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1 武力文化论-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091 武力文化论

逐云之巅2017-5-5 21:40:46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091武力文化论

????车子风驰电掣的在宽大的马路上行驶着,利落的转过了几个红绿灯,一家装饰得富丽堂皇的酒楼就出现在眼前了,车子一停稳,男人就率先打开了车门,大步的走了下去,‘呯’的一下,打开了手里的大黑伞,然后望向了依然还坐在车里的女人。请使用访问本站。

????云舒也跟着出来了,利落的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才站到伞下,抬头一看,只见‘香满楼’几个字在茫茫的雨雾中依然清晰可见。

????“走吧。”身边的男人传来了一句。

????云舒点了点头,便迈着轻盈的步子,往前走了去。

????香满楼已经人满为患了,一走进门就闻到一阵诱人的饭菜香气,跟着服务员,很快就来到一间僻静的包间门外。

????慕煜北礼貌的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女声说‘请进’之后,才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来了,快点坐吧。”

????两人刚刚踏进门内,慕悠兰便微笑的望着他们开口道,守在一边的服务员立马上前给他们倒饮料还有茶。

????“舅舅!”忽然一个清脆的童声响起,只见一个粉红色的小身躯飞快的朝慕煜北飞扑了过来,慕煜北连忙一个弯腰,接住了飞奔过来的小小的身躯,轻轻的抱了起来。

????“舅舅……舅舅为什么好久都没有去看曼曼?曼曼好想舅舅,舅舅是不是不喜欢曼曼了?”嫩生生的童声带着几分撒娇的趣味。

????云舒有些诧异的偏过头,朝男人怀里望了去,只见一个粉雕玉砌的女孩,扎着两条小小的辫子,一张粉嫩的小脸,眼睛很大,扑闪扑闪的,一身粉红色的秋裙装,十分的可爱机灵。

????“舅舅怎么会不喜欢曼曼?舅舅很忙,所以没有时间去看曼曼,改天舅舅带曼曼去游乐场玩旋转木马,好吗?”

????慕煜北那漆黑的眼中流过一道淡淡的温和,摸了摸怀里那小丫头的小脑袋,语气挺温和的,少了平日里那一份淡淡的疏离,云舒倒不知道这男人还挺会哄小孩了。

????“好!舅舅不许骗人!我们拉钩钩,谁骗人鼻子会变长!”小女孩开心的搂着男人的脖子,缓缓的伸出了那细细的小手指。

????男人唇边扯过了一道淡淡的涟漪,倒也缓缓的伸出小手指跟那细白的小手指勾了勾,“拉钩,谁骗人,谁的鼻子就变长。”

????小人儿这才兴奋的放开了慕煜北的手指,双手朝慕煜北的脖子环了去,明亮的大眼睛一转,终于发现了站在慕煜北身边的云舒,顿时就两眼发亮了。

????“警察姐姐!”

????“曼曼,这是舅妈,快叫人。”慕煜北低沉的让小女孩开口叫人。

????周曼曼那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一个劲的盯着云舒看了好久,然后双手朝云舒一伸,稚嫩的而兴奋的声音响起了,“警察姐姐抱抱!”

????云舒顿时有些招架不住的瞥了自己那一身警服,看着被她舅舅抱着,却拼命的朝自己伸手的周曼曼小朋友,一时竟然有些呆滞住了……

????然而,骄傲的理智很快就将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了,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伸手将周曼曼给抱了过来。

????“曼曼叫人,这是你舅妈,听话!”慕悠兰那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

????周曼曼点了点头,睁大了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云舒,好半响才蹦出一句,“舅妈,你好香,你真好看,曼曼好喜欢你!”

????说着,还使劲的往云舒怀里钻,而听这话,云舒也有些哭笑不得,绷紧的脸蛋终于缓缓的放松了下来,清淡的嗓音顿时也柔软了不少,轻轻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低声问道,“你就是曼曼吗?”

????周曼曼像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像朵花似的,“嗯,我叫周曼曼,周总理的周,轻歌曼舞的曼,妈妈给取的名字,是不是很好听?”

????云舒淡然笑了笑,点了点头,轻声道,“嗯,很好听。”

????“那警察姐姐,哦,不是,是警察舅妈,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名字有没有曼曼的名字好听?”

