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8 被抓个正着-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08 被抓个正着

逐云之巅2017-5-5 21:42:9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08被抓个正着

????其实应该早就料想到了云卷是不会收下的,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试试,同姚首长一样,云舒现在心里就在想着,现在自己算是有了一个归宿,然而,自己的哥哥还真跟他所说的一样,还真是八字还没一撇呢,想到这里,迟疑了一下,又跟了上去,直接追进了云卷的房间里。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她可没忘记刚刚姚首长跑进厨房里跟她说了一大堆话,都是关于她这个哥哥姚云卷的。

????云舒刚刚走到了姚云卷门边的时候,刚好看到云卷那高大挺拔的身躯刚好闪进门内,正欲关上门,云舒连忙一手撑住了门板,开口道,“等等,哥!我还有点事情跟你说!你先让我进去。”

????云卷那高大的身子拦在门边,双手环着胸,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妹妹那架势,黑眸里倒是一片宠溺,低笑了一声道,“如果不是那支票的事情,我就让你进去,不然,免谈。”

????云舒不禁吸了口气,暗暗的翻了个白眼,素手一收,紧紧地拉住了云卷的衣袖,一把将他扯进了房内,一把拉上了房门。

????“知道了,先进去再说,这事情我早就想跟你说了!”

????一进了门,云舒便径直的往沙发里走了去,而云卷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倒是非常体贴的给云舒倒了杯水过来,然后坐到了云舒的身旁。

????“怎么样?想跟我说些什么?看你这样子,好像事情还不小的样子,遇到什么麻烦了不成?”云卷自己喝了一口水,一边将自己手里的一杯水递给了云舒。

????云舒一手接了过来,抿了一口,然后才抬起头望着云卷,“当然是大事情,你的婚姻大事能不是大事情吗?”

????此话一出,云卷便立刻皱起了眉头,有些疑惑道,“小云,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跟父亲一样婆妈了?这才嫁给阿北几天了?怎么就这副德性了?阿北给调教出来的?”

????云卷的疑惑让云舒大大的不爽,伸手就捞过了身后的抱枕,朝云卷砸了去,有些郁闷道,“哥,我现在是在跟你说正事呢,你没事别老把我跟他扯一起,我现在是在跟你说话,管他什么事!”

????“你之前不是也不中意为这些事情烦忧吗?怎么今天这么奇怪,竟然还主动提起这事情?之前不知道谁还跟我说不行有了媳妇就忘了妹妹呢,我现在不是正合着你的意思吗?”云卷挑了挑眉,甚是饶有兴味的望着云舒,大手很轻柔的摸了摸云舒的头,棱角分明的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云卷这话,当然会让云舒感动又觉得温暖,回之以一个新月般清淡的浅笑,沙哑的声音传来,“我倒是也想哥你真的能陪伴在我跟父亲的左右,但是,你总需要有一个家庭的,不然,你的人生就不是完整的人生了,其实,我也想了很多,想想,不管是兄弟姐妹,或者是朋友,总有一天兄弟姐妹也会各奔东西,朋友也会越来越少,还有父亲,总有一天他也会老去的,到时候,能陪伴在我们身边的,还能是谁?纵使我们以后老了,甚至有了儿女,儿女长大了,也依然还是会离开我们,这时候,能始终陪在我们身边的人,仅仅是一个人而已,那就是我们的丈夫或者妻子,其实,我一直都希望哥你能找到你自己真正的幸福。”

????讲这些话的时候,云舒的语调很低,目光清和而诚恳,一大段话下来,倒是让云卷的眸光沉寂了下来。

????云卷沉默了,仿佛过了很久,他才抬手,轻轻的拍了拍云舒那瘦弱的肩膀,笑得很欣慰,“小云长大了,都知道往这一方面上考虑了,然而,纵使你说得很对,但是你哥现在还很年轻,不着急这事情,你不担心你哥结婚之后就不疼你了吗?”

