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3 午夜的来电-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093 午夜的来电

逐云之巅2017-5-5 21:40:55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093午夜的来电

????乔宇阳低头看了那请柬一眼,然后便拉开身旁的抽屉,将请柬放了进去,“慕经理客气了,帝都开业大典,是一件大事情。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有乔总这句话思雅也就安心了,谢谢你!”慕思雅笑道。

????“慕小姐不要总这么站着,先坐下来喝杯咖啡吧!”

????一直处在被忽略状态的方怡暖终于开口了,轻轻的按下了办公桌上的呼叫键,“马上送三杯咖啡进来。”

????慕思雅这才想起了乔宇阳身边的女人,抬头一看,才发现了一身嫩黄色普拉达新款秋装的方怡暖,正一脸大方高雅的微笑着。

????“不用了……这位是?”慕思雅望着方怡暖,星眸里有些诧异,眼神很清亮。

????慕思雅的话落下去了良久,也没有听到乔宇阳的回话,只见他唇线紧抿着,似乎没有开口的打算,而方怡暖也只能有些尴尬的对慕思雅笑了笑,轻声回答,“你好,慕经理,我是方怡暖,森威尔的公关经理,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方怡暖?”慕思雅惊讶了一把,向来也没有多关注报纸什么的,但是方怡暖这个名字还是很熟悉的,冷氏的千金,上流社会有名的大家千金,圈子里有名的美女,现在这么一看,还真是不错呢,不过,慕思雅还是觉得这女的就是看上去太完美了,所以反而看不出什么韵味来,还不如自己的嫂嫂!

????“原来是方小姐!早听说过方小姐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让思雅惊艳了。”慕思雅脸上挂着一道职业式的笑容,不吝的赞叹了一句。

????得到了慕思雅的赞美,方怡暖当然很高兴,倒是谦虚的笑道,“慕小姐过奖了,慕小姐也是我们锦阳城有名的才女,一直想认识一下慕小姐,但都没有机会,想不到今天竟然这么有缘分,不如改天一起找间咖啡厅坐下来聊聊啊。”

????慕思雅客套的点了点头,轻轻的扶了扶镜框,淡然笑道,“有机会的话一定!好了,既然请柬送到了,那我就放心了,公司那边还有事,我先回去了,希望那天能见到两位的身影!那样,我们欧冶一定会很高兴的!”

????“慕经理慢走!”乔宇阳淡然回道,按下了电话的呼叫键,吩咐秘书徐海送客。

????慕思雅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再见,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假戏真婚》——

????秋天的天总是晚得很快,这么一转,天就黑了。

????S大医院妇产科住院部副主任办公室内。

????慕悠兰往常都是查看病人一圈之后,然后回办公室换下衣服下班了,而今天却因为手术的事情耽搁了,一个手术下来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查看完病人之后便换回了那身微红色的秋装,提上手袋,出了办公室。

????“慕主任下班了?”迎头走来的护士很快就打招呼了。

????“嗯,今晚轮到你值班吗?”慕悠兰轻轻的锁上门,边问着那名小护士。

????小护士点了点头,道,“是的,慕主任。”

????慕悠兰点了点头,“嗯,对了,重症病房19号床今晚刚刚做完手术,可能会稍稍有些状况,病人的情绪也不太稳定,术后小小的狂躁症肯定是会有的,你们要注意点,今晚是危险期,要有什么情况不对即刻通知我。”

????“好的,慕主任!”

????吩咐完这些,慕悠兰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跟着那名护士朝重症病房走了去。

????而,果然,才刚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痛苦的呻yin声,还有家属跟护士那急切的呼唤声,慕悠兰加快了脚步,走到了病床旁边,便发现那刚刚做完手术的病人正毫无意识的,猛地伸手扯着自己那刚刚缝好贴上纱布的伤口,敷在伤口上的纱布都已经掉了,露出了那恐怖而狰狞的伤疤。

????病人的家属正是病人的女儿,此时正是一脸的惶恐惧怕,脸上还挂着泪珠,护士也是一脸的着急不安。

????“慕主任!”一见到慕悠兰走进来,那病护士才松了口气。

????慕悠兰利落的走了过去,双手用力的按住了病人的双手,皱着眉头看着被病人抓得有些溢出血来的伤口,低沉道,“你们要按住她的双手,不要给她随便乱抓。”

