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5 媳妇见公婆-假戏真婚 稳定ag游戏|官方,AG真人炸金花|优惠,ag亚国游集团|官方网站

假戏真婚

085 媳妇见公婆

逐云之巅2017-5-5 21:40:12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085媳妇见公婆

????天阶夜色凉胜秋水,秋月正好,银色的光辉倾泻满了一地,星光有些黯淡,但夜却格外的静谧,简约淡雅的卧室内,云舒正斜斜的倚在床头上,手里捧着一本杂志悠闲的翻看着,清亮的星眸却是时不时的朝浴室的方向望了去,脸上染着一丝疑惑。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刚刚本来看电影看得好好的,不知道他怎么了,忽然就一声不吭的起身回卧室了,让她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电影还没有看到三分之一呢!

????‘呯!’

????浴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俊美挺拔的男人换了身灰色的睡袍,缓缓的朝床边走了过来,看都没看床头的女人一眼,倒头就往床上睡下,将被子一扯,盖住了身子,侧过身子,背对着云舒一声不吭的合上了眼睛。

????“你没事吧?”云舒轻声问了一句。

????“没事,有点累而已,睡吧。”低沉的声音隐约有些沙哑,而似乎也不想多说什么了。

????云舒蹙了蹙眉,便也不再询问,伸手将灯给关上了,然后小心的躺下了。

????到底是忙碌的一天,其实这两天一直休息不好,倒不是什么认不认床的习惯,而是一时难以接受身边忽然多出了这么一个人,所以要说睡得很舒服,那肯定是骗人的。

????躺下很久,云舒感觉自己在黑暗中挣扎了很久,虽然觉得累,但是脑子里却依然清醒得很,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约约的听到身旁的男人那轻微的翻身动作,平缓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她才渐渐的感觉到眼皮沉重了起来。

????然而,并没有等她睡下去多久,云舒只感觉自己好像才刚刚睡着,忽然,床头的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云舒很快就被吵醒了,身旁的男人也皱着眉头将被子一拉不予理睬,这时候,房门外也传来了一阵‘噼噼啪啪’的敲门声。

????云舒有些疲倦的揉了揉那朦胧的睡眼,素手一伸,抓过了柜子上的手表一看,靠,午夜十二点二十一分,闹鬼了不成?午夜凶铃?大半夜的竟然还有人过来敲门,简直是疯了!

????见到身旁的男人没有动静,吸了口气,也只好将手表放了回去,修长的手臂越过了依然淡定的睡着的男人,接过了对讲电话。

????“喂?”云舒淡淡的应了一声。

????而,一听到云舒的声音,电话那头的人竟然沉默了下去,迟迟没有回话,云舒正想挂上电话,冷不防,一个温柔略带着诧异的女声响起了,“喂……你是,你是……”

????不可抑制的,云舒仿佛还可以从那个声音里听到了一丝隐隐约约的惊喜,而正当她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手中的电话已经被一只大手给拿了过去。

????“什么事?”男人那慵懒的嗓音染着一丝淡淡的阴沉。

????“煜儿……是妈妈,你现在休息了吗?”是温雅静那温柔的嗓音。

????“少爷,夫人来了,我们就在您房门外。”是阿朔的声音。

????男人有些沉郁的‘啪’的一声挂上了对讲机。

????“怎么了?外面好像有人敲门。”

????“你继续睡你的。”慕煜北低沉地开口,缓缓的拉开了被子,下了床,整理好衣服,才不紧不慢的出了卧室。

????门一开,果然就看到阿朔跟温雅静,就站在门外,还有正揉着睡眼缓缓的朝这边走过来的慕思雅。

????“少爷!”

????阿朔恭敬的唤了一声。

????慕煜北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休息。

????“妈!您怎么来了?大晚上您不睡觉跑这边来做什么?”慕思雅一脸诧异的望着一声整齐,笑容满面的温雅静。

????温雅静温婉的笑了笑,端起了手里的保温瓶,笑道,“我给你们做了点红豆粥当夜宵,反正军区里这边也不是很远,所以就过来看看。”

????一边说着,那脖子却使劲的往房间里伸,精锐的眼神一个角落都没放过的搜寻着。

????慕煜北有些无奈的挑了挑眉,岂会不知道温雅静的心思,大半夜还特意过来给他们送夜宵,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的,别有目的才是真的!