????“哥,你别总拿我长不长大的来说事,我这是再跟你说正事呢!你就不能认真点,端正一下你的态度吗?我才不愁你有了媳妇就忘了妹呢,你也不会是那样的人,今晚父亲也跟我说了一下,我跟慕煜北这一结婚,他说他现在唯一操心的就是你。”云舒瞥了云卷一眼,淡淡道。

????云卷无奈的笑了笑,“果然,我就猜到了,老头决定从你这里找突破口了,他惯用的手段,看来,这一回去,军区的政委肯定又要找你哥去谈话了。”

????“哥,其实我觉得结婚也没有多大的事情,不然,你们军区的女同志也挺多的,你那天去文工团那边走走,看到哪个顺眼的,就直接跟人家说清楚商量一下,同意就直接打结婚报告,直接奔民政局吧。”

????云舒想了想,轻声开口道,想来,她跟慕煜北不就是这样的吗?而且,也没有见得他们就生活得不好了,虽然夫妻俩都是这么相敬如宾的过着,但是至少,云舒觉得比她之前的那种单身孤零零的日子要好上很多,每天下班回家,看到有一个人在家,在你面前晃着,还觉得有些像是家的感觉。

????“得了,越扯越离谱了,就巴不得把你哥打包送出门了,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念头,再缓缓吧,你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婚姻问题是一个很艰难的问题,我们家不就是有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我有一天也成了老头的翻版例子。”

????云卷说着,那深邃的眸光便凉了下来,里面已经开始弥漫着一道若有若无的嘲讽和隐忍的忧伤,胸口忽然就沉闷得很难受。

????而云卷此话一落,云舒也是立马就陷入了沉寂之中,淡雅的小脸略显苍白,清冷的星眸之中染上了一丝极力掩饰的恨意,冰冷的红唇微微一启,冷然笑了笑,声音却是很清淡,“不可能每个女人都像她一样的不堪,父亲的一世英名,就尽数的毁在她的手里,是她误了父亲的一生,我不知道,我们在她眼里到底算是什么!哥,以后不要再提起这个女人了,我怕我会忍不住发狂得想要杀人的。”

????云卷倒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低沉道,“嗯,千万不要在父亲面前提起她,父亲这些年一直都在强迫自己忘记她,你可能不知道,其实父亲一直都没忘记她,还记得去年五一的时候休假回家,跟你说的事情吗?”

????“什么事情?”云舒惊讶道。

????“就是父亲喝醉酒的那次,我一直以为父亲真的恨上她了,所以在家里,找不到有关于她的任何东西,甚至连相片也不留下一张,直到那天晚上我才明白,其实父亲之前早就知道她想要离开的消息了,父亲说他就是想要赌上一赌,赌我们还有他三个人加起来在她心里的分量,可惜的是,父亲始终高估了我们的分量……”

????“哥,你别再说!我不想听关于她的任何事。”

????云卷的话还没有说完,云舒便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云卷的话,胸口起伏得厉害,秋眸冰冷如霜。

????“她还不配跟父亲提在一起,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跟她一样,就像慕煜北他爸爸妈妈,他们就很恩爱,听说他们结婚之前好像也没见几次面,可是,这些年来,始终恩爱如昔,今天早上在姐姐那边看到妈那么温柔的给爸爸打毛衣,还跟我说了他们之间的事情,这都让我很感动很羡慕,哥,有人跟我说过,婚姻是要两个人共同经营的,父亲的教训告诉了我们,该出手就要出手,爱情真的没有所谓的成全与不成全,父亲这辈子最失败的地方就是他的婚姻,我不希望你有一天也不上他的后尘,你以后要是真的给我娶了嫂嫂回来,一定要尽量多放点心思在家里,而且你的条件可以随军了,结婚后就直接把人接部队里吧,也省得挂念了,别说什么要是真心相爱距离不成问题,其实距离真的成问题,我就是一个例子,我跟父亲都踩上了同样的误区,你可千万不要再犯跟我们同样的错误了!”