????闻言,那名护士连忙按住了病人的双手,跟慕悠兰过来的那名护士也走过去帮忙了。

????“慕主任,我妈她没事吧?我看她这样子,好可怕,怎么会这样子?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吗?”那个年轻的女子眼里闪烁着泪花,担心的望着慕悠兰。

????慕悠兰收回手,轻轻的拍了拍女子的肩膀,然后利落的弯下腰去,去过了推车上的纱布,跟镊子,上了一些药,然后重新给她包扎好伤口,边开口道,“没事,放心吧,这情况很正常的,术后狂躁症而已,伤口正在愈合,所以可能会有些不舒服,你们只要按住她,不给她乱抓就行了,过一两个小时之后,她就会睡着了,床头的镇痛剂要是她觉得疼,你就按一下,加大一些剂量就好了,没什么大问题,不用担心,有什么事立刻找护士或者值班医生,今晚很关键,你们要悉心的看着,知道吗?”

????慕悠兰说着,一边找到床头的那个镇痛剂,按了几下,加大了剂量,两分钟之后,病人才慢慢的缓了下来。

????护士跟那名女子才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轻易放开病人的手。

????“谢谢慕主任!”那名女子感激道。

????慕悠兰只是点了点头,提过了搁在椅子上的手袋,缓缓的走出了病房。

????“慕主任好厉害!人也挺漂亮的!”那名女子看着慕悠兰消失在门口的身影,真心赞叹了一句。

????“慕主任是我们科最资深的医生,当然厉害了,听说当初还是我们医院的第一号美女呢!”

????“是吗?哎,听说她老公还是我们医院的外科的周主任是吗?”

????……

????慕悠兰家就在离医院不远处的,环境优雅迷人的花园小区的公寓楼内。

????拖着一副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中午还做了一个大手术,连午饭都没有时间吃,完事之后就简单的吃了一个面包了事,晚上又接着做了一个,现在不免有些体力不支的感觉,连脑袋都是昏沉沉的,精神状态很是不好。

????从手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客厅里黑漆漆的,弱弱的光线是从女儿的房间传来的,慕悠兰很快地打开了灯,换下了鞋子,缓缓的关上了门。

????“曼曼!妈妈回来了!你在做作业吗?”换好了鞋子,慕悠兰便去厨房认认真真的洗了个手,然后才往那亮着灯的房间走了去。

????走到门边一看,孩子已经趴着桌子睡着了,看着女儿那恬静可爱的睡容,慕悠兰忽然觉得心里很是安慰,疲倦之色也是淡去了几分,轻轻地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抱起她,正想抱着她回床上,却没想到刚刚将人抱了起来,小家伙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着眼睛望着自己的妈妈。

????“妈妈,你回来了!”

????慕悠兰轻轻一笑,抱着周曼曼在床边坐了下来,周曼曼很快就滑出了慕悠兰的怀抱,很懂事很乖巧的坐到了慕悠兰的身边,两只白白胖胖的小手紧紧的抓着慕悠兰的手,脆生生的开口道,“妈妈,你看起来好累哦,曼曼给你捶捶背好不好?”

????慕悠兰欣慰的笑了笑,宠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曼曼真懂事,会疼妈妈了!”

????“曼曼本来就很懂事啊,外婆都夸曼曼聪明懂事!”周曼曼一边说着,一边爬了起来,闪到了慕悠兰的身后,攒紧了小拳头,轻轻的给慕悠兰锤起了肩膀。

????“曼曼饿了没有?爸爸呢?爸爸不是说过去接你放学的吗?他现在人哪里去了?”慕悠兰抬手揉了揉眉心,吸了口气,问道。

????“哦,爸爸接曼曼回来就给曼曼做饭吃了,还给曼曼洗了澡,然后就接到一个电话出去了,对了妈妈,爸爸说他给你留好了菜放在锅里,你回来热一热就可以吃了。”曼曼回道。

????慕悠兰蹙了蹙眉,眼底闪过一道冷笑,随即继续道,“爸爸是提着公文包出去还是空着手出去?”

????“爸爸什么也没带,还说等晚点回来给曼曼带好吃的蛋糕,还有妈妈做喜欢吃的香芋蛋糕!”曼曼喜滋滋的开口道。

????慕悠兰吸了口气,眼底除了无奈再也没有其他的情绪,“曼曼的功课做完了没有?给妈妈检查一下!”