????果然,搜寻了一番没有发现目标物,温雅静眸光一闪,直直的盯着那紧闭的卧室的门,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悄悄的对着站在门边一脸平淡的望着自己的慕煜北道,“煜儿,刚刚好像听到有一姑娘的声音,她人呢?是不是就是你媳妇儿了?你刚刚说你跟一姑娘结婚了?是不是睡着了?”

????温雅静此话一出,原本正打着哈欠的慕思雅没由来的‘噗呲’了一声,饶有兴味的环着胸微笑的望着自己的老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说老妈!您这么晚大老远的风尘仆仆的从军区那边赶过来,所谓的要给我们带什么夜宵,其实就是忍不住想过来探个虚实,看看我哥那媳妇,我那嫂嫂,你们那儿媳妇吧?”

????一语中的,温雅静有些尴尬了起来,刚刚接到慕煜北的电话之后,心里扑通跳得厉害,听说都领证了,可是这会儿人都没见着,而且在电话里又听到了那个姑娘的声音,这心里一着急,便是按耐不住,寻思了一番,索性做了些红豆粥找个借口过来看看,反正慕首长不在,她也觉得闲得无聊。

????“进来坐吧。”慕煜北倒没有回话,径直的转身朝偏厅里走了去,取了两杯热水搁到了桌子上,缓缓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将女人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笔记本收了起来,然后随手给自己倒上了那已经凉透了的茶。

????温雅静倒是很快的跟了进去,而慕思雅则是耸了耸肩,“你们折腾吧,我继续回去睡觉了,妈,我真是搞不懂你,你这敬业精神回头就得让爸爸给你表扬记档!真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为了自己孩子的幸福,不容易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一个潇洒的转身,慕思雅便已经消失在门外了。

????“这孩子,净取笑人。”温雅静温柔地笑了笑,眼睛却一直在慕煜北跟那卧室的门之间来来回回。

????“喝杯热水暖暖身子吧,大半夜跑过来,您也不担心自己的身子,人又跑不了,您急什么,说了过两天把人带回去给你们瞅瞅,您这样贸然过来,难保不把人杀个措手不及。”慕煜北喝了口茶,低沉道。

????“不会的,怎么会措手不及,我就是过来看一眼而已,放心吧,她睡了?”温雅静摇了摇头,恨不得能直接打开那扇紧闭的房门冲进去瞧个究竟。

????“折腾了一天,早累了,睡着了。”

????然而,慕煜北的话才刚刚落下去,紧闭的房门忽然‘咔嚓’的一声,缓缓的打开了,一个清瘦美丽的身影出现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沙哑而清淡的女声传来。

????温雅静猛地抬起头,闪亮的眸光朝那个纤细的身影望了去,只见一名身穿着一身淡米色的睡袍清秀淡雅的女子出现在了眼前,乌丽如黑绸缎的秀发尽数的披在肩头,刘海微微有些湿润,估计是刚刚洗脸去了,身子略显清瘦,精致洁白的小脸,黑宝石一般明亮动人的星眸。

????就在温雅静打量她的同时,云舒也注意到了眼前的跟慕思雅有些相像的妇人,不用猜,她都知道是谁了,有些诧异了一下,但很快也就回过神了,清雅的脸上微微染上了一丝淡淡的柔和,大方地朝有些呆滞的温雅静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架势,云舒怎么感觉像是过来抓奸的,而且还刚好逮个正着!

????看到云舒走了过来,慕煜北便挪动了一下身子,让出了一些位置。

????“这,这姑娘,煜儿,这姑娘是……”

????良久,温雅静总算反应过来了,看着眼前的女子,眼底浮起了一道赞赏,倒是挺满意这女子的模样的,挺俊俏的。

????“这是舒儿,您的儿媳妇。”慕煜北介绍道,轻轻地抬起头,黑眸里闪烁着淡淡的流光,望着已经站到自己身边的女人,低沉的嗓音继续道,“这是妈,大晚上就想过来看看你。”

????慕煜北也不掩饰温雅静的意图,说得温雅静不禁有些尴尬了起来。

????云舒淡然一笑,很有礼貌的开口,“您好,妈,我是姚云舒,您叫我云舒或者小云就好。”

????男人伸手,将桌上的那杯热水端了起来,递给了云舒,云舒淡然接了过来,挨着男人缓缓的坐了下来。

????“好,真好,这模样挺俊俏的,大晚上吵醒你,真不好意思。”温雅静微笑的点着头,眼中尽是无边的欣喜若狂。

????“不好意思的人应该是我,都没有回去拜访你们,很抱歉。”

????到底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云舒刚开始觉得有些突兀,不过很快就松缓了过来,淡定从容的望着温雅静,一脸的诚挚。

????“那不怪你,都是煜儿这小子!听说你们连结婚证都领了?”温雅静盯着云舒,开口道,当然有注意到云舒连妈都叫上了!

