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8 他不会哄人-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08 他不会哄人

逐云之巅2017-5-5 21:42:14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08他不会哄人

????车子浩浩荡荡的驶进翠园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慕老总裁跟慕首长亲自带队,身后跟着一大堆人直直的站在大门口迎接,为了表示诚意与尊重,慕思雅跟温雅静甚至亲自下厨,准备了一餐十分丰盛的午餐。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见到老战友,慕向南首长跟姚峥首长都是格外的激动,满面红光,两只大掌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没想到啊老姚!这么一转,兜兜转转的,我们竟然都成了亲家了!真是缘分啊!缘分啊!”慕向南热情的跟姚峥握了握手,两只大手紧紧的握着,还捏紧了拳头重重的锤了姚首长一记,粗狂有力的声音响彻了一方。

????姚首长显然也是挺激动的,赞同的点了点头,也重重的拍了拍慕向南首长,朗声笑道,“哈哈,我也没想到啊!现在可都是一家人了!”

????“唉,我说阿峥啊,你要是当初能像先前一样,没事总去我们家里坐坐,顺便带上小云,这说不定啊,现在可都是连孙子都抱上了,怎么见着你这些年都很少去我们家里坐坐,喝杯茶,吃顿饭了!”尹佩笑眯眯的望着姚峥道。

????姚峥眸光一转,很快就放开了慕向南首长的手,朝慕威远跟尹佩走了过去,尊敬道,“慕叔,慕婶,你们好,身体都还好吧?这些年都是忙里忙外的,跟老慕也是总调来调去的,好不容易现在才稳定下来,您看,我们现在不是还成了亲家吗?上次一起去开会,碰上老慕,才知道原来阿北也还单身着,想着我家里这女儿也到了适婚的年龄,这跟老慕掂量了一下,让两人试着处处,倒没想到他们原本就认识,这一拍即合,直接结婚了,倒也让我们省心了,孩子们的事情,我们尽力了就好,这样一来,我们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了。”

????姚峥首长一脸的笑意,对着慕威远夫妇就是唾沫横飞的讲了一大段,足以见得他心里很是兴奋喜悦啊!

????闻言,慕老总裁倒是很谦和和蔼的点了点头,微笑道,“我们身体都挺硬朗着,就是这些年很少见你去家里坐坐,有时候还是有些挂念的,这孩子们已经结了婚,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以后要经常去家里坐坐,人老了,这年头,总是盼着热闹。”

????“慕叔放心吧,有时间当然会过去坐坐。”姚首长点头应道。

????“那就好啊,对了,你身后的这位就是你的那个儿子吧?”慕威远将目光投在了站在姚峥首长身后不远处的一身半旧不新的绿色军装的英俊而高大的男子身上。

????姚峥这才转过头来,看了姚云卷一眼,然后笑道,“是啊,这是犬子姚云卷,跟阿北之前还是战友来着,我说啊,这世界这么巧的事情都是赶一块儿去了,大云,过来认识一下你的爷爷奶奶跟慕叔叔。”

????姚首长的话一落,云卷很快就大步地走了上去,十分有礼貌的朝慕威远尹佩跟慕向南首长他们行了个礼,低沉地开口,“你们好!”

????“呵呵,好!不错啊老姚,虎父无犬子,果然是仪表堂堂,威风凛凛,我们军人的好榜样啊!大云在军区的表现很不错,加以努力一顶又是一员猛将啊!哈哈!”

????“哦?看你们这样子,好像以前都是认识的啊。”尹佩有些诧异了。

????慕向南首长点了点头,笑道,“妈,你可能不知道,大云现在也是我们A军区的人,我也是看了资料才知道的,但是很少见到他本人,不过,他跟阿北之前可是战友来着,年纪都差不多,好像大云就比阿北大上一个月而已,对吧,大云?”

