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4 男人生气了-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34 男人生气了

逐云之巅2017-5-5 21:44:27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34男人生气了

????车子披着浅淡的路灯光一路直往翠园行驶而去,夜色很寂静,却是无比的绚丽而迷人,一排排整齐的路灯绽放着微弱而美丽的光辉,连成了一条条美丽的弧线,悬挂在路的两侧,在这沉寂苍茫的夜色里显得格外的耀眼而柔和。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回到翠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房里都是静悄悄的,只留了几盏昏暗的路灯,想必是阿莲他们都睡下了吧,男人还没有回来,卧室跟书房里可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想来应该还是在外面应酬吧。

????云舒不紧不慢的洗了澡,早就感觉到饥肠辘辘了,所以又下楼找些吃的,冰箱里装得满满的,准备的都是男人跟云舒比较中意的食物,郑伯还真是挺细心的。

????然而看着天已经不早了,也只好当做夜宵了,于是云舒索性就直接简单的下一些面条,配上一些小菜如此将就了。

????琢磨好了,便开始动手了,折腾了一番,很快,一股诱人的香气便从厨房里开始向外蔓延了,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份简单的晚餐便做好了。

????云舒正打算端着面上楼,然而这时候,门边忽然传来了一个清冽而熟悉的女声,“嫂嫂?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看到楼下有声音,我还以为谁呢!”

????云舒顿了一下,有些诧异的转过头往门口望了去,只见慕思雅正一身睡衣有些睡眼朦胧的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迷糊的望着她看着。

????“阿雅?”

????云舒秀眉微微一挑,有些惊讶,淡然一笑,“我还以为你在香山那边呢,怎么样,你感觉好些了吗?”

????慕思雅点了点头,“没什么大事,就是特别看不惯他们那嘴脸,还那么亏的赔了钱,真是飞来的横祸啊!副市长有什么了不起?害的我还被爸狠狠的臭骂修理了一顿,上你们这里避难来了!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我哥呢?饿了?煮了什么,这么香!”

????诱人的香气袭来,折腾了一晚上,忙活加班加点的做计划的慕思雅此刻也是有些饿了,也挺累的,都直接趴在桌上睡过去了,所以闻到那香气就更不用说了,伸着脖子往锅里望了过来,肚子很配合的传来一阵‘咕噜噜’的怪叫声,令慕思雅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肚子,抬起头尴尬的望着云舒。

????看到她这个样子,云舒顿时轻声一笑,“你哥还在应酬吧,饿了就一起吃点吧,今天局里有点事,所以晚点了,还没来得及吃晚餐,也有些饿了,你先过去吧,我准备一下碗筷,反正也煮了挺多的。”

????慕思雅有些感激的点了点头,几个步子迎了上来,“太谢谢你了嫂嫂!我正说肚子饿着呢,你要跟你打一个小报告,我哥老虐待我,老弄那么多工作给我做,让我怎么也忙不完,连休假都不敢,不然收假之后又是文件堆积如山的,好歹他也就是有且仅有我这么一个妹子,还真是狠得下心,这样虐待我!”

????云舒一边从橱柜里取出碗筷,一边低声道,“你们那么大规模的公司精英应该也是很多才对,怎么都把事情压你身上了不成?”

????“你是不知道,我们欧冶的产业是有很多个模块构成的,比如餐饮业,那就是由我全权负责的,那边的事情都是直接丢给我了,我哥就知道要业绩,从来不管我们具体的操作过程,他这老板做得可真是舒服!就会在幕后盯着你而已,而我啊,那就是劳碌的命!”

????慕思雅耸了耸肩,有些愤愤不平的抱怨着,扶了扶自己那下滑的镜框,一边伸手端起了那一大盆面条,往外面走了去。

????云舒轻笑的摇了摇头,端着碗筷跟果汁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你多加派一些人手,放手让他们去做不就行了?有些事情你不必事事亲为,不然难免会让自己觉得累了,看你也可以学学你哥,放权让他们去做,自己在背后指点指点就行。”