????闻言,云舒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心的喝了一口水,然后搁下了手中的杯子,“嗯,前几天的事情。”

????“煜儿,你也真是的,结婚那么大的事情就这么简单的操办了,总要两家商量一下才妥当啊,时间这么仓促,妈都一时反应不过来了,还没上门提亲呢,你们就……唉,这下子,女方家那边会怎么看我们,这……”温雅静到底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妇人,这下子,还真担心云舒那边会不会乱想,毕竟他们作为男方家的,还不曾上门提亲就这样把证都给领回来了,这可不符合风俗。

????“妈,您请放心,我们昨天已经回去拜访我的父亲跟哥哥了,他们不在意这些的,父亲他们也不中意那些繁文缛节,他们都遵从的我的意愿。”云舒轻声解释道。

????“这样啊……”温雅静皱了皱眉头,抬头看着云舒,一副淡雅落落大方的样子,纠结了一番,“那怎么行?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虽然这证领了,婚也算结了,聘礼还是得下的,等回头我回家给你们的爸爸还有爷爷奶奶他们商量一下,还有一些结婚事宜,这时间太仓促,就担心会委屈了你。”

????“妈,不用了……父亲跟哥哥他们都是军人,不看重这些礼数。”云舒微微蹙了蹙眉,偏过头望着身旁悠闲的喝着茶的男人,希望他也能给自己说几句。

????“哦?你父亲也是军人?”温雅静有些惊讶了,眸光很是温柔,望着云舒,“那听说你是警察?”

????“妈,这些你回去问问我爸就明白了,舒儿的父亲就是姚首长,之前爸爸经常提起的那个战友。”慕煜北终于难得的开口了。

????“你说什么?姚首长?就是那个姚峥姚首长吗?”温雅静对姚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印象的。

????云舒点了点头,“姚峥正是我的父亲。”

????……

????聊了很多,温雅静显然对云舒很满意,说到后面都有些激动的抓住云舒的双手了,刚刚过来得太匆忙,连红包也没有记得带上,只好将自己手上的那个漂亮的镯子往云舒手上套去,当做初次见面的礼物了。

????等她离去的时候,都已经差不多凌晨两点了,慕煜北本来想让她跟慕思雅睡一晚上的,想不到她还是匆忙的赶回军区大院了,估计是忙着回去给家里的那两个老的通报消息吧,而经过这么一折腾,云舒跟慕煜北夫妻两终于还是打算明天回军区大院了,刚刚温雅静也留下话说明天会把慕煜北的姑姑还有姐姐他们一家人都给叫回来,一家人见见面,认识一下。

????“你的意思是明晚在……妈……那边过夜是吗?”

????黑暗之中的云舒淡淡的偏过头,望着男人那宽阔的后背,低声问道。

????“嗯,我们下午再过去,明早得去公司一趟。”男人那低哑的声音响起。

????云舒淡淡的垂下了眼帘,轻轻的拉了拉胸口的被子,淡然道,“也好,我明早要去车站接薇薇,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到时候你再给我打电话吧。”

????“嗯,早点睡吧,折腾了大半夜你也不嫌累,有事明天再说。”清俊冷静的男人终于一个翻身,长臂一伸,最终还是将女人轻轻的揽住女人的纤纤细腰,尽管觉得难熬,但是若是不这么做,总感觉好像少了一点什么似的。

????云舒还是禁不住有些僵硬了,半响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才缓和了不少,其实,她还是知道的,前两个晚上半夜里醒来,身边的位置是空的……

????次日,当云舒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男人早就不见踪影了,连淡淡的余温也没有留下,应该是早就起来了吧,拿过手表看了看,已经是九点多了,想到昨晚答应夏凌薇要去车站接她的事情,云舒也没有了赖床的理由,利落的起床收拾好床梳洗好,正打算梳理头发的时候,才发现梳妆台上放着一张纸,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这么一段话:

????我去公司了,礼品已让布诺斯准备好,吃完午饭就回家,我会在家里等你,早餐后记得吃药。

????落款处是简单的一个‘北’字,然后便是日期。

????收拾好一切,便下了楼,家里静悄悄的,慕思雅估计也是出去了,云舒简单的用完了早餐,服了药之后便出门了。

????来到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夏凌薇的火车晚点了,云舒在出站口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依然还没有见到夏凌薇的身影。

????出站口站着很多人,都是来接人的吧,云舒索性在不远处的冷饮店里点了杯柠檬C坐下来,边看着杂志,边悠闲等待着。

????好不容易,衣袋里的手机终于震了起来,来电显示正是夏凌薇的号码。

????“喂?云舒?我已经到了,你在哪里?”

????云舒吸了口柠檬C,然后才回道,“你就在出口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说着,便取过旁边位置上的遮阳帽,戴上了,大步流星的朝出站口走了去。

????出站口处,夏凌薇一身纯白色的休闲装,满头美丽的长发已经盘成了一个简单的髻,清爽而秀丽,一手提着一大袋行李,一手还提着一大袋的东西。

????“云舒!我在这里!”一看到那个熟悉而清瘦的身影,夏凌薇那张明澈动人的脸上很快就绽放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

????云舒很快就走了过来。

????“车晚点将近一个小时,过节车老习惯晚点,真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吧?”夏凌薇有些歉意的望着云舒。

????云舒徐然弯下腰,很快就接过了夏凌薇手里的行李袋,“没事,等了一下而已,肚子饿了吧?我们现在就回去吧,买点菜回去,我们吃火锅吧。”

????夏凌薇微笑的点了点头,“好啊,已经很久没一块吃火锅了,这天气一凉,还挺怀念火锅的味道的,那我们就顺便去买菜吧。”

????“嗯,我的车在对面的酒店停车场那里,跟我走。”云舒提着行李袋,大步的往前走了去,夏凌薇暖暖一笑,很快就跟了上去。

????火锅的食材很简单,公寓附近的超市都有,不外乎是一些鲜嫩的鸡肉鱼肉,还有一些金针菇之类的普通的配菜,云舒不中意买什么火锅汤料,她觉得吃火锅讲究原汁原味,吃不了辣的人其实也就只能喝几口清汤了事了,而夏凌薇却是一个辣椒王,这次回去就带了家里那辣得牛逼的辣椒酱过来,就看现在她碗里的那一片红,云舒都觉得喉咙火辣辣的。

????“把金针菇还有藕片都放下去吧,肉也快熟了。”夏凌薇指了指云舒左右边的金针菇还有藕片。

????“肉已经熟了,先把这些东西解决掉吧,煮久了不好吃。”云舒淡然道。

????“呵,我是担心你吃不习惯,你不是一向奉行素食主义的吗?”夏凌薇轻轻一笑,拿起勺子捞了一大堆的好货往云舒的碗里送去。

????“我什么时候奉行素食主义了?我无肉不欢。”

????云舒那清淡的星眸一闪,清雅的脸上扯出一道淡淡的涟漪,低声回道。

????“那你就多吃点吧,你还是太瘦了,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现在可不流行什么骨感美,对了,我这次回去带了挺多特产过来的,都是给你带的,你等下一起拿回去吧,这些年,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我……”

????“你总是跟我客气,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说过你永远不必跟我说谢谢。”

????“我只是觉得欠你太多。”夏凌薇那明亮的清眸里分明闪烁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感激与幸福,语气很是温柔,“云舒,你总是那么低调的奉行着你的善良,有时候想想,真不知道该怎么样感激你。”

????云舒淡然吸了口气,星眸流光浅浅,淡淡的望着对面的夏凌薇,沉默了一下,才执起筷子,给她夹了块肉,低声道,“你最近是怎么了?总跟我说这些话,你以为我这么做是为了帮你吗?其实我是想为我们城北局留住一个优秀的法医。”