????云卷淡然一笑,点了点头。

????“哦,真好!都是互相认识的,呵呵!挺英俊帅气的孩子,怎么样?有对象了没有?不然哪天奶奶给你介绍一个,我跟阿北他妈妈可是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女孩子,那一册子的资料还在我那里呢,不然等下拿给你看看……”

????“咳咳,这时候说这些做什么?都闲的没事做了?”慕老总裁忍不住轻咳了几声,提醒了尹佩一句。

????看着前面的几人,看来也是介绍得差不多了,一直跟云舒站在他们身后的慕煜北终于开口了,“爷爷奶奶,父亲,爸爸,外面风大,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这下子,一大堆人才又浩浩荡荡的走进了翠园。

????一走进客厅,阿莲他们早就沏好了热茶等待着了。

????“奶奶,妈跟阿雅呢?姐姐跟姐夫还有曼曼她们没有过来吗?”云舒望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尹佩,低声问道。

????尹佩忽然叹了口气,于是很是沉重,“你妈跟阿雅在厨房忙活着呢,你姐姐刚刚又打电话过来说曼曼好像着凉了,得赶去医院吊点滴呢,你姐姐的事情啊,你妈回来都跟我们说了,唉,难为你们操心了,事到如今,也就指望着你们多多费一下心思了,爷爷奶奶都老了,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主意来,这些个孩子啊,都是让人操心的命,小云,你有空就过去陪陪你姐吧,我看着她,一个人也是撑得很辛苦,你姐夫要是真心待她倒还好,不然还不知道她能不能熬得住。”

????“奶奶请放心,我会的,交给我们就行了,你们也别瞎操心了。”

????尹佩点了点头,“那就好,对了,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听到尹佩这么一问,云舒当然也是有些迷糊的,因为这事情都是由慕煜北经手的,她若是说帮忙的话,唯一就是能在事情爆发,法律这一块能帮得上忙,所以当下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奶奶先不要着急,这事情都是慕煜北解决的,相信一定能解决的,您就放心吧。”

????事实上,云舒是很少会喊着慕煜北的名字的,这家里平时也就是他们两个人,只要对方一说话,就知道是跟对方说了,所以,通常是有话就直接开口,连称呼也都免了,现在也是连名带姓的直接念叨着慕煜北的名字。

????然而,云舒这一开口,就被尹佩抓住话端了,精明的眼神迅速的朝云舒那素雅的脸上扫了扫,只见云舒那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淡定。

????慕向南首长跟姚首长还在那里高兴的攀谈着,讲的,都是他们部队里的事情,比如现在就是聊着上一次慕首长他们军区的一次大型演练的事情,一讲到打仗的事情,连平时话不多的姚云卷显然也是来了兴趣,也是跟着姚首长他们热乎着,慕威远到底也是有些感兴趣,也是在一旁看着,但很少说话,倒是云舒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于是跟尹佩讲了一声,说要出厨房看看。

????宽大的厨房里此时正是热闹得很,慕思雅正站在炒菜台前熟练的炒着菜,温雅静则是娴熟的切菜,郑伯也是站在水槽旁边认真的洗着菜,三个人有说有笑的。

????“这回,这家里总算是热闹了,要是姐姐跟姐夫还有曼曼他们能过来就好了,姑姑他们又出国旅游去了,真是可惜了,不然,我们这一家子大团圆,那得多热闹了!”

????慕思雅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有些遗憾的开口道。

????闻言,温雅静便轻声笑了笑,“这回主要就是请一下你嫂嫂家里的人过来,让大家都认识认识,你等下给我规矩一点,可别让人家看了笑话,我看你这丫头,平时让你打扮打扮怎么就是不听,你看看你全身上下,有哪个地方像一个女孩子?就不能学学你嫂子?你看看人家怎么就不想你这么一副邋里邋遢的样子?多有气质不是?你要也讲究一下这方面,妈妈也不用这么担心了,唉,真是的。”

????温雅静的话可就是让慕思雅不满意了,抬手扶了扶镜框,很快就开口,“妈,我说你这人,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说着我哥我嫂又扯到我身上了,我就中意我这个样子,不行吗?常言道,能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男人才是好男人,不然当初爸爸也是一身邋里邋遢的去跟你相亲,你怎么还就看上我爸了?唉,妈,我怎么老感觉你这是在嫌弃我啊?我平时有得罪你吗?我看着你就特别宠我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会反驳他的意思,还有啊,你见着哥哥都是一副温柔善良,小心翼翼的样子,有你这么宝贝着我哥吗?我表示赤果果的羡慕嫉妒恨,你明显有重男轻女的倾向,还是爸好,不管是谁,看谁不顺眼还是就直接抽过来,哼。”