????“早就做完了,爸爸帮曼曼检查过了。”

????慕悠兰点了点头,“那曼曼就早点休息吧,都九点多了,明早还要早起上学呢,等放假了,妈妈就陪你回外婆家,好不好?”

????“好啊!”

????“快点上床睡觉吧,妈妈给你讲故事!”

????“嗯!我要听白雪公主跟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周曼曼很乖巧的往床上爬了去,一边扯过被子,遮住了自己。

????慕悠兰小心的替她掖了掖被角,然后才开始给她讲那个白雪公主的故事。

????周曼曼很快就睡着了,慕悠兰望着她那可爱的睡脸,笑得很温柔,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小脸颊,然后利落的给她收拾还桌面的东西,将书包还有明天要穿的衣服都准备好了,然后才退出了房间。

????泡了个热水澡之后,才感觉精神好了一些,正想到厨房里找些吃的东西,桌上的手机却震了起来,慕悠兰很快的拿起来一看,对方发的是彩信。

????点进去一看,是一张男人跟女人接吻的相片,男人背对着她轻吻着一个女人,男人她当然认识了,正是跟她同床共枕了六年之久的丈夫周宇!而那女人……

????慕悠兰几乎要发疯了一般,抓起手机往墙角边用力一扔,只听见‘啪’的一声,好好的手机边碎成了好几部分,一部上好的手机宣布寿终正寝!

????半年了,已经将近半年了!不管她怎么换手机号,怎么躲避,总是能收到那个女人示威的东西,手机总会莫名其妙的收到周宇那个女人亲吻的照片,邮箱会收到那些挑衅嚣张至极的信,然而每次当她问周宇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周宇却总是闪烁其词,甚至避而不答,这半年下来,夫妻两的感情已经很恶劣了,家里的阿北跟阿雅都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这门亲事是她自己选的,当初不顾众人的反对执意要嫁给周宇的时候,她就知道她都不能再回头了。

????所以,为了不让家里的人担心,慕悠兰也不愿意去提这些事情,明面上两人还是关系很友好的夫妻,事实上,慕悠兰都已经是心灰意冷了,若不是因为女儿还小,她估计也不再想这样走下去。

????原本就疲惫无比的身躯顿时就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结婚六年了,是不是就要到了那个所谓的七年之痒了?

????清秀的小脸上尽是苍白与悲凉,人也变得有些憔悴不堪了,六神无主的倒坐在沙发上,无力的抱着自己的双膝,满头乌里的秀发刷过了肩头,将那个娇小的身躯遮盖住了。

????黑暗中的慕悠兰根本连哭泣的力气也没有,只是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慢慢的变凉,躲在心里的某一个角落拼命地嘲笑自己。

????而,黑暗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忽然传来开门声,接着,客厅内的灯亮了起来,关门声传来,慕悠兰迷迷糊糊的抬起头,脸上尽是憔悴。

????是周宇回来了,大步的朝客厅走了过来,很快就发现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的慕悠兰,他手里还提着两块蛋糕,正是刚刚曼曼说的口味。

????“怎么不开灯?曼曼呢?睡着了?你吃饭了吗?”周宇将手里的蛋糕往桌上搁了去,随手脱下自己的外套,解下自己的领带,一边开口道,“吃蛋糕吧,特意给你跟曼曼买的。”

????慕悠兰冷然笑了笑,连话都懒得跟他说,一身冷淡的起身,一声不吭的回了卧室,晚饭都没有吃上一口,根本就是连吃饭的心情也没有了。

????“阿兰!你又在闹什么脾气!”周宇见到慕悠兰没有搭理自己,便又是皱着眉头望着慕悠兰消失在卧室门口的身影喊了一句。

????而慕悠兰却仿佛没有听见似的。

????周宇深深的吸了口气,双眸浮起了一些通红与沉郁,也不再说些什么,直接走进了浴室。

????十多分钟过去,侧身冷漠的躺在床上的慕悠兰忽然感觉身边的位置凹陷了下去,接着,自己的身躯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立刻挣扎了起来。

????“不要拿你的脏手碰我!”慕悠兰抬脚踢了踢周宇,挣扎得很厉害。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又出了什么事情!你这半年来莫名其妙的这样对我,给我判死刑你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周宇长臂一个用力,紧紧的勒住了慕悠兰的纤纤细腰,低吼了一声。

????周宇这么一吼,慕悠兰顿时眼泪就掉了下来,有些抓狂的转过身子,抡起拳头就往周宇的胸膛打了去,“你要我怎么说!你要我说些什么,说你今晚又跟那个女人鬼混去了吗!说今晚我又收到你们鬼混的证据了吗!你竟然还在骗我……唔!”

