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7 兄弟起争执-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27 兄弟起争执

逐云之巅2017-5-5 21:43:47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27兄弟起争执

????是的,那便是云舒心里的一道伤疤,若是说这道伤疤有多重,那或许可以说,自打从那件事之后,这伤疤压根就没有好过,还不时的溢出淡淡的血色。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云舒觉得其实她的心眼很小,所以她总是做不到像别人一样那么宽容大度的原谅了一个又一个人,所以,注定了,她时常会很痛苦,可是,当你习惯了痛苦的滋味,你也就忘记了其实你一直都在痛苦着,习惯了,也就自然了,好像,你就感受不到了。

????她心里其实恨着很多人,她恨着那所大房子里的每一个人,恨到她觉得累,觉得疲惫,于是这恨才慢慢的沉寂了下来,让她暂时可以喘口气。

????“可不可以再给我吹一首曲子?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你吹口琴了。”

????看着云舒忽然沉寂下去,清冷的小脸有些苍白,星眸也有些黯淡了,付子鸣心里也微微的发疼了起来,他一直都知道,那个人一直就是云舒心里永远都迈不过去的坎,她之所以选择做警察,其实也不过是因为他而已。

????付子鸣说话的瞬间已经从衣袋里掏出了一把银色的口琴,默默的递到了云舒的跟前。

????“云舒,不要难过,他若是还在,也一定不会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的,在心里永远的记住他就好了,何必将痛苦施加在自己身上?”

????付子鸣低声的安慰道,不由自主的伸手,想将身旁一身沉郁的女子拥入怀中,然而,那指尖才刚刚探到那迎风而舞的风衣的时候,竟然恍惚之中感到一阵疼意,终于还是缓缓的将手给收了回去,垂在身侧紧紧的握成了拳。

????云舒并不见得能将付子鸣的话听进去,洁白的脸上徐然勾出了一道惨淡的冷笑,古井无波的眼神扫了那把口琴一眼,很快便移开了视线,又淡淡的望向了公路下边的景色,沙哑的声音几乎要被那肆虐的风声给撕碎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吹口琴了,也不想吹,有些事情,说出来你也未必懂,所以,请你也不要再提起这些陈年往事了,让它慢慢的淡去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有什么事情能磨得过时间呢?”

????云舒轻描淡写的开口,忘记了那天晚上,其实她还给男人吹了一首《别了,夏天》,那个金色的口琴,那龙飞凤舞的签字。

????闻言,付子鸣竟然有些难过了起来,不是因为什么,仅仅是因为她的态度,还是那般的疏离,要说还能有什么能拉近她跟他之间的距离,那么,便就是这么一些事,这么一个人了,现在,她连跟他谈起的时候,都如此的淡漠。

????“云舒……你……对于之前的那些事情,我愿意真心的向你道歉,我们能不能一笑泯千仇?你能原谅我吗?”

????付子鸣忽然迫切的想要得到她的原谅,这几个月以来,他过得很煎熬,本来以为解决了她跟乔宇阳之间的关系,那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出来,走到她身边,安慰她,守护她,可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慕煜北,直接就把云舒娶回家了,它如此苦心经营的一切难不成就是这样为他人做了嫁衣了吗?

????不,他不允许这样,绝对不允许这样,站在他身边的这个人原本就是他日夜想念的人,他一直就那么按捺着自己,怕将她逼得太急只会更引起她的厌恶和反感,毕竟造成她跟乔宇阳之间的破裂,他便是罪魁祸首,他怕哪一天,她知道了,会彻底的恨上他了,可是现在呢?他能怎么样?不顾一切的夺回来吗?

????想到这里,付子鸣不禁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你个天杀的慕煜北!你跟谁相亲不好,怎么就偏偏跟云舒给碰上了!

