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0 很需要关怀-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090 很需要关怀

逐云之巅2017-5-5 21:40:41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090很需要关怀

????天很黑,风很凉,雨很柔软,夜很迷人,虽然街灯有些黯淡,但却硬是给这苍茫的雨夜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轻纱。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云舒睁着那清淡的眸光,蹙着眉头靠在椅背上,望着男人消失了很久的方向,淡雅的小脸上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也有些松缓了下来,苍白之色淡去了几分。

????然而相比于外头松缓了不少的女人,超市里头的男人就显得没有那么淡定了,对于他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很艰难又很苦逼的任务。

????推着已经装满东西的车子转了一圈,好不容易找着地方。

????漆黑的眸子左右扫了一圈,发现没有人,这才提步走上前去,然而正当他想更靠近一些的时候,忽然边上传来了一个重重的咳嗽声。

????慕煜北下意识的迅速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老阿婆就站在他的身边,正用一种很怪异很鄙夷的眼神盯着他上下直看,这架势,饶是一向自诩十分淡定从容的阿北同志也禁不住俊脸微微发烫,努力保持着那一份平淡的眸子往旁边一转,装作不经意间走过。

????脸都被那个女人的丢尽了!男人十分憋屈的低着头狠狠的吸了口气,想他堂堂少爷什么时候还干过像这样偷鸡摸狗一般的事情了?

????“请问你们这里没有那种七度空间超薄的日用了吗?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找找。”一个年轻的姑娘的声音响起。

????“应该还有,我给你找找。”导购员那甜美的声音响起,顷刻之间便走到慕煜北的身后。

????这下好了,憋屈的男人一听到这声音,连忙转过身,“我也是!”

????突如其来的低沉的男声将那两个女孩吓了一跳,两个女孩一起朝慕煜北望了去,脸上不免染上了一副花痴状,眼里还是冒出了粉红色的泡泡,一时之间便是呆滞了,男人见状,眼底顿时闪过一道淡淡的冷光。

????……

????当男人推着一车子满满的东西走向收银台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分钟以后的事情,收银员利落的统计金额,顺带将东西装进了袋子。

????“你好先生,一共一百九十八块,请问您是现金还是刷卡?是否有会员卡?”收银员抬起头一脸微笑的望着慕煜北,自然同之前那两个女人一样的状况。

????慕煜北想了也没想,直接从衣袋里掏出了女人刚刚塞过来的钱包,利落的打开,从里面抽了两张红太阳出来往柜台上一扔,正想合上钱包,却不期然,女人那黑色的钱包里竟然还放了女人自己的一张小一号的照片,一身帅气的正装警服,两手悠闲的插裤袋里,摆了一个十分舒服闲适的姿势。

????男人那眸光闪烁了一下,略微那么一顿,修长的指尖很快就拉出了那张相片,利落的往自己衣袋里塞了去,然后便合上了钱包。

????“找您两块,先生好走。”

????男人很快的提起那两大袋东西,大步流星的朝门外走了去。

????坐在车里等待将近二十分钟的女人已经自动的往副驾驶座上坐了去,很眼尖的发现了男人从超市走出来的身影,很快便打开了车里的灯,偏过身子去,给他开了车门。

????男人大步的走了过来,将手里的其中的一个袋子往后坐上扔了去,另一个袋子则是扔给了身旁的女人。

????云舒小脸微微泛红,默默的接了过来,随手打开瞥了一眼,一大袋,好几种牌子,比她自己买的还要高档次,倒是挺满意的合上了袋子,往后坐扔了去,男人很快就发动了车子。

????回到翠园的时候,里头还是空荡荡的,家里被阿莲他们收拾得很干净,男人爱干净,见不得一点脏,所以最近钟点工还是每天都有过来打扫。

????云舒一回来就冲进浴室洗澡去了,做饭的事情便是由阿北同志一人包办了,简单的炒了几样小菜,等云舒披着一头半干的秀发下楼的时候,男人已经将饭菜做好了,令云舒惊讶的是,桌上竟然还炖了一小锅的红枣汤。

????“怎么熬这东西了?”云舒缓缓的走了过去,轻轻的拉开了男人对面的椅子,坐了下去。

????男人微抬起视线,瞥了云舒一眼,伸手将她跟前的碗拿了过去,利落的给她盛了碗汤,低哑的嗓音才响起,“阿雅从军区那边捎过来的特产,搁着浪费。”

????云舒自是不客气,接过男人递过来的汤,低头喝了几口下去,感觉不错,自己又盛了一碗,边抓起了筷子。

????“这周六帝都2开业,你跟我过去一趟,介绍一些朋友给你认识一下。”男人淡淡的收回了眼神,默然陈述了这么一句。

????云舒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诧异的挑了挑眉,低声道,“你倒是会挑时间,国庆节期间开业?搞优惠吗?”