????云舒禁不住就说了一大堆,将自己心底的疑虑与分析一股脑的全部倒了出来,她现在只想让云卷好好的听进去,至少不要再跟她一样绕着弯路了。

????“小云,你觉得跟阿北结婚后,感觉跟之前有什么不一样?我怎么感觉你们之间好像并不是那么……”云卷沉默了一下,终于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闻言,云舒愣了一下,微微垂下眼帘,似乎很努力的想了想,继而才回答,“其实我之前也认为,婚前跟婚后的生活应该没有太大的不同,不过,哥你放心好了,他对我很好,他家里人对我也很好,这样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总比一个人的生活好上很多,至少,每天下班了,家里有个人等着你一起吃晚饭,有事的时候,也可以两个人一起商量一下。”

????云卷笑了笑,轻点了一下头,“那就好,觉得过得好就行。”

????“那,哥,不然,你给我说说你中意什么样的女子?以前总是我讲给你听,现在,轮到你讲给我听一下了!”云舒秋眸闪烁着点点斑斓,很是好奇的望着云卷,她还从来没听云卷说过他属意什么样的女子呢!

????云舒这么一问,云卷便又是笑了一笑,俊朗的脸上竟然难得有些难以察觉的掩饰性的微红,若不仔细瞧,定然是看不出来的,“怎么,想从你哥这里套话了不成?其实,我就属意像你一样的女子,聪慧善良,能温柔点固然是好的,不过脾气可别那么大,母老虎你哥可吃不消!”

????“哥,不是吧,不是母老虎估计罩不住你!我都觉得母老虎不错来着。”云舒不以为然的扬起了脸,眸光很是灿烂,唇边还含着一丝浅笑。

????云卷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看来,阿北以后的生活……唉,我会记住他那辉煌的功绩!好了,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你的话我都记住了,让我想想吧,有合适的,会多留意的。”

????忙活了一番,总算有些成效了,云舒当下了就听话的点了点头,淡然笑道,“那就好,那我就先回去了,等着你给我找一个好嫂嫂。”

????……

????从云卷房间里出来,已经挺晚的了,云舒素手一抬,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忙活了一整天,忽然就觉得有些疲惫了,正想回房间好好的洗个澡,然后早点休息,然而,这才走了几步,忽然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随着浅淡的清风缓缓的袭来了,偶尔还可以听到几声隐忍的轻咳声。

????诧异了一下,连忙抬头下意识的往前方望了去,只见一个挺拔略显清瘦的身躯正悠闲的倚着几步远的前方走廊边上的一根柱子漫不经心的抽着烟,男人是侧身对着她的,修长的指尖里还夹着一支刚刚燃起的香烟,淡淡弥漫着的烟雾仿佛将他笼罩在一片迷茫的朦胧之中,走道里的灯光很暗,是钉在墙壁上的壁灯,就是简单照明用的路灯,昏黄的灯光倒是显得有些温馨,只是,这么一看着,男人的背影就是带着一些苍凉孤寂了。

????他怎么就站这里了?云舒蹙了蹙眉,便走了上去。

????“别老抽烟,对身体不好,跟父亲聊完了吗?怎么不回去洗洗?你那爪子感觉怎么样了?”

????云舒缓缓的站到了他的身旁,双手轻轻的扶着跟前的栏杆,脑袋一转,清眸一抬,淡淡的望着依然还是一脸平静沉寂的男人,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熟悉沙哑的嗓音传来,男人黑眸一转,很快就紧紧的盯住了女人那张淡雅的小脸,很快就熄灭了夹在指间的香烟,倒是没有回话。

????“怎么这么看着我?看你这架势,难不成父亲给你教训了不成?你别在意,父亲就习惯这样,动不动就会教训人,你当做没听到就好了。”

????云舒以为姚首长给他颜色了,所以还是忍不住安慰了他一把。

????“你中意跟我一起生活?很满意我们现在的生活?”

????慕煜北忍不住又轻咳一声,然后才开口,语气十分的低沉沙哑,深邃的眼神没有离开过云舒那张小脸片刻,连她那清淡的眸子也不放过。

????慕煜北这话一落,云舒便立刻皱起了眉头,似乎,从遇见他开始,她蹙眉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了,有些沉郁道,“你偷听我跟哥哥的谈话了?”

????“没有偷听,是你们自己没关门,我无意中走过听到的。”

????他淡淡的解释道,什么偷听的事情,他还不屑于做那样的事情。

????看着男人那坦然的目光,云舒倒也很快就相信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这么容易相信了他了,就因为他那清澈而坦然的眼神?