????闻言,云舒不禁扬了扬眉,倒是有点喜欢怀里的小不点了,正想开口回答她的问题,冷不防却被慕悠兰轻斥声愣一下。

????“曼曼!你真是太没有礼貌了,怎么能随便问你长辈的名字?妈妈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可是,妈妈不是说向对方介绍自己的时候,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吗?不然就是不礼貌?难道曼曼做得不对吗?”周曼曼有些委屈的转过头,望着自己的妈妈。

????云舒悠然一笑,又摸了摸曼曼的小脑瓜,道,“没关系,曼曼做得对,舅妈叫云舒,白云的云,舒适的舒。”

????“哦,云舒啊,舅妈的名字就跟你一样漂亮,曼曼好喜欢!”小人儿笑了笑,又拼命的把脑袋往云舒怀里凑。

????“曼曼多少岁了?”云舒问道。

????闻言,周曼曼很快的扬起自己那白白胖胖的爪子,先是做出了一个五的手势,然后看了自己那爪子一眼,又做出一个四的动作,最后干脆把手藏了起来,望着云舒笑眯眯道,“你猜!”

????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云舒不禁轻轻一笑,道,“好吧,我猜曼曼今年四岁,对不对?”

????云舒的话一落,周曼曼的眼睛立马就亮了,道,“舅妈,你好聪明哦!你猜对了!给你一百分!”

????闻言,慕悠兰他们也不禁笑了起来。

????“好了,先坐下来吃饭了,上菜了!”慕悠兰笑道。

????慕煜北很快就走到了桌边,很快就给云舒拉开了一张椅子,让她坐进去,而云舒也是抱着周曼曼往桌边走了去。

????“姐姐!”

????云舒礼貌的叫了一声,清淡的眼神一扫,发现慕悠兰今天换了一身淡黄色的秋装,秀发依然利落的盘起,清秀的小脸有些苍白,若是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到那隐藏着的一丝淡淡疲惫,而坐在她身边的,是一名身穿深蓝色修身西装的英俊斯文的男子,他应该就是那个未曾谋面的姐夫了吧。

????而,果然,见到云舒那略带着疑惑的眼神望着周宇,慕悠兰很快就开口介绍了,“小云,先坐下吧,这是你姐夫周宇,周宇,这是小云。”

????“你好!”周宇很绅士的打招呼了。

????云舒点了点头,淡然回了一句,“你好。”

????身边的男人已经坐了下去,而慕悠兰很快也伸手过去抱周曼曼,“曼曼来,坐妈妈身边。”

????“我不,我要坐在舅舅跟舅妈中间。”周曼曼不乐意了。

????“曼曼听话!”慕悠兰轻斥了一句,周曼曼这才不乐意的伸手让慕悠兰将自己抱了过去,云舒这才在慕煜北身边坐了下来。

????很快,服务员就上好了菜。

????“小云,上次回家你姐夫刚好忙着,今天特地带一家子出来,约你们夫妻俩吃顿饭,这样大家也好认识一下,相互照应,你姐夫跟我都是在同一家医院上班,离你们城北局有些路程,要是有时间可以到家里来坐坐。”慕悠兰热切而温柔的开口道,这性子似乎有些像她的妈妈温雅静。

????慕悠兰的话一落,坐在她身边的周宇也开口了,“真不好意思,上次刚好是在进行一个大手术,走不开,所以就没有回去。”

????云舒落落大方的望了两人一眼,轻声道,“没关系,现在见了也一样。”

????不知怎么的,云舒看着对面的两人,隐隐约约总能感觉到他们之间似乎有些疏离,好像有一种貌合神离的感觉,看着两人都是那么端正坐着,彼此的眼神都没有在对方的身上停留过,甚至还离得有些远,云舒微微有些惊讶,下意识的转过头去,望向了清俊冷静的男人,只见那男人正一脸平淡的端坐着,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褶皱,眼神也是沉寂如深夜的星空一般,这种感觉,就好像那次在帝都见到他的时候一样,那种沉寂而平静的眼神,一身的冷寂漠然。

????结果,一顿午餐下来,云舒跟慕煜北也都没有吃多少,这种气氛其实有些压抑,就在云舒准备搁下筷子,想说吃饱的时候,忽然周宇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只见他简单的回复了几句之后便挂上了电话,说是有事情先走了。

