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8 等着我回来-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18 等着我回来

逐云之巅2017-5-5 21:43:5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18等着我回来

????车子是披着一身金黄色的光辉缓缓的沿着通往翠园的方向驶来的,这一路上,云舒也几乎是飙车回来的,她本来就是一个习惯性的开快车的人,所以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慕煜北就没有给她电话,无非也是担心她在车上接电话难免会分心,这种情况他也不止一次跟云舒说了,然而,她还依然是我行我素的,如此,便也只能依着她,因为他也相信她应该一个明分寸的人。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车子越靠近翠园,云舒也越是将车速慢了下来,转眼间,那栋美丽的别墅就慢慢的映入了眼帘了,庄严的戒备森严的大门也就这么出现在了眼前,只是伫立大门不远处的大路中央的那个高大挺拔的身躯也是同样的引人注目。

????依然还是今早起来穿的那身家居服,清俊的脸上挂着一道担忧,俊眉深锁,就这样一身平静的站在秋风中,不期然的,这么看着,也就生出了一分萧瑟苍凉的感觉。

????车子缓缓的驶近了,男人没有动,仍然负手而站,遥望着坐在车里的女人,而终于,车子还是停了下来……

????云舒悄然推开了车门,来到了慕煜北的面前,幽幽地抬着脸望着他。

????“你怎么出来了?”

????沙哑的嗓音沁着一丝浅淡的忧伤,瞧着就知道她那脸色也不太好,一副受伤的样子,他可以从她那明澈的眼眸中看到那缕隐藏在眼底的疼意。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给你气受?”

????慕煜北轻轻地低下头,漆黑不见底的眼眸淡淡的凝神着女人那张洁白的小脸,最后将那视线停在了云舒那双明澈动人的星眸里,锐利的眼神几乎像一道炽热的白光,直达她星眸的最深处,差点让云舒无疑遁逃,于是她只能默默的低下头去。

????“是工作上的事情?”

????见到她没有回话,慕煜北便开始猜测了,这几天老看着她捧着一叠文件看着,好像也总是皱着眉头的,本来想问的,可是事关什么机密之类的事情还是不要过问的为好,他自然也是明白的。

????“实在不行,干脆就把这工作辞了吧,好好带家里就行了,我能养得起你,不然在我们公司挂个名,弄个职位坐坐也成,也少操了那份心,忙里忙外也不见得你就镀了一层金了。”

????关切的语气很是感性,微暖,这听在云舒耳中实在是很受用,顿时也就抑制不住了,被他抬手抵住下巴那么轻轻一转,稍稍泛红的眼眶里正闪烁着一道晶莹的流光,云舒觉得自己这一刻突然就是脆弱得不行了,只能悄悄的合上了眼睛,轻轻的靠近他的怀里,一双细长的手臂紧紧的抱住了男人那精壮结实的腰肢,把脸深深的埋进他那温暖的胸膛里。

????感觉得到她心底的那股沉郁,男人顿时也沉默了下来,大手轻轻的揽住她那狭窄的后背,另一只大手则是宠溺的轻轻的摸了摸她那颗埋进他怀里的小脑袋,眸子里迅速的闪过了一缕难以察觉的疼惜,也不用猜了,估计又是因为那个叫什么乔宇阳的了,她似乎也就是因为那个男人才会这样的。

????“以后别见他了……你也不担心我这心里会不舒坦?”

????慕煜北压低了声音,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男人这话一落,他便立马就感觉到怀里的女人似乎有了一些僵硬了,接着,那轻飘飘的话语也就响起了。

????“你怎么知道我见了他?”

????云舒恍惚的抬起脸,迷蒙的眼睛幽然望着他。

????闻言,慕煜北忽然有些深沉的笑了笑,笑容很不明显,稍纵即逝,声音却是肯定而毋庸置疑的,“除了他,谁还能让你如此?说实话,我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时常心里不舒坦。”

????“你……”云舒顿时语塞,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就是去超市的时候无意中碰上他的……”

????一向不中意解释的她还是这么尝试着解释了。

????“嗯。”慕煜北应了一声。

????然而,这么听着,总感觉男人在敷衍她一般,云舒蹙了蹙眉,“你不相信我?”