????“怎么也说不过你,每次都有理由让我无言以对。”夏凌薇嘴角含着笑意,瞥了云舒一眼,低斥道。

????欣然一笑,云舒缓缓的收回了眼神,“薇薇,我知道,你的梦想很远大,其实我希望你能走得更远,不用瞒我,从这次你去培训的事情我就可以看出来了,我知道你一直遗憾你没有能考研,我希望你能继续你的梦想,有了目标才会有了盼头,你弟弟现在已经差不多稳定了,他现在不是也能独立生活了吗?你可以为你自己打算一下了。”

????闻言,夏凌薇有了片刻的沉默,美眸里忽然染上了些许朦胧,有些黯然的笑了笑,“那都过去多久了,我现在就是想好好的赚钱,给我弟弟凌风出国留学,现在正在准备一些手续,很快就好了,至于其他的,我什么也不想了。”

????“薇薇,其实我们都不年轻了,过完年你就奔三十了,我希望你能有一个好的归宿,您辛苦了那么多年,也应该为自己想想了,于洋是个好男人,或许,你嫁给他会很合适的。”

????不得不感叹岁月如梭,想来,很多事情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她分明感觉刚刚从警校出来还没有多久,一眨眼,青春蹉跎,风雨沧桑,年过一年,人也就是这么老了。

????对于夏凌薇,她是敬重而佩服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她身上那种无私的精神,还有那股拼劲,打心里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姐姐,担心她的归宿也是理所当然的。

????夏凌薇轻轻一笑,素手一伸,轻握住了云舒的手,“放心吧,别替我瞎操心了,我自有打算的,倒是你,就这么突然的结婚了,这些天都过得挺好吧?”

????云舒点了点头,“还可以,他对我不错,中秋节的时候一起回家拜访了我父亲还有我哥他们,今天可能要去他家里看看了,其实,这些天我也想了很多,在结婚之前总感觉生活得很茫然,漫无目的的,结婚之后,忽然间就觉得好像未来有了一些目标了,至少不再像之前一样,总是感觉孤零零的一个人,虽然现在依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但是终归比之前有了一些盼头。”

????自然说的是实话,云舒也不知道是不是很多人都会有像她这样的感受,可能是颠沛流离多年了,很渴望找个栖息的港湾吧。

????听了云舒这番话,夏凌薇忽然笑了,但是那笑容里分明带着一丝落寞与苦涩,美眸里不知怎么的,忽然有些淡淡的湿润了起来,但她却轻轻低下头去,夹菜。

????“你觉得幸福就好,其实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你真的能幸福。”夏凌薇的声音很低,很小,“什么时候把你家那位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就当给你参考一下吧。”

????“都事成定局了还参考什么,我倒是想让你去我们家里坐坐,认识一下终归是好的,婚礼暂时不打算办了,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有时间就到家了来坐坐,结婚之后一直都没来得及跟你们聚聚,还有云秀那边。”

????“嗯,等找个时间一起吧,国庆节很快就到了吧,到时候就会有大把时间了,好了,不说这些了,再说啊,菜都凉了,赶紧吃饭吧。”

????……

????吃完饭,又一起谈论了一下某个案情,收拾了一些东西,夏凌薇把她带回来的那一大堆的特产往云舒车里塞,回到翠园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男人早已经回来了,云舒回到房间的时候,他正在书房里奋战着,云舒很快的换好了一身淡米色的洋装配着同色的小外套,略微施了一个淡妆,也没有过于隆重的打扮,自然就好,长发盘成一个清秀的髻,随意插了一根装饰簪子,这样看起来就没那么随便了,其实看起来还是清新淡雅的,时下正值干燥的秋天,这头发很轻易干枯打结,披头散发的终究不好。

????收拾妥当了,云舒在缓缓走到书房边,轻轻的推开门一看,男人依然还在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屏幕,估计还在忙着吧,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叫他,斟酌再三,终于还是收住了脚步,正想转身离开,耳际却传来男人那低沉醇厚的声音。

????“准备好了?”