????慕悠兰还没说完,就被周宇直接用吻给堵了回去,大掌三两下直接撕开了慕悠兰的睡衣,精致的睡衣顿时成为一堆破布,完全没有顾慕悠兰的反抗,直接就把人压在了身下,动作干脆利落而又猛烈。

????“放开我,你放开我!不要拿你的脏手碰我!”慕悠兰硬是拼了命的挣扎,然而却是徒劳的,毕竟,男女力气悬殊很大,再加上她连晚饭都没有吃,这下子反抗也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挣扎到失去了任何的力气,慕悠兰才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眼角的泪花就没有停过,枕头都已经湿了一大片,身上的男人才由刚刚的粗暴慢慢地放柔了动作。

????“为什么总是要逼着我恨你?为什么要骗我?”慕悠兰有些绝望的透过惨淡的泪光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有那么一瞬间,就感觉这个世界都黑暗了下去。

????——《假戏真婚》——

????跟王市长一批人到达预定的下榻酒店,一起用过简单的晚餐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云舒舒服的洗了个澡,然后便想直接休息了,明天一大早就得出发前往考察地点了,折腾了一天,有些疲惫是自然的。

????拉着被子躺了下来,正想伸手关灯的时候,便看到了搁在柜头的手机,清眸闪烁了一下,幡然想起自己还没有给慕煜北挂一个电话过去,蹙着眉想了想,抓过手表看了看时间,发现都已经是十二点了,要往常在家的话,他们早就躺下休息了,所以相信他现在应该也睡觉了吧。

????静默了一下,云舒最终还是决定发个短信,于是便利落的关上了灯,房间内顿时一片黑暗,抓了手机,将被子一扯,睡了下来,然后才打开了手机,很快的找到了慕煜北的号码,编辑了一条短信:

????我到了

????然后利落的发了出去,随后合上了手机,往柜头一扔,缓缓的合上了眼睛。

????然而,还没过多久,柜头的手机却忽然震了起来,云舒只得又伸手将手机抓了过来。自然是男人回复过来的信息,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嗯’字。

????云舒微微蹙着眉,星眸在黑暗之中凝视了那手屏幕良久,静默了好半响,然后终于按下了拨号键。

????电话响起的时候,书房里的男人正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分析曲线看着,手上还捧着一份文件,时而看着屏幕上的曲线,时而翻看手里的资料。

????“这么晚怎么还不休息?”慕煜北一手翻开了手机,看都没看,就已经知道是谁打过来了,淡淡的语气传了过去。

????“十点多才抵达酒店,跟他们一起用完晚餐已经十一点多了,所以就忘记给你挂电话了,你还没有休息吗?”云舒直接睡了下来,侧过身子,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合上了眼睛。

????“嗯,还在对照一些数据,那边冷吗?”慕煜北倒是悠闲,将手里的往桌上一搁,一手翻着,一手抓着电话,深沉的视线在电脑屏幕跟文件之间来来回回。

????闻言,云舒浅浅的吸了口气,“嗯,比我们锦阳城要凉上一些,这边的秋意很浓,一路坐车过来看到车窗外面的景物都是一片枯黄色,黄叶铺满了一地,不过这边还下着雨,风也很凉,倒是比我们锦阳城的秋天更有些意境与姿态了,倒是没有赶上小雪纷飞的天气,不然拍几张雪景回去给你看看倒也有些趣味……”

????慕煜北发现,这时候的云舒像个文艺女青年,或者像一位十分富有韵味的饱读诗书的语文老师,正给她的孩子们描绘一幅北国秋天的美丽画卷,谈论着自己对北国秋天的感受,不谈政治倒是改探究起季节来了。

????“又不是没见过,这也稀奇?”慕煜北回了一句,微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继续道,“不然等今年年底休假,带你去哈尔滨那边看冰雕?那段时间应该赶得上下雪。”