????慕思雅这话一落,立刻迎来了温雅静一阵白眼瞪视,“你这孩子,瞧着都讲着什么话呢?你见着我什么时候宝贝着你哥了?他要做得不对,我也说他啊,你哥比你懂事,不让人担心,我为什么要说他啊?你看我对着你就不温柔善良了?哪天晚上不是担心你饿着,还亲手给你煮了夜宵或者热牛奶给你喝了?我要不担心你,能这么为你着急着?你可不年轻了,这么关心着,还这么说你妈,白眼狼了这孩子!管不住了,唉,郑伯,这些孩子啊,可都是让人操心的命。”

????温雅静禁不住就这么抱怨了一句,有些无奈的望向旁边洗菜的郑伯,而郑伯则是和蔼的笑了笑,“夫人,阿雅只是在跟你开玩笑而已,我看啊,八成是小女孩撒娇了,想着夫人多多关心疼爱吧。”

????“郑伯,您的嘴还真是毒,而且是火眼金睛来着!不过,你这回可就猜错了,我才不屑什么撒娇呢!那事我可干不出来,我啊,就是赤果果的嫉妒了,不然凭什么哥哥就可以自己搬出去住,我说要搬出去自己住,家里人就千方百计的阻拦着,而且,阻拦最厉害的,就是妈妈你,本来我都说服了爸爸他们,公寓那边也装修得差不多了,没想到被你这么一搅合,竟然还让我一周最少回家里五个晚上,那我装修那公寓来做什么?还不如直接卖了!”

????“你这要是卖了,我倒也省心了!你就卖去吧!”

????云舒有些好笑的望着慕思雅跟温雅静,别看慕思雅也是一副精明的样子,其实到底也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主,这家里对慕思雅管得特别的严格,慕思雅已经很多次向她抱怨了。

????“妈,郑伯,阿雅!”云舒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温雅静他们连忙转过头,朝门口望了去,只见云舒正一身淡定的站在门口。

????“小云?你怎么跑厨房来了?”温雅静诧异道。

????“他们都在聊着,我闲着没事,就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云舒淡然道。

????“唉,不用了,这里有我们三个就好了,你回去坐吧。”温雅静笑得很温和。

????慕思雅也开口了,“行了,嫂嫂,你还不放心我跟妈妈郑伯吗?你啊,就先跟奶奶她们聊聊吧。”

????郑伯也点了点头,笑道,“是呀,小云,对了,这是今天特意给你熬的补汤,是阿兰送过来的方子,说你需要调养一下身子,你就先把它喝了吧,我刚刚特意放凉了,应该可以喝了。”

????郑伯此话一出,温雅静立刻就接过了郑伯手里的那碗黑乎乎的汤药,远远就可以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云舒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

????“对啊小云,先把药喝了吧,我昨天回来的时候,你姐顺便又给我捎了一张,两张单子换着熬一下,可能会有点苦,喝完再喝点糖水。”

????说着,温雅静便将那碗药端了过来,这时候云舒心底一沉,这心里竟然暗暗的骂了慕煜北一记,为了这个所谓的子嗣大业,她竟如此憋屈,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她觉得她的身体好着呢,也没见得有什么所谓的问题来着,怎么这么一检查就说体虚来着,况且,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跟慕煜北生一个孩子,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但是,要想不起波澜,那还是先默默地喝了吧,至于那些什么事情的,那都是放在后头了,于是,云舒也没有再想什么,便接了过来,几口喝了下去。

????果然,这东西一下肚,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就开始往上冒,云舒不禁感到一阵恶心,极力的忍住了想吐出来的冲动,道了声谢之后很快就离开了厨房。

????疾步匆匆的回到房间,利落的倒了杯水狠狠的喝了几口下去,才感觉口中的味道淡去了一些,叹了口气,往卧室走了去,可是,这才刚刚推开门,喉咙里又是一阵浓郁的药味涌了上来,让她难受得紧,里面肯定是加了什么甘草的东西,她倒不是喝不了这些汤药,就是特别忍受不了甘草的味道。