????云舒怔了一下,徐然转过身,发现男人那漆黑的眼眸正淡淡的望着她。

????她点了点头,“让你久等了。”

????慕煜北并没有回话,徐然收回了眼神,修长的指尖很快的抓住了鼠标,只听见‘叮叮’的几下点击声,电脑关上了,一身淡然的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抓过随手搁在书桌上的西装外套,一边穿上,一边不紧不慢的朝云舒走了过来。

????“走吧,阿朔他们都在下面等着了。”

????“嗯。”

????香山军区大院离翠园其实也不是很远,但是就是在郊区外,不过路很宽,一路畅通无阻车速快的话也就四十来分钟的路程,通往军区大院的是一条大大的宽敞的水泥大道,大道两旁种满了树,已经长得挺高的了,锦阳城的秋意并不浓,这会儿看上去,树叶依然还是挺苍绿挺茂盛的,不过路上还是铺上了一层半黄的落叶,车子疾驰而过,片片落叶迎风而舞,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在肆虐的狂风中翩翩起舞。

????车子内,云舒安静的坐着,其实内心有些忐忑,她并不知道他家里的情况,仅仅是知道他的爸爸跟自己的父亲是战友,爷爷奶奶还健在,见过他的妹妹还有妈妈,其他的情况其实都是一无所知了,当初相亲的时候父亲也没有给她说明白,就是简单的说了一下他的情况不错,之前曾经在部队混过而已。

????而似乎是心有感应一般,云舒这么一蹙眉,身旁的男人终于也缓缓的合上了腿上的杂志,深邃的眼神一偏,淡然的扫了她一眼,低沉的嗓音伴着一丝淡淡温和如同春风一般刷过了云舒的耳际。

????“不用担心,爷爷奶奶都是很开明很热情的人,爷爷之前是欧冶的总裁,奶奶也是欧冶的副总,他们共同创造了欧冶集团,爸爸是军区的军长,妈妈是大学的音乐老师,姑姑跟妈是一个大学里的老师,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现在在S大医院做一名医生,已经结婚了,之前的你两次昏倒都是她给你治疗的,至于妹妹阿雅你也见过了。”

????欧冶?欧冶集团?

????听到这几个字,云舒怔了一下,大名鼎鼎的欧冶集团谁没听说过?一直都知道它的掌权者就是少爷,难道他就是那个少爷?

????“你……你就是那个欧冶的少爷?”云舒那清眸满是惊讶,甚至有些不敢置信。

????而身旁的男人倒是很淡定的点了点头,简单的应了一声,“嗯。”

????“这么说,那个帝都娱乐城,还有……都是你的?”

????云舒轻轻的蹙了蹙眉,继续问道。

????“嗯,没错,连城北区的帝都2,就是你们局的附近的那家娱乐城也是。”男人道。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跟我说?想不到你家底还是挺雄厚的!”

????云舒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就是那个少爷,之前她也曾经想找过这个少爷的,那时候是为了一单案子,没想到他竟然那么不合作,连续递了还几次拜访帖硬是不见有回音,想到这里,云舒忽然有些气闷了起来,清眸一转,有些幽怨的瞥了他一眼。

????“你又没有问我,别用那种眼神看我。”男人揶揄了一句。

????“如此也好,我也不用过去找人了,你那地方正好给我正正经经的做生意,不然别怪我上门踢馆子,你们的赌场那边犯事挺多的,你们所谓的合法不过是障眼法而已,要出了事情,我可不客气,我这个人向来公私分明,你在别的地方折腾我不管,要在我的管辖区内整事,那就不要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云舒突然想起了之前准备开业的帝都2的负责人曾经来找过自己的事情,忍不住出声警告了一下。

????而,云舒此话一出,男人的脸色立马就沉下来了,敢这么厉声厉色的给他告诫的人,这小女人还是第一个!当便有些不爽了,低沉的语气隐藏着一丝寒冷,“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的人闹事?他们在我的地盘闹事自然要付出代价。”

????“他们犯事有我们警方收拾就行了,你们有必要每次都把别人重伤吗?你们只要挂个电话给我们警方不就了事了吗?”云舒最看不惯的,就是每次出了事情,警察过去的话,那边的人已经把人收拾的不省人事了,才犯多大的事情,有必要把别人整成那样吗?