????“这个问题我之前就回答过你了,如果你仍然一再的要求,那我可以告诉你,我原谅你了,以后我们各走各的吧,不要再过来找我了,我现在我不想见到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如果你不希望我对你感到厌恶的话,请相信我的话。”

????云舒觉得自己讲得已经够清楚够明白了,当断则断,不断则乱,少见面终归是没错的,免得惹那么多的麻烦,她承认她心里是有疙瘩的,她做不到像别的女人一样看得很淡,看得很开,散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她也会怨,心里也有恨,爱过了才有恨,不然,她上次也不会在乔宇阳面前失控了。

????说到这里,只怕云舒也明白了,其实刚刚付子鸣说的什么关于他的事情,只怕也不过幌子而已了,当下也不打算做太久的停留了,利落而干脆地转身,打算就是这么离开了,然而,这次,付子鸣又再次行动了,而且也正中目标了,那温润的大手如愿以偿的扣住了云舒那纤细的手腕,握得很紧很紧,不想放开,那英俊温和的脸上闪过一道挣扎的痛苦。

????“云舒!云舒,不要走!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很喜欢你,我喜欢你已经很久很久了,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知道我做过很多让你为难,让你不高兴,甚至让你难过的事情,可是,我真的一直都在默默的喜欢着你,甚至爱着你,以前看到你一心挂念着宇阳,以为你们会幸福,所以就放手,可是现在,我知道,你根本就不爱慕煜北,你只是累了,所以你才遵从了你父亲的意思,嫁给了慕煜北,云舒,相信我,请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一定能给你幸福,就算我们离开这里,到国外去重新生活也好。你知不知道,当年看到你站在院子的花藤下吹着口琴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我原本以为这也就是一时冲动而已,可是到后来我才发现,我早就越陷越深,直到现在,都已经难以自拔了,真的爱你,所以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就一个机会,好不好?云舒?”

????如此卑微的乞求,哪里应该是从付子鸣口里说出来的?

????不得不说,付子鸣突如其来的这么一段深情的告白让云舒很是惊讶了一把,他不是一直都很中意方怡暖吗?怎么现在,这表白的对象好像弄错了吧?

????恍惚之间忽然想起了那脸上常常挂着那温暖的笑容的穿着蓝衬衫的少年,印象之中,她好像也没有跟眼前这个男人有过太多的交集吧?怎么那么轻易就说什么喜欢,说什么爱了呢?这个意外的表白让云舒狠狠的怔了一把,甚至都忘记了付子鸣正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了,太吃惊了!

????“付子鸣?你确定你现在说话的对象是我姚云舒,而不是方怡暖?我可不记得我们之间有过多少的接触,充其量只不过是同学而已。”

????云舒诧异的扬起了秀眉,不冷不热的望着一脸深情,眸子里甚至充满了宠溺与爱意的付子鸣,淡淡的问出了这么一句,仿佛刚刚付子鸣表白的对象是别人,而她就是冷冷的站在旁边观看着一般。

????“云舒……我很确定我爱的是你,暖暖,我一直把她当成妹妹看而已,请相信我的诚意,我一直都确定,你才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人。”

????付子鸣语气十分的严肃诚恳,一点也不像开玩笑,这时候,云舒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之前付子鸣的很多举动,这下子,心里晃了一下,只怕,他说的这些应该不会有假了,顿时觉得荒诞无比了。

????“抱歉,那是你的事情了,我不中意你,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我很中意我现在的家,很中意我现在的生活,我对我的丈夫绝对忠诚,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以免引起误会,这点希望你能理解。”

????干脆而冷淡的语气十分的坚决,云舒拒绝得很彻底。

????果然!付子鸣心里顿时就好像刀割一般,他早就意识到这样的结果,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告诉她,这种行为明显的就是在自己找虐,可是,他心不由己啊,他能怎么样?他这心头就是念念不忘的记挂着她,他能怎么办?

????握紧的拳头微微在颤抖着,他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对她大声咆哮了,深深的吸了口气,尽量的平息下自己的怒气与不甘,“是吗?要是乔宇阳今天也跟你说这样的话呢?你会不会也是这么回答的?”

????云舒讽刺的笑了笑,清冷的眼神寒冷如冰霜一般,“那你觉得我会怎么回答?如果你今天非要对比出个结果,那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不管是你,还是乔宇阳,今天对我说同样的这些话,那么,我给你们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从我闭上眼睛让乔宇阳走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不会回头了,我现在想守护,甚至想白头到老的人决计不会是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

????云舒的话让付子鸣狠狠的颤了一下,他害怕而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眸光甚至有些涣散了,望着云舒那清秀的面孔,“不会的,不会的,你骗人!”

