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 如此恶婆婆-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100 如此恶婆婆

逐云之巅2017-5-5 21:41:31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100如此恶婆婆

????经过几天的秋雨的洗涤,锦阳城的空气似乎清新了很多,虽然天还是阴沉着,但是明显让人的心情好了不少,锦阳城到底是全国赫赫有名的繁华大都市,人口密集的程度自然是不用说的,再加上这些年大搞城市建筑的,之前那种高质量的空气早就消失了,难得的像这样神清气爽。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折腾了一番,总算也是满载而归了,云舒,慕思雅,还有夏凌薇经过这么一合计,便打算买些好菜,然后回公寓打火锅,云舒也正顺道说要回那里拿一些东西。

????公寓里被夏凌薇收拾得很干净,窗帘也是新换上的,慕思雅一进门,就直接将脚上的高跟鞋一脱,打着赤脚往客厅内走了去。

????“阿雅,先把鞋子给穿上,地上没铺毯子,有些凉!”云舒蹙着眉头,望了慕思雅一眼,将自己脚边的棉拖给慕思雅踢了过去。

????慕思雅撇了撇嘴,道,“习惯了,不好意思!”

????夏凌薇也淡然笑道,“我之前把阳台的门打开了,通一下风,这一进门都有些凉了,我先过去把门关上吧,云舒,这洗菜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你先准备一下汤料,看这时间都四点多了,忙活一下就差不多是晚饭的时间了。”

????说着,便利落的换了鞋,朝阳台走了去。

????慕思雅则是悠闲的打量了一圈,似乎挺满意的样子,点着头道,“嫂嫂,我看你之前也是生活得挺不错的啊,看这里布置得挺温馨的样子。”

????云舒淡然一笑,“那都是薇薇设计的,我可没有那脑袋,也没有时间想着这些事情,对了,你要是累了,可以先去我房间里躺一下,我的房间就是那间,等晚饭弄好了,我再叫你!”

????云舒伸手指了指其中的一个房门紧闭的房间,一边换了鞋,然后便朝厨房走了去。

????“那我就去参观一下嫂嫂你之前的闺房吧!”慕思雅耸着肩笑了笑。

????收拾整理了一番,三个人一起坐到桌子边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满屋子都是诱人的香气。

????“多吃一点,别客气。”夏凌薇望着慕思雅,示意她多吃菜。

????“放心吧,我才不会客气呢!”慕思雅说着,筷子又往锅里伸了去。

????云舒见状,清冷的表情褪去了一些,染上了些许柔和,正想说着什么的时候,忽然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翠园那边的号码,云舒有些诧异的瞥了那来电显示一眼,然后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

????“喂?少夫人,我是郑伯。”那头很快就传来了郑伯的声音。

????“郑伯?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云舒淡然问道。

????那头的郑伯笑了几声,继续道,“少夫人,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少爷已经等了你很久了,他说今晚逸少爷请客,海都那边来了一批新鲜的海味,他让你快点回来一起过去尝尝,所以,你快点回来吧!”

????那男人在家里等她?海都?新鲜海味?云舒蹙了蹙眉,清淡的眼神一扫,她现在就在吃着饭呢,总不至于现在就回去吧,都做好了!

????思量了一番,然后才徐然回道,“郑伯,你跟他说一声我晚点再回去,让他自己过去就好,不用等我了,我现在跟阿雅就在薇薇这边吃火锅,都已经弄好了,晚上我会跟阿雅一起回去的。”

????“可是,少夫人,少爷估计会不同意啊,都已经等了你很久了。”郑伯郁闷了。

????“没关系,你跟他说一声就好了,像这样,我挂了!”

????……

????很快,那头的电话就挂断了,郑伯无奈的望着手里已经忙音的电话,叹了口气,只好执着电话往后院的小亭台走了去。

????慕煜北还是跟之前一样,悠闲的躺在软榻上,手里还捧着一本书正在聚精会神的翻看着,南宫逸早就走了,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郑伯看到南宫逸走的时候,是一脸得意的微笑,而反之,自己的少爷虽然还是一副沉寂淡然的样子,但那黑眸里分明染着几分愠色。

????郑伯放轻了脚步,缓缓地走到了慕煜北的身旁,低声道,“少爷,我刚刚给少夫人电话了。”

