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7 雨夜再遇中-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37 雨夜再遇中

逐云之巅2017-5-5 21:44:43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37雨夜再遇中

????黄翠红这心里确实就有了一些怨气了,虽然绕了一圈之后,她也知道自己是有些过分了,但是现在林丽丽还在监狱里呆着,家里的那两个孙子又一直吵着要妈妈,黄翠红不免是有些心烦意乱的了再加上林丽丽还是她老家的女子,这些年来待在她身边也是深得她的心的,要说就是单凭这么一件事情让她丢开林丽丽不管了,那也是很牵强的,更何况,她还是她黄翠红的儿媳呢,那两个孙子的妈妈!

????黄翠红越想就越是头痛,对于林丽丽的这次的做法她也是很不赞同的,再怎么说,那好歹也是她的孙子啊,周宇还没有儿子要这一胎是个男娃,那可怎么办?虽然她很是不待见慕悠兰,可是她肚子里的孙子,她那是不能不在乎的!现在一这么想着,这心里头就对林丽丽有些怨了!这个林丽丽太不分事情轻重了,现在可是非常时期!

????无奈又怨怒的望着周宇早已经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黄翠红低下头想了很久,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周宇不买账,而且周正德除了整天数落她根本就不管事情,她现在也是有心无力了!提着手里沉甸甸的保温瓶,思考了一番,终于只能狠下心,就去求那个慕悠兰看看吧,平日里感觉她也没敢跟她怎么硬,这次应该也不会太为难林丽丽的!

????黄翠红是这么想着,于是便拉了拉衣服,整理了一下,脸上的阴霾慢慢的隐藏了下去,提着那个保温瓶,转身朝那长长的走道尽头走了去,走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然而,黄翠红的仅存的希望却被粉碎了……

????只见很快的走到了护士站那里,想要询问慕悠兰的病房,因为之前太过于的匆忙,已经忘记了慕悠兰在哪个病房了,这边的医院那些病房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虽然知道慕悠兰是在高级病房里,可是她也仍旧没有什么印象。

????“哎,我想问一下慕悠兰是在哪个病房的!”

????突兀而有些尖锐的语气一点也不像求别人办事的样子,坐在桌子前查看登记本的护士有些反感的抬起头望了一身雍容浮肿的黄翠红一眼,语气也就没有那么友善了,要想别人尊重你,对你友善,首先你就要尊重别人,对别人友善!黄翠红显然就是不知道这个道理了!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样子,嚣张拔横习惯了!

????“这位奶奶!我们科室好几百个病人呢,你能不能把你的信息提供的详细一点!”

????小护士显然也是伶牙俐齿类的,不是吃素的,有些厌恶的扫着黄翠红,很是不客气的开口。

????“你这什么态度啊!护士都是你这样的态度吗?像什么样!小心我去你们院长那里告你们!”

????黄翠红有些愤怒的瞪着那名小护士,想她也不过是五十来岁,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直接成为奶奶,她当然是很愤怒了,女人的年龄绝对是一个很让人敏感的问题,对黄翠红这样的女人来说也绝对是不例外的。

????小护士缓缓的低下了头,虽然有些反感,但是为了这种女人而丢去一份工作,那是非常不值得的!

????“什么时候送进来的?高级病房还是普通病房?叫什么名字?”

????小护士压下胸口的怒气,不冷不热的开口问道。

????本来黄翠红还想说上小护士几句的,可是现在意识到身上还有事情,手里的粥可能都凉了,所以也就暂时放下了,又是狠狠的瞪了小护士一眼,才尖声的开口,“昨天送进来的!高级病房,叫慕悠兰!赶快给我找找!我还得赶着时间呢!”

????谁知,黄翠红才刚刚报完这一大串的信息,那个小护士便冷笑了一声,抬起头望着黄翠红道,“哦,你是想去探望慕主任啊?很抱歉,她才刚刚打完针需要安静,周主任也说了不准任何人打扰她!”