????“相信不是靠说出来的,行了,抱够了没有?若是够了就回去吧,我觉得有点冷。”

????听似平淡的声音里蕴含着一丝温暖柔和,顿时就让云舒姑娘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一片,她又悄悄抬起脸,望着他,“那,你的意思就是,你相信我了?”

????“我不相信你我相信鬼。”

????男人没好气的瞥了云舒一眼,大爪一路向下,轻轻的扣住了云舒的那只柔软的素手,十指相扣,牵着她缓缓的往前走了去。

????“车!我得把车开回去!”

????云舒蹙着眉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的两只手,压着声音低低的开口。

????“门卫懂得开车,让他们开回车库就行,你给我说说,你跟那个男人都说了些什么?”

????“我能跟他说些什么?”

????“不跟他说些什么,那你怎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一看到我就感动成这样?”

????“我没哭,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哭了?你才一把鼻涕一把泪,你才感动!别随意抹黑我!”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每次都这么狼狈的败下阵来,你也不嫌丢脸。”

????男人那嫌弃的声音含着一丝笑意传来。

????“我都说我没哭,你少给我胡说八道免得我生气,我就热爱丢脸,反正丢的也是你的脸,反正我现在也是一身狼藉了,也不差这一笔。”

????女人恼羞成怒的反驳。

????“我说你哭了你就是哭了,我没耳背,在电话里就听到了你哭了,又不是没见过,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啊!奶奶的,不带你这么语言攻击人的,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就不会给我说几句好听的话,让我舒坦一下吗!”

????……

????——《假戏真婚》——

????忙碌了一整天,倒也是都感觉到有些疲惫了,堆积了很多天的事情一下子涌了过来,云秀几乎招架不住,今天一大早忙到现在,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中午饭就是吃了几块饼干凑合着了,好不容易这才算熬到了下班的时间。

????送走了办公室里的最后的一名客人,云秀终于伸了个懒腰,很是疲倦的抬手揉了揉眉心。

????“云医生,您要下班了吗?”

????助理小李一脸尊敬的笑意,直直的站在门口看着云秀。

????云舒点了点头,轻声道,“今天事情太多,想必你也很累了,早点回家好好休息吧,明天还有得忙。”

????“好的,云医生!我把这份文件整理完就回去了,所以得加一会儿班,最近的病人好像还挺多的,云医生,我听说您的外婆生病了,您这能操心得过来吗?”

????小李很关切的望着云秀,脸上凝聚着一丝担忧。

????云秀徐然瞥了小李一眼,悄然点了点头,“还好,你明早把行程调整一下吧,比较急的就放在前边,我最近时间不是很充裕,得赶一点。”

????“好的,云医生!对了,已经很晚了,云医生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你家里这边老远了,我还说只是几步路。”

????“嗯,你忙吧,我再整理一点东西,回去的时候不用通报了。”

????“是,云医生!”

????……

????随着关门声传来,办公室内又恢复了一片平静,云秀也缓缓的直起腰,取过旁边的水喝了一口下去,移动了椅子,往电脑旁边坐了去,拉开了键盘,盯着那电脑屏幕望了好久,美丽动人的星眸里闪烁着点点星光般的斑斓,终于修长洁白的指尖一抓,移动了鼠标,点到了邮件的页面,很快的输入了地址,飞快的敲了这么一段文字进去。

????亲爱的云舒:

????记得上次我跟你说了一些话,我跟你说你之所以时常感到心里飘浮不定,其实是因为你现在还没有觉得可以让你牵挂的东西,这几天我想了很久,想你,也想到了我自己,忽然觉得或许我们都一样,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了。