????“等休假再说吧,还不知道能休息几天呢,一年到头也就那几天能真正的放松一下,什么事也不用做,对了,听说这里的毛尖茶还可以,刚刚几个同事还特地去茶庄捎了好几份,我也试着尝了一杯,感觉也还可以,你中意毛尖吗?不然给你捎一点吧?你平时喝的那些茶我也不懂是什么,我在这边就呆两天,你要中意我明天中午顺便两份回来。”

????云舒忽然想起刚刚品尝过的茶,觉得口感还可以,虽然她也不懂什么茶道,但是也不想错过好东西。

????“嗯,方便就捎一份回来试试,偶尔换一种口味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有件事情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慕煜北缓缓的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了,轻轻的合上了手里的文件,端过手边的水,喝了一口。

????“什么事情?你直说。”云舒淡然道。

????慕煜北忽然有些不舒服的轻咳了几声,剑眉微微皱起,继而才开口,“阿雅今晚刚刚问我是否要给你的朋友或者警员送几张请柬,毕竟帝都就在你们局的对面,低头不见抬头见,像你们的陈局都知道了我们,咳,知道你是我的人,所以,你自己掂量着看。”

????闻言,云舒立刻秀眉深锁了,想了想,不免有些诧异,“那是你的公司庆典,管我们警局什么事情?你该不会想在我身上动什么心思吧?”

????掂量了一下慕煜北的心思,云舒怎么就觉得他别有目的,于是被窝中的身子一僵,清秀的小脸一板,立刻拉成了晚娘的面孔,低声而冷厉的警告道,“我跟你说,你少在我们警局身上下功夫,我可不吃你那一套,你在我的地盘办事就得规矩点,一切按照程序来,你找那些警员没用,出了麻烦别指望我会给你行特殊,找陈局也没用,乱子出得最多就是你们那些娱乐城什么休闲会所之类的,哪天我带人去清场子最好别让我发现了有你的人,不然你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少拿那些糖衣炮弹来袭击我们,这一点怎么样也没得商量。”

????云舒在那头毫不留情面的告诫着,哪里知道这头的男人那张俊脸已经黑下去了,他真是讨厌死了女人的这个态度,都把他当成什么了?他靠谁也不会靠一个女人的,要是有超级铁面无私最高荣誉奖,他这一刻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颁发给她了!为了这事,上次两人也有些不愉快,慕煜北当然没有忘记。

????然而,这些当然不能怪云舒,因为刚刚上任没多久,平日里跟着出席了一些大场面之后,她收到了很多‘友好’的表示,比起上面的人,她还是小虾米一个,要踩死她还真的是太容易了,然而既然上任了,那便意味着责任,走马观花一类的自然是不行的。

????要是往常别人也这么跟他说话,他早就不客气的撩上电话了,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差点憋出内伤,他从来都不知道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大肚量,被她这么一告诫,非但有气发不出来,而且心里感觉堵得慌,无奈至极。

????沉默了良久,终于还是深深的吸了口气,低沉的声音依然还算缓和,“别总拿那种想法来衡量我,舒儿!”

????倒是听出男人那深深的无奈,云舒一下子又清醒明朗了起来,暗暗的骂自己太过于敏感,抬手揉了揉眉心,松缓了一下,语气恢复了原本的淡然,话的内容却是低斥着电话那头的人,“谁让你每次总说这些敏感的话题,算了,你要中意,那就请吧,以个人的名义邀请就成了,给陈叔叔还有薇薇他们送一份过去吧,来不来是他们的事情,我本人又赶不回来,薇薇她即使过去料想着也只会被你们晾在一边,又不方便,能有什么意思?”