????没错的,周宇刚刚转过拐角便给护士站挂了一个电话,让她们拦住黄翠红,免得打扰到了慕悠兰,相信慕悠兰是绝对不想见到黄翠红的,周宇早就料到了这黄翠红走他这一关不成,肯定是会直接去找慕悠兰的,现在慕悠兰需要静养,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所以他才千万要阻止住黄翠红,看着让慕悠兰再在医院里休养几天看看情况,稳定之后干脆就直接回家吧,盛天别墅区那边黄翠红她们是进不去的,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什么!竟然不准我进去!我进去探望我儿媳妇碍着你们了?我煮了一些肉粥,要送去给她喝,我不吵她就是了,你赶紧告诉我她在哪个病房,不然这粥都要冷了!”

????黄翠红禁不住又大声的开口了。

????“抱歉这位女士!这里是医院,禁止大声喧哗,病人刚刚打完针,需要绝对安静的休息,否则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担待不起,周主任也特意吩咐了,如果你是为了病人好,希望你能配合!”

????小护士那语气很坚决,差点听得黄翠红没气死,小护士话一落,旁边的几个护士也在帮腔着,黄翠红顿时无话可说了,只能愤愤不平的提着东西转身走了!临走的时候还怒斥了护士们的态度差!

????看着黄翠红灰溜溜离去的身影,几个护士才笑了起来。

????护士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慕悠兰正躺在病床上翻看着杂志。

????“慕主任,周主任让我给您送一些新的杂志过来!”

????一名清秀的小护士一脸笑意的捧着几本杂志走了过来。

????慕悠兰缓缓的从书页里抬起头,望向了那名护士,轻轻一笑,欣然点头感谢道,“谢谢你,辛苦了!这天都黑了吧?怎么感觉到好像有些冷了?外面又降温了吗?”

????“是的,慕主任,天已经黑了,天确实有些冷,看着好像要下雨的趋势,我帮您把房里的温度调高吧!”

????慕悠兰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护士递过来的杂志。

????“对了,慕主任,刚刚您的婆婆过来了,说煮了粥拿给你,不过之前周主任招呼过不让别人进来打扰你,所以我们就拦住了她。”

????护士一边给慕悠兰调高房内的温度,一边开口道。

????黄翠红?她过来做什么?还煮了粥?

????慕悠兰冷然一笑,偏头想了想,她可不认为黄翠红有那么好心,细想来,那估计也只有因为那个林丽丽的事情了,应该是过来找她,想让她放过那个林丽丽吧?

????“以后她过来直接帮我拦住她吧,就说我需要静养,不能受打扰!”

????“好的!慕主任!那我先出去了,您有什么需要就直接按铃!”

????……

????周宇竟然直接让护士把人拦在外面了,这让慕悠兰有些诧异了,事实上,这次从她清醒过来之后,她好像就觉得周宇好像有些变了,其实,说离婚也不过是放狠话而已,慕悠兰承认自己依然还是那么深爱着周宇,她忘不了他们一起奔锦阳城图书馆里专研的场景,也忘不了一起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岁月,要找到一个合拍的人,那是很不容易的,不想那么快就放弃了,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好像挺犯贱的,可是,在爱情的道路上,又有谁能一帆风顺呢?要是那么轻易就放弃了,那还有什么资格谈感情?

????——《假戏真婚》——

????一天就在这样忙碌的情况下过去了,尽管天气异常的寒冷,寒风凛冽如霜的,却不能阻止了人们那奔波的脚步,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里,勤劳的人们早已经习惯了忙碌的日子。

????锦阳城城北区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内。

????云舒正在专心致志的批阅着文件,左手边堆积着一层厚厚的文件,出去两个多月这么一回来,文件堆积如山,有得她忙活了,跟云秀吃晚饭之后,又把资料给军部那边送了过去,原本是打算回香山军区大院那边看看的,可是这心里一想,今早助理一见她进门,就抱了一大堆的文件过来了,都要等着她处理呢,很无奈,想到这一点只好又赶回了局里,开始跟那堆文件奋斗了。

????一份文件终于批阅完了,隐约的感觉到腰间,肩膀处都传来了一阵酸痛,云舒禁不住伸了个懒腰,抬起手腕一看,才知道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外面早已经是灯火辉煌了,局里静悄悄的一片,同志们应该都下班了吧。