????小脸顿时一苍白,也顾不了太多,想也没想就直接往浴室冲了去。

????可是,云舒觉得她的命运永远都是那么悲催,尤其是摊了上慕煜北这个贱男人。

????这素手一个用力拧开了浴室的门,一股脑的就往里面冲,‘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她正想往梳洗台冲去,可是,才这么一冲,也没有看路,身子往前一倾,顿时就撞上一堵坚硬的墙,被她这么一撞,那堵墙硬是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云舒听到一个闷哼声传来,才停了下来,云舒以为自己都要摔倒了,冷不防一直有力的手臂将她提了起来,然后她那清秀冷淡的脸蛋被这么一压,就直接往那个温暖略带着湿意的胸膛贴了去,自己的腰也跟另一只大手环的很紧,一股淡淡的清香袭来,带着撩人的蛊惑气息。

????云舒缓缓的抬起头,往上方望了去,只见男人正一脸深沉的盯着她,俊眉稍稍皱着,脸色好像不太对,墨发上还微微的滴着水,清俊的脸庞因为沐浴过后而微染着一些微红,精壮结实的胸膛,古铜色的皮肤倒显得有些白皙了起来,身材似乎很好。

????“就这么急着对我投怀送抱不成?”本应该是很轻浮的话语,但配上男人那咬牙切齿的语气,就没那么回事了。

????而云舒也没有辩解了,她现在那有什么心思欣赏这男人的美色,胸口喉咙里正是难受的很,现在已经忍不住了,这药味往喉咙一冲,一道黑色的水剑不偏不倚的直接朝男人那精壮,特别魅惑人的胸膛喷了去,慕煜北只感觉自己的胸口传来了一阵温热,乍然低头一看,只见自己那胸膛已经黑乎乎一片,而那女人似乎还犹意未尽的还想再来一次。

????羞辱!赤果果的羞辱!他的身材有那么差吗?竟然让她吐成这样!少爷那黑眸闪过了一道森冷,然而,一股浓郁的药味袭来,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才迅速的压下了心底的怒火,又低下了头,望着被自己环在怀里的女人,只见她忍不住又吐了一口,敏锐的她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太对了,有些苍白无力的抬起眸光一看,才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好事。

????“抱歉,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下意识的道歉,连忙抬手直接拉着自己的衣袖往男人的胸膛上擦了去,那些黑色的药汁一路往下,她也跟着往下,然而,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云舒打死不会再去给他擦了。

????素手一路往下,好死不死的,那衣袖的扣子就卡住了男人仅仅围在腰间的那一条白色的浴巾,这么一拉,‘刷拉!’,白色的浴巾直接被扯了下来,‘扑!’的一声,浴巾落在脚边,男人只觉得浑身一凉,下意识的低下头一看,只见那女人……然后……

????“臭流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云舒连肠子都悔青了,淡雅的小脸上那里还能找得到半点淡漠,尽是红云一片,说这话的时候,早就把脸转向一边了,因为男人那大手还仅仅的扣着她。

????她这么一开口,身旁的男人早就放开了她,利落而迅速的扯过了旁边的帘子往自己身上一卷,漆黑如墨的眼神已经染上了些许淡淡的羞涩,但是被他掩饰得很好,俊脸红得有些厉害了。

????“出去!”阴冷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不想让我拖你出去,你就快点滚出去!”

????愤怒,尴尬,无奈,此刻,很多种情绪一股脑的往他的胸口汹涌而来,慕煜北真担心自己会一时控制不处直接结果了她!就这么被她给……

????然而,相比于慕煜北,云舒倒是显得淡定多了,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脚下的那浴巾几眼,又抬头望了望躲在帘子后面的男人,瞧着他那一副狼狈的样子,倒显得非常的滑稽搞笑了起来,当下,胸口也没有那么难受了,抬手擦了一下嘴,徐徐站了起来,闪烁如星光般美丽的眸子饶有兴味的望着慕煜北,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又从脚到头再打量了一遍。

????那轻佻的眼神,看得狼狈的少爷直想冲过去,拉过来狠狠的泄愤。

????而相比于慕煜北,云舒倒是显得淡定多了,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脚边的那白色的浴巾,然后又抬了抬头往着那一脸阴沉冷冽的男人,竟然轻轻的笑了一声,“行了,也别遮了,其实都见着了,不该看的也看了,没什么特别的,有必要这样吗?”

