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4 琉璃小菊灯-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094 琉璃小菊灯

逐云之巅2017-5-5 21:41:0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094琉璃小菊灯

????望着银黑色的车子渐渐地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之中,方怡暖抬手眨了眨眼,吸了吸鼻子,脸上还有一些残留的泪痕。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伫立在凉风中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许久,然后才回过神来,正想转身离开,冷不防身后便传来了一个熟悉而温润的嗓音。

????“暖暖。”

????方怡暖吓了一跳,幡然转过身一看,便看到了付子鸣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

????“子鸣?你怎么来了?”方怡暖低下头眨了眨干涩的眼睛,低声问道。

????付子鸣温和的笑了笑,很快就走了上来,但很眼尖的发现了方怡暖那红红的眼眶,分明是刚刚哭过,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不好看了。

????“怎么回事?怎么哭了?是不是乔宇阳干的好事?我去找他算账!”森冷的声音响起,说着就要转身,往自己的车边走去。

????“子鸣!子鸣!别这样,你不要冲动!”方怡暖连忙着急的上前去,拉住了付子鸣,“这事不怪他,是我自己的错,说话太冲,明知道他不高兴,还说那样的话。你不要怪他!”

????“我还能不知道他的脾气吗?暖暖,你放开我,我要过去教训那小子一顿,我已经忍了他很久了,连自己身边的人都这么肆意的伤害!”付子鸣说着,便拉开了方怡暖的手,又要往前走去,然而方怡暖又缠了上来。

????“子鸣哥!不要去!我求你不要去!他已经答应让我做他三个月的女朋友了!还答应了明晚让我以他女朋友的身份跟他一起参加晚宴!虽然他很不高兴,但是我知道他正在慢慢的说服自己接受我,我会慢慢的接近靠近他,安心的待在他身边,直到他喜欢上我的。”

????虽然心里还是那般的难过苦涩,但是毕竟之前一直无法突破的屏障现在终于消失了,而且她还很顺利的迈出了第一步,她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她完全可以攻下乔宇阳那颗冰冷的心,只是时日的问题而已。

????看着方怡暖这副坚持的模样,付子鸣心里也只有暗暗的叹气,徐然转过身,大手紧紧的扣住了方怡暖的双肩,漆黑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她那略显憔悴的面容,语气很是沉重,“为什么要那么傻?这样值得吗?乔宇阳不是你所能掌控的男人,你醒醒吧,暖暖,三个月之后要是他还依然没有办法喜欢上你,到那时,伤得最重的,就是你自己,你明白吗?”

????“他会爱上我的,好了,不说这些了,夜晚有些凉,不如我们先上去吧,我给你冲杯热咖啡喝!”方怡暖拍了拍付子鸣的手,一边微笑着,又擦了一把眼泪,才转身朝公寓楼走了去。

????不得不说方怡暖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两百多平米的公寓楼,里面的摆设极度奢华富有浪漫色彩,统一以微红色为主调,高级红木家具,绚烂美丽的水晶吊灯,七彩琉璃灯光略显黯淡,但却很富有情趣,付子鸣一直都很喜欢方怡暖这个公寓楼的装饰,想当初他也出了不少的力气过来帮忙的。

????香气四溢的咖啡漂浮着浅浅的热气,浓郁的香味很是让人留恋,付子鸣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浅浅的啜了一口,很享受的闭起眼,慢慢的感受了一番,然后才忍不住赞叹道,“暖暖,你煮咖啡的手艺越来越精湛了,每次喝过你煮的咖啡之后都感觉别处的咖啡失去了味道,我看我是喝你的咖啡喝上瘾了。”

????“大不了你以后经常过来,我煮给你喝!”方怡暖轻轻的笑了笑,也端起手里的咖啡,淡淡的抿了一口,然后在付子鸣对面的柔软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怎么样?今晚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都在你家楼下看到你房子里的灯没亮,手机又关机,所以就一直在楼下等着,没想到竟然碰上宇阳那小子亲自送你回来,你们两个共度浪漫烛光晚餐去了吗?”付子鸣饶有兴味的眯起眼,有些揶揄的望着方怡暖。

????“你还取笑我呢!”方怡暖小脸微微一红,掩饰性的低下头,“是今晚宇阳主动带我去他家里吃饭的,就是……晚餐的气氛被我弄得有些不愉快。”