????云舒拉开椅子,在慕思雅的对面坐了下来,麻利的给慕思雅夹好了面条,挪到了她的跟前,低声开口道,然后才给自己夹面条。

????“你说的也对,可是有些事情不自己亲自处理到底还是不放心,对了,姐姐怎么样了?我就在家里听到了消息,来没来得及赶过去看看,就听奶奶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子,姐夫他们家也真是的,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能娶姐姐进他们的家门那是她们的荣幸,要不是姐姐,他们那税务局的爸爸还想做得那么稳当?一点也不知道感恩,真不知道他们这都是什么想法的,姐夫倒还好,看这人挺老实,对姐姐挺好,就是特别受不了他那妈妈还有他们弟弟一家人,像什么一样,他那妈妈真是够势利的,你是没瞧见以前姐姐刚刚跟姐夫一起的时候那尖酸刻薄的劲儿,知道姐姐的身份之后才松下了一些脸,还以为他们会对姐姐好点呢,没想到暗地里竟然还这么阴险卑鄙!尤其是他弟弟那一家子,见着哥就好像见到了佛祖一样,只会摇尾巴,前阵子好像还在赌场那边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呢,哥就是看在姐夫的面子上才没有为难他,要不然照以往的惯例,估计早就缺胳膊少腿的了,南宫逸那王八蛋下手可不轻,赌场有他震着,谁敢嚣张?”

????慕思雅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大堆,颇为郁闷的看了云舒一眼,然后才低下头去吃她的面。

????“姐姐已经没事了,宝宝也保住了,就是胎位有些不稳,姐夫还在医院里照顾她,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

????云舒微微蹙着眉回答道,这件事情终究还是让她有些不好受了,还好抢救得及时没出什么大事,不然,她估计也会是要难受好久了,就慕悠兰那么纤弱的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家庭都能这样的坚持下来,云舒当真的是很佩服她,这事情要换了她,估计早就是受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了坚决不受那气了,原来爱情真的可以让人变得勇敢,变得坚强了,慕悠兰是一个很好的正面教育题材了,以德报怨,可是这心里指定是很委屈了,她跟周宇的感情倒是有些让云舒羡慕了,周宇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是看得出他是真心真意的对慕悠兰好,这要是放在普通的家庭,没有矛盾的家庭,那应该是一个很幸福很美满的家庭吧?

????想到这里,云舒忽然又想到了自己,然后再想到了男人,男人似乎对她也挺不错的,平日里都很尊重关心她,她不知道这算不算的上一种微妙的感情,那种可以跟爱情挂钩的感情?云舒心里理所应当的认为,应该算是吧,那是一种介于亲情跟爱情之间的微妙的临界状态吧,其实很多也都是这样的吧,再轰轰烈烈的爱情过后,最终也都是转变成了亲情,曾听说,这爱情过后,结婚过后,也不过是两个人说说话,过过生活而已,而她跟男人之间的这种微妙的关系,云舒总感觉有些迷蒙迷蒙的,跟一阵朦朦的烟雾似的,隐约的期待着等烟雾散去,不知道那边是不是就是自己所期待的东西,这种关系是不是可以解释为,亲情在向爱情过渡,后面又再是爱情转变成了亲情的一部分,然后两者共存也说不定。

????“唉,有时候我也挺羡慕姐姐的,有姐夫那样疼着,就是觉得她那家里,真不知道怎么说,对了嫂嫂,你说这次那个,姐夫那什么弟媳的,会受到什么的惩罚?我希望真的能判他、她一个几年的有期徒刑,让她在监狱里好好的感受一下,让她也给自己好好的反思一下,嫂嫂,我觉得这事情你还是抓紧时间办了吧,不然等姐姐反应过来指定是要为她说情的,姐姐那个人心肠特别软的,又见不得姐夫为难,像她弟媳那种女人不给她一些教训难保她会给你安分,最好这次把她治得服服帖帖的,看她以后敢对姐姐嚣张,是什么小手段的。”

????慕思雅看似挺温和的一个人,那可绝对不是什么善类,这些年待在慕煜北跟南宫逸他们身边习惯了,耳濡目染的,那几个男人都不是什么好心肠的东西,向来都是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人,慕思雅现在就是在他们身上学到了这些,而且绝对是一点也不心慈手软的,她这次显然也是怒了。

????当然了,云舒也不是什么圣母玛利亚的,她很清楚的明白,像林丽丽那种女人,你必须要给她尝一点苦头,她才会给你有所收敛了,所以,这教训那还是必须给的!