????然而,周宇这么一走,房内的气氛便恢复了不少,至少没有刚刚的那股沉郁压抑,云舒不免有些感到疑惑。

????“多吃点。”一个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打断了云舒的思绪,云舒愣了一下,看到男人乍然收回去的筷子,下意识的低头一看,碗里已经多出一块肉。

????而对面的慕悠兰终于也轻轻的笑了起来,“阿北,你倒是变得会疼人了,以前在家里都是爷爷奶奶他们操心你。”

????“少见多怪。”男人酷酷的说了一句,然后又低下头去吃他的饭。

????“小云,你多吃点吧,不要客气,看你连菜都没夹几筷子,整个人都瘦成这样子了,你这体质以后要是想要小孩还必须调养一番,上次在医院给你做了一个全身的检查,发现你的体质有些偏寒了,回头我开些方子给你,一定要让奶奶跟妈她们照着方子给你熬些补汤,补补身子,把体质调理好了,你以后怀孕就不会那么辛苦了,不然有得你煎熬,女人总要对自己好一点,不然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慕悠兰讲了这么一大箩筐,云舒听了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她跟慕煜北……

????慕悠兰其实是一名资深的妇产科副主任,讲这些话当然有她的根据了,看着云舒那副身子骨,她表示很担心她以后带身子的日子了。

????云舒当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慕悠兰了,只能是脸蛋有些微红的一笑而过。

????从香满楼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一点了,而从这边过公安总部倒也不远,还有好长的一段时间,云舒也不打算马上回办公室了,可是这天又是下着雨的,心底不免有一些沉郁。

????本来慕煜北是想亲自送慕悠兰她们回去的,但是慕悠兰自己也开有车过来,于是便是作罢了,而同一个医院的夫妻,又是一起吃饭,竟然各自开着车过来,这状况不免让观察力向来就很敏锐的云舒又是有些意外了。

????“好了,我带曼曼回去了,你们也回去吧,这天有些冷,又下雨,挺让人心烦的,小心着凉了,曼曼,跟舅舅和舅妈说再见。”慕悠兰一边拉开了车门,一边开口道。

????“舅舅,舅妈再见!一定要记的给曼曼打电话,还要带曼曼去游乐场玩哦!”周曼曼挥动着那白嫩嫩的小手道别。

????云舒点点头,“曼曼再见。”

????很快,慕悠兰的车子就驶出了泊车位,缓缓的消失在那一片萧瑟的风雨之中,泊车位旁就剩下了云舒跟慕煜北两人。

????“你要回去上班吗?我不打算回局里了,直接过总部那边,你要是忙就先回去吧,我自己坐公车过去就好了。”云舒终于缓缓的收回了视线,偏过头,轻轻的扬起脸,望着撑着伞的男人,淡淡开口道。

????男人也淡然的低下眸光,深沉的眼神扫了女人那张清雅的小脸一记,低沉的语气传来了,“怎么时候过去?”

????闻言,云舒顿了一下,暗暗低下了眼神,悠然望向伞外那朦胧的细雨,“下午三点的会议,现在还有些时间,你要是忙,那我一个人走走,等下再过去,不然,一起逛逛也好。”

????“公司里也没有什么事,等下送你过去,这天,打车也不方便。”男人沉声道。

????云舒淡然收回眼神,瞥了男人一记,倒也不拒绝,“那我们就随意走走好了。”

????“想去哪里?”男人问道。

????女人那清淡的眼神飞快的环视了周围一圈,心底便有了一些主意了,“这里离地下街挺近的,我们就去那里走走吧。”

????……

????雨天逛街的人并不多,再加上又刚好是午饭的时间,地下街也没有平时那般的拥挤,街道中也没见有几个人影。

????慕煜北跟云舒就这么慢慢的走着,也没有走进店里看看,就是隔着那明净无几的橱窗淡淡的观望着里头,而,饶是这样,云舒那一身惹眼的警服还是吸引不少的目光,再加上两人又是凑对的俊男美女,回头率更是高达百分之百。

????就那么走了好久,女人终于意识到他们这不是逛街,而走街了,这才慢下了脚步,清眸一抬,瞥了瞥就默默的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你有没有什么要买的?总这么走着,似乎也不是什么回事。”