????“怎么回事?”付子鸣诧异地望着方怡暖,有些不明白乔宇阳的这番举动了。

????“本来大家都是吃的挺开心的,可是魏阿姨忽然提到了让我跟宇阳订婚的事情,宇阳他……而且乔伯伯也不见得很喜欢我,他还问了宇阳为什么不带云舒回去,看来,他们都还不知道宇阳跟云舒的事情。”方怡暖有些郁闷的开口了,想了想,便是觉得有些奇怪,“当初的曝光度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会一下子所有的报道全部消失了?连那些报纸也找不到了,整个锦阳城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方怡暖哪里知道,慕煜北一发现那些新闻的时候,就让布诺斯他们采取了相应的措施,直接以他的影响力以最快的时间召回那些报纸,并且让那些媒体不准再报道此事,此外,当然了,姚首长那边在看到那些新闻之后大发雷霆之怒,也使了一些手段,想将此事镇压下去,所以云舒的事情虽然经过了那么一个大曝光,但由于后面补救的办法做得好,那些消息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不过,云舒还是付出了代价。

????“还好没出什么大事情,暖暖,此事你确实欠考虑了,我知道你一直不满意云舒呆在宇阳的身边,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对她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不然我也不会向着你,你明白吗?”付子鸣的脸色忽然沉了下来,他听得出方怡暖语气不对。

????“我……对不起,我没那意思,子鸣,请你相信我。”方怡暖顿时一滞,小脸有些苍白了起来。

????看到方怡暖这幅模样,付子鸣哪里还能责备得下去,顿时只有叹了口气,“暖暖,你喜欢乔宇阳,我不阻止你,但是请你一定不要伤害云舒,本来在那件事情上,我们就已经很对不起她了,人不能太贪心了,知足一点,你也会好受一点,明白吗?”

????闻言,方怡暖轻轻地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了,不用每次都跟我说教!子鸣哥,你是不是一直都喜欢云舒?既然喜欢她,那为什么不动手呢?要是云舒跟了你,那我们一切都算功德圆满了不是吗?那样子我们四个还是跟以前一样,可以一起玩,还是很要好的朋友。”

????没错,方怡暖一直都不明白付子鸣,她当然知道付子鸣一直倾心于云舒,但却从来没有表明过自己的真心,她想,若是他真的肯下功夫去追求云舒,也许现在,大家都不会那么为难了,或许,她早就成了乔太太,而云舒,也成了付夫人了!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云舒一直属意宇阳,而且,你也应该知道,云舒对于宇阳来说,绝对是特别的存在,这些年以来,你见过宇阳对哪个女人那么好了?宇阳是一个很冷情的人,被他爱上的人会很幸福,但是,爱上他却不为他所爱的人,则是痛不欲生,跟他一起了这么多年,早看透他了,在这样下去,受伤的人只是你而已。”

????“我不怕,我相信我自己!”方怡暖自信的笑了笑。

????“真是个小傻瓜!”付子鸣无奈的笑了笑,既然阻止不了,能做的,便只有默默的支持了,伸手拍了拍方怡暖肩膀,眸光里尽是无边的宠溺。

????——《假戏真婚》——

????忙碌的时候,时间似乎总是那么容易就过得飞快,两天下来,考察团都没有停歇过,由于时间比较仓促,所以王市长这边都是分秒必争的,视察完了这个项目,又继续下一个,不得不说,这个王市长还真是一个很专注认真的人,跟前来解说的同志聊得很仔细,整个过程下来都是始终绷着一张脸,很是严肃,对工作的态度是一丝不苟的,云舒有些欣赏他的严谨的态度,还有那不拖泥带水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而且,他观察能力非常的强,总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的所在。