????今天薇薇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也跟我说了你要出去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想,这段时间正好是你静心思量的好时机,这人世间的缘分真的很浅薄,顺着自己的心意走,该抓住的,就绝不放手,该放弃的,就绝不挽留。

????最近认识了一个略懂佛道的人,在他的指引下,看了一些有关于佛道的书,其实觉得挺不错,侦探悬疑固然不错,可是女人也应该要懂得修身养性,你有时间别忘了也看看。他跟我说,人不应当只为别人而活,更重要的是,为自己而活,我忽然间就好像明白了什么了,我想,你一定比我更懂的这个道理,希望你有时间能过我这边来坐坐,也正是因如此,现在我已经很坦然的接受了外婆的情况了。

????好好照顾自己,勿要挂念!——阿秀

????一下子就写好了这么一封短信,发送出去了,看到显示发送成功的提示,云秀才淡淡的笑了笑,有条不紊的收拾好了东西,关上了电脑,整理了一番桌面,然后便提着那黑色的公文包,一身轻盈的走出了办公室。

????走出办公大楼的时候,天都已经是灰茫茫的一片了,越近深秋的天当然是越容易就暗了下来,白天显得特别的短暂,黑夜也变得相当漫长了起来,晚风很冷,附近的高楼大厦也点起了那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一闪一闪的,尽显这座城市的繁华美丽。

????云秀今天有开车过来,其实还是自己开车方便一些,忙完工作还得赶去蓝山疗养院那边看看蓝秀英呢,因为还是不太放心,虽然蓝秀英的情况都算挺稳定了,傍晚时分还打电话过来跟她说不用过去了,可是现在已经算是非常时期,每天不过去看看,云秀心里哪里能放得下?

????诺大的地下停车场里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虽然灯光是明亮,但是就这么一个人走着,还是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冷意。

????云秀大步的朝自己的车子走了去,‘蹬蹬蹬’的声音传来,是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发出的清脆有节奏的声音,步伐铿锵,英姿飒爽。

????停车场里的车还是很多,云秀很快就走到了自己的车边,迅速的从自己的衣袋里掏出钥匙,正想打开自己的车门的时候,这时候,忽然,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她还来不及反应,只见一条粗粗的木棍一样的东西正狠狠的朝自己挥了过来。

????“贱人!去死吧!”

????一个狂笑阴狠的声音响起,阴冷如腊月的寒风一般!

????云秀大吃一惊,迅速的后退了一步,身子轻轻往后一仰,紧抓着车钥匙的那只素手猛地握成拳,另一只素手化为了一道刀刃,灵活的应身上前,往那个黑影的肩部劈了去,刀刃顿时化为了利爪,紧紧的扣住了那个黑影的肩部,迅速的掐住了他的胳膊,反手一转,干净利落的将他压在了一旁的车盖上。

????“放开我!你这个心如蛇蝎的歹毒女人!你凭什么教我老婆跟我离婚!想让我一无所有,想让珍珍离开我,我先干死你!”

????阴骜嚣张的语气很是令云秀反感,这样的情况她遇到得太多了,定睛一看,才发现被自己按住的男人正穿着一身蓝色的工人制服,头上带着一个蓝色的帽子,帽檐被压得很低,很难看清楚他的样子,但是云秀心里很清楚,这应该又是过来寻仇的,而且,云舒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冷笑了一声,“抱歉,马先生,你的妻子因为不堪你的殴打虐待跟你离婚,我觉得她做得很正确,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客人常年跟一个酒鬼,有着严重的家庭暴力的男人在一起的,更不用说还是一个一无是处只靠女人养活的畜生!”