????闻言,男人终于缓缓的停下了脚步,看了云舒一眼,然后黑眸扫了周围一圈,最后将视线停驻在身旁的一家照相馆上……

????云舒顺着男人的视线望了去,想了想,才恍惚之间想起来,他们两个似乎所有的程序都免了,除了那一本能证明他们已经不是单身的证据,什么婚纱照也没有。

????于是相互之间倒也没有说话,但是两人却都是很默契的提步往那家照相馆走了去……

????一个小时过后,两人终于从照相馆里走了出来,男人一手抓着几张相片,正在细细的翻看着,而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却是提着男人递过来的袋子。

????漆黑的眼睛里充斥着一股满意的溢彩,干脆找张长椅坐了下来。

????“这效果挺不错,你看看。”男人看完,唇边飞快地掠过一丝淡淡的笑意,然后将手里的相片递给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云舒接过来,清淡的眼神缓缓地落在那张相片上……

????相片的她就一脚撑在身后的墙上,单脚站立着,一脸的清冷淡漠,而男人则是一手撑在她身后的墙上,正以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着她,相片的角度是从侧边拍的,看这架势,难免会让人想入非非,就照了这么一张相片,倒是要了好几张,三张小一号的,三张大一些的。

????将相片递了回去。

????慕煜北很快就接了过来,将一张大的跟一张小的拿了出来,递给了云舒,道,“这是你的。”

????云舒也没有拒绝,随手接了过来,直接塞进她那大大的口袋里。

????后来,慕煜北还是亲自送云舒去了公安总部,然后才返回了公司。

????而,没有意外的,总部开完会之后,云舒还是那么荣幸的又被陈局请到办公室去了。

????“看你最近状态挺不错,工作效率也上来了,我也感到挺欣慰。”陈局脸上挂着一副欣慰平和的笑意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云舒,端起水,喝了一口。

????“谢谢陈叔叔您的信任,我一定会再接再厉。”云舒有些感激道。

????陈沛文笑了笑,“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出色的,虎父无犬女嘛!呵呵!对了,这次陪王市长出去,凡事要照应好,北边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多带几件厚的衣服,北国可不比我们锦阳城,虽然眼下还没有入冬,但这几天的天气你也看到了,这根本就不像是秋天的天气。”

????“陈叔叔请放心,我知道,我也保证会顺利的完成任务的。”

????“有你在我倒放心,放心吧,以往市长为首的一个代表团过去,大家都会互相照应的,你要积极主动一些,那些老狐狸可精着呢,日后很可能会用得上他们帮忙,你给他们留个好的印象,以后办事就会简单很多,你放心,你就跟在王市长身边就行,我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可能还要去党校一趟,走不开,所以就辛苦你了。”陈局长伸手拍了拍云舒那瘦弱的肩膀,语气有些无奈。

????云舒点了点头,“我会的,您放心。”

????“嗯,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四天的时间,明天晚上启程,你今晚回去就收拾一下吧,明天就提前休假,回来的时候才刚刚是三号,还有几天给你放松一下,回来之后,部队就会来人了,关于那单案子牵扯面太大,单靠我们警方是拿不下来,我们只能配合他们,借助一下他们的力量,毕竟是一个庞大的犯罪集团,可能……可能还牵涉到我们内部的人,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觉得,可能是他掌握了什么证据,所以才被泄露了身份,被杀人灭口了。”陈局长每每说到这件事情,表情总会黯淡了下来。

????而云舒也好不到哪里去,小脸有些苍白,“军方什么时候来人?这事情也只能等待国庆节过后才能真正着手调查,而且,我怀疑十年前冷宅那边的纵火案,跟这件案子有莫大的关系,也许,我们可以从那一边着手调查,如果能将人揪出来,他们就少了耳朵,对于后面的行动,肯定会顺畅很多。”

????陈局点头附和道,“你说得很有道理,那就交给你去查吧,都十年了,也没有什么证据,陈年老案,查起来很不容易,你需要什么帮助就直接开口。”

????“是,我明白!”

????“嗯,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早点下班回家去吧。”

????云舒点了点头,缓缓的站起身,轻声道,“那我先走了,陈叔叔你也早点回家,再见!”

????“好,再见!”