????茶杯里的茶早就凉透了,云舒浅浅的喝了一口,才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没想到手机竟然没电了,只能随手将手机丢进了公文包里,开始收拾桌上的文件,明天又是难得的休息日,这些东西只能收拾回去做了。

????从局里出来的时候,天上正飘着毛毛细雨,将昏暗的路灯光都笼罩一片灰蒙蒙之中,地面已经潮湿了,凛冽的寒风一阵接着一阵,就那么站在不打伞,没一下子头发跟肩头都沾满了雨丝。

????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云舒走出办公室之后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开车过来,手机又没电了,男人说他好像今晚有应酬,不然也可以叫他过来接自己,云舒倒是忘记了男人在医院门口说了今晚要过来接她了,所以掂量了一番,云舒还是打算走后门好了,那边离城北区的几条繁华的街道更近一点,反正明天也得空不用上班,干脆过去逛逛好了,看看有没有什么看中的东西。

????尽管是冷雨夜,但是一点也没有将人们的好心境冷去半分,再加上又是临近年底了,有很多人已经开始置办年货什么的了,云舒提着公文包孤零零的在宽阔的街道上走着,黑色的风衣上早就沾染了一层厚厚的雨丝,已经有些湿了,身子感觉冷冷的一片,额前垂落的刘海早就凌乱不堪了。

????云舒倒也没有白逛,从橱窗里看到新款出来的男士衬衫挺不错的,男人家里的那些衬衫不是什么白色就是黑色,云舒自己看得都觉得不是很顺眼,于是一口气给男人买了三件,什么天蓝色,灰色,粉红色,管他呢,先买回去让他穿上再说,花了她将近两个月的工资,然后又去书店逛了一下,买了几本书,这时候两手已经满满的是东西了,云舒才不打算再逛下去了。

????徐徐停下前行的脚步,肚子传来的一阵阵的饥饿感让她皱了皱眉,四处看了看,便找了一家餐厅坐了下来,只不过为什么看着这家餐厅好像挺眼熟了,应该是之前来过了吧。

????不过云舒也没有想太多,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点了一份咖哩饭还有一些清淡的小菜,就这么将就一晚吧。

????点完了菜,云舒便静静的坐在位置上,悠闲地偏过头,望着玻璃窗外的世界,灯火绚丽迷人,在这样的安静的雨夜里,这座城市似乎变得格外的神秘了,事实上,云舒是很少有时间像这样娴静的坐下来默默的观看,感受这座城市的。

????云舒说着怎么的她就感觉到这个餐厅熟悉了,当一阵熟悉而遥远的气息袭来的时候,云舒总算想起来,她之前好像是来过几次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乔宇阳酷爱吃咖哩饭,这家餐厅的咖哩的口味特别让乔宇阳满意,之前好几次回国的时候,乔宇阳都带她过来了,她自己还特地又过来一两次,为的就是能做出相同口味的咖哩饭,不用说,做的这些都是为一个男人,一个叫做乔宇阳的男人。

????咖哩饭还是那个味道,这里的气氛也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只不过是人变化大了,一切都物是人非的感觉。

????“吃来吃去,还是习惯这里的咖哩饭的味道,跟你做出来的一样。”

????对面的乔宇阳说这话的时候,冷漠的脸上是有些缓和的,没想到今夜又能遇见她了,不,准确的说不是遇见,而是他特地赶过来的,徐海跟他说云舒小姐就在餐厅里的时候,他就在附近,两个多月没有了她的消息,不知为什么心里好像感觉少一些什么了,就是单纯的想见见而已,所以他边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赶过来了,正好也没有吃饭,竟然也点了跟她一样的菜,还有咖哩饭,就坐在她的对面。

????在这里遇到乔宇阳,云舒是意外的,不过这次见到乔宇阳她竟然发现自己这心里已经很平静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雨夜的原因,她也不明白自己今晚怎么走着走着,竟然就逛到这边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舒淡淡的问了一句,清淡的眼神好像清凉的秋水一般,扫过了乔宇阳那冷冽的俊脸,语气很是平淡,平淡得云舒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难不成这两个多月以来,她这性子都被打磨成这样了不成?