????“嗯,她怎么说?”慕煜北淡淡的应了一句。

????“少夫人说她晚点再回来,跟阿雅一起,她们现在就在她的那个什么薇薇的朋友那里吃火锅,让你自己过去就行了,不用等她。”

????闻言,慕煜北微微直起了腰,俊眉深深蹙着,瞥了郑伯一眼,大手一伸,抓过了郑伯手里的电话,正想拨出去,然而,忽然又停住了动作,利落的起身,将手上的书跟电话往软榻上一扔,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庭院。

????云舒的手机再次响起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几人也正吃得开心的时候,慕思雅性情好爽,说话也挺幽默,这晚餐的气氛就是被她弄上来的。

????云舒皱着眉头望着手里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寻思了好久,才接了过来。

????“喂?”

????“我现在就在楼下,你马上下来,你的车让阿雅自己开回去,动作快点,啪!嘟嘟——”

????几句下命令式的话语,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头就已经挂了电话,云舒不禁有些莫名其妙了起来,这都是什么人?什么德行!

????“嫂嫂,怎么回事啊?谁的电话,让你这么……”慕思雅很快就留意到了云舒脸上那阴沉不定的表情,还有那灿烂的星眸里折射出的几道凉意,连忙关切的询问道。

????浅浅的吸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淡然的瞥了慕思雅跟同样也是一脸迷茫诧异的夏凌薇一记,徐然回道,“你哥现在就在下面,让我下去。”

????“啊?我哥?他怎么就直接杀过来了?他找你有什么事情啊?这么着急似的!”慕思雅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又习惯性的扶了扶镜框。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夏凌薇悠然问道。

????“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我先下去了,阿雅,你等下把车开回去吧,我给你钥匙。”云舒慢慢地站了起来,利落的走到饮水机旁取了半杯水,几口喝了下去,然后又往衣架旁走了去,将自己的外套穿好,从衣袋里掏出了那串车钥匙,往慕思雅手边放了去。

????“薇薇,我先走了,过两天上班了,我再请你吃饭,先这样子,阿雅,你吃完也赶紧回家吧,天黑,你一个人也不安全。”

????云舒一边说着,一边朝自己的房间走了去,她过来本来就是想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带回翠园,刚刚忙活着晚餐的事情,还来不及收拾呢。

????然而,才刚刚走进房间,手机又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不外乎又是男人的号码,只好按了免提键,将手机往床上一扔。

????“我现在在收拾一下东西,你等一下。”云舒一边应着,一边走到床头边,拉开了抽屉,麻利的取出了几本书。

????“嗯,阿雅也在上面?”男人那低沉的嗓音响起。

????“还在跟薇薇吃着呢,你要不要上来坐坐?既然是吃饭,不如让阿雅也过去?”云舒边忙活着,边回答道。

????那头沉默了一阵子,好久,男人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行了,动作麻利点,我就在下面等着。”

????接着,又是一阵忙音了,云舒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懒得理睬。

????折腾了一番,总算把东西收拾好了,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阿雅跟夏凌薇还在吃着,两人似乎在聊些什么,挺高兴的样子。

????夏凌薇乍然间的抬头,便看到了云舒立在门边的身影,星眸绚烂如虹,语气依然还是像之前一样的温婉好听,“既然有事那就先过去吧,我跟阿雅再聊会儿,路上小心!”

????云舒点了点头,“嗯,我知道,这些等下就麻烦你了,刷碗的工作向来是由你执行的,辛苦了!阿雅,我下去了,记得早点回去。”

????云舒的话不禁让慕思雅扬眉笑了起来,“好了,嫂嫂!你啊,都快赶上妈她们一般的罗嗦了,是不是已婚妇女都这样啊!你啊,操心我哥就行了,不用操心我,我都明白,快点下去吧,不然我哥就要炸了毛了!”

????云舒有些尴尬了,慕思雅这语气分明是在调侃她呢!

????“贫嘴!行了,我走了,你们慢慢吃。”

????说着,这才拿过沙发上的手袋,换好了鞋,步伐铿锵的出门去了。

????慕思雅跟夏凌薇目送着她离去,良久,慕思雅才收回了眼神,对着夏凌薇耸了耸肩,悠然笑道,“别见笑哈,我哥就那样,我嫂嫂要是不下去,估计他会直接上来抓人的,来,我们继续吧,没想到这火锅的味道还真是不错,在家里饭店里都是习惯了吃那些精致的炒菜之类的,想想,倒不如直接一锅煮的痛快!唉,就是这辣椒太辣了一点!”