????想了想,云舒忽然淡淡的吸了口气,有些疲惫的后退了几步,后背轻轻的靠在走道的墙上,有些沉闷的点了点头,很大方地承认了,“嗯,挺满意的,这样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我很感激你。”

????“谁要你的感激。”男人酷酷的笑了笑,身子一转,就那么跟云舒面对面的站着,“你跟你哥的感情挺不错。”

????“你跟阿雅的感情也很好。”云舒立刻回了一句。

????云舒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不免心里有些复杂的低下了眼帘,吸了口气,然后才迎上了他的眼神,“你也知道我哥也不年轻了,刚刚父亲还让我好好的劝劝哥哥,哥向来不把这婚姻大事放在心上,父亲的事情给他的打击太大,再加上他身边的兄弟有好几个都是……不然,你也给他说说吧,你之前跟他也算是战友了,而且,你们男人……想法比较一致,好说话一些。”

????“嗯,你哥跟我同年。”慕煜北淡淡的应道。

????“那,你明天跟我哥说说?”

????“你倒是很会资源合理利用,你怎么就知道你哥会信我说的?”

????“现在不是就想让你试试吗?”

????慕煜北俊脸倒是柔和了起来,淡然笑了笑,没有回话,两步走了过去,一手撑在了云舒身后的墙上,紧紧的盯着云舒,低沉道,“你一向都是热衷与别人的事情,更甚于自己吗?这么有时间的为那么多人考虑着,不妨多花一点时间,在我们身上,或者说,多花一点时间在我身上,操心我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都不劳你操心。”

????“你……要做什么?”一股压迫力袭来,云舒不禁一恍惚,不免有些透不过气来。

????“都这样了,你说我们还能做什么?”

????男人的话一落,云舒便感觉自己的下巴就传来了一阵微凉,抬眸一看,只见男人那张清俊的脸庞就在自己的眼前,幽深的深潭一般的眼眸正紧紧的锁着她,性感的薄唇缓缓的靠近了,她一怔,连忙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似乎很久过去,也没有感觉到他落下来的吻,又睁开了眼眸,却看到了那双充斥着一道笑意的戏虐眼神,云舒不禁是一阵恼怒,这下才知道被他戏弄了一回,当下就伸手想推开他。

????而男人倒是反应迅速,长臂一伸,用力的按住了她,阻止了她的动作,矫健带着压迫性的身躯一压,然后云舒就感觉到自己的唇上一暖,一道清新好闻的气息袭来……

????动作虽然还是有些生涩,但是却让云舒一时之间感觉晕乎乎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直接环上了他的脖子,正想有所动作的时候——

????徒然,一个可以的轻咳声打断了他们下来的动作,云舒跟慕煜北皆是一惊,慕煜北直接就将云舒揽进自己的怀里,眸子一抬,往前方一望,便看到了姚首长那那张威严的脸庞,此刻他就站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前方,正负着双手,深深的盯着他们。

????“父……亲!您怎么……”云舒大吃了一惊,差点没吓得腿发软,要知道,姚首长可是典型的老八股啊,现在被抓个正着,还不是往死里穿啊?

????姚首长一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那脸就黑了下来,偏过眼,望了望云舒,语气很是威严,“注意着点,回你们的房间去,像什么话!”

????云舒大囧,很是尴尬,有些恼怒的瞪了慕煜北一眼,忍不住就抬脚给了他一脚,然后就转身往自己房间大步走去,愤怒!脸都丢尽了!

????“小女孩家的脾气,回去哄哄她就成,去吧去吧!”姚首长对慕煜北很是和蔼。

????慕煜北点了点头,“那我先回房了,父亲您也早点休息。”

????“嗯。”

????……

????——《假戏真婚》——

????慕悠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是周宇守在她身边的。

????“周宇……”慕悠兰唤了周宇一声,有些吃力的撑起了身子。

????周宇连忙伸手扶起她,关切道,“阿兰,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会不会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先喝点水,来。”

????说着,连忙伺候慕悠兰喝水。

????慕悠兰的脸色还是很苍白,所以也是让周宇看得很担心,趁着她喝水的时候,还顺手给她切了切脉,知道没什么大事,才放松了一点。

????“我没事,你别担心,曼曼呢?还有妈呢?我睡了很久吗?”慕悠兰掀开被子想下床。

????“曼曼已经睡觉了,你都睡了一个下午了,妈回去了,说跟爸爸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你饿了吧?不然先洗个澡,我现在就给你把饭热一下。”