????简单的在大排档那里用完了午餐,趁着大家都在休息着,云舒便随意找了附近一个安静草地,随意的坐了下来,淡淡的望着眼前的湖水蹙着眉沉思着。

????“在想些什么?午饭也没见你吃多少?跟我们跑了那么久,累了吧?”一个醇厚的嗓音响起。

????云舒有些惊讶的回过头,往身后一瞧,只见王市长正一脸儒雅的站在她的身后,负手而立,一身的沉稳淡定。

????王市长叫王乾,看上去也就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云舒也不知道他具体多少岁了,似乎听说跟她父亲差不多的那个年代吧,身材有些微胖,但并不明显,这个王市长是锦阳城的一个副市长,不过估计也没有几个人喜欢带着一个‘副’字,所以一般情况之下都直接称为王市长,云舒平日里倒也留意了一些情况,自然知道这个副市长跟其他的几个副市长都在争市委书记的位置,而且,很明显,坐镇公安总部的陈沛文还有市委的刘副书记,跟这王市长就是一派。

????“王市长。”云舒连忙起身,打招呼。

????王市长扬了扬手,示意云舒继续坐着,而他也走了过来,在云舒身边坐了下来。

????“不简单啊,年纪轻轻就成为我们市局的第二把手,我听你们陈局长说过你,这些天也都一直没有机会找时间跟你聊聊。”王市长很平淡道,儒雅的脸上尽是深沉,云舒很难从他脸上知道些什么。

????暗暗的寻思了一番,云舒只得告诉自己要小心应付了,于是便淡然一笑,“王市长过奖了,云舒一定会继续努力,感谢领导的赏识。”

????“过奖什么,你是靠实力上来的,我看过你的档案了,真是辛苦了,你的父母还真舍得让你一个女孩子去担任那么危险的任务,我女儿当年也说想要报警校,结果我没答应,硬是让她考了个理工学校,毕业之后就赶紧送她出国休学去了,那孩子到现在还在怪我说什么把她的人生轨迹都给安置好了。”王市长望着眼前那平静无波的湖水,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父母当然总是为自己的孩子着想,长大了自然也就明白了,王市长放心吧,我父亲对我管教也很严,本来他也不同意我读警校的,但是我后面还是坚持了下来,但他对我哥可就没有那么好说了,一脚踢进了部队,想让我哥跟他一样成为一个优秀的军人。”云舒淡然道。

????不愧是老狐狸,一下子就把话题扯到云舒的身份背景上了,云舒虽然知道他在试探,但是自然也不点破,这时候,你要是仍是一副警惕的样子,领导自然会觉得你这个人心机不简单,而且就这些事情,云舒也不打算隐瞒,自己的档案就搁那里。

????“哦,原来你的父亲是军人,我这记性,之前你们的陈局长有说过你父亲的事情,听说你父亲就是我们省军区的姚首长?”王市长惊讶的望着云舒道。

????云舒点了点头,“姚峥首长正是我的父亲。”

????说着,便望了王市长一眼,只见他依然还是一脸的平静,忽然云舒的脑袋里闪过了一道幽光,才想起了陈局长之前交代她的事情,让她找个方便的时间把东西交给王市长,这几天都是大家一起的,而且回来了就各自回了房间,单独见面当然有些不方便,所以手里的东西一直没有转交出去,这下子总算找到了一个好机会了。

????警惕的四周环视了一圈,确定安全了,才缓缓的将那封信从衣袋掏了出来,递给了身旁的王市长,“王市长,这是我们局长让我转交给你的,之前一直没有机会,抱歉。”

????王市长没有说话,倒是很快就接过了那封信,深幽的眼眸若有所思的望了云舒一眼,表情似乎有些严肃了下来,倒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看来,他对你很是……”

????然而,这句话并没有说完,只见王市长将那封信塞进了衣袋里,然后缓缓的站起身,一声不响的离去了。

????这边所有的事情在中午之前就告了个段落了,下午的时间原本就打算让大家休息一下,随意逛逛,只要下午四点之前赶回酒店就可以了,因为还要赶今晚的航班,飞往首都,明天可就是国庆节了。

????云舒自然也是没打算这么早就回酒店,一个人打车到附近的步行街看看去了,她并不是一个中意热闹的人,但想着出来走走,总比呆在酒店里没事做的强,就当做了解一下这座城市的所谓的风韵吧。

????一个人悠闲的在干净宽阔的街道上走着,两边是从各个店面里门边传来的超级劲爆的音乐,不时地有人从自己身边走过,算不上中意逛街的云舒要是闲着出来走上一圈,倒也没有爱好,就是很中意去灯饰店那里走上一走。