????“放开我!像你们这些蛇蝎心肠的可恨女人!只会破坏别人的家庭!你懂什么!我跟珍珍相爱了都十几年了,孩子都两个了,还上了初中了,你怎么就那么狠心劝她跟我离婚!”那个男子咬牙切齿的开口道,拼命的挣扎,力气之大,连云秀都觉得有些吃力了起来,那男人的长腿一个后蹬,踢中了云秀的膝盖,云秀禁不住疼痛,闷哼了一声,被迫松手,只见一道耀眼的白光从眼前一闪而过,硬生生的朝自己刺了过来,云秀脸色顿时就凝滞住了,连忙下意识的抬起手臂去抵挡,只感觉到手臂上传来了一阵穿心的疼痛,一股腥热弥漫而来……

????“去死吧!”

????尖锐狠辣的声音传来,云秀心里大叫不妙,这个变态!只好生生躲闪了,而就在这时,忽然一道亮光袭了过来。

????“在干什么呢!”

????是巡逻的警卫的声音!

????“这里有人行凶!”

????云秀迅速的往前冲了几步,只见一辆巡逻摩托车开了过来,那两名巡警看到了云秀手臂上潺潺流下的鲜血,立马就冲了上来,然而那个男子正想逃跑,但没几下就被那两名警察给制住了,直接扭送去了警局,云秀自然也是免不了得跟过去录口供。

????折腾了一番,一身狼狈的从警局里出来的时候,早就是华灯初上了,手臂上传来的阵阵疼意让云秀更是显得疲惫,清秀的脸上也变得有些苍白,刺鼻的腥味不断的袭来,拒绝了那些警察的包扎,硬是忍着疼意录完了口供。

????云秀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这才刚刚踏出了警局,警局门前停着的那辆军用猎豹竟如此的耀眼,她蹙了蹙眉,多看了那辆车好几眼,怎么的就感觉这牌号如此的熟悉,思量了一番,也没有了结果,然后正打算绕过去,而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而低沉的嗓音。

????“陈叔叔客气了,父亲常常提起您,有时间就到家里坐坐吧。”

????“哈哈,大云,会的!这次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明天下午你就不用特意过来了,我们会派车直接把人送过去的!”

????听了这话,云秀乍然转过头,只见那个俊朗刚毅的男子正一身正装的从那庄严神圣的警徽门楼下走了出来,他的身边还并排走着一位中年男子,也是一身威武的警服,手里抱着帽子,脸上挂着一副和蔼的微笑。

????这男人!不是云卷还能是谁!棱角分明的俊脸,一身的利落果决尽显军人霸气威严的本色,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在云秀垂下眼帘沉思的时候,向来机警的云卷早已经发现了她了,沉寂锐利的眼眸不掩饰他眼底的惊讶。

????“阿秀?你怎么在这里?”

????低沉的嗓音很是自然,几步走了上来,转眼间,高大挺拔的身躯便已经出现在了云秀跟前。

????“我……我过来录口供……”

????云秀有些狼狈的别过头,真想不到,竟然被他看到了这么难堪的一幕。

????“云秀小姐被一名男子蓄意报复,划伤了,正好被我们赶上了,制服了歹徒,就顺带让云秀小姐回来做口供了。”

????站在云秀身边,本来想送云秀出去的一名警察回答了。

????闻言,云卷顿时眯起那深邃的眼眸,眸光有些森冷了起来,隐约之间敏锐的嗅觉就闻到了那一股刺鼻的腥味,锐利的眼神迅速的朝云秀身上上上下下扫了好几遍,最后将眼神停在了云秀拿包包遮住的手臂上。

????二话不说,一把扣住了云秀的手腕,迅速的拉开了她的手臂,只见那只手臂上已经是湿润一片了,血腥味更是越发的浓郁了起来,黑色的外套已经被划破了,露出了洁白的手臂,还有那鲜血淋淋的伤口,这下,云卷那俊眉皱得更深了。

????“这手臂都不想要了?”