????“过来谈一笔生意,听到徐海说你在这里,就过来看看。”

????乔宇阳也不隐瞒,漆黑的瞳孔凝聚着一些看不清的黑色旋涡,云舒看不懂那是些什么,可是云舒竟然从里面看到一些淡淡的落寞,不可否认,他好像又比之前瘦了很多。

????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说上次的事情,云舒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她怎么就没有像上次一样想直接走掉了,而是坦然的坐在这里,继续吃她的饭,对面的乔宇阳也是这样的,感觉好像就回到之前他们没有分开的时候的时光,那时候的他们好像也是这样,两个人点了同样的菜,面对面的吃着,谁也不说话,那时候云舒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压抑,然而,此刻,云舒竟然感觉是如同嚼蜡一般,口中的食物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味道,是的,她现在忽然感觉有些压抑,也有些难受了。

????身子顿时感觉很冷了,因为感觉压抑了,感觉难受了,所以就想起男人了,是的,想起了家里的男人,她记得每次吃饭的时候男人总是会给她夹菜的,虽然男人也不知道温柔为何物,可是至少,在她冷的时候他会给她递上一件温暖的外套,这些是乔宇阳不会做的事情,她一直都知道乔宇阳是一个很冷情的人,被他爱上的人会很幸福,可是爱上的人却很痛苦。

????隐约的感觉到对面的女人弥漫在一股淡淡的忧伤里,乔宇阳以为自己不会有什么感觉的,但是只有他自己明白,其实他心里竟然也会隐隐作痛,让他分不清那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什么。

????“为什么会难过?”

????乔宇阳终于还是压低了声音淡淡的问了,声音很浅,似乎带着一丝平日里没有的温和,这样的乔宇阳对于云舒来说,绝对是很少见到的,这样的乔宇阳只有在面前他的姐姐乔馨阳的时候才会看到。

????云舒幽幽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乔宇阳那深沉如潭的眼眸,清眸里那道淡淡的幽光似乎在慢慢的变冷了,只见她幽然一笑,清浅的笑容一闪而过,她那沙哑而清冷的声音传来了,“乔宇阳,倘若有一天你真的遇上了自己中意的女子,请不要忘记了,对她好一点,女人的心太过于的脆弱,需要关怀和呵护,冷情的人总是会失去很多的东西的,不要再让自己拥有的东西溜走了,女人要的一直都不多的,有时候就是想要你那一句简单的关心而已,不要再让她以为自己都是一厢情愿的付出而已,那样的话,真的会很伤人的。”

????“你是指你吗?”

????乔宇阳深眸紧紧锁着云舒那张秀雅的容颜,不放过她脸上任何的变化。

????闻言,云舒顿了一下,想了想,才淡然开口,“你要是那么想也可以,不过,我们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都差不多忘记了。”

????“我也不想伤害你,跟着我,你不会幸福,所以我宁愿放开你,我想,你自己心里也明白,跟着我一定很累,我是一个无情无爱的人,给不了你想要的。”

????乔宇阳平静道,讲这些话的时候,他那万年冰山的脸上付过了一道暖意,缓缓的掠过了一道淡淡的微笑,只是那微笑有些落寞伤感而已。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追究谁的不是都已经没有了意义,乔伯伯身体还好吗?”

????云舒低头喝了一口水,轻声问道,语气客气而疏离,听在乔宇阳耳中有些不舒服,让他感觉道一丝凉意正涌向心头,有些难过就是了。

????点了点头,乔宇阳沉声回道,“挺好的,谢谢你的关心,你父亲怎么样了?”

