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6 再见了夏天-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086 再见了夏天

逐云之巅2017-5-5 21:40:16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086再见了夏天

????夕阳很暖,也很柔和,云舒微微眯起那清淡的眼眸,望着眼前的一干人,顿时有些忐忑异常。请使用访问本站。

????慕思雅嘴角微含着笑意,那身显得老气的职业套装已经换下了,一身白色的休闲装穿在身上显得青春活泼了不少,只见她很快就迎了上来,很快就环住了云舒的手臂,甜甜的开口,“嫂嫂,总算等到你们了,奶奶她们都念叨半天了!”

????“阿雅……”云舒淡淡的唤了一声,似乎有些招架不住慕思雅的热情。

????而这时候,一脸微笑的温雅静也跟了上来,温柔的声音如同那柔软的春风一般,“小云,煜儿,回来了!”

????“妈。”云舒轻声唤了一声。

????“好,好!坐了那么久的车,想必都累了吧?”温雅静关切道,一面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红包塞进了云舒的手里。

????云舒愣了一下,脸蛋微红,低声道,“没事,还好,谢谢妈。”

????一直站在她身旁的男人终于也开口了,“舒儿,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爷爷,奶奶。”

????云舒顺着慕煜北的提示,往前望了去,只见一个一身灰色休闲服的老者正拄着手杖,略显得有些苍老的脸上挂着一道平易近人的微笑,一潭幽深的眼睛绽放着睿智的流光,看起来十分的和蔼可亲,站在他身边的,则是一位看起来挺雍容华贵的老夫人,也是一身灰色的家居服,很普通的装扮也掩饰不了她那一身的高贵,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但此刻脸上欣喜也是难以掩饰。

????今早温雅静早就将情况透露给他们了,慕首长一大早就回了家,知道了情况便立马致电给省军区那边的姚首长,现在全家上下都沉浸在一片狂喜之中。

????“爷爷,奶奶,你们好,我是云舒。”

????云舒有些忐忑的望了男人一眼,收到他投过来的那鼓励的眼神后,才缓和了下来,轻声的开口叫人。

????慕威远跟尹佩一齐微笑的直点点头,老人家脸上尽是和蔼慈祥的笑容。

????“好,好,云舒,挺俊俏的孩子,看着多舒服啊!”尹佩十分满意的笑道,很快就从衣袋里摸出一个大大的红包,微笑的递给了云舒,“来,拿着,总算见到人了。”

????慕威远也亲切的笑了笑,很快也将自己手里的那个大红包递了过去,“来,孩子,拿着,这是爷爷的。”

????云舒看着眼前这两个和蔼的老人,没由来的怔了一下,低下眸光望着那两个厚厚的红包,心底隐隐约约有一道暖流在缓缓的流过。

????见到云舒忽然沉寂了下去,慕威远夫妇俩也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相视一笑,接着尹佩很快就抓过了云舒的素手,将自己手里的红包塞进了她的手里。

????“赶快拿着吧,进了门就是一家人了,千万不要客气。”

????这下子,云舒才从恍惚之中回过神来,吸了口气,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有些感激的望了望慕威远夫妇,“谢谢爷爷奶奶。”

????“不谢,收着吧!”慕威远又将红包递了过去,云舒很大方的接了过来。

????见过了爷爷奶奶,慕煜北也隐约的感觉到云舒似乎有些不太自然,估计是第一次见长辈,害羞了吧,于是缓缓的移动了脚步,很快就站到她的身旁,大手一伸,准确的抓住了云舒的那只冰凉的素手。

????“这是爸爸。”

????云舒顺着慕煜北的眼神望了过去,站在眼前的,是一个看起来挺英俊刚毅的中年男子,那气势跟她的父亲差不多,一身笔直的半旧的绿色军装,人高马大的,俊脸不怒而威,跟温雅静站一起一刚一柔倒是显得挺相配的。

????“爸,您好!”