????低沉的声音夹着一丝道不清楚,说不明白的异样,掌心里的那粗糙的厚厚的老茧摩挲得云秀那洁白嫩嫩的手腕有些生疼,云秀有些不舒服的扭动了手腕一下。

????“我没事,你放开我。”

????低低的声音很是尴尬,留意到了站在云卷身后的那位中年警察眼里的那抹诧异与暧昧,云秀只觉得很是不好意思,而云卷也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云秀有些躲闪的眼神,这才想起来身后还站着的陈沛文。

????“咳咳,大云,这位是……”

????陈局长终于几步走了上来,作势的轻咳了几声,一脸微笑的望着云卷跟云秀。

????“您好,我是云秀。”

????云秀一下子就回过神了,挣脱了云卷的钳制,有礼貌的对着陈局长尊敬的鞠了个躬,淡淡的开口介绍道。

????陈局长满意的点了点头,十分谦和的笑道,“不错,挺不错的女孩子,我是陈沛文,你可以跟大云一样,叫我陈叔叔就好了!”

????陈局长看着云卷这架势,就直接把云秀归为了云卷的媳妇了,竟然还一点也不感到唐突,直接让人家姑娘叫他陈叔叔,看着这样子,多半是今晚上回去又跟姚首长汇报情况了,他可记得前两天,那姚首长还抱怨着,这女婿是有了,可是这儿媳妇还不见人影呢,这下子,倒也是省了心了,原来现在的年青人都中意这样,硬是保持什么恋情隐秘化,那个叫什么来着,就像那个什么,隐婚一族的,之前小云也还是这样的,都结婚了,才知道处了那么一个对象,就是要他们这些老的干着急!

????“陈叔叔,我先带她去医院看看,那胳膊再不处理估计就是要废掉了。”

????云卷倒是挂念着云秀那胳膊了。

????“哈哈,臭小子,就是要你父亲他们干着急呢,回头得把人带回去让你父亲他们瞧瞧啊,我顺带也过去蹭顿饭吃,去吧,这伤口可是耽搁不得的!回头记得把陈叔叔的这顿饭补上啊!”

????陈局长大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云卷的肩膀。

????“不是你们想的那回事!我先走了,别顺便跟我父亲打小报告,免得回去老爷子又要扒下我的一层皮了!”

????云卷皱了皱眉,望了陈局长一眼,有些无奈,然后才拉开车门,二话不说直接把云秀塞上了车,继而,车子便缓缓的消失在那片朦胧的夜色之中。

????车子一路飞快的直接奔蓝山疗养院,云卷自然是知道云秀还想着过去看看蓝老太太的心思,今天他也正好是过来跟陈局长商量一些事情,倒没有想到竟然又碰上了这女人,真不得不说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啊!

????急诊室内,医生正忙活着给云秀包扎伤口,云卷则是笔直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瞬不瞬的盯着医生给她包扎伤口,那锐利的眼神很是让云秀不安,刚刚他已经让他的那位随行军官小郭同志出去捎一些晚餐上来了。

????“好了,回去不要碰水,要记得换药,这时候伤口比较难愈合,所以你得注意一点,别张罗着什么重活,我会开些药给你回去擦擦。”

????那名医生十分称职的嘱咐道。

????“谢谢你,我知道了!”

????云秀感激的道了一声谢谢,然后才接过了医生递过来的方子。

????“先去把交费吧,然后再去药房取药,注意一点就没事了,怎么弄的伤口,这么深,还好只是缝了几针,不然你这胳膊可就是要废了,但是这还是会留下一些痕迹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

????云秀再次道谢,然后才缓缓的朝门口走了去,云卷倒也利落的起身,跟了上去,高大的身子一下子就越过了云秀,云秀之察觉到眼前一黑,接着,手上已经空了下去,刚刚抓着的方子已经被身边这高大俊朗的男子接了过去……

????一道淡淡的烟味袭来,她诧异的抬起头一看,只见云卷正悠闲的夹着一支烟,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着,淡淡的烟雾将他那张脸笼罩在一片迷蒙里,此刻他正抓着那张方子看着,察觉到她的投过来的眼神,倒是挺坦然的回瞥了她一记。