????“信不信由你,不要再来找我了,若是还想威胁我跑到警局那边的话,我不介意告你扰乱警察办公,妨碍警察工作。”

????“云舒!”

????“放手!别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我不放!不要走!”

????“付子鸣,我不客气了!别逼我下重手!”

????冷冽的低喝声传来,付子鸣只觉得自己的手腕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接着,那道淡淡的暗香便淡了去了,黑色风衣衣角刷过了那孤寂而冰冷的指尖,付子鸣这一刻竟然感到一股蚀骨般的疼痛正从胸口开始,如此的尖锐,如此的让人窒息,慢慢的往全身各处蔓延而去,疼得他几乎招架不住。

????付子鸣忽然觉得眼前一黑,脑袋竟然昏沉无比,踉踉跄跄的,几乎要摔倒,而那道清冷的黑色身影却越走越远,不管他怎么呼唤她的名字,她都不曾回过头一次,就连脚步,也没有慢下半分。

????比起绝情,当真还是没有一个人能比上她,云舒,付子鸣这下子总算是见识到了,但是,即便是如此,也休想他就会放弃了,拳头再次狠狠的捏紧了……

????云舒的心情有些糟糕了,每次碰上他们,这心情总是会莫名其妙的破坏掉了,所以毫不犹豫地离开之后便无聊的去街市那边走走,又给姚峥买了一大堆的冬衣,不然指望着姚首长会自己给自己置办衣物,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当然了,也不忘了顺便给云卷捎了两件,这赶在家里也是要穿的,多置办几件总归是没有错的。

????买完衣服之后,又去超市买了一大堆的菜还有水果之类的东西,之后才直接打的往怀山军区大院这边赶了。

????在军区大院门前下车的时候,才是早上十点半,离吃饭的时间还远着呢,这会儿,姚首长估计还在办公室或者下部队忙活着。

????云舒吃力的提着一大堆的东西,往军区里走去,守门的值班人员都是认识云舒的,微笑的对云舒点了点头,便直接放行了。

????提着一大堆的东西大步的往家里赶去,没想到刚刚走到自家的门口,竟然看到男人的车就停在家门外,云舒免不了又是诧异了一把,那男人怎么也过来了?

????蹙了蹙眉,倒也没有想太多,将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放,灵活的往自己的裤袋里掏了掏,很快就掏出了一串钥匙,直接开了门,然后才又提起那些东西往家里走了去。

????一踏进院子,便看到家里的门是开着的,提着一大堆的东西,云舒加快了脚步,一走进大厅便将东西让桌子跟沙发上扔了去,倒了杯水喝了几口下去,而这时候,隐约的听到从厨房传来了一阵‘叮叮咚咚’的切菜的声音。

????那男人不会亲自下厨吧?

????云舒心里打了一个激灵,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将桌上的菜一提,迅速的往厨房走了去。

????刚刚走到厨房门口,便看到一个清冷挺拔的身躯正站在案板前熟练的挥舞着手里的菜刀,正在切着胡萝卜丁,男人已经将刚刚那件白色的外套脱了下来,只穿了一件浅色的衬衫,衣袖挽得高高的,露出结实而白皙的手臂,房里都开着空调,那倒也不算很冷,虽然外面寒风凛凛的,但这室内还是暖融融的一片,瞧着他那动作,看得出男人切得很认真,而男人过去的水槽旁边竟然还站着一位中年男子,五十岁上下,身形有些消瘦,不过看上去挺健康挺有干劲利索的,此时他正在洗着菜,云舒确定她没有见过这个人。

????“小姐,你回来了!”

????就在云舒观察着那名中年男子的时候,那名中年男子忽然就转过身,不期然就看到了一直盯着他看的云舒,那精锐的眼神闪烁着睿智的光芒,闪烁了一下,然后便和蔼的笑了笑,对着云舒打招呼了。

????一听到中年男子这话,正在熟练的切着菜的男人顿时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缓缓的回过身,不咸不淡的瞥了云舒一眼,然后便收回了眼神,继续他刚才的动作,但那低沉略带着柔和的声音却也跟着传了过来。

????“回来了!吴伯,你先出去帮父亲忙活,菜给她洗就成了。”

????“好的,姑爷!那我去后院看看首长!”