????……

????从总部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渐渐的黑下去了,到处是灰茫茫的一片,但是似乎雨没有再下了,应该是稍作停歇了吧,地面依然潮湿得很。

????云舒静静的站在那庄严威武的门楼下,乍然偏过头,望着那肃穆神圣的警徽,深幽的星眸里折射出了一片淡淡的冷光。

????倒也没有做停留,直接从总部坐地铁回到了局里,收拾了一大堆的资料装进公文包里,然后才取了车,披着苍茫的夜色往翠园里行驶而去。

????而车子才刚刚行驶了一小段距离,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是慕煜北打过来的。

????“喂?怎么了?”利落的塞上了耳塞,清淡沙哑的嗓音传了过去。

????“你到哪里了?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等着你吃饭。”男人的声音很快响起,隐约可以从那语气里听出那么一丝淡淡的关切。

????云舒微微愣了一下,有些意外男人突如其来的关心,尤其是在这样阴冷潮湿的夜晚,当听到有人关心你,然后在家里有个人等着自己,不可否认,这种感觉很是不错,然而,也正是感受这份淡淡的暖意的同时,云舒忽然心里又浮起了一些酸涩的讽刺,如果此刻的时光她是向往的,那么,之前的坚持那都算是什么呢?

????也许不算什么吧,到底是年少轻狂,谁不爱过几个人渣呢?

????想到这里,人也松缓了下来,语气温和了许多,“还在路上,可能还要半个小时才到家,有些堵车,刚刚回局里拿了一些东西,所以有些晚了。”

????那头的男人沉默了一下,也不知道都想了些什么,几秒钟过后,低哑的声音才继续,“嗯,开车小心点。”

????说着,便已经挂上了电话。

????望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云舒的眸光微暖,静默了良久,直到前方传来了绿色的通行指示之后,才又轻轻的踩下了油门。

????忽然间又想起了一个呆在军区里的父亲,想了想,然后又拿过手机,飞快的拨了号……

????电话响起的时候,姚首长正坐在饭桌前跟他的面条还有那几根泡菜奋战着,电话一响,姚首长立马就直接伸手往衣袋里掏了去。

????“舒儿?”姚首长眸光里闪过一丝惊讶。

????“是我,父亲,您吃过晚饭了吗?”云舒淡淡的声音里染着一丝柔和。

????姚首长喝了口水,才回答,“正在吃,今天从连队回来得有些晚,你呢?”

????“我还在车上,我今天去了总部开会,所以回来得晚些了。”云舒淡然回道,素手稳稳的控制的方向盘,“父亲……陈局打算让我查他的事情了,我想从十年前那件纵火案查起,所以,我也许会去那边走上一走了。”

????姚首长一听,沉默了……

????好久,才回道,“也好,你查吧,需要帮助就说。”

????“父亲不生气吗?毕竟……”

????“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我也不想他死得不明不白,你奶奶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这些年一直都不愿意提起,其实也是心里有那么一个结,要是能让他走得安心,你奶奶的心结也就打开了。”姚首长那深沉的声音响起,语气有些苍凉。

????云舒当然还是听出了自己父亲那隐忍的沉痛的语气,吸了口气,“父亲,您是不是打算永远都不原谅他了?”

????“现在还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父亲也是半条腿踏进棺材的人了,也不想有什么计较了,舒儿,等你到了父亲这个年纪,许多事情就会看得开了,大家都过得好便好了。”

????自然是知道姚峥的意思,云舒没有继续追问了,其实她知道,她的父亲一定会难过,他只是把所有的事都藏心里头了,包括那个女人,她恨透的那个女人。

????“你过去就过去,也别说我们的事情了,维持现状对大家来说都好。”姚首长还是提醒了一句。

????“是,父亲,我知道了。父亲休假吗?”云舒快速的转移了话题。

????“嗯,休不休假都一样,这段时间都不是很忙,怎么?你要跟阿北回来吗?”姚首长道。

????云舒轻叹了一口气,“我哪有那么舒服,王市长的考察代表团要出去一趟,陈叔叔让我负责他的安全,顺便让我跟上面的人打打交道,明晚就要启程了,顺便还要去首都一趟,赶上国庆庆典,可能要好几天才能回来,我哥不是也应该休息吗?他不回家吗?”