????“你少沾一点辣椒就好了,云舒也吃不了辣,所以,就特地弄了清汤。”夏凌薇轻声道。

????“嗯,那也不错,对了,薇薇,你跟我嫂嫂是不是相处了很久啊?我听我嫂嫂说了,你好像就是她最好的朋友了。”

????……

????刚刚走下阶梯,迎面便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停在自己前方。

????“少夫人!”

????很快,车门就被打开了,阿朔迅速的从驾驶座上下来了,绕过了车子,朝云舒这边走了过来,打开了车门,慕煜北就悠闲地坐在里面。

????云舒轻轻的点了点头,扬了扬手上捧着的一大盒的东西,示意阿朔开后尾箱,阿朔倒是反应迅速,很快把后尾箱打开了,接过了云舒手上的箱子,往里面放了去。

????“走吧!”

????甩上了车门,淡然落下这么一句,车子很快就驶离公寓楼了。

????“你自己一个人过去不就成了,非要拉上我,吃到一半就走掉,你不觉得这很不礼貌吗?而且,我不太中意吃海鲜。”云舒不以为然的瞥了一身平静淡然的男人,心底其实正在流淌着一道压抑的愠火。

????“我带你过去吃好吃的,你不但不会感激,还这般嫌弃,你这倒是有理了?”男人也不恼,平淡无波的语气传来,真的是让云舒有些气闷了。

????“你乐意把人带过去,可不见得那个人就一定要接受,算了,跟你说话,我迟早会气得内伤,从现在起,你别跟我说话,我缓和一下。”

????云舒颇为无奈,只能干脆地闭上了眼睛,脑袋转一边,闭目养神了。

????闻言,慕煜北只是挑了挑眉,继而眉头一皱,倒也没有说什么,又沉默了下去,黑眸一转,淡然平静的朝车窗外望了去。

????然而,这才沉默下去没多久,云舒忽然想起了今天早上的事情,看得出慕悠兰跟周宇的事情都已经让大家惦记上了,连慕思雅也都急得团团转了,更不用说温雅静她们了,今早吃饭那架势,天知道白痴都能看得出慕悠兰跟周宇那个僵硬的样子,两人脸上始终是挂着一副十分勉强的笑容,透过慕悠兰那双朦胧的秋瞳,分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隐匿在眼底的沉郁,后来,赶着他们夫妻两收拾碗筷的时候,温雅静还忍不住叹气了,满脸的担心与无奈,然而,看着这男人倒是很淡定,慕思雅说了,他也知道这事情的,之前她也有询问过。

????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姐姐跟姐夫的事情,你都不关心一下吗?看得出,他们现在已经很挣扎了,今早过去的时候,发现姐姐那眼眶都是通红的,那分明是哭过的痕迹,你是她的弟弟,关心一下她还是需要的。”

????云舒自然不是一般的眼力,虽然慕悠兰有上了装,可是敏锐的她还是可以从中看出了一些猫腻,云舒这个人虽然平日里看起来都是一副严肃甚至冷淡的样子,可是,这要是到了她身边的人,该关心的,她当然还是会去关心的。

????然而,让云舒郁闷的是,自己的声音落下了很久,也没有见男人回答她的话,秀眉蹙了蹙,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转过头望了男人一记,胳膊忍不住就挺了过来。

????“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吗?也不应一声,都什么坏习惯?”

????云舒禁不住责备了几句。

????“女人,别忘了刚刚是谁让我别跟她说话,都说你们女人喜怒无常,讲得,不过也是你这种了。”低沉平淡的声音袭来,听不出男人的任何情绪。

????本来一脸沉郁的云舒差点就闪了舌头,摊上这么一个男人,她似乎总是有吃瘪的份,深深的吸了口气,清眸很快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沉寂,算了,还是沉默吧,免得总是会碰着钉子,想着,便将小脸转了过去,徐然望向了窗外。

????“少操心,交给我就行了,回头再看看是怎么回事,姐姐一向不中意别人介入她的事情,妈她们这么做,只会给她徒增烦恼而已,问题不是出在姐姐跟姐夫的身上,你以后就会明白了。”