????“父亲很好,还是天天在搞训练吧。”

????“你父亲是一个硬汉,我记得我之前很多次去你家找你的时候,都看到你被他罚五千米长跑或者俯卧撑引体向上,那时候你总是习惯着拉着我做陪练,每次回到家里都要掉一层皮。”

????乔宇阳不知怎么的就回忆起了这么一段了,想起这些事的时候,他脸上是挂着笑容的,是开心快乐的,脸上的冷冽一扫而光了,其实,在乔宇阳的印象里,他跟云舒之间并没有太多美好的回忆,能记起来的美好的画面不多,所以来来回回这几个算得上美好的记忆就被他记得很清楚了。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云舒倒没有多大的感受,放下杯子,取过餐纸拭了拭嘴,下意识的往落地窗外望了去,想看看雨是不是又大了,琢磨着要不要买把伞回去,可是,当她转过头望向落地窗外的时候,那清秀的小脸却瞬间僵硬了下来,清眸里的流光顿时就凝滞住了,带着一道慌乱失措的不安……

????察觉到了云舒顿时沉寂下去,还有那不太对劲的脸色,于是乔宇阳顺着她的视线,转过头,也往窗外望了去……

????只见慕煜北一身黑色的风衣,略显有些清瘦却颀长挺拔的身躯静静的沐浴在朦胧绵绵的细雨里,没有打伞,纷飞的雨丝沾满了他的肩头还有那抖擞的墨发,一张清俊沉静的脸庞跟平日里没有太大的变化,薄唇紧紧抿着,只是,当云舒看到他那双沉寂的黑眸的时候,却是一时慌了神,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失望的,落寞的,浅淡的忧伤与无奈,很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最后慢慢的那双黑眸就恢复了平静,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沉寂,只是淡淡的扫了云舒跟乔宇阳一眼,清冷的眼神便不再停留了,一身苍凉的男人终于还是转过身去,大步流星的往那蒙蒙的烟雨里走了去,颀长的背影在这一刻竟然显得无限的落寞与孤独。

????‘呯!’

????云舒执在手中的筷子顿时掉落了下来,美丽的星眸里闪过了一丝慌乱的不安,轻轻一颤,恍惚了一下,连忙迅速的从衣袋掏出钞票扔桌角边,手忙脚乱的提起那一堆的袋子,疾步匆匆的追了出去,冲出去的时候,还撞上了乔宇阳的手臂,乔宇阳手上的筷子也掉落在地上了。

????看着那抹纤细的身姿急促不安的追出去的样子,乔宇阳心里终于真实的感觉到了那么一瞬间的刺痛,记得不久之前,她好像也曾经这样追上他了,只是现在……

????为什么会难过?

????其实这句话他应该问自己才对,为什么他现在好像忽然觉得很难过,很难过?

????雨还不算大,毛毛细雨而已,跟之前一样,苍冷的风不断的从脸上袭过,云舒追出来的时候,男人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在阴雨的尽头里了,云舒顿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提着一大堆的东西往前冲了去,然而男人的脚步也不慢,云舒脚上还穿着高跟长筒靴,这么跑着,还是隔了老大远了!

????“慕煜北你给我站住!”

????云舒无可奈何的停下了脚步,对着那个身影大喊了一声,可是,那男人就好像没有听到似的,脚步没有慢下半分!

????“混蛋,你再敢往前走一步试试!”

????瞧着慕煜北一点反应都没有,当场就怒了,怎么说也应该给她解释的机会不是吗?可是男人却一点理睬她的意思都没有,云舒不禁挫败的瞪着哪里去的背影,偏过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暗暗骂了一句,混蛋贱男人!气死她了!

????这才气急败坏的拔腿又追了上去,然而,街道因为下雨倒是变得有些滑了,更何况云舒脚上还是穿着高跟长筒靴,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吃了口香糖乱丢,还害得云舒一脚踩了上去,感觉黏黏的,一个拔脚,另一只脚因为地面滑站不稳,只听到‘啪’的一声,摔倒就是来得这么华丽,东西都撒落了一地,云舒只觉得一阵疼意传来,屁股估计都要摔成七八瓣了,那叫竟然还卡在那铁格子的天井盖里,怎么拔都拔不出来。