????一边说着,还一边淡定从容的往梳洗台走了去,利落的漱了漱口,将手洗干净了,然后又将身上已经脏掉的外套脱了下来,一手扔进的旁边的桶里,整个过程下来,竟然连看都没有看男人一下,临走出去的时候,倒是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洗快点,我也得洗洗,一身的药味,还都是因为你。”

????听到浴室的关门声,慕煜北才一脸阴沉冷冽,羞涩,忍辱不堪,愤怒,恨,森冷的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

????他的一世英名尽数的毁在这个可恨的女人的手里了!更可恨的是,他心中的怒火似乎无处可发!想想那女人那女人淡定的样子,慕煜北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愤怒得想杀人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才勉强将自己眼底的森冷压制了下去!忍!先忍一下!对付人的手段,谁能比得上他!典型的欠调教的女人!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慕煜北冷冷的扬起的嘴角,那俊脸上缓缓的勾出了一朵冰花,很快,那俊脸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刚刚的小插曲仿佛是昙花一现一般,或者好像不存在似的。

????再次洗好澡出来,慕煜北还是仅仅是下身围着一张浴巾,以为没人上来,自然也就没那么麻烦的找了衣服才进去。

????出来的时候,云舒正站在衣柜前找衣服,清瘦纤细的身子站在宽大的衣柜前显得十分的单薄,还直接打着赤脚,不过,整间房间都是铺上了厚厚的毯子,倒也不会有什么凉气。

????忍着腰上传来的剧烈的疼痛,慕煜北用着老牛一般的速度缓缓的朝床边走了去,而正在整理衣服的云舒忽然转过了身,望了慕煜北一下,伸手指了指放在床上自己已经给他整理找好的衣服,淡然道,“你的衣服!都什么坏习惯,洗个澡连衣服也不拿上,你有裸奔的陋习不成?”

????说话永远带着一把刀,真是好刀!非要让你听得咬牙切齿,她就舒服了!不过他也懒得理睬了,就让她自己一个人嘀咕吧,嘀咕完了应该就会自己停了,所以,慕煜北并没回话,就是有些吃力的往床边走了过去。

????果然,没有听到男人的回话,云舒背对着慕煜北又继续了,“我跟你说话你都没听到吗?你这习惯非常不好,这家里要我一个还没什么,要是有人进来呢?你还想就这么壮烈的给了人看了去啊?素质真是够低的,就不懂避一下嫌?”

????慕煜北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走到了床边了,缓缓地坐了下去,腰间立刻传来一波更为剧烈的疼痛,疼得他额头上的冷汗直冒,怕是把腰给撞闪了,刚刚从镜子里看,还挺是壮观的,慕煜北又暗暗的叹了口气。

????“这里是我们的卧室,活腻味的人才会有勇气进来。”

????低沉而隐忍的声音传来,敏锐的云舒很快就听到了男人的声音不对,连忙回过了头,只见那男人正背对着她,吃力的换衣服,一点也不避嫌,而这么定睛一看,自然也就看到了他腰侧那一大片的淤青,秀眉当下就蹙了起来。

????“你那腰怎么了?”云舒淡淡问道,说着,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大步的朝男人走了过来,很快就在男人身旁坐了下来,星眸紧紧的盯着男人的腰间看着。

????只见一大片的淤青已经微微红肿了起来,白皙的皮肤微微泛红,甚至还稍稍沁出一些血丝,明显就是伤得不轻,云舒到底也是见识过的,一下子就判断出了眼中的程度。

????“怎么给撞的?可能扭到了。”云舒有些沉重的看着男人那淤青的腰,抬头再看了看男人那一脸的平静淡然,深眸里分明夹着隐忍的疼痛的男人,清眸里划过一道淡淡的心疼,偏头想了想,很快就回忆到了刚才的场景。

????“对不起,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先把衣服穿上!”云舒连忙起身,迅速的扯过旁边的那件黑色衬衫,侍候慕煜北穿了起来,他刚刚已经换了长裤了,看着他刚刚的动作,明显就是牵扯到了伤处了。

????慕煜北也没有说话,任由着女人给自己穿上衣服,还任由着她那冰凉的小手刷过自己那坚硬的胸膛,给他扣扣子。

????“能站得起来吗?”云舒自己也随意找了一件外套套了上去,想过来扶慕煜北。

????然而,慕煜北却微抬手阻止住了云舒,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不碍事,你去电视机下的抽屉里把那瓶跌打酒拿过来给我。”

????“可是……”云舒有些担忧的望了望慕煜北。

????“别可是,快去!”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其实吧,慕煜北就是想着姚首长好不容易才过来一趟,总不能因为这点破事扰得大家都担心吧?

