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7 还是老姜辣-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097 还是老姜辣

逐云之巅2017-5-5 21:41:17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097还是老姜辣

????然而,三人才刚刚走出了雅间,迎面便走来了戴着黑框眼镜的布诺斯,见到她们三人,脸上立刻挂上一道温和的笑意,手臂间还拿着一件白色的西装外套。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老夫人,夫人!”布诺斯对着走在前面的尹佩跟温雅静笑道。

????尹佩跟温雅静轻轻的点了点头,“辛苦你了,布诺斯,这一档子走下来,人都瘦了,哈哈,还好,这事情也算过去了,后面就是经营的事情了,还需要你们继续努力啊!”

????“老夫人说的哪里话!几天不见,老夫人还有夫人好像又年轻了不少,气色真好,精神也不错!”布诺斯嘴一套一套的,差点没把哄得尹佩她们心花怒放了。

????“咦?少夫人,您也回来了?怪不得看着少爷今儿个心情好像挺不错的,原来是您回来了!”布诺斯这才发现了走在尹佩那跟温雅静身后的云舒。

????云舒悄然点了点头,“刚下飞机就过来了。”

????“宴会结束了?你怎么过来了?”尹佩问道。

????“哦,宴会还没结束呢,老夫人,阿雅小姐让我过来找一下夫人,说有些事情要跟夫人说一下,让夫人过去一趟,对了,少夫人,这是少爷的衣服,刚刚搁办公室里了,我正想找过去,不然您给他拿着吧?”

????云舒点了点头,很快就伸手接过了那件白色的外套。

????“阿雅?刚刚不是还在聊着吗?这会儿又有什么事情了?”尹佩皱了皱眉。

????温雅静悠然笑了笑,“妈,既然这样,那我就过去一趟,您跟小云先去车里等一下,我很快就过来了。”

????尹佩想了想,也只有点了点头,“那你赶快过去吧,我跟小云就在车里等你。”

????温雅静点了点头,这才跟着布诺斯往前走了去。

????“我们也走吧,小云!”

????……

????从帝都里出来的时候,正是万家灯火辉煌的时候,云舒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才刚刚八点半,刚刚走过大厅的时候,听到晚宴大厅内正是热闹的时候,优美曼妙的慢三舞曲正在静静地流淌着,应该正是宴会的**时刻吧。

????尽管夜还没有深,但是夜色却很苍茫,朦朦的细雨将这片天地笼罩在一片梦幻的迷茫之中,凉风不断的侵袭着洁白淡漠的脸庞,云舒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搓了搓那冰凉的手。

????“有些冷了吧?怎么不多穿一件,瞧你这身子单薄的,刚刚你姐还让我们回去好好给你补一下身子呢,明天就照着单子给你熬,你这段时间就先住军区里吧,好照应一点。”

????尹佩笑眯眯的望着云舒,眼底的慈爱很是浓郁。

????云舒低头望了自己一眼,才迎上了尹佩的目光,有些感激的笑了笑,“飞机上觉得热,所以外套就叠进行李袋了。”

????“老夫人,现在就要回家了吗?”

????就在这时候,一个温和而平淡的嗓音响起,云舒侧过头一看,看到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儒雅的中年男子正缓缓的朝她们走了过来。

????云舒当然是认识这个中年男子的,之前回军区老宅那边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次,她记得慕煜北跟阿雅都唤他为诺叔。

????“少夫人!”诺叔对着站在尹佩身边的云舒淡然笑了笑。

????云舒也淡然点了点头。

????“阿诺,你先让司机把车开过来吧,我跟小云先回去了,老爷跟阿北还有事情聊着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尹佩对诺叔说道。

????“好的,老夫人,我现在立刻就去取车!”

????诺叔说着,便大步的往停车场走了去,而此刻,宴会正是**的时刻,外面除了保安跟迎宾小姐便只有尹佩跟云舒两个人,凉风一阵接着一阵,云舒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将男人的外套往自己肩头披了去,清淡的眼眸淡然扫了周围一圈,看到男人就停在不远处的路灯下的车子,想了想,便打算先将自己的行李拿过来,手机都还在行李袋里面呢,总得给王市长那边说一声吧!