????良久,身边的男人终于冒出了这么一段话,从他那低哑沉郁的嗓音里,其实还是可以听得出那道隐约的担心。

????他的话一落,云舒这才乍然回过了头,微扬起脸,清幽的眼神徐然朝慕煜北那张俊脸望了去,只见那俊脸上已然染上了几道隐忍的沉郁,深不可测的眼眸里流淌着一丝淡淡的惆怅,若是不仔细看着,定然是看不出来的。

????到底是双胞胎,其实很多时候,从性子上讲,姐弟两之间还是有一些相似的,慕煜北更容易的感觉得到慕悠兰的挣扎,可是,每次他旁击侧敲的询问的时候,慕悠兰总是在敷衍他,他知道她都在考虑着什么,这种事情,别看他本事再大,终究还是料理不好,毕竟,这是别人的家事,饶是他,也是难以去干涉的。

????后来,云舒还是没有继续往下说了,眼看着男人的情绪似乎不太好,倒是浅浅的吸了口气,想了想,搁在膝盖上的冰凉的素手,才缓缓的伸了过去,轻轻地覆上男人垂在身侧的同样微凉的大手……

????——《假戏真婚》——

????提着一大袋的东西回到公寓别墅区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温雅静刚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她的一个学生打过来的,说什么明天就要去参加市级的钢琴大赛了,有几个音还拿得不准,所以想让温雅静过去指点一番,于是温雅静就过去了,周曼曼也哭喊着要一起过去,无奈之下,慕悠兰只得让周宇开车载她们过去,学校那边有些远了,可能几人都要晚些才能回来,所以,慕悠兰便只有自己去买了菜,然后自己一个人搭着公车回来了。

????走道里的灯挺暗的,慕悠兰出了电梯,一边往衣袋里掏出了钥匙,很快就走到了自家的门口前,正要往钥匙孔里插钥匙,忽然,一个尖细而冷冽的声音响起了。

????“怎么现在才回来?打你们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不接,是不是存心的?我在这里都等了老半天了,还不赶快开门?这么晚才回来,像什么话?”

????傲慢,自以为是的语气让慕悠兰听了,心里微微沉闷了起来,但是还是很快就将这股情绪压制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清秀的小脸一转,朝声源望了去。

????只见,一名略显富态的中年妇女一身贵妇式的浅棕色秋装,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应该是保养的不错吧,风韵犹存的脸上尽是一副绷紧的不愉悦,薄薄的唇涂着红艳艳的口红,手臂间还提着一个精美的手袋,犀利的眼神正冷然望着慕悠兰。

????“妈,您怎么来了?”慕悠兰轻轻的鞠了个躬,努力地放缓和了声音,轻声问道。

????“怎么,嫌我过来烦着你们了?还不快点开门,让我站着说话呢?等了大半天冷着了。”傲慢的语气很是不客气,带着浓浓的土话口音。

????没错了,这个女人正是周宇的妈妈黄翠红,也就是慕悠兰的婆婆,在周宇的爸爸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的时候,她也是在乡下生活的,好像听说也就是念了几年的书,是周宇他爸爸周正德的童养媳,俩个人打小就有父母的约定直接订了婚。

????本来吧,周正德也是一个有远大志向的青年,读书很用功,成绩很好,后来就成为了一所大学的免费生,后面经过了他自己的努力,又考上了公务员,而且他的仕途倒也是一番风顺,一步一步就爬上了今天这个位置,对于像他这样从一个贫穷的小乡村里走出来的没有任何背景的人来说,那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其实当初周正德也曾经想过要退婚的,什么童养媳,自己的婚姻大事总的自己说了才算,这老婆是娶给自己的,凭什么听别人的什么打小订婚了?可是,这黄翠红吧,之前在乡下的时候,特别的勤奋,一有空总会到周家这边来帮忙,周家除了周正德之外还有好几个兄弟姐妹的,周正德的父母瞧着这妹子挺勤快挺勤奋的,自然是喜欢得不行,周正德这么一说回来退婚,两老坚决不同意,周老太太更是以死相逼,周老爷还扬言要跟周正德断绝父子关系,村里的人都指着周正德的鼻子大骂周正德忘恩负义,现代版的陈世美,后来,迫于各种压力,周正德最后只能妥协了,最后就跟黄翠红结了婚,把人接到城里来生活了。