????慕煜北迅速的抬头,望向了云舒,皱了皱眉,“怎么了?难不成你们局里有什么节目?”

????“当然,可能要陪王市长出去一趟,可能要好几天才能回来,估计是赶不上了。”云舒淡然回道。

????今天刚刚接到的通知,这一提拔上来,仿佛事情就特别的多了,就拿这几天来说,不是去市委那边就是跑总部,陈局将很多任务都丢给她了,不知道算不算是有意提拔,接触的,都是上面有头有脸的人物,云舒当然不好拒绝了。

????闻言,男人便不再说什么,默然低下头去,吃他的饭。

????晚饭云舒并没有吃几口,汤倒是喝了两碗,胃口不是很好,慕煜北也吃得不多,他的饭量一向也不多的。

????收拾完碗筷回到房间里的时候,男人已经跟往常一样,雷打不动的一身的清爽的坐在沙发里看电视了,云舒今天的工作也算是忙活完了,难得的不用加班,给两人倒了杯水,便挨着他坐了下来。

????“都买了什么东西?一大堆?”望着桌上的一大袋的东西,云舒伸手拉了过来,只见里面都是一些小零食之类的,什么苏打饼干,枣子之类的,这些东西,如果云舒没有料错的话,她前几天也从超市买回来了一些,前一两晚慕思雅也在,两人悠闲的边看电视便把那些东西都消灭了,而男人就是坐在一旁喝着他的茶,偶尔燃上一支香烟,但在云舒蹙着眉看向他的时候,又很淡定的把烟给熄灭了。

????“怎么买那么多的零食?”云舒有些诧异,她可没有那么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些东西是他好心,特意买给她吃的。

????男人淡然偏过头,瞥了她一眼,倒没有回话。

????云舒只好自讨没趣的收回了那探究的眼神,不客气的抓出一包梳打饼,撕开,悠闲的吃了起来,就这么看着电视,难免有些枯燥,有点东西来消磨一下,似乎也不错。

????“你要不要来一点?”云舒问了一句。

????“吃你的。”他回了一句,跟大多数的男人一样,并不热衷于什么零食之类的东西,说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张金灿灿的东西,缓缓的递到了云舒的跟前,低沉道,“这是帝都的钻石卡,你收好,帝都2离你们局里很近,平时就不要去那种地方吃饭了,那炒饭的味道可不怎么样,直接去帝都吃更方便些。”

????云舒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有些惊讶的望着男人递到自己跟前那张卡,随即便有些饶有兴味的望着他,“打的几折?”

????那种高档的地方,她哪里有那种消费能力?还是一盘炒饭凑合着吃吧。

????“去自己家的饭店吃饭,你听说过有服务员还管你要钱吗?”

????闻言,云舒硬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才伸手接了过来。

????不拿白不拿,反正也是号称自己男人的东西,对于这一点,阿北同志非常的满意云舒姑娘的态度,他觉得这女人的觉悟性还是挺高的,这调教起来应该不会太累。

????云舒微举着那张卡,瞧了几眼,想到帝都那边的消费,不禁感慨道,“这地方可是祸害人不浅呢,连我局里的那些下属都眼巴巴的望着,进去一次一个月的薪水就没了,有时候还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怎么有那么多的时间去享受这些。”

????她一年到头忙得要死,这几年下来,硬是连一次休假的机会都没有,几乎每天都是那么忙碌的走过来的。

????“愿打愿挨,我可没有强迫他们都去那边消费,我给他们提供愉悦的享受,他们付给我相应的酬劳,这可是一件很公平的事情,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的祸害?”慕煜北不以为然道。

????“我懒得跟你这奸商理论,说不过你。”云舒瞥了他一眼,转过头去,继续看她的电视。

????——《假戏真婚》——

????次日清晨醒过来的时候,天依然还灰蒙蒙,秋雨依然还在持续着,天气预报说这样的天气可能还要持续一周左右,云舒叹了口气,缓缓的从窗外收回了眼神,徐然的放下手中的窗帘,转过头朝大床望了去,只见男人依然还卷被子睡得昏天暗地。

????梳洗了一番,收拾好之后便打算下楼做早餐,而还没等她走下楼梯,就听到一个和蔼的声音传了过来。

????“少夫人,你起来了?快点过来吃早餐吧,刚刚给你们做好的红豆粥还有点心,刚刚出锅,还热着呢!”