????于是素手下意识的往那外套的口袋里一摸,果然就摸到了车钥匙。

????“奶奶,我先过去把我的东西拿过来吧,就在车里头,您现在这里等一下好吗?”云舒睁着那明澈的眼眸,淡淡的望着尹佩。

????“快去吧。”尹佩笑道。

????云舒这才大步的朝车子的方向走了去。

????然而,令她有些惊讶的是,她才刚刚走到车边,忽然就听到了两个很熟悉的声音,乍然抬头四处张望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人影,想了想,连忙弯下腰一看,只见车子的对面正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云舒当然是非常熟悉的,正是付子鸣跟方怡暖。

????“子鸣,云舒怎么会忽然结婚了?她,她怎么可能嫁给慕董呢?之前没听说过他们是认识的啊,这是怎么回事?她才刚刚跟宇阳分手多久啊?她这么做,居心何在啊?难道她以为这样就可以令宇阳回头?这未免也太幼稚了吧?”方怡暖皱着眉头,美眸里凝聚着丝丝迷惑,自以为是的分析着。

????而,乍一看付子鸣,只见他一脸的阴沉,朗朗星目里已经染上了些许沉郁,俊眉紧紧的深锁着。

????“我也不知道云舒心里是怎么想的,据我调查,他们才刚刚结婚不到一个月,没有收集到任何的资料表明他们交往了多久,而且,他们算是秘密结婚了,我也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不排除你所说的那个理由,云舒很有可能是为了报复,毕竟,那个男人,并不比宇阳弱到哪里去,甚至有可能还比宇阳强上几分,思前想后,也许就是那个理由的可能性最大,而且,以她刚刚对宇阳的态度,那分明还是放不开,唉,事到如今,真是越扯越乱了。”

????付子鸣叹了口气,眼底拂过了一道无奈。

????“可是,子鸣,她怎么会认识慕煜北呢?那个男人那么高傲,记得上次你要去拜访他,他都很不给面子的直接给你吃了闭门羹,就连我外公有时候他都不怎么搭理,她也不过一个公安副局,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受到慕煜北的青睐吧?”

????方怡暖还在为这个问题纠结着。

????闻言,付子鸣也只是摇了摇头,低沉道,“你错了,暖暖,别忘了她的父亲是谁,而且,慕煜北的爸爸也是官场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们两家的家长这一拍板,你说他们两个还没有机会认识吗?”

????“那,照这么说,他们也许是有可能遵从父母的意见,直接结婚了?”方怡暖又提出了这么么一个可能性,“她运气挺不错的,竟然能碰上慕董这样的人。”

????方怡暖一时之间似乎有些嫉妒云舒的好运了。

????方怡暖此话一出,付子鸣那阴沉的眸子顿时又闪亮了起来,他怎么就没有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呢?跟云舒一起也有好多年了,多多少少也会了解她的性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绝对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的,毕竟,她对乔宇阳的感情,他知道有多深。

????原本,他还想打算让她冷静一段时间,然后再接近她,安慰她的,这样,也许就可以慢慢的取代乔宇阳在她心底的位置,然而,这一切,都因为这个慕煜北的出现而全盘打乱了,这一点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她跟慕煜北竟然真的结婚了,原本看到她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他还不相信的,然而,这点查结果一出来,他整个人都懵了!

????如此一来,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慕煜北已经捷足先登了!想到这里,付子鸣那眸子又阴沉了下来,提在身侧的大手已经紧紧的握成了拳,隐匿在依然还有一丝温和的黑眸之下,是强烈的愤怒与不甘!然而,到底也是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情绪收放自如得很,表面功夫已经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本来心里还是有些黯然的,但是听了方怡暖刚刚那么一些话,他心里竟然又燃起了强烈地希望,或许,真的如同方怡暖所说的,他们也许就是听从父母的安排而已,无可奈何才结的婚,那样,云舒对慕煜北就根本没有什么感情而言,也就是说,他还是有机会的!

????他很有信心,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云舒很排斥人,能真正走在她身边的人很少,而他也算是其中的一个,以他们发小的情谊,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自己。

????掂量了一下,沉郁的脸色终于松缓了不少,松了口气。

????“暖暖,你说的没错,这个可能性也很大!调查资料显示,慕煜北的爸爸跟云舒的父亲曾经是战友,而且这段时间交流很频繁,似乎前几天还一起聚过。”

????听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猜测,云舒那绷紧的唇线微微一扯,勾出了一个清冷的笑容,星眸里充满了讽刺,二话没说,很快就从男人的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也不管他们有没有发现自己,便开锁,打开了车门,很快就将车后座的将自己的行李袋拿了下来,‘呯’的一声,利落的甩上了车门,所有的动作均是一气呵成,甚是干净利落!