????那个被称为吴伯的人对着慕煜北笑了笑,然后便放下了手中的菜,缓缓的走了出来,临经过云舒的身边的时候,倒是挺尊敬的朝云舒点了个头,自我介绍道,“小姐好!我是吴康,小姐以后叫我老吴或者叫我吴伯都可以。”

????云舒随即也很礼貌的点了点头,轻声应道,“您好,吴伯!”

????吴伯微笑的退了出去,将私人空间留给了这一对小夫妻,而云舒看着吴伯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之后,便觉得颇为的诧异,一头雾水的走了进去,将手里的一大堆菜往橱柜上放了去,然后才移动步子,乖乖的走到水槽前,开始继续吴伯刚刚没有洗完的菜。

????“吴伯是什么人?怎么瞧着你好像跟他很熟的样子?”

????云舒禁不住还是问了出来,仰起小脸,疑惑的望着正在低头切菜的男人。

????“之前是我的别处别墅的一个管家,你那天不是说让我给父亲找一个管家吗?我就把他调过来了,看这性子,父亲也挺满意的,而且吴伯做菜很有一手,也不至于担心父亲会饿着了,知道你放心不下,这回你就不用担心了,吴伯几乎是一个全能管家。”

????男人头都没有抬一下,手里的动作也没有慢下半分,但是却依然还这么低柔的回答了女人问的问题。

????闻言,云舒忽然也想起那次在训练基地给男人打电话的情形了,顿时感觉心里一暖,没想到这男人还是挺细心的,自己只不过是随口提了一下而已,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放在心上,如此看来,倒也是一个挺心细的男人,最重要的是,他竟然真的把她的话当回事了,想到这里,不免心里拂过了一阵小小的甜蜜,忍不住又转过头暗暗的看了他一眼,这下子,看着到越觉得他顺眼,耐看了,轻声笑了笑。

????“看你这么卖力的表现,该不会是想把父亲就哄得晕头转向,然后拿来挤兑对付我吧?怎么看着也觉得你做这事挺有心计的,亏本的买卖估计你也不会做。”

????云舒哪里会不知道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之前的几次回来的时候,她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男人跟姚首长的友谊正在一点一点的深厚起来了,有时候甚至怀疑这男人都要成了姚首长的儿子了一般,瞧着那亲密的劲儿!

????“恭喜你,猜对了,但是太聪明的女人,男人当真不中意……”

????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终于抬起头望向了云舒,不用说,自然是迎来了云舒那懊恼的瞪视,顿时那淡漠平静的俊脸飞快的掠过一道浅月般的微笑,一纵即逝,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了,“不过,我是特殊的。”

????此话一落,云舒那小脸顿时又热了一把,脸蛋上勾出了一些撩人的绯色,低笑了一声,继而才低斥道,“少贫嘴,假正经,看不惯。”

????说着,还抬手将指尖上的水珠一弹,那些个水珠便直直朝男人那脸上‘唰唰’的飞了去,一阵凉意袭来,男人禁不住缩了缩身子,这动作忍不住又让云舒笑得更大声了。

????“哈,你这架势特别像一只猴子,真丑!”

????听到这话,男人顿时就怔了一下,本来有些恼火的,但是看到女人那张明澈动人的笑脸的时候,心里的那股恼怒早就没了踪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闪了好一下神!

????之后察觉到云舒正在饶有兴味的盯着他的时候,才口是心非的开口,“也不见得你很漂亮,笑起来那脸跟张菊花大饼似的,难看。”

????任何的女人被自己的男人说难看,估计都不会高兴的,当然,云舒也是这样的,所以,男人这话一落下去的时候,云舒立马就蹙了蹙眉,顿时就板下脸了,星眸迸射出冷冷的寒光,瞪了男人一记,然后便默不作声的收回视线,低下头去,继续洗她的菜。

????察觉到女人不高兴了,男人这才郁闷的皱了皱眉,又转过头去,也默默的切菜了,可是,那眼角的余光却时不时的暗暗扫向旁边的女人。

????“你生气了?”