????云舒惊讶了一把,连忙转头朝声源望了去,只见一个微胖的,看上去有些沧桑的,但脸上的笑容却很真切的老人正站在饭桌边,微笑的望着她。

????“少夫人,我是慕家老宅那边的老管家郑生,少夫人可以叫我老郑或者郑伯都可以。”郑伯捕捉到了云舒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疑惑,于是便开口解释道。

????脑海里乍然闪过了那次回军区老宅那边的时候,尹佩曾经跟她说过的事情,说是担心他们不会照料自己,所以特意让郑伯过来照应他们,想到这里,云舒心里也豁然开朗了,朝郑伯礼貌的点了点头,轻声道,“早上好,郑伯!您可以叫我云舒,或者跟奶奶她们一样,叫我小云就好了。”

????“早上好!少夫……小云!”郑伯慈祥的笑道。

????郑伯其实跟慕威远是好兄弟来着,是看着慕煜北长大的,慕煜北小时候也受过他不少的影响,他之前是个退伍的军人,后面就成了慕威远的保镖,但两人早已经跟亲兄弟一样了,听说郑伯在离锦阳城不远处的乡下还有一个儿子,是个大卡车司机,孙子也已经成家了,他的老伴也都还健在,本应该在家闲暇安逸安度晚年的郑伯怎么也闲不住,慕威远担心他身体吃不消,就让他挂个管家的身份,让他帮忙照看一下家里。

????当然了,看得出男人对这个老人也是挺尊敬的,上次回家就见过一次面,但是那时她是坐在车里,郑伯刚好从外面回来,就没有打招呼。

????“天还下着雨,您一大早大老远从那边赶过来,真是辛苦了。”云舒有些感激的望着郑伯。

????没有什么大少奶奶的架子,郑伯显然也是对云舒挺满意,小模样看起来也是挺耐看,挺赏心悦目的。

????“没事,老人家习惯了早睡早起,健康,对了,阿北还没起床吗?”郑伯一边给云舒盛粥,一边开口问道。

????云舒走下了楼梯,朝小饭桌走了去,边回答道,“嗯,还在睡着,昨晚看电视熬得太晚了。”

????“哦?阿北最近迷上了电视吗?之前很少看他会闲下来看电视,是不是最近有什么好看的节目?”郑伯将粥挪到了云舒的跟前,一边笑道。

????云舒淡然道了一声谢谢,然后才将粥接了过来,“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什么篮球联赛吧,半夜三更醒来还听到偏厅里的电视声。”

????闻言,郑伯欣然笑道,“呵呵,阿北还是跟之前一样中意篮球,阿北中学那会儿,篮球打得可好了,代表学校还有A市去参加比赛,还获了很多奖呢,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迷着少爷,阿雅小姐每天都能帮他收到一大叠厚厚的情书,回来还念给老夫人她们听,高兴的时候还挑出最煽情的一封送到阿北面前,因为这事情,阿雅小姐可没少挨阿北少爷的欺负。唉,那时候夫人本来还想让阿北直接去体校的,或者直接进市队,后来被他爸爸给拦下了,说那不靠谱,靠青春吃饭,熬不了几年。还好,阿北学习成绩也很好,一连跳级上来,后面考试成绩也很优秀,却被他爸爸一脚跩进了军校……”

????郑伯的话匣子一打开,怎么关也关不住了,一个劲的说着慕煜北的好。

????其实郑伯还算是一个挺热心的人,又是让云舒喝粥,又是让她吃菜吃点心的。

????“唉,这一转眼啊,阿北都这么这么大了,也讨了媳妇了,我们也老了。”郑伯感慨道。

????“您并不显老的,郑伯,我看您的精神挺好的,跟我父亲一样。”云舒淡然笑了笑。

????郑伯挥了挥手,“没法比咯,你看看郑伯这副体魄,这一动起来就像笨拙的木偶一样,哪里能跟得上年轻的时候那么的利索?听说小云的父亲也是军人?”