????“嗯,是有点饿了,你给我煮碗面吧,我想吃你给我煮的鸡蛋面。”

????“好,那你先看看电视,我马上就给你整点面吃。”

????周宇搁下了手里杯子,利落的给慕悠兰把鞋子穿上了,轻轻的抱着她出了卧室,往客厅走了去。

????这么一觉醒了过来,慕悠兰的情绪稳定了不少,当然心里也还是记得那个事情,心底不禁是长长一叹,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逃脱不了,也难为了周宇这大半年来过得如此的隐忍而辛苦了。

????慕悠兰还是有些恍惚了,面容很是憔悴,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发着呆。

????而周宇才穿进厨房没有多久,就端着一碗香喷喷的面出来了,很快就坐到了慕悠兰的身旁,“面好了,吃一点吧,来,我给你夹。”

????慕悠兰这才缓缓的抬起头,眼神有些凄迷,望了望周宇,又望了望周宇手里的面,一时之间竟然感觉难受得厉害,禁不住又是热泪盈眶,“对不起,周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现在连家里也要为我担心着……”

????“好了,别想太多,先吃点东西吧,没有过不去的坎,相信我。”

????慕悠兰吸了口气,欣然点了点头,道,“嗯,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院长会把那张单子收起来……”

????“因为我当初去找他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拿到了那张单子,他拿走单子之后也没有跟我说,所以我也一直很迷惑到底是谁暗中帮助了我们,没想到时隔几年,单子竟然被柳飘飘拿到手了,对了,阿兰,阿北他……真的有办法吗?”

????周宇淡淡的解释道,随口也问了慕悠兰一记,这些年,他跟慕煜北的关系都是不冷不淡的,因为慕煜北当初也不是很赞同慕悠兰嫁给他,所以对他的态度很冷淡,周宇平时也很少会听到慕煜北的消息,就知道他退了役回来就直接接手了欧冶,平日里也很少管事,欧冶的事情都丢给了慕思雅跟那个什么东方谨的,还以为他也就是一个不中意管事的人。

????“阿北?他说了要帮忙吗?”慕悠兰问道。

????“他让我要了柳飘飘的住址,我担心……”周宇说到这里,沉重的叹了口气,黑眸里尽是挣扎与无奈,忽然静静的盯着慕悠兰,小心翼翼的问道,“阿兰,倘若有哪一天,出了什么事情,你会不会看不起我?你会不会离开我?你会不会怪我没有能力保护你?”

????周宇突如其来的沉郁,让慕悠兰一怔,恍惚了一下,沉默了好半响,才抬起头,呐呐问道,“那你有没有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就想让你把你跟柳飘飘的事情跟我解释清楚,那些相片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到如今,你还想怎么隐瞒吗?你知道,周宇,我慕悠兰什么都可以忍,唯独不能忍受的,就是我的丈夫背叛了我,不管你愿意与否,你要是没有背叛我,始终对我真心不改,我定然也会对你不离不弃。”

????慕悠兰的话一落,周宇便松了口气,闲置的大手紧紧的握住了慕悠兰那冰凉的双手,语气很是沉重,“谢谢你,阿兰,那些相片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手机呢,我现在就给你证明。”

????周宇说着,连忙转过身去,看了看桌面,很快就抓过了慕悠兰的那个手机,迅速的打开了彩信,翻到了那几张相片,凑到了慕悠兰的眼前,解释道,“你仔细的看看这张相片,有没有从里面发现什么?”

????这相片一亮出来,看到这么一张相片,慕悠兰不禁都是感觉心底一阵揪疼得厉害,“我只能看到你亲吻她的样子,我还能发现一些什么?”