????“嗯,她逃不掉的,坐个几年的牢是肯定的,我们已经立案了,提交审理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你放心吧。”

????慕思雅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遗憾,吃下一口面条,不清不楚的嘀咕,“这次要是能把那老妖婆也一块处理,那该多好!这个世界就清净了,空气都会好很多了!”

????云舒低下头,淡淡的笑了笑,隐约也能听得清楚慕思雅的话,也吃了一口面条,慢慢的咽下去,然后才继续,“有些人是要采取强硬的手段,但是有些人却不能对她来硬的,只能对她来软的,就人格分析的话,林丽丽就是一个见风使舵,到处煽风点火的人,治这种人的话,你得才用硬手段,可是黄翠红那种人,看起来比较强势,虽然她人挺无知的,可是不可否认她也算是有些脾气,这种人你要是把人也抓紧去关个几年的话,她出来只会是变本加厉,难免不会直接来一些阴招,可是,你要是给她来软的,把她感化了,那倒是一件很让人愉悦的事情,所有的麻烦一次性解决,姐姐还可以利用林丽丽不再的这几年潜伏到黄翠红身边,把她彻底拿下,到时候就算林丽丽有再大的本事,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了,姐姐之所以处处受黄翠红的刁难,很大的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林丽丽在,我打听到了姐姐家给姐夫之前,这林丽丽早就进了周家的大门了,所以你说,这黄翠红放了好还是关了好?”

????听了云舒这么一番解释,慕思雅那美眸不禁一亮,欣然笑道,“不错啊!这主意!讲得真好!嫂嫂!这招真好!你真是聪明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嫂嫂,你是怎么想到的?我真是太佩服你了!你这要是做生意的话,指定也有一手!很厉害!”

????“先吃面吧,都冷了,你要感兴趣的话过两天得空过我书房来,我给你挑几本书让你看看,都是关于心理学的,我想你要是学了,指定也是对你有好处的,揣摩到了对方的想法,我们才能做出良好的准备,出奇制胜!”

????“嫂嫂,你知道吗?你说这话的时候特别像我哥,我哥跟我说的时候也就是这样,我哥也老喜欢看那些什么心理学的书籍,真是不能随便做夫妻,我这越看你们,就越觉得你们般配!”

????慕思雅抬起头,对着云舒给出了一个灿烂而暧昧的笑容。

????慕思雅的话才落下去,忽然传来了开门声,两人迅速的抬头一齐朝门口望了过去,只见慕煜北那高大挺拔的身子映入了眼帘。

????“哥,你可回来了!”

????慕思雅唤了一句。

????慕煜北淡然抬头,往声源望了过来,只见慕思雅跟云舒正坐在餐桌边吃着东西,扫了慕思雅一眼,然后那沉寂的眸光便停留在了那个已经低下头去默默的吃着她的面条的女人的身上,深眸里闪过到若隐若现的柔和,将身上的风衣脱了下来,一边朝云舒走了过去,低沉略微沙哑的嗓音也跟着响起了,话是对慕思雅说的。

????“你怎么又跑这边来了?去看过姐了?”

????闻言,慕思雅摇了摇头,喝了一口果汁,几口将碗里的面条吃干净,才回道,“我逃你们这里避难来了,姐姐那边,我明天再过去看看。”

????说完都开始自己往碗里夹面条,还一边赞叹道,“嫂嫂,你这手艺真是不错,这面煮得挺好吃的,让我胃口大开!”

????云舒这才抬起头,温和的望了慕思雅一眼,浅浅一笑,“那你就多吃点,还有很多。”

????慕煜北这时候已经来到了云舒的身边,听慕思雅这一说,顿了一下,很快就弯下腰,抓住了云舒那纤细的手腕,将她即将要往她嘴里送去的面条往自己嘴里一塞,吃下了一口,然后才直起腰,优雅的取过餐纸拭了拭嘴。

????“不错!”