????“果然是老姚的女儿,不错!不错!虎父无犬女,这个你收下吧!”

????慕向南一向果断利落,上下打量了云舒一番,便感觉这女孩不错,心里自是高兴得不行,今早自己的媳妇跟他说了这事,起初他还不敢相信呢,没想到他的这个儿子不动则已,一动就要让他们大吃一惊啊!挂了个电话给姚峥,才知道这儿子早就上门直接拜访自己的岳父了!

????接下来,又是姑姑还有姐姐她们了,都是很随和亲切的人,这点倒是挺让云舒意外的,没想到他的家庭竟然这么和睦,说来,云舒很是羡慕。

????“好了,都别光站着了,这傍晚风挺凉的,还是回去坐着吧,回去准备晚饭。”慕威远看介绍得差不多,便笑道。

????这下子,一干人才满脸兴奋的往宅子里走了去。

????宽敞明亮装饰简约别致的大厅内。

????云舒挨着慕煜北坐在沙发的一侧,慕威远跟尹佩坐中间,慕向南也是挨着尹佩坐着,对面则是姑姑慕凌秋还有姐姐慕悠兰,温雅静跟阿雅要亲自下厨。

????“瞧这姑娘,还挺标致的,怪不得任我跟你妈还有奶奶她们折腾着,也不见你又什么反应了,敢情早就有对上眼的了,也不舍得把人带回来给我们瞧瞧,害得我们白忙活瞎折腾,阿北这孩子真是讨打!”慕凌秋脸上的笑容很温和,那双美丽的眼睛一直在云舒跟慕煜北身上来来回回。

????闻言,坐在慕凌秋身旁的,一身淡蓝色秋装的清秀娴雅的女子便轻轻的笑了起来,“我当初还好奇说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呢,阿北都不敢在我面前承认,估计是担心你们打扰了吧?不然连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也偷偷摸摸的,委屈了人家云舒,对了,云舒,你身体感觉好些了吗?”

????慕悠兰平日里还算是一个比较随和的人,虽然在医院里看起来有些严肃一丝不苟的,但是对待自己人还是挺亲切的,云舒虽然对前两次的事情都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听着她这平和的语气,心里自然也是生出了一丝好感。

????“已经好很多了,多谢姐姐的关心。”云舒礼貌的道谢。

????慕悠兰欣然一笑,“自家人就不要客气了,不必那么见外,回去一定要好好调养身体,看你体质有点虚了,整个人都那么瘦,跟阿北一样。”

????听到两人谈话的内容,尹佩也隐隐约约听出了一些什么,于是便开口问道,“怎么?阿兰,你之前也见过小云了?怎么都不跟家里说一下,是不是就我们几个老的被蒙在鼓里了?”

????尹佩瞥了慕悠兰一记,有些疑惑。

????“奶奶,那可不能怪我,是阿北不给我说的,我之前也认定他们是一对,这小子死活不承认,你要找人算账就找他吧。”慕悠兰笑道。

????看着她们聊着,慕威远,慕向南,却是一直都在沉默着,看得出其实他们的心情挺不错的,爷儿俩悠闲的喝着茶,挺精神的。

????“阿北,这事你确实做得不对了,婚姻大事岂能这么草率?总应该跟家里热商量一下,你看你这么一折腾,我们都有些仓促了,这提亲的事情都落下了,唉,还好老姚那边是老战友,不讲究这些俗套,要是换成了别家的呢?况且,这么委屈了云舒,太不象话了!”

????“阿北,是不是你们,你们来不及了?”

????其实尹佩早就这么怀疑了,刚刚云舒下车的时候,她就用她那双火眼金睛猛地盯着云舒的肚子瞧了好半响,照她掂量着她这孙子的性子,不可能这么轻易就甘愿结婚了,铁定是出了什么事情,经过她重重推理剖析得出了最有可能的一种答案,那么就是,铁定是这两个孩子先上车后补票,出人命了!