????潮湿的地面冰冷冷的一片,下了那么久的雨,地面上都已经积水了,料想着肯定是衣服湿了,寒意一阵接着一阵袭来,让她不禁冷得瑟瑟发抖,她一向都是怕冷的,脚又卡着拉不出来,于是便有些挫败的抬起头,很是狼狈的望着已经消失在烟雨里的挺拔的身躯,第一次觉得自己委屈,第一次觉得很受伤,第一次就因为这样小小的绊倒有点想哭了,第一次想破口大骂了,第一次有着一种想要抓狂的冲动。

????有些伤心的望着早就不见了男人的踪影的烟雨尽头,生气了,怒了,气急败坏的拼命拉扯着脚,又听到一声清脆的‘啪’的一声,觉得脚腕处传来一阵疼痛,愤恨不堪的低下头一看,原来鞋跟都被她给掰断了,脚可能也被震到了。

????原本随意盘得好好的发髻此刻也是七零八乱的,长长的刘海被雨丝沾湿了,凌乱不堪的站在那洁白清秀的小脸上,深深的吸了口气,拖着一身的疼痛,抓着那堆东西,往旁边的长椅上坐了去,难过的吸了吸鼻子,弯下腰将脚上的鞋子直接脱了下来,一把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紧紧的收紧了衣服,想要抵御这样异常的寒冷。

????为什么现在竟然有些难过的想要落泪了?这个可恨又绝情的臭男人!

????云舒忽然就觉得自己很受伤,很无助,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初被自己那可恨的母亲孤零零的丢在大街上一样,冷冷的,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似的,这一刻,云舒心里就在想,也许,自己在他心里,也算不上什么吧?太高估了自己还始终不是什么好事来着。

????苍凉的笑了笑,清眸里有一道淡淡的失落划过,终于也就平静下来了,伸手拉开了公文包的拉链,取出了纸巾小心翼翼的擦拭起了公文包,还有那几个有些沾上了污渍的袋子。

????脚丫就这样暴露在冷冷的空气中,一阵阵寒意袭来,感觉有些僵硬了,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断,都在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缩在长椅上的云舒,而云舒也顾不上了,她现在只觉得难受,又冷又疼,努力的撑着长椅想要站起来,冷不防脚一着地的时候,那股冷意袭来,让她不禁又跌回了椅子里。

????正当她叹气想从衣袋里掏出手机求助的时候,可是手机又没电了,真是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要呛到,无奈的沉思了一下,看来只能借别人的手机了,想着,正要抬头,忽然就发现了眼前的雨丝好像统统的不见了,就被隔绝在外面了,熟悉而清晰的暗香弥漫而来,她诧异的抬起眸子,往上望了去,才发现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手里还多出了一把大黑伞,正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漆黑的眼眸里没有了刚刚的失望与落寞,倒是被一抹浓郁的疼惜与无奈所替代了。

????看到男人的出现,想想他刚刚那毫不犹豫离去的身影,云舒刚刚压制下去的怒气立马就上来了,愤怒的瞪着他,沙哑的嗓音有些冷冽,“不是滚了吗?还回来做什么?边上去,省得我看了想骂人!”

????男人没有理会她的怒气,而且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一手撑着伞,一手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大风衣,弯腰给云舒披上了,然后缓缓的在云舒的身旁坐了下来,一手拉起了云舒那只被弄疼的脚,轻轻的搁在他的膝盖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下,随后才皱着眉头扫了云舒那张怒气腾腾的脸,声音倒是低沉柔和,“估计是扭到了,肿得不厉害,没大事,回去上点药就成,疼吗?”

????云舒本来还想对他发一阵火的,可是被他这么一说,听着这么一段温和的声音关切的话语,硬是拳头打进了棉花里,气根本就没有办法发泄出来,好不郁闷!

????“疼死不是正合你意?我问你,你刚刚是不是在生气?”

????身后那大风衣还夹着他那暖暖的温度,暖洋洋的气流蔓延而来,云舒那轻颤的身躯顿时才没有感觉那么寒冷了,心头略微拂来一股春风般的暖意,语气好不容易才缓和了一点点。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男人平淡的开口,倒是有些埋怨的瞥了云舒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直接告诉云舒,‘没错,我就在生气,你看着办吧!’,瞧着这样,云舒不禁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臭男人!嘴硬!