????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没有。”

????她回答得很利落果断。

????“其实……也挺好看的。”

????男人憋了很久,才低声的说了这么一句,说话间,那原本抓着胡萝卜的大爪已经已经朝云舒那浸在水中的素手伸了过来,有些讨好的摸上她的那纤细的指尖,可是云舒却不领情的拉开了,还恼怒的瞪了他一眼。

????“我是说真的。”

????男人脸皮倒是挺厚的,才不管女人的反抗,大爪一伸,干脆紧紧的抓住了女人的素手,那力度,简直就要是出吃奶的力气了一般。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这是什么道理,合着就专门对付我,对别人都是客客气气的,那么友善。”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眉头皱得很深很深,声音放得很低很低,也不知道是讲给云舒听着,还是讲给他自己听着。

????“对你友善过两天你还不上房揭瓦了?最受不了像你这样养尊处优的少爷。”

????云舒不以为然的瞥了他一眼,闲置的素手拍了拍男人的手背,示意他放开,可是男人却是抓得死紧。

????“你这分明就是对我存有偏见。”

????男人有些不平的低头望了女人一眼,黑眸里虽有不甘,却依稀很是柔和。

????“就是对你存有偏见,怎么样?我问你,听说你这段时间老往这边跑,怎么进来的?父亲也不见得有时间搭理你,你跑这边来做什么?”

????云舒疑惑的望着男人,从阿朔那里那听来的情况让她还是挺惊讶的,慕煜北一听到云舒这问话,顿时扬起了眉,低柔的笑了笑,揶揄的语气响起。

????“对啊,我怎么进来的?我过来做什么?猜猜看?”

????“我怎么知道你过来做什么,就一间谍欠收拾欠枪毙的样子!”

????云舒不屑的扫了他一眼。

????“你当然不知道我过来做什么。”

????“我问你,你就回答我,回答我!别给我做应声虫,不然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给碾死了,你回答我,回答我!”

????云舒特看不惯的直接捞起水里那沾着水的菜,板着一张脸朝男人甩了甩,顿时那水珠跟骤雨似的,飞快的落入了男人的衣领里,俊脸上,甚至那抖擞的墨发上,男人迫不得已,只能放下手中的胡萝卜,动作敏捷的伸手扣住了女人的腰,一手按住了她作恶的双手。

????“行了,别闹了……父亲将钥匙给我了,看这边的景色不错,闲来没事偶尔过来小住一两日,当做陪一下父亲你还不高兴?”

????“可是,我怎么看你都觉得你居心不良,你……唔……”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那清凉的吻给堵了回去,后面的话云舒只能‘支支吾吾’的,也没说个清楚。

????虽然这男人的吻技不怎么样,可是云舒觉得自己越是往下,就越是难以抗拒,双手不由自主的正想扣上他肩头的时候……

????“咳咳!”

????一阵轻咳声乍然响起,小夫妻俩顿时僵了一把,云舒的动作够快,一把推开慕煜北,转身继续洗她的菜,而慕煜北也是晃了一下,然后吸了口气,也转身继续切他的萝卜丁。

????“等你们做的这一餐饭已经太久了,注意一下场合,咳咳,别把形象给影响了!”

????姚首长那郑重的语气带着一股不好意思的压抑,约莫也觉得自己撞破了自己女儿跟女婿的好事,心里感到尴尬不好意思吧。

????“父亲……我们……”

????云舒现在早就是红着一张脸了,好像是第二次被抓了吧?这男人怎么就这么不看场合,想着,云舒忍不住有些恼怒的瞪了男人一眼。

????“行了,瞧你那是什么眼神?有谁拿这种眼神看自己的男人的?老子是这么教你的吗?太没规矩了!阿北啊,你也不太惯着她了,该调教的还是要调教着,舒儿这性子拗,你不管她,她还能上房给你揭瓦了!”

????云舒那眼神被姚首长看了去,姚首长就感到非常的不满了,不得不说,这两个多月以来,慕煜北可没有少做姚首长的工作,差不多跟姚首长的亲儿子似的,隔三差五的就过怀山这边转悠着,还给他带来那么好的一位管家,没事的时候还陪着他下下棋,专研一下现代军事战术,姚首长现在就是越看这女婿就是越满意,果然是老慕家的好儿子,素质就是比别人好太多,那些个什么乔宇阳之类的,在人家姚首长的眼里,那是连他这女婿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

????瞧瞧人家,会做饭,是吧?会做饭的男人都不会太差,而且,现在是事业有成,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又那么好,对自己这老丈人的,也是很用心,最最主要的是,人家之前可是特种部队的,岂是那些小杂碎之类的能比的么?尤其是经过这么一大段的时间相处下来,姚首长对慕煜北的印象,那是没得说啊,比自己的亲儿子还亲了,那顺眼的程度直逼自己的女儿,眼下有这番举动,实在是太正常了!