????“不,阿兰,你看清楚一点,你现在只是看到我的后背,你仔细看看柳飘飘身后的那片玻璃,你看到了什么?”周宇提醒了一下,这下,慕悠兰才稳住了心神,又仔细的看了看那张相片,果然看出了一些倪端。

????“这……这是……”

????“我只是起身伸手越过她拿点东西而已,并没有……”周宇淡淡笑了笑。

????“那我之前一直要你跟我解释,你为什么不愿意解释?为什么刚刚没跟阿北还有妈他们解释呢?”慕悠兰问道。

????“我一直等着你去发现,他们的看法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在乎的是你的感受,你的看法,而且,我也不想让你再一次承受那种痛苦,最好连想都不要再想起了,或许,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可以把东西直接拿到手了,可是,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算了,面快凉了,先把东西吃了,好好的洗个澡,精神就会好很多了。”

????周宇说着,缓缓的夹起了面条,小心翼翼的往慕悠兰的嘴里送了去,慕悠兰倒也很配合的张口,吃下了一口,然后问道,“周宇,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还是信不过阿北?放心吧,阿北一定能解决好的,他虽然都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但是他对你真的没有偏见的,你要相信他,大不了,我就真的坐几年牢,这医生也不用做了,你跟曼曼等个几年,等我出狱了,我们还是可以一家人团聚的。”

????慕悠兰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很是淡定的安慰了周宇道。

????“你不会坐牢的,阿兰,我相信……”周宇只能无奈的开口道。

????……

????次日清晨,慕煜北跟云舒是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中清醒过来的,昨晚一回到房间,慕煜北还花了一番功夫才能让云舒正眼看他了,这女人又拉了他看了一集恐怖片,还兴致盎然的跟他讨论着,都到了大半夜才睡下去,今晨又被那嘹亮的起床号给惊醒了,现在好不容易才眯了一下,又被电话给震醒了。

????男人有起床气,睡得正好的时候被惊醒了那脾气可就不怎么好了,别看他平时倒是一副平淡沉寂的样子,云舒都见识过好几次了,就像现在一样,被子一卷,翻了个身,继续睡他的。

????云舒则是迷糊的揉着眼睛,被子下的脚踢了踢男人,有些抱怨了,“你那手机响了,还不赶紧接一下?可能是爸妈他们打过来的。”

????“是你的。”男人回了一句。

????这话落下去好久,硬是没见男人动一下,有些郁闷的抓了抓头,吵死了都!素手只好一伸,越过慕煜北,在桌上摸了好久,才摸到了手机,翻了个身,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按下了接通键。

????“喂?”沙哑而慵懒的声音响起。

????“喂?云舒,我是子鸣,你起床了吗?吃了早餐没有?”

????云舒的话一落下去,那头就传来了付子鸣那温和的嗓音,这熟悉的声音,让云舒一听,不禁皱起了眉头,语气也冷淡了下来,“付子鸣?你哪里来的我的电话?”

????那头的付子鸣好像很淡然的笑了起来,“要知道你的号码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国庆节也快要过去了,不妨趁着有时间,出来聚一聚吧。”

????云舒很是不耐烦的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跟你们有什么好聊的,不见得我们有多熟,没事,我挂了。”

????“云舒,等一下!其实是有一个消息带给你!”付子鸣这下,才唤了一声,“今天有空吗?人民公园那边今天有一场大型的菊花展,有没有兴趣一起过去看看?我记得,你可是一直都很喜欢菊花的,怎么样?听说可都是很难得的稀有品种的,我想你一定很喜欢。”

????云舒又翻了一下身子,也没有说话,正打算直接合上手机,忽然身边的男人动了一下,一只大手抓上了云舒的手腕,很快就抢过她手里的手机,冷冽而阴沉的语气传了过去,“她不去,没兴致,她现在最讨厌的就是菊花,不想让我找你爸爸重新聊聊合作方案的事情,你就给我安分一点。”

????语落,男人已经很利落的合上了手机,沉寂漆黑的眼眸缓缓的睁开了,冷然瞥了云舒一记,平淡的开口,“你的行情倒是挺高的!一个乔宇阳还不行,现在连什么付大公子都出来了!”