????此话一出,慕凌秋还有慕老总裁他们恍惚了一下,几秒钟过后,那几双眼睛立马就亮了,下意识的朝一个方向望了去,那就是云舒那平坦的要命的肚子!

????刚开始,慕煜北跟云舒都反应不过来,半响,慕煜北那冷峻的嘴角明显的抽了一下,一双黑眸变得有些阴沉,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想象力,而云舒也是后知后觉的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下子,即使控制力再强,清秀淡雅的小脸也忍不住飞上了两朵淡淡的红云,乍然偏过头,清眸里折射出了一道冷光,有些羞愤的瞥了同样是一脸深沉的慕煜北一记,藏在身侧的素手握得紧紧的,正想开口解释,而尹佩已经开口了。

????“是不是有了?几个月了,这么赶?”

????云舒觉得自己有吐血的冲动,又羞又怒,小脸都涨红了。

????“佩服你们的想象力。”男人终于不再沉默了,深眸淡然扫了云舒一眼,继而望向了慕老总裁他们,很快偏过头,示意阿朔他们将礼品都拿了上来。

????阿朔很快就照办了,大大小小的礼品摆满了桌子,都是布诺斯他们精心准备的,当然,里面也有云舒的一些小心意,这下子才成功的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云舒也舒了一口气,而尹佩却有些失望了,原本以为孙媳妇跟小曾孙都有了呢,看来还是自己想得太美了,不过,这孙媳妇看着倒是挺顺眼的,管它呢,这婚都结了,有了孙媳妇,小曾孙的到来还远吗?

????“爷爷,知道您中意收藏,我之前也挺中意集邮,这一本册子是我这些年收集起来的各种不同的邮票,上边做了注释还有邮票的来由故事,希望您能喜欢。”

????云舒轻轻地弯腰,很开就从那堆礼品里拉出了一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册子,递给了慕威远。

????慕威远满脸慈祥的笑意,很高兴的接了过来,随手翻了翻,发现上边确实收集了很多邮票,有些甚至还是成套的,下面还有很详细的标注和解释,讲了邮票的来龙去脉还有里面隐含的故事,以及收藏价值,很清秀干净的字,足以看得出收集者的用心。

????“太贵重了,爷爷很喜欢,好,好,孩子你有心了!”慕威远有些激动了,脸上尽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在心里悄悄的给云舒打了个满分!

????云舒微微一笑,“爷爷中意就好。”

????说着,又从袋子里掏出了几本厚厚的书籍,看着封面,应该是一系列的吧,只见她轻轻的抬起头,落落大方的望着尹佩,低声道,“奶奶,这是瑞斯珍藏版的系列侦探小说,上面还有他的亲笔签名,之前曾经有幸拿到了一套,知道您中意这一类的书籍,所以这套书送给您。”

????“瑞斯!就是那个侦探小说王吗?我可是一直都在追他的书!”尹佩有些不淡定了,她就好这口,还拿到了他的亲笔签名,这下子可把她乐坏了!

????别看老夫人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其实是一个侦探小说迷!

????后面,云舒又给慕首长送了一本狙击枪进化史,这些东西都是她自己亲自收集分析的,弄成了一本厚厚的册子,知道慕首长跟自己的父亲哥哥一样中意琢磨枪支,所以云舒的这份礼物让慕首长非常的高兴!