????很快,云舒就将跌打酒拿了过来。

????“算了,还是我给你擦擦吧,你趴下,把衣服拉起来。”

????慕煜北倒是挺听话的,很快就照办,这看着确实是有些严重了,看着男人那张固执的俊脸,云舒不免有些无奈和自责了起来,这男人这两天可都是挂彩了,昨天那爪子又受伤,今天又是腰,而且,好像都是因为她!

????叹了口气,拿着棉签沾了沾药水,小心翼翼的往他那伤处擦了去,“吃完饭就去医院看看吧,落下什么毛病就不好了,我很抱歉。”

????听得出她那关切担忧的语气中含着浓郁的自责,男人这下倒是缓和了不少,清凉的感觉袭来,那股疼痛立马就淡去了不少,他低声安慰道,“没事,两三天就好了,别在意,嗯?”

????云舒又叹了口气,手上的动作很是轻柔,有些无奈道,“你还真是金贵了,真没用。”

????“我都说我没事!”男人一听到女人说他没用,立马就不淡定了,正想起身给女人证明一下,却被女人那双柔软的素手给狠狠的按住了肩头。

????“别动!你想残废了不成?开玩笑呢这!幼稚!趴好!”

????被云舒低斥了这么一句,慕煜北本来还想怒了的,可是,听到她说幼稚,思量了一番,终于还是乖乖的趴好了,一句话也没有再跟云舒说,就连云舒问他是不是很疼的时候,他也是连理都不理睬你。

????见到那男人不搭理自己,云舒心底也知道这男人八成是被她给惹了,倒是也识趣,利落的将东西收拾好,然后淡然道,“小心一点,我先去洗个澡,等下再扶你下楼,你自己别乱动。”

????说完,就将东西归位了,然后抓着自己的衣服往浴室走了去。

????刚刚那么一闹腾着,自己身上也沾上了许多药汁,现在一身子浓郁的药味,自然是要洗洗的。

????然而,云舒大意了,就这么一次,她终于见识的这个披着人皮的禽兽的行径有多么的让人愤怒得要抓狂,有多么的卑鄙下流,有多么小气无耻。

????里面的云舒正洗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那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她也同样没有反锁门的习惯,这就在家里谁还会将浴室的门反锁了不是?可能这一次云舒真的很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反锁门的习惯。

????开门声传来,云舒吓了一跳,立刻下意识的一把捞过了旁边的帘子将自己的身子一卷,那动作就跟刚刚慕煜北那动作一样,美眸里充斥一股燃烧的愤怒,冷冷的瞪着就站在门口的男人,有些抓狂的咬牙正想开口,冷不防已经被男人先抢过了话了,“别遮了,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已经看到了,我过来拿一下腰带,你该不会以为我是特意进来看你的吧?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慕煜北指了指镜子旁边的架子上的那根黑色的腰带,一脸的淡定从容,一点也没有避嫌,慢慢的走了过去,在女人那愤怒的眸光中取下了那根腰带,同样,那神态,就跟她刚刚一样,这贱男人明显就是红果果的报复!刚刚还讲了那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再想想那些话的内容,云舒只觉得一股热血都要冲向了胸口了,素手紧紧的抓着手里的帘子,捂着自己的胸口,白白的大腿依然还是一边风光无限,精致漂亮的锁骨看在男人的眼中绝对是一种致命摄人心魄的诱惑,饶是自诩淡定无比,美色当前依然能坐怀不乱的少爷,也没有办法抵挡这样的诱惑,要不是自己那爪子往自己那刚刚上了药的腰间掐了一把,目测他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

????“慕煜北!你真是卑鄙!”云舒有些受不了了,清冷的眸子一扫,大有将慕煜北凌迟处死的趋势,又是恼怒又是委屈。

????闻言,男人倒是很无耻的笑了笑,低哑的嗓音传来,“怎么?就许州官放火,还不许百姓点灯了?一向见惯了姚局长那和善可亲的样子,我现在这样做也不过是让你更好的体现一下你的亲民行为而已,互相学习,你觉得呢?”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就在里面洗澡,你现在明显就是跟我泄愤呢,冲着我,针对我呢!真是卑鄙!”云舒忍不住开口为自己辩解了,心里又是愤怒又是委屈,将手里那湿漉漉的毛巾往慕煜北身上砸了去,有些难过的别过去,看都不想看他了。