????突如其来的车子解锁声,还有那甩上车门的声音,将方怡暖吓了一跳,付子鸣也怔了一下,然后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立刻警惕的朝车子的对面望了过来。

????“云舒!你怎么在这里!”方怡暖那惊讶的声音里分明夹着一些惊慌!

????付子鸣也是脸色有些僵硬,深眸一瞬不瞬的望着眼前的女子那清瘦的背影,迟疑了一下,禁不住喊了一声,“云舒!等等!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边说着,还一边追了过去,也顾不得什么了,一把伸手,大手紧紧的抓住了云舒那冰凉的素手,一把往自己身边扯了过来。

????云舒到底也算一个练家子,还有是有些警惕的,虽然来不及反应那么快,但是素手一个用力,胳膊一曲,很快就挣脱了付子鸣的钳制,还利落的退了好几步,然而,付子鸣的手劲还是大了,用力过大,让她手腕有些生疼,没脱臼就算大幸了!

????肩上披着的白色外套眼看这就要掉落了下来,云舒蹙了蹙眉,只好忍痛放下了手中的行李袋,伸手将外套拉好才继续提起行李袋,然后才缓缓的抬起头望向了付子鸣。

????方怡暖这时候也跟了过来,就站在付子鸣的身边,云舒就那么冷漠地站着,清眸里隐匿着噬骨的冷意,沙哑而冷淡的声音仿佛春天里刚刚融化的雪水,冷得让付子鸣禁不住颤抖,“我为什么在这里难道还需要你们到底批准不成?你们依然还是跟以前一样自以为是,我姚云舒真是有福气,还能劳动你们为我操心,调查结果是不是很让你们满意?”

????云舒的话让付子鸣顿时脸上变得有些复杂了,他不知道云舒到底听了多少,情急之下,只好又跟了上来,想拉住云舒,然而,这次云舒却警惕多了,后退了几大步,又避了过去,秀眉紧紧地锁着,冷漠的望着面前的两人。

????付子鸣只好停住了脚步,眼神甚至温和,紧紧的盯着云舒,“云舒,听我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只是想关心一下你,我知道你一直在乔宇阳的阴影之下走不出来,带是你没有必要这样惩罚自己,真的,我承认我是调查了你,是我不对,希望你能原谅,我只是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上关心你而已,我对你没有什么恶意,真的,这些年来,难道你还不清楚我吗?”

????云舒冷然一笑,你表达你的好意与关心,那并不代表我就必须接受,她本来就不想再跟乔宇阳再有任何的交集,包括眼前的这两个人,这样只会勾起她心底的烦躁和愤怒!

????“谢谢你的关心,我不需要,你可以留给你身边的女人。”云舒淡然道。

????“不,云舒,你误会了,你知道我一直都把暖暖当成我妹妹而已,我……”付子鸣以为云舒误会了她跟方怡暖的关系,连忙解释道。

????然而,还没等他解释完,便已经被云舒那冷淡的声音给打断了,“她是你的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既然话都挑明了,我现在只想告诉你,请你以后不要再过来找我了,你的出现已经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所以请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了,至于方怡暖,你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乔宇阳,我想,我现在应该对你够不成什么威胁了,你没有必要总是针对我,别总把我当成软柿子一样任你们拿捏,不然,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对你们客气!”

????想到手里头的案子,云舒觉得很憋屈,不然,指不定就直接发飙了!想想,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

????“云舒,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子鸣他也只是为你好,你不知道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在为你的事情操心,你不能这样指责他!”方怡暖见到付子鸣那沉郁下去一副失魂落魄的受伤样子,马上就皱着眉头很善解人意的为付子鸣说话了。

????云舒冷哼了一声,“那是你们的事情了,我并没有让他替我操心,如果你想说这些都是为了所谓的补偿,来祈求我的原谅,你可以从中银大厦楼顶往江里跳,来表示一下你的诚意,说不定那时候我还会考虑你所谓的原谅,放心,从那楼顶跳下来应该不会死人,挺多喝几口水晕上几天而已。”