????“你不生气走那么快做什么?看到自己的媳妇跟别的男人一起吃饭,你真没感觉?”

????云舒漫不经心的开口道,星眸却紧紧的盯着男人的俊脸。

????“那你希望我有什么反应?你也知道你是背着你的男人跟别的男人吃饭?我以为你的觉悟性也就那样了!”

????男人低低的嗓音带着一丝凉意,听得云舒心里一阵拔凉的。

????“乱说什么呢!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们是偶然间遇见的,乔宇阳之前很中意这家餐厅的咖哩饭,我是逛街感觉肚子饿了,才无意间进了那家餐厅,没想到他就在附近。”

????云舒想了想,还是打算解释清楚,她可不想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让两人别扭起来了。

????“这么巧?我怎么都没见你跟我来一场偶遇,可恨的女人,我在你们局门前都等了你一晚上了,手机也关机,原来是跑这边潇洒来了!还冠冕堂词的说什么偶遇,偶遇怎么还点了一样的饭菜,你们这巧合可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你为什么点什么咖哩饭?你很中意吃咖哩饭吗?你就不能吃点别的?就不会点一盘酸辣土豆丝?以后你餐餐都给我吃酸辣土豆丝!”

????想到今晚自己等了她一晚上,却没等到她人,慕煜北不禁感到样子很不爽,这话说着说着,空气里竟然开始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酸味,深邃的眼眸之中慢慢的浮现出了一道明澈,委屈又不甘,有些受伤的望着云舒。

????他承认,他有点难受了,这是在嫉妒吧……

????这可恨的男人明明是他自己莫名其妙的生气,不给她解释的机会,还这么有理了叫嚣,连吃醋起来都是这么极品,都是什么货色啊!云舒无奈的瞪了男人一眼,好气又好笑的,到最后也不知道是应该生气还是笑他幼稚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那狼狈的样子,云舒那压制下去的怒气顿时又上来了,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素手一伸,一手揪上男人的耳朵,往自己这边一拉,慕煜北当时正用大手握着她那脏兮兮的脚丫,冷不防被他这么一拉,一时反应不过来,差点就想一拳过去了,然而,当那清淡优雅的气息袭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唇上一暖,一阵淡淡的温热传来,不待他反应过来,女人那灵舌已经凶狠的入侵了,狂野又热切,她那香甜的味道让他不禁一怔,这女人还真是大胆!然而,慕煜北却还来不及好好的感受,也来不及发起反攻,突然就感觉到唇上传来了一阵疼意,接着一道咸腥味迅速的在两人的口中蔓延了。

????女人咬破了他的唇……

????真大胆……

????可是……

????他好像……

????很中意……

????怎么办……

????亲回去……

????想着就行动,一把拉住想要撤退的女人,霸道而狂野的吻立马就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像一阵黑色的旋风一样,满腔的热情几乎都要把她给融化了,那大手紧紧的拥着她,差点没把她狠狠的揉进他的胸膛里。

????云舒被撩拨的脑袋一片空白,几乎等她喘不上起来,男人才满足的放开了她,抬手轻轻的拭去他唇上还沾染的一些血丝,那黑色的大伞已经将那一方旖旎的天地尽数的隔绝在这片辉煌的灯火里了,大伞下进行着一些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除了当事人,倒也没有人知道了。

????云舒呼呼的喘着气,星眸有些媚乱,又瞪了慕煜北一眼。

????慕煜北这才体贴的给她拉好了风衣,将最上面的那颗扣子给她扣好,这样就掉不下来了,然后才伸手拿过一旁的公文包还有一堆的袋子,将手里的伞递给了云舒。

????“拿着,回家了!”