????现在的她,当然还是跟之前一样,看着眼前这家装饰的富丽堂皇俨如宫殿一般美丽的灯饰店,一直清冷淡漠的脸上终于划过了一丝微风拂过湖面般漾起的柔软的波纹。

????沉重的脚步缓缓的往那灯饰店里走了去。

????店里的灯光很柔美,各式各样的灯散放着无数道绚丽的光芒,灯都做得很精致很耐看,店老板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走了进来,依然还在那里翻看着他的报纸,将自己的整张脸都给遮住了,而这时候,店里好像也没有什么客人。

????这里并不仅仅是卖着那些照明用的灯,当然也有那种很小很小的装饰灯。

????云舒提着步子,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清眸缓缓地浮起了一丝迷离,却没有离开过橱窗里的那一盏盏美丽的小灯。

????长长的一排走过去,清冷的眼神终于停在眼前的那一张小小的菊花灯上,洁白中微带着一些青色的花瓣,碧绿色的花梗,下面是一个浅蓝色的底座,美丽的花瓣在美丽的柔光中静静的绽放着白中微染着些许青色的流光,圣洁而优雅,透过那圣洁的光辉,云舒似乎可以隐约的感觉到那暖暖的温度,整盏灯其实很小,就只有钥匙圈那般大小。

????好像中了特等奖一般,云舒那清雅的小脸扯过了一道浅浅的笑意,正想伸手将灯拿起来看看,而这时,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一边伸手抓过手机,一边伸手隔着玻璃望着那盏美丽的菊花小灯。

????“喂?”沙哑的声音有些清冷,但却不难听出有些抑制的兴奋。

????“是我。”

????那头很快就传来了男人那低哑的嗓音,不外乎,千里之外的男人正悠闲的坐在阳台上,手里端着一杯茶很享受的望着远处风景。

????“听你这语气似乎心情不错,遇到了什么值得你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也高兴一下。”

????男人淡定的喝了口茶,低低的开口道。

????云舒静静的低下头,望着橱柜里的那盏菊花灯,低声笑了笑,淡然回道,“我发现好东西了。”

????“什么好东西?”男人挑了挑眉,有些诧异。

????“等回去再给你告诉你。”云舒唇边的笑意不减,语气少了那分清冷,听在男人耳中,忽然觉得还真是有些耐听的。

????“给我的?”慕煜北试探的开口。

????闻言,云舒忽然沉默了下去,想了想,然后才淡然回道,“你还能稀罕什么礼物?不过,既然你想要,当然会送你一份,就当做国庆节的礼物吧。”

????云舒说着,缓缓的伸手,往橱窗里探了去,正想拿起那张菊花小灯,而,正当她那指尖刚刚触摸到那冰凉的花瓣的时候,手背上忽然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温热,定睛一看,只见一只修长好看的大手正轻轻的搭在她那细腻洁白的手背上。

????云舒连忙下意识的收回手,诧异的抬起头往那只大手的主人望了去,而一身深蓝色修身西装,英俊不凡优雅从容的付子鸣便出现在她的眼前了。

????看到突然出现的付子鸣,云舒很是吃惊,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星眸泛着清冷的流光,有些冷淡的望着站在眼前的男人。

????也顾不上那头还没有挂上电话的男人,淡淡的语气从嘴里吐出,“付子鸣?你怎么会在这里?”

????付子鸣温润的笑了笑,不在意的收回了僵在半空中的手,语气十分温和,“我刚好到这边来处理一些事情,听说你来这边出差了,还跟我下榻同一酒店,刚刚处理完事情回来刚好看到你出门了,所以一路跟了过来,到这里才追上了你。”

????“你跟踪我!”云舒有些危险的眯起了那双冷锐的眼睛,冷声质问道。

????“不,云舒,你误会了,是你走得太快,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的。”付子鸣笑道,一身的淡定从容。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云舒蹙着眉,淡淡问道,清冷的视线早就从他身上移开了,重新落在那盏菊花小灯上。

????付子鸣有些沉郁,看着云舒一副防备冷淡的样子,但是脸上却依然挂着一道温柔的笑意,低声道,“没事就不能找老朋友聊天一下吗,我记得你之前还说是因为不经常联系,所以我们之间的友情都淡了下来,既然出来都能遇上,那也是一种缘分,不是吗?”