????“我哪里知道他,你出门记得把衣服带上就好了,这天气一冷,精神都不好了,动作也不利索,刚刚回来的时候还看到一个兵训练受伤,骨折了,你自己可得把自己照顾好了。”

????“嗯,我知道,”

????……

????回到翠园,果然郑伯,慕思雅他们都坐在小客厅的沙发里边看电视,边等着她回来吃饭了,慕思雅这几天似乎很忙,隐藏在那副大黑框眼镜之下的那张精致洁白的小脸上,已经染上了一些黯淡的疲惫,眼周围的黑眼圈都出来了,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来就挺忙活,再加上昨晚上熬夜看了球赛,精神不免有些不支了

????晚饭过后,夫妻两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里看电视了,而是都回了卧室,男人悠闲的躺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书,女人则是不紧不慢的整理自己的行李。

????“我明天晚上就要走了,还得先去市委那边一趟,拿一些资料,可能要过好几天才回来,估计是不能赶上你的开业大典了,我们局长说四号才可以回来。”云舒一边打包行李,一边对床上的男人说道。

????“你们局长还真是会指派人,还挑了这么好的时间。”男人那不冷不热的语气传来,一点情绪也没听得出。

????云舒无奈道,“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既然是工作,总要办事的,也就几天而已,很快就回来了。你也知道,也正是这时候,我们警察的工作才更是紧张,局里能休假的人可不多,我能休息上几天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不然,人手不够,也很有可能得亲自去管片上走走。”

????闻言,男人终于默默的从书中抬起头,望着忙碌中的女人,挑了挑眉,“你们多招几个警察不就成了?”

????闻言,云舒脸上顿时浮起了几道黑线,忍不住白了男人一记,“编制固定这么多我有什么办法,不然你帮我跟上面讲讲,让人事部那边给我多拨几个人,工钱算你的,你给他们付,你看这样成还是不成?”

????云舒的话一落,男人当下就若有所思的眯起了那狭长深邃的眼眸,似乎很努力,很认真,很周全的思量了一番,才对着女人道,“我看这事能成,你明天去总部跟你们的陈局长说说,让他在家里休养几个月,让我当当这个局长,坐镇总局,我没当过官,我想试试看,你要能帮我说说情,事成之后,我什么好处我都给你,你看成不成?”

????“我想当第二个武则天,你到时候能给我弄?你要行,我现在就给陈叔叔打电话!”云舒冷然望着男人,一点也没有服输的意味。

????“不能。”男人很老实的回答,深眸不屑的打量了她一番,就她这个样子也想做武则天,想来要是赶在古代,挺多也就是一个武林盟主的夫人。

????“贱骨头……非要我骂你。”接收到他那不屑的眼神,云舒也只有开口骂了一句,这愠色一起来,清秀淡雅的小脸也微微泛红了起来。

????云舒姑娘哪里知道,越是靠近,她原本收敛在骨子里的狂野的本性就开始慢慢的暴露出来了,而且,似乎,她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什么毛病跟缺点都暴露在某同志那锋芒锐利炯炯有神睿智明亮的眼神之下,反正这男人也绝非等闲之辈,绝非善类,云舒想,即使他们结婚了,也应该还在处在并且长期处在一种婚后相持的阶段,毕竟这生活可不像是那个施力与受力,会相互作用,只要她安安静静的过好眼前日子,一切都好,其他一切不予理睬便不受影响。

????挨了骂的慕煜北同志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晦暗不明的眼神不动声色的扫了又在低头叠衣服的女人一眼,倒也没有跟她计较。

????云舒收拾的东西也没有多少,一套衣服,一本笔记本跟笔,还有一些资料必备品便没有什么了。

????收拾完之后,云舒才摸上了床,取过床柜边的笔记本电脑,当然是继续她的侦探悬疑小说之旅,作为一个探究性的文学作者,她只是把自己的见解与部分经历写进去整编成一部百变悬疑恐怖小说而已。

????女人很快的插上了无线网卡,点击登录了进去,而身边的男人眯着眼一瞧,显然就来了兴趣了,立马将书页一折,合上了,随手往柜头上丢了去,偏过身子,朝女人凑了过来。

????女人并没有理睬他,淡定大方的输入密码,很快就登陆了后台,还有论坛,很快,论坛上一大堆的讨论还有留言闪了出来。

????‘夺命大大,文文什么时候更新?我们等得好辛苦!’