????手段啊!连坐在一旁的男人看到一干人高兴的样子,都不得不佩服这女人的良苦用心!虽然布诺斯他们准备的那些礼物都不错,也名贵,但是还是比不上这女人的心意,怪不得之前这女人问了他爷爷奶奶他们都有什么爱好了。

????礼物自然是人人有份了,连慕思雅都得到了一份精致的美容品。

????大家互相聊了一下,很快,温雅静她们已经做好了饭了,有慕思雅这个大厨,烧出来的饭菜自然是色香味俱全了。

????晚餐很丰盛,也很精致,看得出温雅静跟慕思雅下足了功夫,晚餐的气氛很融洽,没有云舒想象中的那般压抑,温雅静跟尹佩她们拼命的让云舒吃菜,担心云舒会因为不好意思而吃不饱,就像此刻一样。

????“小云,这是妈特意给你们做的红烧肉,不腻的,煜儿挺中意吃的,你试试。”说着,一块香喷喷的红烧肉便落入了云舒的碗里。

????云舒心底顿时觉得暖洋洋的,从小到大,到底还是缺少了太多的关爱,这阵势,她想都没有想过。

????“谢谢妈。”淡淡的道了一声谢,便优雅的夹起那块红烧肉,仪态十分的高雅,颇有大家千金的范儿,挺规矩的。

????“吃吧,不谢,这孩子老是这么客气!”尹佩笑道,眼里的那满意的流光怎么也遮掩不住,“阿北,给你媳妇夹些好菜,第一次回来,也不知道你都中意吃些什么,回头跟你妈说说吧,看看中意吃些什么,好让她给你做。”

????“小云啊,这里不是部队,也不是你父亲那里,你不用这么拘束,就知道老姚那家伙铁定是拿部队里的那一套教育你们了,放松点,不用这么拘谨。”

????到底是混部队的人,慕首长很眼尖的发现了云舒那姿势不对头了,而经过慕首长这么一提醒,众人下意识的朝云舒望了去,才发现她果然是腰杆挺得笔直,标准的军人吃饭姿势,于是大伙禁不住笑了起来。

????云舒顿时一愣,刚刚淡下去的红云顿时又浮了起来,靠,目测她铁定是又丢人了!云舒心里暗暗纠结了一番,一时感觉到十分的尴尬,于是藏在桌子底下的脚忍不住踢了踢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

????终于,优雅的男人缓缓的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徐然偏过头望了望满脸红晕的女人一眼,深邃的眸光一扫,看着众人脸上那愉悦的笑意,俊眉不禁微微一皱。

????“吃你们的饭,有什么好笑的,什么坏习惯?”男人那低沉而有些喑哑的嗓音传来,开始维护某人似的发飙了。

????看到这个情况,慕首长他们更是笑得大声了。

????“呵呵,哥,我说你也太宝贝嫂嫂了吧,我们没啥恶意。”慕思雅一边捂着嘴轻笑道。

????“是啊,阿北,我们就是想让小云随意一点,这毕竟是家里,不是部队或者外面,放轻松些。”慕凌秋也笑了起来。

????脸都丢尽了……出糗了……

????晚饭过后,天早就黑下去了,一家人又聚在客厅里聊了好久,然后慕凌秋跟慕悠兰便要回家了,她们两人都是单独过来的,慕凌秋的爱人谢军最近出国参加一个学术交流会去了,家里就她一个人,而慕悠兰的爱人周宇据说是当晚要赶着做一个大手术,人命关天,自然也是没能赶过来,因为惦记着家里的女儿曼曼便也没有停夜。

????折腾了一番,看天色已晚,慕思雅看完了新闻联播便回房间了,说是要准备明天上班的工作,而慕煜北则是被慕老总裁叫到书房去了,估计是聊一些关于生意上的事情吧,慕首长临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军区那边打过来的,收拾了一番也是匆匆忙忙的出门了。

????诺大的客厅内顿时只剩下尹佩跟温雅静了还有云舒三个人了。

????云舒自然能感觉得到尹佩还有温雅静那精锐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徘徊着,但经过了刚刚那么久的一段时间的缓冲,她现在显得平静淡然多了,倒也没有了刚刚的那点紧张,整个人也缓和了不少,又恢复平日里的冷静淡然。

????“小云,奶奶有些话想跟你聊聊,你看可以吗?”尹佩观察了云舒良久,这时越看越满意,毕竟也是一代商海女将,见过的人肯定是不少了,看人的眼睛可准着呢!没有两把刷子,说出去谁信啊?