????简单的下了一个评论,才端起一旁的果汁,又喝了几口下去,这才满意的转身上楼去。

????云舒直接的一阵淡淡的酒气袭过,自己腿上一重,只见男人那黑色的风衣已经随手扔在了她的腿上,还那么风骚的那个什么什么的,望着自己那已经空下去的杯子,沉郁的蹙起了眉头,盯着那一步一步走上楼的身影,无奈的吸了口气,想骂又骂不出来,怎么总是感觉自己好是憋屈了!

????而这时候,一直都在观战的慕思雅却轻轻地额笑了起来,揶揄道,“嫂嫂,你跟我哥恩爱也不用在我这个孤家寡人面前卖弄不是?我知道我哥那人有洁癖,还甘愿吃你的口水了!哈哈!不过这也正常,亲都不知道亲了几回了,这不差这么一点了,是不是?嫂嫂,我哥那人的吻技怎么样?”

????“很差!”

????云舒一时反应不过来,盯着那个即将要消失,有些气闷的下意识的回答。

????而,云舒这话一出,忽然楼梯口‘啪’的一声,传来了一阵巨响,慕思雅连忙偏过头,朝楼梯口一望,只见某个银灰色的身影正披着一身阴冷的寒霜停在那里,然而没几秒钟,终于消失在楼梯口了。

????这时候,云舒才反应过来,刚刚阿雅那话都说了些什么,也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刚刚那男人那阴厉的瞪了她一眼是怎么回事了!

????而慕思雅却是一阵抽风似的狂笑,接着楼上忽然传来了大力的摔门的声音,差点把云舒吓了一跳。

????“嫂嫂,你真是太幽默了!我敢肯定,我哥这回肯定是要气死了,没瞧见我哥那张几乎要发黑的脸吗?嫂嫂,你自求多福吧!”

????慕思雅笑得气都差点喘不上来,望着对面一脸怪异而略染着微红的云舒。

????云舒怔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瞥了慕思雅一眼,压低了声音,“别笑了,你也知道那人脾气差!赶紧吃完我好收拾。”

????无奈,也只能以这种憋屈的借口掩饰自己的尴尬了。

????又过了将近半个小时,云舒总算收拾好了一切,又吃了几粒健胃消食片,然后才不紧不慢的上了楼,慕思雅一吃完直接将碗筷一扔,边上了楼,说是要找慕煜北说一些事情,应该都是公司的事情吧。

????可是,当云舒回到房间的时候,却只发现男人正跟往常一样,一个悠闲的坐在沙发里,边上泡着一壶差,一边看着电视。

????“阿雅呢?事情谈完了?”

????云舒一边关上门,纤细的身子轻盈一转,清淡的眼神望着雷打不动的男人,淡然问了一句,然而,等云舒的话落下去良久,也没有见着男人有什么反应,就是简单的投来了一个平静微冷的眼神。

????约莫着应该是还在生气吧,曾听说男人好像最忌讳自己的女人这么说自己的,云舒好像也犯了这样的误区了,不过云舒也没打算服软,瞧着男人不搭理自己,便自己也感觉自己无趣了,不再作声了,默默的往卧室走了去,琢磨着梳洗一下然后就上床看会儿书休息吧,干嘛要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呢?

????‘砰!’

????又是一声关门声传来,那么一声响,男人正要嘴边送去的茶杯忽然在半空中顿了一下,隐晦不明的眼神折射一点淡淡的冷光,徐然偏过头朝那紧闭的门望了去,那原本平静的俊脸顿时就冷了下来,沉寂了一会儿,很是平静,很是淡定的喝下了杯中茶,将电视一关,也举步往卧室走了去。

????云舒刚刚从浴室里出来便看到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云舒都懒得抬头看了,大老远的站在浴室门口就能够感觉到那一阵冷气了,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就低着头往床边走了去,被子一掀,抓过了床柜边的那本书,悠闲的躺了来。

????‘呯!’

????是男人走进浴室的传来的大力摔门的声音,哗啦啦的水声大老远就能够听见了。

????云舒这时候终于才徐然抬起头,微微蹙着眉,望着那浴室的门,不一会儿,男人那抹黑色的矫健的身影便出现了,接着,免不了又是‘呯’的一大声,云舒当真被吓了一跳!