????云舒的柳眉蹙得更深了,微微抬起小脑袋,有些莫名其妙的望了付子鸣一眼,没有办法理解他的这番举动的意味,于是便也没有开口回话。

????付子鸣看到云舒不说话,以为她的态度软了下去,漆黑的眸子闪烁了一下,往云舒身边走了过来,看到了云舒托在手心里的小菊花灯,英俊的脸上绽放出了那如沐春风般温暖的微笑,语气有些柔软,“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各种各样的灯饰,不过这盏看上去,还是挺不错的,挺美的。”

????云舒已经忘记自己手里还抓着手机了,那头悠闲的男人在听到云舒忽然沉默下去,其实并没有挂上电话,倒是站在扶栏边上,漫不经心的望着翠园山间的景色,从电话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女人跟一个男人的对话,而却不见得听得很清楚,但是随着付子鸣刚刚走近了,慕煜北便可以听得一清二楚了,清俊的脸上很快就掠过一道疑惑,深邃的眸子里浮起了淡淡的不解,开口喊了几声,也没有见到女人回应,俊眉皱了皱,便很果断的挂掉了电话,然后重新拨了过去。

????“喂?”云舒这才响起了刚刚没有挂断电话。

????“怎么了?你跟谁在一起?叫你很多声也没有见你应答。”慕煜北低沉道。

????“没事,以前的老同学,忽然遇上了,改天再介绍给你认识,没事就先这样吧,我晚上再挂给你。”

????云舒落下这么一句,让利落的合上了手机,收紧了掌心里的那盏灯,二话不说便直接往收银台走了去,店老板已经醒过来了,正坐在那里悠闲的翻看着报纸。

????“云舒!”见到云舒转身就走,付子鸣那清润的脸色多多少少有些难看,于是便追了上去,一把扯住了云舒的胳膊。

????云舒秀眉深深锁着,鹰爪一般灵活锐利的五指一转,反扣住了付子鸣的手腕,毫不犹豫的甩开了那只大手,语气很是冷淡,“你想做什么大可直接说,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说着,便是有些恼怒的瞥了付子鸣一记,然后才上前了一步,将手里的小菊花灯轻轻的放到柜台上。

????“这个多少钱,老板?”云舒淡然问道。

????老板很快就从报纸中抬起头,绿豆般大小的眼珠子转了转,打量了云舒一番,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缓缓的从椅子里站了起来,走到柜台前,将那盏小菊花灯托起来,瞧了瞧,然后欣然笑道,“小姐的眼光真是不错,这可是我们店的独一无二的设计,而且仅有这么一盏,琉璃菊花灯,底座还有调节灯光颜色的按钮,今天刚刚摆出来就被小姐看上了,倒也是它的缘分,既然如此,那我就说个吉利的数字,小姐你要是觉得满意,就把它拿走吧。”

????说着,老板沉吟了一番,然后便笑道,“也不收你多少,凑个吉利数字,999块,你觉得怎么样?”

????又是999?对于这个数字,云舒挺有好感的,当下也没有反对,淡然点了点头,轻声道,“好,麻烦你帮我包装成礼品。”

????……

????最终,云舒还是跟接受了付子鸣的建议,在附近找了一间咖啡厅坐了下来,那天的午后,阳光很是浅淡,云舒的心情也是不咸不淡的,一身优雅的坐在付子鸣的对面,悠闲的喝着咖啡,清淡的眼神却始终没有在他的身上停驻过,而是落在窗外的楼下,那行人匆匆的街道上。

????“你比之前又瘦了不少……”付子鸣深深地望着对面的云舒,深眸里有一丝隐忍的心疼,语气倒还是挺轻快,“之前你拒绝了那旅游券,我还以为你简单的找了个理由搪塞我,倒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这么忙,难得的假期还要到处奔波。”

????“你觉得我有什么搪塞你的理由,若不是没有时间,我倒也愿意过去走走,听说那边的景色还可以,之前也一直没有机会过去,有机会了,自然不会放过。”云舒徐然收回了眼神,淡淡的望了付子鸣一眼。