????听到黄翠红这么一指责,慕悠兰心底还是有些微微的泛酸的,悄然叹了口气,很快就打开了房门,“妈,您进来吧,先坐一下,我马上给您倒杯茶。”

????慕悠兰伸手按下了门边的灯,刚刚说了这么一句,黄翠红人已经越过了她,自顾自的走了进去,连脚上的鞋都没有换下,毫不客气的往沙发上坐了去,执起遥控器很快就打开了电视。

????“给我倒杯热水来吧,口干了,别放着茶叶,苦死了,还浪费钱,我儿子怎么不在?你怎么现在才回来?都这么晚了还不做饭,等下周宇回来吃什么?这做了媳妇的就得有做媳妇的样子,下了班就赶紧回家了,你还当你是那些单身女人下了班还可以到处逛?”

????看着慕悠兰缓缓的走了过来,将手里的一大堆东西往沙发边上搁了去,黄翠红瞥了一眼,十分的不满,忍不住又冷眼的望着慕悠兰,责备了起来。

????慕悠兰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心,将手里的东西一放,便走过去给黄翠红倒了杯水过来,然后才慢慢的坐了下来。

????“妈,你先坐一下吧,周宇很快就回来了,他说今晚他下厨,菜都买好了,曼曼跟他一起呢,您别担心。”

????然而,这慕悠兰的话才一落下去,黄翠红便立刻炸了毛一般瞪大了眼,尖锐的声音传来,“你还让周宇给你做饭吃啊?他每天工作那么累的回来还得伺候你啊?你这是什么道理?像什么话?这媳妇娶来是做什么的?”

????“我就说这城里的女人娇贵,娇生惯养,娶了还得自己找这罪受,唉,现在尝到苦头了吧,就这样子,赶着以后回去还能怎么指望帮干点活啊!”

????黄翠红嘀嘀咕咕的低声抱怨道。

????“妈,你这个观念已经过时了,我也是每天要上班很晚才回来,那周宇要是先回来他做饭有什么不对?您每次能不能不拿这事情来说?”慕悠兰低声的回道。

????“这媳妇还跟婆婆挺嘴了,周宇一个大男人你还让他下厨房,那他娶了你来做什么?瞧你那肚子又不争气,他叔都两个男娃了,你们都这么多年了还就曼曼一个闺女,再不生个男娃我看你们以后回乡下那些人能看得起你们!”黄翠红不冷不热的瞥了慕悠兰一眼,开口道。

????“我跟周宇觉得养曼曼一个孩子已经很足够了,而且我跟周宇早就商量好了,之前他还打算好了过些日子就去做结扎手术,而且曼曼这么乖这么懂事,我相信她不会比男孩子差的,况且您担心的什么以后养老的问题,这点您还是可以放心好了,我们都有交养老保险,以后不愁养老的问题。”

????慕悠兰隐忍着怒气,淡淡的解释道。

????“什么?就曼曼一个女娃?还想让周宇去做结扎手术?你疯了!要做也是你自己去做,凭什么要求我的儿子去做?你太娇贵了还要拉上我儿子听你指手画脚的了啊?你这是什么道理?你想害死他啊?你凭什么要他这么做?”

????慕悠兰这话一落,黄翠红立马就吼了起来,薄薄的红唇气得直颤抖着,犀利的眼眸里溢出了几道微红,脸上尽是无边的愤怒。

????“妈!我尊敬你是周宇的妈妈所以我就还叫一声‘妈!’,周宇他是你的儿子没错,但是同时他也是我的丈夫,我的男人,你百年之后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我慕悠兰,他的妻子,你懂吗!我凭什么让他这么做,就凭我是他的妻子,跟他命运相连为他生儿育女,陪伴在他身边一辈子的人,就是这个道理!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黄翠红的质问让慕悠兰再也压制不住胸口满腔的怒火,战事一触即发!

????老云先更七千,晚上还有一更,敬请期待!黄翠红这故事是真实的,就发生在老云的隔壁村,她那媳妇被逼的喝了农药没等送到医院就死了,不过是发生在乡下来着,身份改变了一下,几年前的事情了,别以为这事情很遥远,其实就是发生在附近,这就是没文化,纨绔保守主义无知的悲哀!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