诗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就这样被他骗了十多年之后,才知道冷振其实已经结婚的消息,那时候,姚峥都已经十多岁了,弟弟姚毅也会走路了,姚毅应该是叫冷姚毅的,冷振后面只给他加了一个冷姓而已,后来,东窗事发之后,冷家的人极力的排挤姚梦诗,姚梦诗曾经被折磨得几乎要香消玉殒,尤其是陈芳,下手之狠,令人发指,冷振被软禁,姚峥姚毅被当时的冷夫人夺回,夺子大战拉开序幕,姚梦诗势单力薄并没有办法跟冷家的人斗,失去了爱情也失去了孩子,曾经一度想寻死,后来,不知道冷振用了什么办法,才让冷家的人把姚峥还给了姚梦诗,姚毅则是被留在了冷家,冷振还偷偷的给姚梦诗他们母子留了一大笔的钱,姚梦诗离开了锦阳城,一个人将姚峥拉扯大了,姚峥很争气的考上了军校,后来,姚梦诗认识了她现在的先生,在姚峥的支持之下,才移居新加坡的。

????那算是一段很沉重的豪门恩怨了,王子跟灰姑娘的故事,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灰姑娘最后都能如愿的嫁给了王子,显然,姚梦诗就是这样的悲剧,一直活在谎言之中,并且深爱着冷振不能自拔。云舒也是很久以前听姚梦诗提起过一次,大致也就知道这些了,那段岁月,曾经是很多人的噩梦,至少,姚梦诗现在都不能坦然的接受,这段往事,无论是在谁的心里都不愿意再提起的,所以,连云卷也都是不清不楚的,姚峥,更是连提都不愿意提了。

????在云舒回忆这段冗长而沉重的往事的时候,冷振可能也是在回忆着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吧,脸色不太对,深眸里异常的沉寂。

????仿佛一个世纪那般的长久,耳边终于传来了冷振的声音,“你父亲还有你哥哥都还好吧?听说阿卷已经调回A市了,你现在也是城北那边的副局,你父亲……我想见见你们,可以吗?”

????有谁会相信冷氏那般呼风唤雨的老总裁今天会在他的孙女面前,这么卑微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实话,云舒听到他这语气,这心里头是有些轻轻地发疼的,但是,她不知道她能说些什么,对于他所做过的事,她并没有资格去评论什么,曾经在她的母亲将她跟哥哥云卷抛弃之后,她被姚峥送到冷家来寄住过一段相当长的岁月,那时候这个所谓的爷爷,倒也曾经很疼爱关心过她,可是,那时候,他跟姚毅并不经常在家,姚毅的身份在冷家也始终是处在一个尴尬的地位上,所以云舒这么一过去,可想而知了。

????后来,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云舒远远地站着,看着所发生的一切,所有的热情也就被如此的浇灭了。

????“父亲不会见你的,你应该知道,因为叔叔的事情,他心里一直恨着你,至于哥哥,他没有时间,也不见得会待见你,但我还是会跟他们说说的,至于成不成……”

????云舒觉得自己对冷振根本就恨不起来,也许,当初他心里是有苦衷的吧,这么些年了,当初也并非她亲身感受,所以没有能体会得到那种痛苦,又或许,这冷振的心里其实是一直装着姚梦诗的,她记得,小时候她曾经去过他书房找东西过,在最底下的抽屉里找到了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的,都是姚梦诗的照片,或者是姚梦诗跟他合照的照片,照片的边上都起毛了,想想,应该也是常常拿出来看的,怪不得每次去他的书房总见他那么宝贝那个盒子,锁在抽屉里,谁也不知道,要不是云舒偷偷的跑过去找他,料想着也是不会知道这一幕的。

????“我知道,谢谢你。”

????虽然心里有些失落,但是冷振还是觉得已经是看到了希翼,这些年来,他没少去怀山那边想要见姚峥一面,可惜的是,姚峥却始终不愿意见他,姚梦诗的消息仿佛就已经断了,要不是前些天好不容易安藤托侦探社拿到了消息,冷振甚至还不知道她直接定居新加坡了。

????“怡暖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她从小就倾心宇阳,我也知道,那也都是她一厢情愿的,宴会上的事情,都听说了,是陈芳她们给惯出来的,你别太放在心上,你要真心喜欢宇阳,我会让想办法让宇阳娶你的,宇阳确实是个好孩子,嫁给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冷振低沉地开口,苍老的声音里充满了坚决。

????听到这话,云舒心里怔了一下,冷然笑了笑,“不用了,她要想就留给她吧,我不需要了。”

????“你要中意,就不要轻易放弃,怡暖那性子就是被她外婆跟她爸妈惯出来的,成不了事,你不用让着她。”

????冷振那古井无波的眼神扫过了云舒那清丽的容颜,眼底飞快地掠过了一丝隐忍的难以察觉的慈爱,但这一切都被他那沉寂的语调掩盖了下去,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那串钥匙的云舒,自然也是没有发现的。

????“我已经结婚了,所以,乔宇阳对我来说,早就成为了过去,谁中意,谁就拿去吧,我早就不需要了!”