????‘夺命大人,快点更新吧,熬不住了,到底那个从帷幔后面伸出手的人是谁啊?’

????‘快点虐那个贱人妹妹吧!我快疯了,都快盼成神经病了,你老人家怎么还不更啊?都刷了N遍了!’

????……

????很多催更的留言,女人扫了一眼,显得特别的淡定,挑了其中的一条回复了一下,置顶,然后才将新章节复制粘贴,发布上去,每周更一章,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然后,男人便以一种十分怪异的眼神盯着女人直看,云舒都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了,男人那表情有些抽了,是的,确实是抽了,因为他知道了女人那牛逼哄哄的笔名——夺命马铲人!

????“你倒是挺有闲情逸致。”男人淡淡的开口,眸光一直没有离开她的身上。

????“我这是工作,我这是普及公民们对犯罪的防范意识,你要知道文化侵略比武力侵略来的远远要恐怖可怕得多了,这手段要是利用好了,这锦阳城不知道有多少警察得下岗,风气也会好很多,没听说过现在国家正在大力发展教育产业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生活需求吗?”

????女人说着,眼神不禁闪出了一些得意的色彩,眉飞色舞的,看得出心情似乎还不错!都要下岗了,真不知道她还在高兴些什么!

????这话题一提,男人那隐晦的眼眸微微一亮,似乎来了一些兴趣了,“你说的倒是不错,尤其是你所谓的文化侵略比武力侵略恐怖可怕,这点我倒也赞同,然而听你的语气似乎有些贬低军事武力这一方面了,姑且不论没有了武力军事力量的扩张你所谓的文化侵略难以行得通,而且据我所知,就我们国家现在而言,看的电视剧还都是国产的,你觉得他们能看得懂那些欧美大片吗?况且,通常都是武力解决事情比较快捷了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二战的时候,很多国家都采取了这样的手段对付敌人,然而,这个过程还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等你用文化真正的奴役他们,说不定朝代都换了好几拨了。”

????男人好歹也曾经是军人,自然是不愿意被自己的女人看低了自己曾经的职业了,忍不住开口辩解了。

????“文化可以侵略人的灵魂,你没听说过着名的诗人、作家朱自清宁愿不吃美国救济粮饿死了吗?人家那才是有骨气的爱国,武力手段绝对就没有能出这样的例子。”云舒很不客气的提出了自己的论据。

????男人看着女人那一副批判长官一般义正言辞的样子,忽然就想笑,小妮子当了好些年的官,说话老中意耍官腔,动不动就给他来一个很荣幸的思想教育大洗礼,有时候还真让他有些那个什么了。

????“而且,文化进略就相当于把人给洗脑了,这效果很显着的,这些年来出过这样的例子也不少了,比如那个什么飞往天国,天国圆满事件就是了,要是那些人真的了解一些现代化的科学知识,也不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把那些犯罪人的手段都揭露出来,让大家都提防一下,绝对就是一个预防犯罪的好办法……”

????云舒姑娘讲啊讲,拼命的提出了论据,说啊说,举了一大堆的例子,讲了一大堆,而身边的男人就那么半躺着,直直的看着讲得唾沫横飞的云舒姑娘,深邃的眼眸微微眯着,眸光忽明忽暗的,眼底却拼命的压制住那抹笑意,化成一汪淡淡的宠溺。

????也不知道讲了多久,云舒忽然觉得好像有些口干了,而这时,边上忽然传来了一个低沉好听的嗓音,“渴了吗?”

????语落,一杯水就出现在了云舒的面前,处在极端亢奋中的云舒姑娘很快就下意识的接过水,喝了好几口下去,才开口道,“谢谢!”

????而,这时候,云舒姑娘这才仿佛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东西,恍然转过头望向了男人,才发现他正转过头去,那肩膀一耸一耸的,明显是在笑,于是乎,云舒姑娘很崩溃的明白了一件事情,她好像又在丢人了!

????至于英明神武,超级腹黑货的少爷,忽然间就觉得,其实,这女人也有些可爱。

????我卡文了,我宣布我卡文了,所以晚更了,各种蛋疼不解释…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