????“你就在这里坐着,我过去拿药。”

????说着,吐了一口烟,收紧了方子,指了指走道里的那长椅,然后才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了去。

????“那个,你等一下,别抽烟,医院里不允许抽烟,不然等下护士会找你麻烦的。”

????云秀对着那个高大挺拔的身躯喊了一声,然而,却不见那个男人那脚步有慢下来的趋势,只是云秀看到了就在她语落后的三秒钟之后,一支刚刚抽了半截的烟支已经被熄灭了,准确无误的往男人经过的垃圾篮里飞了去……

????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云秀在蓝老太太的病房里喝了一些粥,自然是小郭同志辛苦带回来的皮蛋瘦肉粥,再次见到云卷的蓝秀英自然是很高兴的,免不了又是激动了很久,若不是护士过来说要休息了,蓝秀英估计还舍不得放开云卷的手呢。

????等着蓝秀英入睡之后,两人才缓缓的出了病房,忙碌了一整天,还赶上这事情,云秀也真的是觉得疲惫不堪了,一出病房,就觉得双脚沉重得很,索性也就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今天又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真的很感谢你,找个机会,请你吃顿饭,让我表达一下谢意吧。”

????其实云秀很不中意欠这样的人情债,但是……

????“我在部队不缺吃也不缺喝,也不惦记着你那顿。”

????云卷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两个人靠得挺近的,就坐在她这里甚至可以很清楚的闻到他身上那股狂野而清新的气息。

????“你明知道我指的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欠你的太多,所以……”

????云秀瞥了云卷一眼,蹙着眉解释道。

????“取手之劳而已,你也不必总放在心上,就当朋友之间的互相帮忙就是了。”

????云卷云淡风轻的开口道,其实这事情放在云卷身上倒是觉得奇怪了,他也不清楚一向冷淡的他竟然也会这样的肆意乱发好心了,竟然关心起别人来了,找不到理由,于是他也就只能将这举动归为他之前在党校学习,这觉悟上也是更上了一层楼了,对为人民服务的理解也更加全面了。

????“你的衣服……”

????‘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就在云秀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云卷那衣袋里的手机忽然就震了起来,云卷大手一伸,迅速的掏出了手机。

????“喂?”

????“嗯,好,我马上就回去!”

????只听到这么几句,俊朗刚毅的男人便利落的站了起来,将手上的帽子往头上一戴,麻利的整理了一番着装,然后才居高临下的望着云秀。

????“部队里出点事情,我回去处理一下,往后的一段时间可能有点忙,赶不过来了,你那手臂给我注意一点,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就直接打我电话,打不通的话就找一下小郭,把你手机给我一下。”

????低沉的语气不容拒绝,倒是习惯了下命令的人。

????云秀幽幽的望了他一眼,怔了一下,之后才不紧不慢的从自己的衣袋掏出了手机,递给了云卷,云卷动作够快,接过手机,只见他专注地盯着拿手机屏幕没一分钟就还给了云秀。

????“给你,我跟小郭的号码都存进去了,我走了,等下让小郭送你回去!”

????语落,仅仅是给云秀留下一个绿色的身影,云秀甚至还来不及说再见,那抹挺拔的身躯就已经消失在拐角处了……

????——《假戏真婚》——

????次日清晨,云舒一大早就爬起床整理东西了,闲来没事索性也就将房子清理了一边,慕煜北则是依然在睡着,这男人这几天总是很晚才休息,好像是在忙着公司的事情吧。

????慕煜北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午饭的时间了,云舒倒也准备好的饭菜,夫妻俩简单地用过了午饭,慕煜北则又是进了书房,继续他的工作,云舒则是安静的在一边整理着书架,无非是扫扫灰尘,将她带过来的一些书籍放进书架里,他们夫妻俩都不太习惯别人动他们的私人物品,所以平日里不是慕煜北自己打扫,就是云舒闲的时候清理一遍。