????云舒抬起头,望向了那遥远的天外,语气飘悠悠的,听起来很是不真实。

????不意外的,冷振立马就被云舒的话给震住了,漆黑如墨的眼神染着一丝锐利的幽光,紧紧的盯着云舒,“你说什么?”

????“我说我已经结婚了,不需要你的好意了,乔宇阳谁中意谁就拿去吧,希望你以后能管管你家里的人,不要再让她们搞什么小动作,不然,我是绝对不会留情的,关于重新调查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保密,今后有什么需要的地方,请你务必尽力的配合我们警方。”

????云舒终于还是转移了话题,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在说些什么了,因为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冷振是个明白人,自然能听得出云舒的意思,很识相的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

????“你放心,爷爷谁也不说,你叔叔的房间一直都锁着,没有人进去过,我就是担心他们会弄乱了他的东西,所以他一走,我就让人把他的房间都给封住了,至于那个宅子,那场大火早就烧得一干二净了,想要找到什么蛛丝马迹,约摸着也是不太可能的,你过去的时候,把安藤也带上吧,他应该会对你有所帮助的。”

????“叔叔的东西都没人动过吗?你确定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动过他的东西?”

????云舒疑惑的眯起眼,淡淡的问了一句。

????“刚刚开始,这家里的人倒都反对我封了那个房间,但是我还是封上了,钥匙就是我拿着,连我自己也都没有再进去过,你改天要想进去看看,可以直接过来找我拿钥匙,现在那把钥匙,我并没有直接带在身上。”

????冷振说完便叹了口气,乍然抬起头,也顺着云舒那清淡的视线望天边望了去,即使是沐浴在这样温暖的阳光底下,他也还是依然觉得有些冷,心冷,他的心这些年都是这么一直的冷着,今后,也许还是这样一直冷下去,直到他呼吸停止的那一刻。

????年轻的时候失去了挚爱的人,老的时候,失去了他寄托以希望的儿子,断了一切与她的联系,想来,他冷振这一生也不过是如此而已,想了想,终于还是扬起嘴角,笑了笑,“这太阳,要是能一直都这么晒着,人铁定也就少了很多烦恼了,有什么事就直接过来找我,你可以直接上去的,我老了,经不起折腾了,这太阳,晒着我不适合,我上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这冬天的太阳,晒多了也不好,哪一天想到我这个爷爷,就一起吃顿饭吧,就我们两个……”

????冷振的声音一落,那枯瘦的黑色的身影已经迎着那金灿灿的阳光走了去,那孤寂苍凉的身影,云舒这么看着,仿佛就看到了一片枯黄的老叶飘荡在空气中,随时都有可能被那抹绚丽的光线吸进去一般……

????云舒就这么一直看着,一直看着,看着冷振那消失在广场尽头的身影,忽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心里轻轻地一颤,内心深处传来了一道淡淡的微疼,也许,他并不是那样的可恨,至少,对于她自己,云舒来说,这个所谓的爷爷,还能勉强叫上一句的,可是,对于他的事情上,她还真的能坦然面对吗?又或者是,对姚梦诗,对她的父亲姚峥,对已经离开的姚毅来说呢?

????……

????“安藤……”

????在走回办公室的走道里,冷振忽然喊了身后的安藤一声。

????“老爷,怎么了?”

????安藤十分恭敬的迎了上去。

????“把孩子们的事都给我查查,为什么很多事情都没有听到消息?”

????安藤点了点头,自然是知道冷振口中所说的孩子们,指的是谁了!只怕也就是时常让他倍感无奈的那两朵云了吧!

????跟在冷振身边多年了,唯一能摸到冷振那些心事的,只怕也就是这安藤了。

????现在,妹纸们应该知道冷振跟云舒的关系了吧?其实,我觉得冷振跟姚梦诗之间的事情让我写起来非常的沉重,我承认我是偏向于冷振的,唉…对了,妹纸们,那个评价票别给老云投,浪费钱,不如换几朵小花送给我吧,那个评价票都是给书院的,作者貌似没份拿,老实说,妹纸们直接支持老云的正版老云就很高兴了,啥也不说了,爱你们不解释~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