????“父亲,有你这么挤兑你女儿的?我才是你亲生的!”

????云舒没好气的瞪了慕煜北一记,不免有些不满的望向姚首长。

????“老子帮理不帮亲,少给老子来这一套,好了,别磨磨蹭蹭的了,阿北,记住父亲刚刚的话,好好调教,快点把饭做好吧,我都快饿死了,等下还要赶回军部一趟!”

????姚首长才没有将云舒那点小模样看在眼里,直接忽略掉了,他现在无比的相信慕煜北足够给他的女儿带来幸福,这下子,他这觉都是睡得无比的安稳了,倒是他那卷儿让他还有些操心,唉,做父母的不容易啊,看样子,还得给这小子来点火候了,你说着人家胡首长的女儿有什么不好?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堂堂的留洋博士啊,现在可是一大公司的技术总监啊,多厉害啊,不就是比他大那么一点吗,怎么这小子就那么反对呢?这下子,还真不知道怎么跟人家老胡交代了,算了,等他回来再打算吧,大不了直接把人给拉过去,直接办手续,一切的水到渠成,管他乐不乐意,反正也不见得他这卷儿有多在意自己的婚姻大事,干脆一手操办他说不定倒还乐的一个清闲了。

????落下这些话,姚首长便又屁颠屁颠的出去了,估计是琢磨着怎么将姚云卷给拿下了,眼下,他也就是紧张这事情了,当然了,这姚首长退下之后,慕煜北也没少了让云舒骂上几句,可是,人家忍的功夫好啊,完全当做没有听见,云舒数落了几句没见男人有反应,瞧着好像也就是她自己一个人唱独角戏了,便也识相的闭嘴了,她可没有自己骂给自己听的习惯。

????——《假戏真婚》——

????相比于云舒这边的和谐,其乐融融的,付子鸣这边却显得无比的落寞苍凉了。

????乔宇阳那宽敞舒适的办公室内,乔宇阳依然还是像往常一样,安静的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的查看分析这电脑里的数据,一张俊脸绷得很深沉,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黑眸里是古井无波的平静与深邃让人无法看透。

????他的对面正坐着一身落魄满脸愁绪的付子鸣,方怡暖则是坐在付子鸣的身旁,那美眸却是微波泛泛,一直盯着办公桌前一脸冷冽的乔宇阳,根本就是移不开眼,那样子就好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大花痴似的。

????付子鸣心情很是灰暗,手指端着的咖啡被他捏得死紧的,深眸里尽是不甘和痛苦的挣扎,狠狠的抿了一口咖啡,这才抬手望向了一脸平静冷冽的乔宇阳,温和的语气听起来竟然有一些阴冷。

????“你都不问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沉默了良久,付子鸣总算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当然,这话就是对着坐在办公桌前的乔宇阳说的。

????付子鸣的声音落下去好久,乔宇阳才不冷不热的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了视线,鹰眸一转,冷冽的视线落在了一身阴沉的付子鸣的身上。

????“我以为我不问你就不会说,发生了什么事?”

????乔宇阳冷淡的开口道,对于付子鸣,这一段时间静下心来沉思了良久,便发现了,其实也不见得他这位兄弟倒是真的把当成无话不说的朋友了,不然,凭他那些小手段,乔宇阳便是有些反感了,没想到自己还被自己的兄弟给算计了一回,还硬将方怡暖这个女人往自己怀里塞了,他向来就是十分讨厌这样被逼迫的事情,讨厌被人安排算计着,付子鸣这一次确实做得有些过分了,尽管他也知道,他跟云舒之间的事情很不简单,事情也很尴尬,可是,他还是喜欢通过别的有效的途径解决,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通过上次的谈话之后,乔宇阳早就明白了,云舒只怕是怨上了,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可是两个人一起二十多年了,他还是能感受得到的。

????“暖暖发生了车祸,差点受伤了,你作为人家的男朋友,难道就不能适当的关心一下她吗?你当初是怎么答应的我?”