????云舒生气了,真的生气了,看这个虚伪的女人如此的卖弄,她不成全一下她肯定也是说不过去的,唇边绽放着一丝残酷的冷笑。

????“云舒,你,你……”方怡暖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瞪大了双眼,紧紧的盯着云舒,眼底的恨意虽然被她掩饰得很好,但是依然泄露了几分。

????中银大厦,就是立于江边的一座摩天大楼,高达七十多层,云舒这么说,只不过是想羞辱一下这个女人而已,而方怡暖也没有想到,云舒那笑容竟然如此的冷酷,一直以来,她了解的云舒都是一副清冷不咸不淡的样子。

????怔了一下,绝美动人的容颜换上了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有些踉跄了起来,一手抓住了付子鸣的手臂,似乎有些眩晕的抚上了额头,小脸很是苍白,无力的望着云舒,美眸里充满了沉痛,甚至有浅浅的泪光在闪烁着,悲伤的语气带着一些哭腔,“我,我,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这么恨我,对不起,对不起,云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深爱着宇阳,算我求你把他让给我,好不好?”

????这女人的演技绝对可以拿奥斯卡金像奖了!

????云舒冷然笑了笑,自然也不想再跟他们继续纠缠下去,正想转身离去,冷不防又被方怡暖一个迎身而上,紧紧的掐住了她的手臂,一阵疼意从胳膊上传来,云舒顿时愠火大涨,闲置的素手下意识的利落一推,方怡暖的身子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硬生生的摔倒了地上。

????“啊!”痛呼声马上响起。

????“暖暖!你没事吧,伤哪里了?”

????付子鸣一惊,连忙跑了过去,很快就扶起了方怡暖,方怡暖此刻那乳白色的晚礼服已经是脏兮兮的一片,正脸色苍白的弯着身子,轻轻的捂住自己的脚踝,满脸隐忍的痛苦,想必是伤到了脚踝了。

????“我的脚,我的脚好疼!子鸣!”方怡暖咬着牙,十分痛苦的望着付子鸣。

????而付子鸣轻轻地伸着手,温柔的为她揉了揉脚踝处,惹得方怡暖不禁传来一阵阵痛呼的呻yin声。

????“云舒!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不管暖暖做了什么,你也不至于这样对她!她的脚本来就刚刚恢复!”付子鸣的语气有些冷冽。

????又一次被这个女人用同样的招数算计了,就她刚刚的力气,根本不至于会让她摔倒,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跟她外婆还有妈妈真是有的一拼了!

????清冷的容颜缓缓勾出一丝嘲讽,正想反击,想不到身后竟然传来了尹佩那平淡而沉稳的声音。

????“怎么了?小云,这是怎么回事?”

????尹佩见到云舒迟迟没有过去,透过那朦朦的雨幕,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这边好像发生了一些状况,然后才提步走了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听到尹佩的声音,云舒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清眸望了尹佩一眼,然后又落回了前方的方怡暖跟付子鸣的身上,清淡的语气飘了过来,“我把她的推倒在地,她说脚受伤了!”

????清冷的语气里夹着浓浓的不屑,看着云舒那沉稳淡定的模样,老狐狸一只的尹佩自然看出了一些猫腻,这戏码,类似的,她见得太多了!

????想着,那苍老的脸上顿时浮起了一个十分温和的笑容,淡淡的望着付子鸣跟方怡暖,十分亲切的问候道,“你们好,这孩子没事吧?”

????方怡暖从尹佩一开始出现就已经注意到她了,见到眼前的老夫人一副慈祥和蔼的样子,连忙笑了笑,“没事,不怪云舒,是我自己不小心的,老奶奶,请问您是?”

????方怡暖一脸大度温柔的样子,然而这句话只要不是傻瓜都可以听得出来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云舒的身上。

????尹佩心底一沉,暗暗评价这女人的心机还真是挺深沉的,但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丝的改变,依然笑得很和蔼,“原来是这样啊,真是抱歉,原来是我的孙媳妇不小心伤着了你,真是不好意思,这位小姐你没事吧?能站得起来吗?是不是伤到骨头了?我看这样吧,我那大孙女婿刚好是一名医生,这样子吧,我让他给你找一个最好的骨科医生,给你检查检查,你看这样可以吗?”