????跟众多的军人一样,每当讲到军人,战友,郑伯心里也免不了感到一阵亲切,苍老的眼神染上了一道思念的恍惚。

????云舒点了点头,慢慢的咽下口中的食物,道,“我父亲跟爸爸是战友,目前在省军区那边工作。”

????……

????吃过了早餐,云舒便匆忙的上班了,自然是自己开的车,开的,正是她那辆黑色的大众,局里虽然也配有车,但是她也不想浪费了自己的资源,除非必要,不然也不想开着那车招摇过市。

????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刚好是上班的时间,废寝忘食的忙碌了好几天,这几天倒是轻松下来了,工作量没有那么大了,闲来没事就会到各组去走走,查看监督一下工作的进度。

????秘书一大早就将办公室整好了,云舒一坐进办公椅里,立马就送上了一杯热腾腾的水。

????“姚局,刚刚陈局长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让您下午三点过总部那边一趟,总部那边要开会,让我提醒您别忘记了。”

????云舒点了点头,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一边回道,“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姚局!”

????吸了口气,从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缓缓的拉开了抽屉,随手将手机丢了进去,收回手的时候冷不防却碰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下意识的将眸光投了过去,才发现了指尖轻轻触碰着的钥匙。

????微凉的触感传来,清眸一时变得有些恍惚了起来,之前的一幕幕又在自己的眼前浮现了,清晰了,然后又朦胧了,回想起这一段时间以来所发生的事情,她不禁仍然感到一阵茫然与落寞。

????钥匙正是乔宇阳那栋别墅的,事已至此,这些无用的东西也应该清理了,收拾一下也算是做了了断了,心里虽然有些沉郁,但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沉郁过后便是淡淡的疼,随后,清冷的眼神溢出了些许坦然的流光。

????只见她轻轻的将钥匙搁在了桌子上,又拉开了抽屉翻翻找找,很快就翻出了几张相片,都是她跟乔宇阳的合影,看到这些东西,自然又是免不了一阵恍惚,而很快,清眸也恢复了清明,也不知道从哪里翻来的一把打火机,只听见‘呯呯’的几下,一缕幽蓝色的火苗燃起,素手抓过了那几张相片。

????看着那些相片一点一点的烧成了灰烬,云舒竟然发现自己原本有些波涛汹涌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直到相片的最后一角在那灼热的温度中化成了灰烬,她那淡雅的脸上终于扯出了一道淡淡的浅笑,眼神有些凉,像春天里刚刚熔化的雪水一样,徐然站起身,很快的从笔筒里拿出一支笔,拿出信笺纸,在上面利落的的写下了一行字,将笔搁了回去,便拿起了电话,按下了呼叫键。

????“喂,进来一下。”

????只见电话没挂下去多久,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姚局,您找我?”

????正是刚刚那个秘书。

????“嗯,帮我把这串钥匙按照这个地址寄过去,马上就去。”

????云舒将那串钥匙跟那张写着地址的信笺纸扔到了桌角边,淡淡的对那个秘书开口道。

????“是,姚局!我这就去。”那个秘书毫无疑问的走了过去,很快就抓起了那串钥匙跟那张纸,大步的出门去了。

????也许应该自己送过去的,但是云舒觉得,也许大家都没有了见面的必要,既然告诉自己要放手,便不应当过多的去纠缠,都不再相见了,倒也干脆,便这样吧,该还的东西都还回去,一样也没有落下,如此便是彻底。

????……

????慕煜北醒来的时候,云舒早已经不在了,身边的余温也没有留下一丝,但空气里似乎还残留有她那清淡的气息。

????“阿北,你跟小云中午是否要回家吃饭?”郑伯一边给落地窗边的那两盆常青树浇水,一边望着坐在桌边吃早餐的慕煜北问道。

????闻言,慕煜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缓缓的将手上的报纸一合,往旁边的位置放了去,眼神略微沉寂了一下,继而才回道,“不回来了,晚上再一起回来,中午你就做你一个人的饭就行,对了,等下叫阿莲过来打扫一下。”

????“好的。”郑伯和蔼的笑了笑,“阿北,上次回去没来得及看到小云,今早聊了一下,感觉这丫头还挺机灵,也挺随和的,听说小云是我们城城北区的公安干部?见着她一大早就上班了?”