????“那赶上下一次休假的时候,我再送你几张。”付子鸣笑道。

????“那倒不用,你自己留着吧,不过还是谢谢你。”云舒低声回了一句,语气很是客气而疏离,甚至比以前还要冷淡,这一切的认知,当然会让对面的付子鸣感到一阵无力与心疼。

????付子鸣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也端起了咖啡喝了一口,然后也顺着云舒的视线,往窗外望了去,有些落寞的开口了,“我一直想为暖暖的事情跟你道歉,包括之前……”

????“是她让你来的吗?”云舒不咸不淡的问道。

????“当然不是,我想你应该一直都知道宇阳对你的心意,所以,或许那样子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宇阳他……已经跟暖暖一起了……”付子鸣一边说着,一边眯着那锐利深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云舒那张洁白的小脸,很努力的想从上面看出一些什么倪端,然而,他失望了……

????云舒也仅仅是微微怔了那么一下,脸上扯过一道冷淡的微笑,那笑容很冷,也很纯粹,星眸里流淌着那抹流光如同那骤然闪过夜空的流星,转瞬便沉寂了下来。

????“哦,原来是让你代言过来示威的,明白了,还有什么消息吗?快要订婚了还是快要结婚了?要是这样的话,还得早点准备红包了,凭着他们的身份地位,红包自然是不能太寒碜了,订婚或者结婚的时间定好了吗?”

????看到云舒这个样子,其实付子鸣并没有任何的开心快乐,反而是觉得心疼,“云舒,没有什么订婚结婚,他们现在才开始正式走到一起,我知道你放不下他,可是,一味的强求也是无用的,感情的付出与收获绝对不成正比,所以你太过于执着也不是什么好事,为什么不试着放下来,去看看你身边的人,其实,还有很多人在默默守候着你,暖暖跟宇阳或许是两情相悦,看到他们幸福,我想你也会替他们高兴的,对吗?”

????付子鸣的话一落,云舒脸上很快就拂过了一道讽刺的冷意,语气沙哑却有些冰冷,“付子鸣,我不知道你今天约我到这边来所谓的交流友情是为了什么,但我很想跟你说一句,抱歉,我姚云舒不是圣母,我没有办法看着他们幸福然后就笑着祝福他们,你不觉得那很虚伪很可笑吗?其实,不管他们怎么样,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乔宇阳他是否接不接受方怡暖对我来说一点影响也没有,我不明白你三番两次的过来找我跟我说这些事情是不是在为方怡暖表明一些什么,但是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把主意动到我头上,你算计错了!”

????“云舒……”

????“现在如你所愿了,方怡暖如愿以偿的成为了乔宇阳的女朋友了,我对于你们来说应该也不算是什么障碍了,所以以后请不要再过来打扰我,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见到跟他们有关的人,其中当然也包括你,况且,不管怎么样,我跟乔宇阳已经再无可能,她方怡暖还有什么放心不下?”

????“听我说!云舒!不关暖暖的事,是我自己过来找你的,我只想让你知道,除了乔宇阳之外,其实一直都有人默默的关心着你,比如我,我就是……”付子鸣有些难过,因为云舒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谢谢,不过我已经不需要了,我这样就很好。”云舒很不领情的拒绝了。

????“为什么?难道还放不下宇阳?”付子鸣黑眸里很是沉郁。

????云舒浅浅的吸了口气,缓缓搁下手中的咖啡,随手从钱包取出了一张红太阳,搁在桌角边,一身冷漠的站了起来,轻盈的脚步大步的往门口的方向走了去。

????“因为我已经结婚了,我现在只想跟我爱人好好的生活下去,以后不要再过来找我了,你知道的,我很讨厌麻烦,不想再惹上什么绯闻误会。”

????清淡的声音传来,说完,清瘦的身影已经缓缓的消失在门口了,干脆,毫不犹豫。

????闻言,付子鸣终于狠狠的愣住了,终于想起了那次在餐厅里见到她无名指上的戒指,那时候他还不相信,毕竟,他相信,她要是结婚的话,以他的能力,不可能听不到一点风声的,可是,现在竟然亲耳听到她已经结婚的事情,不由得大吃一惊,满脸的不可置信,俊脸上也染上了些许苍白。

????如果她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到底算是什么呢?