????“原来是尹老夫人,您好,我是付家的付子鸣!”尹佩的一席话便很快的让付子鸣猜出了她的身份。

????“哦,付家的人,你好,付子鸣!”尹佩慈祥的点了点头。

????而听到尹佩的话,方怡暖那小脸上顿时停滞住了,好半响,才缓缓的恢复了过来,知道了面前的老夫人应该就是慕煜北的奶奶,商海曾经名声赫赫的一代女将,暗暗吸了口气,笑得有些勉强,“原来是尹奶奶,我没事,劳您挂念了,云舒你也不用自责,是我不小心的,尹奶奶你好!我是冷氏的方怡暖,常常听我外公提起过您跟慕老总裁,上一次见您的时候还是在宴会上,没想到这次都认不出来了,您好像年轻了不少!”

????“冷氏?方怡暖?”尹佩微微眯起那锐利的眼眸,静静的望着方怡暖,“你说的外公可是冷振?”

????闻言,方怡暖咬了咬牙,一副疼痛难忍的模样,笑得楚楚可怜,“是的,尹奶奶,冷振正是我的外公,没想到尹奶奶还真的记得我的外公。”

????“行了,你别这么叫着我,你叫我尹老夫人就好了,让我家那老头子听到了还以为我半路认了孙女呢!你这么一说,那陈芳就是你的外婆了?”尹佩好不给面子的驳回了方怡暖这套近乎的称呼,老脸上尽是一副深沉的模样。

????尹佩的话,让方怡暖那美丽的小脸顿时变得僵硬了起来,半响之后,才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原来尹老夫人也认识我的外婆,不如改天让外婆约您出来一起喝杯茶好了!”

????陈芳?她当然认识!一个自以为是,心狠手辣的女人,那些年,她可没少给她尹佩好脸色看,也不过是一个高官的女儿,竟然这般自命不凡,全当别人都被她踩在脚底下了!

????对此人的反感程度,尹佩可一直都没有减少过,即使只听到她的名字,“跟你外婆陈芳喝茶?哟,那可不敢,我们这些小人物哪里有那资格啊!”

????“尹老夫人……啊!好疼……子鸣!”方怡暖又痛呼了一声,绝美的脸蛋上尽是一片隐忍的痛苦。

????“暖暖,你怎么样?要不我先送你去医院吧!”付子鸣满脸的焦急,稳稳地扶着方怡暖摇摇欲坠的身体。

????尹佩眸光忽然就沉了下来,有些精打细算的阴冷,几个大步走了上去,也小心地扶住了方怡暖,十分热心的望着付子鸣沉重道,“孩子,你先扶稳她,不要乱动,可能是伤到骨头了,不然很有可能伤得更严重!”

????付子鸣这才想起来,要伤了骨头,定然是不能随意乱动的。

????尹佩一脸的沉重,微微弯下腰去,轻轻的拨开了方怡暖的裙摆,露出那只被扭伤的脚,低声道,“我看看严不严重,哟,好像都肿了,我……”

????说到这里,尹佩的声音戛然而止,脸色忽然沉寂了下去,那双苍老的眼眸里充满了惊骇,伸着那枯枝一般的手指颤抖的指着方怡暖的脚,抬起脸望着方怡暖跟付子鸣,满脸的恐慌害怕,声音也害怕的发抖了起来,“天啊!这大雨夜……”

????付子鸣跟方怡暖很快就察觉到了尹佩那惊慌惧怕的表情,顿时也警惕了起来,“怎么回事?老夫人!”

????尹佩那惧怕之极的眸光开始缓缓的从方怡暖的脚上往上移,惊慌失措的语气断断续续的传来,“蜈蚣……有蜈蚣!正往你身上爬去,穿……衣服里了……”

????尹佩的话一落,果然,方怡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的小腿上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凉意,美眸里顿时充满了惊骇,下意识的低下头一看,那脚被大大的裙摆给遮住了,根本瞧不见!

????“啊!蜈蚣!蜈蚣!子鸣!它爬到我腿上了!”

????方怡暖惊骇的大叫了一声,连忙提起裙摆,扑了扑,手忙脚乱的弯腰蹬脚,四处乱窜,满脸恐慌惧怕的扑向了付子鸣。

????“子鸣帮我弄掉!帮我弄掉!”