????男人吸了口气,默然转过脸,算了,他不跟她计较。

????“你跟你的人说一声,以后要多多跟我们警方合作,警方不会亏待你们的,维护社会的治安,人人有责,对于滥用私刑的人,我们警方绝对不会姑息,只要你们安安分分的做生意,我们警方也不会为难你们。”云舒还是忍不住耍了官腔了。

????“你这是在给我上课吗?姚局长?”男人那低沉的声音传来。

????“我这是在提醒你,话虽然不好听,但是没有恶意,希望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在尽我的本分而已。”

????明显地感觉到男人有些阴沉了下来,云舒还是缓和了一下语气,明知道这么说未免太不近人情,但是职责所在,不得不说,微凉的素手缓缓一伸,轻轻搭上了男人那同样冰凉的手背。

????这下,男人的怒火才缓缓的冷却了下去,大手一翻,紧紧的抓住了女人的那只微凉而纤细的素手,缓和了一下,才低声道,“放心吧,不会让你难做,违法的事情不会干。”

????“谢谢你的理解。”云舒想了想,终于还是吐出了这么一句。

????男人没有回话了,就是坐着开始沉默了,良久,发现身旁的女人依然轻蹙着眉,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这才转身取过一张毯子,递给她,自己则是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身子,让出了大半的位置。

????“休息一下吧,到了再叫你。”

????云舒缓缓的抬起头,望了他一眼,随即点了点头,扯过毯子,侧着身子躺了下来,车子很宽,云舒蜷曲着,脑袋挨着男人的大腿,还是可以睡得下来的。

????轻轻的合上了眼睛,不睡着即使闭目养神一下也好,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总感觉很疲惫,也不知道这种状态什么时候能调整过来。

????车子依然还是像飓风一般的风驰电掣的前进着,偶尔经过减速带有那么一些颠簸,云舒睡得并不安稳,紧蹙的秀眉没有展开过。

????“车速放慢一点。”清俊的男人发话了。

????“是,少爷!”

????偏过头,低下眸光望了望双目紧闭的女人,他知道她根本没有睡着,清丽淡雅的容颜依稀有些苍白,忽然发现她好像比之前又瘦了不少,总是这么折腾着,不瘦才怪!

????终于,披着一身的秋风,车子缓缓的驶进了那座肃穆威严的军区大院门楼,执勤战士一脸的刚毅笔直的立于两旁,前方的司机很快的掏出登记卡一刷,门便自动打开了。

????跟父亲那边的省军区怀山军区大院是差不多的模式,这里环境也挺不错的,绿树丛荫,白色的小洋楼一排排的整齐的排列过去,花圃草地都被收拾得很干净很整齐,时不时可以看到身穿着笔直的绿色军装的军人从身边经过。

????车子又行驶了一段长长的路段之后,终于在一栋装饰十分别致的小洋楼门前停了下来,低矮的白色围墙,铁门显得很崭新,应该是又刚刚上了漆吧,一条干净的水泥小道从门口一直通往小洋楼的门前,水泥小道两旁则是已经有些苍黄的草地,不过夹在草地之中的一些白色或者黄色的小花却依然生意盎然。

????听到了车子的喇叭声,小洋楼内忽然传来了一阵欣喜的欢笑声,很快,一大队的人马出现了,正急匆匆的朝大门这边走了过来。

????“回来了,快点!”

????“是他们回来了吧?”

????……

????车子才刚刚停下来,云舒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淡淡的迎上了男人那深沉的黑眸。

????“到了吗?”她低声道,抬起手揉了揉眉心。

????“嗯,到了,下车吧。”慕煜北回道,声音有些平淡。

????云舒慢慢的坐起身,下意识整理了一下衣服跟头发,然后将那凌乱的毯子整理好,归位之后,阿朔刚好过来敲车窗道,“少爷,少夫人,到家了!”

????“嗯。”慕煜北简单的应了一句。

????阿朔很快的打开了车门,男人一身淡漠的下了车,云舒挪动身子正想拉开自己身边的车门,而一只修长的大手已经朝她伸了过来。

????云舒硬是愣了一下,幡然响起当初的约定,于是便轻轻的将自己手放进那宽厚的掌心,顺着他的牵引,缓缓的下了车。

????而,不期然的,饶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云舒此刻还是有些紧张了,低着头从车里出来,迎头一看,只见前面正站着十多个人,不外乎是一脸的微笑,正直直的盯着她跟慕煜北,慕思雅那美丽的脸上更是挂着一丝暧昧地微笑,眸光定定的落在两人牵在一起的那两只交叠的手上。

????云舒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连忙将自己的手从慕煜北的手心里给拉了回来,明澈动人的脸上微微染上了些许微红。

????这冬天还没到,我就发现我的爪子长冻疮了,曾经的纤纤细手,我好怀念…猫扑中文 .mpzw.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