????“那是他的事情,与我何干?赶紧起床吧,收拾一下,下楼吃早餐,这个时候我哥一定已经把早餐买回来了,回翠园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做呢。”

????云舒倒没想太多,爬了起来,利落的找衣服。

????“奶奶她们早就过去了,你瞎折腾什么,过去了刚好吃饭。”

????“我懒得跟你这人说,思想有问题!”云舒很鄙夷的瞥了男人一眼,转身朝浴室走了去。

????夫妻两收拾好,下了楼之后,便发现姚首长跟姚云卷已经一身整洁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早间新闻了,而且,阿朔也正坐在一旁,手里还端着茶。

????“父亲,哥,早上好!”云舒打招呼。

????姚首长跟姚云卷一起朝楼梯口望了去,果然就看到了云舒跟慕煜北一前一后的从楼上走了下来,见到他们望了过来,慕煜北便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

????“少爷!少夫人!早上好!”阿朔连忙站了起来。

????“嗯,你坐吧,阿朔,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云舒有些诧异的望着阿朔。

????阿朔那冷冽的俊脸终于掠过一道温和,礼貌的朝云舒笑了笑,道,“是少爷老总裁让我过来接你们还有姚首长,云卷大哥过去的,在军区门口的时候还进不来,幸亏遇上了云卷大哥,才顺利的进来了,老夫人来让我给你们捎了一些早餐过来。”

????阿朔的话一落,姚首长倒也是高兴了,“阿北,舒儿,你们奶奶真是太客气了,这回去,要好好的孝顺她,知道没有?”

????“是,父亲!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吃早餐吧,稍后就一起回翠园。”

????姚首长点了点头,负手悠闲的站了起来,朝餐桌走了去,一手拍了拍阿朔的肩膀,眸光很是锐利,一脸微笑的看着阿朔,“小伙子,不错啊!一起吃点吧!辛苦你了,对了,你今年多少岁了?有没有兴趣到我们部队来历练一下?我看你身子骨挺不错的,怎么样?现在参军的但与挺不错的,你要是干得好,我可以让你保送军校,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姚首长的眼睛不可谓不毒啊,这一眼就能看出了阿朔的非比凡人,他可是很惜才的人,看到有些不凡之处的人,就想往他军区里送!

????闻言,阿朔有些腼腆的笑了笑,“谢谢姚首长的厚爱,只是阿朔今年已经二十好几了,可能不符合年纪了,而且,阿朔现在就想呆在少爷跟少夫人的身边,保护少爷跟少夫人的安全!”

????“去!弄得跟资本阶级似的,出门还带了一大队的保镖了,我说你今年二十岁,那就是二十岁,怎么样?你愿不愿意过来试试?我看你要好好干的话,前途无量的!就像我那卷儿一样!”姚首长并不死心,还是两眼贼亮贼亮的盯着阿朔。

????“父亲,你能不能别喊我那名?跟只小狗似的!”云卷一听到姚首长喊他的小名,立马就受不了了,总是‘卷儿,卷儿’,别人不知道还以为真的在叫一只小狗呢!

????“滚去吃你的早餐!别给我打岔!”姚首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直接将云卷打发了。

????而云卷也是很无奈,只好往餐桌走了去。

????一餐早餐过后,云舒还得收拾东西,姚首长也会自己的房间说要给慕首长带点东西,而云卷也不知道晃悠哪里去了,慕煜北则是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听着阿朔跟他汇报情况。

????“事情怎么样了?”慕煜北平淡的开口道,语调很是缓和。

????“事情都办好了,就是下了一些功夫,这是那些证据,那个女人还留了一手,扫描了好多份存在电脑里,上了锁,只要一点击那些东西就尽数曝光了,阿豹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把那些东西追踪到,直接毁灭了,至于那个柳飘飘又不能动粗,差点拿她没办法,后面问了一下周宇姐夫,才把东西拿到手的。”

????阿朔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往自己的衣袋抓了去,很快就掏出了几张纸张,递给了慕煜北,慕煜北一伸手,很快就接了过来,黑眸一沉,随意的翻看了几下,然后便点了点头,缓缓从衣袋里摸出了打火机,‘噗’的一声,一缕淡蓝色的火花燃起,很快,他手上的那些纸张很快就变成了一团黑灰。

????“保证所有的东西都拿到了吗?也许周宇身上还有一些隐瞒的东西,你先派人去盯着那女人,再好好的调查一下周宇,当然,还有他的那些家人,一次性解决了,也省得以后麻烦了。”

????慕煜北不咸不淡的开口。

????阿朔点了点头道,“是!少爷!回去立刻照办!按照周宇姐夫的情报,东西都已经拿到手了,而且原件也被少爷毁掉了。”

????……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