????云舒淡然抿了口茶,微抬头,幽然望了尹佩一眼,轻声道,“奶奶请说吧。”

????尹佩点了点头,声音很和蔼,“可以跟奶奶说说你家里的情况吗?阿北他爸就说了你是他一个战友的女儿,我之前也知道你是我们锦阳城城北区新上任的局长,但是还不曾知道你家里的情况,改天去下聘礼也好有些门路啊。”

????“奶奶客气了,聘礼什么的就不用了,我父亲不在意那些,他只要我满意就可以了,家里就父亲一个人,我还有一个哥哥也是在部队服役,奶奶常年定居新加坡,很少回来,我小时候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是跟在父亲身边的,所以也算是在部队长大,后面长大了,就考了警校,成为了一名警察,已经出来很多年了。”云舒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闻言,温雅静跟尹佩不住的点了点头。

????“那你的妈妈呢?”温雅静很快就留意到了云舒话里似乎并没有说自己的妈妈。

????然而,温雅静此话一出,云舒的身子顿时有些僵硬了起来,清眸里很快就染上了一道淡淡的沉郁,沁出了一份冷意,交叠在一起的素手松了又紧,松了又紧,半响,才吐出这么一句,“我没有妈妈。”

????“这……对不起……”很明显的感觉到云舒身上忽然弥漫过来的忧伤,温雅静顿时有些心疼起来,连忙起身走了过去,挨着云舒坐了下来,柔软的双手很快就握住了云舒搁在膝盖上的素手,轻声道歉。

????云舒吸了口气,摇了摇头,“没关系,早过去的事情了。”

????“那,小云,你跟阿北是怎么认识的?都交往多久了?”尹佩询问道。

????“他好几次帮助了我,之后大家熟了,然后就……”云舒本来想说谎的,但是她忽然感觉自己对着如此真诚的她们竟然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而看到云舒这番模样,尹佩跟温雅静也互相交流了一个眼神,只当云舒在害羞,倒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

????“这孩子,还这么害羞不成?也罢了,你们年轻人那些恋爱史我们这些老人也不好追问了,小云,想必你也吃了不少的苦吧?这么年轻就能走到这么一步了,真是了不起!看你一副清瘦的样子,身体能吃得消吗?”

????尹佩笑得很真诚,她并不怀疑云舒的能力,因为这点从云舒那双清淡深幽的眼睛里便可以看出一些,而且,她相信姚峥教出来的女儿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姚峥之前可是他们家里的常客,就是赶上这几年军队老是调整,要相聚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慕首长之前就是在外地任职的,也是最近一两年才又调回了锦阳城,而听说姚峥之前也是在边防那边,约莫也是调回来没多久吧。

????“还好,能应付得了,尽了力,但求问心无愧就好。”云舒倒是显得挺平淡谦虚的,这让尹佩她们又给她加了一分。

????“说得轻松啊,想必也是吃了不少的苦的,奶奶也是这么过来的,自然是知道的,阿北跟阿雅他们都不愿意回家里住,原本想跟阿北商量一下,想让你们搬回来一起住,这样大家方便照应一点,唉,但是想想,你们小夫妻两也算是新婚了,年轻人都希望有自己的空间,所以你们中意住翠园那边那就住那边吧,阿雅那丫头刚刚也跟我说了,她也跟你们住上一段时日,你刚刚嫁过来,照顾不周的地方就多担待一点,阿北那孩子中意安静,连佣人都少,所以啊,我就让这边的老管家郑伯随你们过去吧,有郑伯照顾着你们,我也就放心了。”尹佩叹了口气,缓缓的开口道。

????“小云,就听你奶奶的吧,阿北那孩子不懂得照顾人,要他自己我们才懒得管他,你跟他一块生活,每个人照应肯定是不行的,以后要常常回家看看,家里离翠园那边也算不上很远,以后要是阿北欺负你,给你气受了,你就回来跟我说,妈让你爸爸收拾他!”