????男人很利落的接住了女人扔过来的毛巾,皱了皱眉头望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又望了望那一脸冷漠而委屈的女人,纵然是心底还有些怒气,也早就消散了,有些无奈了起来。

????直直的站在原地,深沉的望着云舒,半响,才压低了声音,怔怔的开口道,“舒儿……我……”

????“看到了,你满意了,泄恨了,你可以出去了。”云舒很是冷淡的开口,若是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慕煜北指定已经死上好几回了!

????慕煜北最不中意的就是她拿这样的态度对他,束手无策,你拿她没有办法,因为你看不得她生你的气,慕煜北还真就是第一次感到茫然无措了,只能睁着漆黑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可是她就是不看他一眼,男人忽然感觉有些沉郁了,想了想,终于走了过去,一手关上了哗哗流个不停的花洒,浴室的温度还是挺高的,所以现在也不会感觉得到冷。

????“别生气……”男人依然是皱着眉头,有些讨好的碰了碰女人那洁白的手臂,也没有意识道现在两人都是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况。

????云舒冷淡的瞥了男人一眼,当然也有留意到他眼底的歉意,可是心里的怒气可没有退下去半分,压在胸口的手臂越发的收紧了,语气很是沙哑而清冷,“碰着我做什么,出去。”

????他听不下去了,早知道了这女人的嘴巴也是不饶人的,黑眸一沉,叹了口气,长臂一伸,轻轻的抓住了云舒的手臂,高大挺拔的身躯迎了上来,云舒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自己那唇上微微一热,一股清新好闻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袭了过来……

????炽热的吻落了下来,云舒本来还想挣扎的,可是一只手已经被他紧紧扣住了,按在了她身后的墙上,浴室内的温度一下子就窜得很高了,云舒另一只手还是紧紧的揪着自己胸前的帘子,即使想反抗也没有办法了,只能任由他肆意的在她口中攻占掠夺,势如破竹一般。

????事实上,似乎,这次出差回来,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她以为她会很排斥,但,她似乎预料错了,倒觉得这件事情倒也变得很平常了起来,这种感觉是潜移默化的,一点一点的,跟这个男人生活的话,你会觉得生活好像就是那么回事,很简单,也很平淡,想了想,也许是因为他们的性格比较相似吧,然而,她想要的,也不过就是这样的生活而已。

????平淡简单,波澜无惊的生活,不再是漫无边际的等待,不再是寂寞的颠沛流离,其实,云舒觉得自己老了,真的,没有之前那样热情澎湃的心,连奢望也变得无比的简单了。

????纵然此刻的风景是旖旎的,但是云舒也没有忘记自己刚刚进行到一半的事情,好不容易挣扎了出来,微微喘着气,沙哑道,“别这样……我还没洗完澡……你再……”

????云舒的话一落,男人也因为刚刚的动作而牵扯到自己那被撞伤的老腰了,这才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看来,这要是没有半个月,他还是别想能干些什么了,感觉还真是有些煎熬了!

????缓缓的放开了云舒,在她那迷离朦胧的美丽的眸光之中,还是忍不住有些吃力的低下头,微弯着腰,轻轻的吻了吻她那精致漂亮的锁骨,最后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羽毛般的轻吻,才徐然转身退了出去,一句话也没留下。

????云舒睁着那依稀迷蒙的双眸,淡淡的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忽然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因为,她好像发现了一件事情,其实这男人一点也不会哄人,就跟昨晚上一样,记得昨晚上她生气的回了房间之后,他也就是这样,喊了她一声‘舒儿,别生气’,然后也是那么讨好的抓了抓她的手,被她一拍走之后又很厚脸皮的重新粘了上来,你再拍,他再粘,后面没了办法,便只能任由着他当娃娃一样抱着,可是他就是一句话都不跟你说。

????很久很久之后吧,终于云舒有一次疑惑了,问他为什么他把她惹生气之后,总是不跟她说话,他当时就说了一句让她有些哭笑不得话。

????事实证明,老云还是晚更了~我表示很哀伤~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