????哪里还能顾及什么形象,有哪几个女人不害怕蜈蚣?被那么一咬,疼得小命都去半条,而且还是那么恶心的东西,尹佩本来想说小虫的,但是,想想还是这动物来的更诱人一些,看到眼前抱着付子鸣四处乱窜的方怡暖,她的目的达到了,看她这样精神生龙活虎的样子,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她那蹄子什么事也没有!

????尹佩含着一丝冷笑,很快就退回到了云舒的身旁,满脸冷厉的笑意看着正扑腾的厉害的女人,跟她玩心计?再回去多修炼几十年吧!当她尹佩都还是白混的?容别人欺负到自己孙媳妇的头上了?连陈芳都是她的手下败将,一个小小的黄毛丫头也想在她面前耍弄这种低智商水平心机,嫩着呢!

????“咦?方小姐?你的脚好了吗?那个,不是蜈蚣,我看错了,人老眼花了,不好意思,是你的脚链闪了我的眼,让我误以为是蜈蚣了,真是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我最害怕蜈蚣了,小时候曾经被蜈蚣咬过,在心底留下了阴影,所以看到有些相似蜈蚣的东西总是误以为是蜈蚣!你应该不会怪我吧?不过,你现在好像脚都能跳着了,应该没事了吧?”

????尹佩眼底的惊慌没有消散,满是歉意的双眼温和的望着方怡暖,方怡暖恍惚了一下,这才停下了所有的东西,心底终于明白,她这是被尹佩给摆了一套!

????尹佩的话一落,付子鸣顿时朝方怡暖的脚上望了去,只见她提起的裙摆露出的玲珑小脚的脚腕上却是是带着一根脚链,而刚刚她高提着裙子四处乱窜,脚上踩着的是十几厘米的高跟鞋,不是笨蛋都知道她的脚没事,不然,早就疼得死去活来的了!

????“暖暖,你的脚好了?”付子鸣那眼神有些冷冽了下去,盯着方怡暖那张美丽的小脸,声音虽然温和,但方怡暖却可以从里面听出了一些冷意。

????“我……我……”

????方怡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美眸里顿时染上了一片迷蒙,抬起头看着付子鸣,眼眶里已经微微泛着晶莹的泪光,委屈而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但是却倔强的转过头去,没有说话,看到她这个样子,付子鸣的脸色倒也松缓了下来,并没有责备。

????而自始至终都是在看戏的云舒,终于冷然笑了笑,冷淡的收回了目光,眼底浮起了一道感激之色,朝尹佩望了去,清淡的语气柔和了不少,“我们回去吧,奶奶!”

????尹佩点了点头,深不可测的眼神又扫了付子鸣跟方怡暖一记,苍老的声音里尽是冰冷的警告,“把心思都动到我们慕家的头上,活腻味了?真是自不量力!”

????留下这么一句警告,一老一少的身影便缓缓的往前走了去,慢慢地消失在苍茫的雨幕之中。

????“云舒!”付子鸣终于还是喊了一句。

????然而,却不见得前边的人有任何的回应,甚至,连脚步也没有停下一秒。

????——《假戏真婚》——

????在回军区老宅的一路上,尹佩并没有询问云舒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精明的尹佩当然可以察觉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然而,她不打算询问,因为孩子们的事情,她也不想过问太多,她相信他们自然能处理好。

????然而,尹佩还是给云舒说了一些话,让云舒很受教的话。

????而温雅静也是关心了几句,倒是都让云舒感到一阵阵的温暖,其实,不用尹佩出面,她自己也都有办法应付的,但是尹佩明显的护短行动,真的让她有些感动。

????回到军区老宅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慕向南首长也已经回来了,云舒打了个招呼,然后便上楼打算泡个热水澡,这天气,总感觉身子一阵冷一阵冷的,怕是要着凉了。

????云舒没上楼多久,慕威远,慕煜北还有慕思雅他们就回来了,刚刚走进大厅,就看到了慕向南首长跟尹佩他们就坐在小偏厅里看电视,边喝着茶,好像在聊些什么事情。

????“奶奶!爸!怎么就你们两个?我妈还有我嫂嫂呢?”