????这一下,云舒不得不承认,其实她有点感动了,很少感受过这样亲人关切的温暖,父亲跟哥哥都是硬汉子,不会什么温柔的关切,说到底,她其实真的很渴望又妈妈和奶奶的疼爱,很渴望,渴望到疼,尤其是每次自己生病一个人独自煎熬的时候。

????“谢谢你们,奶奶,还有妈。”

????……

????聊了一会儿,温雅静便让云舒回去洗洗早点休息了,而她跟尹佩却依然还先聊着,慕煜北从慕老总裁的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回房间,而是又下了楼,走到了客厅内,发现云舒已经不在客厅,正想转身回房间,却被尹佩给叫住了。

????“阿北,过来坐吧,奶奶想跟你聊聊。”

????慕煜北无奈,顿时也只有默不作声的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煜儿,吃点水果吧。”温雅静温柔道。

????“不用了,我不饿,谢谢妈,奶奶想说些什么?”慕煜北直接开门见山了。

????闻言,尹佩深深的吸了口气,精锐的眼神直直的落在慕煜北的身上,语气有些沉重,“阿北,刚刚奶奶和你妈找云舒聊了一会儿,知道了一些情况,云舒从小就没有了妈妈,你既然娶了人家,那就要多关心她一点,她父亲又是跟你爸爸一样,是个军人,能给云舒多少关爱?不管是你选择了她,还是她选择了你,这结婚证一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们慕家的男人必须要有所担当,一定要对自己的媳妇好,不能委屈了人家云舒,奶奶的话,你听清楚没有?”

????尹佩其实也就是站在女人的角度上想了,既然心里认定了云舒做他们的孙媳妇,自然也是见不得她受了什么委屈的,老人家当然也就是希望一家都能生活得和和美美的。

????看着云舒刚刚那样子,想想,那孩子也怪可怜的,尹佩跟温雅静自然也是看不过去的。

????“煜儿,你奶奶说得没错,这媳妇也是你自己选的,要对人家负责,知道吗?小云这孩子,看着挺冷静娴雅的,我跟你奶奶都挺满意的,既然这婚都结了,那接下来就是张罗一下婚礼的事情了,你们回去努力一点,争取明年给我们生个大胖孙子。”

????也不外乎是这些话了,慕煜北早就猜到了,深眸里闪动着忽明忽灭的幽光,硬是沉默了片刻,才低沉的开口,“奶奶,妈,我们的事你们少操心,现在人都娶回来了,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这婚礼我打算先不办了,你们也不用折腾,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这么大的事情,你说不办就不办?早说哪个女人要是跟了你就是倒大霉了,女人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这能少得了吗?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过几天就给我去你岳父那边下聘礼去,挑个好日子,我们把这婚礼热热闹闹的办了!”

????慕煜北的话一落,立马遭到了尹佩的反对。

????慕煜北不禁有些头疼了,吸了口气,“奶奶,这是我跟舒儿的意思,我们就是想过一段时间再办,帝都那边新开业,而且她刚刚调回A市,事情很多,想低调一些,等过一段时日再说。”

????……

????知道云舒他们要在这边过夜,所以温雅静她们也是把东西准备得很周全,什么家居服,睡衣,鞋子,甚至连袜子衣服毛巾之类的都成打成打的准备好了。

????慕煜北的房间显然是重新整理了一番,跟翠园那边的不太一样,高级红木家具,略显喜庆的红色风格,雕花梨木大床,配套的衣柜,现代与古典的韵味相结合,倒是挺不错的,是套间式的小套房,这格局倒是跟翠园那边一样,中间是一个小客厅,两旁分别是卧室跟书房,摆设并不复杂,挺简约舒适的。