????就像现在一样,云舒使劲的踮着脚想要将手上的一本厚厚的书籍放回书架上,可是高度不够,也够她郁闷着,而这时候一只大手又伸了过来,取过了她手上的书,麻利的放进了书架里,并且将一排书弄得很整齐。

????“你忙你的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免得等下又牵扯到了伤处。”

????云舒有些不放心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坐回去,让她自己来,谁知本来还在忙活着的男人,忽然就转过了身,深深的望着她,漆黑的眼眸里凝聚着一股黑色的旋涡,几乎要将云舒尽数的吸纳进去了一般。

????“别这么看着我……”

????被他这么盯着,就算脸皮再厚的云舒固然也是支撑不住的,不禁有些异样的侧过了身子,背对着他,挺着他那千万伏电压的眼神擦书桌。

????慕煜北倒是觉得他自己功力倒退了不少,眼下,连那一向让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也在慢慢的减弱了,目光落在她那纤细的身姿上,来来回回转悠了好几遍,终于也忍不住那个,就那么走了一步上去,不由自主的伸手轻轻的从身后抱住了她,温热的触感传来,这才让他这恍惚的心头感觉到了一丝真实。

????“你要去哪里集训?”

????他低低的在她耳边落下一句,但那语气很是有气势,似乎硬是要云舒跟他说出来一般。

????“这是军事机密,当然不能给你说,那个,你先放开我,我有些透不过气了。”

????千万负电压轰击而来,差点没把她轰成电子分解出来了,自打昨晚上开始,这男人就开始用这样的眼神看她,看得她心里直发毛,这会儿她还忐忑心跳得有些厉害了。

????“跟我说说,我保证不说出去,我的信任度向来可靠的。”

????男人很无耻的诱惑,清新特别的冷香袭来,温热的气息蕴涵着丝丝温暖,刷过了云舒的耳际,弄得云舒心里直挠挠,特别不舒坦。

????“真的不能说!这个与信任度无关,你忙你的去啊,别管我了,也就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很快就回来了,你不是说中意清净吗,我若不在,你一个人得多舒坦!”

????云舒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徐然转过了身子,不期然就迎上了慕煜北那深不可测的眼眸,此刻,那眸子里分明闪烁着一丝淡淡的幽光,诡异又神秘,云舒心里越是发长毛了,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就低下了头。

????“我也不知道,你得问我哥,他是教官。”

????反正也算不上什么机密,就算她不说,只要他问问陈局长估计也就知道了,她可记得,这男人跟陈局长还是有一些交情的,眼下不堪负荷,索性也就告诉他又何妨?

????得到了答案,男人总算满意了,这才缓缓的放开了云舒,抚在她背后的大手往上移动,最后轻轻的压住了她的脑袋,很不客气低下头,不由分说就吻了下来,然而并不是什么深吻,浅尝即止,他可不想因小失大,眼下这腰还够他折腾着呢,希望等她这次回来,一切也都水到渠成了,他觉得他快忍不住了,再这样下去难免不会整出病来,正人君子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连他都不知道他的忍耐力怎么就变得那么好了。

????这样的情况是经常的,云舒也懒得计较了,习惯了,时不时就会搞这样的突击,想要说上几句,可是这男人好像很懂得分寸,拿捏得很好,就那么一个轻吻,你还能找到什么理由责备他不成?而且这名义上,她可还是他的老婆,云舒瞥着他那古井无波的俊脸,顿时也只有吸了口气,脑袋里乍然又划过了云秀跟她说的那些话,这两天总感觉她那身体里的那股暴动因子作祟得厉害了,那根绷紧的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崩了,总之就是不安分,不舒坦,连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在云舒胡思乱想,昏天暗地的琢磨着的时候,陈局长终于就来电话了,电话是慕煜北接的,当然就是让云舒出发了,慕煜北本来是想亲自送云舒过去的,但是云舒到底还是放心不下他那身体,所以就一个劲的坚持自己开车过去就行,后来被慕煜北驳回了,让阿朔把人送过去才放心。