????“嗯,那就依你。”慕煜北很干脆的回道。

????“好,很晚了,都早点休息吧,往常也没见你有多勤奋,怎么今晚就熬这么晚了,都差不多十二点半了。”云舒诧异道。

????“布诺斯刚刚送过来的紧急文件,明天开会要用到,赶一下就好。”

????“哦,那你赶完就休息吧,已经很晚了,我有些睁不开眼了,先睡了,挂了。”

????“嗯。”

????……

????默然合上了手机,清俊的男人又伸手端过水,喝了一口,又继续了刚刚的工作。

????——《假戏真婚》——

????夜已经很深了,大老远的从乔家大宅那边赶回来,即使开的是快车,这么一走也要一个多小时。

????银黑色的高级跑车像一道呼啸的飓风驶过马路,很快就拐进了一个高级豪华的公寓小区中,徐徐在一栋漂亮的公寓楼下面停了下来。

????“到了,你上去吧。”冷淡的男声响起,乔宇阳没有看副驾驶座上的方怡暖一眼,只是轻靠着椅背,双手还搭在方向盘上,深幽的目光一直默默的望着前方。

????旁边的方怡暖暗暗地摇了摇那丰润美丽的红唇,美眸里充斥着一些委屈与歉意,转过头望着乔宇阳的俊脸,轻声道,“对不起,宇阳,我真的不是有意跟乔阿姨说那些话的,乔阿姨也只是抱孙心切而已,你不要责怪她,订婚的事情,你要是不满意,我自然不会强迫你,我愿意等。”

????听到方怡暖这番话,原本心情就糟糕到了极点的乔宇阳心底更是冒起了一阵愠火,深眸里亲出一道凉光,冷漠的瞥了方怡暖一眼,语气很是不耐烦,“暖暖,你不必等我,我对你始终没有办法产生感情,这一点过去不会变,将来也不会改变,你大可不必要为我做这些,我们一起这么长时间,我要是能对你有感觉,还会等到现在吗?”

????“不是这样的!之前是因为有云舒在,云舒占据了你全部的视线,所以你才会没有发现我的好!宇阳,相信我,给我们彼此一次机会,我真的不比云舒差的,我从小功课比她优秀,长相也不必她差,条件也比她好,不是吗?她能为你做的,我也同样可以为你做,她不能为你做的,我还是可以为你做,为什么你的眼里就只有她呢?”

????方怡暖的眼中已经微微泛着泪光了,她最怕的,就是乔宇阳跟她说这些话,她爱他至深,就像飞蛾扑火一般,明知道会让自己伤痕累累,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想要彻底的去拥有,为了争取到他向她投过来的眼光与注意力,她甚至还那么拼命的去学习,做一个闪耀的公主,可是现在呢?

????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眨了眨那双泪光迷茫的眼睛,哽咽的声音很是苦涩而可怜,“其实你也并没有爱上云舒不是吗?现在云舒也离开了,我们之间现在并没有任何的阻碍,为什么你就不能试着敞开你的心,试着接受我呢?给我们一次机会,好不好?宇阳?只要你接受我,你会发现我没有哪一点比不上云舒的!”

????什么时候,高傲贵气的方怡暖也会这般卑微的乞求一个男人给她施舍爱情?自古以来,便也只有这感情的事情最伤人,会让人瞬间丧失了所有的理智。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当初拿子鸣来刺激你?是不是?我那只是气你,真的,真的只是在气你,你不要怪我好不好?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一丝的感情,要不是因为云舒,我们本来就应该是很好的一对,不是吗?”

????方怡暖当场就掉了眼泪,她处心积虑的将云舒从他身边逼走,为的就是能够让他看得见她,然后幻想着在今后的相处中,或许他就会慢慢的爱上她而已?她到底错在哪里了?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不是吗?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你对别人仁慈了,受伤的便只能是自己,她要不去争取,难道还眼睁睁的看着云舒跟他一起走进结婚的礼堂,然后她就应该在角落里偷偷的哭泣吗?

????不!她绝对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乔宇阳是她的,也只能属于她的!

????“暖暖,那只是你跟他们一厢情愿的以为而已,你有听到我亲口对你表白了吗?不要总拿以前的事情来说,我不想听以前的任何事情。”乔宇阳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满脸的疲倦。

????方怡暖透过那朦胧的泪光望着一脸倦容的男人,吸了吸鼻子,眼泪更是‘噼里啪啦’的掉得厉害,“什么叫一厢情愿?当初全校都公认我们是一对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站出来反驳?为什么你还愿意让我待在你身边,一起看电影,一起上课,一起玩?”