????沉默了好半响,付子鸣才恍惚的回过了神,望着已经消失在街道下面的身影,脸上依然还挂着一丝苍白,迅速的从衣袋掏出手机,很快就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喂?是我,马上给我查一下我们城北公安局局长姚云舒近期的资料,对,马上去查,我今晚回去就要看,查得仔细一些,尽可能给我整理出一份最详细的调查资料!”

????吩咐完了这么一段,付子鸣才有些恐慌的跌进了椅子里,温润平和的双眸已经多出了一分无措。

????……

????当天晚上,云舒跟王市长几个人直接飞往了首都,而其他的考察团的人则是直接飞回了锦阳城,付子鸣回到酒店的时候,还去前台打听过云舒的消息,但得到的消息便是,云舒他们一干人已经退了房,早就离开了。

????一身疲惫的回到自己房间之后,便收到了方怡暖的电话,不外乎是跟他说着她今天又跟乔宇阳去参加什么舞会了,之前,乔宇阳从来不会向别人介绍她的身份,现在的话,当别人一问,乔宇阳都会很爽快的回答别人,说她是他的女朋友,每每这样的时刻,方怡暖都感觉特别的欣慰特别的幸福,料想自己终于等到了苦尽甘来的一天了。

????“什么?子鸣……你今天遇到云舒了?她怎么也在C市呢?”方怡暖那疑惑的声音惊醒了沉默之中的付子鸣。

????“嗯,是偶然间碰到的,对了,你跟宇阳不打算去马尔代夫了吗?”付子鸣适时的转移了话题。

????“当然去了,我今晚跟宇阳商量了一下,他没有什么意见,说看我的意思,刚刚跟他讲完电话,打算明早就出发,现在那边的景色应该不错,可是节假日人一定很多,还好是皇家级别的度假村,真是谢谢你了,子鸣!这次还要多多感谢你的帮忙呢!”方怡暖那清脆动听的嗓音里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与感激。

????付子鸣笑了笑,沉郁的俊脸终于也找回了几分血色,温和道,“好了,有效果就好,你啊,赶紧休息吧,已经很晚了,睡个美容觉,明早起来有精神,这样才能高兴的跟宇阳出游,早点休息,我先挂了!”

????“嗯,子鸣晚安!”方怡暖很高兴的撩上了电话。

????付子鸣挂断了电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眸光很快又暗了下来,暖暖算是首战告捷了,可是,他呢?

????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就知道去开导别人,可是轮到自己身上呢?想到今天下午云舒那决绝而冷漠的态度,付子鸣只觉得心地一阵一阵的闷闷的疼着。

????就那么静默的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打开的笔记本上会让传来一阵音乐,付子鸣很快就收回了思绪,很快就走了过去,利落的点开那封邮件。

????只见密密麻麻的文字足足占了好几页,付子鸣就眯着眼十分专注的盯着那调查报告,可是,越是往下看,眉头却是皱得越深!看到最后,脸色乍然又苍白了起来,之后便是震惊,身子也变得僵硬了起来。

????原来,她并没有骗他,说的,可都是真的!

????慕煜北,那个男人!锦阳城的少爷!乔宇阳跟他亲自找他,他都未必会给他们面子,云舒怎么可能会认识他呢?

????上面也有一些介绍慕煜北的资料,也是这几年才接手欧冶的,本来欧冶就是家底雄厚,慕煜北这么一上来,硬是让欧冶的业绩翻了一番,他的副总,东方谨,东方家族的二少爷,那可是一等一的商场猛将啊!多少人在他手下吃亏,彻底的栽在他手里,就连他跟乔宇阳在他手上也不能讨好,然而,听说这个东方谨也是因为栽在慕煜北的手里,才被迫为他做牛做马十年的!可想而知,那男人的能力。

????这么一号人物,怎么会看上了云舒呢?云舒又是怎么认识他的?他一直有留意云舒的消息,尤其是这次重新回到这座城市,他可从来都不知道云舒会跟那个男人有什么交集的!可是,他们怎么会就忽然结婚了?两个都是锦阳城的风云人物,不可能结了婚大家都不知道的,付子鸣觉得很不对劲,他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赶啊赶,终于赶出来了,放心吧,明天云舒就回去了,然后就那什么了,那什么妹纸们自己想,要是想歪了,受伤了,老云一概不负责,敬请期待明天的好戏开罗…。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