????郑伯并不知道云舒的具体信息,看着云舒今天那一身警服,心里才有了些底,外出回来那天没赶上见面,第二天一大早又回了乡下一趟,昨晚才赶回来的,这不,今天一大早就赶过翠园这边来了。

????对于郑伯,慕煜北当然还是尊敬的,这个男人从小就教会了他许多东西,是看着他一步一步的长大成人的,从小就深受他的影响,听着他讲那么多的部队的故事,所以打小心里就对部队充满着一种向往,后来被自己的爸爸一脚踢进了部队,他倒也乐见其成,在里面呆了相当长的一段难忘的时光,他尊敬他如同爷爷一般。

????沉默了一下,慕煜北很快便低声回道,“嗯,城北区一警察。”

????郑伯点了点头,道,“这年头当警察也不容易啊,有些危险,这女人老是这么奔波着也累,不过看小云也挺精神,倒也不错。”

????“中意折腾,随她,什么时候折腾累了会自己在家呆着的。”慕煜北淡淡回道。

????他不会将他的想法加诸在她身上的,虽然他作为一个貌似有些大男人主义的大男人,确实有些希望自己的女人最好就是在家里呆着,每天做好饭等着他回家吃饭就行,然而,曾经接受过党和国家先进思想教育的洗礼的他,当然也明白,人总有自己想要实现的价值,所以,他不会拦着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他向来就是这么深明大义的,阿北同志是这么想他自己的。

????“我看哪,小云倒是跟你奶奶挺像的,看上去都是比较要强的人,你奶奶把你爷爷治得服服帖帖的,我看到你跟小云,我仿佛又想起了当年的他们,料想着,你很有可能会步上你爷爷的后尘。”郑伯似乎显得很高兴。

????闻言,慕煜北那动作忽然就顿了那么一下,深眸里闪烁着忽明忽灭的幽光,半响过后,才又沉寂的低下头去,继续他的早餐。

????时间慢慢的流淌着,一转眼间便是到了中午,云舒终于也感到肚子传来了一阵饥饿感,伸手拾起桌上的书签,放进书页里夹好,轻轻的合上了手中的书本,执起了桌上那杯已经有些凉的茶,浅浅的抿了一口下去。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淡淡的朝门口应了一声。

????很快,门就被推开了,只见一身灰色的女士西装的夏凌薇正直直的站在门外,脸上染着明澈动人的微笑,黑色琉璃石一般明亮的眼眸泛着点点斑斓,淡淡的望着坐在办公椅里的那名清冷淡雅的女子。

????“薇薇?你怎么有空过来?”云舒有些意外的望着突兀的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夏凌薇。

????夏凌薇轻轻一笑,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了进来,边轻声道,“组长让我给你们的高组那边送了一份资料过来,这下刚好赶上吃饭的时间,料想着,你应该也没有吃饭,怎么样?姚局长,肯不肯赏脸,陪小女子共度一顿午餐呢?”

????闻言,云舒淡淡的笑了笑,望向夏凌薇的眼神有些柔和,缓缓地从桌前站了起来,转身将手中的书本往自己的书架上放了去,然后才漫步朝夏凌薇走了过去,给她倒了杯热水。

????“先喝杯热水吧,这几天这雨总是这么下着,天气也是一下子就冷了起来,感觉今年的冷天气提前了不少。”

????说着,便将手中的热水递给了夏凌薇,然后走到墙边的椅子旁坐了下来。

????到底是天气凉了,椅子上云舒早就让人买来厚厚的垫子铺了上去。

????夏凌薇悄然点了点头,很快就接过了云舒递过来的水,浅浅的喝了一口,然后在云舒身旁坐下了。

????“嗯,今年的秋天来得很早,天气也变凉得很早,幸亏回家之前的那几天天气好,赶上了大太阳,所以将被子拿出来晒了,不然这会儿还真只能盖着发霉的被子了,对了,你那屋的,我也给你晒了,担心你什么时候忽然回来住上一晚。”