????“嘴巴长在他们身上,你以为我只要站出来解释就解释的通吗?而且,别忘了,什么一起上课看电影,这个‘一起’指的是四个人。”乔宇阳俊眉深锁着。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你该不会想说你爱上了云舒吧?你觉得你能爱上她吗?你可别忘了,她那个不要脸的妈妈可是伤害你最亲爱的姐姐的罪魁祸首!你觉得你能爱上你仇人的女儿吗?你忘记那年馨阳姐是怎么样的痛苦了?你想时时刻刻提醒着馨阳姐活在那样的痛苦之中吗?”方怡暖眨了眨眼,任着眼泪倾泻而下。

????“那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我早跟你说过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些事情,你都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吗!”乔宇阳的语气很是冷漠,俊脸上如同染上了一层寒冷的冰霜。

????方怡暖抬手擦了一把泪,有些心碎的点了点头,哽咽道,“是,是,我知道是与我无关,我只是不希望你这么痛苦下去而已,宇阳,放开吧,互相给我们彼此一次机会,我们也同样能够幸福快乐的。”

????方怡暖一直都很有信心,一直都很相信,要是乔宇阳真的放下一切的包袱去接受她,那么他就一定会喜欢上她,她向来都有这样的信心,因为她身边从来就没有缺乏过追求爱慕者,很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难得一见的英俊不凡的绅士男子。

????“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今晚,你反常了,暖暖!”乔宇阳冷然道。

????“遇上了你,我就没有一天不反常,宇阳,我不相信你会对我没有一丝感觉,毕竟,我们也一起了这么多年,你敢说你从来都不紧张过我吗?”

????“够了!”乔宇阳终于低喝了一声,冷然瞥着方怡暖,“已经很晚了,你该上去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都早点休息吧,我也要赶回去,你下车吧。”

????方怡暖的泪掉得更凶了,一脸的脆弱,伤心的望着乔宇阳,一边捂着口鼻,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但是就是一动不动的。

????乔宇阳冷然叹了口气,一把伸手扯过车前的纸巾,递给了方怡暖,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地放缓了语气,“抱歉,我现在还不想谈论这些事情,我对感情没兴趣,感情对我来说是一种奢侈品,我不想要,所以,请不要浪费任何的时间在我身上,不然受伤的是你自己。”

????毕竟也算是一起长大的人,心再硬,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情的,即使不是爱情,也有一些友情,而且现在方怡暖还是他公司的公关经理,撇开什么青梅竹马不说,单单这一点,这时候,他也得关心一下。

????方怡暖抽噎的接过了纸巾,绝美动人的脸上尽是脆弱的泪花,看上去甚是惹人心疼,轻轻地擦了把眼泪,不能自己的转过身子,往乔宇阳的怀里扑了去,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臂,哭泣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宇阳,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知道我今晚讲话有些过了,我就是受不了你对我这样冷淡的态度,我以后会改的,你喜欢我改成什么样的都好,忘记云舒,忘记之前一切的不快乐,我们重新开始,也一样能够幸福的,我真的没有办法放弃你,我不想骗我自己,你难道还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

????玉手紧紧的扣着乔宇阳的手臂,整个身子都压进了乔宇阳的怀中,乔宇阳想推开人却感觉行动受阻,动作根本施展不开,最后,眸光阴沉了下去,动作停止了,任由着方怡暖尽情的哭泣着。

????“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我只会履行对付子鸣的约定,答应让你在未来的三个月内以我女朋友的身份站在我身边,不要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所有的后果,你自负!三个月后,你就自动递交辞呈吧,森威尔不是你呆的地方。”乔宇阳冷冷的开口,终于两手推开了方怡暖,“现在马上下车,明天跟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

????说完,长臂一伸,已经打开了方怡暖身边的车门,冷漠的下了逐客令。

????方怡暖,吸了吸鼻子,虽然还是一脸的难过,但也知道了他做出了让步,终于也提起包包,“那我上去了,你路上小心点!晚安!”

????语毕,这才慢慢地下了车……

????看到这里,亲们应该知道乔宇阳的挣扎了吧,很多谜底都正在解开中,淡定,稳住,后面还会有很多的帅哥美女相继出现的,本文构思很庞大,故事的内容也是比较丰富的,我没有写过什么商战官场文,这次就是想试试,所以撇开云舒跟少爷的温馨小浪漫,这个故事还是会有些曲折,最近因为完善故事的主线,所以老是卡文,我不想只写纯言情的文了,不突破一下,总感觉自己还是原地踏步,谢谢妹纸们的支持我爱你们不解释!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