????翠园那庄严威武的大门外,阿朔早就将车子停好了,提着云舒的行李放进了车后箱,才徐然转身看着云舒跟慕煜北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到那边记得来电话,你们这集训的时间还真是挺久的。”

????夫妻俩一直走到车边,才停了下来,慕煜北有些不放心的给云舒拉了拉外套,又叮嘱了一句。

????云舒脚尖一转,便面对着他站着,轻轻的扬起脸,微微合上了那美丽的星瞳,徐然点了点头,这会儿,沙哑的声音才温柔了一些,“放心吧,我会的,那个,你一个人要小心一点,像擦药什么的,可以让郑伯帮忙,晚上也早点休息吧,工作是忙不完的,用你的话说,身体是自己的,累垮了,吃亏的,可是你自己,注意防寒,这一下子冬天就要到了……”

????听着这女人关心自己的话,男人心里自然是又感到得意也感到暖洋洋的一片了,又情不自禁的伸手将女人揽入了怀里,这心里头顿时有些沉郁的厉害起来。

????“嗯。”

????他就那么简单的应了一句,轻轻的摸了摸云舒那盘得清爽利落的秀发,深深的吸了口气。

????“少爷,少夫人,那个,时间快到了……”

????看着磨磨蹭蹭,依依不舍的两人,阿朔其实也不想打扰的,可是,这时间都过去了好久了,等下要赶上塞车就麻烦了!所以,眼下也只有硬着头皮说了。

????跟在慕煜北身后的布诺斯正掩着嘴偷偷的笑着,难得啊,难得见到他们英明神武的少爷竟然也会这么扭捏的舍不得了!没瞧见他们少爷那副怨妇般的眼神么?那分明就好像是古时候,那新婚妻子送着自己的丈夫上战场的情形,什么依依不舍,什么你侬我侬的都来了。

????云舒这下子才浅浅的吸了口气,有些脸热的从慕煜北怀里退了出来,清秀淡雅的脸一抬,清澈灿若星辰般的眸子迎上了男人那深邃的眼眸,似乎思量了一番,然后才在男人那诧异震惊的眼神中,轻轻的踮起了脚,飞快的在他那微凉的薄唇上印下了一吻,还像只小猫一般的咬了一口。

????“等着我回来……”

????落下这么一句,女人那纤丽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很快,车子也缓缓的启动了,渐渐的消失在大路的尽头……

????“咳咳,少爷,少夫人早就走远了,那个,我们也回去吧……”

????在身后站了很久很久的布诺斯终于沉不住气了。

????这时候,慕煜北才淡然转过身,唇线微微一抿,清冷的眸光溢出了些许冷光,有些危险的瞥了布诺斯一记。

????“忘记你今天所看到的。”

????平淡无波的声音传来,布诺斯硬生生的感觉到那一股噬骨的冷意,禁不住颤抖了一下,连忙点点头,“少爷,我什么也没看到!”

????慕煜北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迈着沉稳的步伐,缓缓的往里面走了去……

????强推月月的玄幻文《狂宠—兽妃十三岁》很强大,很好看的宠文哈,求收求支持~

????http://。xxsy/info/457233。html

????◆【温馨小剧场】

????“你怎么来了?”她诧异,他记得前不久他刚刚外出。

????“我想念你煮的菜。”他很自然的坐在她身边,拎起她刚刚用过的茶杯喝起来。

????“我味觉与常人不同,煮的不好吃。”她老实回答,这还是刚刚知道的。

????“你知道了?”他看了她一眼。

????“你既然知道,为何不同我说,还吃了一年我煮的菜,难道你的味觉也失灵了?”她挑眉,疑惑的问出。

????“不。”他诚恳而又认真道“是被你虐待惯了。”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