????在云舒那不满的眸光中,男人缓缓的朝大床走了去,也是掀开被子便躺了进去,身子一侧,侧对着云舒,那双漆黑的眼眸深沉如深夜里的海洋,深不可测,一瞬不瞬的盯着云舒,清俊的脸上染着一层阴郁与隐忍,眸光一闪,所有的幽深顿时便被尽数的掩饰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清澈的流光,染着一丝淡淡的苍凉的委屈。

????云舒那么一看,差点吓得没闪了舌头,那样子,那明摆着就是‘我生气了,我等着你来哄我’,或者是那种‘被你气到,你快点来解释快点来做点事情补偿我的’的表情!

????云舒不禁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轻颤了一下,暗暗的吸了口气,眸光跳跃的厉害,一闪一闪的,就好像天上那一闪一闪的星星似的,悄然低下头,假装淡定的翻开一页书,再假装很认真地看了起来,轻飘飘的语气显得那么的漫不经心。

????“有气出去撒,你冲着那门撒算什么事?它惹了你了?还是碍着你了?都什么素质了?”

????虽然是责备的话语,但是却没有低斥的语气,云舒很是淡定,淡然的瞥了男人一眼,又低下头去看她的书。

????“姚云舒!你这女人不要太过分了!”

????听这语气!这听着觉得多平静,多淡然啊!然而,云舒却非常清楚的感受到了一阵蚀骨的寒气,这男人,最擅长的,也不过是如此了,总能让人看着觉得他平静,实则背后正在暗暗的放着冷气!

????不过,云舒可没有被他这小小的寒气给吓到了,清冷的眸光一扫,语气很轻,“怎么?舍得搭理我了?还以为你在梦游呢,没事别老摆一副僵尸脸给人看,我看着不舒坦,笑笑又不会要了你的小命,别人问你话,你必须要认真的回答,这是最基本的礼貌,慕董事长,这些难道你都不知道吗?”

????“中意摆什么脸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刚刚说谁的吻技不好?我的吻技不好我怎么见我每一次亲吻你的时候,你都是一副飘仙欲死的样子,还舍不得我放开,哪一次不是把我胸前的衣服抓得皱巴巴几乎要直接报废了?”

????男人说得很平静,也很是淡定,就那么轻描淡写的直接把云舒的罪行的揭露了出来,那眼神又恢复了一片古井不波的样子。

????听了男人这控诉,云舒忽然就愣了一下,清眸掠过一道恍惚,有些迷蒙的抬起头,悠悠的望着男人,那清冷的眸光带着些许疑惑,似乎在问着,‘我有这样子吗?’,而男人那眸光却是坚毅而确定异常,很明显的在回答她,‘你当然有!’

????“女人别总在别人的面前说自己男人的不好,尤其在这样的一件事情上,就你刚才的话,会让我以为你是在炫耀你那个前情人的技术。”

????男人冷淡的落下这么一句,深深地扫了云舒一眼,这才翻过身去,背对着云舒。

????气死他了!好话就不见得她给他说上一句,什么吻技不好?要是她愿意天天让他操练,他相信不出半个月,她就能够全部弃械投降了,不,不需要半个月,一周的时间便足够了!还说她吻技不好,难道他乔宇阳吻技就很厉害了?想着心里头都恨不得直接冲过去把那男人给掐死了!

????越想越气愤,但他却依然还在极力的隐忍着,这卧室里的气压似乎也是越来越低了。

????不高兴!当真生气了!

????这次云舒是清楚的感受到了他那隐忍的怒气,这次估计还是结婚以来,他第一次对她发那么大的火,早说过云舒一向是一个遇到情况便会认真的投入具体分析的人,眼下终于蹙着眉细细的沉思了一下,这会儿便觉得好像这次还真的是她的不对了,而她也一向是一个知错就改的乖宝宝,明摆着现在也是两个人在过生活的,记得前几次好像也发生过有些相似的情况,可是这男人好像都软下了语气,而这一次……

????也罢了,反正总是需要一个人先低头的,不能每次总让某个人先低头不是?没必要每次都争王,这次也就让她吃点亏吧,想着,便轻叹了口气,取过书签放进了书页里,然后合上了书本,让柜头上一扔,纤细身子微微一侧,素手也缓缓的伸了过去……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敬请期待~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