????从衣柜里挑了件简单的睡袍,泡了个澡,人顿时感觉清爽了不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房间里依然还是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男人也没有回来,云舒一个人觉得挺无聊,于是便往书房走了去。

????书房很大,书桌后面的书架上同样是摆满了书,落地窗帘轻轻挽起,帘子下面竟然还摆着一盆常青盆栽,刚刚一推开门,一道淡淡的清新的香气便迎面袭来了,跟他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里面摆设得很整洁,大方。

????云舒缓缓的走了进去,来到了书桌前,慢慢的坐了下去,书桌也是被收拾得很整洁,上面摆着一台电脑,一本台历,一个装着几只笔的笔筒还有一个相框之外,便没有任何的东西了,相框里的人正是那男人,一身银黑色的修身西装,半蹲的姿势,摆着一个酷酷的姿势,但那俊脸跟平常一样,平淡冷静,深眸很是深沉,看不出什么情绪。

????轻轻的低下头,望着跟前的抽屉,云舒犹豫了一下,寻思着要不要打开,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但是转念一想,这婚都结了,看看自己丈夫的东西,总该没事吧,这么想着,于是也就这么干了,素手一伸,缓缓的拉开了那抽屉,抽屉并没有上锁,只见里面正整齐的摆放着一些资料还有一些零碎的小东西之类的,仔细一看,竟然有很多的空弹壳,还有一些奖章之类的东西,而被这些东西压在下面的,是一本厚厚的册子,看起来有些像一本相册。

????云舒清眸里乍然掠过了一道幽光,很快就拨开了那些弹壳,轻轻的将相册给拿了出来,细细的翻看了起来……

????竟然都是男人的相片,应该是从小学就开始保存了吧,还戴着红领巾呢!依稀可以看得出那轮廓,是他没错,没想到小时候的他都长得这么有看头了,很粉嫩,酷酷的,标准的小正太!

????云舒那素雅的脸蛋竟然微微一动,轻轻的笑了起来,太萌,太可爱了!

????一面翻着,唇边溢出了淡淡的笑意,嘴角轻轻的上扬着,翻到后面,竟然是一组部队的镜头,男人一身帅气威武的绿色军装,帅气的敬礼,看那肩章,混得也不错啊,都是少校了,怎么会退了呢?

????云舒有些诧异的眯起那美丽的清眸,终于也没有想太多,又将相册放回了远处,正想合上抽屉,冷不防,抽屉最里头的那抹金色引起她的注意。

????很熟悉,云舒蹙了蹙眉,缓缓的伸手抓住了那个东西,熟悉的冰凉的触感传来,看到手上那抹熟悉的金色,宝蓝色的琉璃宝石在灯光下静静的绽放着很浅淡的蓝色幽光,飘逸温婉的字体……

????口琴!这是她的口琴!那字当然是出自她的手,怪不得她一直寻找都没有找得到,以为自己真的遗失了,那时还难过了好久,这是她仅能保存的他送给她最后的礼物,那些字是后来才刻上去的,只是,她的口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一时之间,云舒有些惊喜,又有些诧异,惊喜是因为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诧异的是,她的东西怎么在他这里?

????她沉默了下去,忽然一身凉风袭来,她不禁轻轻的颤抖了起来,恍惚之间抬头巡视了一番,才发现落地窗还微微开了一道缝,缩了缩身子,缓缓的起身走了过去,轻轻的将窗给关上了,然而,人也是恍惚的靠着窗发呆了。

????“在想什么,敲门也没反应?”

????就在云舒沉思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嗓音响起了,云舒怔了一下,手中的口琴差点掉了下来,淡然抬起头,才发现慕煜北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她的跟前,手里还端着一杯微微冒着热气的牛奶。

????星眸里流淌着丝丝疑惑,迎上了他那深邃的眼眸,微微举起了手里的那把金色的口琴,她淡淡的开口道,“这把口琴……这把口琴怎么会在你这里?”