????一边说着,纤细的素手紧紧的握住了那温热的杯子,无非也就是想汲取这些暖暖的温度罢了,外面风大,又凉,走上这么一回,还真是有些冷,手也是冰凉冰凉的。

????“过两天就到国庆节了,有没有打算好要去哪里玩?我已经很久没有赶上这么长的假期了,去年搞什么培训,本来还想去泰国那边走走,散散心,放松一下的,这下子冲突了,便只能将这想法扼杀在摇篮里了。”

????一说到国庆节,云舒也有些郁闷的,她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真正的休国庆节这个长假了,蹙了蹙眉,语气倒是淡然,“你还说能休假,我哪有那些空闲时间,后天就得收拾东西陪上面的人出去一趟,可能要好几天才回来,估计回来的时候,这假期也差不多过了吧。”

????官大一级压死人,说的就是这个了,上面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有时还真是挺没有什么自主之说的。

????看着云舒一副无奈的样子,夏凌薇轻声一笑,“好了,总不会将你的假期都剥夺了吧?放心吧,等你回来我们一起逛逛街吧,我都很久没有出去逛街了,一个人逛着很没意思,而且,想想,我们有多久没有逛街疯狂购物了?”

????云舒点了点头,淡然道,“嗯,约莫也就几天的功夫,等我回来再给你电话,你先陪陪你的于洋吧。”

????这般假日,云舒当然也还是想去云秀那边看看的,感觉都好久没有见她,有些想念便是了,她不像夏凌薇,至少夏凌薇还有家人,于洋,而云秀……却什么也没有。

????想着,云秀那清淡的小脸顿时便跃入她的脑海中来了,也许是境遇相似,所以才会这么惺惺相惜,看到云秀,云舒就感觉她好像看到了自己,可是,她知道,她远远的没有云秀那般的坚强,她是一个坚强得让人觉得疼的女子,于是,云舒常常在想,是不是能为她做一些事,然而,却又不知道到底能为她做些什么。

????一听到于洋,夏凌薇恍惚的怔了一下,而云舒倒没有怎么在意,习惯性的抬起了手腕,看了看时间,发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然后才盈盈起身道,“走吧,忙碌了一个早上,还是觉得挺饿的。”

????“嗯。”夏凌薇也搁下了手中那暖暖的杯子,跟上了云舒。

????刚好是下班的时间,刚刚出了警局就看到对面的人行道上匆忙的走着很多行人,撑着花花绿绿的伞,轻轻拥在一起的小情侣,大手拉小手的母子,忽然间就觉得这个城市,还是有那么一些风景的。

????云舒径直的绕过了前边的那几辆车子,往自己的车子走了去,一边伸手往自己的衣袋摸去,很快就掏出了一串钥匙。

????而就在这时候,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云舒一边朝夏凌薇招了招手,示意她坐进去,一边从衣袋里掏出了手机,清淡的眼神扫了屏幕一记,正是那男人的号码。

????“喂?”徐然按下了接听键,淡然沙哑的嗓音传了过去。

????“下班了吗?我就在你们局外面,你快点出来,一起吃饭。”那头很快就传来了男人那低哑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一落,云舒立马就下意识的抬头往前方的路边望了去……

????果然,只见一辆黑色高级跑车正缓缓的朝路边停靠了下来,车一停稳,后座的车窗也慢慢的摇了下来,那清俊平静的脸庞,不是慕煜北还能是谁?

????云舒怔了一下,停滞了片刻,有些密密麻麻的雨丝很快就染上了她的肩头,还有那盘得整整齐齐的秀发也沾上了些许朦胧。

????“怎么了?”夏凌薇来到了车边,看到云舒一脸的呆滞,惊讶了一下,连忙顺着云舒的视线望了去,自然也看到了前方那辆高级跑车。

????浅浅吸了口气,又锁上了车,偏过头,望了夏凌薇一眼,“跟我过来吧,给你介绍个人。”

????夏凌薇眼底流淌着丝丝惊讶,但也是跟着云舒走了过去,而高级跑车的后座的车门也轻轻的被推开了,挺拔俊美的男人优雅的下来了,一身云淡风轻的站在车边,望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女人,嘴角似乎微微上扬了,黑眸也似乎微微闪亮了。