????慕思雅大步的走了进来,很快就自己倒了杯茶,端在手里,挨着尹佩朝沙发里坐了去,慕威远跟慕煜北也走了过来。

????“你妈在厨房里熬一些姜汤,大雨天的,天气又凉,你们劳碌了一天容易感冒着凉,熬上一锅,你们每个都给我喝一碗下去,预防一下感冒暖暖身子也好。”尹佩微笑的拍了拍慕思雅的肩头。

????“爸,喝点茶,小云特地从C市带回来的顶级毛尖茶,挺不错的,您试试!”慕向南首长向来就是一个大孝子,对自己的老爸慕威远是绝对的尊敬的。

????慕老总裁点了点头,一脸儒雅慈祥的微笑,缓缓的朝沙发中间坐了过去,很快就接过了慕向南首长递过来的茶,轻轻的摄了一口,慢慢的感受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不错,是上等毛尖茶!”

????其实,那茶叶还是云舒拜托王市长一起跟她去买的,王市长对茶道非常的有研究,给她提的建议自然还是不错的。

????“阿北,那开业典礼怎么样了?”慕向南首长很满意的望着坐在旁边的沙发里,一脸沉寂冷静的慕煜北,关切的开口道。

????“阿雅跟南宫逸布诺斯他们办事的效率自然不差。”慕煜北淡然道。

????“公司交给阿北,我跟你奶奶一万个放心,阿北,继续保持就好了,稳中求胜。”慕老总裁温雅的笑了笑,对慕煜北开口道。

????慕煜北点了点头,语气甚是平淡,“嗯,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就好,我跟你奶奶就不管了,你放手大胆的去做吧,阿雅,你也要尽心尽力的辅助你哥吧我们欧冶管理好,帝都2刚刚开业,有很多事情还是需要操心的,你平时就注意看着点,这帝都2不会比帝都1轻松,至于你那个什么研究厨艺不厨艺的,就停歇一会儿吧,等忙过这段时间再说。”

????慕老总裁那温润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对他的这几个孙子孙女,都是非常的满意的,想当初他跟尹佩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这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慕思雅十分听话的点了点头,“爷爷,我知道了,您就放心吧!”

????“爷爷哪能放心,还得操心着你们呢,工作是工作,这家里还是的照看一些的,平日里你们不回来,这家里空荡荡的,就我跟你奶奶,你们闲暇的时候,都给我回来走走!”

????“唉,爷爷,你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啰嗦呢?我前些天不是天天住这军区里头吗?我直接跟我哥说让他们搬回来住不就好了?反正军区里离我哥跟我嫂上班的地方都不算很远,干脆搬回来住就简单多了,还能够互相照应不是?”

????慕思雅耸了耸肩,很不道德的把火直接引到慕煜北的身上。

????果然,慕思雅的话一落,便迎来了慕煜北那冷冽的眸光,她只好瘪了瘪嘴,暗暗地低下头去。

????众人也都知道慕煜北的脾气,自然也不会往下继续这个话题了。

????“咦?我嫂嫂呢?奶奶?她不是跟你们一起回来的吗?怎么没见她人影啊?”慕思雅适时的转移了话题。

????“你嫂嫂回房间去了,唉,阿北,你要是当关心一下你媳妇,人家都欺负到家门口了,真是的!怎么就撞上了那么些人?”尹佩叹了一口气。

????闻言,慕煜北立刻微微皱起了没有,深邃的眼眸望向了尹佩,低沉道,“怎么回事?”

????尹佩喝了口茶下去,才慢慢回答,“小云差点吃了个暗亏,咦,小云之前跟冷振的外孙女认识不成?叫什么,什么方怡暖还是什么的,还有那个付家的付子鸣?”

????“他们之前曾经是同学,那个女人又为难舒儿了?”慕煜北俊脸依然清俊冷淡,黑眸沉寂如阴暗的雨夜,薄薄的唇线微微抿着。

????“唉,那女人硬说小云把她推倒在地,装着脚受伤呢,她们之间不会有什么过节吧?我看那女人似乎对小云的偏见很大……”

????尹佩的话还没有说完,慕煜北便已经是皱着眉头,缓缓的搁下了茶杯,徐然站了起来,一声不吭的朝楼梯口走了去。

????“阿北……”尹佩对着慕煜北那清冷的背影唤了一声,“怎么回事,这些个孩子!”

????“奶奶,我们的事情你就少操心吧,我嫂嫂有我哥操心就行了!来,我们喝茶!”

????慕思雅撇了撇嘴,望着自己哥哥那缓缓消失在楼梯尽头的身影,眼底的流光淡淡的蔓延开了……

????老云决定,奶奶出马秒杀全场…。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