????男人微微低下眼神,瞥了女人手里的那把金色的口琴一眼,眸光有些飘渺而悠远,伴着一丝寂冷,却久久没有说话。

????“告诉我,你怎么得来的这口琴?”云舒继续追问了,幽深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男人那张清俊略显冷淡的俊脸。

????“它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慕煜北并没有回答云舒的问题,却反问了云舒这么一个问题。

????闻言,云舒毫不犹豫的点头,淡然回道,“是,很重要。”

????“这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我捡到的,正是从你那个黑色的背包里掉出来的,就是那次黄昏的时候,在那颗大树下,你就坐在我的旁边。”

????慕煜北沉默了一下,终于还是低下目光,静静的凝视着云舒那张清丽淡雅的容颜,低沉地回答道。

????云舒缓缓的低下头去了,飞快地在脑袋里搜索了一番,脑海里很快就闪过了那天的场景,乍然抬起头,盯着他,“那你为什么不把它还给我?”

????“忘记了。”男人很简单的回答道。

????浅浅的吸了口气,云舒紧紧地握住了手里的口琴,沙哑的声音忽然有些落寞了起来,“谢谢你,我以为我会永远失去它了,它对我来说,真的很珍贵。”

????说着,心里忽然感觉很沉重起来,侧过身子,轻轻地倚在窗框边,清冷的眼神透过了那有些朦胧的玻璃窗,落在外面那寂寥而苍凉的夜空中。

????“你会吹口琴?”慕煜北低哑的开口询问道。

????云舒淡淡一笑,声音有些飘渺,“当然了,他教的,怎么会不会?这把口琴是我十五岁的时候,他给我送的生日礼物,我一直舍不得用,担心会把它弄旧了,它是我唯一能保存的东西了。”

????说着,云舒又轻轻的笑了笑,那明澈动人的笑容里分明染着一丝淡淡的忧伤,那是隐藏在内心深处,她最不愿意想起的回忆。

????“是那个乔宇阳送给你的?”

????男人那低沉的嗓音似乎有些冷冽,明显地感觉到周围的气压在变低了,空气里忽然变得有些沉郁。

????云舒轻轻的摇了摇头,低声回道,“不,是一个长辈,以后,或许我会跟你讲他的故事。”

????说完,轻轻的抬起头,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而,很快就收回了眼神,只见她缓缓的抬起手,金色的口琴慢慢的往她那柔软的红唇靠了去……

????一串美妙婉转,却略感苍凉忧伤的音乐响起了……

????恍惚之间,慕煜北忽然就觉得,眼前有无数个美丽的音符在轻轻的跳跃着,清冽,婉转,悠扬,宛如朗照在松间的明月,纯净而空灵,幽静柔美。

????他没有想到她的口琴的造诣竟然这么高了。

????这曲子,他当然是熟悉的……

????应该是《别了夏天》吧,他记得,那词写得很美:

????朦胧的船只在波光粼粼的海上

????留下告别的汽笛声

????如果沿着缓缓的山坡走下去

????是否会遇见夏色的风

????我的爱是旋律

????深深浅浅地吟唱

????我的爱是海鸥

????高高低低地飞翔

????如果在夕阳之中试着呼唤

????是否能遇见温柔的你

????……

????这算不算是在和过去告别呢?

????他静静的凝视着她那精致洁白的侧脸,然而,他其实也不知道答案,两个人,就那么默默的站着良久,连手里的牛奶冷却了,也都没有察觉到。

????《别了夏天》中文版dudulook唱的还是不错的,听了挺有感觉的,口琴版在QQ音乐里面搜的话可以找得到,还是相当有感觉的一首口琴曲,我很喜欢它原版的中文词,意境很美,嘿嘿~不过日文版的话也挺好听的。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