????说着一把拉起了云舒,云舒也很顺从的往他那宽阔而温暖的背上爬了去,暖暖的温度立刻透过皮肤传来,云舒瞬间就觉得自己心里的某一个角落变得很柔软了起来。

????纤纤细手一伸,修长的指尖将男人头上沾着的雨丝擦了去,闲置的素手轻轻的揽住了男人的肩头,昏黄的街灯下清淡的小影正一步一步的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唯美而浪漫……

????脚步声渐渐的远了去,乔宇阳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一个清俊的男人背着一个清冷美丽的女人,女人手里还举着一把大黑伞,清淡的小影沐浴在如此安静柔和的街灯之下,竟然显得无限的安静和谐,有那么一瞬间,乔宇阳忽然就希望,要是他是那个男人,该有多好……

????“乔总……我们回去吧,人都走远了,这天还下着雨呢,您的身体才刚刚好,要是又着凉了,那就不好了!”

????一个低沉的关切声传来,乔宇阳微微一抬起头,才发现自己的头顶上也多出了一把伞,偏过身子一看,发现徐海正一脸担心的望着自己,当下那冷峻的脸上勾出了一抹淡淡的柔和,吸了口气,点头,低沉开口,“他们应该是很合适的一对,你觉得吗?徐海?”

????“乔总?”

????徐海有些忐忑的望着乔宇阳,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

????“有时候,挺羡慕的,不过终究还是要给她做出一些补偿的,可是,为什么心里会难受?”

????乔宇阳呐呐自语道,声音很低,低得就连站在他身边的徐海都听不清楚了。

????“乔总你说什么?”

????徐海诧异地问道。

????“没什么,走吧。”

????语落,乔宇阳已经缓缓的转过身子,就要迈步离开了,然而,这时候,前边竟然传来了一个伤心欲绝的声音。

????“我就知道你是对她念念不忘的,还编排什么借口说我们不合适,宇阳,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忍心?我问你,你怎么就忍心!你刚刚抛下我就是为了过来见她的对不对?”

????悲痛的声音传来,乔宇阳俊脸一冷,默不作声的抬起头往前方一看,只见方怡暖正一脸愤恨不堪的,狼狈的望着他,美目里闪烁着清亮的闪闪泪光。

????“方经理!”

????徐海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句。

????方怡暖并没有理睬他,而是伤心的望着乔宇阳,没想到他竟然敢就这么丢下她应付那边的合作者,自己反倒自己跑开了,就是为了过来见姚云舒!

????“你丢下我一个人应付那群色狼就是为了过来见姚云舒是不是!”

????愤恨的质问语气伴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恨意。

????“闹完就可以回去了,我想我没有必要跟你解释些什么,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你好自为之。”

????乔宇阳明显就不想看到方怡暖,可是这方怡暖却硬是要缠上来,一个狂冲上来,紧紧的圈住了乔宇阳的腰身,“不要,宇阳,不要赶我走!求你!我根本没有办法离开你!”

????“放手吧,我们并不合适,我对你没有半分的感觉。不要让我厌恶你,看不起你!”

????“我不管了,看不起就看不起吧,只要能不离开你,我什么也不管,你本来就属于我的,是姚云舒那个可恨的贱女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的,不然我们早就订婚甚至结婚了,就是因为她的!”

????方怡暖已经失去理智了,对于乔宇阳,她绝对是势在必得的!美眸里闪过一道疯狂,不管怎么样,她必须要得到乔宇阳,凭什么她姚云舒不过是一个小可怜就那么好命?她就是看不得她幸福的在她面前炫耀!她才是上天的宠儿,美貌才学融于一身的名门高贵千金!

????“就算没有云舒,我也不会接受你,不要再自取其辱了。”

????乔宇阳皱着眉头,大手一个用力扯开了方怡暖环在他腰间的双手,冰眸里闪过一道淡淡的厌恶。

????“绝对是因为她的!你就是非逼着我对她下手是不是!如果她死了你还是这么对我无动于衷吗!”

????疯狂尖锐的话语肆虐的在风中摇曳着,像一柄柄尖锐的刀,划得人的脸跟耳朵都有些生疼了。

????“你要敢动她,慕煜北不会放过你,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如你之前所说的,要毁掉一个人,其实很简单!”

????冷漠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温度,落下这么一句,人已经往前方走了去,只给一脸绝望痛苦的方怡暖留下一个冷漠绝情的背影。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