????“你怎么来了?”还是那么一句开场白,听得男人有些无语,其实他似乎有些隐隐约约的希望,希望女人能把中间那两个‘怎么’去掉,然后,把问号改成了句号。

????“上次没见到人,姐姐让姐夫特地抽了个时间让大家见见面,已经在香满楼订好了位置,让我们一起过去吃顿饭。”慕煜北沉声解释道,深眸很是沉寂,修长的指尖一伸,倒是很自然的给云舒擦了一把秀发,将那些细细的雨丝都抹掉了,但很快也就收回了手。

????吃饭?听到了慕煜北的话,云舒忽然蹙了蹙眉,刚刚跟夏凌薇说好了要一起吃饭的,而也没等她寻思了。

????夏凌薇看着眼前英俊不凡,一身沉稳冷静的慕煜北,不免有些惊讶,看得出他跟云舒似乎还是挺亲密的,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乔宇阳她多多少少还是认识的,很明显,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乔宇阳,思量了一番,便诧异地望向了云舒,开口道,“云舒,这位是?”

????云舒倒是挺快就回过神了,清淡的眼神望了望夏凌薇,又微微的仰起头望了望身前高大的男人,吸了口气,清凉而沙哑的嗓音才响了起来,“薇薇,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人,我爱人慕煜北。”

????说着,又缓缓的收回了视线,望了夏凌薇一眼,继续道,“这是我的好朋友夏凌薇,就是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优秀的女法医。”

????“你好。”

????男人很绅士也很有礼貌的朝夏凌薇点了个头,打了个招呼,但眼神却没有离开过女人身上片刻。

????闻言,夏凌薇也轻轻的点了点头,轻轻一笑,淡淡回道,“你好,我是夏凌薇,原本听云舒说她结婚了,还好奇是谁把我们的姚局长娶到手了,今天一见,才恍然大悟,很高兴认识你。”

????“过奖了。”原本就不太中意说话的男人,在算不上熟悉的人面前也只能说上这么几个字了。

????轻轻地偏过头,望着一脸淡雅的小女人,没有错过她肩头那已经沾染上了雨丝的一身威武的警服,当即便皱了皱眉,低沉略伴着隐约的沙哑的嗓音传来了,“这雨有些大,上车再说吧。”

????男人的话一落,云舒便是下意识的朝夏凌薇望了去,星眸闪烁了一下,然后又抬头望了望身边的男人那张俊脸,迟疑了一下,便开口道,“既然是互相认识,那就一起吧。”

????男人点了点头,长臂一伸,拉开了车门,示意两个女人坐进去。

????“云舒,既然你不方便,那就下次吧,我等下吃完饭还要赶回去呢,就不陪你们了,记得我们的国庆节约定!”夏凌薇忽然淡淡的笑了笑,然而,没有人看得见她眼底深处闪过的那道黯然。

????夏凌薇此话一出,云舒便立刻蹙起了秀眉,沙哑的声音响起,“薇薇?一起吧,我下午三点还要去总部开会,刚好跟你顺路,吃完饭顺便跟你回去,去你那边坐坐,大家也都没有吃饭不是吗?”

????夏凌薇轻轻的摇了摇头,轻笑道,“不用了,我顺便解决就好,组里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回去做呢。”

????“也不差这一两个小时。”云舒淡淡道。

????“我没有兴趣做电灯泡,你们不用管我,快去吃饭吧,我刚刚想起来,于洋等下要过来找我,我看我还是等他吧。”

????夏凌薇那温婉的脸上勾出了一朵清水芙蓉般轻柔美丽的笑容,美眸里流光四溢,微笑的望着云舒。

????看到夏凌薇如此的坚持,云舒也不再说什么,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听说于洋要过来,顿时也没有再坚持了,交代了几句,然后便往车子里坐了去,前方的司机很快就发动了车子。

????渐渐的,车子便这样缓缓的消失在远方的那一片白茫茫之中,而夏凌薇却久久伫立在苍凉的秋风中,纤细清瘦的身躯更是显得单薄无比,就好像一片孤零零的寒叶,悲凉的挂在枝头,随时有飘落的可能。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夏凌薇忽然感觉身后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暖意,肩头一重,徐然转过身,便看到了于洋那张帅气而阳光的俊脸,一脸的关切,还有那暖暖的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夏凌薇这时候忽然就很想哭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为她高兴,还是为了什么……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