????付子鸣看到乔宇阳这个样子,终于还是控制不住的莫名其妙的开始发火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嫉妒乔宇阳在云舒心里的位置。

????而付子鸣的话,却让坐在一旁的方怡暖感到一阵委屈,是啊,自己发生车祸差点受伤了,他应该知道的,可是自打走进办公室开始,就没有见他正眼瞧过她一回,要赶在别人身上,自己的女朋友发生了车祸,作为男朋友的,估计早就急死了,哪里像乔宇阳还能这么淡定,好像什么事情都是跟他无关似的。

????乔宇阳那冷冽的俊脸冷然勾出了一朵讽刺的嘲笑,那阴冷的眸子终于淡淡的望向了方怡暖,徐然开口了,“是吗?我记得你当初只是要求让她一我女朋友的身份站在我身边,可没有说让我像照顾女朋友一样照顾她,我现在不是正在执行你的要求吗?每逢宴会都带她出去了,身份就是我的最新女伴,也带她回家里了,你们还觉得有什么不满意的?出了车祸现在不是没事还能生龙活虎的坐在这里吗?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到时候希望你们能够信守你们当初的诺言。”

????不近人情的冷漠让方怡暖胸口感到一阵窒息的疼痛,两个多月了,她现在虽然很风光的以乔宇阳女伴的身份站在他身边,可是他却是对她半分感觉也没有,除了必要的场合时刻之外,他根本就是对她就像对待陌生人一样,连牵个手都不愿意,更不用说什么亲吻拥抱了,可是,这次些事情,他乔宇阳当初却对那个姚云舒做了,她一直都那么努力,可是却不见得能让他那颗冰冷的心有丝毫的松动的痕迹。

????“宇阳,我……你怎么能这样子……我是那么深爱着你,为了你,我……我……”

????无法忍受他这样冷漠的态度,方怡暖想着她所做的一切,还有他这样冷漠的态度,不禁心里大悲,胸口疼得厉害,睁着一双美眸,隐忍着剧烈蚀骨的疼痛,怔怔的望着一身冷漠如冰的男子,顿时泪如雨下,哭得好不伤心。

????任方怡暖哭得伤心,乔宇阳根本就是视而不见,付子鸣满脸的沉郁,听到方怡暖那哽咽而隐忍的哭泣声,顿时便是心里一疼,转过头,很温柔的安慰了了几句。

????“我,难道是我奢望强求了你?”方怡暖伤心的望着乔宇阳,呜咽的开口。

????“暖暖,别哭,先冷静下来,会有办法的,别哭!”

????付子鸣安慰道,但是当他抬手看到乔宇阳那无动于衷的冷淡的表情的时候,当下心里也有些微怒了起来,努力地按耐住自己的心思,沉思了一番,飞快地分析着乔宇阳近段时间以来的一切反应,突然,这脑袋里忽然闪过了一道恐慌,心口也狠狠的颤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脸。

????“你不会,宇阳,告诉我,你绝对不会是对云舒动了心思吧?”

????谁知道,其实付子鸣最怕的,不是慕煜北,而是这个乔宇阳,他就是怕他跟云舒两人若是两情相悦,那么受伤的,那就肯定是自己了!看着云舒之前对乔宇阳的心思,要是乔宇阳愿意的话,他们定然会是很幸福的一对!

????唉,其实付子鸣倒也是低估了慕煜北那男人的魅力,更没有想到,慕煜北跟云舒,早也就有了那么一段了!

????乔宇阳冷然笑了笑,“那是我的事情,不劳你操心。”

????“难你打算怎么对暖暖?她都爱你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想怎么样?暖暖有什么不好?难道你还觉得她配不上你吗?”

????付子鸣一阵慌张,连忙开口。

????“并不见得每个喜欢我的人,我就得负责,你要是觉得合适,你可以把人娶回去。”

????乔宇阳那冷冽的声音传来,顿时将方怡暖那颗心几乎敲得粉碎!

????难得的万更啊,妹纸们给力的顶起哈~顺便给老云支持一下完结文《盛世军婚》,加油,妹纸们~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